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原始剧情:】

  九一八事变前,日军进驻松花江畔的小镇,大肆清乡并屯、推行奴化教育。镇上的风云人物冯中岳、马万海率众进山,藏身于驻马岭。冯中岳、马万海虽然不敢公然与日军为敌,却也用尽方法与驻守的日军头领尾崎斗志斗勇,不断出奇招整治尾崎,打击日军的气焰。随后,在义勇军贺司令的感召下,冯、马两人率部加入东北抗联,协助主力部队炸毁军马场、阻截日军物资,大显抗日期间中国人民的智慧与团结。狡猾残忍的尾崎始终都没有停止追捕冯、马二人,在每次遭受两人的重创之后,便对中国百姓采取更加严酷的暴行。冯中岳、马万海虽然多次落入尾崎手中都巧妙逃脱,但两人一生挚爱的女人黑葡萄却为战胜尾崎献出了生命。最后,冯、马二人联手将尾崎彻底打垮,策马消失在白山黑水之间。

  【故事大纲:】

  一九二五年,东北战乱刚停,松花江畔的风铃镇地处白山黑水的深处,七行八作、三教九流人等十分复杂。

  风铃镇马家和冯家世代结怨。两家的老爷子都已时日无多,冯爷想在自己临终之前,给痴傻的儿子冯驴子娶媳妇。

  冯驴子对镇上教书的周先生的女儿黑葡萄情有独钟,但周先生偏将黑葡萄许配给了马爷的儿子马万海。

  马万海医大毕业后被迫从军,接到马爷的家信,用计从奉天逃回,听说了两家的世仇,暗中勾结土匪小北风洗劫冯家,冯家败落。

  不久,冯爷和马爷过世,冯驴子的痴呆却好了,原来驴子为避祸一直装傻。马万海虽整垮了冯家,却也家财散尽。此后,冯、马分别收留了孤儿奔儿和孤女秋儿。奔儿和秋儿两人从小青梅竹马,令冯驴子和马万海这对冤家十分头痛。

  日军进犯,尾崎大佐带兵进驻风铃渡,此人长相斯文,表面和气,却一来就实行残酷政策,强行奴化教育,枪杀了教书的周先生。黑葡萄为报国仇家恨上山投奔小北风。小北风手下兄弟受黑葡萄抗日影响,反推黑葡萄成为寨主。冯驴子和马万海也因尾崎所逼先后上山。

  冯驴子和马万海虽不公开抗日但却在暗地里较劲儿。各种江湖手段施加在日军头领尾崎身上,让其出尽洋相。尾崎千方百计想要生擒二人,但冯驴子和马万海与尾崎斗志斗勇、高手过招,非但没有被捕,反而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屡次破坏他的任务,令上司对尾崎十分不满。

  冯驴子和马万海抗日义举在风铃镇传为美谈,东北抗日联军的贺司令希望将两人的势力发展成为抗联的队伍,二人心存疑虑不想加入。但又难与日军正面为敌,走投无路之下和黑葡萄一起成为东北抗日联军的收编队伍。

  尾崎用计将二人连同黑葡萄一起生擒,在监狱中用尽各种招术也没能使三人投降,无计可施的尾崎逼马万海枪杀冯驴子,马万海却因为之前与驴子斗气看病的时候发现驴子的心脏长在右边,而帮助驴子躲过劫难。

  冯驴子虽大难不死,却身受重伤,黑葡萄和马万海冒死把冯驴子送到了哈尔滨的医院。

  马万海主刀为冯驴子做手术,大夫给冯驴子换药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的心脏长在右边,马万海知道这个秘密,在危机时刻救了他一命,冯驴子对马万海十分愧疚。

  抗联陷入了绝境,贺司令英勇牺牲,抗联化整为零,日军对烟囱山和冯驴子、马万海的山头进行了残酷的扫荡,奔儿在尾崎的淫威之下,当了汉奸,被深爱自己的秋儿所杀。黑葡萄被抓获,死得很有风采。

  不久,尾崎在黑葡萄的坟里找到了众多失踪日军的钢盔,站在坟前狂笑不止……

  尾崎终于被冯驴子和马万海折磨得精神失常,整天在军营里不男不女,疑神疑鬼,被调离部队回国,他骑着大马,走在雪野,忽然看见雪原中两匹骏马驰骋,竟然是冯驴子,马万海唱着天大地大的关东民谣……

分集剧情:
第1集

  故事发生在九一八事变前后松花江畔的风铃渡,它藏在白山黑水的深处,背靠匪患横行的驻马岭。

  冯家大院里,傻子冯中岳(乳名驴子)将要娶亲,但驴子却不喜欢他爹冯大车为自己找的媳妇山菊,一心只想着教书周先生的女儿黑葡萄。

  此时,镇上另一个大户人家的儿子马万海满脸血污、已无人样的躺在门板上被人抬了回来。谁知马万海进屋后竟然站了起来……(此后一直在人前佯装双腿瘫痪)

  不久,冯家收到胡子小北风留下的海叶子(胡子的信),要冯家用枪和钱赎回被绑的山菊,冯大车大怒。

  小北风带着胡子攻打冯家大院,冯大车率领众人顽强抵抗。小北风虽然损失惨重,但很快便用计攻破了冯家大院。在梯子上观战的马万海大惊失色,叫来仆人锁龙。锁龙飞奔而去,对小北风耳语,反被小北风一脚踹倒。

  冯家一片狼藉,冯大车一身伤病,为了救人只得卖掉自家大院。冯家败落搬进寒舍,不日冯大车便撒手人寰。入殓时棺绳断了棺材砰然落地,冯大车从棺材里坐了起来,冯驴子一声大笑,猛然清醒,说出了他为躲过劫难一直装疯卖傻的实情。

  马爷、冯大车分别给儿子讲完两家世代的恩怨后,先后离世。

第2集

  冯、马两家出殡,在镇街相遇,互不相让,械斗一触即发。马万海息事宁人,提出主动让道。驴子跪在冯大车的坟前发誓报仇。

  冯驴子找马万海寻事,冯驴子得寸进尺,把他逼到了绝境。

  老福泰酒馆里,马万海表面甘心认服,却哄劝驴子和小北风决一雌雄。驴子酒醉失口讲出了大话。

  冯驴子自知中计,又不得不充英雄,便去请求他的师奶老蛾子,老蛾子教了他一手绝技。

  不久后,小北风一伙人赴约,在澡堂外,驴子只拿一条毛巾就将他击败,众人拍手称快。小北风率众逃跑,不料黑葡萄拦住了他的去路,说他必须去冯老爷子坟前认罪。

  澡堂子大战后,驴子对马万海更加嚣张,不依不饶,终于将一直装残的马万海逼得站了起来。深夜,冯驴子酒醉后被人绑走,在山洞里被蒙着眼睛折磨了七天。脱身后的驴子伺机报仇,在澡堂用皮带抽打了马万海。

第3集

  马万海应聘到周先生当校长的小学堂任教,驴子佯装听课,扰乱课堂,弄得马万海哭笑不得。

  马万海给学堂捐了台风琴,黑葡萄十分高兴。驴子醋意大发,使了手脚弄坏风琴,为了哄黑葡萄高兴又偷了手风琴。黑葡萄更加生气,令驴子把手风琴送回去。

  黑葡萄听说镇上有戏班子搭台子唱戏,要去看戏。周先生不允。黑葡萄心痒难熬,非要驴子偷偷带她出去。烟囱山小北风也带着大伙下山听戏。小北风在人群中发现黑葡萄美若天仙,入了神。手下人看出他的心思,擅自把黑葡萄当场抢了回去。小北风闻讯大怒,却不能坏了山里规矩,只好让周家出赎金。

  周先生急疯了,到处求人说情,甚至当街跪求路人。

  冯驴子在酒馆喝醉了酒,被花狸子挑拨,跑到马家质问马万海是否与此事有关,继而放出狠话要去会会小北风。马万海也决定只身闯山寨救心仪的女人。

  两人在烟囱山汇合。

第4集

  小北风摆下虎狼宴,要冯、马二人顶葫芦,闯枪阵。驴子连过三关,马万海却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说得小北风频频点头。

  周先生摆宴答谢马、冯救出女儿。黑葡萄去看望冯驴子,对驴子颇有好感,为他收拾屋子,并贴上自己亲手剪的窗花。两个人的亲昵被锁龙看见,告诉了马万海。

  马万海的诊所开张,黑葡萄也来给马万海学当护士。驴子来看病,称哪儿都疼。马万海用听诊器听他的心脏,大惊失色。驴子走后,黑葡萄问驴子什么病?马万海却说他什么病也没有,只说和别人不一样……

  冯驴子已经到了穷困潦倒的地步,在江边看见一张钞票,顺着钞票上柔韧的蚕丝驴子找到一个男孩,自称叫奔儿。不久,莫名其妙就有人给驴子送东西,几次三番,发现原来是奔儿干的好事。冯驴子收留了他,两人父子相称。

  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在一个二人转戏班唱戏的时候突然进驻风铃镇,台上唱戏的女角,竟然是风铃渡驻军首领尾崎大佐。

第5集

  马万海的家宅被日军强占,他摆地摊代人写家书以维持生计。驴子领着奔儿去见他,十分得意。尾崎带人在山中四处勘查,但由于地形复杂,并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东西。

  马万海看到一个女孩插草标卖身。女孩说父母是放排的,死在松花江上,她自插草标卖掉自己,以求两口棺材埋葬父母。马万海不忍,把她买下了。

  马家。女孩自称叫秋儿。秋儿十分聪明懂事,把马万海伺候得细致周到。马万海也不避讳,让秋儿叫他爹。秋儿细心地照顾马万海。

  尾崎集合镇上的孩子们,又是发糖又放电影。宣扬富士山,宣扬大日本帝国的武士道精神,竭力推行文化渗透。

  江沿。奔儿与秋儿在镇街上相遇。秋儿顺手牵羊,被奔儿跟踪、要挟。两个人说起来风铃渡前些日子的奇案,互相吹捧。

  镇上有一家店铺开业放鞭炮。奔儿捡来没响的鞭炮插在牛粪上,让秋儿点。秋儿点着了,溅了一身牛粪。秋儿号啕大哭。马万海领着秋儿找上门来说理。驴子和马万海胡搅蛮缠,差点动了手。不料两个孩子早就和好了,正在院里撞拐子。二人各自揪着自己的孩子教训不休。

第6集

  尾崎说自己要拜访镇上的贤达,花狸子自报奋勇。花狸子领着穿长衫的尾崎来到周先生家,周先生与尾崎话不投机,但尾崎并不恼怒,还留下了一份礼品,被周先生扔出门外。

  尾崎拜访老蛾子,老蛾子却都是半人半仙的话一个劲地胡说。

  小北风来找驴子,说自己的枪丢了。冯驴子不承认,说何不到马万海家看看。小北风又去马万海家,马万海说是谁干的你心里清楚。小北风大怒,带人搜寻了冯驴子的家,还是没有搜到枪。

  马冯二人在江边找到两个孩子,却见奔儿与秋儿正以枪栓为坠子钓鱼。二人盛怒之下将两个孩子赶走了。老蛾子听说后,非逼着他们把孩子找回来。驴子与寻女儿的马万海在街上相遇,二人结伴去寻孩子。

  尾崎来到万泉池对老板说,他非常喜欢中国浴,遂改装浴池,安放办公桌,装上电话。

第7集

  尾崎带着镇上的孩子们去郊游,孩子们都很高兴。尾崎教孩子们唱日本童谣,对自己的奴化教育非常满意。

  澡堂子经过了装修,不伦不类。尾崎把上司请进澡堂子,泡菊花浴、饮功夫茶,分析如征服中华民族……

  上司走后,尾崎向花狸子打听驻马岭的地形,花狸子告诉他杜蘑菇对驻马岭最熟悉。

  杜蘑菇带尾崎进山,尾崎拿着本子写写画画。在发现了一片藏在深山里的开阔地——黑熊峪之后,尾崎欣喜若狂,拔刀杀害了杜蘑菇。

  冯驴子和马万海对尾崎声称杜蘑菇被黑瞎子吃了表示怀疑,决定到深山寻找杜蘑菇。几经周折,二人终于找到了杜蘑菇的尸体,认定是尾崎所为。

  尾崎领着士兵来万泉池洗澡。驴子潜入澡堂子,卸走了日本兵的枪栓,马万海设计暗算,日本兵差点被热水烫死。

  盛怒的尾崎残忍的虐待澡堂老板,澡堂工人。

  周先生请来马、冯喝酒,劝他们抗日,两人借口推脱,周先生深感失望。

第8集

  上司训斥尾崎的怀柔政策,命令他加强对风铃渡的控制,强化奴化教育,说司令部已经同意在黑熊峪建立基地,不久就会派专家勘察设计,要绝对保密,并命令尾崎对黑熊峪周围的村庄实行坚决的清乡并屯。

  尾崎对周先生下了最后通牒,如再不答应教授日文,他将接管学堂,做出不理智的行为。翌日,在尾崎的刺刀下,周先生给学生们讲了最后一课,在黑板上大书:中华万岁!尾崎哭着,先枪杀了周先生的妻子,又枪杀了周先生……

  老蛾子请来了驴子和马万海,摆酒激发二人的血性。二人还是躲避抗日,老蛾子十分生气,痛打二人……

  老蛾子鼓励黑葡萄到烟囱山找小北风给爹报仇,黑葡萄听从她的话上山找小北风,小北风愿为黑葡萄报仇,却被手下魏驼子阻挠。

  锁龙来找马万海,要拉绺子和日本人血拚,请马万海做大哥。马万海不同意。锁龙灌醉了马万海,赶着雪爬犁把他劫持到枫林涧。

  深夜,老蛾子拨拉着棍子,烧了马家冯家的房子。

第9集

  老蛾子再请冯驴子和马万海喝酒,大义凛然说抗日。两人却说起奔儿与秋儿长大了,明来暗去十分要好,应当合力拆散这段婚姻。奔儿与秋儿为了爱情双双出走。

  黑葡萄用计铲除掉了魏驼子,小北风将魏驼子赶下山。

  冯驴子为搞到几支枪,找到包大户,要为他当炮手。包大户被冯驴子撺掇买了十来支枪,雇人开始了训练。

  马万海酒醒时已经身在枫林涧,无奈被逼上了山。

  驴子趁着训练枪手的时候鼓动大伙拉绺子树旗。大家立下绺子约定,回去安置好家里的人,开春到老帽山聚集。他们把枪用油纸包好藏进山洞。

第10集

  马万海暗中派锁龙把冯驴子好容易搞到的枪给起了,大伙对掌柜的非常钦佩。

  驴子来讨枪,马万海装傻死不承认。

  马万海教弟兄们打枪。驴子来了,找到了自己留在枪上的记号。马万海见状,推说一切与己无关,都是锁龙干的,下令把枪还给驴子。

  枫林涧。大伙沮丧无比。马万海又派锁龙等人下山骗来了松林镇曾老爷子的枪。

  花狸子也跑到老帽山,冯驴子收留了他。

  义勇军贺司令听说冯驴子和马万海拉杆子上山的事儿,决心收编二人共同抗日,派曹大个子做联络员。

  曹大个子与二人商议收编,二人一推再推的窝囊相激起了众怒。曹大个子走后,冯、马二人相约某日到镇里益春堂中药铺买药,反被中药铺老板打了出来,二人十分沮丧,关于抗不抗日,一时拿不定主意……

  由于小北风还是不表态抗日,黑葡萄开始收买人心,处心积虑要取代小北风。

  镇上众人气愤至极,再次烧了马、冯的房子……

第11集

  黑葡萄终于和小北风翻了脸,小北风无奈下山。胡子们为了考验黑葡萄是否能胜任当家的,让她亲自割了一个肉票的耳朵……终于,黑葡萄经历了从人到匪的转变,变得心冷如铁,并不断地自我磨砺。

  黑葡萄扯起了抗日自卫军的大旗,火烧了铃木公司。驴子、马万海相对无语,自愧不如,相约不整死尾崎不罢休。奔儿回来,先巧妙拔掉了尾崎的金牙,驴子又给尾崎戴上了耳环。这一举动,引发尾崎在风铃渡的新一轮暴行。

  接着,马万海又暗夜潜入尾崎家中,刺了他的三叉神经,使得尾崎的脸十分钟抽搐一次。尾崎只好规定,下属每次汇报只给十分钟的时间。

第12集

  风铃镇上,大伙议论黑熊峪周边接连出现的怪事,很多村民一进山就失踪。一时传言四起,人心惶惶。驴子和马万海听到了议论,决定去黑熊峪看个究竟。

  二人来到了隐藏在树林中的黑熊峪,原来尾崎在这儿建成了秘密军马场。驴子和马万海正在观察,没提防头上被套了麻袋抓了去。二人被带去铡马草。驴子问干活的中国人话,大伙都不回答,原来日本人为了保密,把这些人都弄哑了。

  黑葡萄听说二人失踪非常着急,决定下山去寻找。

  在老蛾子家,黑葡萄在这儿遇见了奔儿与秋儿。老蛾子分析,二人是去了黑熊峪,黑葡萄要去寻找。老蛾子说万万不可冒失,让她带奔儿与秋儿回山,等待消息。

  驴子和马万海骗取了军马场美马大佐的信任,并没有被毒哑。

第13集

  美马有两匹宝马,一只叫菊花青,一只叫胭脂红,马万海决心要杀这两匹马。

  马万海偷偷用毒果喂了菊花青。菊花青死了,美马闻讯赶来,伤心欲绝,却不知马的死因。马万海说家里有医马的祖传秘方,并要下山到益春堂抓药。

  马万海在益春堂抓药,给掌柜的开药方其实是一封密信,让他转交给黑葡萄。

  义勇军贺司令也知道了军马场的秘密,正打算炸毁军马场,于是派黑葡萄与冯、马二人里应外合。

  山谷突然出现贺司令带来的义勇军队伍,他们用手榴弹炸开木围,和驴子、万海里应外合攻打棉帐篷。美马被驴子击毙。尾崎带部队赶来,然而军马场已被彻底摧毁。听完了日本兵仔仔细细的汇报,尾崎鼻子流血了。他下命令,四处通缉冯驴子和马万海。

  黑葡萄为冯马二人设宴,希望他们借此机会加入义勇军。

  上司列队训话,把尾崎视为教材范本,灌输仇恨中国人的思想,说中国人狡猾大大的,要征服中国,任重而道远……

  老蛾子买了猪肉挑着上山,为二人庆功。

  老蛾子犒军的事被尾崎知道。一个夜晚,独自一人下山的老蛾子被抓走。

  狱中,尾崎假惺惺地来看望老蛾子,打听山上的情况,还要认老蛾子作干妈,被老蛾子痛骂。

第14集

  日本军营。上司斥责尾崎剿匪不利。尾崎说,这只是些绺子,不成气候。现在是夏秋,山深林茂,到处是青纱帐,很难剿灭。这些人打日本人,也打义勇军,还抢老百姓,如果把他们逼急了,投靠了义勇军专打皇军就坏了。他还是主张智斗,争取之,以华制华。

  驴子找马万海发牢骚,说战利品太少。马万海也愤愤不平,怂恿驴子抢劫义勇军的仓库。

  奔儿请缨,下山探听贺司令的物资藏在何处,正好秋儿来了,二人结伙下山。从喝醉的彭翻译官知道了秘密仓库在哪儿。

  驴子捷足先登,赶走了贺司令的人,把仓库抢了个溜光,迅速撤退。尾崎赶来扑了个空,气急败坏,火烧仓库。

  义勇军军营。贺司令大发脾气,认为是驴子招致日本人,说早晚要收拾驴子,武力收编。

  马万海听说,风铃渡最近有一伙人从哈尔滨来的人秘密聚在一起大赌,赌技高超,都在乡下。马万海跃跃欲试。锁龙和秋儿力劝,马万海仍心痒难熬。

  枫林涧。马万海的赌瘾发作,连夜带着锁龙到坐山沟聚赌,中了尾崎的圈套,被捕。所幸锁龙逃回山里,将发生的一切告诉了驴子。驴子大骂马万海不务正业。

  马万海被押入狱。尾崎不用刑,每日和马万海饮酒畅谈。

  冯驴子来到老德林家秘密住下,和老德林商议办法。老德林说,关押马万海的监狱原先是个油坊,当年为了防胡子,老蛾子家有个地窨子与油坊相连,可以想办法出逃。

  尾崎要处决马万海,驴子故意中计来劫刑场。

第15集

  驴子在牢房和马万海又打了起来,非要两人关在一起。深夜,驴子把马万海叫醒,一同和奔儿从地道逃走。

  黑葡萄设宴给马冯二人压惊,对驴子舍身救马万海非常钦佩。

  驴子回山,正碰见花狸子为非作歹,遂勃然大怒,整治花狸子。割下他一只耳朵。花狸子怀恨在心,偷偷下山。

  花狸子被抓,尾崎对他好生款待,花狸子受宠若惊,屈膝投敌。

  第二天,花狸子领着二人转戏班子吹吹打打上了山,告诉驴子,自己请了戏班子上山慰劳弟兄们,驴子答应只让他们呆一个晚上。

  驴子等人喝得酩酊大醉,秋儿告诉马万海,花狸子带着戏班子上山了。马万海惊呼,不好,赶快跟我走!带着弟兄们直奔老帽山。花狸子带着戏班子的人从衣箱里取出枪,驴子的兄弟死伤惨重。

  冯驴子成了光杆司令,无处立身。马万海把他请上了山。

  尾崎请花狸子喝酒,让日本特务老阴天带了花狸子的首级,到山上拉着杆子投靠驴子。驴子又拉起了山头,任命老阴天为二掌柜。

  尾崎在排子沟堵截贺司令,曹大个子前往马万海和冯驴子的山上请他们救援。

  马万海带队来访驴子,说排子沟有激战,可能是贺司令的队伍中了日本人的埋伏。恰好贺司令派来的曹大个子向二人求援,二人没表态。曹大个子愤愤下山。

第16集

  贺司令的队伍腹背受敌,几乎弹尽粮绝。冯驴子和马万海带领一部分人趁黑夜到排子沟观察,发现下边一片篝火,三四百日本兵预备队正在休息。驴子和马万海便把山上的四十箱手炮,一起扔了下去,炸得日本兵血肉横飞。贺司令的部队得以冲出包围圈,贺司令在沟下道谢,留下两千大洋……

  尾崎对于围剿失败十分恼火,有人听见冯驴子喊话,尾崎得知是冯驴子和马万海所为,发誓要让两个人互相残杀。

  义勇军营地。贺司令决定再派曹大个子去做说客,收编冯、马二人。

  贺司令来到密林中老蛾子的窝棚,请老蛾子出山带他见马万海。老蛾子问找他干什么?贺司令说,打小日本。老蛾子欣然答应。

  老蛾子带贺司令见了马万海,马万海夸耀部下黑和尚武功如何了得,扯东拉西不靠正题,曹大个子顶了几句,黑和尚便要与曹大个子比武。二人比武术,打了个平手;比马术,各有千秋。马万海看出曹大个子有意相让,忙喊回去喝酒。

  谈判开始了,马万海说只要冯驴子肯与义勇军合作,便一定归顺。贺司令说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下山去了。

  老帽山上,驴子正为没有酒喝耍驴脾气。

第17集

  义勇军贺司令设计三次抓了冯驴子烂醉如泥。

  驴子终于答应接受整编。贺司令会见三家绺子的大小头领,对他们进行整编,分别称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黑葡萄大队、中岳大队、万海大队。

  三个独立大队开大会宣誓成立。贺司令来视察营盘,提出整改意见,拿出梁清宇给驴子送的大衣,手表,还有一封来信。驴子大为感动。

  驴子带着老阴天、奔儿见马万海。两个人互称大队长,商讨既然归了义勇军,要立功受奖。驴子要打警察署。马万海要劫火车。

  驴子带着队伍攻打警察署,不料敌人早有准备,大败溃逃。马万海也中了埋伏来找驴子,两个人互相怀疑。

第18集

  桦林沟,一股日军遭到马万海的袭击,丢下物资逃窜,又被早已埋伏好了的驴子全歼。二人打扫战场时缴获了一门小钢炮,僵持不下,把小炮零件各自拆了一半拿走。

  驴子亲自出马偷回零件,马万海发现零件被偷,大怒,带人上了冯驴子的山头。贺司令闻讯赶来,大骂二人,把小钢炮组装好,给了马万海,补偿驴子一挺机枪。

  冯驴子怀恨在心,认为贺司令偏心,公报私仇,在老阴天的挑拨下,扬言要找梁清宇去。曹大个子只身入山力劝驴子,驴子拒绝,不料曹大个子敞开衣襟,满身捆着手炮,大伙眼睁睁看着他劫走驴子。

  贺司令外出开会,曹大个子主持召开批判会,决定军法论处,把驴子关了禁闭。

第19集

  驴子被关了紧闭却不老实,吵闹着要找梁将军告状。贺司令说了一番不能闹不团结的理由。驴子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老阴天散布谣言,说贺司令要杀驴子,策划反水。部队正要哗变,驴子及时赶回,加以制止。

  风铃渡。尾崎说,夏季到了,树林茂密,青纱帐也起来了,嘱咐部下不可轻举妄动。

  义勇军营地。贺司令开会,说敌人的围剿松懈下来了,义勇军的处境好了许多,要抓紧时机展开整顿。驴子提出要和马万海部展开竞赛。

  黑葡萄当裁判,马、冯率部比抢占山头。马万海夜读兵书,暗暗地设计了一种号称踢死驴的特殊登山鞋。驴子动员大伙腿绑沙袋,练得热火朝天。奔儿来报,马万海按兵未动。驴子大喜,认为稳操胜券。

  比赛开始,马万海部装备好,登山迅捷,而驴子则挥动马鞭驱赶弟兄们登山,马万海部获胜。

第20集

  驴子深夜潜入枫林涧马部抓赌,赌瘾上来的马万海被抓了个正着,拿了个人赃俱在。

  马万海找到黑葡萄说情,二人达成协议:驴子不报告,下次比赛让马万海让一马。

  奔儿看见梁将军送给驴子的怀表,偷来把玩,不料打碎了表蒙子,弄断了弦。驴子知道了大发脾气,奔儿实在受不了在冯驴子手下的军旅生活连夜跑了……

  驴子派人请回忘年交老学究,请他上山给驴子讲孙子兵法。

  老学究说兵书怎么也教不了驴子,便告诉驴子,说书的柳蛤蟆懂得文韬武略,三国说得好,驴子请柳蛤蟆上山。柳蛤蟆大喜过望,高高兴兴地跟了驴子,成了他的贴身军师。

  山上粮草吃紧。驴子叫老阴天下山打探消息。不久回报,尾崎准备了几车皮物资南下,火车路过三道沟,正好打劫。马万海、黑葡萄、柳蛤蟆都觉得其中有诈,驴子却一意孤行。

  三岔路口,驴子命令队伍不去三道沟,直奔火车站。

  驴子率队攻打火车站。火车站没多少人防守,驴子轻易得手,劫了大量的军用物资。马万海和黑葡萄来了,说这次行动两个山头都出了力,应当分一杯羹。贺司令断案,战利品四六分成,义勇军和马万海以及黑葡萄各得两份。驴子心疼不已,大呼不公,要找梁将军评理。

第21集

  枫林涧里,奔儿走后,秋儿以泪洗面。马万海和驴子来看望。二人对奔儿恨之入骨,派锁龙约奔儿在风铃渡德林的酒馆谈话。奔儿死不回头,还在这个夜晚,潜进山里带了秋儿下山……

  夜里,柳蛤蟆给驴子讲连环计里吕布戏貂蝉的故事,说女人是水性杨花。驴子要再用一计,想考验一下黑葡萄是不是水性杨花。

  驴子哭天抹泪地对黑葡萄说中了冷枪,一辈子不能生儿育女了,要葡萄和马万海成亲。

  可一听说黑葡萄真要出嫁了,驴子又大骂柳蛤蟆。烟囱山上一片喜气。

  风铃渡。细作回来报告,马万海要娶亲了。尾崎大喜,认为是一网打尽敌人的好时机,积极准备攻打山头。

  马万海和黑葡萄拜天地,驴子赶来大闹。

  山下,尾崎带兵悄悄地进山,驴子突然听到枪响,黑葡萄哈哈大笑,马万海和自己在扁担沟已经设下埋伏,伏击尾崎,三人带兵赶到战场。尾崎遭伏击,惨败。

第22集

  尾崎在镇上投放病毒,令冯、马二人的部队都染上疟疾,又故意设下重重陷阱,故布疑阵,让冯、马二人劫走了假的急救药品。

  然而,就在即将给兄弟们注射的千钧一发之际,马万海识破诡计,令尾崎精心策划的阴谋破产。

  风铃渡。尾崎为这次的失利焦躁不安,鼻子又出血了,他命令部下撒出暗探,对三个山头加紧监控。上司命令尾崎抽调主力部队参加围攻梁清宇的司令部。

  贺司令表扬驴子铲除了内奸,说起梁将军最近身体不好,正在营地医疗。驴子想要去看望,贺司令劝阻说,日军准备对义勇军主力部队进行一次大规模的围剿,上级命令尽一切可能拖住敌人。

第23集

  农舍。奔儿与秋儿过起着甜蜜的农耕生活,二人捡了个弃婴名叫虎儿。

  塔河县政府,正月十五夜里。义勇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冲进县城,攻打县政府。日伪军不堪一击。锁龙在战斗中缴获了一把日本指挥刀。驴子则缴获了一台报话机。他十分喜爱这个破报话机,自己背在身上炫耀。马万海看中了报话机,提出要拿指挥刀换报话机。驴子死活不同意。

  驴子无论如何也摆弄不响报话机,十分沮丧。马万海挎着指挥刀来了提出交换。驴子好像十分不舍。马万海又搭上一支德国造手枪换来报话机。

  马万海得到报话机欣喜若狂,却发现报话机是坏的,大骂驴子欺骗了自己。锁龙埋怨不止,鼓动换回指挥刀。

  马万海带着报话机找驴子要换回指挥刀。驴子耍赖,马万海无奈,又搭上一百颗子弹才把指挥刀换回来。

  驴子为了修好报话机,派人到日本军营抓回一个话务兵,日本兵终于鼓捣好了报话机,用日语好一顿呜噜,实际上是和尾崎取得联系。驴子不知情,表扬日本兵。马万海闻讯而来,山上招致了日本人一顿炮轰,两个人都负了伤。

第24集

  曹大个子和黑葡萄来看望冯、马部队,说日本人派了奸细暗害义勇军头领,要他们提防。

  夜里,二人睡不着,对捉话务兵时的奇怪现象提出怀疑。

  老阴天来看驴子,吞吞吐吐地让驴子让权。驴子却自有安排。

  老阴天散布流言,说驴子不行了,想要取而代之。柳蛤蟆舌战众人,按下葫芦起了瓢,不知所措。

  驴子回山,大喊头疼,以头撞墙,要死要活,又犯了傻病,弟兄们都惊诧。驴子把山上的大权都交给了老阴天代管。有人反对,柳蛤蟆却力挺老阴天。驴子一意孤行,夸老阴天是天生的帅才。老阴天对大伙宣布,临危受命,揽过大权。

  驴子再次疯疯癫癫,骑马来见黑葡萄,擎着干枯的向日葵向黑葡萄求爱。

  老阴天命令钳子、广林带人下山绑票。兄弟们说驴子有令,自打加入义勇军就不绑票了,加以拒绝。老阴天露出狰狞面目,众人大哗,两伙弟兄要发生火并。柳蛤蟆站出来为老阴天说话,驴子端着大枪战出来,说谁不听老阴天的就和谁玩命。风波得以平息。

  众人为治驴子的病无计可施只能请神汉前来驱鬼,但收效甚微。

第25集

  老阴天派人下帖子约马万海、黑葡萄共议抗日大计。马万海认为是圈套,感叹驴子用人不当,但坚信一切在驴子的掌握之中,决定赴宴,并布置手下人前去接应以防不测。

  黑葡萄见了驴子十分难受,老阴天当众戏弄驴子,要求马、黑二人投降皇军。原来他是尾崎手下的特工。驴子把枪顶在了老阴天的额头,老阴天的亲信纷纷跪倒在地。

  驴子对大伙说自己想念梁清宇将军,听贺司令说他病了,一定是缺医少药,要去送药,还策划亲自带人下山弄药。

  尾崎听到汇报后认为驴子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他去看梁清宇是假,拖住自己是真。于是,尾崎带着主力部队悄悄地出发了。

  驴子的部队发现了敌人的行踪。尾崎跟着驴子进了深山密林,驴子的部队突然失踪,尾崎迷惑不解。尾崎部损失严重,仓皇逃窜,不料在山谷遭遇梁将军部的伏击,归途又遭到马、黑、贺司令部的痛歼,尾崎带着少数鬼子逃回了风铃渡。

  密林中,驴子大获全胜,缴获武器若干,要与梁将军义结金兰,梁将军欣然同意。这时,马万海和黑葡萄也赶来了,梁清宇嘱咐马、黑多向驴子学习,研究战术,驴子洋洋得意。

第26集

  尾崎挨了上级的训斥,并没有沉默,他想冯驴子和马万海想得头疼,无缘无故地嘿嘿冷笑,精神有些不正常了。尾崎精神反常的事儿反映到上司那里,上司来考察他,以为他精神出了问题,要送他回国。尾崎死活不同意。上级说要在短时间肃清驻马岭,调集兵力围攻山头。尾崎立下军令状,说一定要活捉马、冯、黑……

  尾崎穿上长袍马褂到处告别,说要调到关内去了,还说了些日中亲善、对不起风铃渡父老乡亲的话,说着说着竟流了泪,尾崎带着队伍离开风铃渡,一步三回头。

  驴子说要下山洗个澡,顺便试探风铃渡的虚实。化了妆的驴子和柳蛤蟆偷偷来到万泉池洗澡。尽管开堂子的老穆一个劲地暗示,驴子却没有觉察,躺在床上尽情地享受,回头一看大吃一惊,原来给自己搓澡的竟是尾崎!马万海和黑葡萄骑马冲进澡堂子,拉着驴子和柳蛤蟆上了马冲出浴池。

第27集

  尾崎并没有善罢甘休,抓来了老蛾子,要给她做寿,还要请驴子和马万海来赴宴。尾崎用绳子拴着着老蛾子的脖子满山游走,老蛾子痛骂尾崎,临刑时分抱着看押自己的日本兵跳下悬崖……

  驴子等人发誓报仇,贺司令带着曹大个子也来吊唁老蛾子。

  尾崎又满街溜达,说要回国深造,再也不回中国了,这是个令他伤心的地方,自己对中国人的爱心不被理解,很委屈。

  黑葡萄日夜思念老蛾子,听说尾崎要走了,请来马、冯,无论如何也要刺杀尾崎。马万海对尾崎要回国表示怀疑,无奈二人决心已定,只好同意在尾崎上火车的时候刺杀尾崎。

  然而他们在火车站却被日本人逼到渡口,三人跳上木排。木排顺江而下,撑排子的人递给他们水喝,三人喝过水后都站不住了,撑排子的尾崎笑着进来,拥抱三人,说我可把你们请到了。

  尾崎高兴得手舞足蹈,劝说三人投降。尾崎知道了三人的关系,更是高兴,他把冯驴子和黑葡萄找来,当面做媒,说是天作之合,叫二人结为夫妻。

第28集

  奔儿与秋儿出现在街头。老德林告诉他们三人被捕的消息。他们想救爹。

  洞房,吹鼓手奏着喜乐。尾崎把捆绑着的二人领进准备好的洞房,亲自点上蜡烛,念喜歌,喝交杯酒。尾崎来给马万海送喜糖,尾崎两头忙乎,乐在其中,他扮媒婆扮上了瘾,竟然连说话都女里女气的……

  义勇军营地。曹大个子对贺司令说三人被捕的事。贺司令焦急万分,积极组织营救他们三人,做着周密的营救方案……

  日本军营。尾崎的一切都变成了徒劳,他终于忍不住了,让马万海亲手毙了冯驴子。尾崎把冯驴子绑了,让马万海亲手枪毙冯驴子,黑葡萄在旁边看着。

  马万海准备开枪,枪口对着驴子的右胸。尾崎指着冯驴子的左胸让马万海朝这儿打。

  马万海终于开了枪,冯驴子应声倒地。尾崎带马万海和黑葡萄回去的路上,遭到了贺司令带的义勇军的伏击,马万海和黑葡萄得以逃脱。

  重伤未死的冯驴子在雨中醒来,奔儿将爹背回了家。驴子对马万海耿耿于怀。奔儿到处给爹请大夫、抓药,不小心被特务跟踪了。

第29集

  黑葡萄听说驴子没死大吃一惊,精心地伺候驴子,情感越加深厚。

  细作密告,尾崎下令抓捕奔儿。日本人搜捕奔儿家,奔儿和儿子被日本人擒获。

  驴子回山了,身体很弱,伤病发作强忍疼痛。马万海来探视,他强打精神不告诉马万海病情。但毕竟病重,驴子昏厥过去。黑葡萄把实情告诉了马万海。马万海决定把他秘密带到县城医院做手术。

  半夜,马万海亲自给驴子做手术。黑葡萄担当助手,不时地用枪顶着马万海的脑袋。驴子悠悠醒来,黑葡萄精心护理驴子,驴子高烧不退,需要盘尼西林,但这种药只有日本人的军医有。

  马万海向驴子请教偷窃的技术,偷来药物。驴子被注射了盘尼西林后病情好转。院长告知二人,日本人的药房丢了盘尼西林,正加紧搜查,让他们小心。

  驴子康复后,又锻炼身体又是勤练枪法,约会马万海决斗。马万海不露面。这使冯驴子自尊心大伤,骑马到马万海的山下叫阵。

  马万海被逼无奈说了实话,驴子的心脏长在右边,所以他才朝左胸开了枪。驴子不信。

第30集

  尾崎的人化装成驴子部围打马万海的山头,枪声激烈。冯驴子莫名地被炮击,大怒,带人要回击马万海。黑葡萄劝冯驴子原谅马万海,这使冯驴子对黑葡萄有了成见,认为她处处护着马万海。

  冯驴子气闷,喝了酒。他的病二次发作,十分痛苦。柳蛤蟆认为驴子是妖魔附体,命人请来神汉驱魔,神汉胡闹一气。柳蛤蟆请来谙熟中医的老学究,老学究把过脉之后一个劲地摇头,要想活命,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娶亲冲喜。柳蛤蟆想起了黑葡萄。

  冯驴子终于不行了,对柳蛤蟆嘱托后事,要报这一箭之仇。说话间,户外唢呐声声,黑葡萄穿红挂绿骑着贺司令送的胭脂红大马,顶着红盖头,上了山头。拜着花堂驴子昏厥过去,山上一时大乱……

  细作报告,冯驴子病重,马、黑正要送他到奉天治病。

第31集

  尾崎认为这是生擒三人的好时机。他决定这次要亲自出马。但发现其中有诈,并没有上当。

  冯驴子病好了,正在习练《金手谱》。马万海与黑葡萄来了,黑葡萄忧心忡忡地说,贺司令的部队被日本人的军队围剿,疲于奔命,损伤严重。攻打风铃渡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是引蛇出洞。黑葡萄提出,愿献身作诱饵。

  柳蛤蟆骑着马牵着黑葡萄出现风铃渡,献上黑葡萄,说识时务者为俊杰,良禽择木而栖之,英雄择主而事之,愿事明主。尾崎乐不可支,设宴招待柳蛤蟆。柳蛤蟆吹捧尾崎有司马懿之遗风。尾崎威逼黑葡萄投降,许以好处。黑葡萄大骂尾崎。

  尾崎对黑葡萄施以酷刑,黑葡萄终于“屈服”了,答应带尾崎进山围剿。

  黑葡萄与柳蛤蟆带着尾崎的部队进山,渐渐接近了驴子他们的包围圈,驴子等人兴奋不已。不料,尾崎突然改变主意,命令部队停止前进,下令炮轰了一阵山头,带着部队回到了风铃渡。

  柳蛤蟆被日军拴着进了深山密林,在山上转来转去,到底“麻达山”了(迷山)。

第32集

  尾崎的人不断被驴子的人射杀,一个个成了瞎眼虻,成了光杆司令的尾崎终于被活捉。

  老帽山里,尾崎被押进马架子。尾崎哭着对二人说,咱们又见面了,可惜地方是不理想的。驴子说,我也想你。听说你自比司马懿,你知道吗?司马懿会装女人,我想看看你扮成女人是什么样。冯驴子和马万海喜剧般地折磨尾崎,给他披红挂绿,画眉涂脸,打扮成个妖婆样。尾崎竟厚着脸皮真的扮开了司马懿,曹大个子来了,说义勇军的俘虏政策,建议人质互换。锁龙甘愿冒死去和日本人谈判交换人质。

  在这段时间里,冯驴子和马万海每天与尾崎讨论战术,尾崎虽然声称自己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但仍旧奸诈狡猾满嘴瞎话的在沙盘上故布疑阵,却被冯、马二人轻易识破,大受打击。

第33集

  锁龙甘愿冒死去和日本人谈判交换人质,用尾崎换回黑葡萄。

  尾崎因作战不力被剥夺了兵权,降为小队长。渡边训斥尾崎给天皇丢了脸,尾崎精神受到刺激,自言自语,拉琴唱歌。渡边让他回国,他坚决不回,要为天皇战死疆场。

  奔儿回到山上,说出在狱中的经历,和虎儿被虐待的情景。秋儿跑去请求马、冯救回虎儿。

  风雪弥漫、天寒地冻的时节,贺司令开会说明义勇军目前的困境,被日军围困,没有粮食,缺少弹药和衣物,并根据上级的指示决定北撤。

  义勇军转战于群山之间,日军加强了围剿。义勇军陷入绝境,与敌人展开惊心动魄的肉搏战,损失惨重。贺司令身负重伤,壮烈牺牲。

  日军对老帽山进行了残酷的扫荡,马冯二人和黑葡萄、奔儿、秋儿侥幸逃脱,驴子背着受伤的马万海艰难地在林子里行进。

第34集

  驴子的旧部陆续到来了,说梁将军已遇难,驴子痛哭不已。

  黑葡萄只身来到干饭盆老倭瓜的窝点,想说服老倭瓜抗日,不料老倭瓜不买账,扣押了黑葡萄。

  马万海、驴子收编了老倭瓜的人,不料老倭瓜则挣脱看守投奔尾崎。

  大雪封山,北风呼啸,环境非常艰苦。黑葡萄病了,驴子背着她在雪地里艰难地行进。老倭瓜领着尾崎尾随而至,又是一番激战。

  马万海觉得奇怪,为什么尾崎能一路追踪而来?便到处观察,发现树木上有人做了标记,但尾崎等人已经悄悄挨近了几人藏身的窝棚。驴子等人且战且退,窝棚起火,黑葡萄被俘。

第35集

  冯驴子终于怀疑到奔儿身上,奔儿说出实情,原来尾崎以自己的儿子为筹码,威逼他为日本人做事。

  父子二人举枪对决……枪响了,奔儿摇摇晃晃倒地,但却是秋儿给了他致命的一枪。

  尾崎要处决黑葡萄,人们涌向大街,她笑着和风铃渡的父老乡亲告别。驴子等人看着黑葡萄牺牲却无力救援,痛哭流涕……

  部下来报告,日本士兵不断地失踪。尾崎精神濒临崩溃,骑着马疾驶,来到了黑葡萄的坟前,竟发现坟里埋着无数日军钢盔!

  尾崎终于崩溃了,整天在军营里疯言疯语出尽洋相,经常走着走着,猛的一回头,扑打着身后。操场上的日本士兵正在训练,尾崎花枝招展地来了,与士兵无比亲热。上司忍无可忍,宣布尾崎被调离部队回国,尾崎潸然泪下,狂喊哭闹不止。

  白山黑水之间,冯驴子、马万海策马奔腾,追随义勇军大部队远去……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