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这是发生在解放初期的剿匪故事,电影《英雄虎胆》由于表现时间的限制,忍痛删去了国民党军统和中统为了抢夺最后一块反共基地领导权的激烈争斗。二十集电视剧《英雄虎胆》成功地恢复了历史的真实。曾泰在一个更加险恶的环境中,以其大智大勇赢得了最后的胜利。

  解放初,广西江山县境内活动着两支较大的土匪武装:李汗光、李月桂夫妇的桂南反共救国别动军和潘定彪的粤桂救国突击军。十万大山山深林密,土匪行踪飘忽不定,而担负整个江山县剿匪任务的只有解放军的一个团。兵力严重不足。

  李月桂收到台湾来电,称已派上校雷震庭秘密潜回大陆,到李汗光部当副司令。但此电被我军截获、破译。马政委命令侦察科长曾泰务必在他们接头之前抓获雷震庭。曾泰假扮烟土商与李汗光的亲信护卫营长崔老三接近,摸清敌情。李月桂的养女虽然从小被其领养,但她始终想念着从未谋面的亲生父母。每当她心情郁闷倾听《夜来香》的时候,均会被李月桂厉声呵斥。耿浩的未婚妻赵美英在小岭村开展土改工作。

  阿兰假扮卖香烟女子去沙坪镇接应雷震庭,但曾泰和耿浩巧妙地搅局,擒获了雷震庭。但雷震庭极其狡猾,拒不承认自己为台湾所派遣。曾泰欲擒故纵,终于迫使他交代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潜回大陆的任务,下一次接头的地点、暗号、以及与台湾联系的密电码。但他却隐藏了一个重大的秘密:与军火的守望者接头,并起出军火。

  马政委命令曾泰以雷震庭的身份打入李汗光的土匪部队,摸清各股土匪情况,制造内讧,瓦解土匪力量,最终聚而歼之。命令耿号开设山货铺作情报接应,同时捕杀崔老三,免除曾泰的后顾之忧。

  当夜,一场不知名的战斗,曾泰英勇“牺牲”。潜伏特务49号向李匪发出“侦察科长曾泰阵亡”的电文。雷震霆到来的消息使李、潘二部发生了巧妙的变化。双方都想通过雷震霆与台湾直接挂钩,成为反共复国的正统武装力量。潘定彪决意劫持雷震霆,但苦于不知其行踪,更不知具体的接头时间和地点。当他获知崔老三要下山购买烟土的消息后,决定采取行动。但李月桂马上获知了这一情报。李月桂和李汗光名为夫妻,但面和心不和,暗中争抢兵权。李月桂及时地营救了崔老三,以笼络人心。

  第二个集日,曾泰冒充雷震庭顺利地和阿兰接上了头。在回李部营地途中,曾泰和阿兰被潘定彪劫持。曾泰将计就计,深入潘营与其斡旋,乘机挑动潘定彪与李汗光的矛盾,为日后挑动李、潘二部内讧预下绊子。但捕杀崔老三的计划未能实现。

  由于第一次接头“雷震庭”未能如期出现,李月桂对曾泰的真伪充满了疑虑。当晚,李月桂举办了欢迎酒会,让阿兰与曾泰共舞伦巴进行试探。曾泰潇洒自如、巧妙化解。但崔老三却觉得“雷震庭”似曾相识,顿生疑虑。次日清晨,林边的小木屋里传来鞭打和惨叫的声音。李月桂告诉曾泰这是一个共党俘虏,并要他亲自审讯。审讯中,曾泰识破了此人乃土匪伪装,是李月桂对他的试探,便责问李月桂何以对他如此不信任。李月桂尴尬之余却也坦然解释。崔老三始终觉得“雷震霆”面熟可疑,但又不敢轻易发难。赵美英发动群众,取得了二拄妈和三妞的信任。

  曾泰借用李部电台成功发送顺利打入李部的情报。李汗光贪图阿兰年轻貌美,时时企图染指。李月桂迁怒于阿兰。曾泰发现勤务兵二柱放飞鸽子将钱送回家,心中一动。何子俊风度翩翩,一心想当阿兰的护花使者,初次见面就与“雷震庭”发生冲突。 李汗光夫妇故意放风,声称自己带领了小股匪军驻扎在庙头村。马政委不慎中计,决定派两个排突袭庙头。但潜伏在我军团部的49号马上将这一军事情报电报了李月桂。李月桂迅速应变部署,血洗了小岭村。我军奔袭庙头村却中了李匪的埋伏,敌众我寡,我军伤亡惨重。曾泰因初来乍到,不可能有所作为,心痛万分。曾泰敏感地怀疑我们内部有奸细,发誓一定要揪出内奸,并冒险下山与耿浩接头。同时将二柱的情况报告马政委,希望能够做好二柱家属的工作,以便在必要的时候安全地递送情报。崔老三紧随其后严密监视。

  崔老三怀疑“雷震庭”,不顾一切将曾泰押回司令部。李汗光责问曾泰为何私自下山,但被曾泰以整肃军纪为由化险为夷。闻讯李部血洗小岭村,潘定彪大惊失色,引起副官袁飞的注意。李月桂电令49号减少活动,隐蔽待命。崔老三虽然疑窦重重,但苦于没有确凿证据无法与副司令翻脸。曾泰决意铲除这一祸害。马政委意识到有内奸,决意除奸,并安排赵美英做好工作以建立情报渠道。但49号却偃旗息鼓,毫无动静。曾泰以受命在十万大山建立空降基地、组建“反共复国军粤桂第一纵队”的特别使命为由奠定“雷震庭”台湾特使的地位,并以此挑动李、潘二匪的争斗。潘定彪对小岭村异乎寻常的关心引起了曾泰的注意,几经试探,无功而返。李月桂始终怀疑曾泰的真实身份,指使阿兰陪同曾泰前往何家山庄时严密监视曾泰。何老太太忠告何子俊不要只想着阿兰,保住何家家业为重,但何子俊不为所动。

  何老太太见说动不了何子俊,便想说服阿兰离开何子俊。但阿兰因为身负使命,不卑不亢、虚与委蛇。阿兰亦真亦假地在曾泰面前爆发了对前途的茫然,原来是李月桂设下的试探圈套,但曾泰不为所动,经受了“考验”。迫于我军的土改情势,何老太太显得年迈力衰,只得顺从农会。曾泰发现身边的二柱竟然是潘定彪的奸细,但却不动声色、静观其变。潘定彪欲拜访何老太太,收编何家自卫队。曾泰得知这一情报,识破其用意,赢得李月桂的认同和赏识。

  何子俊醋意频发,指责曾泰是共军的探子,但却被阿兰嘲笑其无能。潘定彪前来拜访何老太太,其用心被识破,无趣而去。何老太太拜访李部以求援试探,证实了李汗光也想收编何家自卫队。李汗光决意率护卫营攻占何家山庄。曾泰从崔老三口里得知此事,故意放风让二柱通报潘定彪,又挑动李月桂出面阻止。李汗光因此怀疑二柱,曾泰却出手救援,收服了二柱。曾泰得知二柱次日欲与潘部接头,设计诱使崔老三上钩,自身前去抓获内奸,洗刷自己。

  经过周密的计划和安排,李汗光在亲眼看到崔老三欲与潘部探子接头的情况下,一枪击毙了崔老三。但事后却也后悔自己过于冲动。崔老三既死,钱老贵升任护卫营长。李月桂却觉得崔老三是内奸的依据不足,对曾泰再生疑虑,唆使阿兰继续试探。阿兰以美色引诱,曾泰接招拆招。何家自卫队迫于土改情势,军心浮动。何老太太发柬邀请李月桂、曾泰及潘定彪同时到来,以雷霆手段迅速稳定了军心,也向对何家自卫队垂涎三尺的李潘二部发出了警告。李月桂潘定彪为之震慑。阿兰监视曾泰时为毒蛇咬伤,曾泰全力营救,阿兰萌生爱意。何老太太交出了地契房契,小岭村分田分地大会顺利召开。

  何老太太表面佯装顺从,却突然调兵遣将袭击了小岭村。何子俊见其“无端”杀人,大为不解,情绪激动,向阿兰倾诉不满。说话间突然对着“雷震霆”叫了声“表哥”,曾泰不知何意,但已有不详预感。潘定彪异常关注小岭村,引起了李月桂的注意。由于小岭村被袭,曾泰觉得必须加快剿匪的进程,把水搅乱,于是命令特工组长刺杀潘定彪,并以欲控制潘部为名将此行动告知李月桂。李月桂对其擅自行动震怒,但又找不出任何破绽。特工组长领命而去,但被潘定彪所杀。潘定彪认定刺客为李汗光所派遣,率兵前来兴师问罪,曾泰也在暗中推波助澜,李匪司令部大厅情势紧张。但何老太太突然来访,警告李潘不要再打小岭村和何家自卫队的主意。潘定彪大为恼火,这一反常的举动引起了李月桂的深思,觉得小岭村一定藏有潘定彪感兴趣的东西。“雷震庭”接到台湾来电,要他速与“表弟”见面、接受遗产。 “表弟”是谁、遗产为何物,如何见面,曾泰全然不知。该情报也为马政委截获。李月桂、阿兰与潘部副官袁飞见面,袁飞原来是李月桂安插在潘定彪身边的中统特务。曾泰暗中跟踪,但被李月桂发现,逮捕了曾泰。李汗光闻讯大喜,欲乘机杀了曾泰。危急之机,阿兰掏枪对准了李汗光,李汗光无奈怏怏而去。李月桂抓捕了少年牛牛,逼使曾泰亲手杀了牛牛,以此试探曾泰是否共军密探。曾泰凛然拒绝,表示决不滥杀无辜。曾泰的这一举措居然得到了李月桂的赞赏。

  何子俊依然纠缠着阿兰,借酒闯进李部要与阿兰私奔,并伺机告诫曾泰对他的底牌只有他何子俊了解。李汗光对阿兰欲行非礼,引起阿兰的竭力反抗,但被李月桂撞见迁怒于阿兰。李月桂怒责阿兰并羞辱阿兰和她的母亲一样只会勾引男人。阿兰愤怒非常,向曾泰诉说身世并要求曾泰帮她除掉李汗光,为此她愿意为曾泰完成军命做任何事。并且透露了潘定彪怀疑军火就藏在小岭村。何老太太除掉了李部的探子,并拜访李月桂夫妇,要她们别想染指何家山庄。

  曾泰判断台湾来电“接受遗产”说的就是军火,而袁飞很可能就是“表弟“。阿兰应曾泰的要求约见袁飞,曾泰以表弟试探,但袁非全然不知。李月桂判断军火就藏在小岭村,决定袭击小岭村。为此解除了对曾泰的软禁,要他带队前锋。曾泰冒险利用二柱的鸽子向团部发出情报,但信鸽飞翔引起了阿兰对二柱的怀疑。曾泰将计就计,唆使二柱逃离李部投靠潘部通风报信。马政委根据曾泰的情报,运筹帷幄、周密布置,让小岭村的群众安全撤离,一条空城计造成了李、潘二匪与何家自卫队之间狗咬狗的互相争斗。在祠堂的地下室李月桂发现了散落的子弹,证实了此间曾藏有军火,但军火已不知去向。潘定彪绕过了前村的李匪,直扑李家祠堂,冲进地下室。李月桂猝不及防,几成枪下之鬼。危急之际袁飞击毙了潘定彪,但袁飞不愿将潘匪残部交给李月桂,自己率领残部绝尘而去。李月桂瞠目结舌,又无可奈何。

  攻占小岭村计划泄密,二柱又逃离营地,李月桂怀疑是是曾泰故意透露消息。曾泰却坦然自若,称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司令和夫人居然会将一个奸细安插在自己的身边。李月桂夫妇登时语塞。49号发电称李部有内奸。马政委截获这一情报,下令追查内奸。阿兰向李月桂吐露了对“雷震霆”的爱意,但又表示只要发现他是共军的话,宁愿弃爱杀仇。耿浩和谭老爹排查军火藏匿地,怀疑可能在何家墓地。为了寻找军火,李汗光决意驻扎小岭村。阿兰催促曾泰枪杀李汗光。

  李月桂约见袁飞,袁飞拒不赴约。李月桂意识到袁飞欲自立门户。马政委意识到必须尽快搞清“遗产”和“表弟”的来龙去脉,否则曾泰的处境将非常困难,马政委有备而来再次提审雷震庭,终于搞清了和“表弟”接头的方式,决定派赵美英上山递送情报。赵美英乔装卖菜女上山成功地将情报交给了曾泰,但却引起了李月桂的怀疑。为了掩护曾泰,赵美英故意与曾泰争斗,在旁人无法看清的情况下将枪口对准自己扣动了扳机,壮烈牺牲。曾泰悲痛欲绝。李月桂以为是曾泰打死了赵美英,开始信任了他,但阿兰却感觉到了曾泰强烈的情绪变化由此对曾泰产生了怀疑。

  按照马政委提供的接头时间和地点,曾泰不无惊讶地发现“表弟”居然是何子俊,但此时何子俊已对曾泰产生了怀疑,拒不交出军火。何曾二人各自向自己的台湾上司发电申诉。李月桂刻意拉拢曾泰,酒酣之际透露出在中统曾在江山县各要害处预埋了炸药。而她就掌握着炸点位置图。曾泰大惊,乘其酒醉四处翻寻,无意间发现阿兰的生身父母原来为李月桂所杀。袁飞执掌了潘部的权柄,为了军火特意上门与何家山庄建立攻守同盟。但其用意被何老太太一眼识破。何子俊接到台湾上司的电令,命其“速将遗产移交表哥”。

  李月桂企图说服袁飞归顺自己,但袁飞只是虚与委蛇。马政委准备收复小岭村,但情报被49号泄露。曾泰设法阻扰,李月桂执意不听,亲自率部出击,并要袁飞派兵增援。危急之际曾泰冒险开枪调虎离山。阿兰心生疑虑,但没发现破绽。小岭村被我军收复,李汗光失踪不知去向。因袁飞没有派兵增援,李月桂怒不可遏打上门去,但势单力薄反受制于袁飞。原来袁飞早已脱离中统加入了军统,就在他举枪欲击毙李月桂时,被曾泰击毙。李月桂乘机将其部归入麾下。

  李匪营地,李月桂设宴庆祝收编潘定彪部,曾泰问李月桂:要不要设法营救李汗光?李月桂神色暧昧,她一心要取而代之当“第一纵队”总司令。李匪护卫营闹事,胁迫李月桂派人寻找李汗光。李月桂被逼无奈只得同意让乔立和钱老贵分别去寻找。李月桂准备采取一次大的军事行动,同时亮出“第一纵队”的大旗。为此准备把江山县炸点图交给曾泰,让他制订作战计划,但却被阿兰故意搅局。曾泰故意将阿兰的身世之谜透露给她,阿兰与李月桂发生激烈冲突。原来李月桂因爱成仇,杀害了阿兰的生身父母,并且决意将阿兰培养成中统特务以报复其父。阿兰悲愤、绝望之余,决心与曾泰结为同盟,但又担心曾泰是共军探子。并且同意帮助曾泰摸清军火藏匿之地。

  李月桂判定军火就藏在何家山庄,便绑架了何子俊胁迫何老太太交出军火,但何老太太根本不知军火的事。曾泰乘机挑唆何子俊,指出要么按照台湾的指示把军火交给“表弟”,要么干脆自己用,就是不要交给李月桂。何子俊意识到自己的性命已和军火维系在一起了,干脆谁也不交。曾泰设计让阿兰陪何子俊回山庄,乘机摸清军火藏匿地。失踪已久的李汗光其实没死,潦倒之际被乔立发现,乔立出手欲置其于死地,李汗光跌落山崖。

  乔立没找到李汗光的尸体,李月桂命其再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阿兰在山庄到处转悠,何子俊始终陪同,但却偏偏不让她去墓地。阿兰在感情上对曾泰已有所要求,希望他能帮她除掉李月桂。但阿兰也有底线,如果曾泰使她失望的话,她就将亲手杀了他。曾泰从阿兰的口中判断出军火很可能就藏在何家墓地。曾泰乘陪阿兰去桥头镇散心之际,将情报成功送出。马政委迅速布置,丁连长受命前往何家墓地摸清军火藏匿情况。护卫营因久不见李汗光,聚众闹事。李月桂胸有成竹请出了已被其控制的李汗光,控制了部队。

  49号发出我军派兵去何家墓地的情报,李月桂领兵阻击。曾泰假装腰扭伤,冒险潜入李匪机要室,将李月桂发兵的情报发回团部。马政委迅速应变,派兵接应,击退了李匪,摸清了军火确实藏匿在假坟之中。但考虑到何老太太尚无力与我军交锋以起出军火,认为只要军火不被李月桂起出,哪怕暂时不为我军所得也无妨。但必须尽快擒获内奸,决定以假情报引蛇出洞。何老太太也终于知晓了藏匿军火乃儿子军统战略特务何子俊所为。为了不让李月桂顺利起获军火,曾泰故意放风给何子俊,李月桂因此而无法得逞。

  李月桂急于派出大部队强行起出军火,但鉴于我军兵力不足,曾泰说服李月桂暂时不必如此行事。此时美军已在仁川登陆,广西剿匪形势日益激烈。马政委准备派耿浩扮成烟土商打入李部,接应曾泰。李汗光突然变脸,一扫萎靡之态,重掌军权,指责乔立受李月桂的指使,在半道上欲置其于死地,绑了李月桂和乔立。乔立挺身而出,承担责任保护李月桂。曾泰据理力争,遂使李月桂乔立安然无恙。李月桂军权旁落,李汗光对曾泰也怀疑重重。李汗光与曾泰摊牌,给他二条路:要么辅佐他,要么立即离开。曾泰深知李汗光垂涎“纵队司令”,摆出台湾特派大员的架势,以蒋介石亲手签名的“第一纵队司令”的委任状来诱惑李汗光。李汗光果然上钩。

  李汗光踌躇满志,意欲一举攻下我军团部。曾泰苦于无法将情报发回团部。正在曾泰苦苦寻思之际,恰逢马政委小试伎俩,以假情报引蛇出洞。49号中计迅速发出假情报。阴差阳错,变成了李月桂得到情报挽救了李汗光险遭不测。李月桂又施展其媚功,终于又重掌军权。马政委引蛇出洞没能一举擒获内奸,但毕竟达到了打草惊蛇的效果,49号被迫改用人工传递情报,马政委命令严密监视。李月桂终于将江山县炸点图交给了曾泰,但却是张假图。

  李月桂感到49号有了麻烦,命令阿兰改用人工接头。马政委也预感到内奸可能改用人工接头递送情报,命令严密监视。曾泰感觉到李月桂依然怀疑自己,以退为进故意“鬼鬼祟祟”地将吉祥符埋入地下。李月桂果然中计,不经意中说出了给他的乃是张假图。曾泰以退为进,掌握了主动权。何子俊指使手下掘开曾泰墓,发现是个假坟,立即密告李月桂。李月桂立即安排阿兰下山与49号接头,但被始终监视、跟踪的山娃发现49号的右手缺了一节指头,此人竟然是团部的田参谋。马政委得知假坟被掘开,立即命令耿浩上山接应。耿浩假扮烟土商正要混入李匪,突然李月桂大喊了一声“曾泰!”耿浩暴露。李月桂安排圈套,企图诱使曾泰上当。但其阴谋被耿浩识破,为了掩护曾泰,耿浩情急之下砸昏了曾泰。曾泰由此得到了李月桂的彻底信任。台湾电令李月桂部“在中共国庆期间采取行动”,李月桂让曾泰制订行动方案,终于将真的江山县炸点图交给了曾泰。何子俊绑架了阿兰,企图揭露曾泰的真面目,但被曾泰击毙。何老太太意识到何子俊已被李月桂所杀,吵上门来,但苦于无任何证据。假作审讯,曾泰暗示耿浩将有所动作,但耿浩不明所以。李月桂决意枪毙耿浩,曾泰说服她利用耿浩传递假情报。李月桂欣然同意,依计行事。

  耿浩带着“假情报”逃回了团部。经过再三回忆,耿浩终于想起了曾泰的“暗示”,在“假情报”的背面发现了曾泰的真情报。马政委立即制订了聚歼李匪的作战计划。49号见情势危急,冒险发电,被擒个正着。49号饮弹自尽。大战在即,李月桂击毙了李汗光,自任纵队司令。东山岙一战,李匪被全歼,李月桂带着几个人冲出包围圈,试图逃跑。被曾泰迎面拦住。李月桂这才恍然大悟。李月桂正想举枪向曾泰射击,但被曾泰击毙。阿兰瞄准曾泰,也被击毙。何老太太知大势已去,遣散部属,只身前往墓地欲引爆军火,被耿浩击毙。至此十万大山的土匪被剿灭殆尽,曾泰所属部队奉命北上集结。

分集剧情:
分集:剧情梗概 1--11 12--23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