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70年代末,卢三炮养了一个儿子,五个闺女。长女卢凤荣正和同村才子孙松伟相恋,三炮反对,欲用长女为长子换亲。为了挑起整个家庭的担子,凤荣嫁给了田立新。冬去春来,凤荣怀孕了,农转非户口也只待批复。临盆时,田立新却被警察带走,罪名是盗窃。祸不单行,为砖厂拉砖的卢三炮翻车,老两口去世。凤荣顽强地支撑这个破碎的家庭,抚养女儿,并帮助两个妹妹考上中专和大学。与此同时,孙松伟发誓改变农村生活面貌,办砖厂卖草碳,日子越来越好过。转眼凤荣的女儿田甜8岁了,田立新也被无罪释放,原来当年是田立新诬陷的孙松伟。几经周折,凤荣和女儿花钱办下了农转非,终于成了城里人。又过几年,忽一日,凤荣发现派出所门前排了上千人的队伍,原来是本埠升级地级市,人口增容,每个农民只需花5块钱即可办成农转非户口。凤荣喜极而泣:生活变了。

分集剧情:
第一集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北方农村。

  黑林子村农民卢三炮养了一个儿子两个女儿一一小女儿淑荣年纪尚小,正在读小学,而大女儿凤荣和儿子大奎却都到了婚嫁的年龄,卢三炮两口子很为儿女的婚事操心。

  儿子大奎小的时候被毛驴踢伤了脑袋,智力上稍有些缺陷,好不容易和本村崔大头的女儿秀梅订婚。这一天,大奎托词溜出家门,悄悄地去看秀梅,可被崔大头以耍流氓、偷窥秀梅洗澡为由,将大奎痛打了一顿并扭送到卢三炮面前。这使性情耿直的卢三炮很是丢脸一一他心里很清楚这是崔大头在敲山震虎,因为当初和崔家订婚时,卢三炮曾经应承盖三间大瓦房迎娶崔家女,可崔大头知道,家境清贫的卢三炮根本无法兑现承诺,因此对这门婚事很是懊恼,于是便拿大奎出 气。卢三炮为了脸面,再次应承崔大头一一盖三间大瓦房的承诺肯定兑现。崔大头悻悻而去。

  大女儿凤荣正背着父母和高中毕业回乡务农的孙松伟偷偷相恋。大奎知道父母坚决反对姐姐的这门亲事一一卢三炮不可能把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嫁给家境同样清贫且出身又不好的孙松伟。大奎设计纠缠住父亲,使得凤荣得以抽身前去赴约。可卢三炮很快就察觉到自己中计,气急败坏地去找正在和孙松伟约会的凤荣。尽管孙松伟百般恳求,但卢三炮根本不为之所动,并正告孙松伟一一想娶凤荣那是白日做梦! 媒婆郭二婶登门提亲,打算把凤荣介绍给荣转军人、县机床附件厂的保卫干部田立新,并很快把田立新带到了卢家相亲。坚决支持姐姐和孙松伟婚事的大奎和淑荣,对田立新的到来都极为反感。大奎甚至跑到汽车站,准备以"武力"赶走回立新;淑荣更是使出恶作剧,使田立新喝下盐水。凤荣和田立新见面时,直言回绝了这门亲事。卢三炮夫妇因对田立新的腿疾而犹豫,但经不住郭二婶的巧舌如簧一一郭二婶向卢三炮承诺田立新可以给付高价彩礼并为凤荣办理农转非户口。这优厚的条件使卢三炮喜出望外,当即答应下了这门亲事... ...

第二集

  凤荣的同窗好友赵金萍一直暗恋着孙松伟,她借机劝说凤荣服从父母之命,答应下和田立新的亲事。不但遭到凤荣的拒绝,凤荣还想让赵金萍和田立新成亲,以成全自己和孙松伟。赵金萍当然非常气恼。 就在此时,大奎跑来告诉凤荣,卢三炮已经在家里摆上了订婚酒席, 大奎让凤荣赶紧逃婚。

  卢三炮死活将凤荣拖到了酒席上。凤荣准备把自己的想法和自己已经和孙松伟相恋的事正式告知田立新,但卢三炮坚决不许。凤荣无奈之下,喝下了满满一杯酒,准备和父亲正式摊牌。正当田立新对眼前这些事情显得懵懂之际,自己的同事、孙松伟的哥哥孙科长来到了酒席现场,他把孙松伟和凤荣相爱的事告诉了田立新,同时,他批评田立新不该以应承办理农转非户口为诱惑促成这门亲事。孙科长告诉田立新,要尊重凤荣的选择。

  一场酒席不欢而散。

  夜晚,卢三炮第一次动情入理地向凤荣讲述了为什么非要促成凤荣和田立新婚事的奥秘一一为了能让家里交上大奎的娶亲彩礼、使患有脑疾的弟弟大奎早日成婚;为了使凤荣能有个城市户口而改变从此 的命运... ... 在卢三炮劝说凤荣的同时,孙科长也在安慰着弟弟孙松伟。从小在哥哥的抚养下长大的孙松伟向哥哥表示,自己不但要娶凤荣,还要力争当上生产队长,改变家乡的面貌。

  大奎偷偷地跑到崔家讨回了定金、退掉了和秀梅的婚事一一他不愿意让姐姐为了自己而违心地和田立新成婚。大奎将刀子磨得飞快,他要和逼姐姐成婚的人拼命。

  凤荣从大奎手里夺下了刀子,她含泪宣布同意和田立新马上结婚,但条件是田立新必须交上足够的彩礼并解决自己的农转非户口、为自己安排工作... ... 孙松伟得知凤荣在父母的逼迫下,已经答应了和田立新的婚事后,跑到卢家,想最后规劝凤荣。但卢三炮将孙松伟挡在了门外,尽管孙松伟跪求,但卢三炮不为所动。孙科长赶到,他拉起孙松伟,不许孙松伟做出这样没骨气的举动。孙科长告诉孙松伟一一君子报仇、 十年不晚... ...

  田立新将备好的第一批彩礼钱交给了卢三炮一一他和凤荣的亲事就这样开始成为事实。

  在回城时,和田立新同乘一辆班车的孙科长再一次的警告了田立新... ...

第三集

  凤荣应承下和田立新的亲事,这对孙松伟的打击相当沉重。孙松伟愁苦到了极点,他寝食难安。赵金萍对孙松伟的状态非常心疼,她担负起照顾孙松伟的任务,同时还不断地开导、安慰孙松伟。入夜,孙松伟来到了他从前经常和凤荣约会的村外,用那只口琴再次吹响了凤荣熟悉的旋律,他深信,听到了口琴声的凤荣肯定会来到他的身边的。很快,脚步声由远及近,可来到孙松伟面前的不是凤荣,而是她的妹妹淑荣。凤荣让淑荣给孙松伟捎话一一 "我不会再来了,忘了我吧" 那凄婉的口琴声几乎响了一夜... ... 在等待婚期到来的那些日子里,凤荣把自己整天关在家里,夜以继日地织着一件红色的毛衣。

  孙松伟的情绪依旧是那样消沉,陪伴他的只有那只口琴和那凄婉的旋律一一尽管赵金萍一日三餐为他送来可口的饭菜、为他说上安慰的话语,可是,孙松伟的心依旧紧紧地拴在凤荣的身上... ... 在婚期到来的前一个夜晚,凤荣借口去和赵金萍告别,走出家门,直奔孙松伟的住处。凤荣的突然出现,使沉洒于苦痛中的孙松伟感到莫大的惊喜一一他和凤荣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凤荣亲手脱去了孙松伟的外衣,将她这些天来亲手织就的那件红毛衣穿在孙松伟的身上。在感到温暖的同时,孙松伟再次请求凤荣退掉和田立新的亲事。凤荣眼含热泪,违心地拒绝了孙松伟一一

  "你能拿出彩礼、能帮我们家盖上三间大瓦房,我就和你结婚...…" 孙松伟彻底失望了,他将那件毛衣脱下,发泄般地踩扔在脚下, 践踏着... ...

  田立新亲自带车来迎娶凤荣一一就要离开家、离开亲人了,凤荣百感交集,她把田立新带来的迎亲彩礼:自行车、手表分别送给了依依不舍的淑荣和大奎。和亲人依依惜别的时刻到了,突然,那熟悉的口琴旋律从村外飘来。

  孙松伟穿着那件火红的毛衣,坐在凤荣出村的必经之路旁一一那孤零零的土卵下、孤零零的孙松伟在吹着那只凄婉的旋律,看着迎亲的吉普车驶向远方... ... 凤荣走了,孙松伟醉了,依旧是赵金萍陪伴在孙松伟身边,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安慰着孙松伟,陪伴着他度过了那个令孙松伟最难过的夜晚... .. 盛大的婚礼结束了。洞房内,田立新真诚地将自己的全部积蓄和两票、布票等所有家当全部交到凤荣一一他深爱的爱人手中。可是,换来的却是凤荣依旧的冷漠。

  新婚之夜,俩人合衣相背而眠。就在此时,一群巡夜的老大妈将他们带到了派出所一一没有户口的风荣的身份引起了他们的怀疑。

第四集 田立新和凤荣在派出所整整待了一个晚上,为了安慰凤荣,田立新为她讲起了自己的身世,但心里依旧怀念着孙松伟的凤荣无动于衷,她盯着孙松伟送给她的那台半导体收音机,仿佛又回到了孙松伟的身边... ... 卢家用田立新的彩礼钱买下了一处三间大瓦房,卢三炮为实现了自己对崔大头的承诺、为自己的儿子有可能明媒正娶崔秀梅而感到高兴,他杀鸡备饭,准备款待就要回门的新姑爷。

  早晨,赵金萍回到了家中,赵母正在为她的夜不归宿焦虑,当赵母得知赵金萍在孙松伟家过了夜后,怒斥赵金萍的不检点,并强行带着赵金萍去找孙松伟算帐。

  赵母在孙松伟家大闹,责骂孙松伟糟蹋了自己的姑娘,并威胁要以强奸的罪名去大队控告孙松伟。孙松伟无奈之下吐出真言一一"你放心,我不会和我不喜欢的人睡觉的" ! 暗恋孙松伟的赵金萍听到孙松伟的表白非常伤心,她哭着告诉孙松伟一一"昨晚,你把我当成凤荣了......" 赵金萍的话令孙松伟目瞠口呆。而赵金萍也难以忍受孙松伟对自己一片真情的淡漠,她赶到城里找到孙科长,要她替自己做主,说服孙松伟。赵金萍的述说使孙科长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决定回黑林子村解决这个有可能使弟弟遭遇牢狱之灾的大事。

  在新的小家庭里,凤荣的情绪和思绪难以缓解,她整日茶饭不思,这使田立新感到十分为难。经管他想尽了办法,试图使凤荣高兴起来,但是凤荣除了催促他快点落实自己的农转非户口之外,对田立新冷若冰霜。

  孙科长一一孙长伟对田立新搅散了弟弟的婚事而对他耿耿于怀,对田立新递交的农转非户口申请消极拖延。使田立新难以回复凤荣。这一天,田立新高高兴兴地下班回到家里,等待着他的却是凤荣提出的离婚诉求一一凤荣决意和田立新离婚,她表示离婚后,自己将设法还掉田立新娶亲花掉的彩礼钱。

  田立新对凤荣的诉求非常伤心,但他告诉凤荣,既然是夫妻,就谈不到还钱的问题。他告诉凤荣,从第一次见到凤荣后,他就喜欢上了她。如果俩人真的没有缘分的话,那他也不想强求,但他恳求凤荣,等自己为她办好了户口后,再离婚。同时,田立新还告诉凤荣,赵金萍因为和孙松伟的事来找孙长伟调解。

  凤荣对此十分惊诧。

  班车站上,妹妹淑荣在期盼着姐姐回来,但等到的却是由城里回来的赵金萍... ...

第五集

  孙长伟软硬兼施,力劝孙松伟应下和赵金萍的婚事,以免因小失大。而对赵金萍毫无感觉的孙松伟对哥哥的劝说,一点儿都听不进去。孙长伟为了不使金萍母女俩因过分失望而导致事情恶化,谎称孙松伟已经应承。赵家母女喜出望外,赵母竟然性急地准备按照村上的老规矩,找郭二婶做媒。

  凤荣一个人登上了回娘家的班车,她回到村上的第一件事就是直奔孙松伟家,去探望孙松伟。但从路遇的赵母和郭二婶口中,她惊诧地得知,赵金萍和孙松伟已经订婚。这使凤荣感到极其失落,万念俱灰的凤荣不想在村子里再待上一秒钟,她刚想离开这里,田立新出现在他面前。田立新和蔼地劝慰凤荣,并说服她一起回门。凤荣的回门令卢三炮心中既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由于凤荣的婚事成功,使他家拮据的面貌大有改观;难受的是女儿在他的强制下违心地成婚... ... 大奎在和秀梅兴高采烈地收拾着新买下的三间大瓦房。卢三炮喊过来淑荣,让头一回穿上一身新衣服的淑荣跪谢姐姐。凤荣对妹妹的跪谢十分难受。卢三炮这时也声泪俱下地向凤荣道谢,他告诉凤荣,"爹感谢你。这么些年了,爹头一回在乡亲们面前抬起头来。爹知道,你心里憋屈,以为你再也不会回来看爹了。爹对不起你... ... 凤荣拒绝了父母们的挽留,当天就和田立新一起离开了黑林子。她在走出黑林子的时候,莫名其妙地说,再也不回黑林子了... ... 田立新当然知道个中原因。

  田立新每天都在催促孙长伟把自己为凤荣办理农转非的申请提交到厂里,孙长伟推脱不过,总算把田立新的申请交上,但他同时带给田立新一个令人担忧的消息一一申请农转非的人很多,很是不好争驭。

  田立新满怀希望地等待着。

  和孙松伟订婚后,赵金萍一直催促孙松伟赶紧去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可醉心于竞选生产队长的孙松伟,百般拖延。这使赵金萍感到十分无奈。突然,她萌发一计,以已经怀孕来要挟孙松伟,迫使孙松伟和她一起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赵金萍为孙松伟的竞选拉票,和他一起来到了卢家。卢三炮感到有些愧对孙松伟,痛快地答应了把自己的一票投给孙松伟。

  婚后一直受到凤荣冷落的田立新在和片警小刘喝酒时,向小刘倾吐着自己内心的苦痛... ...

第六集

  小刘把醉酒的田立新护送回家。酒后吐真言一一田立新向凤荣诉说着自己内心的苦痛,同时拿出了那一张张借款单。他告诉凤荣,"明天厂里就要讨论户口办理的事情了,一旦户口办成,你就可以走了……"知道此时,凤荣才知道,为了和自己结婚,田立新付出了多少心血。她此时才清楚,田立新是发自内心的爱着她。凤荣告诉田立新,“我是不会和你离婚的,除非你不要我了。”两个人的第一次撞击到了一起,两个人第一次走到了一起... 在厂里讨论户口问题的会议上,由于名额限制,加上有人认为田立新的婚事存在买卖婚姻的嫌疑,因此,凤荣农转非户口的问题,被否定了。田立新得知户口问题泡了汤,情绪十分低落。他担心凤荣因此生发其他想法责怪自己,但凤荣却表现得十分大度,这使田立新的心理多少得到了一丝安慰。凤荣的工作问题被解决了,田立新送他来到家属厂上班。凤荣对此十分满足。

  孙松伟在队长选举中胜出,这使赵金萍感到十分高兴。当她看到大奎欢欢喜喜地办喜事时,也期望着自己能早日和孙松伟完婚一一赵金萍不等孙松伟同意,抱着自己的被子来到了孙松伟家,晚上,当忙碌一天的孙松伟回到家里时,看到了已经被赵金萍精心布置成新房的屋内,赵金萍在等待着自己。尽管赵金萍发自内心地向孙松伟表达自己的情感,但孙松伟对赵金萍的"诈婚假孕"不能原谅,依旧还以冷漠。这使赵金萍感到极为伤心。

  清早,孙松伟来到班车站,准备进城。赵金萍误以为孙松伟准备逃避,在班车站上恳求孙松伟留下。无奈之中,孙松伟将进城的目的告诉赵金萍一一为了使生产队的草炭项目早日上马,孙松伟准备进城寻求哥哥的帮助... ... 孙松伟在工厂里巧遇凤荣一一昨日的恋人,今天在偶遇中竟然相对无言、擦肩而过... ... 孙长伟在利润的诱惑下,满口应承,答应帮助他落实草炭项目。同时,他告诉孙松伟,凤荣已经在家属厂工作,她的户口问题因为自己的作梗,已经没有指望了。没想到孙松伟对哥哥的话十分反感,他斥责孙长伟不是男人,不应该做这样小肚鸡肠的事... ...

第七集

  田立新处处呵护着凤荣,风雨之夜,担心下夜班的凤荣被下水井盖拌摔,他顶着倾盆大雨在井盖旁等待着风荣一一在夫妻间的情感日益加深时,凤荣怀孕了,她的农转非户口申请也通过了厂里的审批报到有关部门待批。

  有知识、有抱负的孙松伟在哥哥的帮助下,带领乡亲们终于搞成了草炭项目,并且得了第一桶金,成为黑林村首富;孙长伟也因为协助孙松伟的项目得到了一笔不菲的回报。可就在孙松伟和乡亲们沉浸在收获的喜悦中时,一个令人沮丧的消息传出一一草炭资源很快就要被开发枯竭!何去何从?摆在孙松伟面前的是一道难题。孙长伟再次找到孙长伟商议,孙长伟提醒孙松伟,不要把自光紧盯在黑林村那一亩三分地上,要把目光放远些。孙长伟告诉孙松伟,跻身建材行业肯定会有大的发展。

  厂方对保卫科近两年来的工作不甚满意,除了高发的企业被盗外,他们对孙长伟的能力和工作态度也产生怀疑。厂长亲自找田立新谈话了解情况,并询问田立新对调整保卫科领导有什么具体想法。憨直的田立新当然不知道其中的奥秘一一孙长伟面临被撤换的危机。怀孕的赵金萍来城里做产前检查,她特意来到凤荣家看凤荣。临行时,凤荣将一件精心织就的小孩毛衣送给赵金萍,作为她送给赵金萍未来的孩子的礼物。在返回黑林村的车上,赵金萍高兴地拿出那件毛衣,展示给孙松伟看,孙松伟看着毛衣,感触万千。他打开车窗, 将毛衣扔到车外。这个举动令赵金萍十分不解。

  已经变得财大气粗的孙松伟,嫌弃农村卫生院的落后,在赵金萍即将临产前,将她带到了县里的医院待产,正巧,凤荣也来到同一个医院待产。更巧的是,赵金萍和凤荣竟然被分到了一个病房。

  尽管凤荣表现的落落大方、尽管赵金萍也想极力缓解尴尬的局面,但是,孙松伟却对凤荣视而不见、对田立新更是极其冷落……

第八集

  田立新看到孙松伟的窘境,主动找到医生,请求调换病房,但因病房紧张,没能如愿。

  走廊里,孙松伟和田立新坐在了一起,田立新主动向孙松伟道歉,并建议既然事情已经到了今天,就干脆忘记过去,但遭到了孙松伟的拒绝,俩人的谈话不欢而散。

  夜晚,田立新离开医院去厂里值班。他刚一离开,凤荣就临产了。焦急之下,孙松伟只好硬着头皮去把正在值班的田立新找回来照顾凤荣。

  赵金萍生了个9斤多的大胖小子,而身体虚弱的凤荣生了个女儿,就在田立新对产房内的情况忧心忡忡之时,孙长伟来到医院,告诉田立新,厂财务室被盗,要田立新马上回厂,协助公安人员调查案情。

  田立新无奈之下和孙长伟离开了医院。但他未曾想到,灾祸已经向他走来——作为盗窃案的主要嫌疑人,田立新被公安人员当场拘留。在随后对田家的搜查中,又轻而易举地搜出了物证——2000元赃款,被公安人员在衣柜中当场查获。

  片警小刘凭着平日里对田立新的了解,隐约觉得事情十分蹊跷,但在人赃俱获面前,他又无法凭自己的感觉办案。

  病房内,孙松伟夫妇因刚刚得了个大胖小子而兴高采烈,而凤荣却孤独地躺在那里,焦急地等待着田立新归来。赵金萍实在看不下去了,她让孙松伟马上去厂里把田立新找回来。孙松伟刚走出病房,就遇上了前来报信的孙长伟,这才知道田立新此时的处境。孙松伟坚决阻止了孙长伟试图把田立新的遭遇告诉凤荣的行为。回到病房后,孙松伟故意装出一副轻松的样子,他告诉凤荣,自己见到了田立新,田立新正在厂里忙得不可开交,等工作忙完,会马上来照看凤荣母女的。将信将疑的凤荣,隐隐察觉到事情并不像孙松伟所说……

  很快,赵金萍出院的日子到了,孙松伟担心自己和赵金萍一离开这里,就没有人照顾凤荣母女了,因此,他推辞宽慰凤荣的同时,想延期出院。但医院并没有同意孙松伟的想法。孙松伟决定干脆把凤荣一起接回黑林子村,对她也好有个照应。

  就在孙松伟带着赵金萍、凤荣走出医院之时,孙长伟开车赶到,他开车拉走了凤荣,在车上,孙长伟将田立新的事告诉了凤荣,并准备把无依无靠的凤荣交给一个厂里的老职工照顾,但遭到了凤荣的拒绝。凤荣绝不相信自己的丈夫会做下那种丑事——凤荣回到了自己的小家,受到邻里的热情关照。

  卢三炮带着全家来到了城里,探望凤荣……

第九集

  被抓的田立新,一直牵挂着凤荣和新出生的女儿目前的境遇,他向办案人员提出要见见凤荣母女的要求,但遭到了拒绝。

  凤荣妈留在了县里照顾凤荣母女的生活,这多少使心力交瘁的凤荣有了一点点寄托。

  田立新的事使孙长伟在厂领导面前度过了信任危机,他科长的交椅也坐得稍微坚实了一些。但他依旧在厂长面前落井下石,继续向田立新身上泼着脏水。可是,颇具心计的孙松伟似乎看出了孙长伟在田立新的问题上似乎有些蹊跷,他单刀直入地询问孙长伟,“田立新出事那天晚上,你在干什么?”孙长伟被孙松伟的追问弄得哑口无言。

  田立新拒绝承认栽在自己身上的那些不实之词和捏造的罪名,最后因认罪态度恶劣被判处10年徒刑。宣判大会上,卢三炮一家对田立新的遭遇愁苦至极。田立新对自己的判刑不服,提出上诉请求。但他的上诉很快就被驳回。

  田立新收监后,片警小刘来到监狱探视、安慰田立新。田立新向小刘说出了自己最担心的事情——田立新担心自己落到今天这一地步,会遭到凤荣的嫌弃、更担心凤荣会和他提出离婚的要求。

  小刘在竭力安慰田立新的同时,也没有忘记去关照凤荣。从监狱回来后,他主动找到凤荣,并动员街道干部和凤荣的邻里照顾凤荣、为凤荣解决实际的困难。

  凤荣只身一人来监狱探视田立新。田立新向凤荣提出无论如何也要见上女儿一面,但被凤荣拒绝。凤荣坚信田立新的清白,也决意在为田立新讨回清白前,不让女儿见到田立新这潦倒的样子——田立新在凤荣为他带来的换洗衣物中看到了女儿的照片,他百感交集,热泪盈眶地亲吻着女儿的照片……

  黑林子村砖瓦厂成立了,孙松伟为了照顾卢三炮,主动提出要卢三炮和大奎父子到砖瓦厂工作,这使卢三炮感到十分内疚。

  对于田立新的遭遇,孙长伟似乎有些幸灾乐祸,他把厂里按照有关政策“双开”田立新的文件亲手交给凤荣,而因为田立新的缘故,家属厂也作出了将凤荣除名的决定——凤荣从此失去了一切生活来源。面对女儿的遭遇,凤荣娘劝凤荣和田立新离婚,卢三炮也特意赶来,准备接凤荣母女回黑林子村,但遭到凤荣拒绝。凤荣坚信田立新的清白,特别是在听到了小刘介绍他对田立新案子的疑点后,更坚定了她对田立新的信任——凤荣表示,不管田立新在监狱里待多久,她都要和女儿田甜一起守在这个家里,等待田立新回来。

第十集

  事业越来越红火的孙松伟和赵金萍商量,打算在县里再开一个饭店,增加收入。赵金萍当然举双手赞成。但当她听到孙松伟准备吸纳凤荣来饭店工作、以解凤荣目前的生活窘境时,她醋意顿生,和孙松伟吵闹起来,甚至以离婚相威胁,可孙松伟根本没有被赵金萍的胡搅蛮缠吓住,这令赵金萍感到万分沮丧。

  孙松伟买了一台崭新的北京吉普,这事成了轰动黑林子村的头号新闻,人们争相传颂。卢三炮对当初自己对待孙松伟、对待女儿婚事的做法更加懊悔不及。他发誓以自己的勤奋劳动挣到足以能为田甜娘俩上上城市户口的钱,以此来弥补自己对女儿的亏欠。

  孙松伟为卢三炮送来了工钱,并鼓励淑荣好好念书,往后考到城里,做个有出息的人。

  孙长伟虽然因田立新的获刑而使自己度过了危机,但却终日魂不守舍、精神恍惚。他看着那张田立新曾经使用过的办公桌,感到十分恐惧,忙不迭的将它从办公室搬出。他带着水果等物品来到监狱探视田立新,当田立新向他表示自己的蒙冤时,做贼心虚的孙长伟竟然失口追问田立新,是不是怀疑到了自己头上。这令田立新非常不解……

  为自食其力、维持生计、抚养女儿,凤荣置办了一套擦皮鞋的工具,带着女儿,当街做起了擦鞋的生意,但被城管查抄。居委会和派出所小刘考虑到凤荣母女实际的困难,把凤荣推荐到李大姐家做保姆、照看孩子。但他们又担心李大姐一旦知道凤荣丈夫是因盗窃罪获刑而对凤荣不信任,特别嘱咐凤荣千万不要透露丈夫的罪名。凤荣开始了兢兢业业的保姆工作。为了做好保姆,她每天将女儿一个人锁在家里,致使无人照看的田甜从床上跌下,跌破了头。凤荣看着头破血流的女儿,再也难以抑制自己的辛酸,她每天都偷偷地把李大姐孩子喝剩下准备倒掉的牛奶揣回家给田甜喝。不久,李大姐不但得知了凤荣丈夫的案由,还抓住了凤荣的把柄,把她当成入户的贼而驱赶出门。不堪忍受羞辱的凤荣来到高高的城墙上,决意以死来了此一生。

  片警小刘及时赶到,救下了凤荣……

第十一集

  居委会的大妈和小刘一起把凤荣的实际情况和遭遇讲给李大姐,李大姐十分懊悔,她找到凤荣道歉,并答应凤荣可以带着田甜重新回到自己家做保姆,而且田甜的奶钱由她来负担。

  孙松伟为了让卢三炮能多挣些钱,早日攒够为凤荣母女上户口的钱,让卢三炮进城送砖,还给了卢三炮一笔钱,让他交给凤荣。却没想卢三炮夫妇俩在进城路上遭遇车祸身亡。

  孙松伟对卢三炮的死及其内疚,他跪在卢三炮的坟前,诉说着自己的悔恨。

  凤荣回到黑林子料理了父母的后事、卖掉了老屋后,领着妹妹淑荣回到了县里,居委会的大妈们对凤荣非常关照,给她送来了粮票和钱。

  为了给淑荣联系就读的学校,凤荣心力交瘁,但因为淑荣没有城市户口,又没有足够的择校费,无法继续学业。凤荣决心以自己的劳动,把女儿抚养成人、为妹妹攒够上学的钱。

  孙松伟在城里买下了一个饭店,赵金萍和伙计们忙碌着装修事宜。赵金萍知道孙松伟内心对凤荣目前的处境及其牵挂,也知道凤荣在孙松伟心目中的分量。她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告别孙松伟,只身来到现成打理饭店,同事,她向孙松伟提出了离婚的要求。

第十二集

  凤荣白天在李大姐家做保姆,下班后在一个建筑工地筛沙子,繁重的劳动将她的双手磨得血肉模糊。来工地送材料的孙松伟见到疲惫不堪的凤荣,非常心疼,他提出要帮主凤荣,但被凤荣拒绝。

  赵金萍和孙松伟离婚了,她一个人留在城里打理饭店,孙松伟继续在黑林子经营砖厂。

  孙松伟突然来到监狱探监使田立新感到及其意外。孙松伟不但把卢家接二连三的噩耗毫无保留地告诉了田立新,还把凤荣当下的艰难处境也描述给田立新,孙松伟想尽最大可能刺激田立新,使他提出和凤荣离婚。

  孙松伟的到来和他告知的一切,使田立新内心受到极大的震撼,他经过痛苦的思考,为了能使凤荣母女选择新的生活、摆脱目前艰难的生活困境,他决定不再藕断丝连——田立新撤回了上诉状、承认了自己作案的事实,表示认罪伏法,同时也提出和凤荣离婚。

  一直想把家里的噩耗和目前母女处境瞒着田立新的凤荣,得知田立新的这些决定,马上觉察到这是有人故意把消息透给田立新,逼他做此决断。凤荣坚决不同意离婚、更不相信田立新是真正的罪犯。她来到监狱,准备好好劝劝田立新。但是,决心已下的田立新拒绝了凤荣的探视,他在和孙松伟再次见面时,拜托孙松伟一定要好好照顾凤荣母女和淑荣,不要让他们因为自己而抬不起头来……

第十三集

  为了抚养女儿、为了能挣够供养淑荣上学念书的钱,凤荣一个人支撑着残破的家——懂事的淑荣不忍看到姐姐如此艰辛和操劳,告诉凤荣自己不想再念书了。这使凤荣万分难受,她哭着劝淑荣放弃这样的年头,坚持把书年下去,为死去的父母争气。

  为了能使凤荣断了最后的念想,田立新在狱中割腕自杀。凤荣闻讯后急忙赶到医院,她告诉田立新,不要再做傻事,你就是到了阴曹地府我也等你……懊悔不已的田立新,终于和小刘说了实话——案子根本就不是自己做的。小刘鼓励田立新,劝告他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都不要放弃。

  孙松伟也来到医院看田立新,遭到凤荣怒斥。孙松伟来到饭店,嘱托赵金萍,一定要帮助自己照顾好凤荣母女,赵金萍欣然答应。

  小刘以自己的名义为凤荣办理了一个个体菜摊经营执照,凤荣有了一个相对稳定的生活来源。赵金萍也格外照顾凤荣的生意——饭店的菜全部在凤荣的菜摊上买。同时,赵金萍也悄悄的接济淑荣,让她在饭店帮忙算账,同事帮助淑荣解决了上学念书的问题。但赵金萍在为淑荣悄悄地做这些事情时,只要求淑荣答应她一个条件,那就是不许淑荣把事情讲给凤荣——赵金萍知道,性情刚强、倔强的凤荣从不接受别人的施舍,更何况这种施舍来自孙松伟、来自赵金萍呢…… 8年很快过去了,孙松伟的生意如日中天,他又在城里注册城里了金鑫房地产公司,引得黑林子的乡亲们纷纷入股。

  淑荣顺利的考上了大专,凤荣、大奎夫妇聚集在凤荣家,为淑荣饯行。此时,凤荣和大奎夫妇商议着如何解决淑荣今后的学费和生活费用问题。淑荣听到后,十分难过,她再也不忍心姐姐继续为自己操心……

第十四集

  凤荣高兴的把淑荣送到了车站,叮嘱着淑荣好好念书,早日成才。车开了,看着姐姐那期待的目光和她额头上早生的皱纹,淑荣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她哭着将入学通知书撕的粉碎…… 已经到了上学年龄的田甜,还是因为户口的问题无法在城里入学,这使凤荣十分焦急。一直将自己辍学的事情瞒着姐姐的淑荣,悄悄的来到孙松伟豪华的办公室,请孙松伟帮忙,解决田甜上学的事情。孙松伟担心自己的帮忙引起凤荣的误会,让淑荣当着自己的面给凤荣打电话——凤荣如果同意要我帮忙,我分分钟就解决这个问题。

  凤荣得知淑荣去求孙松伟,非常生气,责怪淑荣。淑荣赌气离开姐姐家,而再次找到孙松伟,让孙松伟帮助自己解决工作的问题。孙松伟毫不犹豫的把淑荣介绍给整在招聘人才的合伙人,解决了淑荣的工作问题。

  田立新获得减刑出狱了,他回到了阔别8年的家,见到了朝思暮想的女儿和凤荣。田立新尽自己的可能在精神上补偿女儿——他带着女儿逛动物园,可无意中女儿知道自己的爸爸竟然是刑满释放的犯人后,拒绝和他亲近,这使田立新受到极大的刺激。

  为了讨回自己的清白、恢复自己的名誉,也是留恋着自己曾经工作过的工厂,田立新回到了原来的办公室,见到了孙长伟。田立新的初现使孙长伟感到十分惊讶,特别是当他得知田立新正在追查真正的嫌疑人时,他几乎瞠目结舌……

  以此同时,孙松伟被骗破产,债主盈门……

第十五集

  前来讨债的乡亲们群情激奋,斥责孙松伟骗走了他们的糊口钱,对孙松伟不依不饶。就在此时,凤荣感到,她以自己对孙松伟人品、人格的了解,向大家保证,孙松伟会还钱给大家的,可凤荣的话依旧不能使人信服,场面越加混乱,关键时刻田立新站了出来,说服了大家,在他的主持下,孙松伟给乡亲们打了欠条,保证5年内连本带利还清欠款。

  回到家里,田立新、凤荣都觉得不能忘记这些年来孙松伟对他们家的关照,凤荣拿出多年来的积蓄,让田立新去送给孙松伟,以解燃眉之急。

  田立新把钱交给孙松伟,并且帮助孙松伟修复了被债主和乡亲们毁坏的门窗。

  淑荣也为孙松伟送来了自己打工攒下的积蓄。

  生意红火的赵金萍从母亲那里得知孙松伟破产的消息,准备前去探望,但被母亲坚决制止,她只好暗地里约孙松伟进城去找她。孙松伟来到赵金萍的饭店,赵金萍拿出准备再开一家农家饭庄的钱给孙松伟还债,被孙松伟拒绝,他告诉赵金萍,自己是个男人,要用自己的力量去还债。

  在舅舅家念书的田甜觉得自己是城里人,花起钱来大手大脚,又因为瞧不起乡下而受到同学们的孤立,为改变这种状况,她又经常买些糖果零食收买大家。这样,她就需要经常撒谎来骗得家里不断的给她钱。凤荣来到学校了解到这些情况后,痛心的教育田甜,并求片警小刘帮忙为田甜解决户口的问题。

  小刘在和凤荣聊天时谈到了户口问题对自己的伤害,使深有同感的凤荣很受震动,凤荣决定把妹妹介绍给小刘… 

第十六集

  淑荣辍学的事情一直瞒着凤荣,她不想因为和小刘相处而暴露这件事,于是,淑荣托辞婉拒了小刘。

  孙长伟找到孙松伟,向他提供一个卖车的信息,如果孙松伟买下这几辆工程车,便可参与到拆迁工程中,便可东山再起。苦于没有本金买车的孙松伟最后在孙长伟的撺掇下回到赵金萍的饭店,向赵金萍借钱。赵金萍的故意刁难使孙松伟知道了在现今的商场上应该如何处事、为人。孙松伟拿着8万块钱离开饭店后,赵金萍撕掉了孙松伟签下的那张欠条。

  重新起步的孙松伟很快便又了新的起色,他连本带利一起还上了凤荣当初借给他的那笔钱。

  小刘以警察的身份找到孙松伟,询问孙松伟当年砖厂的开盘费都是谁出的,并且向孙松伟讲述了10年前,在东平厂金库被盗一案上孙长伟有重大作案嫌疑。

  在孙松伟的逼迫下,孙长伟讲述了10年前自己盗撬金库、诬陷田立新的事实。这使孙松伟受到强烈刺激和震动,他喝令孙长伟必须去自首……

第十七集

  田立新为了自己的清白、也为了能够在讨回清白后,落实凤荣和女儿的户口,不断的找小刘咨询自己的案子。凤荣苦劝田立新不要再找了,也不要再因为那个案子整天愁眉苦脸,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就求太平、过安稳的日子吧,可凤荣的劝说没能改变田立新的决心。

  田立新去拆迁工地找到孙松伟,将孙松伟还给他们的利息钱又还给了孙松伟,俩人之间的芥蒂彻底化解了。可就在田立新离开时,恰遇小刘赶来找孙松伟,看小刘那神秘的样子,田立新下意识的感觉到孙松伟似乎和那个案子有关。他回到家里,向凤荣说出了自己的感觉,凤荣不可置否的态度,使田立新更加相信孙松伟和案子有牵连。

  赵金萍来到工地,正好赶上工地的开饭时间,她看到孙松伟和工人们一样,吃着粗茶淡饭感到很是心疼,赵金萍决定自己的饭店为工地提供伙食。

  小刘再次来到工厂保卫科向孙长伟询问案情,惶惶不可终日的孙长伟预感到败露的日子越来越近,他把自己积攒下来的一叠钱交给孙松伟,诚恳的告诉孙松伟,这钱是自己积攒的、是干净钱。孙松伟看着那叠钱,凝视着孙长伟,逼问着他:“10年前,你到底使怎么做的案?“

第十八集

  凤荣和田立新现在居住的房子就要动迁了,俩人为越来越好的生活而高兴,可是面对高额的回迁款、装修费等以系列需要交纳的费用,他们又变得一筹莫展。

  动迁的日子到了,凤荣和田立新面对着变得空荡荡的老屋舍不得离开,他们追忆着在这里发生的一件件让人刻骨铭心的事。

  来拆房子的事孙松伟的拆迁队,孙松伟进到这个院子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来到凤荣曾经的家,他刚要走进去,田立新喊住了他。

  田立新约孙松伟一起来到一个大排档喝酒,田立新向孙松伟诉说自己由于被人诬陷而遭了这么多年的罪,几乎家破人亡。诉说着凤荣如何操持着这个曾经破碎的家、诉说着自己对凤荣的爱和愧疚,也诉说自己对诬陷者的痛恨;孙松伟似乎听出了田立新的话外音,他再次感谢田立新在自己最艰难的时候帮助了自己。田立新表示,现在自己已经学会不需要别人感谢,也不想再和任何人计较了——他学会了宽恕,田立新暗示孙松伟不再追究他诬陷自己的罪责。

  孙松伟来到田立新和凤荣的老屋,他把当年凤荣为他织的那件毛衣,平平整整的摆放在地上,深深的鞠了一躬后,亲自驾驶铲车开始了拆迁,也开始了向过去告别…… 孙松伟把欠乡亲们的钱全部还清了。但他来到赵金萍的母亲家时,找到了赵母的奚落。赵金萍及时制止了母亲。夜晚,赵金萍来到孙松伟家为他送来了晚饭,孙松伟请赵金萍帮助做一件事——“明天晚上在你的饭店,我要请田立新夫妇吃饭……”

第十九集

  田立新和凤荣如约来到赵金萍的饭店,孙松伟早已经等候在那里,他为自己斟了满满四杯酒,在感谢了田立新和凤荣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帮助了自己之后,他将儿子托付给赵金萍和田立新夫妇,就在大家为他的托付感到莫名其妙时,孙松伟说出了一个令田立新夫妇和赵金萍震惊的秘密——“10年前,撬盗保险柜的案子是我干的、诬陷田立新的事、在凤荣农转非户口上作梗的也是我……”

  孙松伟说完这些之后,赶到派出所投案自首。

  小刘根据自己这些年来掌握的线索,根本不相信案子使孙松伟所为。赵金萍和凤荣当然也绝不相信孙松伟的话,只有田立新对孙松伟的话信以为真。当他听凤荣说孙松伟肯定清白的时候,他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满腹冤屈:“你信任他是清白的,那我的清白有又谁相信呢?”

  小刘敏感的觉察到孙松伟在为别人做庇护。他反复劝导孙松伟说出那个真凶,但孙松伟一口咬定案子就是自己做的,孙松伟被刑事拘留了。

  小刘将自己的猜疑和判断说给赵金萍和田立新夫妇,赵金萍赶到了孙长伟的办公室,恳求孙长伟能够正视事实、承担责任。但孙长伟还想继续隐瞒下去,赵金萍声泪俱下的斥责孙长伟:“你已经害了凤荣一家那么多年,现在你还要再看你自己的弟弟再进去吗?”

  孙长伟再也受不了良心的谴责,他来到派出所投案自首。面对闻讯赶来要和自己算账的田立新,孙长伟跪在地上,真诚的道歉…… 真相终于大白,田立新、凤荣久久的坐在派出所门口,追忆着这些年的坎坷遭遇。田立新决定,明天就到东平厂去向所有人宣布自己的清白、他还要为凤荣和女儿去办理户口、他要以新的姿态迎接好日子的到来。

  赵金萍来到拘留所接孙松伟,并跟孙松伟提出了复婚的渴求,但孙松伟拒绝了赵金萍的要求,他告诉赵金萍:“复婚还不到时候,我现在没这个资格……”

  小刘要去省里公出,为了给他创造一个和淑荣接触的机会,凤荣托小刘把一件毛衣带给妹妹,但令凤荣和田立新惊诧的使,小刘回来后,告诉他们,农大从来就没有淑荣这么个学生……

  凤荣赶紧想办法将淑荣找回,小刘把淑荣从车站直接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询问淑荣:“这些年你到底去哪儿了?”

第二十集

  淑荣向小刘讲述了这些年来,为了不再给本来就艰难度日的姐姐再增加负担,自己一直在省城打工的经历,使小刘非常感动……

  淑荣在小刘的陪伴下来件姐姐和姐夫,她跪在姐姐面前请求原谅,凤荣告诉淑荣,你不该就这么失掉了一个能够改变户口、改变命运的机会,淑荣将这些年来积攒下来的钱交给凤荣……

  警方找到田立新和凤荣,向田立新说遭受的冤屈表示道歉,同时告知田立新自己的权利——可以提出要求国家赔偿。田立新表示,自己使共产党员,只要获得清白就足矣了,不要国家赔偿。

  孙长伟前去探视孙长伟,但孙长伟无颜再见弟弟,他给弟弟些了一封信,表示了自己的忏悔,并嘱咐孙松伟做一个堂堂正正的男人。

  田立新重新回到了东平厂保卫科并接替孙长伟,当上了科长。小刘前来道喜时,田立新问起了小刘和淑荣的关系进展情况,小刘沮丧的告诉田立新,母亲不会同意他和一个农村户口的姑娘相爱…… 好事成双,田立新家的新房也分下来了,田立新带着凤荣欢欢喜喜的去看新家,突然凤荣问到户口的事情,田立新沮丧的告诉凤荣,厂里已经没有资格再申领农转非户口指标了,要办只能自己掏钱去办了,而田立新又苦于自己没有这个经济实力。

  孙松伟来到赵金萍办公室还钱,并告诉赵金萍自己准备报考农大的自费生,用知识改变自己。

  小刘和淑荣来新居给姐姐道喜,并送来了局长亲自关照审批下来的凤荣和田甜的农转非户口,看到这十多年来日夜盼想的农转非户口,凤荣百感交集,热泪盈眶……

第二十一集

  田立新和凤荣高兴的回到黑林子来接田甜回城,没想到已经长大的田甜拒绝回城。凤荣带着田甜来到爹娘的坟前,想到姥姥和姥爷就是为了能够早日解决自己的户口问题,拼命劳作、攒钱直至搭上性命,田甜痛苦极了。她终于同意告别养育了自己8年的舅舅、舅妈,和父母一起回城。

  在小刘的努力下,田甜终于找到了学校。可田甜很难一下子转变在农村多年已经养成的生活和学习习惯,经常逃学,去她的“好朋友”小刘那里,这天她又逃学来到小刘办公室,要求小刘替她保密而且还要小刘为她把名字改成田宇农。

  孙松伟也到农大上学去了,临走时,他留下一封信给赵金萍。

  小刘将田甜逃学的事告诉了凤荣,凤荣恼羞成怒,和田甜发生了冲突。她来到学校才知道,田甜的学习成绩在班级里是最后一名,而且每次都是请别人冒名顶替母亲的名义来给她开家长会……

  母女俩再次爆发冲突……

第二十二集

  田立新用凤荣这些年来直面坎坷和艰难做榜样来鼓励对自己丧失信心的田甜,同时,他有耐心劝导凤荣对女儿的教育要耐心。夜里,凤荣来到佯睡的田甜床边向田甜道歉并鼓励她面对困难要拿出勇气。

  在一个大雨滂沱的日子,放学的田甜没有雨伞,只好来到电脑室等待雨停后再回家——来接田甜的凤荣看见田甜在电脑前用功,不想打扰她,坐在楼梯上一直等到天黑。田甜走出电脑室,见到睡在楼梯上的妈妈——雨中,母女的心第一次走到了一起……

  中秋节,赵金萍来到农大看望孙松伟,和他共度中秋。真是“士别三日”,孙松伟给赵金萍滔滔不绝的讲起了生态农业的问题;淑荣也特意从省城赶回来和小刘一起共度佳节,小刘把一枚戒指戴在了淑荣的手上。

  田立新也为女儿准备了特殊的节日礼物——一台崭新的电脑。

  2002年到了,田甜已经是大二的学生了;小刘和淑荣的爱情也终于有了结果——淑荣生下了一个8斤重的男孩;而田立新在企业不景气时,为了减轻企业负担,主动申请了内退;孙松伟大学毕业回到黑林子重新当上了村长并带领大家开始了有机农业的试验。他来到赵金萍的饭店准备和赵金萍、铁蛋聚餐——在全家第一次聚餐时,孙松伟和铁蛋父子的生疏使场面非常尴尬,就在铁蛋准备离开时,孙松伟宣布他准备和赵金萍复婚。他表示,已经到了知天命之年的自己,后半辈子最大的任务和快乐就是使金萍母子快乐。但没想到铁蛋对父亲的成见很深… 

第二十三集

  已经和田甜相恋的铁蛋斥责父亲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婚姻。

  赵金萍安慰孙松伟不要和孩子生气,还把当初离婚时他给她的那笔钱一分不少的还给了孙松伟,让他开公司用。

  担心田立新内退后无所事事而郁闷,凤荣准备发挥田立新在监狱里学到的烹调手艺,她悄悄的兑下了一个火锅店。没想到这在无意中上了田立新的自尊——他不愿意用妻子辛苦挣下的钱来养活自己。凤荣了解到这些,将家里的“权利”全部移交给田立新。

  田立新和田甜悄悄的收拾着那个已经改成田家小吃店的小火锅店,做着开张前的准备。田甜旁敲侧击的询问着爸爸兑孙松伟的印象如何,田立新当然对孙松伟赞赏有加,忽然,田立新感觉到了田甜心里的秘密。

  2004年到了,孙长伟被提前释放,他出狱后的第一个愿望就是见见田立新。他来到田立新的小店,但被田立新赶了出去。

  赵金萍将饭店的管理交给了铁蛋来做。孙松伟再次向赵金萍提出复婚的请求,但这一次却遭到了赵金萍的坚决反对,她请求孙松伟如果真是对自己还有感情的话,那么就把这份感情全给儿子铁蛋吧,让他得到应该得到的父爱。

  凤荣得知孙长伟来看田立新而被田立新赶走的事情后,产生了恻隐之心,她劝导田立新接纳孙长伟,这使田立新无论如何也难以接受……

第二十四集

  田立新被凤荣的劝导说服了,他觉得凤荣变了,变得大度、宽容了……

  孙长伟找到了一份送液化气瓶的差事,虽年事已高,对这种重体力活有些力不从心,可毕竟能够自食其力了。但他没有脸面见田立新夫妇,每次给田立新的饭店送气瓶都使躲着田立新夫妇。当他知道自己的这份工作使田立新夫妇在暗地里做担保才得到的,心里充满了感激。他去面谢田立新夫妇,向田立新深深鞠躬并再次道歉。凤荣以请孙松伟吃饭的名义把孙松伟叫到自己的店里,让他和孙长伟见面。

  孙长伟兄弟俩见面,孙松伟深有感触的追忆这些年的风风雨雨、恩恩怨怨,告诉孙长伟,是你把我养大、把我抚养成人,到了什么时候你都是我哥!你要站直了身子活着!

  赵金萍偶遇孙长伟,她主动要孙长伟到自己的店里工作。但是,孙长伟的到来却遭到铁蛋的强烈反对。虽然后来被赵金萍说服,但他给孙长伟约法三章——不得进后厨、不得碰客人的饭菜、只能做擦地扫地的力工。孙松伟对铁蛋如此对待孙长伟非常愤怒,他推开总经理办公室。一把将铁蛋拽到孙长伟面前,斥责铁蛋,从今天开始你唯一的任务就是伺候好你大爷!

  赵金萍知道儿子的心思和志向不在这个酒楼上,她卖掉了酒楼,把钱交给孙松伟,让他用来办公司用。

  赵金萍来到凤荣处,将自己患乳腺癌的事情告诉了凤荣。

第二十五集

  赵金萍向凤荣托付后事,拜托她在自己离世后无论如何也要向办法说和孙松伟父子。

  孙长伟向铁蛋讲述了孙松伟的身世,使铁蛋开始对父亲又了一个新的认识,他向孙长伟透露了自己和田甜相爱的事情。孙松伟和赵金萍得知这个消息后都很高兴,觉得着就是缘分在作怪。

  只求女儿这一生能平淡平安的凤荣,得知女儿和铁蛋的事情难免为女儿担心。田甜在生日那天把铁蛋带到了全家人的面前,凤荣在借着和铁蛋单独谈话之机,嘱咐铁蛋要懂得去孝敬自己的父亲,要学会宽容和忍耐。

  铁蛋驾车来到黑林子村见到父亲,他向父亲征求对自己婚事的意见,并表示原谅了孙松伟,孙松伟觉得很可笑,他同意铁蛋的婚事,嘱咐铁蛋要一辈子对自己所爱的人好。孙松伟带着铁蛋参观黑林子村,向他描绘着这里的美好前景。孙松伟告诉铁蛋,一个男人的成熟是从他开始超越他的父亲才开始的。

  从黑林子回到城里,铁蛋来到妈妈面前询问妈妈什么时候和爸爸复婚,赵金萍无奈之下将自己的病情告诉了铁蛋。

  铁蛋和田甜的婚礼在黑林子隆重举行。婚礼上,孙松伟再次追忆着他和赵金萍当年的经历,告诫着铁蛋和田甜——爱就是给予、就是付出、就是无怨无悔的奉献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