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原始剧情:】

  妻子苏眉是一名优秀的脑外科医生,认为救死扶伤是自己的神圣职责,而丈夫索那认为自己从事的整容整形事业相同于崇高的艺术追求。一桩状告索那的官司让索那的事业、生活跌入低谷,苏眉对索那的误会加深,两人的关系陷入冷战。随着官司渐渐水落石出,索那被人欺骗被人利用的真相也终于大白于天下,索那用自己的人格魅力感化了被男友伤害过的小晴,并鼓励她重新面对生活。苏眉从索那的坎坷中看到了他的善良与单纯,双方重新认识了对方,爱情得到升华,决定携手共同面对面新生活的挑战。

  【故事大纲:】

  银行金库被盗,千万巨款离奇失踪,神秘女子正期待着与心上人亡命天涯,等待她的却是脑后亲密爱人的一记重锤和另一个女人的狰狞笑脸……

  山雨欲来。整形医生索那的世界一夜之间变得连他自己都无法辨识。

  精灵般的女孩伊凡的闯入,令他与妻子苏眉的冷战雪上加霜。伊凡一发不可收拾地爱着他,粘着他,并一次次挑衅着苏眉……索那的婚姻走向崩溃的边缘……

  亿万富翁魏明书一纸商业欺诈诉状将妻子韩思蕊告上法庭,激怒他的是韩思蕊隐瞒了他七年之久的整容经历。韩思蕊征服丈夫的,到底是她整容后天使般美丽的容貌,还是那颗与生俱来的柔软的心,她自己也分不清……而同时被告上法庭的还有主治医生索那……

  索那打造的人造美女柳流苏整容秘密被丈夫周同发现后,遭到残酷施暴。正当面目全非的流苏准备重新坦然面对生活时,却蹊跷地死在了索那的手术台上……

  索那无力追究这些事情背后的秘密,他只想一门心思恢复一个叫小晴的因颅骨碎裂而失忆的女孩的容貌。对于他来说,小晴是他和苏眉破镜重圆的唯一筹码!可就在背负惊天秘密的小晴笑容待绽之时,却莫明坠楼身亡……

  到底是谁在操纵权术,舞弄阴谋?索那心力交瘁。女律师欣然进入了索那的视线。欣然的体恤奔波无声地浸润着索那;可与此同时,伊凡的痴狂率性也让他感到慰藉和感激。索那的心再一次被拷问着,他爱的到底是谁,伊凡,欣然,还是他的结发妻子苏眉……而那一桩桩皆因他和他的职业——整形而起的官司和命案背后隐藏着的,究竟是谁的面具……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月黑风高,荒郊野外,一个年轻女子正期待着与男友携带巨款亡命天涯,谁料等来的却是早已布下的死亡陷阱。

  青年整形专家索那与脑外科专家苏眉的婚姻生活正经历着七年之痒的考验。这天晚上,苏眉正以鄙视的态度声讨整容行业,一个紧急的出诊电话打断了他们的争吵。

  苏眉挽救了因为头部受到重创的一位神秘女子的生命,但同时也因为手术中的一个失误让这位女子“丧失记忆”!

  恒安兴集团的董事长魏明书在结婚七年后发现,自己的妻子竟然是人造美女,一怒之下,他把妻子韩思蕊告上了法庭。

  警方为了调查被毁容、遭“失忆”的神秘女子的真实身份而找到的索那;为了向苏眉证明整型行业的意义,索那主动提出,帮助这个女子恢复从前的容貌,从而刺激她从前的记忆;苏眉被索那大胆的想法所震惊,表示愿意配合索那;两人的关系得到暂时的缓和。苏眉给这个女子取名为小晴。

  朱雀医院的院长白璇带来一个喜讯,索那再次夺得了整容界一年一度的行业大奖。同事张思源对此十分嫉妒,他开始谋划、寻找打击索那的机会;正好那桩离婚官司进入了张思源的眼帘。他给魏明书去了匿名电话,矛头直指索那。

  年轻女子伊凡为了给刚刚结束的一段感情划上句号而找到索那,要求他为自己洗去身上有象征意味的纹身;而时尚、现代、美丽的伊凡也让索那怦然心动,因为她的身上具有自己想要完成的“东方之心”理想的所有潜质。

  魏明书的律师林春柏一纸诉状呈现在索那面前——魏明书告他与一个名叫韩思蕊的女人合伙商业欺诈。让还沉浸在喜悦中的索那遭遇当头一棒。

第二集

  白璇请来曹欣然为索那当律师,在欣然的调查下,官司的来龙去脉终于浮出水面。7年前,韩思蕊化名王丹前来朱雀医院整容,在索那的手术刀下,从一名容貌平平的女子变成了绝色美女,并成为了魏明书的妻子。按照魏明书与韩思蕊的婚前协议,结婚满7年,韩思蕊有权分享魏明书的财产。因此,魏明书怀疑韩思蕊与索那联手一起蒙骗他的财产。

  韩思蕊主动与魏明书和解,也遭到魏的拒绝。

  多年来,流苏一直在朱雀医院出没,全身上下几乎都有改动。现在流苏再次请求索那为她作了处女膜修补手术。手术后流苏告诉索那她要开始新的生活。

  欣然找到韩思蕊调查取证,韩思蕊一句“索那一点儿也不冤枉”的话让欣然惊讶不已,她似乎隐隐感到离婚官司后不为人知的阴谋。

  为了配合索那,弥补自己的过失苏眉将小晴送到朱雀整形医院;张思源看了索那为小晴设计的整形计划后出了惊叹就是妒忌,而妒忌让他更为愤怒。

  一天晚上,索那与伊凡再次在酒吧中相遇。索那放心不下因为失恋买醉的伊凡,决定送她回家,却被张思源发现,紧紧尾随。在索那家门口,张思源拍下照片,并通知值守夜班的苏眉赶快回家。

  苏眉回来的时候,索那正在向刚沐浴完的伊凡描述自己的东方之星蓝图并邀请伊凡参加。两人的举动引来苏眉的误解,她不听索那的解释,愤而离去;而这样的结果似乎正合伊凡的心意,因为她开始喜欢上了这个老男人;她幸灾乐祸的丢下一句“索那,你麻烦大了”离去。留下索那无限烦恼。

  对索那、对婚姻失去信心的苏眉接受的母校奥克兰大学的邀请,不辞而别,离家出走了。

第三集

  在张思源的建议下,白璇改变初衷,决定利用魏明书与索那的官司大肆炒做。在她的劝说下,索那授权白璇全权处理与魏明书的官司。

  索那帮助伊凡洗去了文身,伊凡终于表示同意加入考虑东方之星的计划。作为交换条件,索那答应每天到酒吧为伊凡的演出捧场。

  行业大奖的颁奖大典上,颁奖嘉宾竟然是索那多年不见的老同学周同,今天的周同事业感情都十分得意。索那为老同学高兴,但向来沉稳的白璇一见到周同却失态了。周同将自己就要结婚的消息告诉了索那。

  但与此同时,索那却十分郁闷。苏眉因为误会不告而别,索那四处打探她的行踪。

  索那与周同吃饭,意外的发现周同的新婚夫人竟是流苏。席间周同大肆针砭时下整形界存在的问题;谈话内容令流苏如坐针毡。

  索那在家里寻找苏眉的行踪,突然门铃响了,索那以为是苏眉回来了,但门外站着的却是流苏。流苏想用金钱买索那的沉默,索那厌恶的拒绝了。韩思蕊与魏明书和解以失败告终,魏明书更加坚定了上法庭的决心。

  白璇开始大肆炒做官司,索那十分尴尬,欣然巧妙为索那解围。索那对欣然十分感激。

第四集

  白璇希望这场必赢的官司闹得越大越好,索那希望息事宁人,欣然却发现官司有很多让人费解的地方。

  小晴根本不配合索那的计划。索那向白璇求助;但白璇态度暧昧,真正在乎的是小晴的手术费从哪里开支。

  当欣然得知索那因为苏眉的出走扰乱了心神时,给予索那更多安慰,并通过关系得知苏眉的下落。

  白璇通过心理咨询对小晴进行试探,发现很多可疑之处。

  小晴用电话威胁着加害自己的男子,她要求对方把从银行盗取的巨款全部交给自己;那男子对女子的死而复活恐惧不安。正当索那收拾好行李准备去寻找妻子时,伊凡的意外受伤让他不得不放弃出国。

  魏明书利用各种关系,企图通过法律让索那永远不能行医。

  面对魏明书的冷漠与绝情,韩思蕊心冷了;她决定与昔日的丈夫对薄公堂。

  深夜,张思源潜入索那的办公室偷取病历,却被小晴看在眼里。

  在交换证据的时候,魏明书扔出了他状告索那的杀手锏——有索那亲自签名的银行收据。

第五集

  索那执意要去寻找苏眉,赶到机场却被限制离境。

  所有的证据都指认索那向韩思蕊索要了一大笔金钱;索那百口莫辩。

  流苏无意中得知了索那的官司。为了报恩,流苏动用周同的一系列关系开始秘密的帮助索那,阻止魏明书的幕后的运作。

  伊凡在自己身上纹下了索那的名字,并且在酒吧里公开了自己对索那的爱情;但索那顾忌着东方之星计划,不得不迁就伊凡。

  张思源在暗暗四处收集伊凡与索那亲密接触的证据。

  伊凡的母亲不放心女儿,决定回来探亲,为了搪塞母亲,伊凡以东方之星要挟索那客串三天自己的男友,索那无奈同意。

  机场里,回归的苏眉发现了前来迎接伊凡母亲的索那,当她听见伊凡向母亲介绍索那就是自己的男友时,不禁伤感地暗暗流泪。

第六集

  在流苏的运作下,官司开始向索那倾斜,胜利在望。

  白璇准备再次炒做官司。

  但此时,流苏收到了一封勒索信,有人用流苏曾经整容的病历威胁流苏。

  韩思蕊提出离婚。开庭当日,她没有到场,而是托人带来一封信,并宣布放弃魏明书所有的财产,包括婚后与魏明书共同创造的财富。这意外的举动让魏明书张皇失措。

  接到魏明书撤诉的通知,索那也松了一口气。但白璇告诉索那,事情没有完,索那应该反诉魏明书,索那没有同意,他只想息事宁人,专心工作。

  索那正要去寻找苏眉,却在朱雀医院里,索那与苏眉相遇了。苏眉的走与回来,都不跟自己通知,索那十分惊讶,十分气恼。

  苏眉前来看望小晴,她对索那迟迟没有开始救助小晴十分不满。索那解释,这是白璇对小晴的心理诊治后的决定,但苏眉敏锐的意识到,白璇是因为这是一桩赔本的生意,才拖延手术的。苏眉告诉白璇,小晴的所有手术费用由她来承担。白璇同意了。

第七集

  索那带苏眉来到当初求婚的地方,在重温了初恋的浪漫与温馨之后,索那检讨了自己在婚姻中的过错。他真诚的向苏眉提出重新开始的期望,但苏眉却冷漠地拿出了一份离婚协议。索那在震惊之余拒绝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索那在酒吧喝醉,给苏眉电话,苏眉不接。索那向欣然求助。

  伊凡也闻讯赶到酒吧,并以索那女友的身份自居,主动照顾喝醉的索那,全然无视欣然的存在;两个不同年龄、不同层次的女人用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和方式面对同一个心仪的男人。

  那男子终于找到了小晴所在的城市,并追踪到医院准备再次杀人灭口;不料小晴却早有防备。两人达成协议;谈话内容却被白璇偷听。

  白璇以索那的名义反诉魏明书,并提出了1000万的精神索赔。韩思蕊找到索那,希望索那放弃反诉,放魏明书一马,此事就此结束,索那同意了。白璇拒绝了这一建议。索那第一次与白璇产生了裂痕。

第八集

  索那约苏眉在餐馆见面沟通,但约会的时间过了苏眉迟迟不到;伊凡赶到,把索那拉走了。

  索那陪伊凡与伊凡母亲吃饭。张思源探听到消息,也把苏眉带到了同一家餐馆。苏眉再次目睹索那与伊凡一家亲亲热热,索那为挽救婚姻做出的努力都被抵消。

  流苏与勒索者达成协议,一次性买断自己所有的病历。但周同却因此发现了流苏曾经整容的事实。周同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残忍的毒打流苏。受伤的流苏逃出。

  索那与苏眉一起研究小晴的手术细节,找回了不少从前的感觉。而就在这时,索那接到了流苏的求救电话。

  流苏拒绝向索那透露究竟是谁下此毒手,只说家里来了小偷;周同也拒绝报警。

  周同的蹊跷表现与流苏惨不忍睹的伤情,让索那想起了一段往事。多年以前,另一个女人被毒打得奄奄一息,跟流苏现在的情形一模一样的,当时也是索那救治的,但那个女人对自己如何受伤一直守口如瓶。这个女人是白璇。

  伊凡的母亲擅自做主,要把索那调入苏眉所在的医院,苏眉以为索那一直在欺骗自己,对索那的人品也深恶痛绝。

  白璇还是以朱雀医院的名义反诉魏明书,大肆炒做魏明书的撤诉。魏明书的处境十分狼狈,但真正让魏明书失魂落魄的却是韩思蕊的离去。

  索那的出而反尔让韩思蕊很是生气,她决定违背与索那的约定,助前夫一臂之力让索那得到应有的惩罚。

第九集

  索那躲避着伊凡,也躲避着与苏眉的矛盾,他下意识地在对他从无任何要求与指责的欣然那里寻求安慰。

  张思源意识到小晴的手术如果成功,对自己的声誉将是极大的提高;于是请求索那让自己主刀手术,索那同意了,他知道,张思源需要这个手术去博明年的大奖;但白璇不同意;张思源以为是索那作梗,对索那的反感和报复开始升级。

  流苏的受伤对于白璇来说无疑等待多年的复仇机会终于来到。她要借流苏之手向周同实施报复。她知道周同是一个洁身自好的人,报复他的最好方式就是让他满身污点。

  张思源抓住机会,约会苏眉,挑拨苏眉与索那的关系。索那撞到了张思源约会苏眉,张思源要求索那放过苏眉,更让索那痛心的是苏眉当作他的面承认自己“爱上了张思源”。

  手术临近,小晴深陷不安;她害怕手术成功会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于是与神秘男子密谋阻止手术。

  白璇连番的炒作,令朱雀医院声名大振。韩思蕊联络魏明书的秘书,开始了反击白璇的一系列布置。

第十集

  手术前,神秘男子几次欲对索那进行伤害,但都被索那侥幸地躲过。

  小晴绝望地被推进手术室;但当索那来到手术室门前时,警察来到,拘捕了索那,罪名是涉嫌勒索与敲诈。

  原来是韩思蕊向警方提供了当年的勒索信,索那的行为已经构成勒索,被羁押。

  欣然与伊凡前来看望,索那十分感激这两名女子的关心,但内心深处,他最渴望的还是苏眉。

  白璇为了维护自己和医院的利益要发表声明,宣布索那的行为都是个人行为,并准备开除索那;欣然不惜牺牲多年与白璇的友情力保索那,白璇终于放弃,并寄希望于用小晴的手术转移记者们的注意力。她宣布小晴的手术继续进行,索那的位置由张思源顶上。

  欣然劝说苏眉去看望索那,苏眉去了,但带来的是离婚协议。因为索那的行为,已经违背了苏眉最后的底线,苏眉对索那的人品与医德彻底失望,所以更加坚决地提出了离婚。这一次,索那签字了。但索那告诉苏眉,我会向你证明我的清白。也将向你证实我所从事的行业也在救死扶伤。

第十一集

  官司的炒作因为索那入狱不能进行下去;白璇与韩思蕊达成协议。白璇不追究对方对朱雀医院的名誉伤害,韩思蕊也不追究医院泄露病人档案一事。

  伊凡为营救索那向母亲撒谎要来20万,希望替索那还清勒索的脏款却被魏明书拒绝;欣然也在为索那洗清冤屈而四处寻找证据;但一系列证据都证明索那确实曾经勒索10万人民币,欣然几乎气馁。

  流苏找到欣然,告知索那肯定是清白的,但拒绝说出理由;这无疑坚定了欣然的信心。

  当索那得知张思源要顶替自己给小晴做手术时心急如焚;因为索那知道这是修复和苏眉情感的最后机会了;他恳求欣然必须争取在小晴手术前让自己走出看守所。

  韩思蕊暗中帮助魏明书脱困,不顾魏明书苦苦的挽留,决然离开了这座令她伤心的城市。

  手术前夜,,神秘男子再次出现在医院停车场;而张思源突然失踪又惊魂不安地突然出现,让人不能知晓究竟发生了什么。

  在欣然与伊凡的努力下,索那在手术的当天走出了看守所。但当索那赶到的医院时,却被白璇无情地挡在了手术室门口;与此同时,张思源神色沮丧地从手术里走出,并告之小晴手术失败,容貌将不可能恢复。索那大受打击,他意识到,自己与苏眉之间很难复合了。

  张思源把过错推到了索那头上,一口咬定是索那制定的计划有问题。

  苏眉怀疑手术失败是张思源的操作有问题,但没有证据。

  索那的声望,医院的名誉再次受到严重损伤。白璇气急败坏,朱雀医院面临重大危机。只有小晴好像根本不在意,不能恢复从前的容貌,对她来说,似乎还是一件好事。

第十二集

  索那很不甘心小晴的手术为何失败,到底是手术计划有缺陷,还是手术过程中出现问题?他提出看手术录像,但手术录像带意外失踪。

  流苏出院了,但在此后半年内,她必须接受一系列的面部整容手术;周同要求与流苏离婚,流苏拒绝;流苏以周同的心理疾病作为要挟,开始了对周同无休止的报复;这令周同十分痛苦。

  伊凡对欣然的付出有些怀疑,但欣然告诉伊凡,我只是索那的好朋友,是律师,伊凡释然了。伊凡要索那与自己一起去加拿大,索那拒绝,欣然认为只有找到勒索韩思蕊的真凶。

  索那的助手庄雁翎从手术录像上发现了手术失败的真正原因,同时得知勒索韩思蕊的银行账户的签名是张思源签名;而此时的她正一相情愿暗恋着张思源,于是庄雁翎隐瞒了实情,私下质问张思源。在证据面前,张思源承认自己以索那的名义向韩思蕊敲诈;为了张思源的前途,庄雁翎沉默了。

  在白璇的鼓动下,流苏要周同以权谋私。事后,周同十分痛苦,几乎疯狂。

第十三集

  流苏发现张思源正是一直勒索自己的人。

  流苏本想告诉索那自己的发现,话到嘴边又犹豫了,只是劝索那提防身边小人。

  庄雁翎发现了张思源在追求苏眉,气愤之下,她透露出了张思源在小晴手术中的失误,以及自己隐瞒了录像带一事;苏眉这才知道,小晴手术的失败是张思源的过失。

  庄雁翎交出了手术录像带,手术失败的原因真相大白。索那重新复职。白璇要开除张思源,索那为张思源说情,白璇不同意。

  周同的痛苦让本性善良的流苏产生了一丝怜悯,同时告诉白璇张思源可能是勒索的凶手。白璇意识到张思源是一只可以利用的棋子。

  苏眉对张思源立刻冷淡下来。苏眉发现自己对索那还残留着牵挂与歉疚,她找了借口,前来探望索那。

  离婚之后,索那无房可住,为了表示歉意,白璇送了索那一套房子。欣然前来帮忙收拾,却又被苏眉误解。

  伊凡找到苏眉,希望苏眉成全自己与索那。从苏眉口中,伊凡得知索那已经离婚。伊凡对索那的遮掩很不以为然,她向欣然寻求帮助,欣然指点了伊凡,但自己却很失落。

第十四集

  神秘男子发现苏眉是小晴最好的朋友与监护人,他撬开了苏眉的家门,企图寻找小晴留给苏眉的东西,但一无所获。

  张思源接到了流苏的试探信,却误以为是庄雁翎在勒索自己。

  白璇宣布张思源被停职。张思源以为是索那捣鬼,对索那更加嫉恨。张思源对所有人都充满了仇恨。

  张思源经不住流苏的威胁、试探,把曾经敲诈的金钱如数退还给了流苏;张思源的举动证明了他正是敲诈自己的真凶,也可能是敲诈韩思蕊的疑凶。

  欣然继续调查索那的官司,她发现了张思源的蛛丝马迹。

  索那的感情不知不觉向温柔沉默的欣然倾斜;而伊凡也感觉到了索那对欣然的感情,开始防范起来。

  在欣然的努力下,法院最终判决,索那因为证据不足,无罪释放。但欣然并不满足,她一定要还索那一个彻底的清白。

第十五集

  索那为小晴准备了一个新的容貌,这一次,小晴十分配合十分热衷。

  周同不堪受辱主动找到白璇,请求她阻止流苏对自己的敲诈。白璇意识到这是一个借刀杀人的好机会,她找到张思源,告诉他流苏找到了医院告他勒索与敲诈。张思源适口否认一切,但内心却惊慌到极点。为了自保,张思源起了杀心。

  索那准备为流苏开始了新的整形手术。

  张思源偷偷调换了流苏的术前用药;并在手术前夜破坏了自体血液循环机。

  白璇故意将周同的犯罪证据留在了流苏的病房,让张思源拿走;白璇暗中偷走了流苏的术前检查纪录,却被小晴发现。

  流苏决定,手术一完,就与周同离婚,互相释放,同时,她向索那承诺,将在手术后告诉索那,究竟谁是敲诈韩思蕊的凶手,还索那一个清白。但在手术进行中,流苏的凝血突然出现问题,终于流苏在手术台上因失血过多,停止了呼吸。

  听到流苏死去,周同十分意外并震惊,这个结果完全超出了他的本意。周同质问白璇,白璇坚持,流苏死于医疗事故。在周同与白璇的帮助下,流苏之死被掩盖了,医院与索那都没有被追究。

  索那十分内疚,以为是自己的失误造成了流苏之死。索那无法面对现实,准备离开这个城市,出去散心。

  凭着律师的直觉,欣然认为流苏之死中有太多巧合,不是意外。

第十六集

  索那不顾伊凡的反对,从机场返回,直接去质问张思源,但张思源矢口否认。

  张思源找到白璇,本想得到她的支持,不料白璇却有意无意地将更多的犯罪事实和调查细节透露给他。

  张思源被逼上了绝路,他要挺而走险。他找到周同,用流苏留下的证据,威胁周同保护自己。周同不堪忍受再次被胁迫,断然拒绝了张思源。

  白璇失算了。她本想借周同的手杀掉知情人张思源,又让周同背负杀人之罪,但周同宁愿认罪也不犯罪。

  索那告诉周同,张思源是谋杀流苏的凶手,但周同却以流苏丈夫的身份制止索那调查流苏与之间的故事,并设置种种障碍阻止索那与欣然取证。

  因为索那的反悔,伊凡大闹朱雀医院,索那不胜烦恼,终于意识到,自己与伊凡之间有着重大裂痕。而面对欣然无怨无悔的付出,索那也情不自禁。

  笔迹鉴定的结果出来了,是张思源的。这样的关键突破让欣然与索那兴奋不已。

  犯罪事实即将败露,张思源彻底绝望了;他给庄雁翎和苏眉各留下了相关的犯罪证据,然后自杀了。

第十七集

  欣然与索那带着关键证据赶回,但却得到了张思源自杀的消息。

  张思源的死,索那的无罪释放,让白璇对泄露病人档案一事再无顾忌,她撕毁了与韩思蕊的协议,再次反诉魏明书与韩思蕊。

  周同却无法轻松,他白璇吐露心声,感觉到仿佛有一张无形的网,对他步步紧逼。

  白璇终于赢得了官司,朱雀医院与索那都声名大噪,但索那觉得白璇是从未有过的陌生。

  魏明书再次陷入尴尬境地,事业危在旦夕。

  暗中关注着这一切的韩思蕊对这些十分心痛。终于回到了魏明书身边。韩思蕊与魏明书虽然输了官司,但夫妻的感情却进一步增进。此时,魏明书才发现,所谓容貌不过是一个面具,韩思蕊的灵魂才是他的最爱。

  索那从韩思蕊与魏明书终归旧好中领悟到美与丑新的含义,也对自己从事的整容事业产生了怀疑和动摇。

  为了欣然,索那毅然决定放弃东方之星计划,放弃伊凡,他向欣然表白,但欣然断然拒绝。索那发现她似乎另有隐情。

  小晴做的整容手术十分成功,她拥有了一个新的容貌,小晴十分满意。准备开始新的生活。与此同时苏眉也对小晴忏悔,她坦诚了手术过程中自己的失误。

第十八集

  在众多好心人的感召下,小晴十分震动,她开始责问自己的良心。

  在与白璇的谈话中,她暗示了自首的念头,并宣称要把自己知道、看到的医院发生的奇怪的事情和盘托出。

  白璇危急中将小晴自首的消息告诉了一直与小晴神秘接触的男子——许冲,再一次借刀杀人。

  苏眉从一封迟来的邮件中发现了张思源生前留给有关他敲诈流苏,韩思蕊的证据,以及与小晴交易的纪录。

  苏眉来到朱雀医院,准备找小晴问个明白,却亲眼目睹了正准备向警方自首的小晴却从高楼坠下身亡。

  为流苏之死内疚的索那与为小晴之死内疚的苏眉找到了共同语言。欣然感受到了,苏眉与索那虽然已经离婚,但某些牵挂,却并未消失。

  索那决定离开朱雀这个充满是非,令他伤心失望的地方。白璇反对,但索那去意已定。

  这一天,索那最后接待的前来咨询的病人,是一个男人,他叫许冲,他要求彻底改变自己的容貌。索那以准备辞职为由拒绝了他目的不明的整容要求。

  但许冲却受到了白璇的热情接待。两个各怀鬼胎的人很快达成的同盟。

第十九集

  索那明白告诉伊凡,自己喜欢的是欣然。同时发现欣然退缩的真正原因,欣然曾经罹患乳腺癌,身体有缺陷。白璇向索那暗示关于周同的一些流言。

  索那好意提醒周同,但因为白璇的挑拨,周同更证实了索那是流苏与张思源幕后指使者的猜测。周同以为索那也在敲诈要挟自己,恨之入骨。

  索那为欣然进行了手术。

  欣然发现了张思源留下的东西可能与周同有关,并从张思源留给庄雁翎的另一部分证据中证实这些都是周同受贿的证据。白璇再次抛出证据,证明周同指使张思源杀死了流苏。欣然极力主张报警,但索那却希望能给周同一个自首的机会。欣然与白璇都同意了。

  索那找到周同,劝周同主动自首,但周同却被激怒,在停车场里向索那下手。关键时刻,欣然赶到,救了索那。索那受伤,苏眉赶到医院,对索那的伤势十分失态,欣然发现,苏眉其实深爱索那。

  索那以为自己与欣然再没有距离,再次向欣然表白。但欣然在苏眉的感情面前,选择了退出。而苏眉却被欣然对索那的感情感动,执意想要撮合欣然与索那。

第二十集

  周同锒铛入狱。

  白璇向周同摊牌,坦白自己就是逼周同走向深渊的幕后黑手,周同崩溃!

  在白璇的要求下,索那终于同意最后一次出手,为许冲进行整形手术。周同在监狱自杀未遂。白璇向索那讲述了周同的身世与秘密。索那看望了周同。周同提醒索那小心白璇。

  伊凡让索那为自己洗掉了身上的索那的名字,最后一次为索那演唱,离去。

  欣然找到苏眉,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苏眉,索那所从事的美容整形事业有多么崇高。苏眉终于开始重新认识索那的职业与抱负。并且意识到,自己从前对待索那,也有许多误解与偏执。在欣然与苏眉的共同说服下,索那决定留下,继续从事整形行业。

第二十一集

  一名叫颜小晶的女子被国际刑警从马来西亚押解回国。手术当天,许冲得知颜小晶被捕,难掩惊慌。索那认出颜小晶就是小晴,而许冲却矢口否认。他的异常引起了索那的怀疑。医院办公室。警方拿出一张情侣照片请苏眉辨认。苏眉认出照片中的女人与小晴相似,而男人就是索那的病人——许冲。索那从一个电话号码得知了小晴与许冲的关系,他将这个惊人的发现第一时间告知给了院长白璇。

  白璇敦促索那找出那张小睛容貌复原图;同一时间,也将索那的行踪透露给了许冲……警方赶到朱雀医院捉拿许冲时,已不见其踪影。

  白璇以帮助许冲出逃为由与他见面,并将他毒杀。

  庄雁翎事后交给欣然的一张纸条却揭开了案件的最隐秘处,真相即将水落石出。

  关键时候,索那心里第一个关心的人还是苏眉。这令欣然痛心不已,她明白索那从来就没有真正放下过苏眉;她唯一可做的就是祝福他们。

  调查的一切证据都指向白璇。在索那、苏眉和欣然的配合下,警方在医院将白璇抓获。朱雀医院改换门庭,索那入主;他和苏眉终归和好,开始新的生活……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