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原始剧情:】

  上个世纪90年代,南平市长青巷的王老炳带着十岁的独子王家宽经营一家照相馆,一次偶然事件,王家宽耳朵聋了,王老炳为治儿子的耳朵想尽办法,但儿子的耳疾未见好转。家宽迷上了照相,整天爬到理想大厦上去拍夕阳。一天晚上,王老炳为了寻找王家宽,不慎跌进了石灰池,眼睛烧伤,成了瞎子,王老炳最大的理想是给王家宽找一个健康的对象,期望重新回到正常生活的哑巴蔡玉珍为了找寻做民工的哥哥蔡玉成来到长青巷,被好心的王家宽和王老炳收留,蔡玉珍用自己的勤劳和聪明赢得了王家的信任,成为照相馆里的一员,从此,三人利用对方的健康器官和谐地生活和工作,把照相馆经营得有条有理,王家宽和蔡玉珍渐渐产生了感情,最终喜结良缘。

  【故事大纲:】

  本剧根据东西获得首届鲁迅文学奖的同名中篇小说改编

  上个世纪90年代,南平市长青巷。王老炳带着十岁的独子王家宽经营一家照相馆,一次偶然事件,王家宽的耳朵聋了。王老炳为治儿子的耳朵倾其所有,但儿子的耳疾未见好转。同时,老炳喜欢上了同街的寡妇刘桂英。千方百计的想讨好刘桂英,想娶她为妻,但是王家宽并不接受刘桂英。而王家宽在成长的十年里,他的内心永远停留在十岁的童年世界。

  一个民企老板吴少华也开始追求刘桂英,刘桂英在王老炳和吴少华之间很难选择,一次意外事故,王老炳的眼睛受伤,渐渐地什么也看不见了。王老炳为了不连累刘桂英,放弃了对刘桂英的追求。刘桂英嫁给了老板吴少华。

  为了应对将来的困难,失明后的王老炳练习用手识别假币,锻炼嗅觉和听觉。王家宽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实,挑起了家庭的重担。20岁的王家宽喜欢跟他一起长大的邻家小妹朱灵。但是对于一直要求过上好生活的朱灵对于王家宽的追求,不为所动,只把他当成邻家大哥。不管社会已经变成了金钱的社会,他依然用老方法追求朱灵,而朱灵给他的却是一次次失望。王家宽的父亲王老炳苦心经营长青照相馆。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对于儿子追求朱灵的事,王老炳看在眼里急在心上,认为儿子的行为并不现实,但又不忍心打破儿子的幻想,便变着法子哄他。无奈之下王老炳找到刘桂英,希望通过刘桂英让吴少华帮朱灵找一份好工作,以此来讨好朱灵。由于吴少华生意越来越火,逐渐也厌倦了刘桂英,整天在外花天酒地,刘桂英和吴少华整天吵架。刘桂英逐渐发觉还是王老炳对她好。为了帮助王老炳,刘桂英让吴少华帮朱灵安排了工作。工作期间,吴少华却贪恋朱灵的美色,想尽办法讨好朱灵想娶朱灵为妻。

  在一次意外中刘桂英和吴少华的女儿三姐不幸被淹死,刘桂英伤心欲绝,痛哭流泪,慢慢的失去了语言能力。此时,吴少华发现三姐并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而是王老炳和刘桂英的女儿。刘桂英和吴少华终于离婚。刘桂英回到了长青巷的老房子。吴少华极力讨好朱灵,一心要娶朱灵为妻。同时家宽也认为朱灵会和自己结婚。但朱灵最终嫁给了吴少华,并怀孕了。在王家宽和吴少华的冲突中,王家宽把吴少华打伤住院。王家宽面临着劳狱之灾。王老炳为救王家宽求吴少华放过王家宽,吴少华提出高额赔偿,王老炳无奈打算把照相馆卖了。此时,刘桂英把自己的房子卖掉赔偿给吴少华,朱灵也觉得王家宽是因为爱她才惹来牢狱之灾。心里过意不去。主动向吴少华要钱帮助王家宽。疑心极重的吴少华觉得朱灵对王家宽太好,处处逼问朱灵和王家宽的关系。并去照相馆问孩子到底是谁的?王家宽故意承认孩子是他的,吴少华因此被气疯,住进了精神病院。

  在经历了和吴少华的恋爱失败之后,朱灵来到王家宽身边,疲惫的她觉得与聋子家宽的爱情比什么都珍贵。老炳一家也宽容的接纳了她。后来,他们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儿子,取名王胜利。一家人利用各自健康器官,战胜各种困难,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在古老的长青巷,摄影师王老炳喜欢上同巷的寡妇刘桂英,想娶其为妻。可惜王老炳的儿子王家宽不同意。王老炳为达到目的千方百计讨好刘桂英,答应帮刘桂英把厂里发给她的糖推销出去。王老炳为了尽快完成推销任务不惜自己垫钱半卖半送地推销奶糖。王家宽也经常把奶糖送给朱灵。因此,刘桂英得了厂里的推销第一名。此时,长青巷居民发现吴经理(吴少华)也在追求刘桂英,便劝王老炳这样对刘桂英好不值得。但王老炳相信刘桂英和他是真心的坚持要娶刘桂英为妻。还送钱给刘桂英让其讨好儿子王家宽,以便王家宽同意他们结婚。刘桂英买了一双新鞋给王家宽,可王家宽并不领情。在王家宽得知王老炳和刘桂英好的时候,生气的王家宽独自一人在淋雨,最终病倒。

第二集

  王家宽住进了医院,医生说可能得了中耳炎。听不到任何声音了。王老炳带着王家宽到各大医院治疗,街坊邻居都争着打听王家宽病情的消息。但王家宽的耳朵是治不好了。回到长青巷后,街坊刘顺昌告诉王老炳说他父亲用针灸曾治好过这个病。王老炳便让刘顺昌替家宽治病,当刘桂英知道后怕王老炳被骗阻止了让刘顺昌给王家宽治病。可王老炳爱子心切,还是让刘顺昌给王家宽做针灸。王家宽凭自己的聪明看着人家嘴形就知道说什么话。刘顺昌和王老炳都认为是病好了。王老炳便告诉刘桂英,刘桂英不信,试出了王家宽其实并没有真的听见。便去问刘顺昌要求归还王家宽治病的钱。可王老炳宁可自欺欺人也不愿相信自己儿子的耳朵还没好。王老炳阻止了刘桂英。以免刘桂英得罪街坊。在王家宽上学的时候,也被老师和同学发现王家宽是个聋子。

第三集

  王家宽的班主任吕雁希望王家宽能转学以免影响学习。但王老炳为了王家宽能正常上学送礼给吕雁希望她不要对王家宽那么严格,让其可以和小伙伴们一起学习,被吕雁拒绝。王老炳把要送给吕雁的礼物送给了刘桂英,刘桂英劝王老炳接受王家宽变成聋子的事实,为了以后家宽好不要再自欺欺人了。王老炳去看了聋哑学校,想让家宽转学,可家宽不愿转学想和朱灵在一起学习。在一次合唱演出中,由于王家宽的原因当众出丑。被同学们取笑。王家宽不得不转到了聋哑学校学习。在转到聋哑学校以后,由于想念班主任吕雁和自己的小伙伴,晚上经常作噩梦的王家宽偷溜出来。长青巷的街坊和王老炳知道后出去寻找家宽,最后是刘桂英带着王老炳和街坊们在以前的学校找到了熟睡中的王家宽。

第四集

  街坊们看望住院的王家宽告诉他大家很想念他。王老炳向刘桂英求婚,刘桂英说出了嫁给王老炳的要求是要王老炳感动她,并不是要她的钱。刘顺昌碰见刘桂英上了大款的车并拍下照片,回去告诉王老炳劝他不要娶刘桂英。可老炳不相信拒绝了刘顺昌。醉酒的刘桂英来到照相馆主动告诉王老炳上大款的车的原因。牛主任来到照相馆打听王家宽的消息,劝王老炳让家宽上学。王老炳婉言拒绝,为了不耽误王家宽以后的生活,自己独自教家宽手语。王老炳告诉街坊们,他戒了烟酒准备和桂英结婚。当王老炳希望刘桂英穿自己前妻的衣服照相时,刘桂英和王家宽都不愿意,刘桂英被气走。王家宽看见老炳闷闷不乐,便送了一顶母亲以前的帽子给刘桂英、又给刘桂英送饭,用气球写字等讨好刘桂英,以次感动刘桂英,王老炳和刘桂英终于和好。

第五集

  刘顺昌终于找到了祖传的针灸书。为了治好家宽的病,王老炳千方百计才向刘顺昌借到了书。自己学起了针灸,王家宽担心王老炳学针灸时拿自己实验会有危险。便告诉刘桂英希望刘桂英阻止王老炳。但是王老炳不听劝,把自己的眼睛扎坏了。街坊和刘桂英都知道了这个消息劝王老炳赶紧去治病。王老炳进了医院检查,王老炳这次是眼睛瞎了要开刀做手术,但需要五万元。王老炳想到王家宽耳朵聋了,为他以后的生活决定把钱留住而不拿出来治病。刘顺昌刘挺梁偷偷跑进照相馆偷回了针灸书,此书不但是传家之宝,更是弄瞎了王老炳眼睛的证据。刘桂英让吴少华开车把王老炳接出院。回到照相馆后,王老炳天天放广播做眼保健操,街坊们都纷纷跑来看热闹。王家宽为了照顾眼睛已经瞎了的王老炳而决定不去上学了。

第六集

  刘桂英去照相馆看望王老炳,劝王老炳去医院去治眼睛。但上医院要花大钱,王老炳舍不得。王老炳和王家宽去看江湖医生丁博士,让刘桂英帮忙照看照相馆。丁博士说王老炳说眼睛可以治好,但需要支付三万元。王老炳心怕钱花出去了还是医不好,就和丁博士签了合同,病好了再付款。刘桂英知道王老炳是因为怕花钱而舍不得看病,并让吴少华给王老炳打听那里可以治好王老炳的病。老炳心里清楚,处处躲着刘桂英。王老炳也偷偷的去江湖骗子丁博士那里看病。刘桂英知道后不让王老炳乱投医,并动员街坊帮忙看管王老炳。自己回单位请假,准备带王老炳去看病。在王老炳一次偷跑出来后,被刘桂英发现了他们去的是丁博士那里,刘桂英担心他们被骗,便找丁博士理论。可王老炳和王家宽坚持让丁博士帮治病。丁博士的诊所被封,大家告诉王老炳。

第七集

  丁博士的诊所被封,大家告诉王老炳。大家在追问王老炳被骗了多少钱。王老炳告诉大家真相没有被骗。他们是签了合同的先治好病再付钱。王家宽对王老炳说不去上学了,要在家照顾他一辈子。刘桂英学着做起了王老炳爱吃的前妻做的菜,王老炳却故意说难吃,把刘桂英气走。为了王老炳不耽误治眼睛,刘桂英到处借钱,变卖自己值钱的东西凑钱给王老炳做眼睛手术。街坊们感动了,也尽量帮忙。这时,王老炳发现照相机不见了,刘桂英说要报警,可老炳说因为是巷子里的人偷的,不准报警。大家都是街坊会毁了人家。刘桂英到处寻找相机的下落,把街坊都给得罪了。王老炳为了不让刘桂英继续找相机而得罪街坊,便慌称找到相机了。刘桂英再次找吴少华借五万元钱钱,并愿意和吴少华结婚作为代价。

第八集

  街坊议论刘桂英到处冤枉人偷相机。在王老炳面前败坏她,劝王老炳对她死心,不要娶她。此时王家宽知道是刘挺梁偷的便找到刘挺梁要求归还相机,刘顺昌劝他回去,说相机不是挺梁偷的。家宽要进店里去搜,顺昌不让。家宽只好在门口守侯。顺昌为了让家宽死心,只好让他进去搜,果然被家宽找到相机。顺昌带着刘挺梁去王老炳家认错。老炳没有责怪挺梁,顺昌万分感激。刘桂英把借吴少华的钱交给王老炳让他去治病。王老炳故意收下钱并气走桂英,有心成全她和吴少华。王老炳拿着刘桂英给的五万元去银行存了刘桂英的名字。吴少华带刘桂英去看他的婚庆公司说要迎娶的第一个新娘就是刘桂英,刘桂英却吴少华答应她两件事才答应嫁给他。吴少华答应,两人结婚。

第九集

  几年后,刘桂英带着女儿三姐来到照相馆,并告诉王老炳说帮他找到了一个女朋友陆春华,吴少华和陆春华一起来到了照相馆,陆春华一到照相馆便忙着干活。桂英说她会唱歌,她就唱个不停。王老炳知道自己心中只有刘桂英便劝陆春华回家。朱灵因考不上大学而被凤池和小雨责骂。王老炳过来劝不要责怪朱灵了,这会让她很伤自尊心的。王老炳让桂英不要操心他的事,他没有结婚的打算。朱灵来到了照相馆上班,可凤池对朱灵可怜她为残疾人打工。朱灵不想听家里人唠叨便去找王家宽陪她喝酒聊天到天亮。凤池和小雨担心夜不归宿的朱灵来到了照相馆等候。看见王家宽背着朱灵回来。朱灵还故意说和家宽睡了一晚,并且要嫁给王家宽,但听不见的王家宽没有理解朱灵的意思,没有点头答应。朱灵一气之下打了他一耳光便走了。

第十集

  家宽问王老炳朱灵为什么打他,老炳告诉王家宽答案,王家宽后悔跑去找朱灵。此时,朱灵正一个人躲在房间不出来。家宽让大家不要再责骂朱灵了,并把她叫了出来。桂英陪吴少华去应酬喝酒。知道他作生意不容易,非常感动。后来却发现这只是吴少华在演戏骗自己。两人大吵想离婚。老炳慌称朱灵考不上大学是为了家宽,朱灵也故意承认。凤池小雨认为是家宽害了朱灵找不到好工作,为了让凤池和小雨不在责怪朱灵,王老炳便让刘桂英求吴少华帮朱灵找个好工作。但桂英说出了想和吴少华离婚的事,王老炳劝他为了三姐不要离。刘桂英帮朱灵找了仓管的工作,可老炳说这个工作不体面,希望朱灵去吴少华的银饰队工作。无奈的刘桂英只好求吴少华答应,酒醉的吴少华当时就同意了。并和朱家签定了三天之内帮朱灵找个好工作,朱家便同意继续交往的合约。

第十一集

  刘桂英说朱灵要去吴少华公司工作,但吴少华却变卦说不会帮助王老炳的。王家宽把朱灵带到照相馆去看他帮朱灵照的照艺术照,朱灵很感动。王老炳知道刘桂英失眠,便去找刘顺昌开药,送去给刘桂英。让她抓紧办朱灵工作的事,三姐回家后要求吴少华答应让朱灵去上班。吴少华看在三姐的面子答应了。朱灵如愿去了银饰队上班。朱灵上班经常和吴少华去应酬,喝酒醉。刘桂英让王老炳叫家宽看好朱灵。王家宽在帮读朱灵当吴少华公司的代言人的合同让街坊给意见的时候被朱灵看见不高兴。说合同是商业秘密,不能随便公开。王老炳让王家宽好好对朱灵看住朱灵。吴少华来到朱家催朱灵签下代言人的合同。

第十二集

  王老炳和三姐在演童话,营小冬要吴少华看住刘桂英,说刘桂英整天带着三姐到处跑,经常把吴少华的衣服拿出去。吴少华得知刘桂英是去王老炳家并让自己女儿叫王老炳爸爸,非常不高兴。王家宽偷偷拿存折里的钱给朱灵买了摩托车。凤池和小雨问朱灵摩托车那里来的。朱灵说是公司发的。吴少华送手机讨好朱灵。凤池怕朱灵做错事便找到吴少华问他为什么送这么贵重的东西给朱灵,吴少华说不是他送的。并在公司开会追查是谁送的。在大家知道是王家宽送的时候,说他变坏了,只有老炳说他做得对。可吴少华却以朱灵与公司有合同为由让王家宽不要和朱灵在一起。王老炳只好又找刘桂英帮忙希望吴少华不要用合同阻止家宽和朱灵交往。刘桂英和吴少华为了此事又争吵。

第十三集

  三姐和刘桂英偷偷的去修改了朱灵的合同。老炳和凤池说朱灵可以和家宽来往了,被朱灵听到。并强调她和家宽只有兄妹情。朱灵责问吴少华为什么要终止合同。吴少华得知原来是刘桂英和三姐偷偷改的。凤池和小雨把摩托车的钱还给老炳,希望找到工作就可以继续交往的协议可以不算数。王家宽在暗房里想和朱灵好,但朱灵不愿。失望的王家宽独自一人坐在阳台上,街坊邻居都劝他快下来。老炳来到朱家干活,希望朱灵不要打破家宽的梦想。刘桂英和三姐都劝说朱灵和家宽好,可朱灵没有答应。此时,吴少华找到了朱灵希望可以和朱灵好,并承诺要对朱灵好,可朱灵说要看吴少华的表现再说。

第十四集

  吴少华问营小冬他的衣服为什么没有了。营小冬让他问刘桂英,吴少华问刘桂英衣服为什么都送王老炳了,两人争吵希望协议离婚。吴少华送了一套房子给朱灵,朱灵说自己不能做主要问父母的意思。吴少华故意把和朱灵亲热的照片拿给王家宽洗,家宽看见后认为朱灵是被逼的便找吴少华理论,吴少华告诉王家宽朱灵是自愿的,朱灵也默认了。刘桂英发现吴少华和朱灵之间的事后,两人协议离婚。可大家都希望把三姐留在身边。三姐两边为难,只好去找传说中发光的水草才能让父母不离婚。王老炳希望朱灵能帮刘桂英取得三姐的抚养权,朱灵在和吴少华提出结婚不可以要三姐。但吴少华不同意。三姐为了大家和睦组织了一场童话演出,却因为吴少华和刘桂英的争吵而结束,三姐只好一个人再去找发光的水草。

第十五集

  三姐失踪了,大家到处寻找三姐。结果是三姐在找水草的过程中被水淹死了。大家听到这个消息后都伤心不已。正在此时,吴少华却发现三姐并不是他的女儿,而是王老炳的女儿。刘桂英也承认了这个事实。吴少华去照相馆告诉王老炳三姐是他女儿并大闹了一场。和吴少华离婚后刘桂英回到了长青巷老房子,告诉了王老病当初怀着三姐嫁给吴少华的原因。王家宽和王老炳去河边悼念三姐。刘桂英因为失去三姐太伤心了,整日不说话以至说不出话了。街坊都在议论刘桂英的病情,说这次朱灵终于可以嫁给吴少华了成为富婆了。王家宽和王老炳去医院请来医生给她看炳,知道了患的是心理性失语。

第十六集

  王家宽在吴家碰见朱灵和吴少华,两人便打了起来。吴少华被打伤住院。王家宽把事情告诉了刘桂英,想让刘桂英高兴。吴少华对凤池小雨说不会放过王家宽。王家宽被警察带走。朱灵责问吴少华是不是故意害家宽,并去看王家宽,可王家宽并不领情。王老炳希望凤池和小雨帮家宽求情,不要让家宽坐牢。可吴少华要朱灵亲自来求他,并且要赔偿十五万才肯放过家宽。王老炳得知后准备卖了照相馆去救家宽,希望以后可以搬去刘桂英家住。刘桂英没有同意,却把自己的老房子卖了筹到钱去救家宽。王家宽终于出狱了。刘桂英也搬进了照相馆住。街坊都来庆祝家宽平安回来。

第十七集

  刘桂英住进了照相馆,王家宽故意出去,让王老炳和刘桂英独自在家。凤池和小雨同意了吴少华和朱灵的婚事。王老炳为了让王家宽可以对朱灵死心便找街坊商量帮王家宽找一个女朋友,由于三个不健全的人生活在一起闹出了很多的笑话。王老炳让刘桂英帮家宽找一个女朋友,刘桂英托人找来了小蔡。便带到了照相馆。朱灵准备和吴少华结婚。结婚之前再去见家宽一面,并知道王家宽最爱的人是朱灵,感动的朱灵想在结婚前和家宽好一次,但被家宽拒绝。朱灵生气离开了照相馆。由于王家宽心里一直放不下朱灵,不愿与小蔡交往。王家宽给王老炳和刘桂英做主让他俩去民政局结婚,在民政局门口碰见了前来登记结婚的吴少华和朱灵,双方不欢而散。

第十八集

  吴少华告诉朱灵说他们是故意的,朱灵要吴少华答应最后一个条件就是到照相馆照相。目的就是为了气王家宽。在照相馆内,王家宽极不情愿的为他们照了结婚照。王老炳知道王家宽心里一直放不下朱灵,不愿委屈小蔡只好让小蔡离开照相馆。朱灵偷偷把王老炳陪给吴少华的十五万还给了家宽。但老炳,刘桂英都不愿收下把钱还给了吴少华。吴少华得知朱灵偷偷给钱家宽时,开始怀疑两人的关系。怀疑朱灵怀的孩子是王家宽的。朱灵责怪王家宽不应该给少华知道。吴少华再次得知朱灵又与王家宽见面时,又与朱灵发生争吵。并不承认孩子是自己的,说是王家宽的。朱灵让家宽陪她去医院把孩子打掉,但医生不同意。同时又被吴少华看见。更加让吴少华觉得孩子是家宽的。气疯了的吴少华跑到了照相馆告诉王老炳是朱灵怀的孩子是家宽的。

第十九集

  在吴少华问王家宽的时候,王家宽故意承认孩子是他的,也被街坊听到了孩子是家宽的。张复宝来到朱家告诉凤池和小雨,吴少华被气疯了,公司也倒闭了。凤池和小雨为了朱灵和孩子以后的生活,强迫朱灵承认孩子是家宽的,朱灵不愿意。想跳水自尽。幸好王家宽及时出现救了朱灵。凤池和小雨去求王老炳让家宽接受朱灵,但王老炳为了刘桂英坚决不让家宽娶朱灵。家宽为此事搬去了朱家住。刘桂英不想为了她而让老炳和家宽分开,留下一封信便独自离开。照相馆里只剩王老炳一个人了。刘顺昌看见可怜的老炳便去找凤池和小雨责骂他们不应该这样对老炳。朱灵领着王家宽去照相馆并把刘桂英留下的信读给王老炳听。

第二十集

  刘桂英来到精神病院看吴少华,疯了的吴少华拿着三姐的照片看,把它当成了宝贝。刘桂英回到照相馆看见王老炳一人独自在门口,便和他去朱家把王家宽和朱灵接回照相馆。大家在生活中对朱灵的关心使得朱灵非常感动。凤池和小雨看到了朱灵在王家幸福的生活也很开心。朱灵经过了这么多事后发现王家宽才是他最终的选择。大家都忙着为朱灵的孩子起名,最后抽签决定。名字是由王家宽起的王胜利。一个暴风雨的晚上,朱灵的孩子要出生了,可是医院的救护车来不了,又没有船过河送朱灵去医院,只好在家里生,经过大家的帮忙,小孩终于生出来了。大家在长青巷大摆宴席,庆贺王胜利的出生。几年后,王老禀陪着孙子王胜利在照相馆门口打篮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