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这是一个普通市民家庭充满意外、饶有意味的“大事记”。相见倾心的宋望富和罗应娟不顾儿女们的反对老年再婚,共同渴望两家合为一家创造后半生的幸福生活。不料却由于家庭内部的不和谐引发了种种是非恩怨、悲喜起落,这一段极具戏剧性的特殊姻缘令人一咏三叹、感慨万端,其中既有世俗生存和世态人情的一路坎坷,更有向往真善美的一往情深。

  宋望富和罗应娟刚一结婚,家庭矛盾立刻爆发。先是宋望富的女儿宋盈盈和罗应娟的儿子朱大器因互有成见、性情不和而剑拔弩张,继而全家倾力投资办的饭店也因盈盈与大器的冲突而赔钱关门。盈盈参加超女海选却遭人暗算,落选后经受不住各种刺激而自杀未遂。盈盈的生母陈惠英因盈盈的自杀对望富和应娟横加指责,而此时,惠英也正为老公黄三和给儿子黄勇巨款一事发生矛盾、陷入婚姻危机,痛苦中的陈惠英便以照顾女儿为借口来到宋家和盈盈住到一起。盈盈千方百计想赶走应娟,让母亲与父亲重归于好,竟迫使应娟和大器被迫流落在外。

  接着又有大器生母的弟弟王德才突然出现,声称要说出二十年前有关“两条人命”的秘密,企图向宋望富和罗应娟敲诈一笔巨款,直逼得大器亲生父母之死的所谓真相公开,致使大器宣布脱离母子关系并离家出走,也使相互深爱的宋望富和罗应娟被迫离婚。

  但是痴情的宋望富对善良的罗应娟的感情坚定不移,他竭力帮助在外打工的应娟重新回归家庭的温暖。罗应娟也在顽强的自我生存和追回儿子的过程中,回顾眷恋着曾经拥有的真挚情感,她与宋望富反倒因此更加情深缠绵。宋望富继续满怀对美满婚姻的希望摆摊做生意,罗应娟则不怕吃苦辛勤打工,为的就是创造条件重建幸福。同时,他们还努力帮助同样各自陷入困境的盈盈和大器,甚至还努力帮助陈惠英实现夫妻和好。他们要盈盈从幻想的明星梦中清醒过来,踏踏实实地寻找实在的人生理想。他们费尽周折地想办法让大器消除误解,与应娟和宋家恢复感情。

  大器和盈盈在经历了青春的躁动和追梦的挫折之后,也逐渐认识到自身的错误和迷失,感受到长辈的关爱和亲情的珍贵。大器本来与母亲相依为命二十多年感情很深,尽管他早就意外地知道了罗应娟不是自己的生母,却懂事地将秘密埋藏心底,而且为了报答母恩,他还在罗应娟危机之际毅然地卖掉房子让宋望富开饭馆,从而促使全家在误解冲突中走向和解。只是在听说了他生父母车祸之死与罗应娟有关的所谓真相之后,大器才陷入精神崩溃。大器因与罗应娟误解、分别的痛苦而使脾气越来越坏,所以在外面找了工作又经常被辞退,在汽车美容公司洗车时,遇到的雇主竟是曾让他报考航空乘务员落考的女考官汪幸,而给汪幸洗车后有人偷了汪幸的钱包栽赃于大器,使汪幸误解了大器,结果大器又一次遭辞退。这时,汪幸的爷爷汪子龙得知此事对孙女的做法表示不满,出于好心地为大器谋得了一份保安工作。汪子龙十分喜爱大器,二人情投意合成为忘年之交。也正由于汪子龙对大器的看重,开始促进大器在艰难中走向与母亲罗应娟重归于好。而盈盈在竞选超女失利后又为情所困,爱上的那位经纪人谢凡竟然是负罪在逃的诈骗犯,盈盈无法承受巨大的精神痛苦而流产大出血住院,幸亏应娟及时输血相救才保住性命,这一行为震撼并感动了盈盈。痛定思痛,盈盈决心与大器和解,用他们自己的努力帮助宋望富和罗应娟重续姻缘。

  暂时分开的一家四口人为了新的想法和目标各自努力着,宋望富日夜忙于小吃摊生意和照顾应娟。大器和应娟虽然一时不能团聚,但在心里却互相挂念着。只是宋望富与罗应娟复婚之事看似简单,却又好事多磨。盈盈母亲和继父的帮助下开上了出租车,不料想刚工作就撞了路人而赔款,致使宋望富卖掉了老屋。罗应娟在敬老院一直耐心照顾一位儿女不孝的孤怪老人,竟意外得到老人身后合法相赠的五十万元遗产。宋望富和盈盈劝罗应娟接受这笔赠款,罗应娟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也答应用它来还债并买新房与宋望富结婚。可惜天有不测风云,宋望富卖馄饨时不慎烫伤了超女贾雪芳,耽误了人家演出被索赔三十万。此时罗应娟又心生悔意,突然决定把那五十万还给老人的儿女……与此同时,汪幸的爷爷汪子龙与大器相交越来越好,为了帮助大器解开二十年前的疑惑,他利用自己退休交警的身份去调查当年的车祸真相,没料到查来查去,汪子龙发现自己就是当年处理那起车祸的警察,当时罗应娟的前夫并未酒后驾车,而是被汪子龙误判才承担了车祸的全责。而汪子龙之所以误判也是事出有因,是因为当时儿媳分娩大出血、儿子恰巧不在身边、他急需去医院救人所致。想到罗应娟二十多年的含辛茹苦,想到自己已与大器已有的亲人般的感情,想到自己当年的失误,汪子龙不禁痛心疾首。为了表达赎罪之意,他替宋望富交付了赔款并借出自己儿子的房子让他们复婚。虽说是当年的误判造成了大器对母亲的误解,可毕竟还是由心怀真诚善意的汪子龙亲手解开了这个心结。大家终于得知,当年罗应娟在前夫与大器父母一起遇难之后,独自承担了一切责任和后果,把剖腹降生的大器抚养成人……大器热泪盈眶地跪倒在母亲面前,重新承认了二十年的母子深情。

  汪子龙因悲痛而病重住院,这时汪幸正在国外,宋望富和罗应娟双双去医院照料他。随后又传来了汪子龙儿子在国外牺牲的消息,汪幸也携父亲的骨灰归来。罗应娟和大器早已宽容了老人,得知汪子龙儿子牺牲的消息后,大器重新恢复了和汪子龙的关系。一切都在善良与理解中和谐,宋望富和罗应娟也正待复婚,而此时,孤怪老人的儿女们用父亲留下的巨款为宋望富和罗应娟打造了一幢啤酒屋。当大家一起在新开张的啤酒屋里为宋望富和罗应娟举行婚礼的时候,大家又知道了另外一个出人意料的真相:在大器父母遇难双亡之后,汪幸的母亲也因难产去世,大器和汪幸是同年同月同日出生。如今虽然汪子龙不幸丧子,可他又得到了一个大器,而且大器与汪幸这对“不打不相识”的冤家也正在悄悄相爱着,大器终归成了自家的孩子,也算是上苍对天下善良人的回报吧。这三个特殊的家庭如此奇妙地相聚在一起,他们知道,经过了一番“山重水复疑无路,柳岸花明又一村”的且悲且喜的波折之后,凭着自己的真情与善良,真正美好的日子终会降临在眼前。

分集剧情:
第1集

  厨师宋望富和营业员罗应娟各自离异、丧夫,二人都渴望缔结新家庭,重新开始后半生的幸福生活。宋望富的女儿宋盈盈和罗应娟的儿子朱大器却都认为老人再婚不会有真正的爱情,皆强烈反对这门婚事。但望富与应娟却一见如故、心灵沟通、彼此倾心,两人都实在无法割舍这份感情。应娟生日那天,望富为她在小树林里举办了生日午宴,做了自己最拿手的菜肴和应娟最喜欢吃的红烧排骨,两人进一步的心灵交流和对京剧的共同爱好使彼此的心灵愈加贴近。但当应娟回到家时,却看到为妈妈买了鲜花和生日蛋糕的大器一直等候在家里,应娟一时不知所措。

第2集

  宋望富和罗应娟最终还是决定说服儿女、追求自己的新生活。望富为让女儿宋盈盈不在存疑,答应和她签订一份把家产转到她名下的《婚前协议》。应娟对望富的依恋也最终得到了儿子大器的理解。但在结婚前后,应娟却突然遭遇下岗,望富和盈盈工作的饭店也因老板欠款突然倒闭,望富入股的钱被老板卷走,父女俩双双失业。盈盈认为这是父亲婚姻带来的晦气,新组合的家庭开始进入混战。但经过望富与应娟的努力,最终还是补办了婚宴,组合起了新的家庭。

第3集

  宴中,望富提出要自家人一起开家饭店,为投资问题盈盈和大器再度争吵。两位老人洞房花烛夜却彼此做了承诺:两人一生相亲相爱并善待对方子女。而这夜,朱大器在家里找房产证时,意外地发现自己不是罗应娟亲生,震惊、感动之余,他决定卖掉母亲留给他的房子投资饭店,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望富饭店”开张后生意红火,但盈盈为监督收银的应娟私下里偷记小账,大器因母亲受到污辱忿忿不平,两人吵成一团,由此两人成见日深,势不两立。

第4集

  因收账进货等事盈盈和大器冲突不断,“望富饭店”的生意多有亏损,加之家庭矛盾逐步升级,饭店只好停业关门。大器深悔卖掉了房子,痛心不已,应娟为了不让望富为难劝说大器。四口人决定各自出门找工作。大器应试空中服务员初选过关,喜欢唱歌的盈盈参加超女海选也初试成功,因需五万元包装培训费向朱大器借钱被望富阻止,盈盈只好去找生母陈惠英要钱。陈惠英背着老公黄三和给了女儿一万块钱,并来到望富家责备望富和应娟不关心女儿。大器为了不让母亲受屈愤然决定将五万元给盈盈。应娟找到了一份保姆工作,因应娟需住在东家望富不由失落。

第5集

  盈盈因得到大器五万元赞助与其开始和谐相处。宋望富深夜给罗应娟送药时,因吵醒孩子与东家发生争执,罗应娟被东家辞退。望富深悔自己的冒失,应娟却安慰望富。朱大器复试被淘汰,拦住考官汪幸加以质问。盈盈超女决赛时遭另一参赛人贾雪芳陷害而失误,最终落选,心灵孤独的盈盈因经受不起失败的打击和望富、大器劝慰的刺激,在自己房间割腕自杀,幸得应娟发现及时将其送进医院抢救。陈惠英听说女儿割腕的消息后赶来医院,对望富和应娟横加指责,望富温情地抚慰伤感的应娟。而此时,陈惠英也因黄三和要把一百万元存款都留给儿子黄勇而与黄三和产生危机。

第6集

  陈惠英要接盈盈回自己家住,不料此时黄三和的儿子黄勇就将从美国归来未能如愿。黄三和向陈惠英摊牌:要么离婚,要么答应把一百万存款给儿子。陈惠英却执意不同意此事。黄与陈关系恶化后,陈惠英无奈之下只好以照顾女儿为由来到宋家,和女儿住在一起。陈惠英对应娟的挑剔使大器不满,因此家庭冲突又起。盈盈也趁机动员母亲与黄三和离婚,和父亲重归于好,她发誓要把罗应娟和大器赶离宋家。大器为保护母亲和盈盈对峙,应娟却始终宽容地劝说大器,望富一直爱护善良的应娟。

第7集

   盈盈继续劝说陈惠英和望富复婚,并进一步朝应娟展开了攻势,她召集全家人诉说自己自杀是因为生活孤独,并让望富在她和应娟之间选择一人,并以再自杀威胁父亲。应娟无奈之下,只好带着大器离开了宋家,望富无论如何劝阻不住。应娟和大器在破败的小旅馆栖身,又各自找到饭店刷盘子和医院保洁员的工作。望富终日四处寻找应娟不见其踪影,情绪伤悲不已,而此时应娟也在强烈地思念望富。终于有一天,两人在第一次约会的京剧茶楼邂逅,两人悲喜交加、辛酸缠绵,在送应娟回旅馆的路上,望富又为应娟唱了京剧段子。

第8集

  望富去找黄三和谈陈惠英之事,方知两人正陷入婚姻危机。望富又与陈惠英交谈,因盈盈的加入最终谈崩,他恼怒之下提着行李搬出家门,到大桥下扎了窝棚,并在此处开了啤酒摊。望富把应娟接到窝棚里,应娟感动之余却惦记盈盈和陈与黄的关系。于是,望富和应娟又一次去找黄三和做工作,却吃了闭门羹。盈盈心疼父亲,这天夜里来到窝棚劝望富回家,望富执意不回,冲突之下盈盈把窝棚弄坏。望富和应娟只好在公车站栖身,在雨中苦中作乐。第二天,大器来劝应娟跟他走,应娟也执意不离开望富,大器只好帮助他们重扎窝棚。罗应娟又固执地几次去找黄三和并带去饭菜,黄三和终为其感动。盈盈为拉回父亲以卖房相胁,望富为此和盈盈、惠英发生强烈冲突,陈惠英不得已只好提着行李回了家。

第9集

  陈惠英回家后继续与黄三和对峙,互不让步。盈盈向望富和应娟宣布要和父亲断绝父女关系。望富和应娟好言相劝没有效果。见盈盈因陈惠英的事而痛楚,应娟又和望富分头去劝说黄三和与陈惠英和好。黄和陈对那笔钱的事仍然各不相让,大器得知此事后,在黄勇下飞机后截住他告其此事,黄勇惊愕。在陈惠英和黄三和行将离婚时,黄勇回到了家,对他们说他不会要父亲的钱,黄勇的一番话使黄三和受到震动。陈惠英感激大器和应娟,对他们母子改变看法,并说服盈盈善待应娟,盈盈也因此事与大器消除怨恨。就在全家人准备一起开一家啤酒屋时,未料大器的亲舅舅王德才出现在罗应娟面前。

第10集

  王德才说二十多年来一直在寻找应娟和大器,并声称要带大器回老家枣庄尽孝,否则就要告诉大器父母双亡的秘密。应娟深怕失去大器,瞒着全家人悄悄与王德才谈判,并把自家祖传的金手镯送给了王德才,王德才得到金手镯心中欢喜,当即答应不再见大器。宋盈盈送外麦时结识了经纪人谢凡,被谢凡的职业和成熟魅力所吸引,对其一见钟情,谢凡也以鼓励盈盈再次参加海选色引盈盈。王德才来啤酒摊喝酒,从望富口中套知大器有十万元存款,便继续敲诈应娟,他向应娟诉说和姐姐王美菊的骨肉亲情,还以自己进过三回大狱的亡命之事威胁应娟,并暗中跟踪大器。万般无奈的应娟只好和大器撒谎,说自己过去欠了朋友十万元钱,现已被逼无路。大器当即决定替母亲还债,王德才又得到十万元再次心满意足,向应娟表示立刻离开青岛。但啤酒屋因此开不成了,望富和盈盈对应娟的反常行为产生误解。

第11集

  王德才来啤酒摊向望富告辞,又意外打探到望富家还有一幢价值三十万的房子,他当即决定不走了,终于提出要向应娟讨大器父母两条人命债。在王德才的步步威逼下,应娟决定送大器去深圳打工躲避。望富断定此事与王德才有关,不依不饶地向应娟追问究竟,应娟只好告诉望富王德才的敲诈真相。正当全家人送大器去深圳之际,王德才撞进宋家,声称要陪大器一起去深圳。应娟一反常态地不让大器走了。王德才住进宋家后与望富摊牌,让其卖房交出三十万人命债。为了应娟的内心安宁,望富终于决定卖房,而应娟却毅然向大器说出了他亲生父母死亡的真相:大器出生那天,应娟的老公朱怀山送大器父母去医院的路上遭遇车祸,三人当即身亡,警察判朱怀山是“酒后驾车”。大器听到此话几乎崩溃,逼王德才拿出十万块钱放至应娟面前,冷冷说从此与应娟断绝母子关系。应娟追大器时晕倒在楼外。而与此同时,盈盈以出外培训为借口住进谢凡别墅,整日与谢凡缠绵不休。

第12集

  应娟被送进医院,病重不堪。望富边竭力安慰应娟边寻找大器,试图弥合他们母子的关系,但大器根本不予理睬。大器痛苦中酒醉被王德才背回旅馆。王德才大肆挑拨大器和应娟的关系,并编了一个罗应娟故意杀人的弥天大谎。应娟强撑身体回家找到大器儿时的玩具,手捧玩具悲恸欲绝。被王德才激起怒火的大器来到宋家,向望富索要三十万人命钱遭望富大骂,回到医院望富却不敢对应娟实说。大器在酒店刷盘子时心神恍惚摔碎了盘子,被老板辞退,忿恨中的他来到病房质问应娟车祸的真相,临走时还摔碎了玩具,应娟痛苦地晕倒。宋盈盈“培训”回来了,听说家里的事后大惊,再次误解说应娟、大器、王德才是一伙的。

  三天期限已到,王德才和大器至宋家朝外扔东西,孤身的盈盈情急之中打了报警电话,大器以私闯民宅的罪名被抓。盈盈因大器抢房之事也来病房指责应娟,听说盈盈报了警,应娟不顾一切地去派出所救大器。应娟苦苦请求盈盈为大器开脱。但大器被放后毫不领情,继续向应娟索债。应娟只好向望富提出离婚,说这样大器就不可能再惦记这幢房子了。

第13集

  应娟执意要与望富离婚,并还了大器的十万元钱,还另外给他写了一张二十万元的欠条,她说当年的车祸老公一定是被怨枉的。她硬逼着望富与她办了离婚手续,两人分手时万般凄凉。应娟和大器分别找到敬老院和汽车美容公司的工作。望富继续独自支撑啤酒摊。大器一直想得知当年车祸的真相,他已经开始怀疑王德才那个弥天大谎。盈盈吃饭时突然呕吐,检查得知自己怀了孕,她将此事告诉谢凡,谢凡以事业为由让盈盈打掉孩子。望富终于得知应娟的工作地点,来敬老院看应娟时,正遇上倔老头虐待应娟,望富与倔老头对峙并心疼应娟的处境。应娟得知了盈盈和谢凡交往的事,提醒望富要多关心盈盈,并专程来找盈盈劝其谨慎对待此事。而盈盈此时正为找不见谢凡踪影而痛苦,想去找陈惠英诉说却又不忍心给母亲添愁,走投无路中只好去了敬老院将此事告诉了应娟。

第14集

  应娟得知盈盈怀孕的事大惊,表示要帮助盈盈找到谢凡。应娟在谢凡的住处知晓了谢凡正负罪潜逃,她不敢将此事告诉盈盈,只劝盈盈去医院打胎,盈盈执意不肯。望富见应娟与盈盈行为神秘,追问应娟,应娟替盈盈掩饰。但警察为抓捕谢凡来到宋家,望富方知盈盈怀孕一事,欲打盈盈时被应娟挡住,却把应娟打倒在地。应娟劝慰了盈盈又劝望富,盈盈痛楚之中决定打掉孩子,并和应娟约定了时间。但深夜盈盈突然接到谢凡电话,谢凡倾诉对盈盈的思念并哭诉自己遭人陷害,盈盈相信了谢凡,决定帮谢凡借到十万块钱摆脱官司。盈盈到处借款未果,拿着房产证等去银行贷款也未成,痛苦中晕倒在路上,刚好被大器看见,大器把盈盈背到自己住处。盈盈醒过来后感激大器,并说了借款的事情,正愈加思念应娟的大器答应把自己的十万块钱借给盈盈。

第15集

  朱大器怕盈盈出事来到啤酒摊,欲告知望富盈盈借款之事,话未启齿便遭望富一顿责备,只好写了纸条托人送给应娟。大器在约定地点正要把钱交给盈盈,望富和应娟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警察在盈盈的交待下抓捕了谢凡。盈盈怀着被谢凡欺骗的痛苦深夜在酒吧喝得大醉,大器接到盈盈的电话赶至酒吧,正遇盈盈大出血昏倒在地。大器将盈盈送进医院并通知了望富。望富为输血一事去找陈惠英,并给应娟打了电话让其帮助照看盈盈。望富没找到陈惠英疯狂地回到医院,却得知应娟正在为盈盈输血,望富感动、心痛得老泪纵横。盈盈醒来后得知是应娟救了自己的性命,痛悔使她哭倒在应娟怀中。女考官汪幸和爷爷汪子龙去洗车时巧遇大器,大器不忘旧怨与汪幸对峙。汪幸回家后意外发现自己的钱包被窃,立刻报了警,警察居然在大器床下搜到了汪幸的钱包。

第16集

  盈盈和望富去派出所救大器未果,便将此事告诉了应娟。应娟立刻去了大器的住处向工人们哭求,一派肺腑之言使偷窃钱包的工人动了侧隐之心,去派出所自首。但大器和那工人皆被老板开除,两人喝酒时,那工人把应娟求他们的情景讲给大器,并诉说了自己继母虐待他的情景。大器心痛之下来到敬老院,却还是没有勇气面对应娟而独自倚墙痛哭,应娟追大器不见踪影也心痛无比,这情景被望富看到。望富回家后将此事讲给盈盈,盈盈心痛。陈惠英与黄三和决定撮和望富和应娟复婚,并派黄勇去劝说大器,大器向黄勇坦言面对应娟时内心还有阴影。陈惠英也没有劝通应娟,他们又以盈盈的生日为由请来望富与应娟,让望富再次坦率追求应娟。望富的一番真诚感动了应娟的心,但应娟却因那二十万元欠款执意不答应与望富复婚。汪子龙意外得知朱大器因汪幸的冤枉被公司开除,执意让汪幸去找大器道歉,并为大器找了一份小区保安的工作。

第17集

  大器不接受汪幸的道歉和好意。汪子龙便亲自出马去请大器,一番慷慨之辞终于说服了大器。从此大器与当过交警的汪子龙成为执友。望富对盈盈说想卖掉房子替应娟还上大器的欠款,此事得到了盈盈的支持,但应娟得知此事后坚决阻止了望富,一番动情之语令望富感动。盈盈在黄三和的相助下买了出租车,刚提车回来就撞了路人,为赔款望富只好卖掉房子,将剩余的钱买了一处小房,并将啤酒摊改为馄饨摊。然而更不幸的事情发生了:望富因不懂房产交易被房主儿子所骗,赔了钱同时也得交出新买的房子,他只好又在摊旁扎起窝棚,让盈盈住进陈惠英家。应娟得知此事心痛得搂住望富流泪,望富反倒安慰她。应娟想为望富买处小房下,决定去找大器借钱。面对大器的沉默,应娟误以为大器不想把钱借给她,流着泪离去时在门口巧遇汪子龙,汪子龙由此知道了大器和养母的故事。大器深夜找到盈盈,让把十万块钱的存折交给应娟。

第18集

  望富执意不收应娟借来的钱。还钱时找大器至汪子龙家,大器不在,便向汪子龙忿忿责备大器。汪子龙得知当年的车祸发生在枣庄时分外惊愕,立刻打电话拜托部下查找当年车祸的卷宗,更加意外地发现那场车祸的签字人正是他自己。倔老头去世,应娟拆洗枕头时发现了倔老头留给她的信件和五十万元的遗赠,另有一篇歌颂小馄饨的文章。望富和盈盈喜悦地劝应娟接受这笔已经公证过的遗赠,应娟内心却十分不安。望富不慎烫伤了超女贾雪芳影响了其演出,被对方索赔演出费三十万元。盈盈伤痛之下去向应娟借钱,应娟却已将钱还给倔老头的儿女。盈盈将此事告诉了望富,望富醉中来敬老院责备应娟,应娟痛苦。应娟后来才听说望富烫伤超女的事,深痛不已。大器毅然将十万块钱借给盈盈。盈盈去见贾雪芳时,却得知汪子龙已先她一步替望富将三十万块钱还上。而当盈盈和贾雪芳面对时,两人都认出对方,目瞪口呆。

第19集

   贾雪芳听说望富是盈盈的父亲立刻不让他们再赔偿,并忏悔当初对盈盈的陷害。盈盈拿出刊登着望富烫伤超女文章的报纸摔到贾雪芳脸上,说要忏悔就在报纸上忏悔。盈盈未料没几天就看到贾雪芳刊登的忏悔文章,感动地开车去找雪芳。望富也去敬老院向应娟道歉,一片真情使应娟释然。内心一直不得安宁的汪子龙终于决定带病去枣庄调查车祸一事,得知朱怀山的确不喝酒,当年他来小卖部买酒是为了预防万一给孕妇消毒。汪子龙如雷轰顶,没有勇气面对应娟,只好悄悄向应娟赎罪,并将儿子的房子借给应娟,让她与望富复婚,还劝大器回到应娟身边。大器终于对望富说了王德才编的那个弥天大谎:罗应娟为情仇预谋灌醉老公朱怀山,致使朱怀山酒后驾车遭遇车祸。望富听后惊愕,并给大器讲了应娟和朱怀山当年的恋情,大器恍然大悟并悔恨不已。搬家那天,他终于默默回到了应娟身边,却还是没有勇气叫出“妈妈“。酒宴时,应娟意外得知借房人是汪子龙,当即天旋地转,她说汪子龙就是当年在责任认定书上签字的交警。而此时,汪子龙也因心灵仍不能安宁来到楼外。

第20集

  汪子龙老泪纵横地向应娟忏悔,说了自己调查的结果。大器痛悔中跪倒在应娟面前,用肺腑之音喊出了“妈妈!”大器将房钥匙还给汪子龙,并让其去公墓向朱怀山忏悔。汪幸接到通知去国外执行紧急任务,临走时请求大器善待爷爷。应娟等四人在公墓巧遇汪子龙,汪子龙因伤痛哭昏在朱怀山墓碑前。

  应娟、望富和大器在医院悉心照顾汪子龙,应娟已在心里原谅了老人。汪幸归来后听爷爷诉说了这件事向大器表达歉意,并告诉大器自己出国是为在非洲维和部队牺牲的父亲处理善后。大器听到此事惊愕而心痛,不仅原谅了老人,并决定帮助汪幸瞒住老人儿子牺牲的消息。但是汪子龙还是听出了儿子的电话是大器打来的,他坚强地承受住失去儿子的深重打击。两家人冰释前嫌。经历了风风雨雨的望富和应娟感情更深,应娟答应接受汪子龙的住房并尽快与望富复婚,倔老头的儿女们也用那笔巨款打造了一幢馄饨屋交望富和应娟经营。馄饨屋开张之日,也是望富和应娟的复婚之日,并且是大器的生日。汪子龙还宣告:此日也是汪幸的生日!当年,之所以他在责任认证书上匆忙签字,就是因为儿媳难产,儿子在部队执行任务,他要急着赶往医院。儿媳生下汪幸后就去世了。汪子龙一番话说得众人恍然大悟,罗应娟和大器更是心痛不安。汪子龙却喜悦而含蓄地告诉众人:汪幸和大器的恋情正在悄然发展。

第二十一集

  盈盈醒来后得知是应娟救了自己的性命,痛悔使她哭倒在应娟怀中。望富也因此与应娟感情愈深。陈慧英和黄三和赶至医院看望盈盈,得知应娟救了盈盈感动不已,当即去养老院去感谢应娟,得知应娟和望富离婚的消息疑惑不解。望富做了菜去找大器表达谢意和歉意,大器却再次追问当年车祸真相,说出是应娟亲手杀死父母的两条人命,望富责备大器不相信自己的母亲。女考官汪幸和爷爷汪子龙去洗车时巧遇大器,大器不忘旧怨与汪幸对峙。汪幸回家后意外发现自己的钱包被窃立刻报了警,警察居然在大器床下搜到了汪幸的钱包。盈盈和望富去派出所救大器未果,便将此事告诉了应娟。应娟立刻去了大器的住处向工人们哭求,一派肺腑之言使偷窃钱包的工人动了侧隐之心,去派出所自首。大器听说应娟请求工人救他的情景,心痛之下来到养老院,却没有勇气面对应娟而独自倚墙痛哭,这情景恰被望富看到。

第二十二集

  望富将见到大器的事告诉了应娟并安慰应娟。望富回到家和盈盈谈起此事,两人百感交集。盈盈去找大器劝他与应娟和好,大器却质问盈盈车祸真相。汪子龙意外得知朱大器因汪幸的冤枉被公司开除,执意让汪幸去找大器道歉,并为大器找了一份小区保安的工作。大器不接受汪幸的道歉和好意,汪子龙便亲自出马去请大器,一番慷慨之辞终于说服了大器,从此大器与当过交警的汪子龙成为忘年之交。望富对盈盈说想卖掉房子替应娟还上大器的欠款,此事得到了盈盈的支持,但应娟得知此事后坚决阻止了望富。盈盈在黄三和的帮助下买了出租车,刚提车回来就撞了路人。

第二十三集

  对方不追究责任,但要求赔偿27万元费用,为了赔偿27万元钱望富只好卖掉房子。租的房子又出了问题,望富只好又一次扎起窝棚,让盈盈住进母亲家。应娟跑到馄饨摊帮倔老头买馄饨,得知此事后,心痛之余去找大器借钱帮助望富。面对大器的沉默,应娟流泪离去,她在门口巧遇汪子龙,汪子龙由此知道了大器和养母的故事,他劝说大器理解应娟。大器来到养老院,却终未能走进去,便给盈盈打了电话。

第二十四集

  大器找到盈盈,让她把十万块钱的存折转交应娟。盈盈又劝大器与应娟和好,并当即把存折转给应娟,应娟感动。望富却执意不让应娟用大器的钱。还钱时找大器至汪子龙家,大器不在,便向汪子龙说起大器和应娟的隔阂。倔老头去世,应娟拆洗枕头时发现了倔老头留给她的信件和五十万元的遗赠,另有一篇歌颂小馄饨的文章。望富和盈盈喜悦地劝应娟接受这笔已经公证过的遗赠,应娟内心却十分不安。望富不慎烫伤了超女贾雪芳影响了其演出,被对方索赔演出费三十万元。望富走投无路之中去来到养老院欲向应娟借钱,不知情况的应娟却执意要将钱还给倔老头的儿女,遭到望富责备,应娟痛苦。盈盈看到报纸去找贾雪芳讲理,贾雪芳认出盈盈并得知望富就是盈盈的父亲,立刻不让他们再赔偿,并为当初比赛的事欲向盈盈忏悔。

第二十五集

  贾雪芳真诚地忏悔当初对盈盈的陷害。盈盈拿出刊登着望富烫伤超女文章的报纸扔给贾雪芳,说要忏悔就在报纸上忏悔。盈盈未料没过几天就看到贾雪芳刊登的忏悔文章,她感动之余去找贾雪芳,两人由此冰释前嫌。望富也去敬老院向应娟道歉,一片真情使应娟释然。汪子龙一直被大器和应娟的事所缠绕,当他得知当年的车祸发生的时间地点后分外惊愕,立刻打电话托部下查找当年车祸的卷宗,意外地发现那场车祸的签字人正是他自己。于是,他立刻带病去枣庄调查车祸一事,得知朱怀山的确不喝酒,当年他来小卖部买酒是为了预防万一给孕妇消毒。汪子龙如雷轰顶,回来后悄悄向应娟赎罪,将儿子的房子借给应娟,让她与望富复婚,还劝大器回到应娟身边。已悄悄爱上大器的盈盈劝大器一起将汪子龙的房钥匙交给应娟,大器让盈盈再给他一些时间。汪子龙的内心始终不能安宁,在望富设宴请回应娟这天,他让大器陪他去改正一个二十多年的错误。

第二十六集

  酒宴上,应娟意外得知借房人是汪子龙,当即惊愕。而此时汪子龙带大器到来,他真诚地向应娟忏悔,并说了自己的调查结果。应娟当即为丈夫冤案被昭雪激动得哭了。大器痛悔中跪倒在应娟面前,流着泪用肺腑之音喊出了“妈妈!”。应娟将房钥匙还给了汪子龙,回到养老院却意外收到倔老头儿子从国外寄来的感谢信和房产证,他为感谢应娟将望富的房子设法买了回来并送予应娟。应娟感动得哭了,决定收下这份礼物,并与望富很快复了婚。在复婚宴席上,盈盈当众宣布爱上了大器,不知所措的大器立刻找到汪幸询问其意,两人相互表达了对对方的喜欢,盈盈偷听到他们的谈话当即恼火。盈盈回家后将大器与汪幸交往的事告诉了望富与应娟,应娟当即表示反对,并阻止大器与汪幸交往。大器不愿违背母亲,怀着沉重的心情将此事告诉了汪幸。望富看出大器喜欢汪幸,劝说盈盈还是把大器当哥哥,盈盈却对父亲说爱大器的感觉很好。

第二十七集

  汪幸痛苦地回到家,和汪子龙说了应娟反对她和大器交往。汪子龙鼓励汪幸去找应娟谈谈。汪幸立刻去找应娟,诉说自己对大器的深爱。而与此同时望富却鼓励大器去选择自己最爱的人。盈盈得知汪幸找过应娟,立刻将汪幸约至海边,警告她离大器远一点,不要再给应娟阿姨带来痛苦。大器怀着喜悦的心情去找汪幸,汪幸却让大器以后少去她的家。大器郁闷中质问盈盈,盈盈坦率地说找过汪幸。陷在痛苦中的大器要搬到单位去住,应娟阻止不住,盈盈也十分恼火。望富拉应娟来到海边劝说应娟,应娟也觉得对大器和汪幸的事做得太过分。两人回家一起面对盈盈,望富讲了许多道理。这天,盈盈约汪幸来京剧茶楼,并亲自将大器也带到茶楼,祝福他们好好相爱,说自己的行为不过是为考验汪幸所做的一个游戏,而当她离开茶楼时她却哭了。

  中秋节这天,汪子龙和汪幸被邀至望富家吃团圆饭,一家人其乐融融,共同祝福美好的未来。

结尾

  以后的日子,宋望富成为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厨师长,罗应娟也在敬老院做了领导,朱大器实现了自己做空少的愿望,和妻子汪幸一起飞上蓝天,盈盈还在开出租车,对未来却有美好的憧憬。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