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原始剧情:】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上海,成旭开办了一家私人侦探所,并在工作中得到了邓凯和施韵两位得力助手。“金蝶琥珀”一案,国宝被盗,成旭不计任何报酬,历尽艰辛,为国家挽回了损失。流浪儿顺子、小地瓜和小绢子沦为街头乞丐。成旭与他们成为了好朋友,孩子们利用自己的优势,帮助他破案。“钻石之谜”案中,于四爷、张三爷和黄六爷之间展开了一场关于肝胆相照与受到诱惑卑鄙、狠毒之间的较量。“遗产风波”案,徐望龙死后,其妻与几个儿子围绕巨额遗产分配展开争夺。当成旭揭开层层迷雾时,看似爱财如命的一家人,也有着不为人知的苦衷。这一系列案件,为我们展现了更广阔的近代社会深刻和复杂的人性、道德及灵魂深处不为人知的层面。

  【故事大纲:】

  这是一个发生在三十年代的故事,两代人的情仇怨恨,亲兄弟见面不相识,相识却不能相认,他们是兄弟,是对手,是情敌,是战友,面对一个游离在两人之间女子,时合时分,时战时交。慈爱的养父竟然就是寻找了20年的幕后黑手,真相大白之时,亲情和正交何去何从……

  故事发生在30年代的龙城,警察徐山送喝醉的唐冲回家的时,发现唐冲的妻子,将军李良吾之女李月兰被杀,家中保险柜被橇。探长成旭和周子元受命前往调查,但犯罪现场并没有留下任何有效的证据,唯一能看出的就是这个作案人对唐家的环境相当了解,直接就将保险柜打开。

  刚从苏格兰场学习归来的魏秋婷通过解剖发现,李月兰死之前先被人迷昏,这样多此一举证明案件中另有玄机。此时周子元对魏秋婷的归来异常欣喜,因为早在苏格兰场时周子元就已经爱上了魏秋婷,但他并不知道他的对头成旭是魏秋婷的父亲魏四收养的义子。此时的成旭与魏秋婷更多的还是兄妹之情,但周子元却把成旭当成了情敌,两人之间的明争暗斗更为激烈。李月兰被杀案又出现了新的线索,凶手进入了成旭的眼中,就在所有的案情即将大白之时,凶手林伟竟然又被人杀了。虽然从保险柜中被拿走的五根金条出现了,但是李良吾仍在寻找什么东西,林伟的情人又证实林伟不可能杀人。李月兰之死另有他人,家中仍有其他失物。这失窃之物成为破案的关键。此时李良吾的表现也极为不正常,四处寻找家中失物,其手下为了逼问林伟失物的所在,杀死了林伟。李良吾和唐冲是否合伙在干什么事,还是翁婿二人也有不合,这些难点拦住了成旭和周子元。成旭将所有的线索归并到一起,经过缜密分析,发现原来真相竟然是唐冲将李月兰杀死,而其目的就是为了将长江赈灾款据为已有,林伟不过就是其布下的一颗棋子。但李良吾和唐冲是合谋还是不想家丑外扬,成旭并不了解。

  周子元此时却用卑鄙的方法窃到了成旭的思路,抢先找到了这笔巨款,并把它悄悄还给了李良吾,还设计陷害成旭,使成旭丢掉了警局的工作。李良吾最终还是将这笔巨款捐给了长江灾民。成旭为了继续自己理想,开办了成旭侦探社。其在警局的手下邓凯投奔侦探社。成旭开设侦探社的另外一个目的,就是继续追查20年前的一踪悬案,济世孤儿院失火一案,就是因为这场大火,成旭和他的弟弟失散。此时成旭还发现,原来警局现任局长的父亲也是因为救火而死在了这场大火中。

  当年这场大火是有人为了消灭罪证而故意纵火,成旭和局长因此结成战略同盟,共同寻找20年前的真凶。而此时邓凯却被人诬陷为杀人凶手。原来成旭在当差时,曾经抓过一个犯罪团伙二龙一凤的首犯青眼龙,为了救出自己的丈夫,并干掉居心不良的小叔子矮爪龙,凤凰精心布的一个局。凤凰最初的目的是想害成旭,没想到阴差阳错,误认邓凯为成旭,而令邓凯身陷囹圄。成旭必须从犯罪现场的蛛丝马迹中找出线索,救出邓凯。而青眼龙被抓之前,曾经盗过一个古董玉如意,此物引起了日本人的注意,他们全力想得到这个玉如意,最终,成旭的干爹用一个假的玉如意骗了日本人,同时设计找到了真的玉如意,交给了成旭。 而成旭成功的通过分析,并利用犯罪心理学,将真相解开救出邓凯。

  就在案件进行当中,警局局长和成旭都发现市面上流出新型毒品,这批毒品是日本人放入市场的。成旭成功的卧底进入日本人的毒品集团,此时周子元、魏秋婷等人在毒品集团门口做外应,为了救回落在最后的局长千金,魏秋婷落在日本人之手。成旭面对自己的妹妹却不能出手相救,心急如焚。与此同时,深爱魏秋婷的周子元完全丧失理智,甚至扔掉一直梦寐以求的官位,也要救回自己的爱人。更令日本人想不到的事情是,他们运来的毒品竟然被魏四半路劫走。

  日本人最后决定用秋婷来交换毒品。交换现场秋婷并没有出现,一个神秘人物李玉海突然出现,魏四竟然不顾女儿的生死,想杀死李玉海,李玉海恰恰是当年孤儿院纵火案的关键人物,使成旭怀疑魏四与此事有极大的关系。魏秋婷却奇迹般的自己逃了回来,还把受伤的李玉海带了回来。这件事让魏四大为紧张,派出杀手要干掉李玉海。最终李玉海也未能完全说出当年的事实真相就死在了魏四的手上。 而在与日本浪人交手时,成旭却意外双目失明。但他依然对当年的纵火案紧追不舍,并在一次无意中竟然得知,周子元就是他失踪多年的弟弟。

  此时周子元,成旭,魏秋婷三人的感情变得极为奇怪,复杂。成旭和周子元设计一本当年的假日记,希望借此能诈出魏四说出当年的真相,没想到这一计划竟然被魏四放在警局当中间隙破坏。无奈,成旭只能借用与秋婷的感情,再次深入魏家寻找真正的日记,却没想到日记出现之时又被魏四的情人烧掉,而情人又死在魏四之手,此时的魏秋婷为了救自己的父亲也陷了下去。所有的证据和当事人全部都被毁,纵火案真正成为一个无头案,如何将魏四绳之于法,成旭,周子元,魏秋婷三人将如何处理这一切,魏家大院里将是四人情感交织的战场。

分集剧情:
第一集

  三十年代,龙城深夜。警局探长成旭和助手邓凯斗智斗勇,经过一番激烈交战,抓获巨盗青眼龙。回到警局却受到另一名探长周子元的冷嘲热讽。警局姜局长女儿姜小珊一样支持周子元,对成旭语言攻击,成旭幽默的以话语反击。

  此时周子元手下徐山传来噩耗,政府官员唐冲妻子李月兰被杀。全局出动,前去盘查,成旭和周子元都发现现场有诡异现象,李月兰的死的十分古怪。

  周子元和成旭在现场检查蛛丝马迹,二人虽然不和,但关注的疑点全都一样,唯有在书房内发现了两副扔在地上的油画。成旭技高一筹,看出问题所在。

  同时自周子元处得知,成旭夜间和青眼龙搏斗时遇见的京剧脸谱人很可能就是李月兰被杀疑犯,成旭和周子元各施手段准备调查。调查时李月兰父亲,名将李良吾出现,李良吾气势嚣张,威逼姜局长尽快破案,姜局长不敢反驳唯唯诺诺,唯有成旭不畏强暴和李良吾针锋相对,李良吾居然对成旭有些欣赏。成旭从助手邓凯画的画里找到种种破绽,赶到停尸房想要检查李月兰尸体,却发现一个盛装美女手持手术刀站在停尸房内,气氛异常诡异……

第二集

  停尸房出现的美女原来成旭养父魏四的女儿,魏秋婷。同时魏秋婷又是周子元在苏格兰场受训时的师妹。两个互不相让的男人之间夹了这个女孩,气氛变得很是怪异。

  周子元对魏秋婷很有好感,然而成旭因为看不惯周子元,因此不看好他和自己这个妹妹的未来。魏秋婷是极好的法医,从尸体判断李月兰死前先被迷昏。这更加让成旭觉得不合常理,只是抢钱,既然已经迷昏了,为什么还要再杀她。周子元调查中发现案件嫌疑人似乎已经被李良吾的人跟踪,而且经过和李良吾面谈,发现李良吾似乎不愿警察多追查女儿被杀之案,这种不合常理让周子元觉得事情并不简单,明哲保身之下,放弃追查。

  成旭不管这些,终于找到当夜的嫌疑人林伟,结果被人先到一步,林伟惨死,死前又说自己没杀李月兰。案件背后显然还有秘密。

第三集

  魏秋婷经周子元介绍,进入警局,警局姜局长千金姜小珊一向暗恋周子元,眼看周子元明显对魏秋婷有“意思”,大吃干醋,同时对魏秋婷很是反感,偏偏姜局长又把姜小珊和魏秋婷分在一组,姜小珊开始对魏秋婷冷嘲热讽明争暗斗。另一边查案的成旭,由于林伟已死,失窃金条也找回,理论上案件已破,可成旭总觉得林伟之死背后藏着更大阴谋,于是将计就计,到干爹魏四处,请自己的好兄弟,武艺超群的木子出山,助自己一臂之力。

  成旭借用好友木子,利用林伟的尸体,诈出此案和李月兰丈夫唐冲有直接关系。借着助手邓凯一句不经意的话让成旭找到了唐冲在外面的情人韩丽丽。更让人震惊的是韩丽丽居然也是林伟的女友。成旭知道二者必有关联,找到韩丽丽,开始韩丽丽保持沉默,成旭把韩丽丽带到林伟尸体前,再以情动人,韩丽丽悲痛下终于说出真相。

第四集

  原来林伟是受唐冲雇佣,前去杀李月兰,但是林伟并没有真正动手,只是迷昏李月兰而已。成旭利用自己的特殊能力,假扮林伟,诈出是唐冲亲手杀了李月兰,随即将唐冲逮捕归案。警局内,成旭通过抽丝剥茧的推理,找到唐冲杀妻的秘密,原来唐冲贪污了一笔赈灾巨款,然后想要杀了李月兰和韩丽丽远走高飞,雇了林伟没想到没有动手,只要亲自下手。

  成旭利用自己精密的推理能力推算出巨款下落,唐冲终于脸色大变。成旭赶去取回赈灾巨款,结果却被周子元先到一步,巨款不翼而飞。成旭和周子元交涉没有结果,成旭大为愤怒,夜半在夜总会借酒发泄,好友木子在边上为成旭打抱不平,得知是周子元导致这个原因后,木子转身离开,成旭酒醉,并不知道。

第五集

  周子元已经为了自己前途,把巨款给了李良吾。正在茶楼闲坐,没想到木子前来,为了成旭,对周子元大打出手。幸亏周子元手下徐山赶到,开枪击伤木子,救了周子元。

  周子元灵机一动,利用这个机会让所有人以为是成旭派人打他,魏秋婷一开始并不相信,然而见到木子受伤后开始怀疑成旭,加上成旭为了给木子洗脱责任,承认是自己主使,魏秋婷因此对成旭大为失望。同样,成旭因此收到牵连,要被赶出警局。

  同时唐冲也在周子元的帮助下被李良吾救走,成旭离开警局前,和姜局长一番交谈,得知成旭一生目的是要追查二十多年前导致成旭和亲生弟弟失散的那场大火,以及找到弟弟下落。姜局长感同身受,因为姜局长父亲同样葬身那场大火。

  成旭知道唐冲凶多吉少,赶去李良吾家,无奈晚到一步,唐冲已经死于李良吾之手,李良吾告诉成旭,自己并不想贪那笔巨款,那笔钱已经捐给灾民,随即离去,成旭感觉这案子总算有个好结果。同时姜局长告诉成旭一个惊天消息,他怀疑当年孤儿院大火凶手正是养育成旭的干爹魏四…..

  成旭离开警局,成立侦探社,原来助手邓凯跟随成旭辞职。成旭刚开侦探社第一个案件是一个叫陆文凤的女子意图寻找走失的小猫,成旭不屑这样案件,让邓凯假冒自己,去调查走失的猫。

第六集

  等成旭再得到邓凯消息,居然是陆文凤报案,邓凯为了价格因素,杀了陆文凤弟弟,成旭赶到现场看到邓凯手拿凶器。警局调查,陆文凤和邓凯的证词截然不同,成旭相信邓凯为人,决定替邓凯翻案。从邓凯画的现场图中,成旭找到种种蛛丝马迹,最后发现陆文凤和第一集时抓的巨盗青眼龙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而且和被盗国宝玉如意有关。

  成旭和周子元从犯案现场一样样看上去不起眼的小东西里发现了种种破绽,一只不该沾上鲜血的苹果,一只落在一边的鞋,一个突然消失不见的猫食盆,以及暗藏玄机的报案时间,在种种线索下,成旭决定找回陆文凤,解开真相之谜。另外魏四让木子找到成旭,声称可以帮成旭证明陆文凤是巨盗的真实身份,并且愿意帮他破案,找到被盗的国宝,康熙御用玉如意。成旭根据木子的线索,终于找到了玉如意,但是为了洗脱邓凯的证明,成旭不愿打草惊蛇,让木子把玉如意偷偷拿走,给陆文凤留下自己货物已经成功脱手的假象。

  如今万事具备,成旭当即把陆文凤找回案发房间,开始抽丝剥茧的审问!

第七集

  在现场成旭利用种种破绽逼陆文凤说出真相,陆文凤精明异常,所有破绽都被她一一推翻,眼看成旭无计可施,结果想起和魏秋婷的一段对话,于是下了狠心,巧计诈了陆文凤,陆文凤上当,终于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认罪落网,邓凯终于洗脱罪名。

  同时玉如意被魏四送回警局,这件案子里魏四出力不少,姜局长很是郁闷。

  玉如意之事风波未平,带出日本人想要和魏四合作贩卖毒品,魏四坚决拒绝。日本人只好自己动手,结果新型毒品危害极大,眼看蔓延开来,周子元抓住了日本人手下郑老三,郑老三讲究江湖义气,死活不肯供出主使,众人一筹莫展。

第八集

  还是成旭艺高人胆大,决定假装青眼龙,救出郑老三,打入对方内部,魏秋婷关心成旭,反对这个提案,可是成旭一意坚持。行动之前,计划详细,没想到真到越狱之时,错误百出,成旭和郑老三的越狱之路十分混乱。最后一个前来接应郑老三自称李顺的刀客,抓住了魏秋婷,眼看就要杀魏秋婷于当场。

  成旭拼死救了魏秋婷性命,自己却中枪,又掉下悬崖江水。在种种磨难后,终于进入日本人内部,得知李顺其实是日本著名刀客近藤顺二。和李顺一番让人震惊的比刀之后,日本人终于觉得成旭身手有用,同意成旭暂时留下。

第九集

  成旭埋伏期间,和郑老三关系相处甚好,郑老三把成旭当成自己真正兄弟。

  同时魏秋婷眼见成旭受伤,痛苦异常,此时她才隐约发现,自己对成旭的感情,不是兄妹这么简单。

  按照成旭传出的情报,魏秋婷周子元等人在毒品交易地点埋伏,结果因为徐山暴露,追杀之下,魏秋婷为了救和自己一向不合的姜小珊被日本人所抓。姜小珊深受感动,尽弃前嫌,鼓动父亲姜局长赶紧去救魏秋婷。魏秋婷被抓之际,日本人运来的新毒品被魏四手下成功截获。而一向绅士风度的周子元得知秋婷被抓后突然发狂,因为他发现自己是真的爱上了魏秋婷。为了魏秋婷,他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第十集

  魏秋婷被抓到日本人居所,成旭大惊,想方设法想要救她,结果魏秋婷为了不暴露成旭,拒绝成旭搭救。同时引出了日本人最后的领导人,一直蒙面的李玉海。

  李玉海把魏秋婷秘密囚禁,随即用假秋婷去和魏四交换被魏四抢去的毒品,交换当场,成旭看出假秋婷破绽,然后凭借和木子多年的默契,告诉木子这个秋婷是假的。木子受魏四命令飞刀射杀假秋婷,现场突然出现警察,一场混战,日本人全都撤走,反倒魏四等人被抓,警察打开所谓毒品口袋,发现里面只是普通货物。李玉海通过几次失利,醒悟自己内部一定有内奸,通过派查,目标集中在成旭和郑老三身上,成旭和郑老三被李玉海抓起,二人生命都是危在旦夕!

第十一集

  李玉海和魏四相约,用被魏四截获的毒品交换魏秋婷,交换现场要魏四决出成旭和郑老三生死来确定谁是内奸,就在成旭思考对策时,讲究兄弟义气的郑老三挺身而出,为成旭而死。李玉海终于相信成旭,亲手为他松绑。接下来的交换现场十分诡异,先是周子元不带一兵一卒出现,只为了换回魏秋婷。接着是成旭从李玉海一句话中,听出李玉海居然和二十多年前孤儿院纵火案有关。就在惊讶之余,李玉海露出被烧伤的真面目,魏四立刻大惊失色,让木子飞刀刺杀李玉海,而成旭同时发现李玉海居然和二十多年前火案有关,奋起用身体去挡木子的飞刀…………

  现场混乱之极,成旭和周子元为了秋婷安慰,救走李玉海,随即假装斗殴,让李玉海逃走,二人偷偷跟踪,又发现日本人总部已被警察查封。

第十二集

  李玉海逃走后,潜去魏四家,想要杀死魏四,从李玉海口中得知他是要报仇。成旭和周子元随即赶到,发现李玉海已经离开,而魏四的手下赵管家中枪,李玉海失踪,魏秋婷生死未卜,十分危险。成旭向魏四询问李玉海身份,魏四回答当年就是李玉海烧了孤儿院,烧死魏四妻子,魏四一气之下才想要杀他,成旭见魏四说的有理有据,暂时相信他的说辞。此时李玉海受伤,魏秋婷有难,成旭等人担忧之时,神奇逃脱的魏秋婷抓来了重伤昏迷的李玉海,姜局长大喜,只要李玉海一醒,当年火案就能水落石出,姜局长不顾一切,亲自在医院照看昏迷不醒的李玉海。

第十三集

  李顺等人为了营救李玉海,给成旭等人设下圈套,成旭等人险些被炸弹所伤。同时,李顺已经赶到医院准备营救李玉海,而木子也受魏四之命,前去杀害李玉海,众人在医院里一番争斗,最后李玉海自己逃脱,原来他早就苏醒,只是一直在装睡而已。姜局长十分失望,开始全城搜索李玉海下落,同样,魏四也给木子下了命令,一定要找到李玉海,将他击杀。

  李玉海在这种情况下亲自找到木子,跟他说自己是木子亲生父亲,当年害的父子失散家破人亡的就是现在木子的干爹,魏四。

  并说当年火案罪魁就是魏四,说了一半李玉海晕倒,木子挣扎,不知道是否该按照命令将李玉海一刀刺杀…………

第十四集

  木子终究没有下手,把李玉海藏起,想等他醒后询问真相。日本人所有毒品都被警局烧毁,当天李顺出现,绑架了成旭认识的流浪儿小顺子,成旭和李顺最后一场决斗,二人交战,终于还是成旭技高一筹,斩杀李顺,然而李顺临死前却撒出刀柄里藏的毒粉,导致成旭眼盲。

  成旭眼盲后魏秋婷暂时离职,前来照顾成旭,周子元向魏秋婷求婚,被魏秋婷拒绝。周子元和成旭商谈魏秋婷之事,来到侦探所,却发现了一样让周子元震惊的东西………..

第十五集

  周子元发现的是一副漫画,正是成旭和自己弟弟当年在孤儿院留下的东西,成旭讲起和弟弟往事,周子元泪流满面,因为他其实就是成旭失散的弟弟,但是为了自己的前途,周子元并没有认兄,而成旭眼睛未好,不知道周子元表现。李玉海苏醒,告知木子当年魏四命他点火的真相,木子将信将疑,找到成旭,成旭和木子回去和李玉海对质,发现李玉海不见,木子以为李玉海逃走,自己被骗。非常自责,在魏四面前认罪。

第十六集

  成旭却在李玉海失踪的地方仔细搜索,虽然眼睛看不见,可还是总觉得有什么地方很不对劲。木子在魏四处发现李玉海的纽扣,成旭怀疑李玉海失踪和魏四有关。

  成旭教木子用简单的语言逻辑去问魏四心腹赵管家,赵管家果然上当,一问一答之下,成旭确认赵管家和魏四之说有很多可疑之处,非常有可能只是谎言,这样一来李玉海的失踪看来和魏四有关。魏四从赵管家处听完木子和他的问答,也看出问话中的逻辑陷阱,但是魏四仍然不慌不忙,因为李玉海一天找不到,成旭就一天没法取得进展。此时的魏秋婷为了照顾成旭,毅然暂时离开警局,去成旭侦探社照顾成旭起居住行。

第十七集

  魏秋婷做饭极差,对众人是种折磨。然而魏秋婷努力学习厨艺时却莫名启导了成旭的思路。眼盲的成旭耳朵越发灵敏,通过小小的苍蝇,成旭终于找到李玉海下落。李玉海果然已经被杀,成旭和木子姜局长一番交谈,基本确定李玉海对木子说的话可能就是事实。三人决定合作找出魏四火案证据,木子放不下魏四养育之恩,把李玉海尸体偷偷取走,背去魏府,要和魏四恩断义绝。李玉海虽然死了,木子却没法报仇,因为魏四将他养大,对木子来说魏四同样是自己父亲,两相矛盾之下,木子决定离开龙城,从此不再回这伤心之地。

  然而,魏四却并不准备这么放过他。

第十八集

  魏四终于承认当年纵火案是自己所为,然后准备杀了木子,以绝后患,生死关头木子仍然不愿意抵抗,引颈受死。然而当得知赵管家已经奉魏四之命去杀成旭时,木子终于脸色大变。奋勇逃出魏四家,赶去成旭侦探社。

  赵管家欺负成旭眼瞎,想要下毒杀他,不料成旭的耳朵异常灵敏,居然被他看破,赵管家假意解释,手里偷偷掏出枪来要杀成旭,成旭毕竟眼盲,看不见赵管家正在缓慢无声拔枪,眼看成旭危在旦夕,木子及时赶到。

第十九集

  木子挺身而出打落赵管家手中枪,然后用身作盾,用自己的命救了成旭。可是赵管家并没受伤,赵管家重新拣枪准备再次刺杀成旭。没料到双眼失明的成旭已经找到另一种特别的眼睛,并在屋内布下天罗地网,虽然眼盲,可成旭仍然神奇地抓住了赵管家。

  可是木子已经没救,成旭大为伤心。成旭在木子墓碑前大为伤心,魏秋婷替成旭换了最后一次药,解开纱布,结果成旭的眼睛还是看不出东西,成旭对魏秋婷的态度变得及其冷淡,魏秋婷十分伤心。

第二十集

  周子元趁此机会,再次向秋婷求婚,结果魏秋婷还是拒绝,并向周子元说明自己爱的是成旭,周子元大受打击,颓废之下灵机一动,立刻找到成旭。成旭此时沉浸在失去好友木子的痛苦之中,周子元痛哭流涕的出现让成旭很是意外,接下来更让他意外的事发生了。周子元居然唱出当年成旭小时候和失散弟弟唱的儿歌,成旭震惊,询问之下,周子元终于承认自己是成旭失散的弟弟。成旭大为欣喜,不料周子元却跪在地上,希望成旭为了自己前途不要认他,成旭听完心灰意冷,明白自己真正的兄弟只有死去的木子。虽然很是伤心,可成旭还是答应把魏秋婷让给周子元。

第二十一集

  赵管家被抓后只说自己想杀成旭,一切和魏四无关,眼看赵管家将受死刑,赵管家一死天下再没魏四证据。无奈之下,成旭想起李玉海曾经说过魏四死去的妻子喜欢记笔记,那本笔记本里可能会有魏四纵火证据。成旭和姜局长姜小珊商量,三人开始秘密制作假日记,准备诈赵管家一把,让他说出当年真相。不料此计被赵管家看穿,从过程中,成旭确定警局内一定有魏四隐藏的内奸,可又找不到究竟是谁。

第二十二集

  赵管家眼看就要行刑,只要赵管家一死,线索将会全断,众人一筹莫展之时,赵管家突然神秘发病,送进医院。姜局长下定决心,决定自己出手劫走赵管家,逼问真相,留一线希望。结果准备良久,赶到医院之后,姜局长却惊异的发现,所有警方人员都被制服,赵管家已经被劫走,询问之下,对方出手的居然只有一个人。

  这件事震动了龙城,各界都在猜测,这个劫走赵管家的神秘人究竟是谁。虽然找不到结果,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让狱中赵管家生病,单人在重重包围中劫走赵管家,这个人绝对称的上神通广大的!

第二十三集

  赵管家被绑架的风波未息,另一件大事爆发。

  成旭到魏四处,向魏四提出和魏秋婷结婚,魏秋婷大喜之下欣然同意,魏四也一向喜欢这个干儿子,虽然成旭眼睛已瞎,魏四还是同意这桩婚事。魏四请了各界名流,举办成旭和魏秋婷的订婚仪式。姜局长等人得知后,既惊讶成旭居然和嫌犯女儿订婚,又害怕周子元知道这事闹出事来,只好偷偷瞒着周子元。

  结果眼看瞒过,不知道状况的徐山还是把真相泄漏给了周子元。

  周子元得知觉得自己被骗,当即赶到订婚宴,此时订婚宴上魏四正在筹集善款,准备重建孤儿院,以此作为送给成旭的礼物。周子元出现,大闹订婚宴,成旭宴上没有一句解释…………

第二十四集

  成旭向周子元解释,自己和魏秋婷求婚是为了潜入魏家,寻找当年魏四妻子留下的一本日记,希望能在日记里找到火案证据,将魏四定罪。事实上救走赵管家的也是自己,因为自己的眼镜已经痊愈,只不过瞒着众人而已。魏四怀疑成旭眼镜已好,多方试探,都被周子元解围,周子元劝成旭不要再作这么危险的事,成旭准备放弃之前,突然发现日记本下落,居然和一个首饰合有关,那个首饰合现在就在单恋魏四的女老板吴兰手里,成旭急忙赶去,争取拿到这最后一份证据。

第二十五集

  成旭赶到吴兰处,日记重要的地方已经被吴兰烧毁,成旭讲述自己为什么要破此案,以情动人,吴兰虽然被感动,可还是不愿意背叛魏四。成旭所有线索都断,毅然离开魏府,临走前告诉魏秋婷自己只是利用她进入魏家,魏秋婷大受打击。魏秋婷询问魏四当年真相,魏四还是骗了魏秋婷。成旭其实也爱着秋婷,当晚痛饮大醉,甚至把邓凯当作周子元说了一番真心话,结果都被门外的周子元听见,周子元第一次真切的感觉到了成旭对自己真挚的兄弟真情。

  次日醒来,成旭去藏赵管家处,看见的却是邓凯尸体。

第二十六集

  邓凯之死让成旭大惊,此时警局冲入,成旭解释不清,落下杀邓凯的罪名,原来警局里有魏四的内奸肖铃,正是肖铃杀了邓凯嫁祸成旭,成旭成为杀人凶手被通缉。成旭因为邓凯之死爆发,想要去杀了魏四,魏秋婷不明真相以为成旭心理扭曲,挡在成旭枪前,成旭痛苦无比,可毕竟下不了手。魏四以为吴兰骗了自己,赶到吴兰处,一番争吵后,吴兰死于魏四之手,结果被赶来的魏秋婷看见,魏秋婷终于明白自己一直被骗,真正的凶手确实就是自己的父亲。气愤之余对魏四一番痛骂…魏四要魏秋婷杀了自己,魏秋婷不忍心动手,毕竟这是自己亲生父亲,犹豫之下,还是亲情占了上风,于是决定帮助魏四布下吴兰自杀的现场。并希望父亲能放过成旭。 魏四同意放过成旭,并发誓从此不再骗魏秋婷。魏秋婷因此走上了一条错路。

  吴兰之死代表所有线索都断,成旭下意识觉得吴兰的死一定和魏四有关,于是仔细调查,眼看失去希望时从一个裁缝处发现吴兰可能不是自杀,于是请周子元重新验尸。

第二十七集

  周子元验尸时从吴兰体内发现一样东西……

  肖铃上当,想要毁灭并不存在的日记本。结果搏斗之中打伤了姜小珊,徐山表现了对姜小珊的深爱,同时肖铃死去,还是没有供出魏四。周子元从吴兰体内发现可以定罪魏四的证据,但是从徐山处明白什么是真爱,决定成全自己哥哥,于是找到魏秋婷,表示要抓捕魏四,希望魏秋婷和成旭能白头到老。魏秋婷以自杀要挟,不要周子元抓魏四,争执中刺死周子元。周子元微笑解脱,魏秋婷表示自己一定会很快下来陪他。成旭得知周子元死讯,在停尸房和周子元的尸体第一次推心置腹的交谈。成旭一切证据全都没有,现在只有用自己的生命来引诱魏四犯罪,成旭毅然定下必死的计划,走向魏府,魏四,魏秋婷和成旭,终于走向这出悲剧的最后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