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原始剧情:】

  山阳县县领导的家人被害,引起了巨大的社会震动。市委领导决定,将江泉市公安局刑侦副局长李斌良调任山阳县公安局代理局长。经过李斌良细致、缜密的调查,案情有了些眉目。一个“疯子”出现在了侦查视野,他既可能是案件的惟一目击者,同时又可能是一些重大事件的关系人。李斌良加强了对这个人的跟踪和监控,他抽丝剥茧,看穿了种种假象,破除了一个又一个的困扰。最终,李斌良抓获了犯罪分子,伸张了正义。

  【故事大纲:】

  李斌良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刑侦警察。在他的从警经历中。他破获了不少难度很大的刑事案件,并且将不少狡猾的犯罪分子抓获。让他们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山阳县发生惊天大案,清廉能干、深孚民望的县长郑楠的家人被害。这个案件引起了巨大的社会震动。各级领导都极为重视。可是,由于案发突然。线索很少。所以。虽然广大干警付出了巨大的努力。还是没能顺利破案。案子一天不破,犯罪分子就会逍遥法外一天。正义就不能伸张。市委领导果断决定,将在刑侦方面有很高造诣的江泉市公安局刑侦副局长李斌良调任山阳县公安局代理局长。李斌良清晰地认识到,要侦破这个大案。必须深入群众,作细致、缜密的调查。然而。这个案子的难度还是超出了他的预期。因为山阳的发展正需要县长郑楠的领导。所以。在配合工作上。郑楠似乎并不能完全配合公安部门的工作。

  李斌良很快就触及到了案子的一些关键人物。可是,这也导致了一些奇怪事情的发生。每次当他侦破有了推进。就会有些案子发生。这些大大小小的案子。都是为了吸引开李斌良的注意力。李斌良意识到了这一点。这就更坚定了他破案的决心。他发誓要把破坏安定和谐的犯罪分子绳之以法。在他的领导下,侦查工作有了紧张。案件渐渐地有了线索。

  案情有些眉目了。一个“疯子”出现在了侦查视野。他既可能是案件的惟一目击者,又同时可能是一些重大事件的关系人。李斌良敏感地感觉到。破案,必须从此人身上入手。李斌良加强了对这个人的跟踪和监控。然而。就在很多严密的措施下。这个人又神秘地失踪……李斌良知难而上,迎接挑战,他抽丝剥茧,看穿了种种假象,破除了一个又一个的困扰。逐渐接近了真凶。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对手采取了让人不耻的行为。威胁李斌良的家庭。而铁骨忠心、智勇兼备的李斌良并没有退却,他在战友们的支持下,救出女儿,并使案件的侦破出现曙光。

  群众被发动了起来。他们纷纷提供线索。在众多的线索中。李斌良发现。这种种事件都和当地的一个不法商人赵汉雄有联系。李斌良开始接近赵汉雄,研究、观察他的历史和行为。果然。在李斌良的侦查中,赵汉雄暴露了一些可疑的地方。首先。他表面伪装进步。可是,却私下里损害群众利益来获取自己的利益。其次。他还用善良和憨厚的虚伪表现,蒙蔽了一些人。这样。才导致了他的一些犯罪行为没有被发现。李斌良将注意力集中到了他的身上。引起了赵汉雄的警惕。赵汉雄一方面继续伪装,蒙蔽有关人员。另外一方面,对李斌良步步设防。将李斌良的很多侦查行动都破坏了。然而,李斌良并没有放弃。他在上级领导、广大公安民警和人民群众及的支持下将案件攻破,正义最终取得了胜利。然而,最后的真相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意外到让人感到残酷。李斌良本人也为这种真相而受到强烈的心灵震撼……

  李斌良在和犯罪分子做斗争的过程中。不但为自己的刑侦事业添上了一个让人赞叹的案例。同时,他也鼓舞了广大干部群众,使他们在和坏分子,和犯罪行为做斗争的时候,增添了勇气和决心。他的一举一动,也震慑了犯罪分子。让山阳的形势变得更好。山阳人民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了公安干警为保护一方平安所作出的杰出贡献。

  本剧编剧为著名公安作家朱维坚。他创作的电视连续剧《水落石出》第二部和第三部及根据其作品改编的电视连续剧《使命》、《冲出绝境》搬上荧屏后,皆引起较大反响,获高收视率,而《黑白人生》是他第一次亲自改编自己的作品,并在小说原作的基础上,又有大幅度提高。该剧不但保持了朱维坚作品真实可信的故事、尖锐的矛盾冲突、扑朔迷离的情节、扣人心弦的悬念、震撼人心的真相等特点,还具有深刻的社会和人生启迪意义,绝非其它粗制滥造的同类作品可比。这一切再加上精良的拍摄制作,必将使本剧成为近年来公安电视剧的抗鼎之作。

分集剧情:
第1集

  夜,山阳县一幢普通的民居内闯进一个凶手,他凶残地将室内的女人及她上中学的女儿杀害。被杀的是山阳县县长郑楠的妻子和女儿,消息传出引起强烈地震,公安机关全力侦破,却迟迟没有进展。白山市委调整了山阳县公安局的领导班子,派为人正直、责任感极强的江泉市公安局刑侦副局长李斌良来到山阳,担任公安局副局长。稍显另类的李斌良悄然离开江泉,乘坐长途公共汽车奔赴山阳,他却不知道,那个杀害郑楠妻子和女儿的凶手高大昆也上了这辆车,就坐在他的身边。在李斌良和陈佳追寻跟踪者的时候,一起血案在山阳发生,正在街道上闲逛的本县著名民营企业家赵汉雄被杀手高大昆盯上,并趁其不备开枪向其射击,保镖冯健男机警地推开赵汉雄,自己却中枪负伤,高大昆开枪后驾驶着一辆两轮摩托车逃跑。

第2集

  李斌良和陈佳听到枪声快速赶到现场,迅速调集警力开展调查走访和追捕堵截行动。李斌良带领民警对发案现场附近进行了仔细的搜寻,没有发现目击者,却发现一个精神病人。就在李斌良部署各警种采取行动的时候,高大昆已经骑着摩托车驶出城去。被陈佳抓获的扒手向陈佳提供了一个重要线索,说有个叫三愣子的青年可疑,他不但有两轮摩托,而且还有一支手枪,并与赵汉雄有隙。可是,李斌良带人将其抓获后发现,三愣子的自制手枪与发现的子弹壳不是出自同一支枪膛。孙铁刚在交谈中意识到李斌良怀疑他雇凶袭击赵汉雄,非常愤怒,说赵汉雄诬陷自己,并给郑楠打电话,让他为自己作证,郑楠返回见到李斌良,再次证实孙铁刚不可能干出这种事。

第3集

  在李斌良与郑楠交谈的时候,刑侦副局长邱晓明在县城的工作取得新进展,三愣子向他提供说马强有盗窃他摩托车的嫌疑。李斌良闻报后,立刻下令追查马强其人。可是,李斌良这边刚刚部署行动,那边的马强就知道了消息。李斌良带人抓捕,马强却先一步逃离山阳。堵卡的警察掌握了马强出城的消息,李斌良带人追赶,却只发现马强抛弃的车辆,此时,马强已经逃到江泉,进入一家旅店,给山阳的某人打个电话报平安。会上,李权要听赵汉雄被枪击案件的汇报,李斌良汇报说已经有了嫌疑人,但是,拒不说出马强的名字。李权又问到郑楠亲人被害的案件,李斌良说应该是雇凶杀人,指使者应该是本地人。对李斌良如此果断的判断,李权和县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前任公安局长老曾及衣万福等人都说他把话说得太绝了,还要多想几个可能。

第4集

  此时,藏身于江泉的马强正在和妓女鬼混,他给山阳的某人打电话,遭到训斥。李斌良决定继续追捕马强,他分兵几路,沿途对周边市县进行调查,自己则带人去了江泉。与李权分手归来的陈佳听说,一定要跟李斌良和黄乐成一起行动。李斌良带着黄乐成和陈佳前往南平,刚刚到达南平的马强又接到电话,要他马上离开,马强深感李斌良是个难对付的人,非常害怕,要打电话的人想办法解决掉他。李斌良来到南平,知道马强刚刚离开藏身巢穴不久,他怀疑有人走漏了自己的行动消息。李斌良向邱晓明等人提出一个问题,如果是报复杀人,那么,山阳最可疑的人是谁,大家都吞吞吐吐说不清楚。

第5集

  李斌良明确指出,如果是山阳当地人报复郑楠,绝非平头百姓,极可能与黑恶势力有关,因此,要求从打黑除恶斗争入手,扩大线索,争取破获郑楠亲人被害案件。郑楠又给李斌良卸包袱,说破不了案子也不会怪罪他,只要他把全县的治安搞好就可以了。可是,李斌良却说如果破不了这个案子,自己就不配当公安局长。李斌良开始投入到打黑除恶斗争中来,他先做电视讲话,发动群众提供线索,又亲自设计了问卷调查表,各种信息很快反馈回来,而这些信息都指向一个人――赵汉雄。李斌良不顾邱晓明的劝阻,采取突然袭击的方式,搜寻赵汉雄经营的娱乐场所。因为行动突然而迅速,赵汉雄来不及准备,一些涉及黄赌毒的问题暴露出来,但是,这些场所的法人代表上的名字却不是赵汉雄,而是他的情妇艳容。

第6集

  艳容又把责任都推给下边的人,而老曾、衣万福等人又出面说情,最后,连郑楠也出动了,李斌良只好从轻处理。就在这时,李斌良接到一封匿名信。当李斌良采取行动时,又在事前走漏了消息,受害人受到赵汉雄及手下的威胁,不敢证实赵汉雄的黑恶罪行。李斌良更加意识到内部有人走漏消息,他坚定地表示,自己与黑恶势力势不两立,如果发现有人与黑恶势力勾结,自己绝不饶恕。就在李斌良为马强的藏身地而头痛的时候,他突然接到匿名电话,有人提供马强可能藏身在南平,他立刻带人前往。此时,马强和高大昆在一起,他指使高大昆敲诈赵汉雄,想不到,高大昆却反过来把他杀死。种种迹象显示,马强并没有逃出南平,李斌良加大力度寻找,最终发现的却是马强的尸体,线索就此中断。

第7集

  失望中,李斌良在他的手中发现了凶手的毛发,要求南平警方尽快送往省厅检验。根据凶手走在前面的情况,李斌良认为确实有人在泄露自己的行动情报,但是,没有证据。在一时查不到新线索的情况下,他只好暂时把马强的案子放下,只要求南平刑警大队的蒋大队长协助自己进行侦查。陈佳虽然不完全相信李斌良的判断,却有些怀疑李权,她打电话询问李权,李权却说,他只把她提供给他的情报对苑书记说过。陈佳解除了怀疑。郑楠所在的砂场发生塌方事件,几名民工被埋在沙坑内,郑楠不顾危险,抢救民工。李斌良接到报告,也迅速赶到现场,调集警力抢险,对事故进行调查。李斌良来到砂场,听到郑楠也在沙坑里边,冒险抢救,郑楠被救出后大为激动,说这是人为破坏,要求李斌良必须破案。

第8集

  砂场事件惊动了上层,李斌良返回县里,邱晓明再次嘱咐他一定小心李权,说此人能量极大,可以决定他的命运。会议上,李权果然提出,如果砂场事件是生产事故,有关人都要受到处罚,主要领导也要追究相应责任。李斌良在汇报中指出,砂场事件不是生产事故,而是人为破坏,极可能是一起刑事案件,并与李权发生争执。陈佳不高兴地离去,她没有看到,在她走之后,李权进了一辆驶到身边的轿车,车内坐着的人是赵汉雄。赵汉雄要李权搞掉郑楠,李权却说什么有过协议,不可操之过急,要慢慢来,赵汉雄又说到李斌良是个麻烦人物,绝不能让他当上公安局长。交谈中,赵汉雄给了李权一个面值很大的银行卡。想不到,就在他们交谈时,郑楠把电话打到李权的手机上,说自己必须保有现在的职务,李权答应帮忙。

第9集

  李斌良等人找到乔亮,可是,却发现这个人却不是要找的那个乔亮,原来,他的身份证不知丢到哪里去了。经深入询问,知道他曾经接触过山阳的马强,大家怀疑他的身份证被马强偷走了,这样一来,砂场事件又和马强联系起来,并进而和赵汉雄联系起来。南平的蒋大队长打来电话,他告诉李斌良,省厅的鉴定结果已经出来,马强手中的毛发出自于那个杀害郑楠妻子和女儿的凶手,也就是说,杀害马强和杀害郑楠亲人的凶手是同一个人。大家听了非常震惊。震惊之余,李斌良等人分析,马强一定参与了杀害郑楠妻女的案件,这也说明,那封检举马强为凶手打眼儿的信属实,进而说明,郑楠妻女被杀的案件有目击者。

第10集

  李斌良没有料到,在他说出自己的分析和行动策略时,陈佳暗中把这些通报给了李权。李斌良的分析切中要害,赵汉雄知道后非常害怕,他告诉马强远远逃走,马强则向他要钱,二人在电话里发生矛盾。此时,一直注意着郑楠家周围动静的吕康发现了那个叫袁志发的疯子,进而又发现赵汉雄的保镖冯健男在跟踪疯子。李斌良接到吕康的报告非常重视,要求他一定高度保密,尽快找到这个疯子。在李斌良关注疯子的同时,赵汉雄和孙铁刚也同样开始关注疯子。有派出所民警提供,袁志发平时在一幢烂尾楼内栖身,李斌良等人夜间前往该楼,却发现一个人影惊慌逃跑,追赶一番不见后,他们在烂尾楼内找到了袁志发的栖身地,虽然没有看到他的人,却发现了他寄给李斌良匿名信的底稿和他个人的申诉信,这说明,袁志发根本就不是疯子。

第11集

  李斌良忽然得到情报,袁志发藏在一个隐蔽处,想不到,警察还没赶到,冯健男和孙铁刚的保镖先后出现,当冯健男凑近“疯子”时,却被一只手枪逼住。原来,他是吕康假扮的,目的就是引出嫌疑人。李斌良等人迅速赶到,又将孙铁刚的保镖抓获。根据种种迹象,李斌良认定内部肯定有人泄密,他对所有参与办案人员提出了警告,黄乐成因此和他吵了起来,说李斌良不信任他,还声称要辞去大队长之职。李斌良一怒之下撤了他。李斌良和陈佳首先去的并不是省厅而是省精神病院,原来,李斌良派吕康等人秘密把袁志发送来这里,委托医院对袁志发进行了精神鉴定,可是,袁志发仍然一口一个政府好,医生们一时难以得出确切的结论。

第12集

  这时,知道了李斌良行踪的李权也来到精神病院。此时,李斌良接到省厅通知,经比对,郑楠家门上的指纹属于袁志发,大家听了十分震惊,并怀疑袁志发是凶手,老曾和李权知道这个消息,相继来到公安局,认定袁志发是杀人凶手,祝贺案件告破。可是,李斌良却不同意这个结论,和李权、老曾等人发生分岐。郑楠也闻讯来到公安局,李斌良等人注意到,一向十分狂傲的李权见到郑楠忽然变得非常谦恭,相反,郑楠对李权却十分冷淡,觉得很是奇怪。郑楠拿出两封匿名信,其中一封申诉袁志发的冤情,另一封则是因为他未能平反冤情而对他发出的威胁,据此,郑楠认为是袁志发因此心怀怨恨而对自己实施报复,要求李斌良结案。

第13集

  郑楠离开后,大家继续展开争论,陈佳坚定地站在李斌良一边,并公开对李权、老曾等人对一个县长妻子和女儿被杀的草率态度表示不解,闹得李权等人很是尴尬。事后,陈佳同李权发生冲突,陈佳还故意对李权说,李斌良和郑楠都是出色的人物,他们的身上有一种特殊的东西使她喜欢,这引起李权的重视,二人发生争论。为了取得郑楠的理解和支持,李斌良决定和他深入交谈一下,即在陈佳的陪同下来到县政府,李斌良进了郑楠的办公室,陈佳则和明主任坐到对面。李斌良接到南平蒋大队长电话,他们在当地发现一个叫高大昆的人,疑似来山阳作案的杀手,只是这人最近几天不见了。李斌良担心高大昆又来山阳作案。

第14集

  吕康监视着赵汉雄,发现有一个男子上了他的车,却没有看清这个人的影子。晚上,前任公安局长、政法委副书记老曾遭到袭击,一个盗贼闯入其家盗窃,被老曾妻子发现,盗贼居然要杀害她们,多亏老曾赶到,将盗贼惊走,但是,盗贼逃走时,将老曾刺伤。李斌良带人围绕老曾展开侦查,但是,其本人和家人都提供不出有力线索,李斌良接到密报,凶手已经逃出城去,李斌良调取出城录像,却发现录像设置只是个摆设,里边并没有安装录像带投入使用,李斌良十分生气,批评了主管交警的副局长衣万福一通。 李斌良对老曾被刺的案件进行了分析,初步认为和郑楠亲人被害案件是同一个人作案。

第15集

  赵汉雄又找到公安局,要求破获自己被枪击的案件,李斌良承受着沉重压力。他在和邱晓明分析后认为,老曾被刺的案件存在欲盖弥彰之嫌。罪犯作案目的很可能是为了混淆郑楠亲人被害的真相,让自己偏离侦查方向,如果是这样,就说明自己的侦查方向是正确的。李斌良接到精神病院通报,袁志发差点从病院逃走。李斌良立刻和陈佳等人赶往省城。赵汉雄知道这一情况后,立刻派冯健男前往省城了解情况,又派黄乐成随后监视冯健男。黄乐成发现冯健男盯着李斌良及精神医院,双方都发现对方,产生敌视情绪,二人都指责对方不可靠,可能是卧底。李斌良担心袁志发的安全,安排袁志发离开精神病院,并造成出逃的假象。

第16集

  李斌良和省厅技术部门取得联系,技术人员对凶手留在老曾家中的微量物证进行了鉴定,证明他还是杀死马强和郑楠妻女的那个人。黄乐成返回山阳,秘密向赵汉雄汇报,说袁志发从精神病院跑了,但是也可能被李斌良藏起来了。冯健男偷听到了他们的谈话。李斌良和陈佳等人分析,越发认定赵汉雄与山阳发生的几起血案有关,但是,苦于没有过硬证据,无法下手。正在这时,接到吕康电话,他发现一个不明身份的人和赵汉雄在一起,因为距离的较远和对方化装,他没看清其人的相貌。李斌良迅速赶到山阳,和吕康等人一起监视。

第17集

  李斌良终于发现,从赵汉雄处走出来的原来是化装后的县长郑楠。大家深为震惊。李权和赵汉雄意识到李斌良的侦查工作在逼近案情的真相,也逼近了他们,他们再次开始设计阴谋,阻挠李斌良破案。李斌良等人发现李权从赵汉雄处离开,明白了这个联络员是什么货色,陈佳更是愤恨不已,大家预感到,可能还有大案要发生。李斌良根据发现的种种不正常现象,认为郑楠有重大嫌疑,可是,他们没有证据,也难以相信他会和杀死亲人的仇人来往,所以一时无法向上级报告。但是,李斌良决定顺着这个方向侦查下去,找到证据。

第18集

  这时,李斌良接到郑楠电话,郑楠提出和他见面。李斌良赶到南平,蒋大队长告诉他,高大昆户口底卡上的血型和杀害马强的凶手相同,高大昆还曾对人吹嘘过说他是杀手,而他的收入和实际生活水平也不符,但是,此人最近神秘地失踪了,哪里也找不到。袁志发终于完全相信了李斌良,承认自己是装疯,给李斌良的匿名检举信确实是他寄的,他还提供,曾经给郑楠写信报告过自己发现的情况,可是郑楠却没有反应。李斌良万万没有料到,此时,高大昆却到了江泉,把罪恶的目光盯向了他的宝贝女儿苗苗。他冒充李斌良的手下,将苗苗骗入车中,离开了江泉。这一幕,被大英子看到。李斌良忽然接到王淑芬电话,说女儿失踪了。王淑芬接到威胁电话,要她准备十万元钱赎回女儿。

第19集

  李斌良要王淑芬答应对方的一切条件,确保女儿安全,同时,迅速使用高科技设备,监听绑匪电话的方位。高大昆再次打来电话,并让苗苗向父母呼救,李斌良听到女儿的声音后,直接与高大昆对话,高大昆把价码升到了二十万,要他一个人在夜间送到指定地点。通话中,公安机关测定了罪犯的大致方位,它就在山阳城外的一座荒凉之处。经过研究并征得绑匪同意,由李斌良和假扮苗苗母亲的陈佳前往绑匪指定的地点送钱,赎回女儿。吕康秘密跟随在后。高大昆再次给李斌良打电话,一个人无声地向他接近,他看到来人,吃了一惊。

第20集

  来人是冯健男。他告诉高大昆,必须听从赵汉雄的命令,放了苗苗,高大昆不从,二人展开了激烈的搏斗。李斌良和陈佳及吕康奔来,发现二个搏斗的身影,吕康看到逃跑的一个身影有点像冯健男,对他产生了更大的怀疑。医院里,李斌良从女儿口中知道,在危急关头,有一个人来到,阻止杀手行凶救了她,可是,她没看清那个人是谁。此时,高大昆已经找到一个地方藏匿起来,他在和赵汉雄通话,威胁说要干掉他。赵汉雄急忙抚慰他,并给他的户头上汇了一大笔钱。高大昆被安抚下来。冯健男对赵汉雄提议干掉高大昆,赵汉雄却说他还有用。此时,赵汉雄感到了危险在逼近,他觉得郑楠随时可能会出卖自己,又动了杀机。

第21集

  李斌良按照自己的思路在行动,他找到赵汉雄,当面告诉他,他被袭击的案子已经告破,同时也告诉他,自己女儿被绑架和袭击他的是同一个人。赵汉雄受到惊吓,更加下定决心除掉郑楠。袁志发忽然打来电话,要以自己来引诱凶手现身。袁志发来到山阳,被赵汉雄得知,他立刻命令冯健男找到他。冯健男暗暗跟踪袁志发,却发现孙铁刚的保镖同样在跟踪,而吕康又在他们二人后边暗中跟踪,并把情况报告李斌良。李斌良严令吕康保证袁志发的安全。冯健男靠近袁志发,被吕康发现,急忙上前阻拦,二人搏斗起来,忽然发现袁志发已经失踪,二人急忙四下寻找。一幢烂尾楼内,袁志发遇到了奉命杀害他的高大昆。

第22集

  高大昆正欲加害袁志发,冯健男突然现身,与高大昆展开殊死搏斗中,最后,在袁志发的协助下,将高大昆杀死后逃离现场。那个在山阳作下血案多起的凶手已经被杀死,但是,他幕后的真凶还没有暴露出来,李斌良预料赵汉雄还会施展大的阴谋。赵汉雄等认为郑楠肯定不会对亲人被害善罢甘休,一旦实话报复将是致命的,因此要孤注一掷,杀害郑楠,并造成交通事故或者自杀的假象。赵汉雄打电话给一直埋伏在郑楠身边的司机小丁,要他动手。司机小丁突然生病,郑楠只好亲自开车下乡工作。明主任察觉到阴谋的存在,急忙打电话告诉郑楠有危险。郑楠接到明主任电话时,车正在下坡,事故已经发生,他在危急关头跳出车外,眼看着轿车翻进沟谷中,孙铁刚闻讯赶来,救起受伤的郑楠。

第23集

  孙铁刚认为这又是赵汉雄所为,郑楠却突然不语。李斌良找到郑楠,询问车祸情况,郑楠轻描淡写地说都怪自己开车的技术不熟练。但是,李斌良对小丁产生了怀疑。郑楠找到李权和赵汉雄,告诉他们,他已经有了万全的准备,一旦自己出事,会有人把证据材料送交李斌良的。赵汉雄发现艳容偷听,命令冯健男杀死她。冯健男用车拉着艳容出去游玩,艳容非常高兴。可是,到了没人的地方,冯健男说出真话,他奉赵汉雄之命要杀死她。艳容顿时吓呆。郑楠找到赵汉雄与其摊牌。他告诉赵汉雄,自己掌握他们的罪证,自己如果再出不测,一定会找上他们。

第24集

  赵汉雄非常害怕,又开始策划新的阴谋。郑楠找到李斌良,要求他全面调查袁志发当年的案件,如果是冤案就平反改正,同时要求寻找袁志发离散的亲人。李斌良非常高兴,立刻开始行动。消息传到苑贵兰耳中,她非常气愤,立刻给有关人打电话,要求阻止郑楠和李斌良的行动。赵汉雄经过分析,认为郑楠应该把重要的证据藏在和他关系最好的明主任处,即指示小丁注意明主任的动向。小丁却把这个情况报告给郑楠。冯健男和大刚子又开始诡密的行动,李斌良知道这一情况后,立刻派人监视他们。冯健男和大刚子侵入明主任家翻找物品,但是,郑楠事先察觉,李斌良也做了防备,二人被警察发现后拼命逃跑。可是,他们没有注意到,黄乐成一直监视在他们后边。

第25集

  吕康按照李斌良的部署,来到冯健男的居住地,想了解他的底细,他隐约感到,冯健男可能是孙铁刚的人。陈佳按着自己的想法在做自己的事,他偷听到苑贵兰和李权的话,知道他们要搞掉郑楠和李斌良,而且,感觉到李权和赵汉雄有罪恶的关系,震惊之下,开始了自己的行动。陈佳向李斌良诉说了自己知道的真情,李斌良更加清楚地认识到郑楠和赵汉雄有勾结,而且,还与苑贵兰、李权有关,更加确信郑楠是靠不正当手段当上县长的。与此同时,郑楠在抓紧给上级写一封长信,题目是,一个县长的自白。陈佳跟踪李权,发现他跟赵汉雄和郑楠相会,偷听到他们秘密的谈话,知道了他们之间的勾当,但是,也被冯健男发现而被抓住,陷入危险中。

第26集

  李斌良找不到陈佳十分着急,这时,黄乐成和那个扒手突然来到,他们看到陈佳跟踪过李权。此时,大家才知道黄乐成是奉李斌良之命,打入赵汉雄身边卧底的。在黄乐成的指点下,李斌良等人查到了陈佳的踪迹。但是,陈佳此时已经身陷险境,她在深夜里被冯健男、大刚子带到一水潭边,要处死她,危急关头,李斌良等人赶到救了她,陈佳激动中脱口说出爱上了李斌良。冯健男和大刚子逃跑。李斌良知道了内幕,决定暂时放缓行动步骤,观察这出戏的最后一幕。郑楠特意来找李斌良进行了一番谈话,二人再次绵里藏针地就人生展开辩论。郑楠给赵汉雄打电话,说自己就要辞职,临行前和他再见一面,赵汉雄以为自己胜利了,高兴地答应见面。

第27集

  约定后,郑楠给明主任打电话,让他把自己的一封信交给李斌良。冯健男的母亲告诉吕康,她是袁志发的妻子,冯健男是袁志发的儿子,自己和儿子多年来受孙铁刚的保护,吕康明白真相后,吃了一惊。郑楠和赵汉雄在室内谈话时,守在外边的冯健男突然对大刚子下手,将其击倒在地。这时,被冯健男放掉后又来找他的艳容赶来,她目睹了这一幕,非常震惊。室内,郑楠告诉赵汉雄,自己将向政法机关坦白一切,赵汉雄的末日也到了,赵汉雄气极败坏,当郑楠要离去时,他突然掏出枪来,杀害了郑楠。冯健男听到枪声走进来,突然对赵汉雄下手,将他制服后,用他的枪逼着他来到公开场合,逼他说出自己的罪恶,又给李斌良打电话让他赶来。

第28集

  二人正在一座高层建筑上,冯健男逼迫赵汉雄说出实话,并呼叫着父亲,袁志发悲怆地叫出儿子的名字,向楼上走奔去。冯健男要杀赵汉雄复仇,赵汉雄却趁其不备先下手,将冯健男推下楼去。这时,袁志发冲上来,抱住赵汉雄一起从楼上滚落下去,同归于尽。但是,袁志发的脸上是笑容,赵汉雄则一副丑陋的死相。这时人们才发现,冯健男凭着自身的技能,攀住了楼房的附着物,并没有坠落下来。重重打击之下,苑贵兰失去了往日的威仪,绝望中,她给李斌良写信,把女儿托咐给他。母亲的遭遇使苗雨陷入痛苦的孤独和寂寞,这时,李斌良来到她的身边……山阳的一座青山中,竖立起一座坟墓,坟墓前立起了一座石碑,上边写着郑楠的名字,李斌良和陈佳一起来到碑前……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