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鲁南,运河岸边,微山湖畔,有一大片秀美如画的石榴园,一部清新欢快的农村轻喜剧正是在这片令人迷醉的石榴园里热闹的开始了。

  正直忠厚的石义、聪明能干的香兰、热心却不讨好的村主任士元、歪点子频出的刘三点等村民们,在“土地承包”、“爱情婚姻”、“儿女问题”等一系列事件中各自盘算着自己的小九九,于是,一连串使人啼笑皆非的小故事也就发生了。石全和媳妇云英听说可能要调整土地,就鼓动在外打工的老二石义赶快回来去未婚妻香兰家迁户口,以便多分得一口人的土地;大龄青年刘三点,不断地制造着各种事端,主任士元觉得他这样有点影响村民之间的和谐,不得不为刘三点的婚姻问题操心;石全夫妇经过一番计划,把村里女人们进城的热情都挑动了起来,全村出现了一股女人进城陪打工丈夫的高潮,石全夫妇因此转包了不少土地,两口子兴奋的彻夜难眠;政府对土地承包各项费用的减免政策,激发了农民种地的积极性,一帮在城里打工的农民又回到了村里,石全不得不把刚刚转包到的土地退给乡亲们;麦收结束了,原本要外出打工的人们都要加入石义的工程队,大家都不想抛妻别子了,这是农民自己的选择。石榴花开了,在经历了许多波折后,石榴园里的村民们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归宿。

  三十集电视连续剧《石榴花开》以中国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为宏观背景,将农村群众最为关心的“土地”问题作为核心线索展开情节,讲述了以正直忠厚的石义、聪明能干的香兰、热心却不讨好的村长士元以及心气儿高、歪点子频出的刘三点等人物为核心的农村群众,为追求各自心中勾画的美好生活,在“土地承包”、“爱情婚姻”、“儿女问题” 等等一系列不同家庭的矛盾冲突中盘算着自己的小九九,又因剧中人物不同的个性特点、思想观念、机缘巧合等因素,一连串扣人心弦、令人感动或使人啼笑皆非的小故事发生了。在经历了许多波折后,石榴园里的村民们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归宿。

  本剧以贴近农民生活的视角,真实细腻的再现了宏观背景下,“减免农业税”、“发放农业补贴”、“农村合作医疗”等党的一系列惠农政策实施过程中,农民对“土地”等问题思想意识的逐渐开放,以风趣、诙谐,个性鲜明的人物语言,塑造了中国农民善良淳朴、坚韧顽强的品质和积极乐观的形象,是一部观看后令人耳目一新、轻松愉快的、不可多得的原创新农村题材电视剧。

分集剧情:
第1集

  村主任刘士元要给刘三点找个对象。卖烧饼的王不多家侄女郑芳菲对刘三点的条件很满意,见面后刘三点听说她是离过婚的人,还带个孩子就跑掉了,郑芳菲却看上了刘三点,住在王不多家,没回去。石全鼓动老爹石连成把老二石义未婚妻香兰的户口牵过来,以便多分得一口人的土地。石义向水运告假而回,香兰、石美、李贵合及父母忽然到家、云英夫妇很是尴尬。慌乱中,石美看上了李贵合、而李贵合却把眼睛盯到了香兰身上。石义无奈去香兰家迁户。

第2集

  香兰的老爹担心香兰的户口一走,少了一口人的土地,对迁户的事情坚决反对。可是石全夫妇却提出要分家,石连成以石义没结婚为由,不同意。云英故意在家里闹起了别扭。村文书福才的儿子四方和王不多的女儿王彩云正搞对象,王不多听说云英闹分家的事情,找到福才打听王彩云户口的事情,四方却对城里卖水果的姑娘王春产生好感。石义怕父母为难,再次去找士元帮忙分家。士元不在家,士元女儿刘花拦住石义流露出想跟他交朋友的愿望。石义感觉突然,夺路而走。

第3集

  分家的事情照常进行,云英说出怪话,被士元识破,其实云英是另有所图,想多得土地,士元批评云英夫妇,云英无意中碰翻了开水壶把士元的脚烫伤。镇干部王小开喜欢士元的女儿刘花,刘花娘对士元总是疑神疑鬼,以为邻居喜凤进城是去看住院的士元了,追到了医院。独身主义者——医生白银娜对士元照顾的很周到,刘花娘又把目标对准了白银娜。士元需要在医院住两天,福才主动请求在村里主持工作,在村里巡逻时遇见了王不多,决定把王不多作为帮扶户上报,并把这事跟王不多说了。

第4集

  王不多提出要给彩云买手机的事,福才却装糊涂。石义情绪低落。石连成埋怨石全夫妇自私。石全也觉得过分把云英骂了一顿。云英赌气丢下孩子拉着李贵合回了娘家。石全发誓不去接云英。主持村里工作的福才找到石全谈话,说他扰乱村里的工作,要他去给刘三点道歉。结果反把刘三点惹恼了。云英回了娘家,云英娘支持云英闹一闹。石义为了干出个名堂来决定向水运提出包船的事,水运却把包船的费用由两万提高到五万,原来水运也喜欢香兰。

第5集

  士元让福才来汇报这两天的工作,对福才处理刘三点的事情进行了表扬,但是听说福才已经把王不多当作帮扶户后,很气愤,两个人吵了起来。当两个人都把想报的户说出来后,两个人都觉得他们都不是最合适。公平公正是建设和谐社会的重要内容,他们决定另报一户,两个人分别向王不多和喜凤去做解释。士元去喜凤家的时候还专门买了两条鱼,喜凤却对两条鱼的事情一无所知。士元找到石义,石义实话实说。士元有些感动,拍拍石义的肩膀说不出话来。并且表态说,到时候他们分家,一定帮他说话。

第6集

  士元把鱼提回家,正好镇干部王小开提了鱼来找刘花,这却让水运看在眼里。四方和王彩云进城,把王彩云给弄丢了。王彩云身上一分钱也没带,想打个电话都难。忽然一辆小汽车把王彩云送了回来。石义跟香兰回家,却发现水运正和香兰的爸王玉顺喝酒,水运借酒劲对王玉顺说有漂亮姑娘上码头找石义,王玉顺很生气,石义也是有口难辩,香兰听说云英还在微山湖娘家没回来,跟石美商量去微山接云英。石美太想见李贵合,连忙跟着香兰去了。

第7集

  云英却感觉香兰上门是来向她示威,把香兰一顿奚落。香兰无奈离去。香兰看出石美对李贵合心存好感。但是李贵合看她的目光却让她很不舒服。士元又一次来到刘三点家,继续说服刘三点,三点亮出了自己的择偶标准,结果让王不多很没面子。王不多告诉刘三点郑芳菲要到村里来。三点说如果她来,我就走。水运利用石义想多挣钱的心里把石义调到跑长途的船上去工作了。石连成请士元去云英娘家一趟,想利用士元的面子把云英请回来。士元怕刘花娘知道不让他去,悄悄出门。

第8集

  刘花娘一天不见士元,到处寻找。王不多推断可能在喜凤家。士元与喜凤是邻居。在王不多的帮助下,刘花娘顺着梯子爬到喜凤家院里,当发现士元不在,再想回来时,没有梯子爬不过来了。王不多从梯子上爬过去想帮助刘花娘,结果两个人没有梯子一起被困住了。士元到云英娘家,摆起了村主任的架子,云英爹恼羞成怒,把士元赶走了。士元回来后到处找不到刘花娘。躲在柴草后面的刘花娘和王不多怕士元找到误会,只好自己主动站了出来。士元见状很生气。

第9集

  庆祥建议喜凤跟他进城。王不多动员郑芳菲趁刘三点不在家跟三点爹搞好关系。三点爹一下子喜欢上了郑芳菲的女儿,像对待孙女一样。王玉顺听说香兰去请云英挨骂,到码头上找石义去给香兰出气。王玉顺对石义很不满意,石义送香兰回家,王玉顺不想让石义进门。水运正好经过,主动请求跟踪石义和香兰。石义和香兰故意亲近,把水运折磨的好惨。刘三点在城里学艺,庆祥劝刘三点抓紧找个对象。刘三点却说自己不缺女人。这话弄得一帮工人心里起毛。家里忽然掀起了安装电话的高潮。士元打听了一下,原因好象都出在刘三点身上。

第10集

  刘三点回村立即被士元列为监控对象。回到家的刘三点望着面目全非的石榴盆景,对郑芳菲深恶痛绝。但又死要面子,说了模棱两可的话,结果郑芳菲又会错意了。刘三点以郑芳菲已经严重影响他的正常生活为由,让村长士元主持公道。士元选择了让刘三点离开。刘三点却坚持不走了。喜凤想把土地转包出去,她向士元打听是不是符合政策。士元让福才去镇上找镇长咨询一下政策,镇长说,允许,同时也告诉他一个惊人的消息,上面对种地的农户每亩地补贴十四块钱。

第11集

  福才很想承包喜凤的土地,他怕喜凤知道了土地补助的事情改变主意,就把补助的事情隐瞒下来。当天就去找喜凤谈承包的事情。喜凤有些犹豫。因为进城的事情,也因为王春和胡电生,四方与王彩云都有了矛盾,不明底细的四方见王不多用土地想威胁他跟王彩云的婚事,就果断地说,散就散。士元到镇上开会见其他村的干部都领到了发给农民补助的存款折,了解到真相后,回来找福才算账。士元把福才狠狠批评了一顿,同时批评他不为村民考虑。

第12集

  彩云听说四方说了散伙的话跑道四方家去大吵了一通。士元大张旗鼓地给村民们发放补助的存款折。王不多对这个折子很是怀疑,他担心取不出钱来。骑车去了一趟银行,银行里取钱的人很多,当他真的看清了,里面有钱时,竟然喊出了一句口号。银行的人告诉他,上面可能对农村还有大动作。王不多追问银行到底是什么动作,银行骗他说上面计划给农民一人发一辆汽车。国家的土地补助政策大伙都高兴,这个好消息也传到了在城里工地上打工的村民。

第13集

  大伙为这事的真假打赌,结果村民刘大头吃了一筐馒头。晚上各家各户挂上了灯笼,三点还表演了节目给大伙乐呵,三点对农民每户发一辆汽车的玩笑也当真了。农村优越论者刘三点却说可能性很大。云英妈死活不让云英回家还让石全回家去闹,硬要把家给分了。四方和王春感情与日俱增,王彩云也看上了胡电生。香兰和石义说她爸愿意听好听的,让石义带俩瓶酒去看看王玉顺,并说石榴树已经分给石义好几十棵了,在王玉顺的逼问下,石义只好撒谎说他多要了四十多棵石榴树。

第14集

  没想到王玉顺为这事要去刨他那并没到手的石榴树,谎言被揭穿。为此,石义和水运开始了正面的冲突。刘花去医院白银娜处取疫苗,王小开看见了刘花,非要缠着请刘花,刘花见躲闪不过,只好去了饭店。正好跟醉酒的石义相遇。刘花要扶石义回去,王小开醋意大发王不多买回一个电喇叭,说是卖烧饼时喊喊,正找不到合适人选给录音,郑芳菲自告奋勇说她可以说服村里的文化人刘三点。郑芳菲连夜举着电喇叭就去了三点家,三点禁不起折腾只好答应下来。

第15集

  石连成只好让石全去云英家说就按她的意思分家。云英妈又精神抖擞起来。让石全回家把家分了以后再来接云英,石全很为难,石连成见家不分,云英不可能回来,只好按照云英的意思把家分了。云英欢天喜地,石全却让云英装着不高兴,别笑出声来。吃饭的时候,儿子石蛋把石全的话说了出来。云英、石全显得很难堪。喜凤把家收拾了一下,进城了。自认聪明的刘三点笑着打赌:她去了还要回来。城里哪有农村好混。王不多跟刘三点打了赌。

第16集

  郑芳菲知道刘三点给的结果是要给她另找一对象很没面子,寻死寻活要离开,三点说这事他要管到底。郑芳菲说没脸再呆下去了,执意要离开王不多家,三点以为郑芳菲受不了打击要寻短见赶来劝说,让王不多留下郑芳菲,还答应一天付给王不多十块钱的费用。福才忽然感觉四方进城的次数有点多,对家里的石榴园都不太上心了。四方说是王彩云整天喊他进城。王不多也为王彩云进城频繁有意见,他家的烧饼炉都忙不过来了,他也正想跟福才谈一下呢。

第17集

  王不多去找福才,两个人话不投机竟然吵起来了。士元来处理问题,只好把两家的孩子叫过来。四方和王彩云在城里都有了自己的意中人,但是都决定在两家的老人面前隐瞒一段时间。李贵合到云英家也忽然多了,一家人都不知道为什么。香兰想创立自己的榴花蜜品牌。在全家的会议上大家各有所想,连李贵合都发了言。香兰向贵合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贵合却说只要香兰和石义没结婚她就有机会和可能。刘三点在绞尽脑汁地为郑芳菲找对象,达到了夜不成寐的地步。

第18集

  刘花娘也在监视士元。士元与香兰谈成了用村部闲置的房子入股合作办厂的事。贵合听说香兰办厂需要钱想帮香兰,就回家骗父母说他要进厂上班需要钱。胡电生有一天来村里找王彩云,刘三点一下子盯上了他。他感觉这人跟郑芳菲有缘。胡电生终于找到了王彩云家,正趴在门口张望,被郑芳菲当作小偷给吓跑了。刘花忽然感到失落,竟然去码头打听石义的消息。不料与香兰相遇。香兰请刘花到家里玩。刘花无意间向香兰问起她对石义的感觉。香兰显得很幸福很憧憬。

第19集

  水运讥笑贵合只投一万块钱,水运找香兰,说他愿意出资十万,条件是香兰厂里得给他留一间办公室。香兰劝说水运说他争不过石义。石义从杭州回来后,他原来的位置被人顶了,其实这都是水运故意安排的,他说还有一个装卸工的位置,不知道石义想不想干。水运以为石义会走,没想到石义真的干起来。香兰要石义放弃,她的蜂厂也要开工了,让他去帮忙。石义心情很郁闷,石义终于知道水运在他跟香兰的事情中间不断地做手脚,很气愤,找到水运跟他干了一仗。

第20集

  石义被派出所扣留。香兰来接石义,见刘花也来了,很是震惊。香兰让石义坐刘花的车回去。刘花识趣退出。香兰第一次跟石义说,刘花喜欢他。刘花心里喜欢石义,找王小开贷款帮石义王小开也很乐意为刘花效劳,只是有石义,王小开追刘花很辛苦。香兰接受了水运的投资,蜂蜜厂开张了,石义过来帮忙,感觉真的帮不上香兰,想独自做点事情,成立建筑工程队,但他缺人手,找到了喜凤的老公庆祥,庆祥说让工地的工人们自己选择,结果石义出不起价钱。

第21集

  香兰的厂子开业,为了答谢乡亲们请了一个柳琴戏班演出,水运不请自来,还在大会上说他永远支持香兰,是香兰坚强的后盾,石义很不舒服离开了会场。四方把王春也叫来看戏,王彩云很生气,也打电话叫胡电生来,胡电生是离过婚的人,又卖了一天的烧饼,说很累也没兴趣就没去,彩云很生气。郑芳菲借看戏的机会让刘三点再好好看看她,问刘三点是不是有人了。郑芳菲伤心的领着孩子离开王不多家,胡电生上彩云家来相亲,不想为了躲拖拉机,郑芳菲和胡电生一起掉进了水沟。

第22集

  石连成和石义说香兰都到村里了想请香兰来家吃顿饭,恰好水运在香兰那献殷勤,石义看到后很不舒服,回来只能说香兰不来吃饭了,结果惹恼了本来气就不顺的嫂子云英,云英上蜂场去撒泼。王彩云上胡电生家责怪胡电生为什么不去她家,胡电生拿出摔破的裤子证明自己事出有因,彩云原谅了他。石义进城,喜凤让他帮忙看家,就搬到喜凤家去住了,刘花第一个知道,对这个新邻居说不上的兴奋。

第23集

  刘花为了说话方便还在墙上靠上了一把梯子,没想到梯子上了一半就被刘花娘拉了下来。两个人闹了一次,被石义听见了。石义在看电视,一男一女在说话。王不多推断是屋里有男人但不是庆祥,刘三点却不相信。两个人又打起赌来。竟然在外面守了一夜。早上石义从屋里出来,刘三点和王不多很奇怪,弄清情况后又很尴尬。士元也想帮石义一 ,想起了修路的事,士元看出自家的女儿刘花喜欢石义,也看出了镇里的干部王小开喜欢刘花,就让刘花多找找王小开跑跑贷款的事。

第24集

  王彩云想让胡电生买手机,胡电生又抠又谨慎,惹恼了彩云,一赌气说不买了。王不多也为女儿婚事的事催促福才房子得赶紧盖,福才说像庆祥那样城里的包工队看不上农村的小活,所以想用石义的包工队,可王不多坚决不同意。郑芳菲因为上次掉水沟病了,王不多找到刘三点希望他能去看望一下,结果和三点吵了起来,在士元的调解下三点想起了胡电生。三点在对胡电生欺骗和吓唬下,胡电生同意去医院看郑芳菲了。王不多翻出了王彩云的男朋友胡电生的照片,大吃一惊。

第25集

  两口子都不知道怎么给福才交代。同时王不多看着照片有点眼熟,他想到了与郑芳菲撞到一起的那个人。王彩云估计是四方做事不严密出了问题,去福才家找四方。为了套出一笔大钱,四方谎说王彩云想向他要一枚两万块钱的戒指。福才感觉这条件有点高,请求王不多再往下面降一降,王不多只好说一定不要四方买这个戒指。在王不多的逼问下,彩云只好摊牌承认,福才的房子好不容易定下来让石义盖,得知实情后,福才宣布房子不盖了,还追着要揍四方。

第26集

  李贵合对香兰不死心,一心想到香兰的蜂蜜厂工作,云英也只好来求香兰,香兰不答应,闹得不欢而散。镇里开会要推广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士元主任热情的去接来村的医生,没想到接到的医生白银娜。石义对李贵合喜欢香兰的事还一无所知,四方把王春领到家里来了。毕竟这是村里第一个城里媳妇,全村人都来看稀奇。但是当大家发现王春就是在城里医院门口卖水果的时,兴致都降下来了。王不多也来看了,刘三点也来帮着福才分析,中心思想是想告诉福才,娶个城里媳妇够他个老小子受的。

第27集

  果然福才一听见在城里买套房要四十万时,莫名的牙疼起来了,福才找到士元,请士元拿主意。士元严肃地说只要四方没意见,他就必须坚持。并且说这是光荣艰巨的任务。福才只好认了。正好刘三点自己设计了一个房子要盖,福才只好打算把盖房子备下的料转给三点,白银娜第一次去王府山村,被美丽的石榴园吸引了,刘三点也对白银娜一见钟情。石义的工程队也接了第一份活,刘三点的新房开工了。

第28集

  王不多为彩云的事伤透了脑筋,找到了村里的文化人刘三点,让他去破坏破坏彩云和胡电生。士元对白银娜的来村也很兴奋,张罗着请白银娜吃饭,刘花妈很不乐意,提出把村里的文化人刘三点叫来陪酒,以示尊重,三点一来反倒喧宾夺主频频向白银娜表示好感,喝酒时连干带替的帮助白银娜,现场还给白银娜赋诗一首,全然不顾士元的反应。在工地上,三点有意无意的弄破手指头,完了还打扮一新的往卫生所跑,目的就是和白银娜多接触接触,展开了爱情攻势。

第29集

  李贵合还是入迷的要进香兰的蜂厂,石连成考虑到是云英的弟弟都去向香兰说情,香兰只好告诉石义说李贵合喜欢她,石家得知这一消息都很吃惊,云英感到不好做人了一个劲的劝说贵合让他别闹了,更气愤的还有暗恋李贵合的石美。石美和香兰说她愿意李贵合来蜂蜜场工作,香兰看在石美的面子上就答应下来了。新型合作医疗的工作进行的并不是很顺利,士元决定用村里的大喇叭广播一下,为了帮助白银娜。三点想用自己盖房子的钱来帮助白银娜。

第30集

  王不多为彩云找一个二婚的对象发愁,福才为四方找一城里媳妇要花很大一笔钱买房子发愁,两人凑到一起了。水运上蜂蜜场找香兰吃饭,发现贵合也在那上班,也察觉出贵合对香兰有意思。香兰也和石义说了石美喜欢李贵合。士元对王不多很生气,因为他一直是要福才坚持的,他认为这是农村人的面子,是农村生活好起来的现象,所以对王不多卖烧饼缺斤少两严加惩处。三点又到卫生所包扎手指头,借机会批评士元对白银娜的工作不积极,言辞激烈,结果和士元吵了起来。

第31集

  三点和士元吵起来,三点决定房子不盖了,拿出资金支持白银娜,还跑回工地宣布了这个决定。被赶来的白银娜劝住。村里的媳妇纷纷进城,还把地都包给了石全和云英。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村民响应不积极,士元想出一个主意,让福才回村里去广播,说谁能完成任务,谁就能当主任。广播一完,王不多拿着存折就来了,同时来的还有士元的老婆,福才不能决定,只好拿着两个存折回镇上饭店让士元定夺,满以为士元会拿自家的存折,士元却收了王不多的,村民听说鸡蛋里能算出骨头的王不多要当村主任,纷纷交了钱,士元可谓一举好几得。

第32集

  胡电生自从在医院护理过郑芳菲后,没想到和郑芳菲好上了。王彩云的伤心是难免的,总算是刘三点的破坏帮了王不多的忙。李贵合在香兰的厂里干得十分卖力,石美还能和贵合在一起。王不多还想彩云和四方和好,又来找福才,帮福才出主意,对四方进行经济制裁,福才说都是王春帮四方买东西,王不多又生一计,让福才要求王春回村里来住。刘三点在工地上检查时发现了质量问题,和工人兴旺吵了起来,三点要求拆了返工,石义支持三点,结果工人们赌气不干了,三点工地停工了。

第33集

  郑芳菲再一次来到王不多家,解释她和胡电生的事,双方都十分尴尬。王不多为彩云能不能和四方重归于好又一次找刘三点出主意。四方很生气是王不多从中作梗,单独约出王彩云,说出了真象,王彩云说我不会和四方再好了,威胁王不多再管她的婚事她就终身不嫁。王玉顺也开始关心石义的工地停工的事了,香兰很高兴。石义为了工地能复工又去找刘三点,三点提出复工可以,但要办学习班,石义答应下来。士元又找福才做工作,提出村主任接班人选的事,福才意志坚定起来了。

第34集

  王不多想给女儿介绍个对象想到了云英的弟弟李贵合。传到贵合那,贵合很生气说是胡闹,石美也跟着帮腔。水运在王玉顺家喝酒,喝得烂醉,还开着车来的,没办法只好在香兰家过夜。被李贵合发现,以为水运和香兰好上了,还生气地把水运的汽车轮胎给扎了。第二天贵合就把这一消息告诉了石美,石美又告诉了石义,正被停工的事搞得焦头烂额的石义马上去质问水运,石义很气愤地离开。水运准备撬活,以此想彻底打倒石义。李贵合就是不接受石美。云英又上蜂厂打闹一通,把气撒在了香兰身上。

第35集

  水运的阴谋没有得逞,石义要找水运算账,香兰因为石义的不信任,劝住了石义,说石义没资格打水运,现在也不是她什么人。和水运一样都在做着伤害自己的事。去看望城里打工男人的女人们又回来了,连喜凤都说住不惯也一起回来了,女人们还惦记着上香兰的蜂蜜厂做事。石连成也责怪云英的掺合把石义和香兰的事闹大了,石全着急的跑了回来,他担心回来的这些女人男人也得跟着回来,那他们包的地就悬了。两口子又打起了石义的主意,决定请香兰吃饭,又都不好意思开口,只好求石连成去,正好石连成也想劝和香兰和石义,香兰就答应了。

第36集

  没想到香兰临时有急事联系业务去了,饭没吃成,一家人很尴尬,李贵合又来了他还想到香兰的厂子工作。香兰不想留下贵合,可石美想留下贵合。水运又去请香兰吃饭,说他有希望了,香兰赶他走他不走,还说他在香兰的厂里有股份,正好李贵合干活经过,香兰让贵合把水运请走。水运感到大跌面子,回去后坚决要香兰开除贵合,还威胁说不开除贵合他就撤资。正好田玉仙公司要香兰去提货正缺资金。香兰很为难。贵合听说后,马上赶回家向父母要十万元钱,说他想帮香兰,还要卖了家里的藕田。

第37集

  石义也在想办法,他求到了士元,想贷款十万帮助香兰,士元只能让刘花去找王小开帮忙,也想刘花和王小开好。刘花就是看不上王小开。云英的妈看贵合的态度很坚决,只好到云英这来借,云英推说麦收后要买化肥没借。石义在家凑钱也不顺利,好歹石美给了八千,石义只好亲自求到了刘花。水运把钱送回来了,李贵合把家里藕田卖了送来了存折,石义也凑来了钱,一下三个存折放在了香兰面前,香兰谁的也没要,觉得这件事情还得靠自己,香兰把自己榴花蜜的品牌以入股的方式,从田玉仙公司找来了资金。

第38集

  找到资金后香兰把这消息第一个告诉了石义。水运的车路过王玉顺家都没停车,王玉顺和香兰说水运心里肯定不好受,水运是真心喜欢香兰的,玉顺让香兰有空和水运解释一下,别辜负水运的一片真心。送信的邮递员骑车撞到了王彩云,看上了彩云。石全俩口子盘算着将来土地多了忙不过来怎么办,石全想到了联合收割机,云英就想到给石美找个家有联合收割机的对象,不想谈话让在院里晾衣服的石美听见了。刘三点给白银娜的爱情诗是越来越勤了,可是就是没有白银娜的回音。

第39集

  发放医疗证的事村里很热闹,还专门请了锣鼓队来庆贺一番,刘三点的手又一次弄破了,成了村了第一个享受新型合作医疗的人,这让王不多很不爽,但真正了解合作医疗的细则和好处后,王不多高兴的回家了。士元想给在外打工的村民把医疗证亲自送去,好把喜讯带给大家,不料让刘花妈理解成想进城看喜凤,非不让去,只好打电话给庆祥,结果接电话的还是喜凤。石全和石美说要给她介绍对象,话还没说完石美就生气走了,石美一着急跟二哥石义说了她喜欢李贵合的事,不想被赶来看究竟的大哥石全听见了。

第40集

  云英倒是很高兴石美和贵合好,还把石美带回微山湖娘家见贵合,石美贵合在船上聊得话不投机,石美一气之下跳了湖。石榴结果了,福才一家正为石榴找销路,四方说不用急,王春是卖水果的,福才对王春看法不少,主要是在城里买房的事,四方妈倒是挺喜欢王春的。刘三点因为房子要贴瓷砖,找白银娜来商量,说将来白银娜会成为房子的女主人,没想到矜持的白银娜反倒生气了。邮递员李天明向王彩云表达了自己的爱慕。王彩云却嫌他像个小孩。李天明把自家的户口本拿来。王彩云看都不看。

第41集

  胡电生跟郑芳菲结婚。刘三点让李天明帮自己行了一份喜礼。在福才家,士元感觉福才家的生活水平有点下降。福才攒钱给四方在城里买房。士元忽然觉得让福才坚持有点错误。福才表示事亦至此,错也要坚持。这话被四方听到,有点不舒服。四方提出是不是先不要买房。等有钱再说。王春却坚持要买。不过王春自己拿出一笔钱。石美牵挂着李贵合,去微山湖上看他,李贵合正在湖里干活,石美下湖去帮忙。士元因为修路款的事去镇里感谢镇长,镇长一无所知,细打听才知道所有的修路款都是王小开自己掏的,士元很感动。

第42集

  李天明又到卫生所给白银娜送信,完了想借卫生所换一下衣服。李天明穿着一身新郎装去见王彩云,被王彩云赶了出去。刘三点让李天明给白银娜送信。结果李天明莫名其妙地把信丢到了郑芳菲家里。刘三点的表白信没有回音,痛苦万分,直接去卫生所去找白银娜,白银娜却回城了。四方提出要和王春去一趟杭州,福才还以为要旅行结婚,其实他俩是去联系客户,说是要把石榴的销路做大。贵合和石美也有感觉了,说找一个喜欢自己的更重要。大伙都在等刘三点来上大梁,刘三点此刻的心情糟透了,白银娜的不辞而别对三点打击太大了。

第43集

  石全两口子正在忙麦收的事,士元四处打电话确认了一个大好事,那就是国家把所有的农业税都免了,这可是几千年来的大好事,整个王府山村沸腾了,又是喝酒又是放鞭炮的,好不热闹。石全在士元主任家喝酒,还高兴地晕倒过去了,他们包了那么多的地,农业税一免他可赚大了。刘三点家在热闹的上着大梁,李天明为了表达对彩云的爱意给彩云也买了个手机,顺便送来了白银娜给刘三点的回信,当时就把刘三点乐开了花。石全一家子在房顶放鞭炮,想庆贺一下,突然发现在城里打工的刘大头他们坐车回村了,他和云英意识到他们可能是听了土地免税的好事回来要地的。

第44集

  果不其然,刘大头他们联合上所有包地给石全云英的乡亲们来要地来了,石全躲上了房顶。大伙就在石家不停的敲门。大伙说谁也没想到种地不交钱了,还给发补助,这么好的事谁也舍不得。石全还威胁说他要从房顶跳下来,正好石连成下地回来,把石全叫了下来。大伙一看云英俩口子的态度,也没好的办法,云英石全要和大伙打官司,石连成建议石全把土地还给大家,还替石全给大伙陪了不是,说这是个天道,土地就是老百姓大伙的。麦子熟透了,全村都在忙着麦收,一片喜气和谐的样子。

第45集

  香兰的蜂蜜厂出了一车又一车的蜂蜜,从城里回来的打工兄弟也加入了石义的工程队,王彩云和李天明好上了,王春和四方为石榴的销路跑出了一条好路子,福才用大喇叭广播了,为所有种植石榴的农户签一个长期购销合同。在刘三点的新房落成典礼前白银娜回来了,还在三点那洒满阳光的房子里高兴地跳起舞来。新房落成典礼上,镇长特意来参观,还对三点新颖的户型要全镇推广,三点说他希望都交给石义的工程队来施工,因为大家都是农民,农民生活好了,自己就能设计,施工盖好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