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婚姻背后》原名《合同婚姻》。

  【原始剧情:】

  离休赋闲的老干部苏伯涛和林颖一直以来过着儿孙满堂悠闲自得的日子。有一天,苏伯涛无意中看到报纸上刊登的白丽云去世的新闻后情绪十分激动,突发心脏病住进了医院。儿女们被紧急召回。最受宠的二儿子苏秦从海南赶回来探望父亲,不料刚刚回家,妻子李小冬就向他提出离婚。苏敏是苏伯涛的大女儿,也是家里唯一能够替父母分忧的孩子,女婿张绍桐从外地赶回柳城,在病房里陪岳父时,却突然有一个叫余强的毛头小子,进门就喊爸爸。苏达是苏伯涛的大儿子,他和妻子王茹华的日子过得危机四伏。苏家的每个人几乎都萦绕在爱情和家庭的纠缠之中。孩子们的感情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困惑。苏家人通过各自的经历完成了对生活的感悟。知道了祥和的爱情对于一个家庭是多么重要。

  【故事大纲:】

  离休赋闲的前柳城市文化局长苏伯涛和林颖一直以来过着儿孙满堂悠闲自得的日子。可是有一天,苏伯涛无意中从报纸上看到白丽云去世的新闻后,因情绪过于激动,突发心脏病住进医院。原来,苏伯涛和白丽云在20年前有一段情,这段情整整萦绕了苏伯涛和林颖夫妻俩一辈子,在这个问题上二人唯一的共同点是,他们始终瞒着自己的儿女们。

  苏伯涛的突然发病,让林颖措手不及、莫名其妙。儿女们被紧急召回。最受宠的二儿子苏秦从海南赶回来,不料刚刚到家,妻子李小冬就向他提出离婚。苏秦只好瞒着病重的父亲,满足了李小冬的要求。苏秦做梦也没想到这一次回柳城,就向一个猛子扎在沼泽里,从此进入了一段难以述说的婚姻状态。

  林颖在收拾房间时突然看到了报纸上关于白丽云去世的消息,渐渐地感觉到丈夫发病的原因。可为了丈夫的病情她得忍着,而且还要和儿子一同隐瞒着离婚的事。苏敏是苏伯涛的大女儿,苏敏的婚姻在四个孩子里一直被认为是最牢靠的一对。可是当张绍桐从外地赶回柳城,在病房里陪岳父时,却有一个叫余强的毛头小子,进门就喊爸爸。让张绍桐吓出一身冷汗。所幸的是当时苏伯涛正在睡觉,要不然他就是浑身是嘴也休想说清。

  苏秦离婚不久,在北京偶遇原来在柳城的同事陈娟。俩人都是同命人,孤男寡女互相之间成了彼此倾诉的对象,俩人终于擦出了火花。为了防止再次离婚,苏秦和陈娟别出心裁的想出一套维系婚姻的有效办法,他们利用合同的形式来完成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爱情。

  苏敏哪里知道,她自己固若金汤的家庭最初就留下了隐患。自从余心竹(张绍桐第一个女人)的儿子余强出现后,张绍桐的日子就如履薄冰,每天像走在火焰山上一样,提心吊胆,惶恐不可终日。

  这几天苏伯涛家接二连三地出事,苏伯涛就像一个不会游泳的孩子掉进水里一样,一口接一口地呛着水。本来病情趋于稳定了,但年少无知的外甥女悦悦,无意中将苏秦和李小冬离婚的事给捅了出来。苏伯涛终于发现自己被骗了。苏家人的心情错综复杂着,每个人几乎都萦绕在爱情和家庭的纠缠之中。老太太林颖终于知道了苏伯涛至今还惦记着那个叫白丽云的女人。张绍桐面对心爱的妻子苏敏不知如何解释这段感情,而电影票的事情又让张绍桐活活的吃了一只死苍蝇,他怀疑苏敏已经红杏出墙。家里的矛盾终于一个个被揭开了,苏秦背着家里和陈娟炮制出一套合同婚姻让苏伯涛难以哭笑。一心想当官的张绍桐一边瞒着妻子一边在讨好着余心竹,余强和苏敏两个让他割舍不下的亲人搞得他疲于奔命。苏敏知道真相后两人的婚姻走向毁灭。

  一家人的婚姻状况告诉了我们,爱情是永恒的话题,婚姻是所有人的追求。什么是真爱,我们看到的事实是,当苏秦和陈娟合同婚姻后,苏秦在李小冬的脑海里那种挥之不去的阴影始终缠绕着他。小冬车祸后,苏秦言不由衷的急切的关怀和呵护给了我们正面的回答。陈娟在这种亲情里渗透着爱情的事实面前决定去寻找自己的归宿。苏秦和李小冬终于又走到了一起。吴双在苏敏和张绍桐、余心竹的情感经历中终于觉醒了,他在弄清楚自己的身世之后,终于理解了苏敏和张绍桐的情感。苏家的人在自己的人生家庭的旅途中,通过各自的经历完成了对生活的感悟。他们终于回到了现实生活中,他们知道祥和对爱情、对于一个家庭是多么重要的一种气氛,而祥和的含义是靠真诚和宽容来体现的。

分集剧情:
第一集

  苏秦在海南混了几年,因为父亲苏伯涛过七十大寿回到柳城,却为辞掉公职和妻子李小冬吵架,赌气答应离婚,但民政局以他们没有非离不可的理由而拒绝。晚上回到家,苏秦让小冬再考虑考虑,但两个要强的人还是不欢而散。第二天两人又来到民政局,苏秦只能以自己行为不检点这个“理由”离婚了。当晚苏秦离开了自己的家,姐姐苏敏却找上门来了。苏敏认为是苏秦的错,苏秦则要求苏敏帮他瞒着父母。

  第二天,苏秦回到父母家谎称李小冬出差了,但母亲林颖却在街上看见了李小冬,回家责问苏秦,他又说只是闹别扭而已。开出租汽车的吴双接到电话,把苏敏轰下车,赶到医院母亲白丽芸去逝了,没有见到母亲最后一面,吴双很内疚。 苏伯涛在家里看报纸看到白丽芸辞世的讣闻,突发心脏病被送到医院。

  火车上,列车员查验车票,余强却怎么也找不到他的车票,苏敏的丈夫张志桐证明这个坐在他对面的小伙子有票,但列车员还是依章罚了余强。 张志桐刚走出车站,报社新来的女记者杨雪儿热情地来接张志桐,这时,他接到苏敏的电话赶到了医院。

  在医院走廊里,余强说来找他的舅舅,叫张志桐。这把张志桐吓了一跳,原来余强是张志桐下乡时的女友余心竹的儿子。张志桐把余强安排住下后,看到了余心竹的信,求他帮助安排余强在城里工作。

  张志桐回到医院,苏秦也来了,苏秦坚持让张志桐回去,他留下来陪父亲。 张志桐到家,苏敏告诉他,苏秦和李小冬离婚了,这话让他们的女儿悦悦听到了。

第二集

  苏秦正跟苏伯涛解释说李小冬出差了,李小冬就送鸡汤来了。苏伯涛语重心长地跟他们说应该要个孩子,这能增强夫妻感情。苏秦搪塞着说正在计划中,这让苏伯涛很高兴。

  从病房出来,苏秦感谢李小冬来看父亲,没有把他们离婚的事说出来。但李小冬还是埋怨苏秦让苏伯涛有抱孙子的想法,苏秦说为了父亲的病,他只能顺着父亲,请李小冬理解。

  吴双的前妻把家里都搬空了,走前只留下一句话,最好换把新锁吧。这让吴双很失落。他打热线电话到苏敏主播的电台节目发了一通谬论:女人漂亮就是资本,男人没钱就是废品。林颖告诉苏敏,苏伯涛的病是因为白丽芸病逝给刺激的,他们之前相爱过,为这点林颖心里很不舒服,说等老苏出院后大家分着过,苏敏劝母亲好好想想。

  张志桐为了帮余强找份工作,把家里准备买钢琴的三万元拿出来分包了吴双的出租车。 苏伯涛出院后在家里准备做大寿,苏秦为了继续瞒着父母,到歌舞团借李小冬,她虽不情愿,但还是跟苏秦回家了。

  张志桐对报社调整领导班子的事不敢有太大的希望。但也承认,权力还是很有魅力的。苏秦则不同意他的观点,认为多挣点钱,才是硬道理。苏伯涛很看不惯苏秦这点。苏家的寿宴高高兴兴开始了,林颖也没提出和苏伯涛分开过,儿女们都放心了。但悦悦却对李小冬的出现很惊讶,无意中说出了苏秦和李小冬离婚的事,家宴因此不欢而散。

  苏秦和李小冬都在主动承担责任,这让苏伯涛对离婚的事实很不解。苏秦打算到北京发展,临行前约李小冬吃饭,并给了她十万元的欠条,李小冬认为他们俩的问题不是经济问题,但苏秦还是坚持让李小冬收下。

  火车站,林颖语重心长地叮嘱苏秦,千万不能放纵自己。苏秦说,离婚是不是很丢人。他认为维系不了的婚姻,就没必要强求。 苏秦走了,李小冬也来了,看得出她对这段感情还是有那么一点留恋……

第三集

  张志桐陪余强去购书,却误了参加悦悦的家长会,苏敏和悦悦大为不悦。苏敏还责问张志桐最近心神不定,忙什么呢?张志桐心虚,紧张地应付着。 苏秦到北京住在他的朋友宋子龙的古家具仓库里,他们合作搞觉悟文化艺术公社,做文化生意。

  吴双对张志桐是余强的舅舅产生疑问,余强心里好像也不是那么肯定。 悦悦遭混混抢劫,幸遇余强搭救,并送她回家。 苏敏知道张志桐把买钢琴的三万元借给了朋友,很不高兴。刚要吵起来,悦悦哭着回家了,这时,悦悦发现书包遗忘在车上,一家人都为此担心。

  余强发现书包后登门送还,却意外地见到了舅舅,张志桐也呆住了,余强看见张志桐没有一点反应,匆匆地走了,苏敏还埋怨张志桐不留住人家。余强找到吴双说不干了。吴双很生气,责问为什么?余强说出了昨晚发生的事,并说他怀疑张志桐就是他的父亲,觉得母亲这辈子是太委屈了,太辛苦了。余强拿出母亲的三万元到报社硬是还给了张志桐。 张志桐心里很不是滋味,回家生硬地把钱还给苏敏,两人又为此吵了起来。悦悦告诉外婆,父母吵架了,林颖认为张志桐是个老实人,劝苏敏不要多想。

  同事陈康要约会李小冬,但被李小冬拒绝了。她到苏家希望转告苏秦能尽快把户口迁走。苏秦向宋子龙请假回去迁户口,宋子龙认为他们俩都还放不下对方。

  报社的何编辑江边遇见苏伯涛,说了一通李小冬和谁谁谁搞上了,苏伯涛不领情,把何编辑批评了一顿,何编辑没趣地走了。

  这边,陈康也关切地和李小冬说那些的传闻,李小冬并不理会。

第四集

  苏秦在火车上意外地遇到了以前的同事陈娟,一个离婚了,一个结婚了,各有感触。

  为了缓和与苏敏的关系,张志桐向苏敏道歉,而苏敏也认为自己也有不对的地方,两人的紧张关系暂时得到了缓解。

  苏秦和李小冬把户口的事办完了,苏秦对李小冬说:你可以开始新生活了。李小冬认为苏秦是指桑骂槐。苏秦承认听到一些传闻,只想提醒她别出卖了自己。但李小冬说,就是出卖,也是出卖自己,不会出卖苏秦的老婆。两人又不欢而散。宋子龙到机场接苏秦,说苏秦应该大度一点,回去一趟干吗刺激李小冬呢。晚上,宋子龙和苏秦约见广告客户,但周总和他们绕圈子,苏秦看出他的心思没在广告创意上,都在之前打电话的女人身上。

  一天,苏秦在街上再次遇到陈娟,她还带他上家里认个门,没想到陈娟的丈夫就是周总,苏秦尴尬地离开了,但背后是事实是,陈娟在里屋把周总抓奸在床。苏秦和宋子龙不知事里,宋子龙让苏秦托陈娟去吹枕边风。而在陈娟家,周总向陈娟求绕原谅,但陈娟不为所动,把周总轰了出了这个家。

  苏秦约陈娟见面,希望陈娟出面把广告拿到手,却被陈娟婉拒。在柳城,苏敏上了辆出租车,发现是曾经把她轰下去的吴双,还是她的听众,两人算是认识了。其实这时,还有另一个女人辛嘉也在注意吴双。她是住对面楼里的阔太太,看门的李姨提醒吴双,漂亮的女人不能沾。而辛嘉的丈夫刘立栋也对辛嘉处处注意,醋意甚浓。因刘立栋外强中干,辛嘉早就红杏出墙和陈康搭上了,但这时的陈康正在追求李小冬,就想抛弃辛嘉。

第五集

  苏秦再约陈娟在咖啡厅见面,还想请陈娟帮助谈成广告,陈娟告诉苏秦,自己正在办离婚,并告知那天发生的事,苏秦很惊讶。这时,苏秦接到李小冬的电话,并就在咖啡厅见到出差来北京的李小冬和陈康。 苏秦回到工作室告诉宋子龙广告没戏了。

  苏秦和李小冬相约在茶馆见面,但这对离异的冤家夫妻还是针锋相对,都说希望对方尽快找到另一半,但又挖苦一番。苏秦为此很苦恼,宋子龙认为李小冬对他还有感情。苏秦则说李小冬确实是个了不起的女人,可是他实在消受不起。李小冬买鞋,陈康误以为是为他买的,但没一会儿知道主人是苏秦,很失落。李小冬不理解陈康为什么要追求一个离了婚的女人,陈康直言喜欢李小冬的成熟。这时,陈娟和苏秦也相约见面,谈着各自对感情的烦恼。苏秦认为这是人到了一个阶段,心思都特别乱,既需要女人,又拒怕婚姻。第二天,李小冬来访苏秦的工作室,并送去那双新买的运动鞋,这回两人倒是客客气气的。而两个女人的造访都让苏秦买个房子,苏秦认为这毕竟不是他的根。

  火车上,宋子龙巧遇李小冬和陈康,他们同一个包厢,看到陈康对李小冬无微不致的照顾,他给苏秦打电话汇报,苏秦说真心希望李小冬能开始新的生活。但宋子龙认为苏秦是在跟陈娟表决心呢。这晚苏秦也正在请陈娟在工作室吃饭。

第六集

  苏秦和陈娟在探讨婚姻、家庭,苏秦谈了自己对女人的要求是:看着顺眼,聊着开心,睡着舒服。两人谈得是很开心。苏敏再次坐吴双的车,并知道他是白丽芸的儿子……

  一个穿着性感的女孩罗玲租住进了吴双家的对门,让吴双的心里起了波澜,并偷窥着对面的一举一动……辛嘉继续纠缠着陈康,怀疑陈康另有女人,陈康并不否定。辛嘉痛苦地回到家中,而刘立栋也在追问她去哪了?认为自己的病是因为辛嘉是给他压力造成的,两人又吵得要生要死……宋子龙电约李小冬见面,既对李小冬,也对陈康,做了一场婚姻家庭教育演说。宋子龙的话的确让李小冬感触良多。一天,辛嘉又坐吴双的车出门,刘立栋跟踪了辛嘉,回到家两个人再次吵了起来,辛嘉更提出离婚,刘立栋知道是自己满足不了她,怎么也不同意离婚。刘立栋让李姨打探辛嘉的行为。

  住对门的罗玲再次来到吴双家,两人发现都有点同病相怜的感觉。李姨正向吴双推销婚姻杂志,辛嘉出现了,吴双看着有点发呆,觉得她越来越像他的前妻。李姨再次提醒他这个女人不能沾!

第七集

  宋子龙约刘立栋谈一笔广告生意,刘立栋带着辛嘉让一块去,目的是让辛嘉出面拒绝,结果辛嘉却让刘立栋当面把广告签了,让刘立栋哭笑不得,认为是故意作对。

  在北京的周末,苏秦约陈娟看了部恐怖电影,陈娟一定要苏秦送她回家,到了家门口,周总出现了,周总认为他们是在偷情,苏秦和周总差点打了起来。何编辑是个喜欢打小报告的人,副总编老朱让何编辑跟张志桐说说杨雪儿上班时间别打那么多私人电话,而何编辑则说张志桐和杨雪儿关系不一般,但其实这正是老朱希望听到的谣言。张志桐批评了杨雪儿,杨雪儿说单位里的人一个个都在单独请她吃饭唱卡拉OK,而丑人却让张志桐来做,认为张志桐太老实了,是被他们欺骗了。

  一天,在酒吧里苏秦和陈娟遇到了周总,周总气急败坏地对他们恶语中伤,被苏秦打了一顿。宋子龙从柳城回来告诉苏秦,陈康对李小冬很不错,应该是走在他的前面了,问苏秦是不是对陈娟有意思。这时,陈娟来了,告诉苏秦,她们也离了。这回陈娟主理了一顿家乡菜,两人的关系有了进一步的发展。张志桐他们要下乡采访,老朱又故意安排杨雪儿去“陪”张志桐,而把何编辑留了下来。在县城,张志桐正和苏敏通电话,杨雪儿来约张志桐吃宵夜,苏敏在电话里似乎听到了。杨雪儿好奇张志桐的恋爱史,张志桐告诉她,他们是在电梯里,因为一片纸屑,让他们走到一起的。杨雪儿认为这是一段既简单,又浪漫的爱情故事。

  在柳城,何编辑到张志桐家送东西,苏敏正说何编辑怎么没下乡,何编辑则在苏敏面前夸杨雪儿年轻热情,还说张志桐对她印象不错,故意生谣。周末,张志桐独自到了南山去见余心竹,但正巧余心竹进城看病了,张志桐看到这里的艰苦环境,心里很不是滋味……

第八集

  余心竹到了柳城,余强高兴地去找舅舅,才知道张志桐出差了,回来告诉母亲,但余心竹为这事说了余强,并匆匆回南山了。余心竹回到南山知道张志桐来过,小齐老师关切地询问,他是不是传闻中过去的男朋友,余心竹心里感慨万千,说不是为了余强,她也不会麻烦张志桐,并否认他们是父子。

  张志桐回到柳城也没见到余心竹,觉得很婉惜。他给余心竹打电话,问余心竹,余强是不是他的孩子,余心竹也否认了。老朱看出了张志桐最近情绪不太好,她让杨雪儿多关心关心,目的就是要让他们传出羞闻,好抢夺总编辑的位置。这边杨雪儿送快餐,旁边的何编辑则在监视着,还要给杨雪儿介绍男朋友,就是要把水搞混,但杨雪儿并不买他的帐,更表示要是张志桐年轻二十岁,就嫁给他。这就成了何编辑、老朱的攻击对象了,把事情夸张扩大。

  晚上,张志桐、苏敏和悦悦在外面吃饭巧遇杨雪儿,苏敏见到真人,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一天,苏敏在街上遇到何编辑,他又在苏敏面前说张志桐作风有问题,表面是关心,实则是造谣。这让苏敏心里很不舒服,回到家就和张志桐闹不愉快。在报社,张志桐向老朱指出那些谣言都是她散出来的,但老朱扮成很委屈的样子,好象她自己也是受害者。在余强的住处,余强对张志桐谈了他最近的困惑,南山的风言风语,在张志桐家门口发生的事和母亲的表现。张志桐说为了这件事儿,他问过余心竹,但她坚决否认了。并向余强说了早年到南山去参加防汛认识时,确实和余心竹有过一段感情。余强想去做DNA。

  老朱偷听到张志桐在了解DNA亲子鉴定的事,就和何编辑商量着对付张志桐的对策。张志桐找不到余强,去问吴双,却被吴双数落了一通,认为余强是个好孩子,有良心就应该认下他。余强是回南山想从母亲这知道自己和张志桐的关系。

第九集

  苏敏大学时的同学、恋人刘大明从国外出差来到了这个城市,两个人相约见面,谈论学生时代的记忆。而刘大明的出现,又给这个家庭带来了危机。一天,张志桐和苏敏都同时收到一张电影票。苏敏以为是刘大明寄来的电影票,对张志桐谎称同学聚会,而张志桐看苏敏不回家,心里也希望是杨雪儿请他看电影,等他来到电影院,发现坐在电影院的竟是苏敏,张志桐很惊讶,离开了。而且,回到家中苏敏依然说是同学聚会,他想不到妻子竟会欺骗他。

第二天,苏敏约刘大明见面,责问电影票的事,弄得刘大明也是一头雾水。原来,电影票是杨雪儿寄出的,她的原意是想让张志桐和苏敏过一个浪漫的周末,但适得其反,让这对夫妻心里产生了猜疑和隔膜。

  陈康拉到一笔企业赞助,但非要李小冬去见面。在卡拉OK厅,这个企业家其实不是什么喜欢艺术的人,目的只是要李小冬陪他喝酒,这让李小冬很生气……陈康觉得李小冬太清高了。在北京,苏秦正和陈娟相聚,谈论舞台与床的人生关系,陈娟认为苏秦是睡觉想要婚姻,看书打游戏则要自由,不过两个谈得倒也融洽,两个孤男寡女渐渐就有了些调情的感觉,最后两个人相拥了……第二天,陈娟问苏秦,她是第几个女人?苏秦则反问陈娟,并用公式计算说自己是陈娟的第七个男人,苏秦觉得婚姻总是让人感到紧张。

  陈娟的一个客户总是缠着她,打电话请她吃饭。苏秦说没关系,认为他饮食,我男女。他更喜欢和女人谈哲学,他相信陈娟这样的女人,不可能只他一个人喜欢。但他对自己很自信。又觉得人不可能一辈子只爱一个人,神也做不到。陈娟不希望做周末恋人。但苏秦觉得这样可以保持感情浓度,又有相对的自由和空间。

第十集

  悦悦想跟同学去看电影,苏敏不同意,但自己却去见刘大明了,而这一切则被悦悦看见了,回到家悦悦表示了对苏敏的不满,认为母亲背着父亲在跟别人约会。宋子龙对苏秦和陈娟之间的感情产生怀疑,他觉得苏秦和李小冬之间的事还没完,因为李小冬不那么简单。一天晚上,张志桐和苏敏又吵起来了。苏敏认为张志桐总说加班,很晚才回家,是成心躲着她。张志桐觉得很无聊,这样你一句,我一句吵了起来,最后还把电脑摔了。悦悦即时致电林颖。

第二天,苏伯涛、林颖来到苏敏家,对张志桐、苏敏各打五十大板。林颖指出苏敏说别人的时候都明白,到了自己就糊涂了,把家里的事弄成这样。苏伯涛也让苏敏大肚点,多支持张志桐的工作。因为父母最近的争吵,悦悦百般无聊的在网聊,龙卷风就和她搭上了,还约了见面。这时,悦悦才发现这个“龙卷风”是个流氓,到了歌舞厅,使计让同学报警把龙卷风抓了起来。渐渐的陈娟对每周往苏秦这儿跑感到厌倦,说苏秦是不在乎她,苏秦说了一堆理由,但还是磨不过陈娟,答应陈娟搬过来住。但苏秦坚持两人之间不需要履行任何法律手续,不是婚姻。一天,杨雪儿来找张志桐,希望出去采访一段时间,要写电影票产生的联想。她认为一张电影票可以使夫妻度过一个愉快地夜晚,相反,也可能使你们产生猜疑。她要探讨夫妻间的空间和自由,信任和宽容。晚上,苏敏和张志桐坐了下来,开诚布公地谈话,苏敏说了刘大明的事,张志桐也承认了他的不是,不应该揪住过去的事不放,但余心竹和余强的事还是没说出口。

  生活正常了,苏秦和陈娟这一对从周末情人变成了同居关系,现在苏秦认为是一种试婚。陈娟的想法是要努力争取成就一份好姻缘。一天,陈娟参加同事顾菲菲的儿子生日宴,顾菲菲对感情、婚姻、家庭的另一种看法,对陈娟又产生了冲击,也使她想跟苏秦生个孩子。李小冬打电话给苏秦,开始苏秦以为是陈娟,这让苏秦很尴尬,李小冬也听出来苏秦已经有别的女人了。

第十一集

  李小冬接受了陈康,并到访他的工作室,陈康为她拍照,表白喜欢李小冬。这时,辛嘉又打电话来了,但陈康并不理会。刘立栋要出差催款,他要辛嘉乖乖地待在家里,要不就对她不客气,并打了辛嘉。吴双从外地回柳城的路上,看见刘立栋的车出了车祸,并从车上拿了十万元,之后才报了警,离开了。吴双回到家正碰到辛嘉要赶往医院,吴双只好送她去了。

  刘立栋被撞成严重的脑震荡,昏迷不醒,警察也赶到医院对辛嘉进行了第一次询问。吴双回到家关好门,把十万元倒了出来,这时,罗玲在对门打电话骂街,把吴双吓了一跳,把钱藏了起来。吴双开车到交班地点,拉着余强去吃大餐。谎称是在股市挣的钱,并感叹如果早这样,老婆兴许就不会走了。刘立栋出车祸的事传到北京,广告费也没到帐,这让宋子龙很郁闷。苏秦安慰他,天灾人祸,谁也没办法。相信他们不会一直背下去的。

  那天罗玲骂街是因为一同乡把她的血汗钱骗走了,李姨安慰她,并让她报警。这时,吴双来了,李姨对吴双说,觉得罗玲挺合适吴双的,让吴双好好珍惜这送上门的缘分。

  吴双用那笔钱买了新家具,装了新电话,并故意往家里打电话,目的是让罗玲听到。这天正好是雨夜,罗玲借口手机坏了,过来借电话用,并偷了床头柜里的钱。等罗玲走后,吴双发现钱少了。但他又加了点钱到床头柜里。在医院,警察再次对辛嘉进行询问,说他们发现车祸现场掉了十万元,并要求谈刘立栋和她的婚后感情问题,这让辛嘉很紧张。刘立栋昏迷不醒,对辛嘉是一种折磨,她已到了崩溃的边缘。警察又来到大院进行调查,李姨说刘立栋曾托她注意辛嘉,他怀疑老婆在外面有别的男人。

  吴双回来,李姨告诉他今天警察来过,并说警方怀疑是谋财害命,让吴双还是离辛嘉远点。一天,李小冬和陈康约会,却在路上遇到辛嘉。陈康责问辛嘉为什么还纠缠着他,辛嘉说为了陈康,她才跟刘立栋提出离婚,害得他整天心神不宁,才出车祸的。还说警察怀疑她伙同情人谋杀自己的丈夫。陈康更不能接受,气愤地走了。

第十二集

  过了几天,陈康找到李小冬,解释他和辛嘉的事,但他只说是从前的女朋友,早就分手了。李小冬说这是他自己的事儿,她没权利干涉他的私生活,不用解释。李小冬反问陈康是不是很多情。陈康倒是承认了,认为一个聪明的女人应该懂得让男人这种多情转移到自己身上,李小冬则觉得男人应该更有责任感。在北京,陈娟对苏秦说,想要个孩子。这把苏秦吓了一跳。认为这是两个人的事,得两个人商量着办。他现在没准备好要孩子。在没有婚姻关系下生出的孩子是“黑孩子”,会影响孩子的一生。

  陈娟在顾菲菲面前抱怨苏秦根本不爱自己,她怕这辈子不会再结婚了。顾菲菲带她去见一个大师,要给她算算命。自称是“人生情感”事业研究所的大师见面只会说好话,说大话,说陈娟不会离婚,她离了;说老公忠诚,却背叛了;说要喜得贵子,苏秦拒绝了。陈娟和顾菲菲生气地走了。顾菲菲让陈娟跟苏秦提出结婚!检验他不是真爱你。这边,宋子龙也在说苏秦,天下的女人,都要有个归宿,没说白陪你睡觉的。回来后陈娟说不想这样混下去了,真诚地想和苏秦结婚。苏秦被感动了,答应结婚。

  苏秦和陈娟回到柳城。这天,苏秦外出购礼品,准备晚上见陈娟的父母,在路上见到了李小冬,说苏秦的样子好像是结婚了,气色不错。苏秦否认了,反问李小冬结婚了吧。李小冬说还有可能吗?这句话打乱了苏秦心里的计划,回到宾馆,他对和陈娟结婚,走在李小冬的前面有顾虑。陈娟反问苏秦如果李小冬这辈子不结婚,你也不准备结婚了?苏秦只说这是自己的真实感受,认为陈娟太不宽容了。把陈娟气走,自己回北京了。苏秦没想到陈娟发这么大脾气,觉得通情达理的陈娟怎么在确定关系后,就什么都变了。宋子龙劝他结婚确实早了点,别拿感情开玩笑。这几天,李小冬的心里也特别的乱,陈康的电话也不接了。陈康找上门来了,李小冬很佩服陈康对女人的耐心,但还是婉拒了陈康的约会。

  苏秦回到家,林颖关心他女朋友的事,苏秦不想多谈,只是在搪塞母亲,林颖劝苏秦在情感方面要慎重,刚离了婚,冷静冷静后再说。一天,苏秦和李小冬相约吃饭。苏秦坦诚的告诉李小冬这次回来本来是领结婚证的。李小冬恭喜过后,给了苏秦一个忠告:做老婆的女人都差不多。林颖担心苏秦踩着两条船,会出问题。苏伯涛认为不要干涉太多,让苏秦自己处理。林颖还是希望苏伯涛找苏秦谈谈。这天,苏伯涛找苏秦谈话,认为李小冬自尊心很强,她不会干涉你,但一定要让你感到她的存在。苏秦也表示自己很矛盾,每次回来总会想起李小冬。高宗平又来请陈娟吃饭,却接到苏秦回来的信息,高宗平很无奈,这顿饭还是没能吃。陈娟回到家,苏秦已经做了一顿丰富的晚餐。苏泰说自己一直在努力地维持这段感情,但李小冬的存在也是个事实。陈娟觉得很痛苦为什么会爱上苏秦,苏秦表示会尽量做好。

第十三集

  罗玲再次来吴双家借用电话,又顺手偷了吴双的钱。吴双还是没说什么,再放了些钱进去。李姨说吴双怎么还和辛嘉交往,吴双表示只是同情,没别的意思。

  李小冬来和陈康过生日,陈康问李小冬是不是对婚姻有恐惧,希望她把过去的事情翻篇。李小冬说她是翻得慢的那种人。这时,辛嘉却找上门来了。这让陈康很生气,他设计好的,和李小冬的约会又搞黄了。一天,罗玲在街上偷了一个阔女人钱包,却被辛嘉看到了。罗玲再借电话,偷钱时,吴双出现了,这是吴双的一个陷阱,罗玲只好就犯了,正要接吻,电话响了,但对方不说话。吴双明白了,他只把电话号码给了一个人,就跑过去辛嘉家了。但吴双和罗玲还是过上日子,罗玲买菜做饭,每天等着吴双回家。警察再一次询问辛嘉,问刘立栋的社会关系,但她说生意上的事都不管。但话题还是往感情上转,辛嘉心里又紧张了。一天晚上,陈康又上李小冬家来了,问李小冬为什么要和他保持距离。并说辛嘉的事,是个误会,是她总来纠缠。李小冬说他们之间不存在伤害,让陈康没必要这么折磨自己。这天,辛嘉终于找到陈康了,希望陈康出面去跟警察澄清,她已无法承受警察一而再,再而三的询问,她已经快疯了。但陈康还是不为所动,坚决和此事划清界线,辛嘉绝望了。

  罗玲看出吴双和辛嘉有点什么事,但吴双只承认只是一个客人而已。罗玲感到特别害怕,她怕失去吴双。第二天,辛嘉打电话到吴双家,罗玲接的电话,辛嘉明白了,她将失去吴双,起码在精神上。罗玲在家刚做好吴双爱吃的粉蒸排骨,警察出现了,她为偷钱包付出了代价。吴双赶回家,不知发生了什么。吴双后来知道是辛嘉告的密,并想打辛嘉,气急败坏的辛嘉问他值得吗,竟说他是罗玲的未婚夫。辛嘉又遇到了一个让她绝望的男人,她心仪的两个男人都不接受她。

第十四集

  苏敏来到南山小学给学生们送书,并认识了余心竹,还成了好姐妹。苏敏发现余心竹身体很不好,一定要她坐他们的车到柳城看病。在柳城,苏敏带余心竹在医院检查身体,还把余心竹带到家里去,留她吃饭。苏敏出去买菜了,余心竹无意中发现了苏敏家全家福相片里面的张志桐,很惊讶,急匆匆地走了。

  苏敏回家只见张志桐,不见了余心竹,一定要张志桐一块去找,这时,张志桐知道这个余心竹就他的余心竹,他知道余心竹在那,想分头,但苏敏说你不认识怎么分头找啊,张志桐就无法分身了。余心竹去看余强,余强对母亲的再次不期而至很惊讶,余心竹只说临时决定来检查身体的。结果两天后出来,让余强去拿,也不见舅舅了,自己就匆匆回南山了。大桥下,张志桐找到了余强,但余心竹已经走了。张志桐让余强拿到余心竹的检查结果后一定要告诉他,并说余心竹无意去过他的家。检查结果出来后,余强只告诉余心竹肾脏有问题,医生说一定要住院治疗,千万不能再拖了。余强为了挣钱给母亲治病,经不住一个小贩的夸张游说,进了一批盗版光碟,结果几天都没卖出去,还要买给一个警察,被抓了个现行。张志桐急着上了杨雪儿的车去派出所,这一切又让多事的何编辑看见了,又要联想翩翩。

  张志桐把余强救了出来,余强没敢把母亲的病告诉张志桐,但吴双觉得应该跟张志桐说清楚,救人要紧。张志桐坐杨雪儿的车让苏敏看见了,而张志桐又没有主动交待,苏敏觉得他心里有鬼。张志桐则认为苏敏神经过敏,两人又为此吵了起来。老朱表面上关心,向杨雪儿打探那天和张志桐去哪了,杨雪儿觉得心里没事,也就如实说去了派出所,是张志桐朋友的孩子,遇到点麻烦。老朱心里也就明白了,就是为余强的事。何编辑在公园锻炼又一次撞上苏伯涛,表面上关心苏敏,实际上是要说张志桐的坏话。

  苏伯涛回家找苏敏谈话,让苏敏不要轻信那些谣言,前段你们夫妻闹过,这很容易伤害对方的感情,会影响工作。林颖也要求苏敏一定要冷静,有什么问题,了解清楚再说,不要因此而对悦悦产生不好的影响。苏伯涛希望她和张志桐好好聊聊。这天是张志桐和苏敏结婚二十周年纪念日,苏敏让张志桐早点儿回家,张志桐高高兴兴地答应了,还给苏敏买了份礼物。但苏敏却无意中发现了张志桐的那张电影票。餐桌上,张志桐和苏敏都很感慨,说到当年那片纸屑,他们走到一起,但苏敏却提起了那张电影票,她觉得太可怕了。张志桐承认这段时间总躲着与这张电影票有关,他看到苏敏坐在那个位置上,接受不了,觉得二十年的婚姻,处处都充满疑点。两个人的婚姻就因为两小片纸,走到一起,又产生猜疑……

第十五集

  吴双带了几件衣服到拘留所看罗玲,并答应帮罗玲交罚款,希望她能从轻处理。但要她保证以后不能再干这种事了。警察再次找辛嘉谈话,她已经快崩溃了,她承认和丈夫缺少感情,缺少信任,甚至缺少性生活。辛嘉打电话让吴双到家里去。辛嘉说吴双跟罗玲搞在一起是饥不择食。吴双觉得跟她在一起没压力。反问辛嘉会嫁给一个出租车司机吗?他承认接触辛嘉只是因为她很像前妻而已,或者再多一点同情。辛嘉说车祸越拖越复杂了,警方认为是命案,拿走十万元的人与自己有关。吴双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李姨看到吴双从辛嘉家出来,说吴双糊涂,那女人克夫,你也会倒霉的。宋子龙拉着苏秦去看古家具市场,建议做一笔古家具买卖,苏秦同意了,他希望把钱挣笔钱,把欠李小冬的十万元还了。宋子龙问苏秦和陈娟处得怎么样?苏秦说客客气气,相敬如宾。宋子龙称日子怎么过,还得好好琢磨琢磨。苏秦思考怎么经营好和陈娟的感情生活,认为婚姻应该是多种形式的,最好是实行合同制。陈娟觉得很荒谬。但苏秦很认真,陈娟觉得苏秦的目的是每年都可以换一个女人。说我还在你身边,你就这么花心啊。苏秦觉得陈娟很狭隘,还提出了三条好处。但陈娟总觉得是圈套,生气地走了。

  陈娟去见顾菲菲把苏秦的想法说了,顾菲菲倒觉得挺好,起码有一个保障,关键是你爱不爱他,而且没准合同期未满,你还真觉得他不合适了呢。陈娟回到家,同意签合同,这让苏秦很高兴。第二天,两人开始草拟合同,一条一条商量着完成,分概念、称呼、经济、情感、理赔、生育、升格、其他、期限,但陈娟非要加一条附加条件,不许跟前妻见面,也不能跟前夫见面。苏秦辩不过,只好答应了。苏伯涛正要给苏秦寄新身份证,碰到李小冬说要去北京,就托她给苏秦带过去。回到家林颖埋怨这不是让李小冬为难吗?但苏伯涛觉得苏秦还放不下李小冬。在北京,苏秦正和陈娟为他们的划时代创举干杯。

第十六集

  李小冬敲开了苏秦的门,陈娟很惊讶。李小冬把苏秦的新身份证交给陈娟,说是来看演出的,苏秦的父亲托她带来。李小冬提醒陈娟,苏秦这个人太自我了,但对他们表示祝福!苏秦回来了,陈娟把李小冬送来的新身份证交给苏秦,希望他履行合同。苏秦让陈娟放心,不许单独跟前妻见面。李小冬回到柳城碰到苏敏,说刚从北京回来,把苏秦的身份证交给他爱人陈娟了。苏敏很惊讶,怎么一点都不知道苏秦结婚了。李小冬觉得,陈娟可能比自己更合适做苏秦的老婆。

  苏敏打电话给苏秦,问是不是瞒着家里跟陈娟结婚了?苏秦说不是法定的,只是签了一份婚姻合同。苏敏觉得太胡闹了。苏秦认为婚姻是两个人的私事,只要两人承认,合同就是为了保障彼此的自由。但苏敏还是认为这样早晚会出现问题。吴双准备要把那十万元还上,为了填补花出去的钱,余强介绍他去做模特兼职,吴双做人体模特,每晚上课给学生当模特,白天他还是开出租车。辛嘉一连几天找不到吴双,今又让他过来,等吴双坐下辛嘉就抱住他,说需要他,喜欢他。这让吴双不知所措……警察又在询问辛嘉,让她不要回避问题,问他们是同床还是分床,性生活是否和谐。辛嘉已经快要失去理智了……吴双在苏敏家小区门口接上苏敏,说刚才和苏敏说话的那人他可认识,是他徒弟认的舅舅,更准确的说是亲生父亲。苏敏很惊讶……

  余强拉了一位小姐到了目的地,小姐却懶着不给钱,说要以身相许,这让余强很生气,后来更冲出几个流氓要抢劫,余强把他们打倒,开车跑了,一路上情绪激动的他撞到一个老师傅,他马上打电话,张志桐让他赶紧把人送到医院去,他马上赶过去。悦悦一个人在家,倒开水时把手烫伤了,刚好苏敏回来,也到了医院,正好碰上从医院走出来的张志桐和余强。张志桐想解释,但苏敏不想听,生气地拉着悦悦回娘家了。第二天,张志桐到了苏家,苏伯涛批评他们俩对孩子的教育有问题,太娇惯了,生活能力太差。

第十七集

  苏敏认为张志桐有秘密瞒着她,追问和余强到底是什么关系?张志桐承认余强是他的儿子,是余心竹的儿子。但没机会向苏敏解释,因为这事太突然了。苏敏回到娘家,但苏伯涛和林穎都让她回去自己的家,他们不愿意看到苏敏和张志桐再这么闹下去。吴双刚回到家,辛嘉上门来了,说为什么躲着她,觉得吴双在变,跟以前不一样了,她很后悔,把心里话告诉他。吴双不得不承认那十万块钱是他拿走的,为了还上那笔钱,现在天天晚上都在外面挣钱。辛嘉很惊讶,这怎么会是他。吴双说他只拿了钱,还报了案,没有杀人。

  一天,警察上门找辛嘉,原意是邀请辛嘉参加警民联欢晚会,但辛嘉以为警察发现了什么,把吴双的事说出来了。警察让辛嘉打电话叫吴双回来。辛嘉没想到结局会是这样,一再保证自己和吴双没有不正当关系,更没有密谋杀人,并以人格担保。警察说人格代替不了法律。吴双来了,看到警察也就明白了一切,他坚持只拿了钱,没杀人。罗玲回来了,吴双却被带走了在拘留所吴双还是坚持只拿了钱,还报了警,没有杀人,和辛嘉的关系也只是出租车司机和客人的关系。辛嘉再去找陈康,希望他出面跟警察解释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让吴双解脱出来。陈康急了,说把他救出来,就意味着把自己送进去。警察再审吴双,他提出想见苏敏。

  苏敏回家见苏伯涛说了吴双的事,她想去看看他,苏伯涛同意了。吴双没想到苏敏真的来了,吴双表示自己很后悔,本想把那十万块钱凑齐了,用匿名信寄回去,事情就结束了。苏敏说事情总会弄清楚的,但他的行为已经构成了盗窃。但让他安心,配合警方。我们都会帮助你,关心你。

第十八集

  辛嘉在病床前给失忆的刘立栋喂食,刘立栋似乎都不知道对面的这个人就是他老婆,没有表情,辛嘉受不住压力疯狂地冲出了病房。但这时却听见刘立栋说话了:我的腿呢?我的腿上哪去了?我的腿呢?辛嘉激动地冲了回来。警察来了,刘立栋把那天发生车祸的情况做了说明,是自己的原因出的车祸,并表示那钱不要了,给报案人,没有他,自己已经变成骨灰了。

  李姨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罗玲,她高兴地去买菜,要给吴双做爱吃的粉蒸排骨。吴双走出看守所,晚上,和罗玲走在江边上,两人都表示要吸取教训,珍惜以后的日子。在北京,苏秦和陈娟严格地按合同的要求过日子,经济上各负其责,这天到了按月结算的日子,苏秦觉得要像这么和睦相处下去,离他们俩升格做正式夫妻的日子,恐怕不太远了。听到这话,陈娟很开心。刘大明又回来了,约苏敏晚上见面。这次,刘大明才说他爱人一年前得癌症已经去了。但他觉得苏敏与之前有了变化。苏敏说他太敏感了。一天,陈娟发现了李小冬送给苏秦的鞋,心里很不高兴,认为这是让他走回头路。苏秦觉得陈娟太小心眼儿了,不就一双鞋吗。陈娟生气地说那你回头找李小冬去吧。

  陈娟心里很不踏实,觉得李小冬的影子,在他们中间绕着,像魂一样伏在苏秦身上。顾菲菲认为她别太敏感了,给自己多点自信。这时,高宗平又找来了,但陈娟还是婉拒了他的邀请。苏秦觉得吃顿饭没什么大不了的。陈娟则认为苏秦一点都不在乎她。苏秦说假如你觉得我的心思不在你身上了,你还这么死守着我,值吗?到时候你走得比我还快。张志桐向苏敏表示,事情发生了,这样生活下去对她很不公平,他提出了离婚。苏敏同意了,她希望悦悦能跟她一起生活。这时悦悦回来了,张志桐坦白地对悦悦说了,悦悦生气地走了。悦悦找到余强把他骂了一顿,余强的心里也很难受。

  余强回到了南山,对余心竹说,张志桐肯定不是他舅舅,他是爸爸,还说他们正在闹离婚。林颖得了晚期肺癌,苏秦赶了回来,李小冬到机场接的苏秦。苏伯涛感慨这辈子最对不起林颖,在感情上欠了她账的,她嫁给我的时候只有二十一岁,为了这个家,为了孩子,她受了很多的委屈,如果她跟我分开的话,可能过得比现在好。

第十九集

  苏秦跟林颖说了苏伯涛的那番话。林颖说,其实换一个人又能怎么样呢,她担心的就是儿女。苏秦把陈娟的照片给林颖看,林颖让他们好好过日子。陈娟从日本回来了,在买机票前她犹豫了。而林颖真的走了,苏伯涛默默地看着林颖的遗相,心里才知道珍惜。陈娟对顾菲菲说,她觉得和苏秦之间的问题挺严重的,缺少应有的元素,但在这个时候,她不能向苏秦提出什么,那样太自私了。

  苏秦回北京了,他对陈娟说想春节回去把事儿办了,顺便在家住一段时间,陪陪父亲,但陈娟觉得和老人一起住会有不便,这又给他们之间横加了一些障碍。苏敏和悦悦搬回苏家住,说是为照顾苏伯涛,其实是要和张志桐离婚了,但她没把这事和父亲说。老朱去了趟南山,把打听到的张志桐和余心竹的传闻告诉了何编辑。何编辑对杨雪儿说了。他有两个目的,一是把谣言又传到报社了,二是把老朱举报张志桐的事给卖了。张志桐请了两天假,本想和苏敏把离婚的事办了,苏敏说还是等他从南山回来再办,这事又放下了。杨雪儿看透了老朱和何编辑的嘴脸,她向老朱提出了辞职,并当面说老朱太虚伪了,即使把张总整下来了,你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张志桐到南山,和余心竹进行了长谈,希望有机会弥补过去的一切。余心竹告诉张志桐,余强其实是她收养的一个弃婴,她希望永远保守这个秘密,不想让余强知道,她相信人世间,晴天总是比阴天要多。张志桐也希望余心竹能答应他,让他认下余强这个儿子,让他能够得到父爱。但余心竹觉得对苏敏不公平。张志桐答应会跟苏敏解释清楚的。一天,杨雪儿找到苏敏,把电影票的事说清楚了,向苏敏道歉。苏敏没有怪杨雪儿,承认这里面有自己的问题,夫妻之间没有坦诚相见,缺少了宽容和理解。

  张志桐认了余强,并解释说余心竹不愿意把真实的情况说出来,是不愿意伤害任何人,张志桐承认了自己对不起他母亲,也对不起他。希望他回城里去工作,他也准备把余心竹带到城里去治病。苏秦和宋子龙做的那笔古家具生意做成了,挣了一笔钱,正在高兴之时,苏秦接到电话,李小冬摔伤了。苏秦把机票买好了,再通知陈娟,为此陈娟很不高兴。宋子龙劝苏秦,女人天性中就有狭隘的一面。昨天你们还睡在一块,今天这个男人就要回去伺候他的前妻,谁心里都会不舒服。陈娟回到家听苏秦的意思要回去不短的时间,就和苏秦吵起来了,苏秦告诉陈娟,只要李小冬没被别的男人接走,她的事他都得管。这时,苏秦庆幸自己没有跟陈娟把结婚手续办了。

第二十集

  张志桐回家告诉苏敏,余强是个弃婴,但他打算将错就错,认了这个儿子,不让他感到是被遗弃的。并告诉她,余心竹病情加重,已住进医院。余心竹要做肾移植手术,余强想捐肾给母亲,但张志桐怕不是事实被揭穿,说亲属之间配型失败的,也是常有的事儿。一天,苏敏来看余心竹,并表示余强是你的孩子,也是她和张志桐的孩子,这是缘份。这让余心竹很感动。李小冬很惊讶苏秦怎么回来了,苏秦说她都这样了,还那么要强。只要有一个人真心实意地对她好的人出现,他调头就走。苏秦一直在医院照顾李小冬。陈康则躲了起来,他不想一辈子陪着一个可能要残疾的人。

  陈娟对苏秦回去照顾李小冬很不满。顾菲菲说她别把婚姻当作包治百病的良药。陈娟不想认输,但又很无奈。这天,高宗平找在苏秦家中的陈娟,并送上一束专门从昆明买来的玫瑰,祝她生日快乐!这让陈娟很感动,终于答应他出去吃饭了。这天晚上,苏秦给陈娟打电话,但陈娟的电话忘在家了,手机铃声不停的响着。一天,张志桐约苏敏在外面吃饭,告诉她余强要给余心竹换肾,苏敏对此很感动。余强不想让他母亲知道,希望他们一起瞒着余心竹。苏敏把家里的存款交给张志桐,表示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会陪着他走下去。张志桐也很感动,指出自己也有自私和不够坦诚的地方,请苏敏原谅。

  苏秦每天给李小冬送骨头汤,把李小冬都喝烦了,苏秦说就把它当药喝吧。苏敏也觉得他们的缘分还是没尽。这天,陈康来了,但李小冬却不理他,叫着苏秦扶她去洗手间,陈康无趣地走了。李小冬说苏秦,这样下去陈娟会不高兴的,女人都要的归宿,要有个家。苏秦说,什么是家呢,他认为家就是身心能完全放松的地方,放屁都不用憋的地。这天,张志桐、苏敏、悦悦一家三口高高兴兴地出门去看余强。苏秦正要走进病房,听见李小冬的父母在病房内说话,苏秦离开了。李小冬看到苏秦留给她的十万元存折。苏秦回到北京的家,陈娟已经走了,桌上的玫瑰花也谢了。这时,宋子龙来了,告诉苏秦生意让人给骗了,第二批古家具全都是假货。危难之际,却收到了李小冬寄来的十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