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武警九中队是一支担任押运任务的神秘中队。“问题兵”陶涛凭借拳脚功夫调到九中队后,本想干出点人样子却频频出错,在第一次执行押运旧钞任务中就违规作业受到“卧底”怀疑。好在中队长邵笛并没有看扁他,给了他很多信任。

  为了考验陶涛,支队长卢林设计了一场押运任务,不曾想陶涛又一次违反纪律,私打了电话。中队长邵笛却得知陶涛父亲得了尿毒症。

  陶涛的种种表现,引起了银行保卫干事、原武警九中队副中队长赵野的关注。赵野因邵笛一再庇护陶涛进而怀疑邵笛,而他怀疑的方向最终指向了邵笛背后,邵笛的大学同学某地方公司老板项洛阳……

  为给父亲治病筹钱,陶涛弟弟陶锐被犯罪公子利用设计了一个抢劫储蓄所的高科技软件。陶涛无意间发现了弟弟的作案证据,在弟弟戴孝前来辞行时,他含泪将弟弟送进了派出所。

  项洛阳为了摆脱债务设计诈保,而标的就是通过银行交付给押运中队的三幅毕加索油画。为了保护标的安全,邵笛带领押运官兵和犯罪分子斗智斗勇,他计划假意让抢劫以为计划获得“成功”,并以足够证据逮捕了赵野,岂料这次抢劫却是一场误会……

  陶涛一直怀疑女朋友徐晓菲父亲行为不轨,他在星夜独自跟踪徐父,却意外被突然出现的徐父同伙——肥三打晕在地……所幸,在徐晓菲的深情召唤下,陶涛奇迹般地苏醒过来,并及时排除金库被盗隐患……

  会议室里,支队长卢林庄重宣布跨国押运绝密任务,而代表总部首长作指示的,竟是隐身采访多日的“记者”肖燕。

  夜色中,邵笛、陶涛一行七人神秘地登上了一辆面包车,开始执行新的“绝密押运”任务……

分集剧情:
第1集

  正当选手拳拳见血性命相搏时,警察不期而至,比赛顿作鸟兽散。邵笛在归队路上吃惊地发现,方才比赛中最为凶猛的一个选手却翻墙进入武警八中队营地,转眼之间换上武警制服站到了看守犯人的岗位上。通过调查得知,此人名叫陶涛,是八中队的一名现役战士。

  九中队与市公安局举行散打比赛,没想到对方请了专业选手作为外援。争强好胜的邵笛赶到八中队借兵。陶涛此时由于刑满释放犯肥三挑衅而动手还击,被关了禁闭。面对邵笛信赖的目光,他果然不负众望,利用自己的摔跤特长反败为胜,给九中队争回了一点面子。而陶涛也借此机会讨价还价,调进了九中队。这个八零后的战士不甘于岗楼的平淡,九中队作为担负国家机密物品押运使命的特殊部队,其立功机会上不封顶的独特待遇深深吸引了他。

第2集

  陶涛到九中队报到,被分配到警卫连。九中队军容整齐,军纪严明,营区内布满摄像头。陶涛和老乡战士郭铁在营区散步时,无意中靠近了运钞车,立即被押运排的战士打翻在地,并受到了指导员的批评。在适应九中队的训练生活过程中,陶涛象个新兵出尽洋相。

  押运旧钞的任务被银行分配下来,在制定押运战士名单时,邵迪和高指导员发生了争执。指导员并不信任陶涛这个冒失的小伙子,坚持不启用他,但是最终还是在邵笛的据理力争下让步。押运途中,险象环生。邵笛凭借自己多年的实战经验沉着冷静的指挥押运排的战士,果断处理了各个突发事件。陶涛在执行任务过程中虽然行动敏捷,反应迅速,却误将儿童仿真手枪当成真枪,并擅自开枪防卫,险些铸成大错。

第3集

  九中队虽然完成了押运任务,可是在押运途中所遇到的堵车,飞机航模等事件被公安机关认定为是一次未遂的重大抢劫案。由于劫匪掌握了押运路线这个绝对机密,公安机关和银行方面的代表-原九中队的队长赵野怀疑押运兵中有卧底。做为领队的邵笛坚决否认卧底的说法,会议上充斥着火药味,邵笛和赵野针锋相对,互相指责。 女记者肖燕来九中队采访,一直受到邵笛的冷遇,工作进展很不顺利。陶涛的弟弟陶锐因为父亲要换肾而被迫选择退学,做为哥哥,陶涛为了分担家里的经济困难,再次决定冒着违纪的风险去打黑拳。在网吧里查黑拳市场时,陶涛意外的在网上遇到了自己多年的网友-徐晓菲。

第4集

  陶涛私自使用手机,并且在训练中不听指挥,与排长左毅然的冲突升级。两个人都是散打的高手,心里都不服对方,决定通过比武一争高低。陶涛技高一筹最终战胜了左毅然。邵笛顾及左排长在战士们中的形象和面子,为其解围,也故意输给了陶涛。

  徐晓菲约陶涛在咖啡厅见面。晓菲单纯漂亮,和陶涛一见如故。晓菲象陶涛吐露了自己的父亲曾误杀过人,蹲过监狱的秘密。因为父亲徐晋来经常强迫她相亲,晓菲请陶涛帮忙在父亲面前冒充是自己的男朋友。

  肖记者为收集真实的写作素材,经总部批准正式加入九中队编制,与战士们同吃同住。邵笛仍然排斥并处处为难她。指导员劝说邵笛请肖记者吃饭以缓和两人的关系。在项洛阳的慈善捐款会上,邵笛和肖燕意外的遇到了赵野。

第5集

  邵笛曾有过海外留学的经历,对国际上先进的作战训练有深入的研究。在九中队的射击训练中,他大胆加入了心理素质训练。为挑战战士们的心理极限,邵笛亲自举着靶子让战士们打靶。肖记者担心邵笛的安全,偷偷用手机通知了高指导员,当指导员心急火燎的赶到现场时,陶涛等三名战士的打靶训练已经结束,所幸没有伤及邵笛。在随后的民主生活会上,邵笛名为自我检讨,实则指出了九中队的隐患:战士们缺乏实战训练。邵笛按照自己的构想提交的训练改革报告得到了支队长的支持。

  肖记者再次发现陶涛深夜溜出部队大院并拍下照片交给了指导员。陶锐因父亲的病中途退学,因工作关系也来到了哥哥的驻地蒲市。

第6集

  陶涛虽然立功心切,却苦于没有机会。为了安慰病重的父亲,陶涛心生一计,偷偷穿上排长的衣服,照了几张相片准备给父亲寄去。没想到被班长发现。邵笛一向认为陶涛是个人材,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在九中队所有战士面前,邵笛教育了陶涛同时也被陶涛的志向所感动。

  陶涛与排长左毅然不打不相识,两个人成了好朋友。

  公安机关对飞机航模的调查有了新进展。警方认定上次押运途中被邵笛指挥击落的飞机航模是个受遥控的炸弹。另外犯罪嫌疑人丢失在现场的手机内有押运路线。案情越发严重和复杂。邵笛念念不忘堵车时冒充交通协管员的老人,但是没有引起警方的足够重视。警方怀疑九中队有内鬼,邵笛愤然离场。

第7集

  赵野和公安机关再次来到九中队调查,高指导员表达了对陶涛的怀疑。邵笛情绪激动,发泄了他的不满。

  陶涛赴晓菲之约再次写假假条外出,被班长从监视器中发现。晓菲发现父亲在家中挖了个地洞,行迹可疑。晓菲担心父亲再次出事,带陶涛到家中查看。原来徐晋来在家里挖了个地下室,办了个地下工厂,生产假冒产品。陶涛心里非常清楚晓菲对他的信任和好感却仍以当兵期间不能谈恋爱为由拒绝了晓菲的感情。

  肖记者在收集九中队一名退役复原的老兵-雷家农的资料时,认出雷老就是那次堵车事故中的交通协管员。通过肖记者的深入调查,雷老摆脱了嫌疑,并被邵笛请到九中队给战士们讲述了自己当年押运救灾粮食路过家乡时面对饥饿的妻子和同乡,在忠诚与亲情面前艰难抉择的感人故事。

第8集

  银行主任鲁宁拜托项洛阳撮合邵笛和其外甥女扈小曼。扈小曼曾是邵笛女友,因移情他恋而与邵笛分手,在经历了感情挫折之后,小曼非常后悔,希望与邵笛重归于好。邵笛因小曼当年选择了有钱人,自尊心很受伤害。他拉上肖记者一起去见小曼,使小曼误认为肖燕是邵笛的新女友。

  左毅然和模特女友小美约好去看时装表演,陶涛和郭铁凑热闹要一起去。演出结束后,项洛阳以谈广告合同为由约小美喝茶,小美在公司经理的要求下被迫答应。左毅然带着陶涛和郭铁悻悻而归。项洛阳以一百万高价利诱小美,小美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经受不住诱惑主动献身,然而换来的却是项洛阳的一番羞辱。左毅然再去找小美,小美因自惭形秽避而不见,并在电话里提出和左分手。

第9集

  邵笛了解到了左毅然感情受挫,为小美的事找项洛阳理论,因立场不同,话不投机与项不欢而散。

  小美有病乱投医,为了报复竟然雇肥三教训项洛阳。肥三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找到曾经的狱友徐晋来帮忙,谁知徐嫌钱少,反而劝说肥三入伙他的地下工厂一起生产假醋。肥三和徐晋来臭味相投,一拍即合。毕竟拿人钱财,肥三装模做样来找项洛阳,反而被项威胁和收买。

  陶锐因父亲再次住院被迫辞职返乡。住院费又成了陶涛的心病。指导员对陶涛的怀疑加深,为使他暴露,主动要求派陶涛参加下次的押运任务。陶涛没有让邵笛失望,在押运现场经受住了金钱的考验。

  陶涛和晓菲约会时意外遇到父亲徐晋来,徐并不认可陶涛。

第10集

  公安机关对押运事故的调查不断深入,在对九中队内部排查后得出陶涛嫌疑较大的结论。邵笛根本不相信自己的战士有问题,并坚决反对对陶涛进行隔离审查。邵笛对陶涛的保护遭到非议。最后还是支队长以需进一步观察陶涛为由,调陶涛进了押运排。

  邵笛带领战士们进行了第一次实弹对抗训练。在与二中队的对抗中,邵笛为了考察战士们的心理素质给他们出了难题。陶涛以出色的表现使九中队险胜,更让邵笛和支队长对其刮目相看。

  项洛阳不仅是蒲市的杰出企业家还是政协委员。多年来项为树立他的光辉形象煞费苦心,这次又召开新闻发布会,向流浪人员慷慨捐款50万元。

第11集

  根据陶涛提供的线索,邵笛安排左毅然配合工商部门查抄了徐晋来的地下工厂。左毅然没有发现异常情况。晓菲不满父亲的违法行为,与徐晋来发生口角。徐晋来迁怒于陶涛,明确禁止晓菲和陶涛来往。

  九中队驻地附近新开了一家金碧辉煌的夜总会,邵笛和高指导员向支队长阐述了对夜总会背景的怀疑。九中队驻地有国家的金库,任何外界情况的变化都需要谨慎对待。支队长高度重视这个情况,稍后夜总会便被查封。

  项洛阳即是这家夜总会的幕后老板,并且收购了小美所在的模特公司。

  陶锐急于在短期内挣到大钱好给父亲看病,情急之下接受了开发违反软件的订单。

第12集

  徐晋来早就打起九中队金库的主意,他派肥三去夜总会当保安也是别有用心。徐晋来做局考察肥三对自己的忠诚,肥三通过了考验并赢得了徐的信任。徐晋来凭借着手中的王牌-一张从狱友手中得到的金库设计图,准备挺而走险,大干一场。九中队的队员们一如既往的出操训练,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在平静坚实的土地下竟然隐藏着一个惊天的阴谋。

  项洛阳利用自己的关系网调动了市里领导,使夜总会在锣鼓喧天中重新开业了。项抓住小美的把柄,胁迫小美作为诱饵与鲁宁做交易。

  陶涛频繁的外出更引起指导员的怀疑,他的一举一动都在部队的监控中。陶涛与弟弟吃完饭准备回驻地时,巧遇项洛阳。项非常看重陶涛,提出要高薪聘请他做自己的私人保镖。陶涛毫不迟疑的拒绝了。

第13集

  徐晋来和肥三为了一夜暴富的梦想而夜夜奋战,还差一米多就挖进武警大院的下方了。为了搞清武警大门到金库的距离,徐派肥三去夜总会的办公室偷窥。肥三在办公室里竟然发现了一台对准武警大院的高倍望远镜。肥三运用自己多年来偷鸡摸狗与政府长期对抗练就的智慧通过计算战士的步伐估计出了准确的距离。

  陶涛因为父亲再次住院的费用没有着落而发愁,在执行押运任务时心事重重。中途休息时,在迟疑中他拨通了项洛阳的电话。陶涛的行动没能逃过邵笛的眼睛。押运中,运钞车遭到拦截,两名战士被俘,邵笛也被对方用手铐铐住。千钧一发之际邵笛勇敢反击。原来这是武警支部精心策划的一次无预案演习。支队长对演习的结果非常不满。

第14集

  邵笛认为组织不信任自己,在演习中当众被拷受到了羞辱,愤而写了请调报告。支队长不仅没有批准邵笛的申请反而严厉的批评教育了他。陶涛违反押运规定在执行任务时私自打电话的行为引起了部队的高度重视。

  雷家农排长在弥留之际,将自己毕生攒下的一万多元钱交给了一直尽心尽力照顾自己的扈医生。小曼将这笔钱捐给了九中队。按照他的遗愿,战士们把他同他的妻子合葬在了一起。一名普通的武警战士,一生以部队为家,以保护押运的财产为自己的职责,忠心耿耿无怨无悔的走完了平凡的一生。

  陶锐废寝忘食为神秘买家设计的屏蔽无线电信号的软件终于完成了。在交货测试时成功屏蔽了人民医院所在地区的无线电信号。同时人民医院的营业款也在电子设备失灵时被化装成运钞人员的劫匪抢走。陶锐感到事情不妙,离开医院时在混乱中带走了一袋落在地上的钱。陶涛直觉怀疑弟弟与此事有关。

第15集

  父亲病危,陶涛获假一周回家看望父亲。队友们纷纷给陶涛捐款。陶涛一向好强,不愿意麻烦别人,在遇到困难时,队友和组织的帮助使陶涛深深感受到部队的温暖。陶涛主动向邵笛交代了曾经打黑拳的事实。

  肥三夜间再次潜入夜总会办公室时被项洛阳的手下发现,并被关进了地库。项洛阳有意放长线钓大鱼并没有为难肥三。

  陶涛回家后才发现父亲的医药费贵的惊人,加上住院费共27万元。陶涛询问弟弟钱的来历,反而遭到陶锐的质问和埋怨。陶锐借口钱是向女友家里借的,陶涛经核实终于放了心。在病榻上,父亲将陶锐托付给陶涛,陶涛因没有时间和经济能力照顾父亲,并导致弟弟中途退学而非常自责。

第16集

  陶涛给父亲买衣服时发现弟弟塞给自己的钱上有类似碘酒的痕迹,这恰巧同银行被抢款项有相同的特征。陶锐的女友黑孩儿向陶涛透露为给父亲治病,陶锐曾经动过卖肾的念头。陶涛感觉自己欠弟弟太多了,亲情曾在瞬间战胜过军人的正义感和职责。陶涛心烦意乱决定尽快归队。

  左毅然对小美念念不忘,和郭铁到夜总会找她。却见到小美和项洛阳在一起。此小美早已不是原来那个自信而纯情的小美了。张涵自称是小美的前任,闯入鲁宁的别墅找鲁宁要钱。小美感觉到自己不过是项洛阳的棋子,鲁宁的玩物罢了。鲁宁要求项洛阳尽快还清不良贷款以应付北京来的审计组的检查。项洛阳因为手中有鲁宁的把柄并不买账。

  项洛阳再次做秀认领了老乞丐的尸体并花钱雇人参加他的追悼会。

第17集

  鲁宁感到被项洛阳利用了,他提出和小美分手并给了小美一笔钱。小美闯入项洛阳的宴会大闹一场。在给左毅然留了一封告别信后,小美带着悔恨黯然离开了蒲市。

  项洛阳请邵笛喝茶,赵野跟踪而来。项洛阳出重金请邵笛帮他押运一件元代青花瓷去哈尔滨参展。邵笛以武警部队不押运私人物品为由拒绝了项。谁知赵野突然现身,以银行代表的身份为项解了围。

  项洛阳打听到肥三,徐晋来和金库设计师的关系后,命手下抓住肥三私自审讯,肥三供出了和徐晋来挖地道准备盗金库的事。

  银行让九中队押运青花瓷的任务最终派了下来。押运名单一如既往的引起了指导员和邵笛的争执。在邵笛的坚持和支队长的同意下,陶涛再次入选押运队。

  陶锐来到蒲市告诉哥哥父亲已经病故了。他准备和女友一起去美国。陶涛感觉非常突然。

第18集

  陶涛将陶锐塞给自己的人民币委托晓菲化验,不出所料上面果然是碘酒痕迹。陶涛陷入两难的境地。经过艰难的抉择,陶涛找到弟弟摊牌并让他去自首。陶涛头上带着伤赶上了押运队伍。肖记者得到总部特批也参加了此次行动。

  更严峻的考验来临了。从邵笛带领战士们登上列车起,他们的一举一动就受到了项洛阳的监控。陶涛惦记着弟弟,一路上沉默寡言。在行进途中,陶涛在列车顶上擒获了一名偷媒的贼。邵笛接到支部命令,列车将在下一站停靠以便将罪犯交给当地公安机关。火车进站后,陶涛对赵野的行为产生了怀疑。

  陶锐到公安机关自首,交代了受人指使开发非法软件的事。支队长在旁听时了解到陶锐所开发的软件的危害性。在不清楚陶涛是否参与了这些违法事件的情况下,赵野极力要求邵笛对陶涛采取措施以保证押运安全。

第19集

  在慎重权衡了利弊之后,邵笛命令班长把陶涛铐了起来。陶涛要求解释,可是邵笛不听。陶涛回想着自己送弟弟去自首的经过对比邵笛和战友们对自己的不信任,心中万分委屈。

  火车在赵野老家四方台停靠时,邵笛和赵野各怀心事。邵笛向肖记者坦白了和赵野多年前的恩怨。

  公安人员及时赶到四方台车站,向邵笛和战士们证实了陶涛的清白,赞扬了陶涛在难以割舍的亲情和国家的利益之间做了正确的选择。陶涛重新归队参加押运任务。

  局势越来越复杂,列车行进的编组站也被泄露,这意味着押运组的动向全被人掌握。陶涛向邵笛反应在站台上有人发暗号。邵笛对出发前小曼送给他的小电风扇也产生了怀疑。

第20集

  徐晋来和肥三的地下工程已经接近尾声。徐晋来被激动和恐惧的气氛包围着越来越神经质。他办好了自己和晓菲的护照,准备钱到手后和晓菲远走高飞。

  押运工作充满艰辛,战士们不敢有丝毫松懈。虽然陶涛被排除了怀疑,赵野仍然认为九中队有卧底。邵笛发现小曼送的小风扇里确实安装了定位装置,心中充满疑惑。在停靠站,肖记者去站台值班室给战士找药,在返回途中被预先埋伏的匪徒劫持,情况万分紧急。面对有备而来的凶恶的劫匪,邵笛沉着冷静答应用押运物交换人质。陶涛和战友巧妙配合,以精湛的枪法击毙了一个匪徒救出了肖记者,自己却因保护战友而负伤。

  历尽磨难,并付出了血的代价,邵笛终于把青花瓷交到了项洛阳手中。记者招待会上,满面春风的项洛阳又在大肆炫耀这件元代青花瓷的连城价值和他自己的爱国情结。

第21集

  项洛阳设宴答谢邵笛,赵野的前女友齐小乔突然出现。小乔在项洛阳公司任职,她匆忙赶来是向项洛阳汇报公司内部的财务危机。项洛阳心存侥幸,表面上仍然镇定自若。鲁宁顶不住调查团的压力,赶到哈尔滨要求项洛阳归还银行贷款。项洛阳黔驴技穷只好打起青花瓷的主意,意图骗取保险金以解燃眉之急。在鲁宁的安排下,银行再次派任务让邵笛将展览完的青花瓷押运回蒲市。

  邵笛预感到事情不妙,及时调整状态采取了相应措施。先是带领战士们搬出了项洛阳安排的酒店,并以肖记者要回蒲市看病为由让仇班长护送肖燕坐飞机秘密将青花瓷送回蒲市。

  在给邵笛送行的晚宴上,项洛阳顺手将自己的打火机送给了赵野。邵笛对这个看似正常的举动产生了怀疑。赵野猜出青花瓷已被带走,他和邵笛的所有对话都通过那个打火机被项洛阳监听了。肖记者和仇小舟在去机场的路上就被跟踪了。

第22集

  肖记者和仇小舟带着青花瓷上了飞机,飞行中突然接到机场通知,飞机将在青阳降落并停留30分钟。在青阳机场,肖记者和仇小舟遭到匪徒围攻,虽然两人奋力反抗,终究寡不敌众,押运物还是被劫走。装有青花瓷的箱子不出意外的落到项洛阳手中,此时项才发觉中了邵笛的计,箱子是空的。

  邵笛带着真正的押运物登上列车。在公安机关的调查中,蝴蝶帮逐渐浮出水面,支队长提醒邵笛要特别注意。列车上的情况果然异常复杂。扈小曼也在列车上出现。一个患急症的病人经证实是蝴蝶帮的成员,接着列车失火,车长被迫在车站停车。在乘警的要求下,邵笛只能带队离开列车。混乱中押运物被抢,并被劫匪炸毁。扈小曼在追赶伪装的病人时受伤。

第23集

  邵笛综合分析了路上所发生的异常情况,认定赵野是卧底并将其拘捕。因为丢失了押运物,战士们都情绪低落,茶饭不思。毕竟九中队46年押运无事故的荣誉毁于一旦,这对没有受过挫折的80后的年青战士们是个沉重的打击。

  公安机关对项洛阳和蝴蝶帮进行了深入的调查并取得了重大的成果。项洛阳的手下干将胡亥即是蝴蝶帮的帮主。胡亥在西双版纳藏身即将潜逃国外时被公安机关逮捕。在充足的证据和公安人员的情感攻势下,胡亥交代了自己和项洛阳的犯罪事实。

  赵野被释放了,原来他是公安机关安置在银行的卧底。赵野多年来一直在调查项洛阳与鲁宁的关系,与齐小乔分手也是故意演给项洛阳的障眼法。邵笛与赵野冰释前嫌,两个多年的战友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树欲静而风不止,鲁宁预感到自己不可能逃过这次调查。而项洛阳却不甘心放弃所拥有的一切,决定做最后一搏。他向媒体发布了青花瓷被毁的消息,以期得到保险公司的赔偿金。

第24集

  公安机关和武警支部联合做了缜密的布署,利用种种假象迷惑项洛阳,迫使其露出更多马脚。

  邵笛被停职审查,虽然内心很失落,他还是坦然面对这一组织决定,并鼓励战士们打起精神,重塑辉煌。无官一身轻,邵笛终于有时间带着鲜花来医院看望受伤的小曼。小曼再次表达了希望和邵笛重归于好的愿望,但是被邵笛婉言拒绝。肖燕的采访任务完成了,在营地收拾行李准备离开。邵笛虽然恋恋不舍却以事业为重依然没有吐露自己的感情。

  陶涛怀疑晓菲的父亲在搞阴谋,经过调查跟踪后,终于发现了徐晋来的秘密。陶涛劝徐晋来自首,徐却没有悔过之意。肥三从背后袭击陶涛,将其打成重伤。

  项洛阳似乎处事不惊其实内心一直在犹豫和挣扎。青花瓷的赔偿陷入了僵局,而徐晋来准备炸金库的情况还是让项洛阳看到了一丝曙光。

第25集

  陶涛颅内出血,经医院抢救虽然保住了性命却有可能成为植物人。晓菲不顾父亲反对,日夜照顾陶涛。陶涛曾经短暂的苏醒并告诉了晓菲受伤原因。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晓菲还是向邵笛告发了自己的父亲。

  决战伴随夜幕降临。徐晋来和肥三本以为成功近在咫尺,却发现地道挖偏了,肥三被擒,徐晋来则在绝望中引爆了炸药。鲁宁在正在银行机房向海外转移赃款时,被事先埋伏的赵野和公安人员逮捕。项洛阳希望破灭乘车出逃时被包围。邵笛告诉项洛阳元代青花瓷并没有被毁,劝说他投降。项洛阳执迷不悟,最终倒在了公安人员的枪口下。

  半年后,在武警庆功会上,陶涛荣立了二等功,被保送到武警指挥学院学习。邵笛升任支队副支队长。年青的战士们没有辜负老一辈的期望,在保护国家财产的战斗中成长为武警部队的中坚力量。迎着朝阳,邵笛带领战士踏上新的征程。(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