剧情梗概:大结局
  一个三代同堂的大家庭,老爷子盼望孩子们能常回家看看,结果五个孩子各忙各的,老人一气之下谎称病重,要求孩子们轮流值班回家做饭,还以严格的家规要求他们回家住。此时,人到中年的儿女们也遭遇了各自的困境,当厂长的老大思想守旧,因为工厂效益不好和工人们发生矛盾,赌气辞职,下岗在家;老二生意做得红火,却长期和妻子冷战;老三离婚了,女儿判给了妻子,前妻带着女儿来看爷爷奶奶,突然晕倒在厨房……每个人都有他们的难处,谁都不容易,老爷子开始反省,自己对儿女的要求似乎太苛刻了。于是,他和老伴暗下决心,也要为孩子们办些实事。

  【故事梗概】

  周末了,思念孩子的老中医许中冕和老伴又一次费心费力地做好了一大桌饭菜,而象往常一样,近在咫尺的五个孩子却有四个来了电话,忙,不能回来跟老两口一起吃晚饭了。

  许中冕一怒之下病倒入院抢救。

  在医院,许中冕的老朋友周大夫告诉孩子们,他们的父亲只剩下一年左右的时间了,在这最后的时间里,老人唯一的愿望,就是孩子们多回来陪陪老人。

  为了满足父亲的愿望,孩子们都尽量每天回来。慢慢许中冕发现,他竟然十分不了解自己的孩子们,看上去孩子们似乎个个都事业有成,可谁知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难处,谁都不容易,自己对孩子们的要求,似乎太苛刻了。

  老大许伯江原本是一个工厂的厂长,一年到头含辛茹苦,厂子却因三角债而濒临破产。他把买房子的钱都给垫付了老职工的医药费,却不被工人谅解,不但房子买不成了,还被工人痛打,后来被迫辞了职。二弟利用关系给他介绍了不错的工作,老大却因老板是三角债原凶而愤而辞职。大儿媳高歌本是个通情达理善解人意的人,但此时却因到了 更年期……

  老二许伯涛是家民营公司老板,看上去事业红红火火,可家却冰锅冷灶,不是没老婆,而是出身高知高干的老婆结婚后就没做过一顿饭,一家三口人好象漠不关心,谁也不知道谁在哪,在干什么,看似平静的背后却耘酿着火山爆发,火山终于爆发了,当着全家人的面老二动手打了妻子茹芸,眼看着跟妻子茹芸离了婚。他原来觉着 离婚一定会比不离婚幸福,可谁知离了婚心情却越来越糟,想复婚时,茹芸心里一直牵挂的发小却从国外回来追求茹芸……

  老三许伯清是老两口唯一的女儿,丈夫黎平是个资深警察,在家里老三从来说一不二,两口子的日子一直很平静。忽然有一天,老三发现黎平对自己老是躲躲闪闪的,终于,她看到了丈夫身边的那个年轻漂亮的女警察……

  老四许伯洪是个离异之身,留学回来后在外企打工,每天披星戴月,却总是得不到外国老板的赏识。一个叫林晓丹的女孩喜欢他,可他却不敢接受她的爱意。就在老四好不容易准备接受林晓丹时,老四的前妻却患了绝症,带着女儿回到了许家,并揭开了老四身世之迷……

  老五许伯汉是全家唯一继承父业的儿子,在中医研究院埋头于中成药的开发研究,立志要早出成果。对老五的工作老爷子挺满意,可老五结婚好几年了,就是不愿意要孩子,两口子已经年过四十,而这时媳妇意外怀孕了,这事儿也让老两口伤透了脑筋……

  日子一天天过去,孩子们一个个忙着面对着,处理着生活中接踵而来的一个又一个难题,但“百善孝为先”,他们全部踏踏实实地守在老两口身边。。

  于是,许中冕暗下决心,也要为孩子们办些实事。他和老伴商量了一个与孩子们“沟通”的计划。

  老爷子尽心尽力地用他自己的方式为孩子们办力所能及的事。老两口忙得不亦乐乎,其间有眼泪有欢笑,有辛酸感人的往事,有不得不面对的今天,但总之大家庭的关怀让每个人都生活地更温暖……

  可许中冕心里的疙瘩却越结愈紧……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周末,老中医许中冕和老伴薛漱芳忙乎了一大桌子菜,这时候孩子们纷纷来电话,说忙,回不来了。许中冕一气之下,扭头就进了老朋友周大夫的医院。

  孩子们接到周叔的告急电话,急忙直奔老爷子的病榻。周大夫告诉孩子们,老爷子只剩下一年多的时间了,让大家在这仅有的一年时间里,多陪陪老爷子,尽量满足他们父亲的愿望。孩子们纷纷答应。

  老爷子把孩子们都召回了家,大家急切地盼望着老爷子说出自己的愿望。而老爷子的愿望就是,孩子们轮流回家来做饭,他要享几天天伦之乐。

  老爷子的愿望让孩子们措手不及,但没人表示反对,这成了许家的新规矩。

  老太太却为老爷子的新规矩捏着一把汗,她怕万一露了馅,没法跟孩子们解释。老爷子却满不在乎,他说他是孩子们的老子,他无论怎么样孩子们也得忍着。

第二集

  新规矩刚一开始就轮到老二许伯涛家做饭。老二是私营公司的老板,一天到晚忙得四脚朝天,夫人茹芸是个大家闺秀,从小就没学做过饭。俩人为了这顿饭发生了口角。

  老爷子率领着一大家子人静静地等在餐厅里,等来的是茹芸带着家里的小保姆来做饭。小保姆被老爷子当即请走,他要的就是家里人自己做。老二拎着好几个打包回来的大食品袋赶回了家,也让老爷子训了一顿。

  孙子许愿,因为进餐厅的时候没主动叫家里的人,让老爷子好一通数落。许愿一气之下离开了餐厅。新规矩定下来以后的第一顿饭吃得闷闷不乐。

  吃完了饭,老爷子独出心裁地提出照一张全家合影,一家子人站在那儿杂乱无章。大孙女许可给的评价是简直像旅行团的胡同游。

第三集

  老爷子让茹芸没事时候跟老伴学做饭,茹芸十分认真。老爷子在一边偷着乐。

  孩子都在忙着自己的工作。老大在厂里效益不好;老二的公司倒是生意红火;

  老三已经退了休,悠哉悠哉的,姑爷是个警察,忙得不见人;老四在外企,经常没日没夜;老五两口子都从事中医药研究工作,一天到晚呆在实验室里。

  第二顿饭回来的人不多,老爷子挺不高兴。饭后等孩子们回家来,先回来的是陪客户喝高了的老二,进门就哇哇大吐。再回来的是老四,听老爷子说自己忙工作忙得连家都顾不上是失败,扭头就跑外边找食出了。最后是老大,进了门就愁眉苦脸,说是厂里一个老职工病重,要做大手术。

  老爷子亲眼看着孩子一个个的忙法,就是想不通,忙工作怎么会忙成这个样?连给家里打个电话的工夫都没有?

第四集

  老大把准备买房的钱给老职工垫了手术费,不知道该怎么跟妻子说,幸亏妻子高歌是个非常通情达理的人,一句话就让老大解了心结。

  老爷子发现老大不对劲,把高歌叫来问情况,高歌不敢瞒老爷子,就把老大垫钱的事合盘托出。老爷子为儿子着急,拿出了自己的存折,让老太太交给儿子。又把孩子们都叫齐了,让大家为老大买房的事出把力。

  轮到老四许伯洪做饭,他一下抓了瞎。无奈之下求到他若即若离的女朋友林晓丹。没想到林晓丹一口答应下来。

  林晓丹大大方方地敲开了许家的门。她的出现,使家里所有人都兴奋异常。老四 离婚已经几年,因为工作忙,吹了好几个女朋友,现在又年轻又漂亮的林晓丹进了门,全家人都为老四高兴,老太太更是乐得合不拢嘴。

  大家为老大凑了一笔钱,可老大死拧着不要,还跟老二戗戗起来。

第五集

  老两口好不容易借着林晓丹初次上门大家都要给老四争些面子为由,把老大老二的火气按了下来。可两个人心里谁也没服气。

  老四回来了,不知为什么愣是把林晓丹拉走了。老爷子心里有数,他悄悄留下了林晓丹,给老四来了个突然袭击。大家的笑声冲淡了老大老二的矛盾。

  老爷子看着针尖对麦芒的两个儿子,决定对症下药,解决两人的矛盾。

  高歌回到屋里,批评老大不该对弟弟们那样。老大火气未消,反说高歌想要那些钱买房是俗气。高歌一下委屈劲上来了,两人争吵起来,高歌气得回了娘家。

  老爷子一听就急了,指着鼻子告诉老大,要不把高歌接回来,他也别回来了。

  老大一到厂里就被围了,工人们拿着药费单子让他报销。情急之中,几个小伙子跟老大动了手,把老大打得鼻青脸肿。

  高歌心疼老大,跟着老大回了家。

第六集

  轮到老五媳妇昭彩做饭,把厨房弄得乱七八糟,可老爷子却给予充分的鼓励。

  老大挨打的事让老二知道了,他那火爆脾气一下上来,找了律师报了案,派出所的警察把打人的那几个工人带回派出所询问,事情一下闹大了。

  工人们跟老大之间的矛盾已经无法收拾,老大十分难过,他向工人们表示,一定要把欠大家的钱追回来。可人们回答他的,却是冷淡的目光。

  老大追到家里质问老二为什么要那样做,老二嫌老大太软弱,哥俩当着老爷子的面争吵起来,把老爷子气得摔了药筛子。

  老爷子认为是老二的错,老二不敢顶撞老爷子,心里却根本没服气。

  高歌上门来给老二道歉,茹芸说高歌是在装好人,老二一直非常敬重大嫂高歌,这下跟茹芸又急了。

  老大在职代会上把厂长和公职一块儿都辞了。高歌一块儿没怨他,和丈夫一起,在全厂职工的众目睽睽之下,手拉手回了家。

第七集

  老大知道瞒不住,就把双辞的事告诉了老两口,老爷子不禁忧心忡忡。

  作为资深医生,高歌知道自己到了 更年期,她告诉了老大,老大连哄带劝,说这是自然规律。

  晓丹又来做饭了。老太太担心地问她知道不知道老四以前结过婚并且有个女儿的事。林晓丹告诉老太太,她觉得这不会影响她和老四往下相处。

  老爷子悄悄跑到老大的工厂了解了情况,决定跟两个儿子聊聊。饭桌上,老爷子本想吃完饭再聊,结果姑爷随便说的一句话让老二听着不顺耳,抬腿离开了餐厅。茹芸替老二抱不平,反被老二训了一顿。老二借口有事离开了家。

  高歌知道老爷子想说的话还没说,力劝老二办完事以后一定要回家来。

  入夜,老二回到家里,一进院就看见茹芸正要往外走,一个要走,一个要留,话不投机。没几句,茹芸当着全家人的面说出的话就把老二激怒了,失手打了茹芸一个耳光。这下矛盾激化了,茹芸含泪宣布要跟老二 离婚,拨脚离开了许家。

第八集

  高歌和老太太一起把老二好好训了一顿。老二终于开了口,高歌才知道两人的矛盾已经由来已久。

  夜里,茹芸一个人撑不住了,给高歌打了电话,高歌立即赶到茹芸家,陪了她一晚上。妯娌二人第一次敞开了心扉。

  老爷子突然发话,要出去遛遛,拉上老大老二就出了门。全家人一头雾水。

  老爷子把兄弟俩带到了他当年下放的农场,他对老二开门见山,这么多年,老二是因为当年哥俩同样下乡,而老爷子却提前把老大先办回了城里的事,所以心里一直耿耿于怀,觉得爸妈一直偏向老大。而老大当初是一心想着自己下乡了,弟弟就可以不下乡,才主动要求下放到老爷子的农场的,正因为这个原因,老爷子才把老大先于老二办回了城。他告诉哥俩,一家人就怕心里结疙瘩,他今天当回药引子,以后的事,让他们俩自己聊。

第九集

  老爷子催着老大出去找工作,老太太批评他这是伤了孩子的自尊心。

  老五媳妇昭彩出现了妊娠反应,老五许伯汉急了,说实验正在紧张阶段,没工夫生孩子,让昭彩一定要瞒着爸妈,把孩子做了。

  昭彩想要这个孩子,求到大嫂高歌头上。高歌拉着茹芸一起陪昭彩去医院检查,茹芸显得很为难。高歌告诉她,有时候人多关心关心别人,自己也会快乐。

  老太太悄悄跟老爷子说,看老五媳妇的样怕是怀孕了,老爷子高兴得不得了。

  老大像遛弯似地来到老二的公司,老二提出哥俩出去喝两口,聊聊。

  哥俩聊起小时候的事,老大数着老二为这个家做出的贡献,老二倒不好意思了。哥俩聊得十分融洽。

  高歌把茹芸拉回了许家,老爷子高兴极了。连孙子许愿都奇怪,一直对自己很严厉的爷爷今天话怎么这么多。

  哥俩醉醺醺地回来了。要是在以往,老爷子得说上几句,可看哥俩那个亲热样儿,老爷子不光没说他们,反而说以后家里得备上酒了。

第十集

  老二和茹芸面对面谈两人的关系。茹芸讨厌老二的一身酒气,老二认为茹芸一直在嫌弃他。两人没说几句,老二就一口咬定要离婚。

  矛盾又激化了。老爷子把一家人召到一起,对老二和茹芸的事宣布了四条,叫留有余地,爱护许愿,接纳老二,不弃茹芸。茹芸含泪走了。

  老太太对老爷子反应如此平静觉得奇怪。老爷子告诉老伴,老二两口子的事就像治疖子,得让它发透了,发透了就好了。老太太半信半疑,老爷子胸有成竹。

  老二一人在屋里越呆越闷,找到老大门上,哥俩披衣出了门。

  老大认为老二跟茹芸的事决定得过于草率,老二却说他们俩必然会走到这一步。老大说老二日后一定会后悔,老二却说老大没离过婚,怎么会知道日后的事?老大说了一句,你想知道毒药能毒死人不一定自己拿嘴试吧?老二没话了。

第十一集

  老两口来到老五自己的小家给昭彩送鸡汤。昭彩非常感动。当老爷子得知老五不想要这个孩子时,急得差点儿背过去。

  老爷子对老五说。他原以为五个孩子里头就老五胆最大,敢跟他爸爸干一个行当,现在看来就老五胆最小,连作父亲的胆量都没有。他让小两口晚饭前早点回家,他不光要亲自下厨,饭桌上他还有话要说。

    饭罢,老爷子问大家谁有勇气说自己做的饭不好吃,儿女们谁也不敢开口,只有外孙小清直说,姥爷炒的菜没搁盐。老爷子为他鼓掌,说承认事实是需要勇气的,做男人也要有勇气,而做男人的勇气就是敢负责任,敢对事业负责任还不算,更要敢为家庭负责任,父母最懂得什么叫责任,而只有孩子才能真正证明人在世上活过。全家人都被感动了,老五也被感动了。老爷子宣布昭彩重点保护。

  老二和茹芸一言不发地走进街道办事处,把婚离了。

第十二集

  许伯涛沉浸在他当年和茹芸的来往书信里,往事如烟。他刚离就后悔了。

  老爷子依旧每天坐堂。专挂他专家号的病人方金梅邀请老爷子到自己主管的水疗中心去,她一定隆重接待。老爷子看看名片,那里边还有足疗项目,一下来了精神,他觉着那个地方说不定能让自己研制多年的足疗药液派上用场。

  周日一大早,老爷子在院里大呼小叫,把一家男人全都叫齐后带走了,女人们纷纷不解。老太太告诉她们,老爷子是想让他们都出去换换心情。

  水边上,老爷子带着大伙打着他改编过的许家拳,不管大家愿意不愿意。

  回到院里,大家一个个哈欠连天。老爷子闷闷不乐。

  老大知道了老爷子的良苦用心,跟老二一商量,把家里人凑齐了打开了许家拳,一看就知道是为了逗老爷子开心。老爷子乐了,特认真地当开了教练。

  老爷子来到方金梅的水疗中心,指导足疗业务。冷不丁看见姑爷黎平带着一个姑娘也进来了,老爷子作贼似地逃开了,这让方金梅大惑不解。

  老爷子一回来就叫黎平开问,才知道误会了,姑爷是在跟踪嫌疑人,那女的是姑爷的同事。哥几个就老爷子这事,抖落出好几件陈年往事,全家乐坏了。

第十三集

  老两口也不打招呼,打个出租就到了茹芸家。面对眼含热泪的两位慈祥老人,茹芸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扑进老太太怀里。

  老二为老大找了个事由,老大和王经理见了面。一看材料,老大才知道这位王经理就是利用三角债把自己的企业逼入绝境的罪魁祸首,立刻跟他拜拜了。

  方金梅来到诊室,问老爷子那天为什么突然离去,老爷子也觉着自己很可笑。

  老五悄悄来找周大夫问老爷子到底是什么病,打算制定一个治疗方案,他要让父亲当上百岁老人。周大夫把老五的告诉了老爷子,老爷子乐开了花。

  黎平在家里老是拿着手机鬼鬼祟祟的,引起了老三许伯清的怀疑,两人抢开了手机。老三看了看也没什么特别的短信,怪黎平干嘛作贼似的。黎平突然接到电话有案子,立即出了家门。老三直接给处长打电话,处长却没听说这件事,老三立即觉得不对了。

  第二天老三跟着黎平去了派出所,看到了一位管黎平叫师傅的年轻姑娘。

第十四集

  当许伯清听说这两天就是面前的这位叫明明的小女警察给黎平不断发短信时,突然失控地抬手打向明明,明明受过专业训练,下意识一出手,老三就应声摔倒在沙发上。老三恼羞成怒地走了。黎平知道这下祸来了。明明却要求道歉,黎平只好答应请她吃饭。

  老三回到自己屋里,郁郁地倒在床上。等到黎平回来,门已反锁。他怕老三做傻事,一脚把门踹开,床上的老三已经昏过去了。

  医生说老三没事,只是因为没吃东西加上受些刺激导致血糖过低。老两口这才松了一口气。

  黎平陪着老三刚回到家里,明明就追到了家门口。家里一下乱了。黎平硬着头皮请明明说明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明明倒是大方,当着老三和老太太的面,说自己喜欢黎平,但不是老三想像的那种关系。

  老爷子喜欢直来直去的明明,说老三多心了。老二和老四都来劝老三,最后还是大嫂把老三说服了。

第十五集

  高歌告诉老三四句“老妻秘诀”,老三叹服地说大哥真有福气。

  老爷子和老太太商量,要使点儿“招儿”,让老三变个全新的人。

  老三按大嫂的“秘诀”询问丈夫自己到底有哪些缺点,夫妻二人尽弃前嫌。

  小清愁眉苦脸地来到父母面前,成绩又下降了。老三告诉儿子,爸爸妈妈不会 离婚了,小清高兴得大叫起来,让父母看他以后的好成绩。

  老四的洋老板用人特狠,林晓丹出差回来大包小包拿不动,老四都抽不开身去接。林晓丹说洋老板是周扒皮,不给他干了,老四亦是无奈。

  老爷子和老太太让老三换上二老特意给她买的新衣服,老三十分感动。

  又该老四做饭了,可老四已经筋疲力尽,只好求林晓丹帮忙。林晓丹虽然因老四不能接站埋怨他,但对为许家做饭一事,还是欣然接受了。

  林晓丹带老三去做美容,黎平回来看到的,已是焕然一新的老三。

第十六集

  老大到一家饭店去做卫生间服务,不想却与王经理在卫生间里相遇。听老大说他不愿做与王经理有关的任何事,王经理得意地告诉老大,他就是这家饭店的大股东。老大二话没说就从那家饭店拜拜了。

  老爷子独出心裁,想为明明介绍一个男朋友,那样老三就彻底踏实了。老三替老爷子去找明明,却见所里的小警察亮子正向明明示爱,老三心里有数了。

  老大找到在一家药店夜间送药的工作,感到十分满意。

  老三给明明和亮子创造了单独相处的机会,二人终于有机会挑明各自对对方的好感,并且都从心里感激老三。

  洋老板把老四叫去,问他周扒皮是什么人,公司里传出来这个称呼,经调查是从老四开始的。老四感到啼笑皆非。

  茹芸夜里睡不着,打电话叫了夜间送药,没想到来送药的竟是老大。

第十七集

  茹芸约了高歌,才知道夜间送药是老大的新工作。

  老四和林晓丹在外面吃饭,吃得兴起,二人喝起酒来。老四不是晓丹的对手,喝得酩酊大醉。晓丹怕他夜里出事,就在老四屋里陪了他一夜。

  第二天老太太发现老四屋里往外散酒气,敲开了门,出来的竟是晓丹。

  老四见晓丹竟住在家里,一脸不乐意。老爷子催问老四和晓丹的关系,老四说了心里话,他是在给晓丹创造一个适应的过程。老爷子深以为然。

  茹芸来找老二,批评他对帮大哥找工作的事漠不关心。老二叫苦不迭。二人商量了一个对策,帮老大找一份更适合他的工作。老二准备马上接收一家经营不下去的印刷厂,让茹芸通过高歌交到老大手上。

  晓丹在摄影棚里拍广告,突然被导演换了下来,原来是老板的小蜜把她顶了。晓丹头也不回地走了。

  回到住处,房东正在等她,说家里的亲戚要用房,不再租给她了。工作和住处一下都没了,晓丹郁郁寡欢。老太太听说了此事,立即让她搬到许家来。

第十八集

  老二把收印刷厂的事办好了,把事情一项一项细致地交待给茹芸。俩人忽然发现,他们头一次对同一件事情这么上心。许愿此时回了家,看见父母在一块儿,显出了少有的兴奋。

  茹芸把工厂的一切都交给了高歌,高歌回到家告诉老大,厂长的称呼又可以用上了。老大百感交集,他从心里珍惜这次从头再来的机会。

  老大最后一次夜间送药,没想到进的竟是王经理的家门。王经理以为老大是上门报复,吓得胡说八道的。

  老大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地出现在家里的餐桌旁,老爷子高兴坏了。

  老爷子和老太太数着家里的这些事,忽然发现有日子没见着孙女冬冬了。

  老两口按响了老四前妻美晨家的门铃,可无人应门。二老刚回到家,美晨带着冬冬就来了。她要去看病,把冬冬放在许家几天。老爷子搂着冬冬不撒手。美晨本能地发现了家里的新面孔林晓丹,心里不由紧了一下。

第十九集

  老四带冬冬睡觉,冬冬非要听故事,老四对女儿的要求束手无策。林晓丹出现了,手里还拿着一大摞故事书。冬冬乐坏了,二人其乐融融。

  老爷子觉察出美晨病得不轻,和老太太商量如何应对。二老不由得说起了老四的身世,老太太眼泪一下就涌出来了。

    老爷子执意留美晨一起吃晚饭,饭桌上忽然提出再留冬冬在家住。美晨不得不答应。老太太觉得老爷子这样做会让美晨难受。老爷子说他安排着事儿呢。

  第二天,老爷子让冬冬领着自己和老四去了她们现在的住处,是间很破旧的老房子。老爷子这才知道,美晨为了挤出些钱来,把那套好房子出租了。

  美晨觉得老四变了不少,老四说人总得吃一堑长一智。美晨说吃一堑的时候全让她赶上了,长一智以后都便宜了别人。老四告诉美晨父亲让她回家里吃饭,美晨不愿意,说饭后回来会更显孤独。老四说那是为了让父亲高兴,老爷子就一年多时间了。美晨泪水盈盈地立刻答应了。

第二十集

  晓丹向老四询问美晨的一些情况,老四耐心地告诉晓丹,美晨时间不多了,多包涵些吧,晓丹说她一定会让美晨舒心的。

  老四到幼儿园接冬冬,美晨抢在了他前面。当美晨看到老四车里走下来的晓丹时,脸立即沉了下来,她告诉老四,谁都休想从她手里夺走冬冬。

  老四空着两手回到家,老爷子坐不住了,立刻亲自去接冬冬。美晨看着一直坐在风地里等候着的老爷子,把冬冬送到了老爷子的怀抱里。

  冬冬回来了,全家人沉浸在欢乐之中。美晨主动提出给全家人炒几个菜。老爷子兴双手赞成。

  美晨强撑着做好了饭,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冬冬发现妈妈昏倒在厨房里。

  全家人都上阵了,轮流到医院守护美晨。美晨一直放心不下冬冬,执意要出院,和医生争吵起来,老四好不容易才把她劝住。

第二十一集

  老四非常感激晓丹这时候出手帮忙,因为冬冬踏实了全家人才能踏实。晓丹说这没什么,爱一个人,就必须接受他的全部。

  美晨茶饭无心,惦记着冬冬。老太太告诉她不必担心冬冬,晓丹会对冬冬好。美晨认为不是亲生母亲,不可能对孩子好。老太太突然说这话不一定对,我们老两口对老四那么好,而老四就不是我们的亲生儿子。美晨惊呆了。老太太告诉美晨,老四是他们一位至交的遗腹子,母亲死在下放的农场里,临死前把老四托付给了许家,希望这孩子今后能快乐。从那时起,老四就成了许家的孩子,在老两口的慈爱中长大成人。冬冬在这样的家庭里,有什么可以不放心的呢?美晨被深深感动了。她请求老太太接她回许家去,她最后的日子,要在许家过。

  美晨回来了,把老太太讲的往事告诉了老四。老四满脸泪水跪在了二老面前。

  孩子们都簇拥在二老跟前,他们为有这么善良的父母感到骄傲,也为自己能生长在这样的家庭里感到幸运。

第二十二集

  美晨和晓丹促膝交谈,晓丹直截了当地把心里话都告诉了美晨,美晨深深感到了晓丹的善良,两个人成了朋友。

  全家人在植物园野餐。席间每家讲了一个让人心动的故事。老太太讲了老四两岁时的一件事,说得老四搂着二老泪流不止。美晨讲了老四在美国帮她解脱困境的往事。美晨说她特别感谢老四,给了她做女人的全部感受,并且把她带进了这么美好的大家庭,当她举起杯来向大家敬酒的时候,杯子落地,摔碎了……

  美晨给全家人留下一段录像,她对全家人说,下辈子还愿意做许家人……

  茹芸在家里接到一个电话,打电话的是二十年前跟她谈婚论嫁之后不辞而别远去国外的前男友陈郁。陈郁是来跟茹芸重修旧好的,茹芸陷入犹豫之中。

  老爷子此时心里不安,他怕自己装病这件事伤了孩子们的心,想把事情向孩子们交待了。老太太阻止了他,说等把该为孩子们办的事都办完了再交待也不迟。

  为促成老二两口子早日破镜重圆,老爷子安排全家为茹芸过一次生日。

第二十三集

  陈郁在茹芸生日那天让人送来了大批鲜花,花丛里插着字牌——“前嫌尽弃,破镜能圆”。茹芸看着面前一大片自己十分喜爱而又久违了的鲜花,发开了愣。

  老两口亲自上门来邀茹芸回家过生日,并说有一份特殊的礼物送给她。

  茹芸回家了,老爷子的礼物是四句顺口溜,是个字谜。谜底是四个字:早日回家。茹芸眼睛湿润了,她含泪向二位老人敬酒。生日宴进入高潮。

  老两口来到老大的新工厂。当问起这家工厂原来的情况时,老大竟一无所知。老爷子把高歌叫到面前询问。当他分析出这件事是老二茹芸在暗地里帮老大的忙时,老爷子感动了,他命令老大要把这件事做到底,直到老二两口子破镜重圆。

  陈郁追到了 别墅门前,茹芸不忍心直接伤他。许愿回家来,明确告诉妈妈,他不喜欢门外的那个人。

  茹芸为印刷厂的事来找老二,发现老二慌忙在桌上盖住的是她的照片。老二把茹芸紧紧拥在怀里。茹芸说这是不是太快了,老二说改正错误就得快。

第二十四集

  陈郁不厌其烦地约茹芸,茹芸打算跟他最后谈一次。去之前,茹芸先找到老二,告诉了她自己的打算,句号总是该划的。老二说要划就划园点儿。他把茹芸送到了约会地点,告诉茹芸他会耐心地等她,这样重要的时刻,他必须全部经历。

  茹芸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陈郁,她必须回到那个大家庭里去。

  老二和茹芸双双来到街道办事处,办理了复婚手续。

  方金梅来诊室找老爷子,送给他一个手机,说是送给老爷子的生日礼物。

  老爷子的生日宴既热闹又温馨。孩子们纷纷献上了自己的礼物,老两口一会儿大笑,一会儿又泪流不止。

  老太太买菜回来,在胡同口碰上邻居王老太,王老太把自己的小三轮让老太太骑,老太太一下就喜欢上了。

  可老爷子不同意老太太骑三轮,老两口竟然争执起来,老爷子摔了筷子。

  “周扒皮”跟老四彻底翻了脸,老四被炒鱿鱼了。

第二十五集

  老爷子闷闷地奔了水疗中心,那儿有个客户要谈合作的事情。

  大家在家劝老太太,老太太说她就是要气气他。孩子们觉得老两口像老小孩。

  入夜了,老爷子却没见踪影。全家人一下着了急。老大安排大家分头出去找,找了一夜,一点结果也没有。

  老爷子在水疗中心睡着了,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竟然夜不归宿,不由大惊,慌乱之中,手机也落在了更衣室里。

  老爷子回了家,全家人都一块石头落了地,老太太气得说不清话,老爷子看着老伴,一脸愧疚。

  方金梅上门来找老爷子,说是昨夜老爷子把手机落在她那儿了,老太太一看老爷子是在这个女人那里过的夜,急了,一气之下,写下了离婚书。

  老太太不听老爷子的解释,硬让茹芸高歌把自己送出了许家。

  老爷子把在家的人都带到了水疗中心,让大家眼见为实,这地方不像老太太想的那样。

第二十六集

  老三和晓丹说服了方金梅,跟老太太当面把事情说清楚。

  方金梅见了老太太,几句话就说得老太太面色和缓下来了。可老太太还跟老爷子较着劲,非让老爷子自己来接她回家不可,不然就到乡下去,跟他耗了。

  到了老太太规定的钟点,老爷子没见人影。老太太又急了,让高歌茹芸立即送她走。妯娌二人把老太太送到了她当年跟老爷子一起下放的农场,老太太看着四十年前呆过的地方,百感交集。

  两妯娌说是去找人,让老太太进屋歇会儿,就不见了。老太太进了屋才看见,在屋里等着她的是老爷子。老爷子说起了以前的事,老太太的眼泪又止不住了。孩子们突然出现在老太太面前,老太太才知道这又是老爷子安排好的。

  老太太买完菜回家,只见院子正当中盖着一大块布。掀开一看,是辆小三轮。

  全家孩子们一起为二老补庆金婚。这次他们给二老准备的礼物更是别具一格。轮到老爷子了,他说没什么礼物可以给大家,就向大家坦白交待一件事吧。老爷子把自己装病的事合盘托出,并向孩子表示,大家不用回来陪着老两口了,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去。

  可孩子的一致回应是,他们已经离不开二老了,就愿意守在二老跟前。

  在全家人的笑声中,快门一响,全家福定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