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原始剧情:】

  高纯与云朗歌舞团的舞蹈演员金葵相遇,对舞蹈共同的热爱让他们一见如故。为了尽快挣足上学的费用,高纯为一个老板跟踪一名叫周欣的女子。一天,金葵被家人劫回云朗,从此,二人失散。再次相见,高纯已经瘫痪,与周欣结婚,并继承了其父的大笔遗产。金葵以保姆的身份进入高家,竭尽全力帮助高纯重新站立起来,高纯终于找回了自信与快乐。周欣认为金葵只是为了高纯的钱才再次接近他,将其辞退。高纯再次与金葵离散,病情加重,立下遗嘱,将财产赠给金葵。周欣设计令高纯误解金葵,高纯伤心辞世。金葵回到了云郎,在高纯度过少年时代的舞校做了一名舞蹈老师,而高纯继承的巨额遗产也依照高纯的遗愿,用于母校的建设与舞蹈发展事业。在高纯故居小屋的平台上,金葵以一段双人合一的《冰火之恋》将对爱人与舞蹈的忠诚定格在天地之间。

  【故事大纲:】

  《舞者》是一个关于“舞蹈”的凄美爱情故事。从小在单亲家庭生活又酷爱舞蹈的高纯是舞蹈学校毕业的学生,一心想考取北京舞蹈学院的他遇到了同样喜欢跳舞的金葵。两人因舞蹈而走在了一起,并将对舞蹈的喜爱融入到了双人舞“冰火之恋”中。一次偶然的机会让高纯知道了关于他亲生父亲的消息,为了见到亲生父亲和考取北京舞蹈学院,他们来到北京一起为理想而努力、奋斗,也因为舞蹈而相恋。后来,高纯在北京打工过程中认识了善良的周欣,然而,在命运的安排下,金葵被拐卖,高纯摔断了腿,无力治疗,生命危急时刻,通过周欣才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并在其大力帮助下继承其父亲的巨额遗产。此后亲情、友情、爱情都围绕着高纯的财产展开,情节跌宕,感情变换,唯一不变的就是高纯和金葵对舞蹈的热爱……舞者对爱情和艺术的追求在最后时刻得到了升华——生命之舞永不停歇。

分集剧情:
第一集

  从未见过自己父亲,由母亲一手带大的少年高纯,自幼酷爱舞蹈,一心梦想投身于舞蹈艺术。在相依为命的母亲过世后,从小城云朗艺校毕业的高纯,却为生计向车主李师傅租了车,当了个出租车司机,从事着一份无人喝彩但可以勉强度日的工作。然而,他梦想的火焰,并没有因此而熄灭。

  一个阴沉的雨天,正打算回车的高纯,偶然救下了离家出走的少女金葵。金葵也是艺校毕业,现在云朗歌舞团工作。两人谈起对舞蹈的憧憬,相见恨晚,立志一起考上北京舞蹈学院。

  原来,金葵的父亲为挽救岌岌可危的酒楼生意,不惜出卖女儿的色相,去接近早已垂涎三尺的台湾商人。在金葵出走后,他更是指派儿子和手下四处搜索。

  歌舞团长方圆劝金葵还是早日回家,以免殃及高纯。金葵无奈,只得向高纯说“后会有期”。

  高纯没料到“后会”居然那么快。被父亲打得伤痕累累的金葵再次出走,求助高纯。

  一个不速之客从天而降,自称是高纯生父挚友,令两人简直有些不知所措。这位蒋先生称高纯的生父高龙生即将病故,决定将巨额家产留给高纯……

  高纯因抛弃自己和母亲而一直对这个从未谋面的父亲心存怨恨。然而,在蒋先生一番诚挚的言语和金葵的劝说下,他终于答应去北京,在父亲临终前见他一面。

  一场更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车祸突如其来,夺去了在车内蒋先生的生命,而高纯和金葵却因下车买东西而幸免于难。

  父亲存在的唯一线索岌岌可危,蒋先生只留下一张工作证和观湖俱乐部的健身卡,和父亲公司的名字——百科。

  高纯和金葵互相对视,决定一道向着北京走去……

  北京,一个陌生的世界,茫茫人海,想找到一个人如同大海捞针。

  蒋先生的单位同事说他早已死去,也有人说他出家当了和尚,弄得高纯和金葵云里雾里,不知所措。线索还是断了……

  金葵突发奇想——联手参加正在举行的北京“劲舞团”的招聘考试,这使得两人再次燃起激情。他们租下了一个车库作为居住和排练的场所,买来合适的音乐,开始创作他们的处女作——“冰火之恋”。他们的配合出奇的默契,练习进展迅速。

  虽然高纯有些紧张,但考试中他俩默契的舞步还是赢得了考官的关注。

  钱包越来越瘪,父亲的消息却石沉大海,连公安局也查不到,所幸高纯考上了劲舞团,才让他高兴一些。然而,因落选而懊丧的金葵却得了肺炎……

  高纯只得白天练舞,晚上找了份开出租的工作,抽空照顾病中的金葵。两人感情日深,渐渐萌生了一种离不开的依赖感。

  在高纯悉心的照料下,金葵的病日益好转,而连续超负荷工作的高纯却因疲劳过度扭伤了胳膊。

  高纯以应聘的名义来到观湖俱乐部大厅蒋先生的线索,高纯也跟着一起努力却徒劳无功,却意外地又遇见了惊人的一幕……

第二集

  一个叫周欣的少女在观湖俱乐部遭遇蓄意伤害,被高纯出手救下。晚上,一个神秘人物来医院看望少女,令高纯觉得些许迷惑。

  方圆因云朗歌舞团倒闭,来到北京谋生。

  金葵忍不住给妈妈打了电话。

  高纯和金葵依然计划着报考北京舞蹈学院,一直坚持着“冰火之恋”的排练,可经济状况摆在面前,高纯决定赚钱供金葵先考。

  高纯为了两人共同的目标拼命着,金葵也为这份感情而沉醉其中。

  父亲通过方圆,找到了正在俱乐部里做教练的金葵,并带来了一个风度翩翩的男人……

  疲惫的高纯没接到金葵,却看见她和一个男人走在一起。产生误会的高纯与金葵发生激烈的口角,高纯含着泪水夺门而去。

  那个叫陆子强的神秘男人派人找到高纯,为上次救了少女之事再次道谢,并塞给高纯两万元钱。

  余怒未消的高纯将钱交给金葵,声称是承诺她的学费。尽管仍有情绪,但深深爱着对方的两人终于还是摒弃前嫌,高纯相信了金葵的解释。

  因为工资太少,高纯索性辞去了劲舞团的工作,一心开起出租。两人用那笔钱先买了心仪已久的舞鞋。

  高纯在出勤时再次见到了那个受伤害的少女周欣,溜溜地跟踪了一天,并用相机拍下了一些有关她的信息。第二天依然如故。原来,那个神秘男人之所以给高纯两万元钱,就是让他跟踪这个女孩。他发现周欣经常和一些画家在一起,尤其是一个年青的男画家。他们常去一个叫独木画坊的地方。

  高纯对“冰火之恋”的艺术潜力产生了怀疑,令金葵觉得难以接受。

  再次跟踪周欣的时候,高纯的车因一时疏忽被拖车拖走。

  高纯取回了车。陆子强建议他换一辆车跟踪,以免被周欣察觉。

  金葵的母亲突然出现在面前,向金葵哭诉家里生意的不幸,苦口婆心劝他嫁给那个看似颇有风度的男人杨峰,并说杨峰已经替家里还了十万元的帐。

  金母知道了金葵和高纯同租一屋,极力反对,金葵只得安慰母亲。第一次独处一室的高纯倍感寂寞。

  因为打出租的男子,高纯跟丢了周欣,遭到陆子强的恶语相加。高纯只得按照陆子强的吩咐准备换车,寻找租赁公司。正规公司需要户口簿,高纯只得找到一家小公司,对方却提出要一万元钱作为押金。

  为了分担高纯的压力,金葵硬着头皮回到云朗,向父亲开口求助。金父却将计就计,反而提出金葵必须离开同租一屋的高纯,并且至少要答应和杨峰开始接触。虽然金葵满腹的不情愿,无奈之下也只得屈从。

  杨峰以借款为暗示,要挟金父撮合与金葵的婚姻,并慷慨地硬向金葵怀里塞了一大笔钱。

第三集

  金葵恰巧偶遇因车祸而失去生计的李师傅,将钱索性全部给了他。

  一直跟踪的高纯发现周欣每夜都会去芳华里小区见一个中年女人,便报告陆子强。陆子强授意他必须查处具体的门牌号码。

  入夜,进入芳华里的高纯却在电梯上与周欣遭遇,正好遇到停电,两人被困在电梯里。幸好周欣对高纯的形象并没有印象,高纯悬着的心放下了,开始想方设法出去。

  周欣因低血糖而晕倒在电梯里,来电后高纯将她再次送到医院。

  还是没能查出芳华里门牌的高纯,又遭到了陆子强的训斥。

  高纯又来到那户人家门口,犹豫了一下举手敲门。

  高纯决定主动出击,敲开了那户人家的大门。然而结果令他失望,他什么也没得到。邻居们告诉他那个中年女人只不过是一个下岗工人而已。

  为了给金葵过生日,高纯又跟陆子强开口要了两千,为她买了一个昂贵的皮包,而对金葵却对考北舞院的前途产生了一丝怀疑。高纯的鼓励,无疑是此时最大的欣慰,金葵不禁流下感动的泪水。

  从前的车主李师傅为了给老婆治病,拖家带口来到北京投奔高纯。看着李师傅和女儿小君相濡以沫的样子,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情。高纯安排一家人在车库住下,金葵答应为他在俱乐部里找份差事。

  李师傅在北京的第一天过得很愉快,晚饭时如同一家人般其乐融融。

  杨峰再次向金父和金葵的哥哥金鹏施加经济上的压力,提出要第三方担保。金母知道杨峰想要的是金葵,只得又来北京找金葵商量,看见了李师傅一家人。

  金葵帮小君找到了工作,而李师傅的妻子却病倒了。金葵将生日礼物——皮包退掉,给李师傅的妻子交了医药费。

  金鹏设法与杨峰的助理周旋,以推延还贷的时间。

第四集

  周欣主动请高纯吃饭,言语之间,才知道两人的家庭背景竟极其相似。此后,他们经常见面,甚是投缘。

  小君将看见高纯在餐厅的消息告诉了金葵,令金葵疑窦顿生。

  陆子强首次要高纯去他的公司谈事。高纯走进这幢大楼,赫然映入眼睑的竟是——百科投资有限公司。

  金父的潮黄大酒楼遭到一伙不速之客的捣乱,客人的婚宴被骚扰,双方打在一起,整个酒楼一片狼藉。

  再次与高纯约会的周欣突然提出要去观湖俱乐部取回自己的东西。高纯非常意外,却不好拒绝,只得硬着头皮一起去了。

  高纯的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还是被金葵无意中瞥见了。等他们离去后,金葵立即拨通了高纯的电话。令她失望的是,高纯说了谎。一气之下,金葵离家出走。

  高纯找遍了大街小巷,还打了金葵家里的电话,还是没有结果。

  此时金葵的家人正面临着一场官司,前次被搅乱了婚宴的客人状告金父,提出赔偿要求,并已经着手通过媒体宣扬此事。

  方圆找到焦急万分的高纯,告诉他金葵愿意摒弃前嫌,和好如初。高纯心绪复杂,眼中顿时噙满了幸福的泪水。

  在方圆家,两个相爱的人再次相拥。

  高纯坦白了陆子强让他盯梢的工作,三人对陆子强的动机百思不得其解。

第五集

  周欣突然提出要跟高纯学驾驶,令高纯一时间不知所措。

  高纯与金葵又开始了“冰火之恋”的训练。兴许只有此刻,他们才最能忘却一切纷繁的事务,找到本该属于他俩的青春活力。

  方圆猜测那个周欣一定是陆子强的情人,陆之所以盯着他,是要监控情人周围的朋友。高纯对此评价不置可否。

  回家路上,金葵与高纯又一次为了周欣而拌嘴。高纯告诉金葵,其实他接受周欣的要求,只是为了多赚一些钱。

  高纯开始教周欣练车,还不时帮助周欣在画画时打打下手,却引起那个和周欣很熟的年轻画家谷子不满。

  高纯利用跟踪的间歇时间,来到那个有百科公司牌子的写字楼,大厅有关父亲高龙生的消息,却依然一无所获。

  已然被官司和恶评逼得走投无路的金父带着金鹏找到车库,威逼着金葵屈服。金葵还想劝说父亲,被他们一把拉走。慌乱之间,金葵挣脱了父亲的束缚,夺路而逃。

  闻讯而来的高纯找到落荒的金葵,两人商定后分头行动。

  高纯向陆子强提出辞职。虽未到结束的时间,陆子强还是慷慨地将五千元的尾款给了高纯。高纯来到观湖俱乐部帮金葵提出辞呈,正遇早已守候多时的金鹏。

  高纯奋力逃脱,迅速回到住处,安排好李师傅的妻子,拿了衣物,又赶往租车公司退了车,这才来到一个旅馆,与金葵相会。谁知金鹏尾随而至,还是劫走了金葵。

  高纯在每个可能的地方寻找金葵,但毫无音讯,他确定金葵是被父兄劫回了老家云朗。

  高纯来到云朗,直奔潮黄大酒店,且遭到金鹏的奚落。怒不可遏的高纯终于出手,金鹏的手下一拥而上,将高纯打出了酒店。

  金葵遭到父母的软禁,一语不发。

  高纯听说金葵在父母安排下即将和杨峰结婚的消息,心力交瘁,失魂落魄地回到北京。李师傅已经将车库退租了。高纯回到这熟悉的房间,摘下晾在绳子上的那块红色头巾和心形琉璃,现在,这成了他们相爱的物证。

  金葵即日将和杨峰远赴香港结婚。

  高纯来到劲舞团,希望回来继续工作,却吃了闭门羹。出租车公司也一样拒绝了高纯的请求。

  金父为了缓和金葵的情绪,向杨峰提出,资助金葵和高纯的学业。杨峰立即痛快地答应了。

  周欣向陆子强提出要学财务,陆非常欣赏周欣的单纯。

第六集

  陆子强借机想亲近周欣,遭到拒绝。陆怅然道出,百科公司的资产目前还在岳父手中,他暂时只不过是一个傀儡而已。

  入夜,金葵像个蜘蛛人一样爬出了窗外……

  因为一次劝架,高纯的钱包失窃,手机也因此丢失。高纯的眼前顿时一片渺茫。

  金葵历尽艰辛,向着北京,向着她的爱人奔去……

  高纯走投无路,只得再次投奔陆子强,继续那份跟踪的工作。他发现,原来周欣的爱人真是那个画家谷子。

  一路求助的金葵遭到一伙不怀好意的人绑架,被带到一个荒僻的村落。

  高纯跟踪周欣差点跟丢,两人却巧遇在超市,这令谷子醋意大发。

  金葵终于明白,自己是被拐骗了。她被村民王苦丁软禁在一个小屋。

  高纯想把曾经与金葵共度过美好时光的车库再租下来,但囊中羞涩,吃了闭门羹。

  周欣无意间发现了因为没地方住而在车里睡着了的高纯,她犹豫一下,敲响了车窗。

第七集

  周欣将无家可归的高纯带到自己家中,却偏偏遇到喝醉酒的陆子强前来找她。高纯趴在窗外,险象环生,躲过一劫。

  受困的金葵从王苦丁的破屋子里设法逃了出来。

  谷子又看见周欣和高纯在一起,破口大骂,悻悻而去。高纯向周欣打听百科公司的事情。周欣只知道其创始人叫蔡百科,就是陆子强的岳父。

  原来租住的车库,如今成了面粉加工厂,高纯打听到李师傅的消息,一路找来,却得到金葵要出国留学的小道消息。

  金葵被山民王苦丁抓回,依旧被困在山里。天各一方的一对恋人只能暗自垂泪。

  金葵见逃跑不成,假意停止了绝食,并缓和一下僵持的状态,心底里暗自盘算着如何逃脱。

  周欣向高纯道出了自己的理想——办个画展,而现实里她又不得不接受母亲的安排,进入百科公司作陆子强的秘书。高纯想起金葵的遭遇,误会周欣也是为了有钱办画展,才接近陆子强的,两人不欢而散。

  陆子强因为没有听到高纯的报告,又一次冲他大发脾气。

  高纯依然对百科公司这条唯一的线索紧追不放,他开始觉得陆子强多少与父亲或许有关。入夜,高纯悄悄尾随陆子强,来到了一个大院……

  金葵被囚禁在阴暗的屋子里,叫天天不应,精疲力竭。

第八集

  午后的阳光之下,周欣为高纯作画,却画出了他道不尽的忧伤之色。

  高纯开始在那个陆子强去过的大院打听父亲高龙生的消息,但依旧一无所获。父亲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哪怕是一点踪迹和气味都不曾留下。

  金葵再次以绝食抗议,这已然成了她捍卫爱情和尊严的最后的武器。

  周欣向高纯说起曾经抛弃自己和母亲的生父,再次勾起高纯对父亲难以名状的思绪。

  陆子强突然打电话要高纯放半天假,不用跟踪了。但高纯还是跟在了他和周欣的后面,再次看见了那一幕……

  周欣推开欲火焚身的陆子强,反身离去。

  金葵心生一计,和王苦丁须臾周旋,设法得到去城里的机会。王苦丁昏头转向,爽快地答应了金葵的请求。两人达成了“协议”。

  陆子强要求高纯,把那些画家的照片全部拍下来。

  王苦丁答应带金葵去镇上。金葵一边与王苦丁拍着“婚纱照”,一边观察着四周,思量着如何脱身。

  在周欣的家里,陆子强发现了那张以高纯为模特的画像……

  金葵终于寻找到机会。她趁着和王苦丁到镇里买衣服的时机,抽身狂奔,上了长途汽车,并立即向派出所报了案。但是,因为高纯的原来手机因为丢失,仍然无法联系。

  陆子强命令高纯查出那个画上的少年是什么人,高纯只得迎着头皮答应。

  金葵的父亲和哥哥闻讯找到了派出所。为了摆脱父兄的再度控制,金葵从派出所悄悄地溜走。

  陆子强和一伙不明身份,相貌凶恶的人吃饭,令周欣隐隐感到一些不安。周欣初次驾车,撞上了紧紧跟随在后面的高纯。

第九集

  金葵朝着北京的方向,艰难而缓慢的行进着……

  周欣和谷子等画家正策划着一次远征长城的长途采风旅行。谷子发现了高纯对周欣的跟踪行为,有意耍弄了高纯一把,并决定对高纯施行反跟踪,从而弄明白他究竟想干什么。

  谷子的朋友阿兵狠狠教训了高纯一顿,却在仓皇逃离之时造成事故,撞到了一位老人,致使老人当即死去。

  陆子强指派高纯,跟从周欣参加画家的长途采风,但显然他并不知道他俩原来是一对关系密切的友人。

  金葵无从判别正确的方向,爬上了一辆运煤的列车。

  周欣向高纯谈起陆子强有个霸道的老婆,高纯认为也许和他第一次见到周欣时伤害她的那个中年女人有关。

  谷子和朋友设法修好了车子的伤痕,以遮掩肇事逃逸的罪责。

  画家们的远征长城开始了。高纯觉得谷子的朋友阿兵有些诡异,却一时也想不起来。

  金葵流落到一个孤村小店,受到一位老大娘的帮助,终于得以睡一个踏实而香甜的囫囵觉。醒来后,她哭着恳求老大娘的帮助,但老大娘并无能力帮她去北京。

  一路上,谷子的朋友阿兵一直对高纯不怀好意。车队一路来到黄河岸边古老的窑洞。

  远征的车队一路行进,来到山西境内。

  金葵无法知道落脚的村落究竟在什么位置,只能暂时寄居在老大娘家中。

  壮丽的景色,并不能使高纯的心情豁然开朗。此刻,眼前的烽火台似乎就是他的爱情写照,孤独并且残损,有几分悲怆。

  高纯发现了阿兵的车撞人的痕迹,却被尾随而至的阿兵跟踪。

第十集

  谷子与阿兵发生争执,被周欣看在眼里。她不禁有些担心。高纯则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将手中的相机对准了那些画家和他们的车牌。

  谷子与阿兵的诡异神态令高纯提高了警惕,他知道接下去的路会更加荒凉,必须倍加小心。

  热心的老大娘为金葵介绍对象,被金葵婉言拒绝。

  杨峰的助理不断向金父和金鹏催债,双方的冲突愈演愈烈,憋了很久的金鹏终于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一群人大打出手。

  周欣觉得谷子是错以为高纯对自己有意思,所以才会满怀敌意。高纯坦言并没有追周欣的想法。周欣追问高纯为什么跟踪她,高纯一时语塞,无言以对。

  企图躲避肇事逃逸罪责的阿兵,觉得高纯始终是个威胁,正在与谷子进行一番密谋,恰巧被周欣撞见……

  此时,高纯也发现了阿兵的车很可能就是那辆撞人后逃逸的车。一直盯着高纯的阿兵也听见了它与陆子强的电话。

  高纯向周欣谈起了自己“嫁给别人”了的爱人,他决定终生不娶。

  迫于对阿兵阴谋的惧怕,谷子打算带着周欣离开,却被阿兵发现……

  一早起来,高纯发现自己的相机不见了,便找到阿兵算账。两人话不投机,打将起来,被众人劝开。他告诉周欣,阿兵拿走了相机里的所有照片底片。

  金葵想找一个有电话的地方。老大娘顺势把她诱到上回给她介绍对象的人家,引起金葵的不满。

  车队抵达河北崇礼县境,高纯与阿兵仍是暗自较着劲。

  找水喝的周欣清楚地听见了谷子与阿兵的谈话,并在车里发现一本法律法规的书,她的心里不由紧张起来。

  车队依旧行进着,但大家各怀心事。

  谷子再次要求周欣跟他离开,周欣质问谷子,阿兵究竟有什么阴谋……

  老大娘还跟那户要娶媳妇的人家来来往往,还收了人家的聘礼。金葵也没有什么切实可行的办法,只能听之任之。没干过重活的金葵在挑水时晕倒,老大娘找来了医生。

  老大娘答应金葵可以为她寄信。

第十一集

  一行人爬上箭扣长城。伺机而动的阿兵终于凶相毕露,向高纯下了狠手。为阻止阿兵的恶行,谷子和阿兵扭打在一处。情急之下,闻讯赶来的周欣为救高纯,失手将阿兵推下山崖……

  老大娘对始终不肯就范的金葵产生了厌恶之情。

  在医院,警方确定了阿兵的车就是肇事车辆。

  大难过后,周欣被谷子的怀抱温暖着,而高纯依然决然一身,孤独地望着远方……

  送了聘礼的小伙子找上门来,想与金葵进一步谈论婚事,金葵索性告诉他自己有男朋友。小伙大呼上当,找老大娘理论。那家人更是嚷嚷着要退还付出的财物。

  高纯为救命之事向周欣道谢。

  老大娘知道留不住金葵的心,便往她兜里塞了二百元钱,示意她离开。金葵依然朝着北京走去。

  车队回到了北京,高纯感慨万分。

  跋山涉水的金葵终于结束了这场旷日持久的噩梦,回到了日思夜想的北京。她的第一个目的地就是曾经租住过的车库,然而物是人非……

  高纯为找到新的工作向方圆求助,他准备摆脱陆子强的控制。当高纯向陆子强提出辞职的时候,他却想起了要交差的照片已经丢失。

第十二集

  高纯想起相机丢失后,曾经用周欣的相机拍过几张照片,向她借来了相机。谷子与高纯摒弃前嫌。临走时,周欣告诉高纯其实挺喜欢他的,高纯只能做出应付的回答。

  金葵来到观湖俱乐部,希望能够重新回到原来的岗位,遭到拒绝,悻然离去。她随后找了高纯租过车的那家公司,被告知高纯已经改了手机号。

  在拷贝照片的过程中,高纯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在周欣的相机里,居然暗藏着偷拍的百科公司的财物报表。

  金葵花完了随身的钱,只得露宿街头。

  高纯质问周欣为什么会有公司的财务报表,并直接坦言“我是受你老板雇用的一个密探”。

  这天夜里,周欣带着高纯,再次敲开了芳华里小区那户人家的大门。周欣指着屋内躺在床上的一个形容枯槁的女人,告诉高纯,这就是她的母亲,她是个植物人……

  周欣将一切都原原本本告诉了高纯。原来,周欣的妈妈当年就曾是百科公司的财务。自从陆子强接管总裁之后,欺上瞒下,周母决定将陆作假的事情提供给税务局,却遭到了陆子强的残害。周欣长大后发誓报仇,因此一步步接近陆子强……

  金葵在少年宫遇到校友,得到了一份工作。在这里,金葵重新穿上了“冰火之恋”的白色纱裙,翩翩起舞。

  在高纯的配合之下,周欣趁乱下手偷取了陆子强的公司假帐的证据,被陆发现。情急之下,周欣带着证据投水而逃。陆子强恍然大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陆子强带着打手四处寻找周欣的下落,先行找到了高纯的住处。高纯跳窗逃亡,不幸摔成重伤。

  陆子强一行闯入芳华里。在这里,他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周母……

第十三集

  为了救治病危的高纯,周欣想方设法为他凑齐手术费。在画友们的帮助之下,终于凑出了三万元钱。

  手术顺利进行。在梦里,高纯看到了金葵。金葵一身白色的轻纱与他自己头上那一袭红巾缠缠绵绵,翩翩起舞……

  在金葵的教授下,两个红巾白裙的少年跳起“冰火之恋”。

  税务局很快找上门来,陆子强感到一切都完了。

  高纯的手术非常成功,大家都为他感到高兴。然而,今后的高额医药费从何而来,不免令周欣感到担忧。

  方圆将高纯的寻父的故事告诉了周欣。周欣又一次感到了“命运”两个字的分量。她要帮助高纯找到父亲,来挽救他的健康。

  周欣通过观湖俱乐部查到了蒋先生以前的居住之所。她和谷子一起来到了青龙湖白马寺。令人高兴的是,这里真的是蒋先生生前的住所,但老和尚言明不能随意打开他的房门。

  谷子不免有些泄气,周欣却突发奇想……

  入夜,谷子和周欣潜入那个房间,居然找到了公证书和遗嘱。赫然映入眼帘的是三个大字——蔡百科。

  周欣知道蔡百科就是陆子强的岳父。他们从公证处的人员那里证实了蔡百科的原名,就是高龙生。

  周欣和谷子来到那个神秘的大院,见到了蔡的女儿蔡东萍和即将被赶出家门的仇人陆子强……

第十六集

  病中的高纯呼喊着金葵的名字。

  一块火焰一般的红巾,在一个起舞少年的头上飘舞。往事如风,和高纯一起买下绿色的琉璃和红色的头巾的情景历历清晰,浮现在金葵的眼前。

  再次走进蔡家大院,周欣带来了聘请的律师。律师提出了高纯有DNA鉴定和见到蔡百科本人的要求,遭到蔡东萍粗暴的驱逐。看来,官司不可避免。

  金葵拨通了家里的电话,才知道家里出了大事。酒楼已经倒闭,哥哥因伤人被捕入狱。金葵赶回了云朗,见到了父母,恍如隔世。

  百科公司正式被查封,陆子强受到了法律的制裁。周欣推着轮椅,母女一道欣然步入这个曾经前赴后继,进行过不屈挣扎的地方。

  法官不日内便光顾了蔡家大院,要求见蔡百科本人,却被蔡东萍推三阻四。经过了几番较量之后,周欣和法官终于见到了这个神秘的老人……

  尽管蔡东萍依旧不断阻挠,周欣还是亲自将高纯一直在找寻父亲,并且身负重伤的消息,告诉了蔡百科。蔡百科老泪纵横,错把周欣当成了儿子的女友。

  蔡百科的资助,使得高纯的治疗得以顺利继续。周欣用手里的DV拍下高纯的影像,准备带给老人看。

  周欣为高纯请的代理律师和蔡东萍的律师展开激烈的谈判,双方剑拔弩张。

  很快,蔡东萍抛出了她的杀手锏——另一份遗嘱,企图全面接管高纯的未来。这使得周欣等人瞋目结舌……

第十七集

  高纯被蔡东萍派来的人从独立病房换到了集体病房,病情迅速加重。

  周欣向他解释这不是他父亲的意思,而是姐姐为了争夺家产的继承权,在从中作梗。高纯的眼前一片虚妄迷茫,不断呼喊着金葵的名字……

  代理律师帮助周欣分析了高纯目前的不利情况,如果不采取手段,即使遗嘱产生法律效应,在蔡东萍的精心策划之下,高纯很有可能一分钱也拿不到。倘若蔡东萍知晓了百科公司的倒闭还和高纯有关,更会火上浇油。况且高纯现在根本没有自理能力。

  这使周欣顿时陷入不知所措的境地。律师提出一个有效而荒唐的建议:如果高纯可以和周欣正式结婚的话,在法律上她可以代表高纯行使权力……

  律师的话,在周欣的脑海久久萦绕,挥之不去。谷子劝她应该赶紧从这潭浑水里走出来。

  高纯高烧不退,神志不清。周欣成了他唯一的亲人,她无法就这样走开。高纯喃喃地,将自己与金葵的美丽故事告诉了周欣。

  周欣和律师想再见蔡百科一面,遭到蔡东萍的驱逐。无奈之下,他们又来到法院。

  入夜,周欣继续守在高纯的身边。

  在法院的安排下,高纯被允许可以亲自去见父亲。周欣很高兴,将高纯精心打扮了一番。谁知这只是蔡东萍的缓兵之计,蔡早已将父亲转移了地点,自己和律师也躲藏了起来。

  法院决定强制执行。再次赶往蔡家的高纯一行人却在路上听到了蔡百科去世的噩耗……

  没有了后续资金,医院开始逐渐减少对高纯的药量。

  双方的律师再次进行谈判,对方律师声称如今的财产一律由蔡东萍全权管理。周欣情急之下,声称要把高纯抬到蔡家去……

  蔡东萍怕周欣真这么干,派人严密监控,既不让高纯正常治疗,也不让他断药。

  看透了蔡东萍险恶用心的周欣,向律师正式提出,要和高纯结婚,来挽救他脆弱的生命。

  方圆设法说服高纯接受这个听起来荒唐但只此一法的决定。尽管难以接受,但在周欣一句“挽救一条生命”的话语下,谷子也不得不低下头来……

第十八集

  谈到结婚,一向气量狭小的谷子,这次却显示了空前的宽容与理解。他只要求,到时候可以来参加他们的婚礼。

  画家们又凑了一笔钱帮助周欣,谷子却选择了默默离开,并将自己家留给周欣暂时作为新房。

  周欣布置着新房,心里不知什么滋味。

  周欣搀扶着高纯,来到婚姻登记处办理了手续。在那一刻,高纯再次听到了“冰火之恋”的旋律。

  在踏入充满喜气的新房之时,周欣看到这一切并未在高纯的脸上激起足够的快意。小两口在周欣植物人的妈妈跟前跪下,互相带上了戒指。妈妈无动于衷,毫无表情。

  婚宴如期举行。那一夜,高纯和周欣都哭了。进入新房后,两个人依然心绪万千。高纯在黑暗中开口说话,那声音犹如空谷回音: “你真的……是我妻子了吗?”

  高纯的律师前往蔡家大院与蔡东萍进行遗产分割交涉未果。

  法院对此案进行的裁决是,高纯得到蔡家大院和八百万的遗产。蔡东萍还想顽抗,但显然已经无济于事。

  面对法院的裁决公文,高纯却显得无动于衷。他似乎对搬进蔡家大院也并不觉得高兴,兴许他仍在念着自己真正的爱人。

  金葵为学生们排练的“冰火之恋”被领导强行改了名字。

  高纯和周欣住进了蔡家大院。然而,高纯的眼中始终透着漠然。谷子主动前来帮助周欣打理家务。

第十九集

  高纯暂时还不能从轮椅上站起来。在方圆的介绍下,周欣请李师傅来打杂,帮助照顾不能自理的高纯。李师傅一家人搬进了蔡家大院。

  金葵打电话拜托妈妈在云朗打听方圆的下落。能去的地方都去过了,或许找到方圆,是找到高纯的唯一希望了。

  李师傅的女儿小君要上辅导班,开口问高纯借钱,周欣没说什么。

  画家们即将办妥赴欧洲办画展的手续,邀请周欣一同参加,周欣不无动心。谷子对周欣情义难忘,情难自控将周欣抱在怀里,正好被李师傅撞个正着。

  金葵的妈妈打听到了方圆的电话,告诉了金葵……

  周欣的签证办下来了,即将远赴欧洲参加画展。

  李师傅不断想向高纯开口要钱,引起了周欣的强烈不满。双方发生了口角,周欣想辞退李师傅,再请一个保姆。谷子和画友们这就要赶李师傅,还是被心软的周欣阻止了。谷子认定李师傅就是以那次看见的一幕相要挟,利欲熏心,但周欣表示自己绝不会对高纯不忠,身正不怕影子斜。

  周欣为了在自己去欧洲时能照顾好高纯,托方圆又找了一个保姆。然而,当她走进蔡家大院时,高纯惊呆了……

  来人竟是金葵。

  虽然金葵终于找到了高纯,但两人都碍于高纯的婚姻和主仆关系,无法表露自己的真实情感,只能彼此心照不宣。

  金葵做的菜很合高纯的胃口,却也因此引发了一次金葵与李师傅的口角。

  周欣走了。

  高纯与金葵压抑的情感终于得以释放,两人终于又可以紧紧相拥在一起。高纯对金葵说,即使什么都不要,也要跟金葵离开这个地方……

第二十集

  方圆努力劝说高纯放弃离婚的想法,说周欣放弃自己的幸福,是为了高纯的生命。高纯与金葵一时间都无言以对。

  然而,感情并不是理智可以控制的。虽然道理都明白,可高纯和金葵还是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入夜,高纯掏出那块心形琉璃,令金葵感慨万千。

  周欣虽然身在欧洲,但每天不忘打电话,监控着家中的一举一动。

  李师傅借故要给女儿办理考学的事情,向高纯请了假出门去了。

  高纯鼓励金葵依然要回到舞蹈的世界,两人浮想联翩。

  原来,李师傅要见的人,竟是蔡东萍的仆人孙姐。孙姐不但暗地里向李师傅塞钱,这次竟然为了他女人考学的事更是出手阔绰。李师傅明白这是蔡东萍的授意,似乎有着什么阴谋,但他无法抵御金钱的诱惑。

  家里的热水器坏了,高纯顺势将钱柜钥匙交给金葵,让她代为保管。

  金葵发觉高纯的腿似乎有了一丝反应,但高纯自己却不知道。金葵在院子里偏偏起舞。此刻虽不能动,但高纯的心在随着一起律动,旋转……

  方圆为高纯找到一个老中医。老中医告诉他们,这个病可以治,需要的只是耐心、毅力、心情开朗,有了这三条,重新站起来并不难。

  两个人集中精力,对付病魔,争取有一天高纯能重新回到梦想的舞台。

第二十一集

  金葵为高纯买了个拐杖,又每天不断为高纯烫脚、按摩、服药,两人之间温暖而又默契。

  去医院复查,高纯的病情恢复得还不错,老中医的反映也还可以。

  李师傅的女儿小君考上了大学,所有人喜气洋洋,为他们祝贺。席间,小君童言无忌,说如果不是遭遇了不幸,高纯娶的一定是金葵。李师傅劝高纯一定要自己掌握经济大权,以免受制于周欣,高纯对此付之一笑。

  陆子强偷税一案正式宣判。蔡东萍躲在暗处,静观其变,等待着翻身的机会。

  律师向蔡东萍提议设法补上七八千万的缺口,从而摆脱百科公司可能破产的危险。蔡东萍打起了蔡家大院的主意。只要设法取回蔡家大院抵押出去,这个缺口就有望解决。她和律师悄悄商定了一个离间之计……

  周欣电话里谈到了中医和西医在诊断治疗方法上可能会产生冲突,但高纯还是决定暂时不告诉医院同时请中医配合的实情。

  蔡东萍的手下孙姐向李师傅提出还钱,还威胁他要采取非常手段。

  李师傅非常害怕,把欠钱的事告诉了金葵,并要她替自己出面向高纯借三万元钱,被金葵一口回绝。

  孙姐派遣流氓到学校找小君麻烦,扬言要将她买到学籍的丑事捅出去。小君追问李师傅,才知道父亲做下的蠢事。恼羞成怒的李师傅伸手打了小君。

  寒风中,小君看到父亲的后背弓着,已俨然是个蹒跚的老人。

第二十二集

  在飘扬的乐曲中,高纯感到自己的乐感和激情没有丢失,他的腿此刻有了反应,似乎跃跃欲试。

  李师傅无奈之下向高纯开口借钱。高纯一口答应,金葵提醒他是否请示一下周欣。周欣在电话里对此事极力反对,并表示绝不纵容李师傅的这种风气,弄得高纯满脸的不快。

  没有得到钱的李师傅倍感失望,心里已经起了变化。追债人再次到学校找小君,当众对她进行羞辱。

  李师傅走投无路,只得请求孙姐放他一码。蔡东萍松口了,但要李师傅作为她的眼线潜伏在蔡家大院,目的只有一个,促使高纯和周欣离婚……

  高纯开始拄着拐练习行走,却不小心摔倒。

  周欣回国了。金葵重又回到了仆人的地位,李师傅趁机开始挑唆金葵。

  接风饭桌之上,金葵差点失言,气氛紧张。金葵告诉周欣他曾经有一个男友,但……周欣劝金葵放弃那段残酷的恋情,高纯则面若冰霜。

  周欣对高纯的爱其实是对恩情的一种报答。入夜,两人谈起这场婚姻,不免各自垂下眼泪。

  女人的直觉致使周欣问出了金葵曾经给高纯洗过澡,心里暗生芥蒂,但她并没有对此深究。

  周欣听从西医的医嘱,停止了高纯的中医治疗。李师傅感慨地叹了口气,他知道高纯爱的其实还是金葵,而周欣对高纯来说……

  高纯感到自己身体难以康复,私下计划死后将蔡家大院留给金葵,并委托方圆和律师尽快办理手续。李师傅将这个消息及时通报了蔡东萍。

  小君在公车站结识了校友石泳。

  蔡东萍的律师知道了这一情况,指出了蔡百科的临终遗言中有一个漏洞:如果高纯在生前将蔡家大院赠与别人,蔡东萍几乎没有任何办法进行制约……

第二十三集

  于是,孙姐向李师傅布置了下一步的任务。

  李师傅主动找了周欣,向他报告了金葵的真实身份和她与高纯的感情现状……

  表面上,周欣装作若无其事,但与高纯和金葵的言语之间已经暗藏机锋。她设法将金葵支开,令她去上海送一幅画。

  高纯发了高烧,情绪异常低落,医生嘱咐周欣注意对他的监护。周欣亲自下厨,想讨高纯的欢心,但她不知道高纯的笑容是出于应付还是真正的幸福。

  石泳请小君吃饭,送她一个手机,并鼓励她参加一个专门制造丑小鸭变成白天鹅的神话的造星活动。小君很是动心。

  在方圆的协助下,高纯趁周欣出门之时和律师办理了遗嘱手续。现金资产的50%归周欣所以,而另50%和蔡家大院归金葵所有。

  将画作交付给上海的接收人之时,金葵看见了那幅画的内容——高纯的画像。

  周欣看见金葵在流亡时与那个农民拍的照片,误会她已经结婚,并暗藏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她非常生气,求助谷子,准备将金葵驱逐出去。

  金葵归来,周欣将自己的决定告诉了她。金葵的精神濒临崩溃,但不论她如何哀求,显然徒劳无益。

  小君向父亲提出要参加选秀,遭到李师傅严词反对。

  周欣将高纯接到疗养院,并让谷子赶走了金葵,并换了原来的电话号,以防止后患。

  新来的保姆余阿姨令高纯十分不满。在高纯的追问之下,余阿姨脱口说出金葵已经走了的实情。高纯大发雷霆,周欣说金葵要的就是他的钱财。高纯依然故我,周欣将那张婚纱照放在高纯面前。高纯瞋目结舌……

  金葵向方圆求助,方圆答应带她和周欣谈谈。

  高纯病情陡然加重,反复念叨着金葵。周欣告诉前来斡旋的方圆,她已有了金葵结婚的证据。但她疏忽了,此时方圆已将金葵的字条交到了高纯的手中……

第二十四集

  画友们告诉周欣,如果她的画作得奖的话,就能得到去日本美院留学的机会。但周欣拒绝了。她要继续守护自己的家庭,不允许任何人,甚至是自己的理想去破坏它。而在这场婚姻的背后,还有一个自愿的牺牲者——谷子。

  小君参加了选秀比赛,并通过了第一轮的淘汰赛。当然,她根本无法知道,这其实也是父亲和蔡东萍交易的结果。

  李师傅带着方圆和金葵快步走进医院,见到了高纯。高纯握住金葵的双手激动地说,他相信自己的爱人不会背叛他。

  为了排遣高纯低落的心情,周欣为他带来了电脑,建议他参加久游网劲舞团的游戏,高纯失神的瞳孔里果然有了生气。

  在方圆的安排下,高纯趁周欣不在,和律师、公证员一起,为自己的遗嘱做了公证。

  李师傅将情况报告了蔡东萍。蔡东萍变得狂躁无理,因为她知道,那个“赠与”使得她几乎对高纯没有丝毫办法。这件事情,通过法律手段根本得不着便宜。

  金葵想让那个老中医帮助高纯进行调治,恢复体力,遭到医院的拒绝。

  蔡东萍将遗嘱的消息告诉了周欣,以起到离间的作用。周欣怒不可遏,却并没有象一般人想象的那样采取行动。

  李师傅将遗嘱的事告诉了金葵,金葵将临走时忘了交给周欣的钱柜钥匙交给了李师傅。

  李师傅和金葵将那个老中医悄悄带进了病房,却正好被周欣撞见。周欣认为金葵要图财害命,气不打一处来。

  小君的选秀出奇顺利,她沉浸在自己梦想的泡泡中。

  李师傅被谷子带人赶出了蔡家大院。走之前,他为高纯办了一件事,潜入卧室,从钱柜里偷走了四百万,交到金葵手中。

第二十五集

  周欣想把蔡家大院的房产证交付律师保管,怎么也找不着了。她和谷子一起到有关部门核查,却发现户主已经换成了金葵……

  周欣立即与律师进行了会晤,蔡东萍与律师也参加了。如今,她们的利益倒似乎绑在一条绳子上了。

  周欣又进行了一番寻找,发现家中的房产证和四百多万真的不翼而飞。她立即向公安机关报了案。

  警方立即展开了调查,发现有人甚至出具了高纯的死亡证明,才将户主换成了金葵。案情变得复杂,疑窦重生……

  到医院见高纯的金葵,被警察逮捕,进行搜查和审讯。

  警方的回复令周欣和蔡东萍倍感意外——撤案,因为金葵执有高纯签署的赠与文件,已经产生了法律效应。

  周欣采用了谷子的意见,将高纯换了医院,避免金葵与他再次见面。而所有发生的这一切,一直出于昏迷中的高纯一无所知。

  周欣决定坚决捍卫家庭的权力,但醒来后的高纯对她说了声“对不起”。

  金葵从租住的屋子搬走了。对于周欣来说,这个阴险的女人似乎是在得到想要的钱之后消失了。令她更难以接受的是,高纯竟然在发生了一系列事件之后竟然还拜托李师傅去找金葵。

  小君的比赛一路绿灯,但她面前需要的,只有钱,钱……

  未等小君开口,借酒浇愁的李师傅也清楚地知道,女儿求他的,是什么事情。

第二十六集

  周欣决定放弃对金葵的上诉。她不想因此影响高纯的病情,令律师大为意外。

  小君因为要不到钱和父亲怄气出走,使李师傅心急如焚。失去了经济来源的他一边联系收留小君的石泳,一边还得找工作,却处处碰壁。

  为了女儿,李师傅通过方圆,找到金葵借十万元钱。金葵表示,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动用高纯账上的钱。李师傅心灰意冷。

  石泳将小君带回了家,母女见面,抱头痛哭。

  而此时李师傅正在医院。不知出于什么目的,他和高纯撒谎说金葵带来了她的丈夫,去看了蔡家大院,引起高纯的病情进一步恶化……

  回来时,李师傅令人惊讶地将一大包钱交给女儿,疲惫地说,他已经耗尽全力,问心无愧了。

  蔡东萍要周欣劝说高纯,以他的名义起诉金葵。结果令人更加吃惊,高纯主动放弃了自己对金葵的遗嘱……

  法院的有关人员前来证实高纯起诉金葵是否出于本人的真实意愿。

  选秀大赛现场,幸运之神指挥着评委之手,指向了33号选手李君君。和小君一起喜极而泣的,还有她的母亲,只有李师傅沉默不语,毫无表情。

  画友再次要求周欣参加在日本的授奖大会,还是被周欣拒绝了。

  高纯起诉金葵一案,进入法院调停程序。调停还未开始,金葵就交出了所有的钱和房产证,只要求见一面高纯,因为她怀疑这只是周欣在从中捣鬼。法官确切地告诉金葵,起诉她正是高纯自己的意愿,这一点确信无疑。金葵伤心欲绝,痛哭着离开。

  金葵带着对往事的眷恋和遗憾离开北京回到云朗。故乡,变得如此苍凉。

  父母早已原谅了金葵的背叛与逃离,一家人摒弃前嫌,和好如初。金父表示可以接受高纯,并塞给金葵两千元钱,令金葵更加感动不已。

  金葵来到医院和警局调查事前伪造高纯死亡证明的线索,她要找到这个冒名顶替的人,查出到底是谁策划了这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件……

第二十七集

  金葵想方设法,找到了那个给高纯开了死亡证明的莫医生,希望她能想起那个假金葵的长相。

  小君再次在选秀大赛中晋级,这意味着,还是钱,钱。将来的晋级,还是一样。这看起来显然是个无底洞。

  金葵再次返回北京。她来到房屋产权登记处,找到了相关的办事人员,却一无所获。

  从这一天开始,金葵就像高纯当初一样,干起了秘密跟踪的行当。她跟踪的对象也是女人,她跟踪的工具也是一辆出租汽车,仿佛一切都如高纯以前。而目标已经锁定——蔡东萍和周欣。

  小君进入十强。石泳积极怂恿李师傅往里投资,而下一个目标所需要的资金是——五十万。

  李师傅一反常态,主动找到蔡东萍,对她进行威胁,目的是得到小君需要的五十万元钱。蔡东萍瞋目结舌。然而,这一幕都被一直潜伏跟踪的金葵记录下来。

  金葵将拍到的蔡东萍和周欣的照片打印出来,连夜赶回了云朗。

  因为恰好适逢莫医生临产,金葵遭到莫的婆婆的阻拦。生产过程中,莫医生产后大出血,命悬一线。金葵挺身而出,为她输血,挽救了她的生命。

  在莫医生的指认下,金葵确定了那个冒名之人就是蔡东萍。

  方圆支持金葵的判断,两人来到警局报了案。在警察的调查下,房屋产权的工作人员指认了来修改产权的人是孙姐。

  金葵一心相见到高纯。方圆替金葵想了个好主意,两人一齐赶赴西山医院。然而,从护士口中传来可怕的消息,高纯昨晚已经去世。金葵当即晕倒在地。

  谷子获得大奖,即将离开祖国。周欣觉得一直对不起谷子,请求他的原谅。

  高纯的律师宣布了高纯死前的最后遗嘱,将蔡家大院拍卖,用于公益事业,而且这一遗嘱在法律上无可辩驳。蔡东萍声泪俱下,完全崩溃。

  此刻,金葵只想在出殡前,最后再看一眼自己的爱人。

第二十八集

  谷子离开了。周欣的植物人母亲看着怅然的女儿,似乎想说什么。

  周欣回避了所有人,金葵无法联系到她。

  石泳抛出金钱,动用了一切可以动用的社会资源,全力帮助小君向着晋级做出最后的冲刺。

  在方圆的再次帮助下,金葵终于在西山医院的太平间,见到了逝去的爱人,亲手将那个心形的琉璃带在他的脖子上。

  小君的最后晋级赛正在紧张地进行。台下,她的母亲因体力不支而倒下。

  蔡东萍精神错乱,并遭到警方的逮捕。

  金葵来到从前和高纯一起有过美好记忆的车库,往事历历在目。

  警车直接开到了选秀大赛的场外。

  小君在最后的努力中以用金钱换来的高票胜出。在鲜花与掌声的背后,警察走入会场,逮捕了李师傅。

  周欣为高纯整理好寿衣,看见了两张照片,一张为高纯的母亲,另一张是高纯与金葵在舞台上挥洒激情。

  父亲被抓,母亲病倒。已经得到冠军的小君惊呆了。

  小君以与传媒公司签下二十年作为代价,拯救自己的母亲,如今她也只有这样一个亲人了。

  就在金葵再次走进蔡家大院回顾以往的时候,高纯的尸体得以火化。

  周欣按照高纯的遗愿,将蔡家大院进行了拍卖,并将一个四百万元的存折交给方圆,请他转交给金葵,同时告诉金葵,高纯在最后的弥留之际,念的是金葵的名字。

  周欣来到云朗,将拍卖的钱捐献给云朗艺校。

  在高纯曾经租住过的云朗小屋,金葵再次听见了“冰火之恋”的旋律。此时,她是在与天上的舞者一道起舞……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