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郭氏平乐正骨已有二百余年行医史,清代时医过慈禧太后,德高医精,闻名遐迩。

  郭家一直人丁不旺,到第四代传人郭一山,娶了两房夫人都相继去世,只留下一个小女儿。为传宗接代,让郭氏正骨代代相传,郭一山又急急迎娶小他十一岁的山村姑娘云鹤鸣。

  迎亲路上,新娘坐轿,新郎骑马,乐班子吹吹打打,一路热闹。突然有人抬着担架拦住了迎亲队伍,原来是意大利传教士马利奇大腿受伤,急切赶来,拦路求医。虽然民间讲究迎亲队伍不能中途停止,否则,往后的日子会风波不断,但郭一山还是下马救人。

  未想到马利奇曾与山中土匪结怨,结婚喜宴上,土匪大闹喜宴,并绑架了郭一山。原来是村中 “永春堂”堂主刘仙堂悄悄向土匪告密,欲置一山于死地。

  此时除了新娶来的媳妇外,郭家只有病弱的老父、小娘和一个四岁幼女,无人能为之奔走相救。

  新媳妇还在新房顶着盖头,得知事情原委,毅然决定,女扮男装,与和事佬孙大头一起上山,亲自与土匪谈判。并依谈判条件,回家后变卖土地、家产,典当慈祥太后送给的传家宝白玉药王,终把丈夫救出。如此杀伐决断,令全家人敬佩。公公却因惊吓着急不幸身亡。

  郭一山为自己娶了这样一个能撑住家门的媳妇而高兴,决定让妻子识文习医,延续郭家医脉。并为之取名云鹤鸣,寓其节操如鹤、高翔长鸣之意!云鹤鸣颇有悟性,很快便掌握了郭氏祖传的正骨之术和医病秘方。

  洛阳城防司令的女儿因 车祸大腿骨折,大家千金,男人不便动手医治,全凭云鹤鸣精心为其治疗。期间郭家前有兵后有哨,让同行刘仙堂嫉恨入骨,于夜半放火烧了郭家房子。

  城防司令欲杀刘仙堂,云鹤鸣主张和为贵,以理由不足为名,将其放走,却也因此埋下了长久的祸根。

  日本鬼子来后,郭家又因给抗日游击队司令看病,再被刘仙堂告密。郭一山身陷囹圄,危在旦夕。云鹤鸣和外国朋友马利奇一起,再次把丈夫救出。

  抗战胜利,郭一山乐极生悲,死于中风。

  游击队巧施离间计,刘仙堂被鬼子放狗恶咬,侥幸未死,投奔 国民党做了军统特务。巧巧是郭一山前妻的女儿,解放战争时期任游击区医院的院长,女婿白挺松是解放军某部政委。两人去洛阳执行任务,被刘仙堂认出而遭逮捕。

  正当云鹤鸣急得火烧眉毛之际,国民党洛阳城防司令欲将小女嫁与郭家小子郭济远,云鹤鸣两次婉谢后,才答应下来,遂请城防司令救出了女儿女婿。

  解放军来了,云鹤鸣派儿子和媳妇去城里说服亲家放下武器,使万千生灵免遭涂炭。

  刘仙堂眼看大势已去,狗急跳墙,冒充郭家后代,改名郭一堂,骗取了国民党大员的信任,被允许带秘方去台湾。刘仙堂绞尽脑汁,蓄谋抢走郭氏祖传秘笈《郭氏正骨精要》,遂趁平乐唱戏之际,杀死农会主席时砖头,砍伤看门的老胡,绑架了云鹤鸣八岁的孙女草。并提出用草换郭氏秘笈。双方都做好了“交换”的准备,草却自己跑出来了。刘仙堂发现后狂追,被其妻儿挡住。刘仙堂杀妻伤子。仓惶逃窜。

  与刘仙堂相反的是,云鹤鸣用公开郭家五代祖传正骨秘方十四通的行动。迎来了全国的解放。

  全剧情节起伏跌宕,人物命运大起大落,主人翁性格复杂多样,好看耐看,引人入胜!

分集剧情:
第1集

  平乐郭氏正骨祖传五代,闻名遐迩。第五代传人郭一山今日娶亲。他骑着马刚出村子,正遇一队病人前来求医。郭一山下马看视,发现是一个意大利人且伤势严重。郭一山不顾娶亲不能半道而返的禁忌,毅然返家为其疗伤。新婚之夜,贺喜人正喝喜酒。土匪尤瞎子带人绑走了新郎。原来,同村另一行医者刘仙堂忌恨郭家的声望,当他知道意大利人利玛窦是传教士也贩文物,与既抢人也抢文物的土匪尤瞎子有利害冲突时,遂暗自告密。喜事变成了忧事。

第2集

  郭一山的父亲郭老先生对土匪绑架儿子百思不得其解。他年事已高,又无合适的人能去交涉,一时颇为作难。新来的媳妇提出去土匪处探明原委。公公不允。新媳妇女扮男装,买通和事佬孙大头,与其一起深入匪窟,不仅探得真情,还成功逃脱了好男色的土匪头子尤瞎子的魔掌。新媳妇来时,因辟前两个死过的媳妇的邪气,身上带了两把桃木剑,这为小婆母花娘提供了口实,一再认为,郭一山的被绑,是新媳妇“妨”的。

第3集

  郭家为筹土匪的票钱,卖房卖地。新媳妇提出当掉白玉药王。白玉药王乃慈禧太后所赐,是郭家的荣耀,郭老先生不允。新媳妇陈述利弊,最终说服了公公。刘仙堂出钱要买郭一山的人头,暗中请人多次使坏。利玛窦病情好转,却无法接着再医。当他知道郭一山是因他而被绑架的原由,遂决定用两个佛头换回一山。郭一山要走了,刘仙堂买通的土匪跟在后边,随时准备开枪杀害他。土匪副司令赵富宾暗中保护了郭一山——早年赵富宾跟娘讨饭,大雪天摔断腿,在郭家医了三个月,不仅分文未取,还白管他母子俩吃饭住宿。

第4集

  刘仙堂散布流言,说郭一山被土匪开枪打死。郭老先生听说后,昏死过去。弥留之际,一山赶回床前。爹死后,郭一山想用当药王的钱赎回药王;新媳妇坚持赎回卖出去的土地。赎地。修房。新媳妇让郭家面貌一新。郭一山又坐在门楼下看病了。利玛窦要求学医,甘愿姓郭,并求问郭家行医不收钱的道理。大为叹服。新媳妇的聪明能干,胆大心细,使郭一山心服口服,他怕自己再出意外,遂决定教媳妇学医,并为之取名:云鹤鸣。

第5集

  新媳妇取名,学医,惹得小婆母花娘很不高兴,就挑唆前妻留下的四岁的女孩儿巧巧多次给新媳妇难堪,并把云鹤鸣从娘家给巧巧带回来的两只兔子借故打死。家庭矛盾一触即发。花娘的爹是个赌棍,曾把花娘输掉,和郭家打过官司,花娘因此不认他为爹。现在,经刘仙堂挑唆,花父再来郭家闹事,父女一阵好吵,花娘昏死过去。云鹤鸣出面把其父轰走。老头儿扬言要再告郭家。

第6集

  云鹤鸣开始悄悄地学医。摸骨头,这是郭家祖传的学习正骨的基本方法。晨晨昏昏,云鹤鸣认真的学习着。在刘仙堂的一再挑唆下,花娘的爹时老头儿再次把郭家告到法院,当公差送来传票时,花娘连气带吓,再次病倒。郭一山也十分郁闷,愁眉不展。云鹤鸣劝解花娘和丈夫,并决定自己出庭。开庭前夕,云鹤鸣接受了丈夫的考试。五分的考题,云鹤鸣得了六分。

第7集

  儿子济远出生百日,正是郭老先生的三年大祭之日。郭家赎回药王,请了大戏。亲朋好友都来了,被郭家看好病的利玛窦和白马寺的大和尚弘元法师也来凑热闹。戏正唱,有一家挖窑户窑塌伤人,抬了三副担架。病未看完,城防司令的双胞胎女儿也被马车轧断双腿,参谋亲自带车来请。群众不让去,参谋坚决请。面对此景,云鹤鸣说服双方,化解了一场纷争。

第8集

  程司令的两个女儿被送到郭家医治。花娘的父亲时老头儿摔折腿骨也被人送到郭家。加上那一家窑匠,郭家厢房里住满了病人。更让刘仙堂嫉恨的是,程司令不仅把电话扯到郭家,还派了一个警卫班。这不是给刘仙堂难堪吗?刘仙堂极为气愤,决定制造延时燃烧的机械,准备对郭家进行报复。

第9集

  厢房里的病人已经有人好了,程司令的两个女儿也都可以下床。而刘仙堂的机械试验也已经成功。终于等到有风的时候了,刘仙堂拿上他的延时燃烧装置,悄悄地放在郭家西屋山下的麦草垛里。此夜刚好程司令来看女儿,他的汽车和迎头而逃的刘仙堂险些撞上。刘仙堂掉进坑里,折了小腿。两个巡逻的士兵把他架回家中。大火烧毁了郭家的草门楼和一排厢房。程司令认为冲的是他,抓人审训。云鹤鸣从被审者的叙述中发现放火的是刘仙堂。只是证据不足,又不想灭掉刘家,郭家遂说服司令,放走了刘仙堂。

第10集

  对郭家放走刘仙堂的行为,郭家二门的郭二先生和三门的郭一方都大有意见。他们找到一山家表示反对。花娘的父亲时老头儿也认为这是郭家“笨”的表现。刘仙堂摔折了腿,老婆又流产子,刘仙堂仇恨更深。程司令再请看病。参谋长提出让茜茜和倩倩认给郭一山做干女儿并为其干爹盖房。时老头儿病好了,可他不走,发狠还要再告郭家第三场。花娘吓病了。云鹤鸣得知时老头儿生日已到,就备礼、赠衣,让砖头推了车子送老头儿回家。多年来无人尊敬,时老头儿面对此景忽然落泪。

第11集

  花娘的父亲回家过生日,却因生气上吊自尽。砖头回来报丧,花娘闻言大恸。云鹤鸣好言劝慰,并出钱吊唁。程司令派出部队,以两个干女儿的名义为郭家重新盖起门楼,昔日的草门楼变成了今天的瓦门楼,显得更为气派。在新落成的明三暗五的房子里,举行了拜认干爹干娘的仪式。刘仙堂听说,气得打老婆、骂孩子,指着上苍大骂老天爷。

第12集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的一九三七年,巧巧正在中学读书,她是学生会的宣传委员,欲带领学生到抗日战线慰问演出,在回家拿钱时被父亲扣留。她通过弟弟送出消息,夜里冒雨逃跑。父母连夜派人去找,女儿没找到,却救了从河北逃难而来、被砸在破庙里的老彩家老少六口。

第13集

  郭一山亲自进城寻女未得,正痛苦,巧巧却带了把短枪,和一个背着长枪的男同学回到了家中。原来他们在前线慰问演出时,遇鬼子突袭,她和男同学在打死了一个鬼子之后逃了出来。郭一山想方设法欲留巧巧在家。可当他夜里发现女儿从男同学屋里出来时,却坚决地要撵女儿走。云鹤鸣了解了情况,说服丈夫把女儿留下来。

  郭一方家在黄河北跟舅舅学牙医的儿子郭济财也逃回来了,在平乐镇开了一个牙医诊所。不想,开业第一天就出了事:牙拔掉了,患者命也丢了。

第14集

  父女关系和解,郭一山心情稍慰。郭一方前来借钱,多报赔偿钱额,欲让一山多拿。云鹤鸣了解了真实情况,使郭家少受了损失。老彩一家痊愈要走,想把大女儿大凤留在郭家,欲报救命大恩。郭家不允。老彩说出另一部分真实想法:两个女儿,两个儿子,安全难保,再求郭家相帮。云鹤鸣允许大凤留下。并许以亲戚相待。

第15集

  大凤留下来了。刘仙堂听说后,请孙大头给他三岁的儿子刘永旺提亲,想让大凤嫁过来。砖头已经有了老婆孩子,却也看中了大凤,一直想取得大凤的好感。老彩一家外出逃饭,几个月后再一次回到了郭家。走时候五口人,回来时只剩下四口,二凤被卖了!一家人抱头痛哭。老彩知道郭家人好,就找到郭家的长辈花娘,提出把大凤嫁给郭一山做小。花娘喜欢大凤,答应帮忙。

第16集

  鬼子来了,郭家外出逃难。看家的砖头恶念顿生,便偷了大凤的一双旧鞋,又偷了姑父的一件竹布长衫,还想再偷点儿什么时,云鹤鸣回来了。砖头窘迫,谎称夜里家中进贼,他是在查看屋里的东西。云鹤鸣由此受到启发,遂对家人谎称白玉药王被盗,以绝外人恶念,便于在动乱的年代里保住药王。

第17集

  一九四四年,抗日战争进入了第七个年头。郭家正沉浸在祭奠巧巧牺牲六周年的痛苦日子里,忽然老朋友赵富宾,亦即现在的抗日游击队司令来了,还带来了郭家的女婿白挺松,更重要的是女婿的消息:巧巧没死。巧巧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喜从天降。郭家一片兴奋。另一个老朋友、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也来了,他却带来了日本鬼子的队长五犬一郎。他要郭一山为他看病。郭一山为鬼子“看”了病,也巧妙地为游击队送去了情报。

第18集

  郭一山为鬼子“看”病,刘仙堂在街上高声叫骂,激起乡邻义愤。五犬一郎腰又扭了,派翻译官开车来请郭一山。刘仙堂骂得更凶。恰巧,抗日游击队的赵司令摔伤了腰也来看病。刘仙堂发现后十分高兴,为灭掉郭家,使刘家子孙百代永不受气,不顾妻子反对,通过在皇协军当小队长的表弟吕二孬的帮助,悄悄跑到鬼子那里告了密。

第19集

  鬼子五犬带人来抓郭一山。郭一山不承认给游击队看病,并说是刘仙堂诬陷。刘仙堂千方百计要证明自己没有诬陷,由此拉出来全村人作证,甚至还带着鬼子去自己的家里找老婆予以证明。这一切,都没能证明郭一山给游击队看病,反而出现了相反的证据。虽然鬼子已经怀疑刘仙堂,但为了得到白玉药王,他们还是把郭一山抓走了。在这一场事件中,八十岁的郭二先生惊吓而亡,对门的聋老太太被开枪射杀,凤鸣的不到一岁的男孩儿庆被鬼子摔死。

第20集

  游击队得到情报后,路途设伏,大施反间计,救出被抓的五个妇女,郭一山师徒二人却再陷囹圄。村民举行公祭活动,声势浩大,情动天地。刘仙堂妻子也来参加,被群众赶走。游击队设法营救郭一山,花钱,找关系,力图保住郭一山的性命。云鹤鸣知道鬼子的意图是要白玉药王,为了让鬼子相信药王真的丢了,向社会广贴告示,欲高价回买药王。

第21集

  鬼子欲得到白玉药王,千方百计折磨郭先生。云鹤鸣一方面贴告示,做姿态,一方面到白马寺找弘元法师请求帮忙。乡邻们都很着急,不少人把各种各样的药王爷送来让检。但也有人想混水摸鱼,弄几个闲钱花花。程司令派参谋长来送钱了。游击队也想出招来,准备用一个假药王强行救人。云鹤鸣心中有数。

第22集

  郭一山和刘仙堂都受了大折磨。利玛窦去五犬一郎处用文物换回郭一山和侄子郭济财。刘仙堂却被鬼子放狼狗咬,之后后悔与豺狼为友。鬼子派人来抓刘的家属。刘妻带儿子逃到郭家。当着鬼子的面,云鹤鸣说是自己的表嫂。翻译不信,要抓云鹤鸣。利玛窦出面讲理,鬼子兵信以为真。鬼子走后,儿子郭济远哭了,大声问母亲,为什么冒着生命危险要救郭家的仇人?

第23集

  郭一山还未全好,白马寺的住持和尚弘元法师又来“看病”了:他想请云鹤鸣帮助藏放珍贵古物。云鹤鸣答应帮忙并很快藏放起一尊商鼎。第二批古物未能及时送到,云鹤鸣前去探访。五犬一郎抢来一尊周鼎,想让弘元法师破译上边的文字,法师以研究为名,让鬼子把鼎送到寺里。他和徒弟静心和尚巧妙地造了一个假鼎,把真鼎换下。为保护周鼎,鬼子派一个班到寺中保护。

  刘仙堂在乱葬岗上被奔逃中的二孬救走。二孬带他投靠了原来的土匪兄弟杨胡子。

第24集

  游击队得知寺里只有一个班的鬼子,决定消灭他们并夺回周鼎。游击队进寺了。五犬一郎带着大部队也进寺了。双方巧遇,一场混战。“周鼎”得而复失。鬼子把“周鼎”抢回,却意外发现被炸伤的鼎壁上露出了一行篆字。假被识破。鬼子搜查禅房,发现地洞。抓走了静心和尚,带走了弘元法师。

第25集

  利玛窦从意大利回来,力劝郭一山去欧洲开办医院。当他从云鹤鸣口中得知弘元法师被抓的消息,立即去鬼子的兵营前交涉。五犬一郎确信自己被骗,严刑烤打欲夺回真鼎。弘元法师不承认,说此鼎工艺复杂,非今人所能做。五犬认出弘元法师就是父亲在东京帝国大学考古专业的同学丁文志,法师却坚决否认。在静穆的禅歌声中,静心和尚被杀死。五犬在挥刀杀人时再次扭腰,利玛窦答应帮忙再请郭一山,条件是必须放回弘元法师。鬼子同意了,郭一山却坚决摇头。云鹤鸣和利玛窦商量,答应为其看病。

第26集

  凌晨,五犬要来平乐看病了,利玛窦去请弘元法师同行。弘元坐化,异香满屋。五犬认为法师的尸体就是宝物,反悔不给,并不许利玛窦陪同看病。五犬一郎来到平乐,被早已等待的游击队伏击打死。利玛窦趁此骗走法师遗体。

  抗战胜利。郭一山携着酒坛子参加了游行队伍,乐极生悲,不幸倒在了女儿巧巧的怀里。

第27集

  一山死后,利玛窦来郭家吊唁,再次提请云鹤鸣去欧洲开医院,并向云鹤鸣表白了多年的仰慕之情。

  郭一方也来了,提出要祖传的正骨秘方,他认为郭家已没人继承衣钵,只剩下他的儿子郭济财了。云鹤鸣不理,以实际行动告诉他郭家的正骨大旗没倒。郭一方不死心,找来一个无赖黄六,勒肿大腿来到郭家,企图使云鹤鸣尴尬。云鹤鸣不仅看出了“病”因,还告诉无赖,你的大腿真的有了问题!

第28集

  无赖给郭一方要钱,郭一方不给,双方大闹,不可收场。一方妻请云鹤鸣平息了这出丑剧。肿了大腿的真病人来了,云鹤鸣却无论如何“治”不了他。云鹤鸣佯怒赶人,趁病人转身出门、肌肉放松的时候,用膝盖一顶医好。原来此人是大腿脱舀。内战爆发,巧巧成了野战医院的院长,却苦于没有办法阻止军中的疟疾。云鹤鸣帮她解决。

  刘仙堂虽然逃了活命,却怕光怕黑,夜夜见鬼。

第29集

  刘仙堂知道妻儿未死,生趣大增。化妆回平乐镇竟然未被认出。大家都以为刘仙堂被日本的狼狗咬死了,谁也没想到他还活着。更何况他的脸被狗咬得变了形呢!军统帮助刘仙堂办起葆生堂药店以做联络据点。刘仙堂也开始跟着二孬练习飞刀。

  巧巧跟娘学习郭氏正骨医术,在去洛阳买药时被刘仙堂认出,经过一场战斗,丈夫白挺松受伤,夫妻双双被捕。此时,城防司令再次托参谋长前来提媒,欲将小女嫁与郭家。云鹤鸣斟酌再三,决定答应,并考虑请司令帮忙救巧巧。

第30集

  娘答应了,儿子却不同意。好闹了一场,才把婚事说妥。游击队想法救巧巧,不但未能得手,还把司令赵富宾摔伤。云鹤鸣通过亲家程司令帮忙,去监里探望女儿,巧巧怀有身孕,云鹤鸣一见大哭。值得欣慰的是,遵赵富宾所嘱,她成功地给女儿带进去一枚铁钉。

  平乐镇的农会在暗地里成立了,砖头成了农会的领导。

第31集

  为救女儿,云鹤鸣不畏俗礼,在丈夫死后不到半年的时间内,决定给儿子完婚。并和游击队商定,在儿子完婚的腊月初二夜里,趁军统的头子们被程司令请去喝酒的时候,巧巧们集体越狱。计划商定了,情报却送不进去。

  云鹤鸣在洛阳的行动被刘仙堂等人发现,他们猖狂之极,暗中监视。在国军司令部大院里,欲逮捕云鹤鸣。卫兵报告了司令,刘仙堂等人被国军缴了武器。云鹤鸣这才知道,刘仙堂还活着!

第32集

  程司令决心除奸,让平乐人准备证词,欲送刘仙堂上法庭。军统为挽回面子,坚决要救刘仙堂和二孬。军统派关队长来找同学何参谋长。为了军统的面子,这边同意让刘仙堂“逃跑”;为了军人的面子,那边同意对刘仙堂等的追杀。意外的是,国军和游击队两方的追杀都没能凑效。

  何参谋长又来求关队长了,云鹤鸣要给巧巧送棉衣。越狱的计划终于送出。在济远结婚的当天夜里,巧巧们成功越狱。白挺松却倒在了掩护战友的胡同里。与此同时,彩凤鸣生下了一山的遗腹子,犟强的哭声宣告了新生命的到来。

第33集

  军统头子一早带人来郭家搜查,要带走云鹤鸣回城审问。。云鹤鸣提出看了病再走,军人不允。激起百姓愤怒。游击队设伏于村头,一举全歼来敌。

  转眼到了1948年,解放军大军压境,洛阳城指日可下。郭济远和程菁菁受游击队司令赵富宾之托进城说服程司令投诚,程司令心有所动。

第34集

  国民党逃跑前派员来挖人才。当刘仙堂得知郭家正骨在“挖”之列时,就改名郭一堂冒充郭家后代。大员被骗,答应让其逃往台湾。反动派成立暗杀团,刘仙堂是其成员。洛阳回到了人民怀中。时砖头成为农会主席,欲娶彩凤鸣。花娘知道后大为光火,把砖头叫去痛骂一顿,并把他寄住在郭家的儿子驴驹撵走。

  利玛窦再次来到平乐,仍提去欧洲办医院事,并把自己戴了二十多年的汉代玉石马送给属马的云鹤鸣表达爱意。

第35集

  济远学成了医生,和娘一起看病。财岳母伤了脊椎,生命危险。宝鸡的小三患外伤性、陈旧性骨折合并髋关节脱位,病情严重。云鹤鸣母子彻夜忙着。花娘提出要带彩凤鸣的两个孩子。老彩夫妇商量女儿的改嫁事宜。云鹤鸣里外忙碌,不得安息。暗杀团也在活动,他们盯住郭家,几次欲动手而未能。

第36集

  砖头请孙大头去老彩家下了婚书,花娘知道后伤心不已。郭一川夫妇带儿子济聪投师学医,云鹤鸣高兴地收下。

  刘仙堂要抢郭家的祖传秘笈《郭氏正骨精要》,得手后欲逃台湾。暗杀团趁平乐镇唱戏之际,倾巢出动,绑架了八岁的草,刺伤了看门的老胡,杀死了农会主席时砖头。

第37集

  砖头的死使花娘陷入极大的悲痛之中。草的失踪又使彩凤鸣痛不欲生。老胡伤势严重,昏迷不醒。就在和赵富宾县长商量营救方案的时候,土匪派人来谈条件,提出用秘笈换孩子。云鹤鸣等马上同意,并派孙大头前去落实孩子情况。土匪想既得到秘笈又不让人活。县大队欲既不丢秘笈又救下孩子。何参谋长现在成了武装部的副部长,他受程副市长(即程司令)之托前来参与营救。在此紧张之时,利玛窦受了重伤,也被人抬了过来。

第38集

  县大队早早进入阵地。可是土匪却改变了交换地点。赵富宾一方面让部队火速赶往新地,一方面派人侦察、跟踪送信的土匪二孬。土匪们去了新的交换地,只把刘仙堂留下看守草。黎明时分,草在刘仙堂拉肚子的时候爬树逃跑。刘仙堂追到崖边,草跳崖,落在草垛上,被在此生活了两年多的刘仙堂妻儿救起。刘仙堂欲追,刘妻不让。刘仙堂砍妻两刀。十四岁的儿子永旺与父搏斗,被追上来的二孬开枪打伤。黄六卖菜经过此处,救起从山上滚下来的草。

第39集

  草回来了。刘永旺母子也被侦察员救回。县大队包围了土匪老剿。土匪被消灭。二孬欲投降,被刘仙堂杀死。平乐再次响起欢庆的锣鼓。刘妻不行了,她临终托孤,拉住云鹤鸣的手,连说“对不住!”她用自己的生命换回了做人的尊严,也为儿子重回平乐铺平了路。老胡醒来了,利玛窦站起来了。赵县长把抚养驴驹的任务托付给云鹤鸣。云鹤鸣也要他帮忙:为十四岁的永旺找一所学校!

第40集

  老胡父子好了。财岳母要告别了。利玛窦和郭济远相约去欧洲开办医院。驴驹改名时新生再次住到了郭家。刘永旺改名吴根生,背起书包去了学校。解放以后的云鹤鸣更忙了。为了实现让天下生病的人都能看上病、吃上药的行医理想,郭家向全社会公开了五代祖传的正骨秘方十四通!郭家上了报纸。乡亲们一片赞扬。就在记者前来拍照的时候,郭家的大女儿巧巧带着三岁的孩子回来了,欢乐的郭家大院一下子沸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