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原始剧情:】

  江安丽是莉安化妆品公司董事长的女儿,生性好强的她却偏偏爱上了凌云这样一个出生贫寒却又充满梦想的男人。结婚不久安丽怀孕后,得了严重的产前忧郁症。凌云一次偶然的无心之失导致了意外的车祸,却剥夺了她生育的能力。经过这次打击,安丽的性格开始了改变,开始患得患失,对凌云的态度也从热情转为嫉恨,因为失去做母亲的权利,倔强好胜的她对丈夫百般刁难也充满猜忌,更可怕的是安丽不再与凌云同房,凌云却对安丽一如既往。5年后,凌云专心于事业,用自己的实力坐上了莉安化妆品公司的第一把交椅。看到凌云的事业到达顶峰,面对这样一个潇洒成熟又事业有成的丈夫,安丽的内心充满了不安,反指凌云是为了江家的财产和事业才与他结婚,对他冷嘲热讽,颐指气使。而悠然这样一个活泼单纯、对舞蹈充满热情的女孩的出现,唤醒了凌云沉睡的心灵。安丽的歇斯底里、大吵大闹使凌云感觉自己在这个家已无处安身,对这段婚姻心灰意冷,对安丽提出了离婚。面对即将失去的爱人,安丽高傲的内心开始融化,她终于发现事隔五年,她还是那么深深地爱着凌云。安丽的转变感化了悠然,更融化了丈夫的心。距离造就美感,这不论在婚前还是婚后都一样,夫妻之间如果能给对方多一份距离,能换来更多的爱。

  【故事大纲:】

  凌云出身贫寒,深知事业成功的重要,从进入“莉安公司”后即埋首工作,得到了董事长江德民的赏识,很快就升到了厂长的位置。

  江董事长早年丧偶,一直和女儿江安丽相依为命。安丽从小就得父亲的宠爱,养成娇生惯养、跋扈霸道的个性,所以当她疯狂爱上凌云且执意要嫁给凌云时,江父婚前就要凌云签下一纸协议书,言明一但双方离婚,凌云将得不到江家的任何财产。

  凌云并非将这个婚姻作为事业成功的手段,他爱安丽,也珍惜他的婚姻,夫妻俩婚后也确实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凌云由厂长升到了总经理,江父已作了将“莉安”交给凌云经营的打算。所有的不幸,因为安丽的怀孕……

  安丽怀孕后,得了严重的产前忧郁症。一次情绪突然失控而大为失态,在车上剧烈争执,车子失控发生车祸,安丽流产且须切除子宫才能保住性命。

  安丽将整件事的过错归罪于凌云,凌云为息事宁人,对安丽处处忍让,安丽反认为凌云之所以如此忍声吞气是为了江家的财产,情绪失控时更会以离婚作要挟来发泄内心的恨意。

  凌云无时无刻不在为应付安丽起伏不定的情绪而身心俱疲。一次剧烈的争执中,安丽不依不饶的逼迫凌云签字离婚,心灰意冷之际,凌云兴起离婚的念头……

  仿佛是命运的安排,何悠然在这个时候,出现了。悠然是一个舞蹈老师,凌云在一次偶然的机遇里和她结识。凌云被悠然的天真无邪,对人生充满希望的气息所吸引,而悠然对郁郁寡欢的凌云也产生好奇,两人不知不觉陷入男女的恋情中。

  江父警告安丽,如果再继续无理取闹下去,无异加速将凌云推向另一个女人。但倔强又任性的安丽却不以为然,她深信只要将凌云总经理的的头衔拿掉,事业上的风光不在,凌云一无所有后,自然会乖乖的回到江家。安丽不等父亲同意就擅自解除了凌云总经理的职务,并任性的取代凌云来管理“莉安”,目的是让凌云知道没有他,照样可以经营顺利,她们父女没有凌云也一样好。在凌云的立场,即使和安丽做不成夫妻,但对江家,对“莉安”仍有着深深的感情和责任。不料,这一做法使安丽起了更大的反弹,她以近乎仇人的恶毒言语当着“莉安”所有员工的面前,对凌云大大羞辱了一番。

  直到这一刻,凌云黯然离开“莉安”,但也心安理得的和悠然在一起。此刻的凌云除了在等安丽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以外,剩下的就是和悠然计划着两人的未来。但是情况并不如凌云所想。

  江父认识到,用莉安的方法想挽回凌云只有适得其反,他知道凌云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他在凌云康复后与凌云做一次恳谈,希望凌云接下“莉安”,并念在过去的情分上,原谅安丽并与之重修旧好。

  凌云的再度投入工作,换来安丽父女的感激,安丽因此认为两人的关系有了转机,对悠然更是深痛恶绝。安丽认为自己什么都低头了,却换不来凌云的认错和悔意,妒恨之际,背着凌云对攸然采取各种报复手段。当凌知道这情况后,和安丽发生激烈的冲突,俩人在争吵推挤中,安丽不慎将凌云从二楼阳台推落,凌云因此昏迷不醒。

  两个女人守着一个昏迷的男人,漫长的等待促使她们开始倾谈,从初时的怨恨、嫉妒,到逐渐的了解、体谅。在这过程中,安丽突然发现深爱凌云的人并非只有自己,安丽对悠然又爱又恨又尊重,情绪备受煎熬。而同时,悠然则在安丽虚张声势的外表下,看到时安丽对凌云说不出口却深切的情爱,悠然开始思考因为她的介入,对这对夫妻、这个家庭带来的影响,该何去何从,悠然陷入深深的思考中……

  半年后,凌云的身体逐渐复原,瘸了一条腿,找到了在偏远山中一所希望小学教书的悠然,看到了悠然如阳光般开朗的笑脸,和孩子们相处时的愉悦笑容,无欲无求的平静自在,让凌云不忍再以世俗的情爱纠葛打扰她,沉默离去。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凌云自从和莉安服饰董事长的女儿江安丽结婚后,一路平步青云,顺利成章地成为公司的总经理,两人的恩爱也有口皆碑。无奈安丽有了身孕后总是无理取闹。一日,安丽在宴会上给凌云难堪,凌云只好带安丽离去。路遇大雨,两人在车上争吵不休,夫妻双双出车祸受伤,安丽胎儿不保,且切除子宫,导致终生不孕。安丽认定是凌云为了摆脱自己才故意制造车祸,夫妻间的隔阂日益加深。五年后,两人分室而居。这天,安丽开车与骑摩托车的阿强相撞,双方争执不下。会计师陈维德出面劝止,陪同双方到警察局处理事故。此时凌云忙于挑选新装的模特,认为指导模特的舞蹈老师何悠然是不二人选,却遭悠然拒绝。凌云没能及时赶到警察局,安丽大为恼火,提出离婚。但在父亲的却说下,安丽主动到凌云的办公室以求相好。不料,她发现凌云已雇用阿强为司机,安丽与凌云发生争执,凌云苦不堪言。安丽在家里准备好了饭菜,等待凌云回来。凌云就在几乎要走进家门时,因心绪繁乱改变主意去了健身房,并与悠然再次相遇,他为悠然对舞蹈事业的热爱所感动,决心帮助她建立设有舞蹈教室的健身中心。安丽苦苦等待却不见凌云踪影,在愤怒下,独自来到酒吧饮酒,酩酊大醉时巧遇维德。维德宽慰安丽,并送她回家。

第二集

  面对江父和凌云不无置疑的目光,维德深感尴尬。经过那晚,凌云对自己的婚姻开始反思,而江父经过深思熟虑后,决定为凌云和安丽拟定离婚协议书,并将离婚协议交给安丽,安丽陷入痛苦中。凌云为帮悠然建立健身中心,委托做会计师的维德协助,而在悠然和维德相见的那一刻,两人竟发现彼此相识。悠然和维德交谈甚欢,原来两人曾经是校友,悠然也是维德暗恋多年的恋人。而悠然得知维德此番到来的目的后,意识到凌云真的打算投资健身中心,欣喜若狂。疲惫不堪的安丽约维德出来倾诉心事,透露了想出国整理思绪的打算。鬼使神差般地,安丽从阿强口中了解到凌云那晚因为和阿强在一起吃饭而不回家,于是夫妻俩又为阿强的去留产生矛盾,在得到江父的支持后,安丽再一次提出将阿强开除,不料凌云坚持不从,安丽一气之下签下离婚协议,并逼迫凌云签字,更为赌气离家出走。江父担心孑然一人在外的爱女,对凌云心生不满。

第三集

  凌云和维德陪同悠然去看健身中心的场地,凌云如此慷慨地帮助悠然筹建健身中心,令维德心存疑虑。维德已知道凌云安丽夫妇之间存在的危机,深怕悠然的介入,会给悠然带来伤害,但却苦于不能明说。这天,凌云与悠然一起谈心,悠然的善解人意,使凌云情不自禁生出几分对她的依恋,彼此加深了了解。在阿强的建议下,凌云为避江父的追问,故意将酒泼在身上装醉,事后又为此懊恼后悔,感觉到自己对于这个家庭的力不从心。次日早晨,江父迫使凌云去接回在国外的安丽,凌云答应。但是凌云在出国之前,再次相约和悠然吃午饭,就在见面的那刻,悠然因车祸受伤了,凌云将其送到医院。

第四集

  凌云因为悠然的车祸而耽误了时间,无法及时去日本接回安丽。在悠然床边照顾悠然的凌云由于过分担心,而忘记要去接安丽回家之事,经悠然提醒后才发现,但为时已晚。而这时,安丽因无法忍受孤独,独自返回家中。一边是身在国外的安丽,一边是受伤的悠然,凌云左右为难之下,只得求助于维德来照顾悠然。维德见悠然因凌云受伤,指责凌云,并警告他不准再靠近悠然。在江家,安丽知道凌云并没有去接自己回家,非常恼火,安丽与江父在家中苦等不到凌云回来,心生怨气,此时凌云匆忙赶到,但无论如何辩解,也无法平息安丽父女的心情,加上凌云对自己的行为不能做出合理的解释,安丽愈发不依不饶。凌云虽不能自圆其说,但对江父、安丽这种审讯式的质问大为反感,怒气油然而生,双方言辞激烈,安丽盛怒之下,将凌云赶出江家。江父无力阻止,凌云与阿强一起走出江家大门,次日,在办公桌上睡了一晚的凌云正准备交代工作任务给下属,却发现安丽来到了公司。

第五集

  安丽为了报复凌云,前去公司对日常事务强加干涉,并以父亲的名义对凌云的工作施加压力,这令凌云十分为难,安丽对业务的一窍不通也让下属无所适从。倔强的安丽更为和凌云争一口气欲接管公司,逼迫凌云离开公司,前去休假。结果,几天下来,对商业经营毫无经验的安丽窘态百出,让莉安企业面临着巨大的商业损失和名誉损失。无奈之下,安丽找到凌云,有意让凌云重回江家,怎奈词不达意,再次激怒凌云,两人再次不欢而散。

第六集

  医院里的悠然无意于维德的百般殷勤,苦盼着凌云的到来,但是始终见不到凌云的身影。在维德的苦劝和警告下下,悠然心头矛盾重重,她开始不明白自己对凌云的感情是不是只是友情这么简单。无奈之下,悠然只得随维德离开医院。当凌云赶到医院后,因没有见到悠然而失望。安丽坚持亲自管理公司。凌云为避安丽纠缠,决定休假并离开了公司。独撑公司业务的安丽,面对公司出现的种种问题措手不及,只好求助维德。维德对凌云、安丽的关系日益恶化深表同情。情急之下,欲缓解安丽对凌云的怨恨,谎称凌云正在为安丽建立一个健身中心。

第七集

  默默思念着凌云的悠然,在健身中心筹建地邂逅凌云,双双兴奋不已,依恋之情溢于言表,彼此愈发难舍难分。郁闷不乐的凌云和悠然在一起总能无比快乐,因为悠然总是有办法让凌云高兴。等在悠然家门口的维德,发现凌云送悠然回家,按捺不住地指责凌云不该丢下公司陪伴悠然,又阻止悠然和凌云往来,维德无意中捅开了凌云和悠然之间的那层纸,使她们双双陷入痛苦,也更加真情难舍。悠然担心自己的介入会使凌云、安丽的夫妻感情进一步恶化,决定放弃建立健身中心的计划。凌云道出她们夫妻感情不和的真相,其实两人早已签妥离婚协议,只差手续未办。安丽对凌云投资建立健身中心的计划一直心存疑虑,她在维德面前故意表现出自己对此事的关心,其实是想利用维德约见悠然。

第八集

  维德在安丽提出见悠然的要求之后,显得不知所措,一边告知凌云事态的严重性,一面更加极力阻止悠然与凌云的来往,不料两人早已难舍难分。维德情感受到打击后痛不欲生,终于将沉积心头多年的恋情对悠然倾诉。这使原本左右为难的悠然更加苦恼。另一边,凌云离家数日后,安丽有意和好。在开车去凌云住处探望时,无意中却发现凌云和悠然举止亲密,安丽痛不欲生。凌云返回公司处理棘手业务,江父却暗示凌云和悠然的关系他已略有耳闻,凌云震惊。

第九集

  凌云也已觉察安丽对他与悠然间的关系知之不言,便返回江家与安丽商议离婚一事,安丽却避而不见。悠然陪同凌云寻找新的住处,凌云却在江父的强烈要求下,谎称公司有业务应酬离开了悠然。阿强无意间说出凌云是回江家,悠然因凌云的相瞒深感不安。安丽为了刺激悠然,故意告诉维德自己与凌云重修就好,并且自己有了身孕。维德颇感安慰,迫不及待地将安丽怀孕的消息告诉悠然,悠然几乎崩溃。安丽对凌云突然变得温顺和通情达理,但凌云与之分手的决心已定,安丽不甘心,将满腔的嫉恨转嫁于悠然。

第十集

  情急之下,安丽将凌云有外遇一事告诉江父,江父早有觉察,他规劝安丽,考虑到目前公司的危机只有凌云才能解决,只能忍耐以顾全大局。为保全莉安的信誉,江父和安丽想方设法寻找凌云,希望他能回公司处理业务。凌云回公司后,整日忙碌于公司业务,无暇同悠然见面。悠然在郁闷中返回家乡苏州祭拜父亲。维德殷勤地伴在悠然左右,何母将维德误认为悠然的男友。安丽对凌云与悠然的关系不露声色,暗中却利用维德表现出对悠然的关心,以施压力于凌云。

第十一集

  维德眼看悠然已卷入凌云、安丽夫妇的感情纠葛之中,于是对凌云愈加怨恨。凌云也意识到自己给悠然带来的困扰。江父为了留住凌云,准备提前退休,将公司全部托付于凌云。悠然对凌云的感情深信不疑,维德为了证明他对凌云的怀疑,决定应安丽之邀,与悠然去江家做客。凌云回到江家乍见悠然,双方无限窘迫。安丽施尽演技,百般戏谑悠然。凌云却极力袒护悠然,安丽气急败坏,终于激怒凌云。凌云揭露安丽谎称怀孕的骗局,再不愿与安丽有任何瓜葛,同时,凌云与悠然的感情因为此事而更坚定了。

第十二集

  维德无法原谅安丽利用自己,并表明他是凌云和悠然的支援者。凌云要安丽马上在离婚协议上签字,安丽坚决不同意。凌云毅然离开了江家。由于前期安丽管理不善,公司出了更大的乱子,江父大发雷霆,要再次把凌云找回来。而凌云此刻却和悠然在谁也找不到的地方欢渡好时光。凌云要改变自己,改变自己的生活。而安丽看到江父深夜仍然为公司的业务操劳,懊悔不已,期盼凌云归来。

第十三集

  何母突然出现在凌云和悠然面前。悠然竭力遮掩,凌云慌忙躲开。何母不知悠然和凌云相爱的真相,忙于撮合维德与悠然。为了离婚的事情,凌云则再次回到江家,安丽却不愿意与凌云谈论离婚事宜。江父终于因过度操劳,为公司的业务危机而突发心脏病。凌云无奈又揽起公司业务。守护在江父病床前的凌云,想起深爱着的悠然,想起江父对自己的爱护和培养,不禁黯然泪下。安丽希望凌云能回心转意,为凌云送去精心准备的晚餐,可是凌云却急于离去,因为悠然正在家里等他。

第十四集

  凌云和悠然的感情日益发展,但是为了挽救公司的局面,凌云不得不早出晚归加班加点,无法陪伴悠然,凌云对此非常愧疚。这天恰逢凌云生日,悠然在家里等待凌云,安丽却捷足先登来到公司,谎称江父有事与凌云交谈。到了江家,凌云这才发现江父和安丽也要为他过生日。凌云面对江父,不忍心扫他的兴,于是在江家耽搁许久。悠然苦等凌云,当她得知凌云在江家过生日后,心中不快。

第十五集

  悠然面对晚归的凌云,终于发怒了,她再不愿过这种地位不明的日子。凌云和悠然之间第一次发生争执,两人不欢而散。凌云在维德的训斥下得知了悠然为自己而委屈流泪,便迫不及待地赶回家与悠然重归于好。经过这件事,凌云觉得离婚迫在眉睫,安丽见凌云离婚的态度坚决,万般无奈去找何悠然的母亲,希望通过她来拆散悠然和凌云。何母听信安丽谗言,误以为安丽和凌云夫妻关系融洽,她不容女儿破坏他人家庭。此时的悠然发现自己怀孕了,她既担心又高兴,打算给凌云一个惊喜。正在这时,何母赶来,对凌云一阵羞辱,悠然还来不及将怀孕的事告诉凌云,就被母亲强拖回家乡苏州。

第十六集

  凌云因为无法留住悠然,毅然再次提出离婚,安丽在绝望中刀割动脉。凌云被安丽这种决绝的举动震撼了,他没有想到安丽会用这么激烈的方式报复自己。江父为了女儿的幸福,亲自出面与悠然摊牌,并告之安丽自杀之事。悠然为了不让凌云为难,流着泪许诺放弃凌云。心力交瘁的凌云回到江家,过着行尸走肉般的生活,凌云和悠然这对彼此深爱的恋人天各一方,饱受相思之苦。自杀未遂的安丽虽然留住了凌云的人,却因得不到凌云的心而黯然神伤,心中的不满随时可以爆发,父亲不住劝阻,却已经挽回不了凌云与安丽的往日恩爱。

第十七集

  悠然的妊娠反应引起了何母的怀疑,在何母的追问下,悠然不得已承认了怀孕之事。何母为了悠然的将来着想,劝悠然打掉孩子以展开新生活,但悠然坚决不从,她的痴情让何母动容。况且维德受凌云之托前来说服何母,揭穿了安丽的谎言,何母最终被凌云和悠然的真情感动。在江家,安丽为挽回凌云的心,极力讨好。但凌云依然牵挂着悠然,安丽恼羞成怒,打碎了悠然送给凌云的信物——陶碗。凌云再次愤然离家。原本消沉颓废的凌云从维德口中得知悠然怀孕的消息后,难耐兴奋之情,迫不及待地赶去与悠然会合,维德不愿让悠然再受伤害,竭力阻止凌云,为此不惜大打出手。

第十八集

  苏州何家,凌云的意外出现让何母惊讶,凌云和悠然紧紧相拥,彼此承诺不再分开。何母顾念女儿的穷追不舍,逼迫凌云做出离婚的决断,凌云发誓一定会让悠然的孩子在正常的婚姻关系中出生,更将悠然怀孕的消息告诉江父,他不惜跪求江父,希望他能成全自己和悠然。江父无奈只得答应。悠然的怀孕触到了安丽的痛处,虽然她从江父口中得知,当年让自己做子宫切除的是江父,而非凌云。但是安丽还是决定不惜一切代价留住凌云。安丽设计着要从悠然手中夺回孩子,为的是能留住凌云。

第十九集

  江父虽然答应要成全凌云和悠然,但他依然希望凌云能留在公司帮助自己。他以出售公司、裁减工人等手段,迫使凌云留在公司。同时,安丽瞒住凌云,请来何家母女,欲用房子、金钱换得孩子,遭到何家母女严词拒绝。安丽气急败坏,何家母女忐忑不安地离去,悠然因为始终无法放松养胎而影响到身体状况,在医院里接受住院观察,凌云得知后心急如焚地赶到医院看望,发现悠然与何母似有难言之隐,情急之下,凌云追问不止,何母才道出江家父女的作为,凌云气愤不已。决定找他们理论。

第二十集

  凌云得知安丽和江父的真正目的后,坚决要求安丽在离婚书上签字。安丽坚决不从,表示如果凌云要和自己离婚,她就在凌云面前自杀。在二楼阳台上,安丽欲跳楼,凌云百般阻止,不料在阴差阳错间,安丽将凌云推下阳台,阿强及时接住摔下来的凌云,两人却还是受伤了。经医院检查,凌云生死未卜、昏迷不醒。得知这个噩耗的维德深恐悠然受不了这个刺激,犹豫着是否要告诉她,左右为难。而在凌云的病房外,安丽独自落寞。几番挣扎后,维德还是将凌云坠楼之事告诉悠然,悠然顾不得自己身怀六甲,在维德和何母的陪同下,急忙赶去医院,但却被安丽无情地挡在病房外。安丽认为这一切都是悠然造成的,悠然只好苦苦守在病房外。

第二十一集

  悠然为了能及时了解凌云的病情进展,毅然决定在医院待产。公司在转手问题上将面临着巨大的损失。而凌云在之前所做的一切,通过维德的实践,好几次让公司免受巨大损失。江父得知维德所做的这一切皆出于凌云和悠然的委托后,他深受感动,面对通情达理的悠然和忠心耿耿的凌云,江父思绪万千,对自己以往的作为非常后悔。江父决定找悠然谈心,经过和悠然的长谈,江父理解并接受了悠然,他终于明白凌云爱这个女人的原因,因为在她身上有着安丽不可能有的善解人意和宽容。在江父的认可下,悠然终于走进病房,看到昏迷不醒的凌云,不禁大声痛哭,病房外,安丽闻声亦落泪。在凌云病床前,两个势不两立的女人终于挥泪言和。

第二十二集

  江父卖掉了公司,把家财托维德管理,并为悠然即将出世的孩子留下一笔巨款。但是江父的突然去世让安丽绝望,惊惶失措的她打电话约悠然到江家,在悠然确认江父死亡的事实后,安丽濒临崩溃,独自在大雨中行走。悠然为了阻止安丽,不慎撞上栏杆、摔倒在地,婴儿胎死腹中,悠然不幸丧身。安丽因目睹悠然身亡而受刺激,患上精神病。而伴随着悠然的死亡,凌云心有感应地醒来,但却从此落下腿部残疾。在悠然的墓前,凌云的忏悔感动了何母。从此后,凌云时常去祭拜悠然,他要一辈子照顾住进精神病院的安丽,来弥补犯下的过错,无奈一切皆已发生,凌云的悔恨为时已晚。如果时间可以倒转,那么所有的悲剧就可以避免……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