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原始剧情:】

  苏南小镇,城里的大户甄家老爷子辞世,留下了诺大的一片家业。甄家的产业顺理成章的落到小女儿甄大小姐肩上,甄妤对家族中原来的封建恶习深恶痛绝,面对种种旧势力的阻挠,甄妤不畏艰险,毅然改变家族经营手段。为了在苏城传播新思想,甄妤又果断决定在苏城兴办新式学堂--恒荣学堂。时事艰难,军阀混战,各方势力都觊觎甄家产业,甄妤一方面要经营家族产业,另一方面还要兼顾恒荣学堂。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一批批接受了新思想洗礼的学生们从恒荣学堂走出来,奔向抗日救国的战场。新中国成立了,甄妤曾经的学生从救国救亡的各条战线重返学校,他们惊讶地发现,岁月的痕迹已经爬上甄妤的脸庞,但这个坚强的女性,仍然继续着教书育人这个让她矢志不渝的事业。

  【故事梗概:】

  1922年。

  苏城,一个有着百年清誉的江南小城。

  甄府,一个雄霸一方,风光了百余年,摇曳着腐朽、糜烂气息的封建大家族。

  甄千业,甄氏家族中的太上皇,一个敢说敢做的混世大枭雄,一个占尽苏城金钱、权势的大恶霸。

  甄乃祥,甄家大少爷,风流倜傥、儒雅英俊,然而却嗜吸鸦片,整天醉心于灯红酒绿的奢糜生活。

  歌舞升平的甄家大院,正笼罩着重重阴霾。“山雨欲来风满楼”,新娶的小妾桃花突然鬼上身,在黑夜里一遍遍地发出阴森彻骨的哀嚎:甄家一日不灭,苏城百年清誉永不复!永不复啊!这时,甄家少奶奶素琴的弟弟小云也一反常态,行为古怪。更令人所有甄家人始料未及的是,正当乃祥在鸦片的迷醉下欲仙欲死之时,突然瘫软,没了声息,从此变成了一个只会呼吸的活死人!甄家小女儿甄妤,说出了惊天动地的话语。甄老爷突然大笑,夸女儿: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十年后。

  亭亭玉立的少女甄妤,虽拥有闭月羞花之貌,却满身都是恶习,她嗜食鸦片,举止开放,她成了一朵即将绽放的恶之花!少女怀春,画报上优雅的洋装男子(小云)成了甄妤朝思暮想的白马王子。正当甄老爷对下人执行家法之时,一个穿着洋装、头戴礼帽的翩翩美男子如侠客般降落在甄家后院,西洋的派头、不期而遇的出场,着实让甄妤眼前一亮。原来他就是甄妤的表哥——查家少爷查良钟,更想不到是,正是这个倜傥风流、满口新思想的青年和甄妤有着婚约!只可惜他不是画报上的优雅男子,不是少女甄妤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少不更事的甄妤终于跑到查家大闹,要求退婚!正当天翻地覆之际,查良钟再次适时出现,他潇洒大度地接受退婚,众人惊愕之时,他又彬彬有礼地宣布对甄妤重新展开追求,他要用自由恋爱的方式得到甄妤的心!

  甄家人接二连三地暴毙!十年前的阴霾,又一次笼罩在甄府上空!究竟谁要将甄家灭门?是与甄家有夺妻之恨的军阀赵廷芳?是毒瘫乃祥后在上海混成了大流氓的小云?是觊觎甄家财产的族长七公公?还是貌似甄家老朋友施老爷?恰在这时,施老爷的女儿晚月竟然怂恿年幼甄妤离家出走,甄老爷恼羞成怒,指使湖匪吴菜刀一把大火灭了施家门!然而,甄老爷万万没有料到,他心爱的女儿甄妤,竟然在莫名中被人扔进了大运河,这时的甄老爷连呼了三声小云后,便离奇猝死了。甄家的顶梁柱顷刻间轰然垮塌!甄家的重担就这样落在了16岁少女甄妤的身上!重重阴霾再次笼罩在甄府上空,族长七公公叫嚣着要彻查甄家上下,要为苏城“恢复百年的清誉”,自称他就是那个预言“甄家一日不灭,苏城百年清誉永不复!”的始作俑者!少女甄妤该如何面对?!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苏城突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一个浑身洋溢着不同于苏城气息的男子,他竟然是甄妤天天念叨着的画报男子,他是如此潇洒,如此地与众不同,让甄妤感到一阵眩目……然而更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忧郁男人到来竟然让甄家上下充满了莫名的恐惧和排斥!他就是失踪了十年的袁小云,就是甄老爷临终前连说三遍的袁小云!甄妤质问小云,小云坦白地说他就是那个要来灭甄家的人!甄妤不相信,她完全被小云身上透露出来的新思想,新文化深深地吸引住了,小云就是她心里的一盏灯!甄妤疯狂地爱上了小云,在她幼稚的眼里,小云骄傲、冷漠的外表下有一颗热血跳动的心!她认定了只有他们俩才是那么的“相知”!

  七公公哪肯善罢甘休?他又一次来到甄家要瓜分财产,危机时刻,却是那个对甄妤恶行恶状的小云挺身而出,他的慷慨激扬彻底把七公公之流驳斥得哑口无言。而正在此时,苏城第二富豪,甄妤的亲舅舅查老爷却出来“主持公道”,令甄妤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查老爷竟然一反常态,他扬言要大义灭亲,他宣称,他就是要让甄家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恢复苏城几千年的清誉!这个少不更事的女孩几乎陷入了绝境!

  小云的忧郁、孤傲、愤世嫉俗让甄妤百思不得其解!恒荣学堂里,正当小云的演讲高潮迭起之时,万校长跳了出来,无情地揭穿了小云的真正身份——大流氓、上海的拆白党!倔强的甄妤依旧痴爱着小云,她毅然宣布要办一所真正的新式学堂,邀请心爱的小云担任校长!众人惊得目瞪口呆!正当甄妤满怀欣喜地等待小云拥抱的时候,却得到了三个冷冷的“我要走”,甄妤霸道地扑倒小云,毫无保留地用自己含苞待放的温暖融化小云僵硬的躯体。然而幸福的梦幻总是短暂的,甄妤万万没有想到他们正身处在那个令小云作呕的迷楼之中,迷离的色彩充斥着他的眼球,如同千万条小虫爬入他的骨髓,他再一次掉入了十年深陷的泥潭!一张床!两个灵魂!相知相爱,却是同床异梦!

  一场风花雪月的缠绵过后,小云竟然与晚月亲密无间地出现在甄妤眼前!晚月何时成了小云的未婚妻?甄妤霎时愣住了!她陷入狂怒,忽然从家丁手上夺过一杆长枪,狠狠对准小云……两个好朋友同时爱上了一个男人!晚月的粥里被下了毒,小云的那碗有没有毒?小云敢不敢喝?究竟又是谁在暗箭伤人?甄府里依然充满着邪恶与危机……骄纵的甄妤终于要和晚月决一死战了,只是为了心爱的男人!当迷楼中的枪声响起,小云突然疯了似的冲了上去,那一刻,甄妤终于确信小云爱的是自己,而不是晚月!

  为了办学,甄妤低价卖掉了甄家一条街,殊不知幕后接手人正是舅舅查老爷!雪上加霜,全城的报纸竟在同一天报道了甄家当年的荒唐事件!身心疲惫的甄妤多么渴望小云的体贴与呵护,但小云却在这时没了踪影!

  甄妤的新学校开办在际,校长小云突然出现在废弃的电影院里,原来他在精心编写一个话剧,一把刺向旧社会的匕首!话剧演出当天的舞台上,甄妤和小云深情款款对视着,突然小云举动异常……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情节惊呆了!舞台下面,一片混乱,赵廷芳喝令立刻拘捕台上这对有伤风化的男女!查良钟也挑拨着与小云曾有过感情纠葛的曼芬,醋意大发的曼芬突然掏出枪,朝着台上的小云打去……

  甄妤无辜入狱,查良钟“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她。深夜,小云来到查良钟的书房,揭露出惊天真相:原来对甄家的新闻报道、赵廷芳突然出现在话剧现场,一切的一切都是查良钟制造的!

  甄妤终于出狱了,她与小云的关系却因为查良钟的挑拨而糟糕到了极点!甄妤知道小云深爱着自己,却不明白他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地伤害自己!当甄妤隐约“明白”真相,不计前嫌地决定与小云和好如初时,小云却转而要去参军,两个有情人依依惜别……没过几天,苏城的南园城墙上,赫然贴出甄妤和查良钟的大幅结婚照!甄妤愤怒至极,然而却说不过巧舌如簧的查良钟,她又一次被蒙蔽了。与此同时,小云却一直杳无音讯!

  在前线,小云突然得知查良钟和甄妤结婚的消息,他挺起胸膛,疯狂冲向了日本人的子弹……甄妤做出了一个惊人而伟大的决定:把甄家所有的鸦片馆卖给舅舅查老爷,捐钱给前线!伪善的查老爷假惺惺地答应了甄妤永不再开鸦片馆的要求。

  甄妤抽鸦片的事无意中被学生们发现,甄妤最亲近的学生叶绍痛斥了她,甄妤又一次惊醒了,顿时,甄家上上下下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戒烟运动。在甄妤痛苦地用近乎变态的方式为自己戒烟时,查家的烟管却在一夜之间死灰复燃了!甄妤率领家丁摘掉了查家二十八间烟馆的牌子!查家用卑劣无耻的手段,夺取了甄家全部财产!苏城百年首富终于一夜倾倒,一无所有,落魄街头!

  查良钟与素琴频频幽会,素琴越来越成为查良钟任意摆布的棋子,而素琴却对此浑然不觉!甄妤苦苦的等待换来的却是小云阵亡的消息!素琴听到弟弟的死讯几乎发疯,甄妤霎时间更是心志全无!伪善的查良钟又一次乘虚而入……在怀甫的帮助下,甄妤很快恢复了心志,查良钟继续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甄妤求爱,执著的甄妤依然不为所动!

  1937年,中华民族正处在危亡时刻。

  土匪吴菜刀突然率领众人来到学校向甄妤勒索钱财,甄妤以自己的智谋征服了吴菜刀,说服了他加入游击队。正在这时,“已阵亡”的小云竟然出现了,甄妤久久注视着他,一时竟无语凝噎,让甄妤揪心的是,小云身边多了个军医妻子!甄妤浑身战栗着。峰回路转,小云和女军医的事原来只是小云的谎言!甄妤与小云又重新走在了一起,他们情意绵绵地观赏美丽的彩虹,小云终于向甄妤求婚了,一对历经坎坷的人儿终于拥吻在了一起……然而,幸福走得太快,赵廷芳的一声令下,小云转眼间变成了“汉奸”,加上查家父子的间离,小云与甄妤又再次决裂了,而这却让查家父子更加幸灾乐祸!

  国难当头,甄妤渐渐远离了从前的奢侈生活。为了民族大义,甄妤向游击队捐献了粮食。原田和查家父子逼迫小云亲自搜查甄妤的反动教材,看到消瘦的甄妤,面对心爱的人儿,小云心碎了……

  审讯室里,一个浑身赤裸裸、血淋淋的女犯人让甄妤惨不忍睹!随后,穿着白色衣裤的甄妤身上也是血迹斑斑,凶狠恶毒的查老爷动用令人触目惊心的酷刑向甄妤逼供,甄妤终于昏倒了!而此时的小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浑身颤抖着。查老爷对甄妤的审讯愈加疯狂……小云终于忍无可忍,狠狠地暴打了查老爷!查老爷没有死心,他继续用更加残忍的方式折磨着甄妤,要在意志上摧毁甄妤!他枪杀学生,逼迫甄妤在众目睽睽的广场上与狼狗跳舞!甄妤没有退缩!这时的甄妤是小云看到的最端庄最优雅的时刻,在小云的脑海里,看到甄妤在美丽的玫瑰花中独舞!

  甄妤终于被小云暗地救出,而叶绍的人头却被挂在城墙上三天三夜!查家父子将叶绍的死栽赃陷害到了小云身上,甄妤再也不相信小云了,她拔出枪,对着小云,“砰砰砰”连开三枪,小云倒在了甄妤的怀里,甄妤紧紧地抱着小云温暖的身体,疯狂地吻着小云,不断地喃喃喊着:小云,小云,小云……甄妤已经痛不欲生!然而,当她失魂落魄地走出来时,怀甫居然告诉他叶绍是查老爷所杀!小云是冤枉的!甄妤晕倒了,这一夜,她满头白发!

  1945年,抗战胜利了。

  不满30岁的甄妤已饱经沧桑,欢迎抗日英雄归来的仪式上,一个骑着白马的军官英气逼人,在与甄妤对视的一瞬间,甄妤发现竟是她朝思暮想的小云!甄妤难以置信,浑身一软,倒了下去……甄妤再次回到了小云温暖的怀抱。

  抗日英雄小云终于翻身成了苏城市副市长,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表彰会上,查良钟,一个作恶多端的大汉奸却成了抗日功臣?!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他也被赵廷芳指认为苏城市副市长!小云的内心依然是孤独的,甄妤执意为查良钟辩护着!

  一时间苏城大乱,甄妤竟被说成是汉奸!查良钟再次英雄救美,帮了甄妤。他对甄妤依然“穷追不舍”,他要像猫捉老鼠一样慢慢地折磨甄妤,然后看着她一点一点痛苦而死!单纯善良的甄妤却对此一无所知!查老爷更是无恶不作,称王称霸!在晚月的提醒下,甄妤醒悟到是政府的体制造成了查老爷的无恶不作!然而小云仍坚信国民党的领导,他要打老虎,要把苏城真正的坏人抓出来,然后铲除!查家父子继续作恶多端,活生生地折磨死了为甄妤辩护的吴妈,一枪击毙了被甄妤感动,打算弃暗投明的竹山叔!使万半和一家死于非命!让七公公成为阶下囚……

  查良钟丧尽天良,诱惑素琴当众揭开了她和弟弟小云不可告人的秘密,小云终于举枪打死了查良钟!然而阴郁的小云终究未能走出少年时代的阴影,未能跨过心里的那道坎,他像向往自由的天使一样翩然飞向了天堂……

  ……

  六十年代,已成为著名女作家的晚月和一车子的人来到一个山村小学校。

  那车人都是妤曾经的学生,他们来寻访一位晚月小说《青春》里的原型,那个被人们时常说起的女教师。她孤身住在学校,没有亲戚也没有朋友,她不计报酬教授孩子,她把所有的工资都资助给自己的学生。当晚月终于站在这位穿戴朴素的女教师面前时,她热泪滚滚,深情地喊着:“妤,晚月来看你了,你的学生来看你了。”

  女老师淡淡地微笑着,她平静地摇摇头:你认错人了。

  车子缓缓地开向远处,晚月满含着热泪回头张望,开满油菜花的田埂上,那

  个女老师正默默地站在那里。她的影子渐行渐远,像一幅优美的油画一样定格在人们的视野里。

  这一瞬间,晚月终于知道,这个朴素的乡村女教师,就是妤!

分集剧情:
第1集

  1922年。

  苏城,一个有着百年清誉的江南小城。

  甄府,一个雄霸一方,风光了百余年,摇曳着腐朽、糜烂气息的封建大家族。

  甄千业,甄氏家族中的太上皇,一个敢说敢做的混世大枭雄,一个占尽苏城金钱、权势的大恶霸,与他的习性有着一脉相承的甄乃祥,甄家大少爷,风流倜傥、儒雅英俊,然而却嗜吸鸦片,整天醉心于灯红酒绿的奢糜生活。

  歌舞升平的甄家大院,正笼罩着重重阴霾。“山雨欲来风满楼”,新娶的小妾桃花突然被鬼上身,在黑夜里一遍遍地发出阴森彻骨的哀嚎:甄家一日不灭,苏城百年清誉永不复!永不复啊!这时,甄家少奶奶素琴的弟弟小云也一反常态,行为古怪,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更令人所有甄家人始料未及的是,正当乃祥在鸦片的迷醉下欲仙欲死之时,突然瘫软,没了声息,从此变成了一个只会呼吸的活死人!甄家小女儿甄妤在哥哥病榻前却说出了惊天动地的话语。甄老爷突然大笑,夸女儿: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第2集

  十年后。

  亭亭玉立的少女甄妤,虽拥有闭月羞花之貌,却满身都是恶习,她嗜食鸦片,举止豪放,成了一朵即将绽放在这个泥潭般的甄家的恶之花!在花样的年华中,少女怀春,画报上优雅的洋装男子(小云)成了甄妤朝思暮想的白马王子。正当甄老爷因为甄妤上洋学堂的事而对下人执行家法之时,一个穿着洋装、头戴礼帽的翩翩美男子如侠客般降落在甄家后院,西洋的派头、不期而遇的出场,着实让甄妤眼前一亮,也让甄老爷心中一明。原来他就是甄妤的表哥——查家少爷查良钟,更想不到是,正是这个倜傥风流、满口新思想的青年和甄妤有着婚约!面对这个大好的姻缘,甄妤内心却起了异样的波澜。少不更事的甄妤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就作出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决定,她终于跑到查家大闹,要求退婚,原因只是表哥他不是画报上的优雅男子,不是少女甄妤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第3集

  正当甄妤的舅舅查振庸为此事一筹莫展时,正当查家天翻地覆之际,风度翩翩的查良钟再次适时出现,他潇洒大度地接受退婚,众人惊愕之时,他又彬彬有礼地宣布对甄妤重新展开追求,他要用自由恋爱的方式得到甄妤的心!而此时的甄妤,一心在画报上优雅的男子身上,为了他开始踏上了追梦之旅,一个一个大洋地积攒着自己的梦想。

  正在甄妤就要踏上追梦旅程时,甄家人接二连三地暴毙!十年前乃祥被毒的阴霾,十年后如此相同的再一次笼罩在甄府上空!究竟谁要将甄家灭门?是与甄家有夺妻之恨的军阀赵廷芳?是毒瘫乃祥后在上海混成了大流氓的小云?是觊觎甄家财产的族长七公公?还是貌似甄家老朋友施老爷?即使是甄老爷也无法揣测出谁想灭甄家。

第4集

  恰在这时,施老爷的女儿晚月竟然怂恿年幼的甄妤离家出走,去上海追求自己的理想和画报上的偶像。就在她们登上客船的时候,意外发生了……甄老爷恼羞成怒,指使湖匪吴菜刀一把大火灭了施家门!施家三条人命在大火中丧生,甄老爷在作出这个决定时,也许并不知道正是这个决定让自己的女儿日后留下了无尽的痛苦,却并不是因为报仇。然而,他也万万没有料到,他心爱的女儿甄妤,竟然在莫名中被人扔进了大运河,生死未卜,这时的甄老爷再也承受不住,连呼了三声小云后,便离奇猝死了。甄家的顶梁柱顷刻间轰然垮塌!甄家的重担就这样落在了16岁少女甄妤的身上!谁也不知道前面的路,对于这个仅仅16岁的弱质少女,会有多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就在甄老爷尸骨未寒之时,该来的一切都如狂风暴雨般来了。

第5集

  重重阴霾再次笼罩在甄府上空,姨奶奶姨太太吵吵嚷嚷地要分家,分财产,打得不可开交,最可怕的却是族长七公公叫嚣着要彻查甄家上下,因为甄千业犯下甄氏大忌,理当被族长抄家,七公公打着要为苏城“恢复百年的清誉”的幌子,自称他就是那个预言“甄家一日不灭,苏城百年清誉永不复!”的始作俑者!究竟甄老爷犯了哪一大禁忌,而少女甄妤该如何面对这样强大而凶狠的敌人?!而此时又出现在甄妤身边一个男子,他就是七公公派来的“奸细”怀甫,可是他却天真善良,几乎忘却自己的使命。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苏城突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一个浑身洋溢着不同于苏城气息的男子,他竟然是甄妤天天念叨着的画报男子,他是如此潇洒,如此地与众不同,当他如天神一般站在甄妤面前时,带着他的哈雷摩托,让甄妤感到一阵眩目……然而更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忧郁男人到来竟然让甄家上下充满了莫名的恐惧和排斥!不错,他就是失踪了十年的袁小云,就是甄老爷临终前连说三遍的袁小云!

第6集

  甄府所有的人都认定小云此番到来必定是报复甄家的,只有甄妤相信自己的心。当甄妤质问小云,小云坦白地说他就是那个要来灭甄家的人!甄妤不相信,她完全被小云身上透露出来的新思想,新文化深深地吸引住了,小云就是她心里的一盏灯!甄妤疯狂地爱上了小云,在她幼稚的眼里,小云骄傲、冷漠的外表下有一颗热血跳动的心!她认定了只有他们俩才是那么的“相知”!

  七公公哪肯善罢甘休?他又一次来到甄家要瓜分财产,危机时刻,却是那个对甄妤恶行恶状的小云挺身而出,他的慷慨激扬彻底把七公公之流驳斥得哑口无言。而七公公也没有立刻罢手,竹山只能拿出一份绝密的遗嘱,这份扑朔迷离的遗嘱又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而同样的一份遗嘱却引来不同的两个结论,究竟甄老爷留下了什么给甄妤,甄妤如何再次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袁小云是不是真的让甄家走上灭亡的道路,这些似乎都在一个人的掌握中,但这个人是谁,连甄妤都不知道。

第7集

  面对弟弟的突然归来,素琴百感交集,儿时的影象历历在目,当素琴走进小云的房间,她突然发现此时的弟弟已经变了,当小云悄悄走在她身后时,素琴惊声失色,因为她感觉到弟弟的一个惊天的大阴谋,她妄图阻止弟弟的这场阴谋,但是却因为甄妤让小云的着迷而暗自失落。

  一次偶然的巧合,甄妤在自己父亲生前捐助的书楼上发现小云在帮助当地的有志青年排演文明戏,并传播先进思想。甄妤的这一发现让她更加迷恋小云,迷恋一切的新生事物和新思想,但小云与青年女生何彩云的日常接触,却也使得没有上过洋学堂的甄妤心生醋意,以至甄妤自行进入小云房间,要求他带自己驾驶摩托,但在小云房间的无意发现,又让甄妤内心再次荡漾着爱意。当二人在街上骑着摩托兜风时,行人们指指点点,大为不满。甄妤随口说出的一个十年前回忆的场景,勾起小云内心之中最为不安的因素,触动了小云心中不能触动的地方,并因此不明就里地与怀甫大打出手,弄得甄妤莫名其妙,甄妤好意让原田大夫给小云看病,却被小云冷言拒绝了。小云无意间从甄府的下人手中拿到了一封晚月从上海寄来的信,一个完美的复仇计划在小云的脑海中产生,但是这个计划却似乎不像小云想象的那样简单……

第8集

  正在甄妤为小云的新思想而激动不已时,查老爷的一封邀请函更是让素琴和甄妤越发为小云得意,她们觉得小云真的得到了苏城乡绅的认可,所以查老爷万校长才会请小云去演讲。可是小云并没有立即答应去,留下一脸狐疑的甄妤和素琴。

  小云的忧郁、孤傲、愤世嫉俗让甄妤百思不得其解!但最终小云答应了去学当演讲,甄妤也作为贵宾参加了这次演讲。恒荣学堂里,小云慷慨激昂的演讲让苏城的学生们感受到了新思想的活力。正当小云的演讲高潮迭起之时,万校长跳了出来,无情地揭穿了小云的真正身份——大流氓、上海的拆白党!在上海做过 “不齿”的勾当!听闻这一切之后的甄妤依旧痴爱着小云,倔强的她毅然宣布要办一所真正的新式学堂,让每一个想念书的孩子都能有书读,更主要的是她邀请心爱的小云担任校长!

第9集

  众人惊得目瞪口呆!正当甄妤满怀欣喜地等待小云拥抱的时候,却得到了三个冷冷的“我要走”,甄妤霸道地拦在小云面前,却阻止不了小云离开的步伐,绝望的甄妤扑倒小云,毫无保留地用自己含苞待放的温暖融化小云僵硬的躯体。然而幸福的梦幻总是短暂的,甄妤万万没有想到他们正身处在那个令小云作呕的迷楼之中,迷离的色彩充斥着他的眼球,如同千万条小虫爬入他的骨髓,他再一次掉入了十年深陷的泥潭!一张床!两个灵魂!相知相爱,却是同床异梦!

  一场风花雪月的缠绵过后,当甄妤以为自己完全拥有了小云而幸福的无法言语时,小云竟然与晚月亲密无间地出现在甄妤眼前!晚月何时成了小云的未婚妻?甄妤霎时愣住了!她陷入狂怒,拿起家丁手中的长杆猎枪,狠狠对准小云……两个好朋友同时爱上了一个男人!当两个好朋友好朋友再次重温儿时的友情时,一丝苦涩涌上两人的心头……一碗神秘的莲子粥,在晚月房间的桌上,确是甄妤差人送来,最终一只猫作了晚月的替死鬼,素琴和晚月大惊失色:发现甄妤正端着另一碗粥向小云的房间走去。

第10集

  晚月的粥里被下了毒,素琴和晚月匆匆赶往小云的房间,希望阻止小云喝下那碗甄妤亲自煮的莲子粥,而小云的那碗有没有毒?小云敢不敢喝?究竟又是谁在暗箭伤人?甄府里依然充满着邪恶与危机,当小云一口气喝掉了甄妤手中的莲子粥时,绝望的素琴尖声高叫,小云倒了下去……骄纵的甄妤终于要和晚月决一死战了,只是为了心爱的男人!在决战之前,甄妤向晚月和盘托出了自己父亲当年对晚月一家的恶行。桔子核一颗颗地从两人嘴里吐出,上天决定谁有生杀大权,童年美好的时光如昨天一样浮现在甄妤和晚月的眼前,泪眼朦胧中,甄妤举起一把精致的手枪对准晚月,痛苦的晚月闭上了眼睛……漫步在花园中的小云无奈地回忆着姐姐素琴对自己的忠告,迷楼闪烁的灯光似乎印证着这个不一样的夜。当迷楼中的枪声响起,小云突然疯了似的冲了上去,踩着满地的碎玻璃向甄妤奔去,那一刻,甄妤终于确信小云爱的是自己,而不是晚月!

第11集

  可是小云最终还是离开了甄妤,就在那件事情发生以后,奇怪的是晚月一个人离开了苏城南园,究竟小云去了哪里,他和甄妤的爱能否继续下去,晚月难道真的放弃了对甄妤的复仇?这一切似乎结束了,却又没有结束。

  失落的甄妤依靠在怀甫厚实的肩膀上回忆着小云的气息,炽热的火焰灼伤的不是甄妤的小指却是她爱小云的心。打扮光鲜的查良钟适时出现,自以为自己能够在表妹最失落之际赢得芳心,却赢得了素琴的心。可是谁也没有料到,窗外再次响起了哈雷摩托的声响,是小云回来了吗?

第12集

  为了办学,甄妤低价卖掉了甄家一条街,当甄妤再次走上这条街时,突然街道上响起了震天的锣鼓声,买主贾老爷出现在人群中阻止了甄妤再次踏上这条原本属于甄家的街,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幕后接手人正是她唯一的亲人长辈舅舅查老爷!原来查老爷在20年前和甄家结下仇怨,为了等待这一天他一直韬光养晦,现在甄妤成全了他,得意忘形的查老爷和甄妤在街道僵持不下,突然街边传来一阵朗朗的读书声,众人寻声望去,原来是绸缎庄的一个小伙计叶绍在读书,可是他为什么这样做,有人指使他吗?当他被查老爷毒打在地时,甄妤无法抑制自己内心的愤懑,面对查老爷的狂妄自大,她奋起反击……人群中爆发了一阵阵热烈的掌声,小云骑着他的哈雷摩托在远处守候着甄妤,在看到甄妤走来时,却冷漠地与她擦身而过……

第13集

  就在小云渐渐远去,甄妤终于叫住了小云,两人骑上摩托,奔驰在苏城的美景之中,宛如画中人。恰在此时,全城的报纸竟在同一天报道了甄家当年的荒唐事件!“甄家淫乱添新篇,画尽人间活春宫。”这些字眼如针一样刺痛了甄妤的心,身心疲惫的甄妤多么渴望小云的体贴与呵护,但小云却在这时再次没了踪影!痴情的甄妤一次次地来到美美剧院,她希望在这里能够等到她心爱的小云,每天定点的送来饭菜,仿佛小云就在这个剧院的一个角落,当甄妤深情地在空旷的剧院中倾诉自己的内心时,竹山叔悄悄站在了甄妤的身后……原来报纸的一切和查良钟有关,当甄妤气势汹汹地去查家时,查良钟正在和素琴幽会,甄妤能否发现他们之间的奸情,而报纸上的事到底是不是查良钟登的,这一切都将在查家得到答案。

第14集

  记者像发了疯一样涌向了甄家,希望得到第一手的所谓“淫乱”甄家的报道,奇怪的是甄妤似乎没有感觉到记者来此的恶意,她大方得体地请记者来到花园,请出众多的姨奶奶姨太太,一场危机正在向甄府逼来,甄妤能否应付好这些,是否有人正在隔壁看着?素琴看到这些乱糟糟的场面,急切地想在人群中找到查良钟的身影,可是查良钟好像失踪了一样。甄妤果断而决绝地处理了这场记者的风波,当推出失去了心智的活死人乃祥时,突然他的发癫终于让记者知难而退。为了平息这场风波,姨奶奶姨太太的矛头直指碎嘴的吴妈。甄妤也只能赶走吴妈。

第15集

  甄妤的学校终于开业了,为了自己的教育事业,甄妤甚至想到了戒大烟。学生中有了一个行为古怪的李秀灵,甄妤真切的同情这个终日穿着男装的女孩,李秀灵也隐藏着一个秘密,那就是她见过袁小云。甄妤的家访让她更加真切地感觉到小云就在自己的身边,李秀灵的家,更让甄妤感受到了城市贫民的不容易也坚定了自己把学校办下去的决心,可是,李秀灵还是一个谜,她的疯疯癫癫的母亲,神秘的中年男子,都让人费解。甄妤为了见到小云仍然天天到美美剧院,看到无人动用的碗筷,如堕冰窖。突然听到小云慷慨激昂的高声朗诵,这一切原来只是一场梦吗?

第16集

  小云突然出现在废弃的美美剧院里,原来他在精心编写一个话剧,这是一把刺向旧社会的匕首!甄妤的学生们快乐地在剧院中排演着这出话剧,却不料查老爷和七公公突然出现在剧院中,要赶学生们出来,查良钟此时出现了,说这个戏院是甄妤求他借给小云排话剧的。小云对查良钟冷嘲热讽时,两人回忆了在上海的 “合作”,却不知当时已经得罪了督军赵廷芳。查老爷一反常态地支持小云他们排演话剧,甚至说请了赵督军来观演,查良钟脸色一变,小云心里却有了自己的打算。查良钟和小云斗嘴,处处表现自己和甄妤的亲近,说甚至看到甄妤洗澡。小云恨恨地摔掉自己的摩托车,冲进了甄府,却看到拿着水壶的怀甫从甄妤的澡房中出来,这一幕恰恰也被前来找茬的七公公看到,一条毒计又在七公公的心里产生了……怀甫被七公公带走了,逼着他说出与甄妤在洗澡时的勾当,怀甫被毒打,迷糊中只是记得“菊花、洗澡”。

第17集

  话剧演出的当天,李秀灵突然的昏倒,让何彩云他们手足无措,眼看着查老爷的诡计就要得逞,甄妤自告奋勇地走上舞台自己推举自己演女主角。舞台上,甄妤和小云深情款款对视着,突然小云眼前晃动着怀甫的身影和查良钟的话语,一瞬间他举动异常,不仅当众吻了甄妤甚至摸了甄妤的乳房。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情节惊呆了!舞台下面,一片混乱,赵廷芳喝令立刻拘捕台上这对有伤风化的男女!甄妤用自己的生命来帮助小云逃走,查良钟挑拨着与小云曾有过感情纠葛的曼芬,醋意大发的曼芬突然掏出枪,朝着台上的小云打去……

第18集

  甄妤无辜入狱,忍受着女狱卒的无耻折磨,痛苦万分的她不停地产生着幻觉,原来她的大烟瘾犯了。就在甄妤恍恍惚惚的时候,小云出现了,却是来羞辱甄妤的,善良的甄妤被刺痛了,让小云走。查良钟来到了甄妤的身边,对她“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不仅带来了近水楼特定的饭菜,还带来了甄妤朝思暮想的东西 ——烟枪和烟膏,看着甄妤发了疯似的猛吸着大烟,查良钟若有所思地看着,是为爱,还是另有所图?舞台上的一幕幕再一次浮现在甄妤的面前,小云的异常让甄妤百思不得其解,就在查良钟大声数落袁小云的“罪行”时,甄妤对面的牢房里关进了一个娼妓,不停地在咳嗽,并且时时刻刻用眼神看着甄妤和查良钟。监狱外面,何彩云为了救出他们的妤老师受到七公公的挑唆,准备去警察局闹事,希望能够强迫当局放出甄妤,就在他们准备走出校门时,叶绍和李秀灵阻止了他们。

第19集

  怀甫因为无法见到姐姐终日不思茶饭,可怜巴巴地求竹山想办法。就在众人都在为甄妤担忧的时候,小云仍然没有出现。甄妤在狱中回忆着小云给她提到的一点一点的新思想,如饥似渴地读着新思想的著作,她的思想在这里开始了升华的过程。深夜,小云来到查良钟的书房,推着女狱卒进门,同时还有印刷厂的两个工人,他揭露出了惊天真相:原来对甄家的新闻报道、赵廷芳突然出现在话剧现场,甄妤在狱中的受辱一切的一切都是查良钟制造的!查良钟看着小云写好的稿子,不置可否地嘲笑小云,愤怒的小云将稿子甩到了查良钟的脸上。

第20集

  查良钟仍然经常去监狱看望甄妤,他不停地挑拨着甄妤和小云的关系,甚至不惜将小云和何彩云联系在一起,无奈对小云痴心一片的甄妤始终相信小云深深地爱着自己。对面的女娼妓突然冷笑了起来,甄妤和查良钟此时才发现原来那个女娼妓是小云假扮的,感觉被欺骗了的甄妤向小云说出了一时的气话而小云似乎也不依不饶,查良钟冷冷地看着这一切。日沪上海开战了,在印刷厂的门口,小云看到了自己带去查良钟家的工人的尸体。甄妤终于出狱了,她与小云的关系却因为查良钟的挑拨而糟糕到了极点!甄妤知道小云深爱着自己,却不明白他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地伤害自己!在和怀甫对话中,甄妤隐约“明白”了真相,忽然狂奔到小河边,看到小云孤单的背影。甄妤终于不计前嫌地决定与小云和好如初了,小云却转而要去参军,甄妤默默接受了这一切,两个有情人依依惜别,相互约定再次见面……

第21集

  在送别小云后,甄妤想起了什么,当她幸福地从照相馆出来时,满脸是对未来的憧憬。这一切都被一个人看在了眼里。就在甄妤为了和小云通信特地让怀甫做了一个洋派的信箱时,苏城的南园城墙上,赫然贴出甄妤和查良钟的大幅结婚照!叶绍和其他学生开始疏远甄妤,认为她背叛了袁校长。甄妤愤怒至极,撕下了城墙的照片找到查良钟,然而却说不过巧舌如簧的查良钟,查老爷承认了自己是这个阴谋的主谋,善良的甄妤又一次被蒙蔽了。不知何故,甄妤寄给小云的信石沉大海,小云却一直杳无音讯!直到有一天早上甄妤收到了一封没有邮戳的信,信中飘落了一朵小云曾经送给她的红色的小花,难道是小云寄来的,可是为什么他没有写一个字呢?

第22集

  上海

  小云在战场上厮杀,他的身影出现在甄妤的梦中。在前线,小云收到了一封信,信中掉出来查良钟和甄妤的结婚照,得知查良钟和甄妤结婚的消息后,小云挺起胸膛,疯狂冲向了日本人的子弹,一次又一次地不要命的向前,直到倒在了敌人的火力线上。晚月来到了苏城,希望甄妤以大局为重,个人恩怨暂时放在一边。怀甫去请原田大夫给竹山看病,却发现原田家中一个惊人的秘密……原田来到甄府给竹山看病,却能一眼看出晚月的军人身份。听了晚月的一番陈述,看到曾经不可一世的万校长被大烟毒害得要卖女儿过日,甄妤做出了一个惊人而伟大的决定:把甄家所有的鸦片馆卖给舅舅查老爷,捐钱给前线买一架飞机!但要求查老爷买下烟馆后必须改装,不能再卖大烟,伪善的查老爷假惺惺地答应了甄妤永不再开鸦片馆的要求。在捐机大会上,正当甄妤激情澎湃地给大家做演讲时,一个黝黑的枪口正对准了她,怀甫发现那个人正是当初在原田家看到的人。

第23集

  小云在前线的手下为了小云的生命苦苦哀求善良温柔的沈军医救自己的连长,看到命悬一线的小云,沈军医的心弦被拨动了……在没有麻药的情况下给小云作了手术,疼痛难忍的小云咬紧牙关,也不愿意抽沈军医好意递来的鸦片。

  甄妤抽鸦片的事无意中被学生们发现,甄妤最亲近的学生叶绍痛斥了她,并要带着学生们离开学校。甄妤又一次惊醒了,在讲台上甄妤真诚地希望学生能够给自己一个机会,并且保证一定戒掉鸦片。随后甄府的禁烟戒烟运动也拉开了帷幕,可是这一切却不为甄妤的家人所理解,而查老爷正在宴请苏城的名流乡绅,一场围绕甄家的腥风血雨又一次来临。

第24集

  甄家上上下下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戒烟运动,甄妤一把火烧掉了家中所有的鸦片,到处是犯烟瘾时痛苦的呻吟声。甄妤的这次戒烟运动让查老爷和查良钟始料未及,他们断定甄妤必定支撑不下去。查老爷为了表面支持甄妤的戒烟,登报证明接受甄家烟馆后改作茶楼、旅店所用。乃祥忍受不了戒烟的痛苦,甄妤无法只能让竹山将自己的哥哥用绳子捆起来。查良钟得知李秀灵的妈妈是个疯子,在甄妤给了鸦片吸后稳定了病情,却上了瘾,当下没有鸦片来源后,李母再次发病,令李秀灵苦不堪言,查良钟决定让这个女人成为甄妤戒烟的牺牲品,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秘密。当一个女人的身影从李秀灵家门前闪过后,李秀灵回到屋内却发现妈妈已经上吊了。

第25集

  甄妤为了戒烟,拒绝了查良钟有意的诱吸,正在甄家痛苦的戒烟的同时,街道上查老爷幕后指使的烟馆重新开业了。甄妤带着家丁一气之下砸了查老爷二十八家烟馆。令人费解的却是七公公主动出来承认了烟馆使自己租下来的,与查老爷无关。而甄妤学校的学生听说李秀灵的母亲因为戒鸦片死了,甄妤自己却没有戒,并且把烟馆卖给查家就是为了重新开张,掩人耳目,于是叶绍带着同学去甄妤家中想要搜出所谓的“证据”,在甄府,同学们看到的除了戒得死去活来的姨奶奶姨太太们,还有甄妤一件带着血的背心,究竟甄妤用了什么方法戒大烟,当叶绍看到触目惊心的这一幕,他的心流血了。这一切,似乎都在查家的掌握中,当昏厥过去的甄妤醒来时,她不知道一场更大的阴谋在等着她。

第26集

  甄府再次发生了命案,四姨奶奶喝了原本拿给甄妤的莲子羹,立即倒地毙命,警察局汪局长亲自登门查案,只说四姨奶奶死于脑溢血。叶绍因为自己错怪了甄妤长跪在学校门口,甄妤一番热血沸腾的演讲,让所有同学感动不已,大家自发的支持甄妤在苏城的戒烟运动。面对甄家的血案,查老爷终于吐露实情,原来早在三十年前查老爷为了甄妤的母亲而与甄千业结下仇怨。为了最后将甄府的财产收归已有,查家用卑劣无耻的手段,勾结了军阀赵廷芳,夺取了甄家全部财产!苏城百年首富终于一夜倾倒,一无所有,落魄街头!

  查良钟与素琴频频幽会,素琴越来越成为查良钟任意摆布的棋子,而素琴却对此浑然不觉!甄妤苦苦的等待换来的却是小云阵亡的消息!素琴听到弟弟的死讯几乎发疯,甄妤心力交瘁,霎时间更是心志全无!伪善的查良钟又一次乘虚而入,借着看病的理由妄图占有甄妤……

第27集

  老实憨厚的怀甫为了甄妤尽快地恢复心志,走出了一步险招,正是在怀甫的帮助下,甄妤很快恢复了心志,查良钟继续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甄妤求爱,执著的甄妤依然不为所动!竹山突然出现在甄妤母亲的坟边,甄妤越发觉得这个沉默寡言的管家有很多的可疑之处,没想到查良钟也一口咬定竹山有问题。素琴看到查良钟对甄妤的热情,不禁难忍心痛之情,她永远都弄不明白这个男人心里想的是什么。

  1937年,中华民族正处在危亡时刻。此时的甄妤已经完全脱离了当初的青涩,在国家的危难之中她带着叶绍、何彩云等人将学校艰难地支撑下去。当敌机在苏城上空盘旋时,土匪吴菜刀突然率领众人来到学校向甄妤勒索钱财,甚至绑架了准备求救的叶绍和何彩云,甄妤为了救出他们,带着熟悉太湖的李秀灵前往太湖深处营救人质。

第28集

  当见到吴菜刀后,李秀灵的身世再次被提起,原来她不是吴菜刀得私生女,原来她得生父竟然是原田,谁也不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最终甄妤以自己的智谋和胆略征服了吴菜刀,说服了他加入游击队。正在这时,“已阵亡”的小云竟然如天神一般出现在甄妤面前,甄妤久久注视着他,一时竟无语凝噎,让甄妤揪心的是,小云身边多了个军医妻子!甄妤浑身战栗着。一个雨夜,善良的沈军医来到心灰意冷的甄妤身边,告诉了她关于小云的一切,峰回路转,小云和女军医的事原来只是小云的谎言!为的只是甄妤与查良钟的那张结婚照。查良钟为了彻底脱离这件事得干系,不惜动用了苦肉计。甄妤与小云又重新走在了一起,他们情意绵绵地观赏美丽的彩虹,小云终于向甄妤求婚了,一对历经坎坷的人儿终于拥吻在了一起……然而,幸福走得太快,就在甄妤满心欢喜的准备结婚时,赵廷芳的一声令下,小云转眼间从一个英雄变成万夫可指的“汉奸”。加上查家父子的间离,小云与甄妤又再次决裂了,而这却让查家父子更加幸灾乐祸!已经成为太湖游击队领导的晚月再次来到了甄妤身边,让甄妤和他们一起撤退到乡下,在东山乡下甄妤却突然昏倒了。

第29集

  国难当头,甄妤渐渐远离了从前的奢侈生活。为了民族大义,甄妤向游击队捐献了粮食。自己却因为没有营养而昏倒在农田里。原田和查家父子带着大批人马到了东山,逼迫小云亲自搜查甄妤的反动教材,看到消瘦的甄妤,看到灶台上残留的野菜糊糊,面对心爱的人儿,小云心碎了……因为查老爷的从中作梗,教材被找到了,原田假意想要放甄妤一码,查老爷却有意提到晚月。原田他们来到了甄妤藏粮食的暗墙边。而查老爷看到地上一地的大米痕迹,冷笑过后终于想到置甄妤于死地。甄妤被捕了,是小云亲自带走了她,小云再一次被甄妤和叶绍误会,他倔强的表情更加冷漠。一封匿名信被送到了原田手中,信中详细讲述了小云的真正身份,原来他就是国军的一个卧底,原田开始怀疑小云的身份问题,但小云的表现让他放弃了怀疑。审讯室里,一个浑身赤裸裸、血淋淋、被铁钩挂在墙上的女犯人让甄妤惨不忍睹!查老爷亲自审问了自己的外甥女。当着甄妤的面对那个女犯人再次用刑。随后甄妤也被挂在了墙上,穿着白色衣裤的她身上也是血迹斑斑,凶狠恶毒的查老爷动用令人触目惊心的酷刑向甄妤逼供,甄妤终于昏倒了!而此时的小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浑身颤抖着,却只能装着若无其事。

第30集

  甄妤面对冷漠的小云,无法抑制自己多年的情感,一番深情的陈述让小云更加痛苦,而查老爷面对甄妤的桀骜,审讯愈加疯狂,他让日本兵侵犯甄妤,逼迫甄妤当着他的面洗澡……小云终于忍无可忍,狠狠地暴打了查老爷!查老爷狂怒不已,一心想要在甄妤身上得到什么,为了泄愤,他听从了查良钟的建议,准备让甄妤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丑。他继续用更加残忍的方式折磨着甄妤,要在意志上摧毁甄妤!他在美美戏院的舞台上让甄妤当众洗澡,在面对甄妤美丽的身体时,查老爷突然被触动了什么,疯狂地撕扯甄妤的衣服。查良钟制止了发狂的查老爷,并且告诉甄妤他会尽力救她出狱。天真的甄妤信以为真,其实查良钟正在酝酿一场更有 “意义”的审讯。原来他想到了让查老爷逼迫甄妤在众目睽睽的广场上与狼狗跳舞!如果不跳,她的学生将一个个死在甄妤的面前。

第31集

  甄妤没有退缩!她为了自己和学生的尊严,让所有的苏城人民看到了一个最美丽的甄妤。这时的甄妤是小云看到的最端庄最优雅的时刻,在小云的脑海里,看到甄妤在美丽的玫瑰花中独舞!叶绍痛恨小云做了汉奸,用砖头打伤了小云,被小云带到一个旧祠堂,却一去没有回来。甄妤终于被小云暗地救出,而叶绍的人头却被挂在城墙上三天三夜!

  甄妤即将走出城门时,看到了这惊人的一幕,查家父子将叶绍的死栽赃陷害到了小云身上,甄妤的心理彻底崩溃,再也不相信小云了,她拔出枪,对着小云,“砰砰砰”连开三枪,小云倒在了甄妤的怀里,甄妤紧紧地抱着小云温暖的身体,疯狂地吻着小云,不断地喃喃喊着:小云,小云,小云……甄妤已经痛不欲生!然而,当她失魂落魄地走出来时,查老爷居然告诉他叶绍是自己所杀,特别嫁祸给袁小云的!小云是冤枉的,甄妤正好替自己除去了这个眼中钉。甄妤晕倒了,她无法原谅自己,这一夜,她满头白发!

第32集

  1945年,抗战胜利了。苏城人民沉浸在抗战得胜的喜悦之中,到处是一片欢声笑语。甄妤学校又一届学生毕业了。

  不满30岁的甄妤已饱经沧桑,欢迎抗日英雄归来的仪式上,一个骑着白马的军官英气逼人,在与甄妤对视的一瞬间,甄妤发现竟是她朝思暮想的小云!甄妤难以置信,浑身一软,倒了下去……甄妤再次回到了小云温暖的怀抱。甄妤为了将学校支撑下去,决定开办实业,并且告诉小云自己已经定了一批美国进口的机器。

  抗日英雄小云终于翻身成了苏城市副市长,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表彰会上,查良钟父子,一个作恶多端的大汉奸却成了抗日功臣?!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查良钟也被赵廷芳指认为苏城市副市长!小云看见在街上失魂落魄走着的素琴,不由分说地责怪了甄妤,怀甫对他说出了实情。小云的内心依然是孤独的,因为善良的甄妤执意为查良钟辩护着!

第33集

  抗战过后,时局依旧混乱,很多汉奸摇身一变都成为国家的功臣。七公公、查老爷带着一群人来到学校,声称前来逮捕汉奸,甄妤竟被说成是汉奸!小云来了,他要保护自己的女人,而查良钟再次英雄救美,帮了甄妤,弄走了查老爷和七公公。他对甄妤依然“穷追不舍”,而事实上他要像猫捉老鼠一样慢慢地折磨甄妤,然后看着她一点一点痛苦而死!单纯善良的甄妤却对此一无所知!查老爷更是无恶不作,称王称霸,大肆搜刮民脂民膏!在晚月的提醒下,甄妤醒悟到是政府的体制造成了查老爷的无恶不作!她告诉了小云自己的这个想法,然而小云仍坚信 国民党的领导,他要打老虎,要把苏城真正的坏人抓出来,然后铲除!

  甄妤的货终于到了码头,但是竹山此时却没有了踪影,机器没有钱可付,甄妤焦急万分,此时小云拿出了一笔钱,垫上了机器的货款,可是小云从哪里弄来的这一笔钱,晚月对小云的这笔钱产生了怀疑。甄妤此时才发现竹山原来是查老爷安插在甄府的一个内应,所有的事情都有竹山的份。因为竹山父亲曾经是查家的总管,父亲死后,查家对竹山有一饭之恩,为了报恩,竹山来到甄家卧底多年。吴妈一时嘴快说出了自己对甄妤的担心,还透露了查家搜刮了甄家的财产。查老爷决定惩治这个女人。他活生生地用各种酷刑折磨死了为甄妤辩护的吴妈,吴妈临死前嘱托竹山,希望他帮帮甄妤,不要让查家父子再害她。竹山叔看到吴妈死时的惨状,前去找查老爷理论去发现当年自己父亲也是死于查家之手。正当竹山被甄妤感动,打算弃暗投明时,一声枪响,竹山倒在了血泊之中……

第34集

  当竹山和吴妈的尸体赤裸裸地躺在荷花池边时,所有的人都以为两人之间有奸情,甄妤却悄悄为两人穿上了衣服。小云越来越发觉苏城的混乱局势,准备大张旗鼓地进行打老虎的行动,他将矛头直接指向了查家父子,而查家父子继续作恶,为了自保,他们让校长万半和一家死于非命!让七公公永远无法开口说话,成为阶下囚。但是谁也没有料想,甄妤新买的机器原来是一包烂铁,究竟是谁在货上作了手脚,难道现在还有人要灭甄家?小云似乎已经知道了答案,他加快了打老虎的步伐。

  为了救自己的外公,何彩云去求查良钟,却被查良钟一枪打死。七公公彻底成了查家罪恶的替罪羊,审判过后被判死刑。何彩云被杀了,学生们群情激愤,来到市政府要求惩处真凶,为何老师报仇。查良钟用计再次挑拨甄妤和小云的关系,让小云看到自己和甄妤“亲热”的场面。甄妤和小云还是突破了重重误会,再次相拥在了一起,当他们在舞台上重温当年排演话剧的激情时,不知什么地方传来查良钟放大了的声音……原来为了达到报复小云,彻底得到甄妤,查良钟丧尽天良,诱惑素琴,设计让素琴被催眠,当众揭开了她和弟弟小云不可告人的秘密,当查良钟得意洋洋地说出了自己的罪行后,小云终于举枪打死了查良钟!

第35集

  赵廷芳出动了大量军警,全城搜捕袁小云。阴郁的小云终究未能走出少年时代的阴影,未能跨过心里的那道坎,他像向往自由的天使一样翩然飞向了天堂……甄妤没有来得及讲出一个惊人的秘密。

  六十年代,已成为著名女作家的晚月和一车子的人来到一个山村小学校。

  那车人都是妤曾经的学生,他们来寻访一位晚月小说《青春》里的原型,那个被人们时常说起的女教师。她孤身住在学校,没有亲戚也没有朋友,她不计报酬教授孩子,她把所有的工资都资助给自己的学生。当晚月终于站在这位穿戴朴素的女教师面前时,她热泪滚滚,深情地喊着:“妤,晚月来看你了,你的学生来看你了。”

  女老师淡淡地微笑着,她平静地摇摇头:你认错人了。

  车子缓缓地开向远处,晚月满含着热泪回头张望,开满油菜花的田埂上,那

  个女老师正默默地站在那里。她的影子渐行渐远,像一幅优美的油画一样定格在人们的视野里。

  这一瞬间,晚月终于知道,这个朴素的乡村女教师,就是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