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原始剧情:】

  三十年代的南方城市,两个苦命的女人相逢:一个是尚未成婚即成为“望门寡”的沈桂花;一个是一心想为夫家留下子嗣的病重女人慧君。慧君的丈夫徐辰风纳桂花为妾。其间,青楼女子水晶为报父仇,设计进入徐家,使徐家燃起了大火,家中的一切被大火烧尽,丈夫和婆婆也被烧死。在经历了丧夫、丧子、从富家变为一贫如洗的两个寡妇带着三个子,白手起家。这期间,她们分别拒绝了邵群和文仲的感情,看尽了世态炎凉,人情冷暖。但她们自强不息,靠自己的两双手,重新打造昔日华泰绸庄的辉煌。

  【故事大纲:】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30年代。华泰绸庄主人徐辰风(黄文豪饰)是个正直的商人,然而因为父母早逝,继承庞大的家业,由于过于年轻气盛,不留余地,曾因发现帐册出错,就将用了几十年的李掌柜断然开除。辰风之妻周慧君(马雅舒饰)染上重病,辰风在慧君坚持下,将乡下女孩沈桂花(杜葳饰)娶进门替慧君冲喜。李掌柜后来受气染病致死,一家陷入困境,女儿李纯儿落入风尘,改名李水晶(刘思彤饰),并构思了一连串的计划,要向辰风讨公道,为父报仇。水晶与的张主顺(陈冠霖饰)有染并怀了他的孩子,水晶佯称怀有徐辰风之子顺利进入徐家,将徐家闹得家破人亡,徐辰风葬身火海,自己却因逃走不及,留下了亲生子徐思辰。故事主要讲述了周慧君、沈桂花、李水晶三个女人与徐辰风、邵群、张主顺之间的恩怨情仇。

分集剧情:
第1集

  这是一个需要追溯到过去的故事。公元1932年春末,位于南方的天兴市,乡下女孩沈桂花(杜薇饰)被兄嫂卖至天兴市为人冲喜,谁料到还未拜堂,新郎便死了,桂花当下即成“望门寡”而被赶出门;与此同时,天兴市最大绸庄华泰绸庄的徐夫人--周慧君(马雅舒饰)被大夫诊断为绝症。两人在湖边相遇,桂花误以为慧君轻生,挺身相救,双双落水。徐老夫人(刘芳饰)一心抱孙,认为慧君的症状是怀孕而欣喜万分,仅为徐家育有二女的慧君只好对老夫人隐瞒实情。桂花被喜婆卖到妓院美斯乐,她使计出逃,老鸨宝姨(刘洁饰)带着一众打手一路狂追,逃至茶楼偶遇徐家少爷辰风(黄文豪饰)出手相救,免于沦落。而此时,有蒙面歹徒于徐家二位小姐放学路上劫走二小姐徐雪纺(张子枫饰),由于徐辰风正在外谈生意,徐家上下遍寻不着,只能由慧君带着赎金前去和歹徒碰面,希望能救回孩子。

第2集

  徐家管事主顺(陈冠霖饰)带着辰风赶至山崖边,救回慧君和雪纺。福祥布庄女主人华娟娟(田子田饰)参加理事长夫人的晚宴途中,车溅起淤泥洒了途经的桂花一身,桂花愤愤不平,捡起石块砸车,被娟娟奚落。慧君写下离婚协议书给辰风,徐母与辰风正在震惊时,传来慧君的贴身丫鬟双儿(韩子婧饰)偷偷把慧君的安胎药倒掉被主顺发现,从而被吊在柴房挨打的消息,众人赶至柴房,慧君为救双儿,说出自己并未怀孕而是得了重病的真相。身无分文的桂花在街上遇见了从药铺出来的娟娟,冲上前去想为自己讨回公道,在争执中被警察抓走。邵群(叶鹏饰)在警察局与局长会面时,巧遇正在警局里大闹的桂花,邵群认出桂花是儿时的玩伴,遂将桂花保释,二人阔别多年又重逢。邵群将桂花带回家中介绍给自己的夫人认识,桂花愕然发现邵群的妻子正是与她发生口角的华娟娟……

第3集

  邵群留桂花在家中学做生意,桂花却执意只做个丫鬟。徐家为慧君请遍了天兴市的名医,却都说没有办法医治慧君的病,主顺向徐老夫人提议让少爷辰风纳妾,一来可以为夫人慧君冲喜,二来也能为徐家传宗接代。娟娟为刁难桂花,带桂花去山上的庙里参与赈灾活动,让桂花挑重物上山又借口忘记带钱包让桂花下山取,桂花途中遇到也来庙里进香的慧君,两人相认,桂花向慧君谎称自己现在过得很好。慧君与娟娟在大殿相遇,娟娟出言讥讽,双儿为主子愤愤不平,慧君却大度忍让。慧君叩拜菩萨时,手上的佛珠散落一地,让她心中一惊,觉得这是暗有所指。晚上慧君受佛珠散落之事困扰难眠,被辰风发觉并安慰,不料慧君突然发病,疼痛难忍,大夫让辰风对慧君的病做好心理准备,由此事慧君自认时日无多,请求徐老夫人给辰风收二房。

第4集

  徐老夫人让主顺介绍一些好姑娘给辰风挑选收房,并把辰风骗至茶楼相亲,辰风震怒,拂袖而去。华泰绸庄发生有次品卖出的事件,辰风怒斥主顺,主顺认为是辰风因相亲之事挟怨,慧君对主顺好言相劝,主顺仍不领情,去美斯乐寻欢以解除郁闷,结识欢场女子水晶(刘思彤饰)。水晶对主顺极尽恭维之词,令主顺为之深深迷恋。邵群力邀桂花来店里学做生意,被娟娟听到,娟娟为迫使桂花离开,想栽赃桂花,却在桂花的包袱里发现了五元钱,于是顺势称自己丢失了的五元钱为桂花所偷,桂花这才知道慧君当初有偷偷放五元钱在她的包袱里,但百口莫辩,为了不使娟娟与邵群的矛盾激化,桂花主动离开了华家。辰风听闻有一位四处云游的名医来到天兴市,便上门求见,希望名医能医治慧君的病,可名医却一直避而不见。

第5集

  名医终于被辰风的诚心感动,同意为慧君看诊并建议慧君接受西医的治疗,开刀做手术,辰风劝慧君接受大夫的意见,但慧君担心自己将不能生育而断然拒绝。月白(张雪迎饰)与雪纺因学堂提前放学而无人来接,谁料雪纺突然发起高烧还一直咳个不停,正在月白束手无策,焦急万分之时,被路过的桂花看到,抱雪纺去看大夫,却被警察误以为是绑架孩子的绑匪抓了起来。辰风去警局将桂花保释出来,桂花这才知道,原来曾经救过她的辰风与她在湖边认识的慧君是夫妻。桂花帮慧君照顾雪纺,慧君想起在庙里求来的签诗,觉得或许桂花正是她要找来做辰风二房的人,于是留桂花在绸庄工作。主顺一边知道桂花与少爷夫人并无特殊关系,便对她呼来喝去,另一边迷恋上水晶,在美斯乐欠下大笔债务。

第6集

  宝姨派两个小混混到华泰绸庄找主顺收账,主顺一时筹不出钱,便溜进账房妄图挪用公款,不曾想被桂花撞见,桂花扬言要告诉少爷,主顺谎称自己只是要查点货款,要桂花不要乱说,桂花向他保证,只要他不拿,绝对不会说出去。辰风以谈生意为名带慧君外出散心,向慧君道出他对慧君的深情,恳求慧君接受西医的治疗,慧君则要辰风娶二房。两人共同在菩萨面前祈愿,希望两人的感情就像辰风送予慧君的玉合欢一样永不分离。夜晚,两人一起在屋顶看星星,慧君突然发现自己挂着的玉合欢不见了,后夜,辰风于客栈院子里找到了碎成两半玉合欢,被慧君发现后各自拿一半作为爱的信物。美斯乐的小混混追杀主顺,向其要债,娟娟路过救下他并帮他还清债务,主顺继续去美斯乐找水晶,被水晶色诱。

第7集

  辰风决定借华泰绸庄成立五十周年之机举行义卖,为慧君积德增福。主顺为感谢娟娟替他还债,向娟娟透露华泰即将举行义卖之事。华泰绸庄举行大型的义卖活动,引来了抢购狂潮,主顺支使维持秩序的桂花去仓库点货,桂花进入仓库后却被反锁。有没有买到中意布匹的市民发现很多抢购布匹的人都是拿布匹去福祥布庄换钱,在辰风宣布义卖结束时大呼上当,引发众怒。主顺趁机栽赃到桂花身上,说桂花与福祥布庄勾结,徐老夫人大怒,桂花离开徐家。辰风质问邵群,邵群先感莫名,后发现真为娟娟的作为,呵斥娟娟后又亲自上门向辰风赔罪,还桂花清白。慧君向徐母提出收桂花为二房的请求,让桂花风风光光的回到徐家,辰风感到自己不受尊重,婚娶竟然任由他人摆弄,气而前去美斯乐解忧。

第8集

  水晶灌醉辰风,使辰风与其同床,被主顺撞见,水晶向主顺解释说这只是一个计谋,自己既未献身,最深爱的人也仍是主顺,会如此做只是为了拿回本应该属于主顺的一切。宝姨送红包向辰风道贺他成为水晶的第一个男人,辰风知道自己做下错事,想拿一笔钱给水晶解决此事,谁料水晶不肯收钱,只要见辰风一面,说有件东西在自己身边,辰风却拒不见面,水晶只得另谋计策。慧君收到匿名手帕信,约她见面,慧君前去赴约,水晶持辰风的玉合欢相见,向慧君表明自己已与辰风有过夫妻之实,求慧君接受她进入徐家。慧君将玉合欢带回,交给辰风,再次向辰风提出收桂花为二房之事。主顺向娟娟透露辰风在外逢场作戏,娟娟回家向邵群转述,顺势说起邵群与桂花的关系,引得邵群不满。

第9集

  邵群找到正在摆渡的桂花,向其诉说心中的苦闷,桂花劝慰他应多看到娟娟的优点,好好的疼惜她。娟娟的眼线向娟娟报告邵群和桂花在一起,娟娟与邵群大吵,邵群离家出走,娟娟找到桂花,请她离开天兴市。主顺在美斯乐被宝姨言语羞辱,水晶劝慰他,他心生一计,试图能令水晶尽快进入徐家。主顺在慧君的药中下毒,使慧君病情突然加重,大夫也查不出原因,主顺便顺水推舟劝老夫人尽快替少爷收房,为慧君冲喜。双儿救慧君心切,跑到码头找桂花,求桂花答应嫁入徐家做二房为慧君冲喜,主顺则向老夫人说明辰风曾与水晶有过一夜情,应是辰风中意的女子,所以要收水晶为二房,徐母不满水晶出身青楼,坚持不肯收风尘女子进门。桂花劝邵群不要逃避,应该面对自己与娟娟的问题,同时也被双儿求她为慧君冲喜之事困扰着。

第10集

  慧君的病情继续加重,急坏了徐老夫人,主顺趁机又提收水晶为二房之事,徐母终于同意见一见水晶。双儿找到桂花,告诉她慧君病危之事,桂花为救慧君,跑回徐家求老夫人同意收她为二房,为慧君冲喜。邵群得知桂花要嫁入徐家做二夫人冲喜,急忙到徐家质问桂花,桂花看到娟娟在远处,便对邵群承认是自己爱慕虚荣,令邵群十分失望。辰风依然十分抗拒收房,但徐母以慧君性命相逼,辰风不得不接受冲喜之事。桂花正式嫁入徐家成为徐家二夫人。此时,主顺正带着水晶赶往徐家,到徐家大门看到张灯结彩才知道自己已经晚了一步,水晶暗自发誓将来一定要光明正大的进入徐家。辰风向桂花表明虽娶了她,但心中仍只爱慧君一个,桂花要辰风记得说过的话,今生一定只能爱慧君姐一个。

第11集

  主顺愤怒于自己的精心策划却被桂花占了便宜。慧君醒过来,大家都认为是冲喜的结果,辰风说自己已经收了二房,要慧君履行承诺,接受西医的治疗,桂花也说若慧君不接受西医的治疗,那就要辰风休了自己,慧君只好同意。双儿不习惯桂花由下人变成主子,还和慧君分享丈夫,慧君劝她要看到桂花的委屈并开始教桂花给老夫人梳头。水晶从美斯乐不告而别,主顺百寻不着,宝姨点醒他欢场无情。主顺告诉月白、雪纺,桂花变成爸爸娶进来的二妈,雪纺年纪小,很快就接受了,月白则对桂花的态度很恶劣,桂花试图缓解自己与月白的关系,却碰了钉子,让桂花很受伤。娟娟带着茶点去染坊探望邵群,并留宿与邵群交心对谈,相互检讨了自己的行为和对家庭的态度,也更体谅的对方,两人和好。

第12集

  慧君将辰风从自己房中赶出来,要他去桂花房中睡,徐母大为赞赏。桂花却认为辰风人在自己这,心在慧君那,还是要回他慧君房间。辰风落寞走出徐家,在路边小庙遇见同样躲雨的水晶,大惊。主顺撞见在绸庄睡了一夜的辰风,借口为辰风拿衣服而拆穿桂花对老夫人说的关于辰风昨夜在她房间睡的谎言,惹怒老夫人。桂花向慧君道出自己不像是女人的抱怨,慧君决定对桂花进行训练。娟娟当众宣布以后福祥布庄的事情都由邵群说了算,给足邵群面子,并建议邵群送礼物给桂花做嫁妆,让桂花当自己家是娘家,令邵群十分感动。邵群与辰风长谈,将桂花托付给辰风,嘱咐他要好好待她。桂花为了缓解与月白的关系,去学堂接月白、雪纺放学,遭到同学笑话桂花是土包子,气跑了月白。

第13集

  徐老夫人将慧君叫至祠堂,指责她虽让辰风收桂花为二房,却一直阻止辰风与桂花圆房,不为徐家传宗接代做出努力,并下了最后通牒,若在三个月内,辰风和桂花没有一个孩子,就要再为辰风纳一房妾室。辰风坐车在路上,有位女子冲出马路晕了过去,辰风下车一看,竟是水晶。辰风将水晶送至诊所,大夫向辰风连声道贺,恭喜他就要当爸爸了,水晶怀孕了。走出诊所,水晶直指孩子的父亲就是辰风,问辰风要如何解决此事。慧君逼辰风去桂花房间,辰风心情郁闷,与桂花喝酒,酒醉后错把桂花当成慧君,与桂花圆房,徐老夫人大喜。桂花重回绸庄帮忙,此时身份已是徐家女主人,水晶前来选购,指定要桂花来帮忙,故意挑粉红色布料做嫁衣,还把未婚夫的模样形容得和辰风一样。

第14集

  娟娟在回福祥布庄的途中,因前方有人发病,众人拥集,堵住了去路,一位医生风尘仆仆的赶来医治,娟娟下车打算走路去布庄,却发现这名医生竟然是学生时代的学长李文仲(张鹰饰)。慧君在辰风的陪同下去医院看西医,辰风因事走开,慧君单独接受诊治,因接受不了内诊而仓皇离开,被文仲和辰风劝阻。经过检查,文仲建议慧君尽快开刀动手术。辰风请宝姨将钱转交给水晶,想解决与水晶的纠葛。娟娟带着邵群与文仲叙旧,邵群方知娟娟还有很多自己不知道的才能。慧君同意接受手术治疗,手术前夜将自己的玉合欢取下交给辰风,要他以后送给他最爱的女人,桂花求老天爷保佑慧君手术成功,跪在雨中和老天爷打商量,慧君向桂花承诺一定会健康的回来。徐老夫人将自己持佛15年的佛珠送给慧君,希望它能保佑慧君。

第15集

  慧君离开家前去医院进行手术,临行前将家和孩子都交给了桂花,月白和雪纺像是与慧君心灵相通,哭喊着追车。慧君在进入手术室之前还惦记着徐家上下的大小事,令辰风十分疼惜。在众人的祈祷和祝福下,慧君手术十分成功,只等七日后的报告看肿瘤是良性还是恶性。慧君很感谢桂花在她手术期间照顾徐家,留双儿在医院照顾自己,辰风与桂花回家,在回家途中,桂花不肯与辰风同行,始终跟在辰风身后,辰风牵起桂花的手。辰风带桂花去茶楼吃饭,桂花嫌东西太贵,只点了盘花生米,被其它食客笑话,辰风怒,警告食客,当众宣布桂花不是别人,是徐辰风的妻子,桂花感动。虽然和月白的关系没有缓解,桂花还是坚持去学堂接月白、雪纺放学,又被同学笑话,月白怒喝桂花,不准再去接她。

第16集

  被月白骂了之后的桂花失意地走在路上,浑然不觉天已下大雨,恰好邵群路过,惊讶着拉桂花躲雨并安慰她。桂花湿乎乎的回到徐家,晕倒在地。月白认识到自己做错了,十分内疚地照顾桂花,改口称桂花为二妈,桂花非常高兴。桂花与徐老夫人和两个孩子的感情都与日俱增,引得双儿不满,向慧君抱怨,被桂花听见,桂花表明慧君身体已好,冲喜的目的已达到,想要离开徐家的意愿。天兴市出现了一支没有新郎的奇怪的迎亲队伍,行至徐家门前,花轿里的新娘竟然要求要见徐老夫人,众人一肚子狐疑的出外看个究竟,这个新娘竟然是失踪了一段时间的水晶,水晶说自己怀上了徐家的骨肉,而孩子的父亲就是徐家少爷徐辰风,还请出宝姨作证,众人惊。徐老夫人只得先让水晶进门,再向辰风求证是否确有此事。

第17集

  徐老夫人和辰风确认水晶的事情之后,决定让水晶在家里住下来,直到孩子出生,并安排由桂花来照顾水晶。水晶对双儿抱怨房间,又对桂花装可怜。辰风找慧君想和她把这件事解释清楚,慧君非常生气,不停辰风的言语,将辰风赶出房门。辰风跟主顺诉说心中苦闷,主顺帮水晶说好话,又吃味的意有所指。娟娟告诉邵群,徐家发生的事情,邵群直觉辰风愧对桂花,十分恼怒。邵群因实在气不过,跑来找辰风兴师问罪,桂花口是心非说自己过得很好,不肯离开,邵群痛心又扼腕的离开。主顺赶紧将此事告诉了娟娟,娟娟妒火难耐,到布庄讥讽邵群,邵群又气又无奈。为了惩治对自己不礼貌的双儿,水晶装作摔倒嫁祸双儿,双儿百口难辨,知道水晶不安好心。慧君依旧不肯原谅辰风,赶辰风去桂花房间。

第18集

  桂花进入房间,看到辰风竟然在房中,觉得辰风应该陪慧君才是,并将水晶之前让慧君受委屈的事告诉辰风,辰风气急败坏的找上水晶,要把水晶赶出门,水晶故作委屈说要跟徐母拜别,哭喊的声音惊动了所有人,众人乱做一团,徐老夫人一时气急攻心,晕了过去。辰风只好同意水晶继续留下来,但为以防万一,要求和她签立条约,并将字据给慧君看。桂花劝慧君看到辰风刚才英勇的行动,慧君知道他的作为是为了保护自己,原谅了辰风。水晶见辰风要带慧君去复诊,故意说自己也想看西医。徐母吩咐辰风陪水晶,慧君则由桂花陪既可,看完诊,辰风一人回到绸庄,主顺得知水晶一人在家,于是去找水晶,这才知道水晶怀的孩子是自己的,未料却被双儿听见了,追大中,双儿被主顺打入水井中死了,水晶为掩护主顺,向徐老夫人告状,嫁祸桂花。

第19集

  水晶拿了扎满针的小桂花布娃娃,说是双儿拿针刺的,慧君回来,不敢相信,可是又找不着双儿。不敢去看大夫的桂花一人坐在茶楼,遇见了邵群,邵群还是要桂花离开徐家,桂花有苦难言请邵群不要再管自己的事了,两人难过的各自离开。紫儿发现双儿的尸体,辰风跟主顺回来,徐母将双儿针刺桂花布娃娃和桂花起争执的事情说了出来,桂花回来,担心自己跟邵群见面的事又要被捕风捉影,于是不敢说出有跟邵群见面,被质疑跟双儿的死有关系。桂花发现主顺鬼祟地从中药铺走出来,桂花问起,原来主顺脖子受伤来上药。回到家中的桂花发现主顺脖子上多了围巾,更觉奇怪,却说不上来,于是心生一计。夜晚,桂花和慧君两人摆了双儿的香案,主顺吓得屁滚尿流,桂花更觉主顺一定作了什么亏心事。水晶次日赶紧找上了徐母,说要请风水师来,免得胎儿煞到了气。徐母听信水晶和主顺的提议,请来风水师,不料竟属意水晶必须住在慧君房间,才可以避讳气。

第20集

  桂花为了保护慧君,说要住也应该是她,因为她也怀上了。徐母欣喜,主顺见桂花心虚的样子,直说该请个大夫确定,桂花眼看就要穿帮,却没想到真的给怀上了…桂花继续服侍水晶,水晶又气又恼不小心将桌上的杯子打翻,桂花急着捡拾,徐母跟主顺过来看见,徐母担心着桂花,要她停止服侍水晶,且嘱咐她以后要小心,水晶见徐母都没把她放在眼里,心里呕极了。徐母在祠堂求祖先保佑桂花肚子一举得男,主顺提醒徐母,水晶也有孕在身,但徐母不认可,说等孩子出生,一看就知道是不是辰风的。主顺不安,祠堂外的水晶脸色更是难看。帮桂花抓了安胎药的慧君,特别到绸庄将桂花怀孕的事情告诉了辰风,辰风欣喜赶紧跑回徐家,慧君心里怅然若失。主顺趁青儿不注意,在桂花的安胎药里下药,恰巧被忙着想照顾桂花的月白端成水晶的那碗。水晶因误食安胎药,动了胎气。

第21集

  主顺紧张的抱着水晶就往诊所跑,辰风和徐母感念主顺的忠心,一时没有察觉有异。文仲说水晶误食了类似堕胎药的草药。回到家中的辰风将诊疗结果告诉慧君和桂花,慧君说药都是自己亲自抓的,不会有问题,桂花心里直觉有问题,将药渣拿到中药铺去,请大夫检查,大夫指出原是桂花的那壶竟然有下胎药藏红花…而青儿跟桂花说煎药时只有主顺来过。得知又是主顺搞的鬼,水晶气急败坏指责主顺,主顺赶紧赔罪,更加深了对桂花的恨意。水晶出院没跟慧君回家,主顺也起了好奇心跟踪水晶。这才发现,原来水晶接近自己只是为了报仇,于是决定将计就计,主顺领一个李老板跟辰风谈生意,一出口就是伍千匹布的大买卖,辰风一点也不敢马虎,确定无误后,决定接了这笔生意。徐母要带桂花、水晶去庙里还愿。   

第22集

  邵群跟娟娟为了求子,两人也上山求神。撞见桂花被主顺故意绊倒,连人带滚的从阶梯上摔了下来,邵群见桂花跨下有血,赶紧抱着桂花下山。到了诊所,桂花脑中闪过主顺用计陷害的画面,在手术台请求文仲帮忙。文仲向大家宣布,桂花的孩子没了,徐母一听也跟着昏倒了。邵群担心桂花又觉得辰风亏对了桂花,于是抓起辰风又打又骂,娟娟赶紧拉着他离开医院。辰风因为邵群的一番话,内疚的跑到祠堂,慧君赶来安慰,只见辰风整个人意志消沈。为了桂花的事情,邵群跟娟娟回到家里,又是一阵大吵,邵群忍无可忍决定离开,桂花身体渐渐康复,辰风因孩子的事意志消沉,慧君苦劝不成,桂花用激将法,辰风犹如当头棒喝,收拾心情,决定回绸庄工作,辰风和主顺总算把李记的货赶齐了,还把所有绸缎锁在仓库里,主顺煞有其事的换上新大锁,将钥匙交给了辰风。

第23集

  辰风和慧君等着李老板来验货,却发现整个仓库都空了。李老板认定华泰失信,要求赔偿两万现大洋。慧君建议将家里的钱拿出来救急,也鼓励辰风不要被失败打倒。邵群拿了福祥的周转现金,打算给辰风救急,娟娟阻挡,邵群却不听劝,决定去帮忙。染坊里,赵老板答应辰风共体时艰,邵群也愿意帮忙辰风,辰风感念。徐老夫人为了惩戒辰风,拿昔日辰风祖父和父亲所用的扁担对辰风实行家法。桂花觉得这都是因为自己流产的事情所致,在房里左思右想决定应该将孩子还在的事情告诉慧君或是辰风,但是又不知该如何开口。水晶拿出自己的积蓄给辰风,要帮辰风周转,辰风只收心意,不收钱。主顺发现水晶想拿钱帮辰风,便怀疑她的心会不会已经倾向辰风,水晶忙掩饰说绝对不会放弃报复徐家。

第24集

  水晶母病危,写下『放手』后就撒手离世了,水晶充满恨意说自己绝对不肯放手!又有新的订单,辰风打算亲自前往江南确认蚕丝的供货量,再决定是否接这笔生意。水晶回到徐家,却因戴孝不敢进门,徐母心里十分愧疚,嘱咐主顺好好安排水晶母亲的后事。辰风去江南,临行前与慧君和母亲告别,因担心桂花内疚,于是没跟桂花辞行。桂花找慧君聊天,这才知道辰风外出,和水晶的母亲过世的事,心里失落极了。水晶办完丧事,向徐母哭诉自己孤苦无依。徐母想给水晶一个名分,主顺却不赞同。水晶气急败坏的质问主顺为什么要破坏她的计划,主顺更是咄咄逼人,问水晶难道忘了要报复了吗?主顺甩门走了出来,却看见桂花,桂花故意逼主顺发誓自己的清白,主顺不肯还要桂花提出证据。主顺决定要赶紧铲除桂花这个祸根。

第25集

  主顺找徐母哭诉,来个恶人先告状,咬定桂花当初其实是个望门寡,自从桂花来到家里,风波不断肯定是因为桂花命中带煞。徐母把慧君叫到祠堂对质,要慧君赶桂花出门。到外地谈生意的邵群,看到有人贩卖从华泰流出来的上等布料,惊,于是画图约桂花见面。桂花要邵群赶紧带自己去抓买布商。娟娟检查出来有喜了,开心的她连忙跑到布庄想告诉邵群这个好消息。娟娟跑回布庄却找不到邵群的人,却在大街上看到邵群和桂花很亲密的在一起,盛怒之下,当街打骂桂花,并扬言要与邵群离婚。主顺从丫头处得知桂花与邵群见面的消息,拿了邵群的信去给慧君看,暗指桂花不守妇道。桂花带着从外地买的布回来告诉慧君徐家出了内贼,慧君先入为主的认为桂花对主顺有偏见而不相信,主顺更打定主意要想办法赶桂花出徐家。

第26集

  娟娟为了阻止桂花跟邵群纠缠不清,于是找到主顺商讨对策,接着到徐家,请徐老夫人作主,希望桂花不要再来纠缠邵群。徐母大怒,要桂花来祠堂认错,桂花不觉自己有错,坚持跟邵群两人是清白的,慧君内心挣扎着,自私的不答话。桂花被赶出门,求慧君帮忙,慧君心软,却被丫环阻拦。邵群回到布庄,开心的告诉娟娟自己抓了几帖安胎药,让娟娟补身,又解释跟桂花的清白,希望娟娟不要生气了。娟娟告诉邵群自己找了徐母,邵群担心毁了桂花的名节,要去向徐母解释,娟娟阻拦,却失足跌倒…桂花被赶出门,在大雨中跪在徐家门口不肯离去,想等辰风回来解释清楚,还自己一个清白,赶来的邵群只好劝说着桂花。徐母终于被慧君说动,打开徐家大门,桂花却已经不知去向。主顺开心的在水晶房内喝酒庆祝。

第27集

  邵群在客栈安顿好桂花,桂花劝邵群赶紧回去陪娟娟。邵群回到家中才得知娟娟流产。邵群来到诊所,娟娟情绪激动,不肯他近身,文仲赶紧拉走邵群,并提点他,这次是意外,绝对不是娟娟所言的报复。邵群表示自己会好好思考和娟娟的未来。慧君到客栈探视桂花,桂花求慧君帮她求情,让她回到徐家。慧君帮桂花求情,徐母却拿出休书及一笔钱,要慧君拿给桂花。水晶安抚慧君,让慧君心里踏实多了。慧君来到客栈,桂花问起徐母是否可以让自己回去,慧君闪烁不答,不小心休书掉了出来,桂花难过。慧君心一横,说一开始不该让桂花进徐家,桂花其实适合在自由自在的生活,休书是自己的意思。桂花难过的问着慧君,是不是如果肚子里还有徐家骨肉,就一定会让自己留下来,慧君难过的说如果真是如此,一定不会让桂花离开的。

第28集

  主顺怕徐母一时又心软,让桂花回来会坏了他的事,于是决定偷走地契跟房契。桂花心情郁闷,到湖边散心,巧遇邵群。娟娟准备好了离婚协议书,要跟邵群离婚,邵群签字并决定以后靠自己的能力拼出一片天。桂花为支持邵群,将邵群送予的嫁妆全部还给他做资金。邵群感激赵老板肯给地方供他染布,辰风终于回来了,邵群赶紧将近日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辰风。辰风问起桂花被逐出家门的原因,徐母说她犯了七出,辰风不相信,到了客栈,却不见桂花人影。水晶安慰辰风,哭诉自己生完孩子就得离开的命运,辰风把先前的字据撕毁,水晶感动。辰风决定重新振作起来,同时也要找到桂花,坚定的说要把过去那个充满魄力和罢气的辰风找回来。娟娟与文仲在街上遇见正扛布送货的邵群,娟娟出言讥讽。

第29集

  四个月过去了,华泰绸庄的收支渐渐平衡,水晶再过一个月就要临盆,辰风允诺会给她一个名分,水晶错愕。主顺故意讽刺水晶,又提起复仇的事情。水晶不想再受主顺要挟,准备杀了主顺,主顺却闪开了。水晶因为动了胎气,提前临盆,果然一举得男,徐母和辰风大喜,慧君失落地走到了桂花房间,看着桂花缝得歪七扭八的婴儿服,心里百感交集,辰风也来到桂花房,安抚慧君,慧君要辰风答应将二夫人的位置永远留给桂花,因为这是自己欠她的,辰风允诺。辰风和徐母在祠堂里,决定在小孩弥月的时候,正式收水晶为三夫人,同时让水晶祭拜祖先。到了收三房的日子,水晶决定抛下所有仇恨,因为自己已经爱上了辰风,但却又担心主顺坏事。辰风在回家的路上,本想帮小孩买个玩具,却碰上了桂花。

第30集

  桂花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了辰风。水晶在茶水里下毒想骗主顺喝,主顺却没有上当,并告诉水晶一直都被父母蒙骗,一心要复仇,其实徐家并没有对不起她,两人大吵,辰风闯了进来直指他们是奸夫淫妇。水晶告诉辰风房地契都已经在主顺手里,两人扭打起来,香烛也被打翻了,火势蔓延,主顺拉着水晶逃走。徐母、慧君和桂花赶到,徐母想起徐家的血脉冲进火场,桂花赶紧要救小孩。整个火势一发不可收拾,徐母和辰风都葬身火海,桂花也因此胎死腹中。办完徐老夫人和辰风后事,慧君和桂花回到家中,才发现徐宅和华泰绸庄都已经被变卖,慧君和桂花只得拿起华泰绸庄的招牌和扁担,在破屋里重新开始生活。桂花鼓励大家,只要有这个传家的扁担,总有一天会将华泰绸庄的招牌给挂回去的!

第31集

  桂花跟慧君相互鼓励,桂花主外,慧君主内,两人一定说好撑起这个家。主顺和水晶打扮贵气凌人,来到水晶母亲面前祭拜,主顺许诺会好好照顾水晶。文仲带着牛肉来看慧君,月白和雪纺见有肉吃很开心,又很懂事的知道自己要少吃。慧君见孩子这样,心里有着诸多感慨和自责。文仲希望慧君可以接受心意,慧君拒绝。桂花在市集跟混混大打出手,桂花的布全被踩脏了。桂花故作乐观地回到家中,慧君发现桂花脸上有伤,心里有谱。慧君发现破屋外有名昏倒的老婆婆,赶紧背起她就医并照顾她,桂花非但没有觉得负担,也和慧君一起照顾老婆婆,令老婆婆很感激。慧君和桂花把脏了的布料洗干凈,正在不知道该怎么使用,老婆婆出来提议说做旗袍,并将自己一手做旗袍的绝活传授给了慧君。

第32集

  慧君学成之后,老婆婆执意离去,还将街上的一间小铺子送给了两姐妹,两人感动不已。正在愁该如何扩展生意时,桂花看见了宝姨,于是自己穿了件旗袍,跑到了美斯乐展示,莺莺燕燕一看桂花的旗袍打扮,十分喜爱,宝姨答应让慧君替小姐们制作旗袍。正当两人为布料苦恼的时候,赵老板说有善心人士,愿意免费出借布料。主顺不仅开了间主顺布庄,还买了间豪宅送给水晶,水晶感动主顺说到做到,更觉得自己没有跟错人。文仲见慧君辛苦,又向慧君表明心意,桂花生气跑走,慧君拒绝了文仲。两姊妹说好相互扶持,一起相依为命。旗袍店回本,桂花才知道原来送布给她们的善心人士就是邵群,并带邵群回家,慧君看出邵群对桂花的心意,希望邵群答应可以一辈子照顾桂花,会让桂花明天给他答复。

第33集

  桂花找来娟娟和邵群碰头,娟娟终于示弱,希望邵群给彼此一个机会。但也要邵群厘清楚感情后,再作决定。以为桂花离开的慧君,看见桂花喜极而泣,桂花说这辈子两人的命运已经被绑在一起,要分也分不掉了。五年后,因为提倡爱用国货,桂花和慧君的旗袍店生意大好,把华泰绸庄和徐家重新买了回来。水晶显得狼狈又苍老,和主顺住在一个废屋里,这五年主顺赌光了所有家产,穷途潦倒得甚至要水晶重操旧业。水晶远远地看着华泰旗袍店热闹开张,不禁忆起那段过往,然后无意间撞见月白和雪纺带着思辰去买糖葫芦吃,身边两个妇人讨论的竟是那个男童的身世,原来他是自己以为已过世的儿子!主顺得知之后,想利用孩子敛财,为了不再犯下错误,水晶跑到徐家诚心认错,并告诉慧君和桂花,思辰不是徐家骨肉的真相。

第34集

  文仲离开了天兴市,去乡下行医。邵群也和娟娟合好如初。水晶看着主顺不知悔改的模样,暗自做了决定。桂花和慧君惊讶水晶的再次来访,水晶对自己犯的错深深忏悔,于是两人答应让她和思辰相处一日,弥补这五年来亏欠的亲情。水晶回到家中,主顺兴高采烈的想一起庆祝即将到手的财富,方得知水晶已报警,主顺妄图以水晶为人质,却被冲进来的警察击毙,临终前说出自己这辈子最不后悔的事情就是爱上水晶,水晶也忆起这些年两人的往事,举刀自杀,愿来生还与主顺做夫妻,一切的恩怨情仇都随风而逝了。这天,是沈桂花五十岁的生日,虽然年过半百,却依然穿上旧式新娘蕾丝白纱,圆了这辈子的心愿─风光的嫁入徐家。回首过往,在慧君的搀扶下走进徐家大门,她已了无遗憾。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