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大码头》讲述的是中国广告第一人的命运沉浮。主人公文阿陆是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小人物,他因为自己的身世而自卑,因为自己的地位而不满,于是奋发图强,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与国商斗,与洋商斗,与江湖斗,一路搏杀,在竞争激烈、杀人不见血的商海里奋力搏击的传奇一生。

分集剧情:
第1集

  月黑风高,闷雷闪电似乎预告着一个极不寻常的夜晚。广州岭南大学礼堂里,宋芳华反串“哈姆雷特”,唯妙唯肖,吸引住观众的目光。与此同时,一间三温暖浴室里,死对头水旱二码头的两位当家黄轩主、赵社主不约而同在此享受泡澡之乐,一个神秘人物暗地里买通了茶房,把黄赵二人的衣服悄悄掉了包。

  水气袅袅的浴室里瞬时枪声大作,子弹横飞,哭喊声一片。乱枪中,聚源社三当家于义龙中计失手杀了自己的帮主。小裁缝文阿陆,亲眼目睹了悚目惊心的这一幕。从不留活口的于义龙,发现阿陆成了唯一的目击者,要杀人灭口,抬枪对准了阿陆的脑袋,面对枪口阿陆死到临头,挂心的只是尚未来得及下葬的父母,一片孝心感动了义龙,枪下饶了阿陆一命。

  警察闻讯而来,把阿陆当作了杀人凶手追击,阿陆仓皇逃命,巧遇从学校驾马车返家的芳华搭救,芳华扮演哈姆雷特尚未卸妆,被阿陆误认为俊美少年。

  整个命案原来是旱码头聚源社二当家陈社主一手策划的阴谋,既藉此除去了社主,自己得以坐上正位,又陷义龙于不义,再假意不加追究,借以笼络控制义龙。得知义龙留了活口,陈社主将计就计,嘱咐忠仆陈忠设计把杀人的黑锅扣到阿陆头上。

  阿陆浑然不知大祸临头,对心莲讲述夜间奇遇,心中对芳华感激不已。心莲建议阿陆前往芳华所在学校当面致谢,校园中,阿陆与歧视华人的洋人马修一言不和,差点打起来。芳华及时解围,并答应代阿陆向“宋先生”道谢,因为此时的芳华恢复了女妆,阿陆见面却不相识。阿陆独特的个性,和狼一般的机敏引起芳华极大的好奇和兴趣。

  广州赫赫有名的“聚源社”“义水轩”两帮主双双死于乱枪之中,小小阿陆则被诬陷为夺人性命的江洋大盗,成了失去帮主的两派江湖好汉追杀的对象!

  冤家路窄,“聚源社”“义水轩”两帮送葬的队伍迎面相遇,聚源社原社主独生女儿赵翠儿寻仇心切,只见子弹横飞,顿时乱成一团!义龙英勇,诱走追兵,然而自己身受枪伤,性命危在旦夕,义龙由于失血过多,昏死在路边,心莲买菜归来,发现义龙。义龙虽然心存芥蒂,但是终因伤重,奈何不了心莲……

  心莲自然害怕义龙,但对义龙心生怜悯,便给义龙包扎伤口,并且蒙骗过了巡捕,至此心莲救了义龙一命,义龙好生感激,心里已经记下了这个善良温柔的女子。

  心莲惊魂未定地跑回家中,对阿陆好生埋怨,阿陆赶快赔礼道歉,这才平息了心莲心中的惊恐。阿陆誓言,定要师傅许配心莲给自己,心莲满心欢喜。

第2集

  “聚源社”大败而归,翠儿报仇心切,要再去拼命,陈社主恼羞成怒,借故要用帮规处置翠儿,义龙负伤归来,以性命为翠儿求情,暗示自己亏欠了翠儿。陈社主顾及义龙坦承一切,不得不放过翠儿。

  义龙为了不让陈社主为难翠儿,被迫听命于陈社主,和陈社主与一班兄弟一起与义水轩杨副爷谈判。谈判过程中,义龙方显英雄本色,强忍剧痛,震慑住了义水轩的人马,于是陈社主趁势吞并了水码头的义水轩,如愿以偿坐上社主宝座。事情并未平息,当义龙知道陈社主嫁祸给阿陆的计谋,极力反对,与陈社主争执不下,虽然没有结果,陈社主心底对义龙抱持更深的防范。

  义龙不忍阿陆莫其妙当了冤死鬼,找到阿陆,出面警告阿陆赶快跑路,其正直的个性深得阿陆尊敬,欲与之结交,义龙不想连累阿陆,冷峻拒绝。阿陆深知此地不可久留,于是打定主意,远走他乡。

  珠江边,阿陆欲走,与心莲话别。心莲本是个重情重义的女子,她已打定主意,陪阿陆一起逃走,阿陆却心存顾虑,欲放弃心莲,被心莲好一顿责骂,羞愧难当,毅然决定留下。

  阿陆转而向万师傅央求,要心莲嫁给自己,万师傅本没把阿陆当回事,见阿陆情真意切,字字当真,也拿他没了办法。翠儿正在为老社主守孝,陈社主假仁假义好言相劝,其实话里话外欲把翠儿撵走,翠儿也是个刚烈女子,哪里肯受陈社主刁难,一气之下,毅然决定亲自去押李字联号李宝寅的镖……

  阿陆一直挂念父母的丧葬,他告诉龙舟得:我这辈子就两个心愿,第一,厚葬我娘,第二,就是娶心莲!在寿材店发誓要给父母买最好的千年楠木寿材,被势利的老板八叔公无情奚落,阿陆誓言限期内一定筹足资金前来购买,否则便来他店里为奴。世家子弟李宝寅,有感阿陆的志气和孝心,为阿陆解围。

  宝寅回府路上,随身钱袋不慎被小偷窃走,幸遇翠儿机警救援,化险为夷。翠儿见义勇为令宝寅感念在心,然而她火爆的脾性又使他退避三舍,敬而远之。

第3集

  内忧之余还有外患,目睹列强在广州巧取豪夺,德国花耶洋行把分行开到了李记百货店对面,打擂台抢生意的势头显而见之,宝寅毫无畏惧,亲往道贺。花耶洋行大班汉斯野心勃勃,努力扩张势力,生意上的竞争激烈,发展成为意气之争,汉斯与宝寅打赌,以一场拳击比赛定胜负。宝寅其实并不懂何为拳击,又不想示弱,硬是答应下来。

  芳华的父亲宋威廉,正是花耶洋行的大买办,芳华从小接受西方文明的启蒙,却又不满洋人在中国土地上作威作福,常常愤慨仗义执言,因而常与仰赖洋人的父亲发生冲突。

  翠儿押镖出行,义龙虽然恋恋不舍,却也对心莲难以忘怀,暗嘱心腹小六不惜一切寻找心莲。翠儿在路上被宝寅的下人追上,送上礼物,以表夺回钱袋的谢意,翠儿虽然收下,心里却暗自埋怨义龙。

  陈社主还是终日心神不宁,他吩咐陈忠暗中找寻义龙心系何人,然后透露给翠儿,借翠儿的手除掉这个女人,以便他永远控制义龙。同时他也没有忘了催促陈忠尽快把阿陆找到灭口,以免夜长梦多,败露了他阴谋陷害本社社主的行迹。

  这时候的阿陆正为了筹集购买楠木棺材的钱而伤脑筋。街头小贩龙舟得也是阿陆的莫逆之交,领着阿陆沿街叫卖赚外快。阿陆从擦皮鞋的客人口中得知参加拳击赛,挨打也能赚到二百块大洋,心中大喜,丢下客人跑奔赛场。 宝寅与汉斯投注的拳击赛激战正酣,中国选手不敌汉斯重金聘来的美国拳王,一个接一个惨败,被抬下阵来。宝寅虽被洋人羞辱,也没有什么好办法。阿陆赶到赛场,自告奋勇挑战美国拳王。宝寅没把阿陆当回事,准备服输认罚,阿陆却执意要比。龙舟得赶来,也吓坏了,指着被抬出来的落败者叫阿陆三思而行,阿陆义无反顾,走进了赛场……

  拳赛场,观众震耳欲聋的吶喊声中,阿陆不顾龙舟得劝阻,以及龙舟得搬来的心莲声声哀求,被美国拳王一再打倒又一再爬起来,坚持到赛事结束,虽已鼻青脸肿,全身是伤,仍屹立不倒,站在台上!不屈不挠的精神感动了宝寅和全场观众,赢得全场由衷的欢呼。他如愿赢得了奖金,更为中国人扬眉吐气!

  一直对芳华穷追不舍的马修,故意邀请芳华来观赏这场实力悬殊的比赛,不想适得其反,使芳华更近一步认识了阿陆的毅力勇气,一片芳心荡起波澜,从此不曾平静。

  报纸连篇累牍报道穷小子大战洋拳王的消息,义龙看到报载,深深为阿陆担忧。义龙的担忧很快就成了事实,狡猾的陈社主不但诬指阿陆就是杀死赵、黄二位首领的真凶,而且暗指义龙外面有了女人,意图利用翠儿报仇心切及不问青红皂白的急躁鲁莽,借刀杀人。

  万师傅见到鼻青脸肿的阿陆一顿臭骂,当得知阿陆的一片苦心之后,又对阿陆的勇气感到佩服惊讶。

第4集

  芳华的嬷嬷看出芳华心系阿陆,魂不守舍,借故邀请阿陆至宋府量身做衣。

  阿陆依约前往,阿陆为芳华家的富丽堂皇而惊叹,芳华超凡脱的气质及与众不同的见地,为阿陆打开了另一个世界,二人相谈甚欢,情愫暗生。离开芳华家,阿陆暗下决心,他似乎已经找到了自己未来的生活。

  汉斯找到阿陆,欲拉阿陆下水,共同对付宝寅,阿陆严词拒绝,两人不欢而散。但是临走时,阿陆带走了汉斯的名片。阿陆刚用楠木棺厚葬了父母,翠儿就带领人马赶到,强捉拿阿陆,要为父亲血仇。心莲和龙舟得急忙跑到芳华处求救,然而芳华却表现出了冷漠,心莲含泪离去……

  翠儿伙同水码头归并过来的黄轩主亲信杨副爷,把阿陆绑在江边,声言活剐他,复仇血恨。陈社主暗喜,急于下手,阿陆命在旦夕;义龙闻讯赶到,他暗示陈社主若一意孤行,便要坦白一切,没想到陈社主狗急跳墙,首先开了枪,小六及时出手,才又救了阿陆一命!义龙挺身镇住其他兄弟,翠儿红了眼,拔刀刺向阿陆,结果阿陆血流不止,正当其时,龙舟得带着芳华和心莲,带领巡捕大队赶至,陈社主急令大家做鸟兽散。阿陆终因失血过多体力不支倒下,芳华抱住阿陆忘情哭喊,疼惜之情溢于言表,心莲见状错愕,女性的直觉令她微觉不安……

  阿陆从病榻上醒过来,对芳华的救命之恩溢于言表,而心莲口口声声誓言与阿陆同生共死,芳华惊觉,她和阿陆相识恨晚,惆怅满怀,而阿陆心里也顿生涟漪。

  陈社主因为义龙抗命大为不满,他深知义龙将给他带来更大的麻烦。宋威廉因为芳华冒用洋行的名义去救阿陆而责怪芳华,马修则站出来替芳华解围,芳华大感意外。杨副爷欲挑拨义龙与陈社主之间的关系,陈社主则老谋深算,不但在杨副爷面前表明了态度,而且还认了杨副爷为义子,使自己多了一条忠实的走狗。

第5集

  义龙见到心莲,欲向心莲表白,谁知道被翠儿撞见,破口大骂,说是非要手刃心莲。转而翠儿又和义龙扭打在一起,转而又吻着义龙不撒手,情急之下,义龙道出自己失手杀了老社主的真相,翠儿不信,愤而离去。没有心机的翠儿,把义龙已承认是杀父仇人的事向陈社主和盘托出,陈社主心惊,假意要用极刑惩治义龙,翠儿吓得跪地求情,陈社主的诡计已定,这才答应亲自出面,为翠儿义龙撮合婚事。 阿陆去学堂请求芳华,希望通过她在花耶洋行当办买的父亲帮助他进入洋行,立志学做生意,芳华满心欢喜。

  阿陆把要去洋行的事告诉了万师傅,万师傅无可奈何,阿陆却已经对新生活充满了憧憬,就此这个小人物正式走到了前台。阿陆告知李宝寅自己准备去洋行上班,宝寅虽然心里难过,但还是很克制,结果则是阿福看不过去,斥责阿陆恩将仇报,欲拳脚相加,被宝寅制止,宝寅虽然内心痛苦,但是还是感叹人各有志,并祝阿陆能够日后飞黄腾达。

  阿陆在家收拾上班的行头,万师傅虽然嘴上骂阿陆不仁不义,但是见心莲倒是挺开明豁达,自己也只得在一旁生闷气。芳华送来一套高档西装,换下阿陆身上的长袍马褂,阿陆和芳华走后,万师傅忍不住提醒心莲,阿陆是否与芳华关系太过亲密,心莲虽然嘴上说相信阿陆,但是心里却渐渐不安起来……

  芳华带阿陆去见威廉,阿陆拿出汉斯的名片,要威廉给自己安排个职位。威廉一口应承为阿陆安排好入洋行工作,但条件却是芳华必须远离阿陆。威廉根本没把小小阿陆放在眼里,精明阿陆则以一句“无毒不丈夫”,让威廉哑口无言。马修却在这时出现,正好给威廉解了围,不但如此,马修还假装绅士地答应给阿陆安排职位。

  马修让阿陆去了茶水间,故意叫阿陆去打杂,妄想逼使阿陆知难而退。

第6集

  谁知阿陆不但没有被逼走,反而接受挑战,阿陆虽然心中充满怒火,但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出人头地,他决心忍辱负重。陈社主准备染指正当生意,他把眼睛盯在李宝寅身上。陈社主自从接掌了旱码头,便想坐地起价,宝寅上门理论,义龙站在宝寅一边,为了减少开支,自己仅带着小六去押货。陈社主只得作罢。

  翠儿满腹辛酸无人倾诉,暗自在花园里践踏花草发泄怒气。不巧被宝寅看见,翠儿尽情吐露心中的不满,在宝寅的好言相劝中,翠儿燃起了一线生存希望。宝寅也由此看到翠儿貌似凶狠的外表下,也有一颗容易受伤的女儿心。

  义龙终于忍不住,找上门来探望心莲。见到义龙,心莲转身欲走,义龙面对日思夜想的心上人,难免失态,然而阿陆却不觉,执意要与义龙结拜,义龙断然拒绝,阿陆满腔热情被泼了冷水,不知所措。义龙酒醉,心绪烦乱,因为押镖的事,伤了翠儿的心,翠儿满腹委屈,幸亏小六安慰。翠儿才又破涕为笑。

  龙舟得来洋行找阿陆游玩,两个穷小子苦中作乐,溜进马修办公室。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