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原始剧情:】

  谢延信原名刘延信。妻子谢兰娥生下女儿四十天后离开人世。刘延信一边抚养女儿,一边把亡妻的母亲冯季花和傻内弟彦妞接到家里照顾。五年后,在矿上工作的岳父谢兆玉突患脑中风,生命垂危。他带着岳母、彦妞和五岁的女儿变英,一起来到焦作照顾病重的岳父。矿上为了照顾他们的生活,决定让他顶替岳父当矿工,条件是他必须改姓谢,延信费尽周折改了姓。下井后,延信不顾个人安危,冒险救了全组的人。他用第一个月的工资,给岳父买了一个小收音机。他回老家和丧夫的谢粉香成了亲。婚后他们各带一个家庭居住两地,生活负担陡然加重。他开始挖野菜并到职工食堂拣菜叶子;为了节省三元车票钱,他骑车300多里地,累倒在自家门口。当岳父生命走到尽头时,他在谢延信怀里说:我知足了,是老天让我有了一个天下最好的儿子。

  【故事大纲:】

  这个故事是根据2007年度,《感动中国》十大人物谢延信的真实事迹编写的,二十集电视连续剧。

  谢延信原名刘延信。他和自己青梅竹马的女友兰娥相互爱慕,最后准备结婚,却遭到了兰娥父亲谢兆玉的反对,因为,谢兆玉家只有兰娥一个女儿和一个傻儿子彦妞.如果刘延信要和兰娥结婚,就一定要改姓,刘延信要叫谢延信。最后,在村里的庆爷爷的主持下。有一个折中的法办,兰娥和刘延信可以结婚,但是,生男的就姓谢,生了女的就姓刘。谢兆玉听了这个结果,他一气之下,就回到了自己的矿上。兰娥和延信结了婚。谢兰娥生下女儿得了产后风四十天后离开人世。刘延信一边抚养女儿,一边把亡妻的母亲冯季花和傻内弟彦妞接到家里照顾。五年后,在矿上工作的岳父谢兆玉突患脑中风,生命垂危。他带着岳母、彦妞和五岁的女儿变英,一起来到焦作照顾病重的岳父。他的岳父已经是瘫痪在床,他见到了延信,十分反感,一直给他找麻烦,延信还是一直精心的伺候自己的岳父,他的精心精伺候感动了他的岳父和他身边的病人、医生和护士,为了进一步的给自己的岳父治病,他到处找偏方给岳父治病。

  经过延信的照顾,他的岳父的病情日见好转。矿上为了照顾他们的生活,决定让他顶替岳父当矿工,条件是他必须改姓谢,延信费尽周折改了姓。他因为家里没有钱,不能给自己的女儿治疗眼睛,使得女儿变英的眼睛,成了终身残废,为此,女儿不理解他,一直不叫他爸爸,下井后,延信不顾个人安危,冒险救了全组的人。他用第一个月的工资,给岳父买了一个小收音机。他回老家和丧夫的谢粉香成了亲。婚后他们各带一个家庭居住两地,生活负担陡然加重。他开始挖野菜并到职工食堂拣菜叶子;为了节省三元车票钱,他骑车300多里地,累倒在自家门口。当岳父生命走到尽头时,他在谢延信怀里说:我知足了,是老天让我有了一个天下最好的儿子。

  最后,谢延信病到了,他在昏迷中听到女儿呼叫“爸爸”的声音。谢延信醒了。他高兴的看到自己的亲人和矿上的领导,矿上的领导代表党给予延信的极大的关照。他终于实现自己的愿望,他和自己的一家人来到了北京,来到了天安门广场,谢延信看到了天安门城楼上毛主席的像,他流下了的激动的眼泪。

  谢延信的事情,感动了人们,他成为了全国孝老爱亲的楷模,并得到了胡锦涛总书记的亲切接见。

分集剧情:
第1集

  故事发生在河南焦作市中占区的西苑社区,时间是2005年的某一天。

  这天焦媒集团鑫春村矿的工人谢延信突然昏倒了。医院的救护车开到了他家门口,人们把昏迷中的谢延信抬上了救护车。

  救护车急促的走了,谢延信的岳母冯季花、他的媳妇谢粉香和他的傻子内弟彦妞和他的邻居们,都紧紧的跟在救护车的后边。

  人们听说谢延信昏倒了,人们纷纷的奔向了医院。

  矿党委的王书记,听到谢延信昏倒的消息,他停止了会议,赶快赶到医院。

  谢延信的女儿变英,听说自己的父亲昏倒了,她从百里之外的老家赶来。她对自己的父亲愧疚,她二十多年了,她还没有叫过她父亲一声爸呐。

  谢延信是重度昏迷,生死垂危。医生们在极力的抢救。

  谢延信昏迷中,他想起了往事,他自己记得,他原来叫刘延信。他的思绪进入了遥远的回忆。

  那时是上一世纪七十年代。

  谢延信和本村的女青年谢兰娥相爱了,可是,谢兰娥的父亲谢兆玉坚决反对,谢兆玉是要一能改姓,能上门的上门女婿。可是,延信的父亲刘华林不同意延信改姓。

  在焦作矿上上班了谢兆玉特意从矿上回来,说延信和兰娥他俩的婚事。饭桌上兰娥的父,问起了她延信改姓的事情。兰娥说不改不行吗,她顶了自己的父亲,谢兆玉打了兰娥。

  兰娥跑了去找延信想办法,两人表示,非对方不娶不嫁。

  谢兆玉看自己的女儿跑了,他气的骂起了大街。

  全村的人都听见了,延信的父母更是生气。

  第二天,谢兆玉和刘华林在村里的井台上,两人又吵了起来。刘华林一桶水泼在了谢兆玉身上。他大叫,延信和兰娥俩人的婚事,是彻底的散了。

  谢兆玉去找自己的弟妹二婶,再给自己的女儿兰娥上一个能上门的,能改姓的女婿。

  二婶答应了谢兆玉。

第2集

  谢兆玉家的亲侄子谢土根在村里的路上遇到了荆红,土根非常的喜欢荆红。

  荆红问土根去干什么,土根告诉她,他去找公社供销社张长喜,(张长喜和延信、兰娥还有荆红,他们几个都是同学)说他妈要给张长喜说媒。荆红问,说谁,土根说:兰娥呗。

  荆红说他骗她,土根说,他骗谁也不会她。

  土根来到了供销社,他把自己的来意告诉是张长喜。张长喜他是喜出望外。俩人赶快准备了酒菜,在土根家里请了谢兆玉。

  酒席间,二婶对谢兆玉说,张长喜可以改姓,可以上门做他家的女婿。

  谢兆玉一听,他不愿意,原因是,张长喜小的时候,老打他家的傻子儿子。张长喜说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他现在已经是供销社的临时干部了,他已经是进步了。

  他一再表示愿意娶兰娥。愿意做他家的女婿。

  酒过几旬,再二婶和土根的劝说下,谢兆玉同意了。他问张长喜的理想是什么。张长喜说,他的理想是当供销社的主任。谢兆玉听了这话,他放心了。

  几个人继续喝酒。

  延信和兰娥、荆红从大队学习出来,荆红把土根说张长喜的事情告诉了他们。延信和兰娥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俩人来到了村外商量对策,可是俩人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一个好的办法。最后兰娥说,延信,你就要了俺吧。延信说,不中。兰娥生气的走了。她不再理延信了。

  延信求荆红帮他劝一劝兰娥,荆红劝了兰娥,可是,兰娥就是不答应。说她自己听天由命了,听他爸的。

  荆红对延信说,别一棵树上吊死,你看俺中不中。

  延信装着什么也没有听到,什么也不清楚。荆红生气的走了。

  张长喜,抓住时机,他不停的讨好谢兆玉,这天他又在谢兆玉家请吃饭。傻子彦妞躲的远远的。

  延信在自己的家里,不停的锯一块木头,生闷气。

  傍晚,下起了大雨,彦妞还没有回家,人们赶快的找了起来。

  河边,张长喜、土根等人在岸大喊大叫,就是没有人下水,惟独延信在水里摸着。可是,怎么也没有找到彦妞。

  第二天,人们继续找着,张长喜在邻村找到了彦妞。他不跟张长喜走,于是,张长喜就用绳子把彦妞,捆了起来,正好让兰娥看到,她进一步的了解了张长喜。

  延信和兰娥俩人知道,谁也离不开谁,俩人绝食了。他们俩人的事情成了村里的一件大事情了,为此,庆爷爷主持了俩家的家族会,来解决他们的事情。如果,解决不了,要出人命的。

  谢兆玉和刘华林都参加了家族会。

  人们争执不下,最后,庆爷爷提出了一个解决的办法。

第3集

  庆爷爷提出了一办法就是,同意俩人结婚,但是,延信不改姓,结婚后,俩家轮着住,如果俩人结婚后,生了男孩子,就姓谢,生了女孩子就姓刘。庆爷爷问谢兆玉,中不中。谢兆玉:“我要的是儿子“。他生气的走了。一气的上了矿上,他说自己永远是不回来了。

  延信和兰娥终于结婚了,婚礼这天兰娥穿着延信给她买的红毛衣,她显的格外的漂亮,她送给他一只玉镯子。

  张长喜给延信他们俩送了重礼,荆红为他们俩做了喜娘。

  酒席间,土根借酒说醉话,他说以后就不管他们谢的事情,他们谢家有他呐。

  席终人散,荆红把延信和兰娥的手放在一起说,一定要好好的给啊。荆红喝多了,她走了,她在村里的胡同里一晃一晃的。她的后边出现了一个人影。

  延信和兰娥的洞房里,傻子弟弟彦妞,就是不走,他一定要和自己的姐姐玩,气得兰娥不知道如何是好,延信直劝兰娥,别生气。

  荆红终于走不动了,她身后的黑影,把她背了起来。

  荆红第二天醒来,她躺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她又突然抬头一看是张长喜。

  俩人看着对方,互相有了好感。

  俩人结婚后,延信和兰娥家里家外,田上田下的干着,俩互敬互爱,对老人关怀倍至。延信的父母看着这么好的儿媳妇,笑的合不住嘴。

  一天,延信和兰娥回兰娥家,他们看到了兰娥的母亲有病的躺在床上,兰娥问她妈,是不是又用凉水洗衣服了。

  彦妞说是。延信说,他们回来住,好照顾兰娥妈。

  兰娥妈:这可不行,有人会说闲话的。

  延信:不就是说,我会占谢家的便宜,想接俺岳父的班,身正不怕影子歪,俺不怕。

  回到矿上的谢兆玉,整天的闷闷不乐的喝闷酒。

  这天,谢兆玉的工友康海山又叫他去喝他孙子的满月酒。

第4集

  喝酒中间,谢兆玉的一个工友说起自己家的女婿的事情,他说女婿都是外姓人,是靠不住的,谢兆玉拿出了一封信给康海山看,信是他侄子土根写的,他在信上说,延信赖在他们谢不走了。谢兆玉说,他早就想到有这一天了。

  土根来到了焦作找谢兆玉,他对他大伯说,他们谢家的事情,一定是谢家的人管,他自己要求要过继给谢兆玉,他同意了土根想法。于是,他们俩人回了村。

  在谢兆玉的家里,庆爷爷主持了此事,他说,土根过继过来可以,土根尽孝可以,只是他大伯的工资不能拿,家产不能动,土根一听就急了,他说延信为什么能占他们谢家的东西,庆爷爷说,延信不但不占谢家的东西,还要把兰娥的妈妈,接到他家去住,土根:他是不是疯了。

  延信把兰娥的妈妈和傻子内弟接到了自己的家里,他们让兰娥妈和彦妞住进了自己的新房里。

  兰娥怀孕了,延信他们全家都十分的高兴。

  一天,荆红来看兰娥,兰娥问,她和张长喜的事情。荆红:他要进步,他要成为积极分子。所以,没有时间想他们的事情。

  张长喜在县供销社王主任的关怀下,成了全县的先进分子。并且还得了奖状。

  兰娥在家里正干着活,她突然肚子疼了起来,她是要生了,已经来不及上医院了,他们叫了村里的医生小月嫂为兰娥接生。

  兰娥生了,她生了一个女孩子,他们给孩子起名叫,变英。可是,在兰娥生产的过程中,兰娥大出血了,她险些死了。给孩子办满月酒这天,兰娥再次昏倒了。延信他们赶快的把她送进了县医院。

  谢兆玉接到了家里的来信,说生了个女孩子,他非常的不高兴。

  医院里的医生告诉了兰娥的病情,说兰娥的病是治不好了,延信悲痛万分。

  兰娥也知道了自己的病情了,她一定坚持要回家,她要和自己的孩子和家人在一起

第5集

  延信在万分的悲痛中,他拉着架子车把兰娥拉回了家,村里的人知道兰娥回来了,都过来可她,都为兰娥感到惋惜。

  兰娥看到自己的孩子,她也是非常的悲痛,她把自己身上的红毛衣脱了下来,她把红毛衣拆了,她要过自己的孩子再织一件,给孩子做个念想。

  夜深了,人静了,兰娥和延信俩人,默默无语,互相看着对方,默默的流着眼泪。红毛线在他们俩手里流的动。

  兰娥在没日没夜的织啊织啊,小毛衣终于织成了。她给孩子穿上。自己心疼的看着孩子和延信。兰娥问:延信,你娶了俺,后悔不后悔?延信:不后悔。兰娥:你能不能对俺爸、俺妈还有彦妞好。延信:我对他们好,俺要孝敬你爸你妈一辈子。

  兰娥在延信怀里走了,她走的是那么不情愿,是那么的遗憾。延信抱着兰娥,他是欲哭无泪,悲痛万分。

  送走了兰娥,谢兆玉生气的把延信赶出了他们家的家门。他还是坚持要把土根过继到自己的家里。冯季花是坚决不同意。

  谢兆玉回到了矿上,土根来到了他们家,几天下来,他就累的自己不干了。

  延信家里的小变英,没有奶吃,他们是跑东家去西家,为小变英找奶吃。延信看到自己的岳母和傻子内弟是无法生活。他就主动过去,干这干那,冯季花她又燃起了生活的希望。她家的院子里,又有了笑声。

  延信为了给自己的岳母治病,他自己骑着自行车跑了几百里的山路,千辛万苦的给她找来了五年的老山羊。

  谢兆玉回到了矿上,又听说土根跑了,他是非常的无奈,整天的喝闷酒。矿工会的王主席,主动的找上了门,为他思想工作,为他解决困难。

  谢兆玉非常的感激。

  荆红放心不下延信,她还是时常的过来关心延信。延信劝荆红要和张长喜好好的处。

第6集

  土根看到了荆红半夜从延信家出来,他就去找了张长喜,把这事情告诉了张长喜。张长喜压着自己的妒忌心,表面说没有什么,说他们都是老同学,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荆红还是时常的到延信家,干着干那。很受延信父母的喜欢。

  一天,延信的母亲问延信,要延信娶了荆红,延信说:不中,这是害了人家。再说了他答应了兰娥,他要照顾兰娥父母一辈子。

  一晃就是五年,延信一直在谢家照顾他的岳母他们,小变英也五岁了。

  这天,延信和小变英在井台上打水,他们遇到了同村的谢粉香,谢粉香非常的喜欢小变英,她也十分的同情延信的处境。

  邮递员送来了一封加急电报,延信一看是,在焦作矿上的谢兆玉昏迷的住进了医院里,生命垂危。

  冯季花听后,焦急万分。

  荆红听说后,她一定要坚持和延信去焦作,延信生气的拒绝了她。

  延信和他岳母几个人,踏上了去焦作的路。

  延信他们在焦作的医院里,见到了昏迷的谢兆玉,他们的哭声招来了医院护士小云和同病房的春玉婶的烦感。

  傻子彦妞,不小心又打碎了输液瓶,又是医生和护士一阵的大乱。

  医院里的尚医生告诉延信,他岳父的病情,他要有长期的心理准备,他的岳父可能长期昏迷。一定要做好病人的护理。

  矿工会王主席及时了来到了医院,他告诉冯季花,他们已经在矿上给他们安排了住处,有什么困难就及时的告诉他们,他们一定及时的解决,冯季花他们非常感激。

  延信把岳母他们送回矿上,护士小云接了自己男朋友的电话,谢兆玉的液体输完了,发生了危险,医生把谢兆玉及时的送进了抢救室。

  延信回来,尚医生很很的把他批评了一顿。延信哭着说,是自己的错。

  护士小云在一旁心虚的看着他们。

  张长喜在全县供销社系统表彰大会上发了言,会后他让王主任留下,陪她吃饭,等在外边的荆红,独自在一个小摊上自己吃。

  延信一边照顾岳母他们,一边又到医院护理昏迷的岳父,他是俩头的跑着,他是顾了这头,又顾不了那头。

  这天,他在矿上买饭的时候,一不心,傻子内弟和小变英跑了出去。小变英掉进了水池里去了。

第7集

  康海山和工友们把小变英从水池里救了出来,把小变英弄会了家,康海山见了延信就数落了起来,延信忍委屈,只好听着,最后,康海山也知道了延信的难处,他就叫延信在医院照顾好他的岳父,他们几个工友帮着照顾好他岳母他们。这样延信,就一心一意的在医院

  在医院里延信,没有地方休息,他就用报纸铺在地上,就睡在地上,二十四小时的在谢兆玉身边。

  春玉婶看到了延信睡在地,她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小云,小云听了生气的说,一定要延信租医院的躺椅。延信交不起每天五毛钱的租金。

  一天,春玉婶把自己的手表误放了地方,她就说是延信偷去了,最后她和小云发现是一场误会,可是,延信什么也没有说,她们重新认识了延信。

  延信为了更好的照顾好岳父和岳母他们,他决定把小变英送回滑县老家,冯季花是坚决不同意。

  延信在医院里精心的照料昏迷的岳父,他还不停的帮着春玉婶,干这干那,春玉婶也是深有感动。

  医院里要处理护士小云的事情,延信也是再三求情,替小云说好话。小云也是很感动。后来,尚医生和春玉婶他们才知道延信是谢兆玉的女婿,而不是亲儿子。他们都为延信所做的事情,而感动,而钦佩。

  就这样,延信在医院里,渴了就喝白开水,饿了就肯馒头,悃了就睡在地上。

  谢兆玉在延信的精心照料下,他终于醒过来了,可是,他醒来看到了延信在他身边,他就大骂延信,让他滚。延信不管岳父怎么骂,他一就是笑着看自己的岳父。还是精心的侍侯着他。

  张长喜依旧是积极要求进步,经常的向王主任汇报工作。

  荆红又来到焦作,她看到了延信都累的脱像了,她心疼的看着延信,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在病房里又劝了谢兆玉,但是,他就是不理解延信,他说延信是别有用心,是要接他的班,占他们谢家的家产。

  荆红从病房里出来,她把延信带到一个小饭馆里,让他好好的吃一顿饱饭,延信一口气吃了三大碗。

第8集

  在小饭馆里,荆红给延信倒了酒,延信不喝,她自己喝了起来。延信怕荆红喝多了,他就把酒瓶抢了过来,把酒全部喝了,他喝醉了,他给荆红说了自己的难处。荆红也说了她和张长喜事情的感受。

  他们俩回到了医院,小云看到了他们俩,小云问荆红是谁,延信说,她是他妹妹。

  荆红知道自己永远也得不到延信的心,延信把自己的心永远给了兰娥了,于是,她留下了一点钱,她遗憾的又走了。

  在滑县的老家里,延信的父母十分焦急的等着延信他们的消息。他们听说谢兆玉瘫在床上了,他们更加焦急,他们让延信的三哥到焦作去看看。

  谢兆玉他不愿意再活下去,他不吃饭,不输液,不吃药,不打针,就是一心要死。医生和护士们,都没有了办法,小云出了一个主意,用亲情感化,于是,延信找来彦妞,谢兆玉见了自己的傻子儿子,他的情绪更加激动了,他不停的抽打自己的脸。

  延信经过俩个月的没日没夜的操劳,他终于是昏倒了,春玉婶和小云及时的把他送到了尚医生那里,尚医生说,延信是严重的低血糖,是营养不良造成的,他们都把自己的饭票给了延信,延信接过他们给的饭票,他说这是借的,事后他一定要还,他给他们几个人鞠了个躬,赶快走了。

  谢兆玉还是要绝食,尚医生决定给他灌食,在灌食中谢兆玉是拼命的反抗,人们弄不住他。

  这时,延信高喊一声:都别动。他又接着说:都别劝,俺爸要是不愿意啊,谁也劝不动,谁也不是他的对手,爸你决心要走,俺们留不住,只是您到了那边地底下,要是遇见兰娥了,就请捎句话,延信没本事。没有把您伺候好,你放心,妈和彦妞俺带回花县,你不用说话,俺知道您惦记谢家没后,今天妈在彦妞海山叔尚医生,大家都在就做个见证,从今天起,从现在起,俺刘延信改姓谢,叫谢延信,谢兆玉是俺的亲爹,俺谢延信是你的亲儿,爸您要是活一分钟,俺就伺候一分钟,您要是敢活一辈子,俺就伺候一辈子。

  延信一下子给他跪到了床边。谢兆玉终于被延信的真诚所感动了:儿,延信,起,延信,起起起

第9集

  谢兆玉终于可以出院了,矿上给他们安排了两间房子。

  出院这天,矿上还特意派来了救护车,接谢兆玉回去,尚医生、小云和春玉婶他们几个人特意来送行,他们几个拉着延信的手,是难舍难分,小云说自己很快就要结婚了,她一再邀请延信作为主客参加她的婚礼。延信答应了,说自己一定参加她的婚礼。

  谢兆玉躺在自己家里的床上,他高兴的看着屋里的一切,他说,这才像个家,还是社会主义好啊。他感谢矿领导对他的关心。

  小变英跑了进来问:我以后给姥姥、姥爷是叫姥姥、姥爷,还是叫爷爷、奶奶啊?延信:当然是叫爷爷和奶奶了。

  老家里的延信父母给延信准备了不少的东西,他们叫延信的三哥去焦作看望延信他们。延胜来到了焦作朱村矿,他打听刘延信,没有有知道,被他问的人,就知道有个谢延信,不知道有个刘延信。最后,他说起了有个傻子弟弟,人们告诉了他,他们的地址。

  延胜按人说的找到了延信,俩人见了十分的高兴,谢兆玉他们又看到延胜拿了那么多的东西,他们是非常的感激。

  延信问起了老家的父母的身体,他对三哥说,他是不孝啊,他也没有和家里的父母商量自己就改了姓。三哥也埋怨他。

  延胜给延信他们做小饭桌,他俩边干边聊,延胜一再劝他,要他为自己想一想,他说,谢家可是个大泥坑啊。延信什么都知道,但是,他说他不能走,他要是走了,这一家人就散了,他自己的良心没有地方搁啊。

  谢兆玉他们家里没有钱了,他们决定把老家的房子给卖了,延信说什么也不同意,他说他去外边找些小工做做,也能挣些钱,谢兆玉他不同意,他说那活太累,他干不了,延信坚决要去。

  延信一边照顾家里,一边在外边找小工,他在一个果品仓库里找到了搬运苹果是活。一天的工钱一块五。延信高兴的不得了。可是,到发工钱的时候,老板没有的现钱,不过,老板看延信是个老实人,就多给了他一些苹果。延信也就高兴的接受了。

第10集

  延信带回家的苹果,给这个家里带来了欢乐,小变英把最大的苹果给了自己的姥爷。他们一家互敬互爱,其乐融融。

  康海山给延信找到了卸灰卸沙的活,谢兆玉还是不同意延信去干,但是,延信说只要有现钱,他就干。

  小云结婚了,延信没有什么送的,他就提了一篮的苹果去了。小云见到了延信,又看到延信提的一篮苹果,她和新郎都十分的高兴。延信看着小云护士结婚的场面,他想起了自己的婚礼,他又想起了兰娥。

  土根到公社供销社里,去找已经在供销社当会计的荆红,他要和她借钱,荆红不借他,土根就把张长喜和县供销社的王主任俩人的事情告诉了荆红,她非常的气愤。

  延信还是一边照顾谢兆玉,一边在外边找零工干活,挣些钱贴补家用。他是经常干到半夜才回家。不过,延信在工地上结识了一邦好工友。

  庆爷爷在村里破旧的真孝祠里,不停的搬着石头,他还经常给路过的孩子讲二十四孝的故事。

  一天,荆红问起张长喜他和王主任的关系,张长喜是什么也不承认,他说,他是靠着王主任进步。

  小变英和舅舅在捡废铁钉,准备换麻糖,给姥爷吃。小变英用一包废铁钉换麻糖,卖麻糖奶奶认识他们家的人,小变英换了五根麻糖回了家,延信知道了,把小变英狠狠的批评了一通。说她这是占人家的便宜。第二天,小变英又给卖麻糖奶奶送回了两毛五钱。

  谢兆玉大便甘结,怎么也拉不出来,于是,延信就用自己的受指,给他扣出来。谢兆玉看着延信这么做,他悲痛的哭了,他哭让延信一个大男人家的,遭这罪。

  工地上的工友在郭胡子带领下,他们来到了延信家,看望延信,他们一看到延信家是这么困难,他们纷纷拿出了钱,延信他们说什么也不要,可是,郭胡子他们把钱扔下就走了。而且,他们表示延信去不去,天天是满工。

  延信又和岳母说起小变英回老家上学的事情来,冯季花说什么也是不同意。

  土根找到了张长喜,他让张长喜给他批几吨化肥,土根又拿他和王主任的事情来要挟他,张长喜无奈给了他批了化肥。

  延信说很长时间没有回老家了,他说他带着小变英回家看看爷爷和奶奶。冯季花也不能说什么。她对延信说,说什么也得把小变英给带回来。

  小变英高兴的和姥姥和姥爷告别。她说自己从老家回来,给姥爷带好吃的。

  谢兆玉抱着小变英流了泪:爷爷等你回来,给你讲大灰狼的故事。

第11集

  延信带着小变英出了自己的家门,小变英遇到了她的小朋友柳叶和晶晶,她高兴的告诉她们俩说,她回老家看爷爷奶奶,很快就回来,她们俩说,她们等着她。

  大门外工地上的工友郭胡子开车来送延信,他埋怨延信又把他们给他的钱还给他们干什么吗。

  情领了,钱不能要。延信始终就是这么做人的。

  延信在回家的路上,已经开始下起了雨。雨越下越大。

  谢兆玉和冯季花看着窗外的大雨,他们俩犯愁了,他们原指望延信回家能把老房子给卖了,谁知道这大雨会不会把他们家的房子能不能给浇塌了。

  果然,老家的雨比焦作的雨下的还大,谢兆玉家的老房子真了塌。延信和他三哥看着眼前的情景,他们傻了。延信说,这还卖给谁。延信决定先把木头拉回去,等回去问问自己的岳父他们再做处理,他们正在装木头时,土根来了,他大骂延信,说谢家的人还没有死绝哪。这时候,庆爷爷来,他呵斥了土根,他让延信先把木头放在他那里,以后再说。土根无趣的走了。

  延信带着小变英来到了兰娥的坟上,小变英把自己的小红毛衣挂在了坟前。小变英问爸爸,为什么要把自己的红毛衣挂在这里,延信说,让妈妈知道小变英长大了。

  荆红听说延信回来了,她又来看延信和变英,她说,变英一天天的长大,她是个女孩子,她需要有个妈啊。延信也没有说什么,他把她寄给他的钱还给她,荆红不要。

  荆红走后,延信妈又提起了荆红的事情,延信说,那是害人家哩,不中。

  谢兆玉一天一天的盼着延信回来,他现在是一天也离不开延信了。冯季花说,兰娥都走好几年了,她不能老叫延信这样,她托海山给延信说个对象。

  延信一定要把张长喜和荆红寄给他的钱还了,他是说,情俺领了,钱不能要。他把钱还给了张长喜。

  延信该走了,他把小变英托付给自己的父母。他的父母一再劝他成个家。可是,延信不是不想成家,是不能成家。再说了哪个女人能上这个家的满啊。

  延信走这天早上,小变英哭着追到了村头,她叫爸爸的声音,回荡在大山间。延信是眼含泪水上了汽车。

  延信回到焦作的家里,岳父岳母他们一看没有带小变英回来,他们都非常的伤心,傻子彦妞也闹着要找变英。

  延信说,这事情是他要做的,劝他们都别生气。

  谢兆玉家里实在是没有钱了,冯季花就把自己珍藏的镯子,让延信卖了,延信是坚决不同意。

  在老家的变英天天的站在村头,等着爸爸来接她。谢粉香看孩子可怜,就把她带到她的家里,陪着她。

  延信为了多挣些钱,他除了照顾好家里,他白天干一分工作,他还让郭胡子他们,再找一分夜里的工作。

  郭胡子说他真是不要命了。

第12集

  谢兆玉自己的身体也一直没有什么起色,他的情绪也是一直不好,他还常常的说死啊死啊的,他是怕连累了延信,延信除就在外边干活外,他是一有时间,他就给岳父按摩,擦身,还不时的开导他。

  延信也是常常的干活干到深夜才回来,他累了,伤了都是自己忍着,恐怕岳父他们知道。

  这天夜里,延信忍着伤痛回家,他刚躺在床上,药瓶掉在了地上,把他惊醒了,原来是谢兆玉的药瓶掉在了地上,他赶快拾起了,给岳父倒了水,他其不知,谢兆玉是想吃药自杀。

  土根打麻将赌博和人打了起来,把人打伤,公安局的警察把他抓了起来。

  延信依然是白天干,晚上干,郭胡子他们再也看不过去,于是,他们就在夜里帮着延信,工钱全是延信的。延信真是感激万分。

  变英还是天天的在村口,等着她爸爸,她是多么想见到她的爸爸啊。

  谢兆玉的情绪还是不好,康海山又劝了他半天,他说有延信这样的好女婿,比什么都强啊。谢兆玉说,就是延信这样,所以他才不想拖累延信啊。康海山又告诉了他一个好消息,他说矿上正在研究延信接他的事情了。谢兆玉说,恐怕不行,延信不是他的亲儿子,康海山说,矿上在特殊事情,特殊对待啊。

  冬天来了,家家都在储藏白菜,可是,延信家没有钱,卖不起菜,延信就到处拾菜,他都岳母说,他一定要她吃上过冬的菜,他把拾来的多种菜,腌在一起,成了他自制的八宝菜。他说,一吃啊,可老美啊。他的乐观,也感染了他的岳母。

  为了多拾些菜,延信到了矿上的食堂外去拾,结果,有俩个保卫科的人,误认他是偷菜的,就罚他为食堂洗碗。

  冯季花在家里左等不来,右等不来,她就出去找延信。家里就剩了谢兆玉一个人了。他拿起了药片,都吞了下去。

  食堂里延信还在洗着碗,冯季花找到了延信,保卫科的人一听说,他叫谢延信,是谢兆玉的女婿,就放他们走了。

  延信和岳母回到家中,延信发现自己的岳父不对劲,再一看岳父已经是昏迷了过去,他们赶快就把谢兆玉送到了医院。

  经过医生的抢救,谢兆玉脱离了生命危险,不过医生告诉延信,他的岳父是吃了过量的药,是自杀

第13集

  谢兆玉苏醒过来,他躺在病床上说,自己死都死不成啊,他死是为了叫延信早一点接他的班。延信说,你都不在了我还接你的班有什么用啊。

  谢兆玉说,他是实在不想再拖累他们几个了。

  延信的父亲刘华林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他时常的思念延信,这天晚上,他又做梦了,他梦到了延信了。延信妈说,延信又走了几年了,他们非常的惦记延信。

  康海山听说谢兆玉自杀的事情,他就狠狠的批评了他,又给他说道理,谢兆玉明白了,他决心要好好的活。

  延信自从岳父出了那事情后,他照顾岳父更加细心了,他常把岳父背到外边晒太阳,他还给岳父读书讲故事。一天,谢兆玉的腿突然疼了起来,他们赶快把他送进了医院,尚医生高兴的告诉延信,这是好事,说明他岳父的知觉在恢复啊。延信听非常的高兴。他更是加强了岳父的锻炼。俩人一天到晚非常的高兴和开心。

  延信为了更好的解决自己家里的吃菜的事情,他就在一个地方开出了一块地,他种了菜。

  这天晚上,张长喜告诉荆红,县里的王主任已经把她调到焦作去,当采购员了。荆红非常的生气,她说,她是别有用心,张长喜还是劝荆红去焦作。

  矿上特意召开延信的接班的事情,会上人们有同意的,有反对的,但是,最后,还是做出决定,对待延信的事情,还是用特事特班,为了,办事情方便,延信必须改了自己的姓。

  康海山给延信说的对象上了门,女方叫春秀,她延信很满意,只是她让延信结婚后和她一起住,延信不同意,延信说,他还要照顾岳父他们,就这样这婚事,没有成。

  王主席通知了延信,让他回老家办理自己的户口,顺便把自己的姓改了,谢兆玉知道延信真的要改姓了,他是说死也不同意,他说延信这么好,比亲儿子还亲,改什么姓,这样就是对不起老刘家。延信悄悄把王主席搬来,王主席做通了谢兆玉的思想工作。

  延信回了老家,他在村外的路上,就远远看到了站在村口的长大的变英。俩人跑在了一起,他们爷俩拥抱在一起。他们都流出了激动的眼泪

第14集

  延信回到了家,他把自己的女儿背到小学校,变英向同学们夸耀自己的父亲,以前同学们都没有见过她的父亲,都说她是个野孩子。

  在村口延信遇到了土根,土根告诉延信,谢兆玉的班,他是接定了,用不他就去给他大伯闹。延信看着土根,无奈的走了。

  夜里,延信又对自己的父母说起改姓的事情,他的父母也是支持他改姓的,他们说,这样谢兆玉他们也就放心了。

  延信在村里的路上,他遇到了谢粉香了,他看到谢粉香拉着车,粉香告诉他,这是他男人,已经是病了好几年了。延信感谢这几年她对变英的照顾。

  土根来到了焦作,他找到他大伯家,他说他用接班,谢兆玉气的把土根骂了起来,这时候,康海山来说,土根早干什么了,接班你来了,他要打土根。土根跑了出去还高喊:谢兆玉我和你断绝关系。谢兆玉听了这话,他高兴的笑了。

  延信为了弥补自己对女儿的歉疚,他带着女儿逛市场,又说又笑,变英是非常的开心,她让爸爸,再留几天,爸爸说不行,他说焦作那边离不开他,变英哭了,最后,延信答应了女儿去学校开家长会。

  开家长会这天,变英带着自己的爸爸,她可高兴了,她骄傲的看着同学们。

  延信拿回了他上班的通知书,一家高兴的包饺子喝酒。家里充满了难得的欢乐。延信说,以后叫他们天天吃饺子。

  延信的父亲病是越来越重了,他是十分的想念延信,可是,他还是坚持不让延信回来,他不愿意再给延信添麻烦。

  延信终于上了班,下了井,他感到无比的光荣和神圣。

  在家里的谢兆玉他们,不停的念叨延信,替他担心,想着延信早点回家。

  在一个小饭馆里,土根遇到了来焦作做采购员的荆红,土根告诉荆红自己也是做煤炭生意的。

第15集

  延信在矿下认真工作,勤勤恳恳,塌实能干。他把在井下发的鸡蛋和烧饼,都舍不得吃,都带回家,给他岳父岳母他们吃。谢兆玉知道知道这是延信省下的。

  荆红来矿上找延信,她告诉延信,她现在是住焦作的采购员了。她还告诉延信,她想到南方去闯一闯,开个小饭馆什么的,她希望延信和她一起去,延信见到了荆好非常的高兴,他说,荆红一定能成,荆红说她要回老家一趟,延信让荆红给父母带点钱。

  延信高兴的拿到了平生的第一次工资,他给他岳父卖了一个小收音机。谢兆玉是个戏迷,他一天的抱着收音机的听戏曲,邻居们都羡慕他。羡慕他有个比儿子还亲的好女婿。

  在井下由于延信工作认真,他成了群监员,这天,工友黑子,在一个巷道里睡觉,延信毫不留情的处罚了他,事后黑子不理了延信。

  张长喜来焦作找荆红,他俩又因为王主任的事情吵了起来。

  延信在井下救了黑子的命,黑子非常的感激,他请延信和工友吃饭,吃饭间,他们说起了延信,这么多年,没有了女人,他想不想,延欣说没有时间想,要是想啊,还是想兰娥。

  变英在老家和一群坏孩子打架,他们误伤了她的一只眼睛,正好谢粉香看到了,她和变英的三白赶快,把她送进了医院。治疗费需要五百元,粉香和延胜俩人都没有,他们只好给延信打电话。延信也是没有钱,变英一听,她气愤的走了。电话这头,延信也是无奈的流下了眼泪。

  回到家里,谢兆玉问他怎么回事情。他不知道该怎么说,谢兆玉急了,延信没有敢说是变英的眼睛,他说是自己的爹病了。谢兆玉一急,他又抽了过去。在医院里,尚医生告诉他,他的岳父的时间也不会太长了,要他也自己注意自己的身体,延信说着说着自己就昏倒了,尚医生给他量了血压,延信已经是严重的高血压病的病人了。

  延信为了给自己岳父治病,他和荆红借了一钱块钱,荆红看了延信是几天头发白了,她问延信怎么了,延信说,没事。荆红不理解,他能为他岳父的病皆钱,为什么就不能为变英借钱啊?延信说,俺爸他是一条命,变英就是一只眼啊。

  荆红走了,她是带着遗憾走的,她远去了南方,她去了深圳。

  变英她恨自己的爸爸,但是,她还是站在村口,盼望自己的爸爸回来。

第16集

  谢兆玉躺在自己的床上,他知道自己的病不会再好了,他说他再也不住医院了,他就是死,也要死在自己的家里,他说他能活十几年,他知足了。他说,延信爹千万别走在他的前头。他还让延信把自己的姓改过来,延信表示他这一辈子,都姓谢,就叫谢延信,永远是他的亲儿子。

  变英依然还是站在村口等自己的爸爸,庆爷爷看到了,他问变英,她说她恨自己的爸爸,庆爷爷告诉她,她的爸爸是个好人,是个大孝子,他和别人不一样,就是他能先顾别人,后顾自己的亲人,这就是他的了不起啊。变英还是不理解自己的爸爸。

  老家来信了,说有个女的愿意嫁给延信,他在岳父和岳母的再三劝下,延信回了老家。他在村口看到了变英,变英见到了延信,她生气的跑了,延信看到跑去的女儿,他很是遗憾。

  延信在二婶的引见下,他一看女的原来是谢粉香,她前俩年死了丈夫,自己带着俩孩子自己过,她想找一个实在的好人,她看上延信,就要主动的嫁给延信,俩人很快的办了混事。俩人又约定,一人一边,照顾俩家。

  第二天早上,延信就回了焦作,他知道变英对他还是不理解,他让粉香多劝劝她。

  张长喜终于拿掉了自己头上的代理主任的帽子,他成了县驻焦作联络处主任了。

  延信回到了焦作,把他和谢粉香结婚的事情,告诉了岳父和岳母他们,他们是非常的高兴,他们也知道谢粉香是个好闺女啊。这下他们老俩放心了。

  生活还是一天一天的向前过,延信更加精心的照顾自己的岳父,他心里知道,他的岳父的时间是不多了。

  他给岳父洗头,洗澡,晒太阳。

第17集

  张长喜来到焦作,他和土根混在了一起,张长喜说自己要买煤炭,土根说他有几个卖煤炭的朋友,他可以搞到煤炭。

  谢粉香来到了焦作的家里,她是把家里家外的活全都干了,谢兆玉他们的看在眼里,喜欢在脸上。冯季花把自己珍藏的镯子过了谢粉香。她是把谢粉香当亲闺女看待了。

  张长喜来到了延信家,他说冯季花有眼力,她选择了延信,延信是这么的孝敬他们老俩,要是他,他可是做不到啊。他又给他们家撩下三千块钱走了,延信赶快追了出去,张长喜不见了影子。

  夜里床上,谢粉香说起孩子们都大了,她要盖几间房子,延信说自己也帮不上忙,自己表示非常的遗憾。谢粉香说只要把岳父岳母照顾好了,她就放心了,别的他不用管。

  土根和几个骗子设了一个骗局,他们骗走了张长喜四十万元。张长喜赶快报了案。警察开始介入调查了,很快就在车站抓住了土根。土根说自己叫谢延信,警察根本就不信土根的话,他们第二天,就把土根带到了谢兆玉的家,谢兆玉看到了土根,他大骂土根,他说,俺们谢家怎么出了你这个不孝的子孙啊。

  谢粉香在老家要盖房子,正在干活的变英,突然,她的另一只的好眼睛也看不清楚了,谢粉香赶快把她送进了县医院。医生告诉她,变英的眼睛是由于她的那只坏眼睛引起的,需要住院治疗,住院要交三千块。谢粉香先让变英住了院,她回去和延信的父母商量,父母说还是让延信知道,她就给延信打了电话,延信一听,就借了钱和自行车,连夜的赶了回去,他骑了一天的自行车,到了老家,他已经是不会动了,他这是为了节省三块钱的车费钱啊。

  谢粉香心疼的看着他。

  谢粉香为了给变英筹手术费用,她把自己家房子上了木头都卖了。

  警察到王主任那里去了解张长喜的情况,问王主任,张长喜是不是挪用了公款,王主任说是。警察认为,张长喜有私用公款的犯罪嫌疑

第18集

  延信和粉香他俩,又连夜去了医院,延信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变英,她就是不理自己的父亲,延信看着自己的女儿非常的伤心,他也不知道说什么。

  变英的手术做了,她的眼睛保住了,一家人都很高兴。

  延信为了弥补自己对自己父亲的歉疚,他这天给自己父亲又按摩,又洗脚,他和自己的父亲躺在一张床上,他们说啊说啊,他的父亲说,要是有下一辈子啊,他一定要和延信是哥俩,好帮延信多干点,他说,延信是太累了。刘华林他也知道自己的病,他知道这一次可能就是他们爷俩的最后一面了。

  延信第二天又来到了张长喜家,他说他见了土根了,他又把张长喜给他们家的三千块钱还给了他,而且,他还多给了张长喜六百块钱,他说,张长喜要好好的配合组织上的调查。张长喜拿着延信给他的钱,不知道如何是好。

  延信要走了,他向自己的父母告别,他父亲约定,延信过年一定要回来,吃饺子,放鞭炮。延信答应了他,延信说自己不孝啊,他给自己的父亲磕了一个头,抹着自己的眼泪走了,他的父亲追着看着延信远去的身影,他昏倒了。

  夜里,刘华林他吐了大口的血,粉香和延信妈,赶快的把他送进了医院去了。

  焦作这边的谢兆玉似乎有了感应,他半夜做了恶梦。他说他不行了,他说刘华林也不行了。

  县检查部门对张长喜进行了询问,张长喜说自己没有犯法,不信问王主任,他打了电话,他问了王主任,她明确的告诉他,他是私挪公款,是有犯罪的嫌疑。张长喜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他自己老实的交代自己的问题了。

  延信知道了自己父亲去世的消息,他悲痛的告诉了谢兆玉。谢兆玉也是悲痛万分,他说,他对不起他,他把他的儿子给霸占了,他应该走在刘华林的前面。

  延信更加珍惜他和自己岳父在一起的时间了,他是没日没夜的照顾,更加精心,更加细致了。

  变英出院了,这天,粉香把延信也接了过来,他们是吃饺子。延信妈吃的饺子全是肉,孩子们都是菜,延信妈看到了,她说不能和孩子们争嘴吃,她明白粉香的孝敬的心。

第19集

  延信正在自己的菜地里,收拾着菜,彦妞跑来叫他,延信赶快回家,一看是岳父刚刚昏迷过来,他说了一些胡话,他说有小鬼来找他。谢兆玉的身体已经是不行了,但是,延信还是安慰他,让他别怕,他不会有事的。

  庆爷爷把真孝祠的石头垒成了一道墙,小孩子们,大人门都在帮他垒。

  延信在下班的路上,遇到了王书记,也就是原来矿工会的王主席,王书记告诉延信矿上给他们家救济款了,延信说什么也不要,王书记说,他以后有什么困难就尽管说。

  谢兆玉已经是没有力气了,他是不想吃,不想动,但是,延信还是想着法子,让谢兆玉起床,让他晒太阳。

  这时候的延信已经是近五十的人了,他依然是在这个家里,照顾着岳父岳母和他的傻子内弟。

  延信的身体他也是一天不如一天了,他在澡堂里他又一次的昏倒了。人们把他抢救了过来。

  延信还是一天一天的照顾他的岳父,读书,讲故事,晒太阳,练习走步,他对岳父从不放弃。

  谢粉香为了更好的照顾好延信妈,她把自己家最好的房腾了出来,让延信妈住了几进去。一日三餐的侍侯着。

  延信又找来了尚医生,他给谢兆玉检查了身体,他告诉延信,他岳父是真的不行,延信听后非常的难受,也是非常的失落。他看到了康海山,延信让他找两个自行车的车轮子,他要做一个轮椅,他要岳父出去转一转。

  谢兆玉又一次的昏迷了,他的一块痰卡到了自己的嗓子里,延信不顾一切的,把痰扣了出来,谢兆玉又活了过来。

  王书记来到延信家里,来看望他们,王书记告诉他们一个好消息,他们住的地方要拆迁了。他们可以住新房了。

  谢兆玉说,他们家没有钱买啊,王书记说一定有办法的,延信一再表示,他一定要二老住上新房,他想办法。

第20集

  王书记对谢兆玉说,矿上是会想办法,帮助他们这些困难职工的,于是,矿工会就开展了对困难职工捐款活动,矿上的职工纷纷捐款。体现了一人为大家,大家为一人的,互帮互爱的社会主义新风尚。

  延信给他岳父说,卖房子的钱,他和粉香筹的差不多了,他一再表示,他们不能用矿上的钱,哪能自己住房,大家出钱呐。

  轮椅做好了,延信推着自己的岳父,他是市里,市外,矿里,矿外,转了一个遍,谢兆玉欣喜的看着自己眼前的一切,他是非常的高兴啊。

  这天深夜,谢兆玉的生命终于走到了尽头,他在延信唱的悲凉的豫剧中,他欣然的走了,他走的没有遗憾,没有苍凉,他在延信的温暖中走去。

  延信看着自己岳父的脸,他想起了他们日日夜夜在一起的日子,想起了他们一起的酸甜苦辣。他想他,他真的想他,他岳父在了,延信感到自己非常的失落。

  他时常站在自己岳父的遗像前,对他说话。对他说说自己的心里话。

  延信的岳母,决定不再拖累延信了,她说她要和彦妞去养老院和福利院,延信说,真是一家人说俩家话,只有一口吃的,他们就不能离开他。他对兰娥是有承诺的。

  庆爷爷垒的墙一样的东西,在众人的垒下已经是很高了。

  为了早一点让自己的岳母住上新房,延信又给粉香去了信,让他想办法弄一些钱,粉香又毫不犹豫的卖了粮食。

  矿上的新楼房终于开工了,王书记剪了彩。

  故事又回到了第一集的开头,人们纷纷来到医院,冯季花、谢粉香、彦妞、康海山、王书记、焦煤集体党委书记杜书记等。他们围在延信的病床边。

  变英不停的叫着她的爸爸。

  延信他终于醒了给来,任命欣喜的看着他。

  杜书记问延信有什么要求没有,他说有,他想坐一次火车,他想到北京天安门,看看毛主席。

  杜书记满足了延信的愿望,他一家都去了北京,到了天安门,延信来到了天安门前,他向毛主席像深深的鞠了一躬。

  在老家庆爷爷用真孝祠的石头,给他垒起了一个碑,一面是大大的一个孝字,一面是他的碑文:

  黄河之滨 人才辈出

  二十四孝 皆为口牌

  古有董永 今有延信

  刘氏儿子 为仁为义

  认谢为父 不弃不离

  泰山为山 伺候数载

  母病弟傻 自顾不暇

  亲女眼疾 无钱疗理

  终为眼疾 二十余年

  不知荤腥 舍身取义

  自病不理 终酿残疾

  德性仁义 美名四起

  日月同辉 万世万代

  延信永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