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原始剧情:】

  该剧以刑侦队队长周大福等五名公安干警为主人公,以他们与犯罪分子做斗争、捍卫法律尊严为主线,刻画出当代富有代表性的警察形象:刑侦队队长周大福的沉着干练,方小婷的沉稳机智,杜飞的憨厚可亲,艾宝的聪明伶俐,程功的逐步成熟。每两集一个故事,案件内容涉及经济、情感、道德、法律多个层面。比如表现离异夫妻的《偷天换日》;表现网络视频引发刑事案件的《网络犯罪》;表现现代青年婚恋问题的《情迷八分钟》《征婚》;表现债务纠纷的《真情假意》;表现家庭关系的《圈套》、《妈妈》等等独立的个案,对社会上的丑恶现象和犯罪行为进行无情的抨击和反思。

  【故事大纲:】

  《红警》是一部长度为23集的电视系列剧,全剧讲述了湖城市公安局某刑侦队侦破的十一个离奇大案。

  在电视剧《红警》中,警方主要人物固定,在讲述侦破案件的同时,也用诙谐幽默的笔调讲述了刑警们自身的喜怒哀乐,还原了刑警人性中的本原。

  该剧中,精心选择的十一个案件,各自独立成章,涉及面广。案件素材均源自社会热门话题,经过艺术处理后,不仅充满离奇、悬疑、惊险、阴谋、神秘等商业元素,而且通过警察的视点来表现犯罪事实背后引人深思的人文关怀。

  本剧以严以推理,大胆想象,缜密侦破为特点,侦破情节跌宕起伏,一波三折,引人心弦。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湖城市某KTV发生一起挟持人质案件。三名民工闯入一包厢,持刀挟持了四名人质。湖城刑警队队长周大宏带领警队骨干方小婷、杜飞、程功、艾宝来到事发地点。周大宏在和犯罪嫌疑人谈判中得知,他们挟持的人质是包工头,由于拖欠工资,导致这三名民工采取了过激手段。经过周大宏的调遣,警员方小婷、艾宝乔装记者,成功的解救了人质,并和杜飞、程功一起抓获了嫌疑人。

  湖城又过了一个宁静安定的夜晚。

  刑警队办公室里,一直在为找对象的事情发愁的青年警员程功正在和艾宝谈论关于现代人婚恋的话题。当晚,艾宝请全组人去看电影,而程功却去参加一个酒吧交友征婚活动,叫做八分钟约会。派对现场程功被一个黑衣女子深深吸引。

  第二天,湖城郊外一辆汽车内发现一具男尸,从现场情况看是一起抢劫谋杀案。根据发现尸体的流浪汉介绍,这辆车出现的时间就是昨天夜里。

  警队开始着手调查,发现男尸是景辉网络科技公司总经理叫王明军。周大宏和方小婷分头对王明军所在公司同事和住所展开调查。从王明军公司同事和住所片警、保安介绍的情况了解到王明军私生活糜烂,经常召妓。警队将作案初步定性为卖淫女谋财害命。周大宏决定从王明军经常光顾的娱乐场所展开调查。

第二集

  周大宏、杜飞对王明军相熟的卖淫女进行一系列的调查,发现妓女小玲有作案嫌疑。很快,小玲被抓获,在对小玲的审讯中发现,她还是个大学生,并且只承认曾经偷过嫖客的东西,绝对没有杀人。

  这时候,城郊小河内又发现一具无名男尸。由于尸体经过长时间浸泡,模样已经变形。经法医鉴定,死者死于前一天晚上10-12点左右。

  经调查,死者名叫赵永年,和王明军身份相似,也是一家公司的总经理。由于两起案件作案手法雷同,周大宏杜飞锁定是同一人所为。由于案发时小玲正在警队,所以排除嫌疑。

  在对赵永年的调查中发现,赵社会关系极其简单。死前一晚曾经去过一家酒吧,之后就再无音信。

  周大宏、方小婷按照电话线索走访了那家酒吧。发现酒吧正在玩着一种新鲜的交友方式,电话传情。实际就是寻找一夜情。

  艾宝调查王明军的电话记录,了解到王明军和程功都是参加8分钟约会的酒吧会员。周大宏决定以酒吧作为突破口。调查后发现,王明军死前也曾参加了8分钟约会。

  根据酒吧提供的资料,警队开始对王明军那天相亲的8个女人展开调查。调查中却发现,有两个女人用的是假身份。杜飞程功认为他们有重大犯罪嫌疑。

  酒吧提供情报,其中一个用假身份的女人今晚会来参加派对。杜飞程功立即出发将那女子带回警队。没想到,该女子并不是嫌疑人,案发时没有作案时间。女子用假身份只是出于自我保护。该女子被误抓后十分气恼,扬言要跟警队打官司。方小婷好言将他劝走。周大宏训斥了杜飞程功的鲁莽。

  另外一个用假身份的女人陶丽也将出现在派对上。这次周大宏下令,以采集嫌疑人DNA样本为主,不得轻易抓人。于是周大宏乔装成某公司老板,亲自参加8分钟约会,方小婷也参加派对,从旁协助。

第三集

  派对当晚,一改往日形象的方小婷成为了酒吧最惹眼的女人。周大宏则旁敲侧击的调查陶丽。

  派对结束,周大宏为了采集DNA,送陶丽回家。车开到偏僻处,陶丽开始勾引周大宏。周大宏意志坚定,陶丽没有得逞。在陶丽家楼下,周大宏拿到了陶丽的一根头发。

  DNA报告出来,果然陶丽的样本和王明军身上的痕迹吻合。

  警队立即出动,逮捕陶丽,此时,陶丽却消失在大家的视野中。

  对陶丽的协查通告下发。但陶丽却一直没有出现。

  正在无计可施的时候,周大宏接到了陶丽的电话。陶丽在电话中告诉周大宏她的悲惨遭遇。原来陶丽曾经结过婚,但是她老公却是个骗子,将陶丽害得很惨。从此陶丽不再相信男人,并决定报复所有花心的男人。她将他们色诱出来,在发生关系的时候将对方杀死。周大宏是她见过的唯一有责任感的男人,所以她没有下手,反倒对周大宏产生好感。

  周大宏边打电话边让技术部门锁定陶丽方位。方位确定后,方小婷杜飞周大宏立刻赶往陶丽所在地。

  陶丽此刻在一栋公寓楼顶,看见周大宏出现非常惊讶。她告诉周大宏,自己来这里已经杀死了前夫那个婚托骗子,今天是他劳改释放第一天。方小婷杜飞艾宝赶紧赶到陶丽前夫家里,发现人已经死了。

第四集

  周大宏对陶丽进行劝解,希望她不要寻短见。匆匆赶来的程功露出周大宏是警察。陶丽感到周大宏也在欺骗自己,悲痛欲绝。在消防队赶来之前,纵身跳下。

  周大宏看到眼前一切自责不已,内心十分痛苦。

  宝臣宾馆发现一具男尸。警方赶到案发现场,宝臣宾馆的总经理单伟和死者郑凯是好朋友。单伟介绍,郑凯在宾馆常年包了一间房间,当天郑凯来宾馆单伟并不知情。郑凯是一家装潢公司老总,身家千万。经过法医检验,死者死于突发性心脏病,死之前服用过伟哥。这原本是一起自然死亡。但是方小婷还是提出了自己的疑惑:郑凯死前服用伟哥用意很明显,但他等的女人却迟迟没有出现。死者手机不见了,其它财物完好。最重要的是死者随身携带的救心丸却在垃圾桶里。方小婷推断此事和郑凯接触的女人有关。

  郑凯死后,公司留下几个大工程无法完成,导致公司破产并欠下大笔债务。公司员工对警察也十分不配合。在对郑凯的老婆调查中发现,郑凯在家是个好丈夫和好父亲。郑凯妻子顾敏根本不相信郑凯在外面会有女人。

  郑凯的丧事由单伟一手操办,跑前忙后很是尽力,甚至还替郑凯还了好多债务。顾敏对单伟非常感激。

  葬礼上,方小婷发现一个女人行踪神秘,还送了一大笔钱。这引起了方小婷的注意。

  郑凯死后,顾敏收到了一张DVD光碟,是郑凯和一个女子在宾馆房间的内容,画质粗糙像是用手机拍摄的。方小婷感觉到画面中的女子就是那天葬礼上的女人,画面内容也是郑凯丢失的手机中的。

  周大宏程功重新走访了郑凯公司员工,让他们指认录像中的女子。

第五集

  郑凯公司的员工认出了录像中的女子是曾经的一个客户叫做任蕾。

  任蕾被带回调查,她承认了和郑凯保持着情人关系,郑凯死亡当天确实约过自己,但她并没有去过宾馆,并提供了不在场证据。

  方小婷觉得此事有蹊跷,决定一查到底。通过顾敏家小区监控录像,发现给顾敏光盘的是单伟,就在这时单伟主动找到了警队,承认自己给顾敏光盘。

  在对任蕾的跟踪调查中发现,顾敏隔三差五就到任蕾家大闹,任蕾对此忍气吞声,并且还偷偷给顾敏送钱。顾敏却一直以为是单伟在帮自己。

  这时候,方小婷接到报案,任蕾遇害,被扎了好几刀。等警察赶到现场,任蕾已经奄奄一息。家里有被翻动过的痕迹。并且在任蕾家也发现了和顾敏收到的同样的DVD光盘。

  任蕾被送往医院,却一直昏迷不醒。顾敏成为了第一嫌疑人。

  郑凯老婆顾敏被提审,但坚决否认自己杀人。由于证据不足,顾敏被释放。

  单伟进入警察们的视线。提审中单伟一直抵赖。直到周大宏诈称任蕾已经苏醒,并指认了单伟,这才彻底击溃单伟心理防线。

  单伟终于交待了一切。单伟曾经挪用宾馆资金用于炒期货,结果全部赔光。是郑凯关键时刻借给单伟150万,单伟打了欠条。没想到单伟却又将这 100万全部赔了进去。单伟再次向郑凯借钱,遭到拒绝。引起单伟不快,更为了抵赖那150万,单伟诱骗郑凯吃下了伟哥,导致郑凯死亡。

  郑凯死前将借条交给了任蕾,任蕾出于道义,要单伟把钱还给顾敏母子。单伟不愿意,并将手机视频刻成光盘要挟任蕾。单伟意识到任蕾有意要把借条还给顾敏,于是就行凶想将任蕾刺死,嫁祸于顾敏,并且找到那张借条。

第六集

  真相大白,单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顾敏出现来到任蕾家,两个女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昏迷中的任蕾流下了眼泪。

  刑侦队接到洋桥小区的一户人家报案,说是有谋杀案,方小婷和周大宏及时赶到现场,发现报案的人家门口被人泼了红色的油漆,楼道的墙上、防盗门上都写满了一些过激的言词,事主王亚林早上出门,额头还被人用弹弓打破了。

  经调查,王亚林说出实情,女儿小芳马上就高考了,但小区周围长年被遗弃的流浪狗很多,吵闹干扰了小芳的复习,王亚林带人打死大部分流浪狗。有人把王亚林的行为拍了照发到了网上,大量网民开始指责王亚林暴行,还有人扬言要杀了他。后来王亚林出门还被人袭击,这才害怕而报警。

  周大宏和方小婷对王亚林的报案有些哭笑不得,但还是履行了办案程序,围绕网络虐杀流浪狗的狂热支持者展开调查。最后找到以孙小朋为首的过激支持者,孙小朋承认带人往王亚林家门口泼油漆写过激言词的事实,自己也用弹弓打伤过王亚林,刑侦队对孙小朋等人进行了治安拘留罚款,并赔偿了医药费。

  案子结后周大宏找到王亚林,对他虐杀流浪狗的行为给予了批评,同时也让王亚林放心,不会真的有人为猫狗去谋杀的,都是气话。

  几周后,有晨练的人在洋桥小区后面的公园树林里发现了一具男尸,经调查死者竟然是王亚林。

  这让周大宏方小婷都非常惊讶,程功认为肯定是之前因虐狗事件有过激行为的网民,程功执着的围绕网络调查,发现声讨王亚林的过激网民中有一个叫葛强的人嫌疑最大。

第七集

  通过查找IP地址找到葛强,葛强否认了自己行凶,并有不在场的人证。

  在案情分析会上,周大宏建议把调查范围展开,除了围绕之前的网络,也要从王亚林的生活入手展开全面调查。

  在调查走访中得知,王亚林和赵美云是再婚家庭,小芳是赵美云带过来的孩子,赵美云没有工作,一直把小芳当拖油瓶,母女关系不好,一家人经济来源全部靠王亚林。

  在反映情况的邻居中,邻居刘大明白经常说一些前言不搭后语的话,说不清楚还特别希望反映情况,方小婷和艾宝听得云里雾里的,别的邻居跟方小婷解释说邻居刘一直精神不大正常,所以她说的话不能信。

  方小婷带着艾宝再次走访王亚林家,恰逢赵美云在家一边洗衣服一边教训小芳衣服裤子上蹭上污渍,小芳只是低着头不吭声,方小婷注意到小芳的裤子上有些黯淡没有洗净的血渍。

  从小芳家出来,方小婷和艾宝再次遇到之前的邻居刘大明白,邻居刘大明白非常热情的想跟方小婷反映情况,还是说得前言不搭后语,被艾宝拒绝了。

  方小婷、艾宝想办法把小芳带血渍的衣裤拿回刑侦队,做DNA检测。

  邻居刘神秘兮兮的跟方小婷和杜飞反映了王亚林平时如何对待小芳的行为,邻居刘的反映引起了方小婷的警觉注意,方小婷找小芳谈话,问及王亚林的一些情况,小芳情绪很不稳定有点儿反常,方小婷怀疑王亚林对小芳有性侵犯。

  经过对小芳衣裤上血渍的DNA检测,证实上面的血迹确系王亚林。

  带走小芳时,赵美云得知可能小芳杀了王亚林,勃然大怒给了小芳几个耳光,说小芳就是个拖油瓶就会拖累自己,方小婷忍无可忍的置止了赵美云。

  在通过对刘大明白的接触后,方小婷发现刘大明白身上也有可以的血迹。

第八集

  方小婷和艾宝从刘大明白家找到了带有血迹的砖头和刘身上的血衣。通过化验,血迹和王亚林的吻合。

  案情终于真相大白,原来刘大明白曾经有个女儿遭到流氓强暴后自杀,刘精神受到了刺激,当她撞见王亚林猥亵小芳时,精神失控杀死了王亚林。

  最近接连有妇女失踪,协查通报也下了,可就是杳无音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案情分析会上,周大宏召集大家一起开会布置并研究失踪案的资料,失踪的人同为女性,都属于弱势群体,加之发案时间也已经很久了,所以调查起来很困难。

  正当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接到外省公安局的来电,说他们在办的一件配阴婚的案子中,通过照片对比突然发现死者的”鬼妻”和协查通报上的最近已失踪女子很像,希望派人来认证。

  于是周大宏派杜飞和艾宝连夜开车赶往外地了解情况,经当地派出所人员介绍,此事是一个本村人举报的,并用手机偷偷拍了照。杜飞和艾宝通过对照片认真对比,觉得失踪的女子和死者很像,杜飞决定立即去现场。

  在当地村支书的带领下,杜飞和艾宝与当地派出所的民警来到为儿子配阴婚的赵家。事主坚决不让起坟开棺验尸,杜飞艾宝遭到村民的围攻。

  事后经过当地民警对事主做工作,事主同意了开棺验尸的要求。通过验尸比对,所谓的鬼妻确系几天前失踪的一个女子。

  通过审讯,得知其鬼妻是花了一万多块钱买来的,并交待出了鬼妻的来源和事情的经过。提供鬼妻的是在当地很有名的风水半仙刘长贵、马春花夫妇。

第九集

  杜飞、艾宝和当地派出所民警着便衣来到刘长贵和马春花的家,杜飞和艾宝假装专门远道而来求其算命和看风水的,骗走了刘长贵、马春花夫妇。

  在当地派出所的审讯室,刘马交代了鬼尸的来源都是湖城南郊市场一个叫外号叫老蔫的人夜里用柴油三轮农用车送过来的,对方每次都带着大口罩,所以看不清他的长相。平时都是短信联系,他的手机也是不定期开机。

  通过方小婷和程功对南郊市场的走访调查,王二妮浮出水面。

  经过进一步排查,初步确定一个叫黄军的人比较符合所掌握的线索。他和妻子王二妮共同经营一个菜摊,黄军说话细声慢气,慢条斯理,正好与刘马交待的老蔫十分相似。

  周大宏觉得此案已到关键时刻,决定实施抓捕。周大宏带领警员来到黄军家,看到王二妮手捂肚子已躺在血泊中。黄军翻墙逃走被程功杜飞逮住。

  经审讯,黄军,老蔫确系一人,为赚钱连杀七人,其中死者有很多是精神病人,都是在其妻王二妮的协助下完成的,其中有几次就是王二妮单独用投毒的饮料把受害者毒死的。

  在黄军家羊圈里,公安人员在黄军的指点下挖出了一具用塑料袋包裹的女尸,经确认死者系前几天失踪另一个女人。

  刑警队接到报案,一个叫王卫国的男人出差回来,发现妻子谢娴死在浴室。

  经过现场勘察,没有任何人为的入侵痕迹,法医鉴定,死者谢娴死因为洗澡过程中被电死。

  周大福注意到房间里面有婴儿车子,还有玩具,随口问起的时候,王卫国解释说之前有个亲戚刚生完孩子,抱着小孩子来家里住了一段时间。

  杜飞让王卫国跟热水器经销商联系,应该是热水器出了问题。

第十集

  谢娴的妹妹私下找到周大福反映情况,说是姐夫王卫国经常的埋怨姐姐谢娴没有帮他生个儿子,谢娴不想再忍受生孩子的痛苦了,两个人在这个问题上是貌合神离的,一直有矛盾,所以谢娴的妹妹怀疑姐姐的死跟姐夫王卫国有很大关系。

  周大福方小婷咨询了热水器厂家的技术人员,得知热水器里面的电路和电容都已经被人为改动过,但绝对不是热水器厂家的修理行为,方小婷开始怀疑谢娴被电死是人为的谋杀行为。

  王卫国发现警察怀疑自己是杀害谢娴的凶手,非常气愤,声明自己大概好到两个月忙于公司的一个项目,根本没有做案时间。

  无意中程功在商场遇见王卫国,看见王卫国买了大包小包的东西,有不少都是婴儿用品,这让程功很疑惑。

  杜飞程功接手一个抢劫案,郭家安告贺娜娜抢劫了自己,贺娜娜拒不承认。经过杜飞程功的调查,贺娜娜是一家代孕机构的自愿者,郭家安找到贺娜娜为其代孕生子,答应事成之后付费10万,但在代孕的两三个多月中,贺娜娜始终没有怀孕,郭家安拒绝付给贺娜娜费用,贺娜娜认为是郭家安自己身体有问题,卷走了郭家安的钱物。

  在审讯中,贺娜娜无意中看到谢娴的照片,跟方小婷说出自己在代孕公司见过谢娴,这让周大福方小婷都感觉惊讶。

  周大福和方小婷乔装来到贺娜娜说的那家代孕公司,负责人贾鹏误以为周大福也是来找代孕的,详细的介绍了各种代孕方式和价码。

第十一集

  通过周大宏方小婷的盘问,贾鹏交代谢娴曾经来为王卫国找代孕志愿者。贾鹏为他们介绍了一个叫吴小丽的女孩子,是某大学的学生。

  方小婷艾宝来到吴小丽的学校调查,发现吴小丽已经申请了一年的休学。

  通过对王卫国的跟踪,警员们终于找到了吴小丽,并将其逮捕。

  在刑警队吴小丽交代了自己杀死谢娴的事实,代孕生完孩子之后,一方面吴小丽喜欢上自己生的孩子,另一方面吴小丽贪恋上富贵的生活,于是利用王卫国出差的机会,利用电热水器漏电杀死谢娴,想凭借自己生了儿子的关系,取代谢娴的位置……

  婚纱摄影师杜子诺被发现死在家中。刑警队成员来到案发现场,法医初步判断死者系重物猛烈击打头部造成死亡。方小婷在沙发和茶几中间的缝隙发现一个横放的奖杯,奖杯底端沾有血迹,房间内财物席卷一空,疑似入室抢劫,但门锁完好,奖杯上留下了嫌疑人的指纹,房间内还有另外两个人的脚印。

  方小婷周大福通过询问杜子诺周围的邻居,有人反映曾经碰见一个女孩从杜子诺房间跑出来,神色慌张的下楼。艾宝认定杜子诺邻居说的那个神色慌张的女子有重大嫌疑。

  周大福方小婷去杜工作的影楼带回了杜子诺的私人电脑。

  程功和艾宝对杜子诺的电话进行排查,一个叫石心妍的电力公司职员最为可疑。方小婷和艾宝找到石心妍,经过方小婷的突击审问,石心妍彻底崩溃,承认自己有把柄在杜子诺手中,不堪杜子诺对自己的敲诈和骚扰,在争吵中失手用铜制奖杯杀了杜子诺。

第十二集

  程功认定是石心妍杀死了杜子诺,在想结案的时候,周大福拿出医验尸报告。报告中指出杜子诺头部曾被两种不同重物袭击过,致命的创伤却不是石心妍所使用的铜制奖杯。

  周大福和方小婷重新回到现场寻找线索,周大福在垃圾桶找到一张手机卡,通过查找电话卡中打出的手机号码,找到机主张建刚,但张建刚否认自己认识杜子诺。

  程功对杜子诺设有开机密码的电脑进行解密,发现杜电脑中很多不堪入目的偷拍内容,方小婷推断杜子诺的的真正死亡有可能与其进行的偷拍相关。

  在偷拍的文件内容中,周大福杜飞认出其中一个人就是之前找过的张建刚。

  周大福杜飞再次找到张建刚,在事实面前张建刚承认了之前自己因为在酒店开房嫖娼被杜子诺敲诈的事实,同时还交代出杜子诺让他把钱打到一个叫赵晓的帐户上,并提供了赵晓的具体帐户。经艾宝和程功对的赵晓的银行卡审查,发现给杜子诺汇钱的人很多,方小婷围绕杜子诺死前近期给杜汇过钱的事主进行调查,有王钥、徐维、张建刚。

  调查分头进行,王钥、徐维都在尴尬的事实面前交代了自己被人偷拍了隐私,随后有人开始对他们进行不断的敲诈,调查中问及事发当天事主的情况,每人都能找到不在场的人证物证。

  在调查陷入僵局的时候,程功注意到王钥曾在杜子诺死前给他打过电话。

第十三集

  方小婷让艾宝程功把银行卡中前后敲诈王钥的部分单独统计出来,王钥汇给杜子诺的钱次数多数额大。杜飞周大福认出银行监控录像中取走钱的男人是有过前科劳改释放的刘大勇。

  周大福方小婷开始怀疑监控录像中的刘大勇跟杜子诺的死有关系,将刘大勇抓捕缉拿后,刘大勇如实交代了有人花钱雇他杀掉杜子诺。

  方小婷和艾宝再次去找王钥,王钥终于交代了由于不堪杜子诺一次又一次的敲诈勒索,最终选择了买凶杀人,雇佣刘大勇杀死杜子诺。

  结案后,在事主交代的酒店中,找到了安装的很隐蔽的遥控摄像头。

  深夜,刑警队接到报案,华泰外贸公司的财务部部长历南在丽华大酒店房间内被人杀害,被害人的所有随身财物和证件全被盗走,给警方破案带来了难度。

  周大福在传讯酒店经理甘建国时得知死者叫历南,经常让甘建国帮他提供便利条件嫖娼。但是,历南死的那晚,甘建国除了能描述出当晚找历南的卖淫女穿一身黑色套裙外,再也提供不了更多有关案犯的线索了。

  方小婷和杜飞到历南公司调查历南的事情时,总经理关浩兴提供线索,历南喜欢出入风月场所。但是,方小婷发现历南的个人收入和他的消费不太相符,同时,方小婷感觉华泰外贸公司经营不太正常,要了本华泰公司的宣传画册带回去。

  周大福仔细地观看酒店的监控录象,发现疑点重重,卖淫女曾鬼魅般两次进入历南房间,而无人觉查,认为不能轻易定为卖淫女图财害命。

第十四集

  案情无头无尾,唯一的线索,就是历南最后一个通电话的电话号码,但号码是神州行,案发后,一直关机。查不出电话主人身份。周大福只好安排警员,排查出现在监控录象里的卖淫女。最后通过警察的大量排查,查出这个卖淫女叫吴洁,只是已经脱离色情服务行业一年多了,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警方查到吴洁藏匿地点,迅速实施抓捕,到达吴洁住所时,发现吴洁已经畏罪自杀。

  细心的刑警很快识破了自杀的假象。吴洁是被杀人灭口。

  案件陷入了复杂化,而且,方小婷和杜飞在搜查历南家的时候,发现有人已经提前搜查过了历南家,周大福在保险柜的角落里,意外发现了几张连号的钞票,查验后竟然是假钞。

  杀害历南和吴洁的系同一伙人,而历南正是假钞案件的关键人物。可到底是谁杀死了历南和吴洁?他们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侦破陷入了死角,但年轻的刑警们却没有轻言放弃。方小婷和周大宏对关浩兴公司再次展开详细调查。细心的方小婷发现关浩兴的女秘书冷月秀和吴洁长得有几分相像。并且冷月秀在吴洁死前曾经去过她家。周大宏决定对冷月秀进行监控,终于钓出关浩兴公司进行假钞交易的惊天内幕。

第十五集

  经过周大宏的周密安排,刑警队和特警在关浩兴和外地买家进行假钞交易时成功将他们一网打尽。

  经过审讯,原来,历南酒后失言,透漏了贩卖假钞的秘密,于是犯罪集团利用吴洁和冷月秀背影想象的条件,杀历南灭口,制造谋财害命的假象。在警方侦破越来越紧的情况下,不得已故意暴露吴洁,制造吴洁畏罪自杀的假象。但,再狡猾的狐狸斗不过好猎手。

  湖城某医院,一个眉清目秀的青年女子走出了卫生间,猝然仰面倒地。医生抢救无效,诊断她为脑瘁死。

  方小婷从医院那儿了解到,死者名叫李凤梅。就在展开调查的时候,死者李凤梅的父母赶到医院来了。方小婷仔细聆听李凤梅父母与医生对话,得知李凤梅平日身体健康。李凤梅父母还透露,李凤梅参与了亿万富翁征婚并入围。

  法医对现场勘查,发现了一块含有“加兰他敏”成分的纱布,其他毫无线索。方小婷想起了“加兰他敏”能够抵御神经毒气沙林,因此对李凤梅的死充满怀疑。

  大案队警员一致认为,李凤梅死因可能与沸沸扬扬的亿万富翁征婚一事有关。亿万富翁名叫陈兵,周大宏与方小婷正面接触陈兵,陈兵对李凤梅的死感到十分震惊。

  在调查中,刑警们了解到入围征婚的除了李凤梅之外,还有张晴和白惠云。白惠云向警方透露,张晴是医学博士,引起了方小婷的注意。

第十六集

  经过模拟分析,方小婷认为,凶手在李凤梅入厕时潜藏于相邻厕位,用浸有“加兰他敏”的白色纱布块掩住口鼻保护自己,并向李凤梅的厕位喷射“沙林”至其以酷似脑瘁死的状性死亡。

  大案队经过认真排查,医药学博士张晴成为第一嫌疑人。然而在对张晴的调查中,始终找不到任何证据。

  案情陷入僵局,由于凶手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为获得犯罪证据,艾宝自告奋勇,想假借应征的名义潜伏卧底,诱使凶手重犯此案,以便抓捕。由于太过冒险,遭到周大宏反对。在程功承诺保证艾宝的安全情况下,周大宏才勉强答应。

  通过“巧遇”,艾宝吸引了陈兵的注目和好感。陈兵频繁的约艾宝吃饭,逛街,以极大的真诚追求艾宝,而凶手却没有任何动静。而在程功对艾宝进行保护期间,发现张晴和白惠云都曾偷偷窥视过艾宝与陈兵的约会。

  杜飞向幼儿园园长调查白惠云时得知,白惠云有过失恋打击,而其父系农药厂工程师,杜飞预感到白惠云才是真正凶手。

  与此同时,方小婷也排除了张晴的犯罪嫌疑。所有疑点都指向了白惠云,而就在此时,艾宝却单独和陈兵去约会。危险的白衣女子正在一步步逼近艾宝……

第十七集

  白恵云不能容忍陈兵与艾宝的亲密状态,终于开始对艾宝追踪。当她取出喷雾器袭击艾宝的一刹那,艾宝已经用枪指着白惠云了。白惠云被事先埋伏的程功抓捕。大家感慨万千,这么一个看似单纯甜美的女孩,竟然是恶毒的杀人凶手。亿万富翁陈兵为自己征婚而引发的一连串案件表示后悔,但对艾宝的好感却没有因为艾宝是警察而消退。艾宝婉拒了陈兵的追求。

  一起新的案件发生,火车站寄存处发现了一个盛满尸块的行李箱。

  周大福等人通过对火车站各个部门工作人员的调查,得知箱子是由一名老年男子寄存的,此外,再也没有其它侦破线索。

  尸检报告提供线索:死者为男性,年龄在35岁到40岁之间,死亡时间是8月9号,从箱子里只找到了,躯干和四肢。死者手臂上有一虎头刺青。

  警方就目前所能掌握的情况,在全市范围内进行了大规模的排查。可仍旧没有线索。案件陷入僵局。

  程功一日夜归,途中顺手擒获扒手阿飞。阿飞为了能宽大处理,主动提供了关于火车站碎尸案的线索。阿飞通过虎头刺青认出死者名叫伊光,曾与自己是狱友,死前和一个叫潘晓莲的饭店老板同居。

  与此同时,尸体的头部被找到,经过技术鉴定,头像还原与伊光上次入狱的资料核实,确认阿飞提供的证词完全属实。死者身份得以确认。

  程功与杜飞找到伊光家旧宅,房子早已经卖给了别人,据买房人所述,伊光和前妻周金香婚后关系一直不好。两人再访伊光的父母家,得知被害人伊光已经在两年前离婚,父母也与其断绝了关系。只是伊光和前妻周金香的儿子伊小明,偶尔会回去看看爷爷奶奶。

第十八集

  程功与杜飞来到伊光的前妻周金香家,周金香是个贫血严重的嬴弱女人。程功不免对这个女人多了几分同情。据周所述,她自从离婚就再没和伊光有过任何来往。

  周大福带队通过对潘晓莲的调查了解到伊光曾经和饭店附近的出租车司机林莽发生过激烈的矛盾和争吵。原因是林莽的女儿被伊光诱骗失身,并且怀孕。

  警方把林莽列为重点嫌疑人,在林莽的外租房内,周大福和方小婷堵住了林莽。林莽交代自己确实与伊光发生过争执。但这次搬家,不过是为了一次在外滋事打架,怕被寻仇。

  嫌疑犯林莽被排除,案件侦破再次陷入僵局。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艾宝接到报案,十里河小区又发生命案。

  死者赵诗蔓是一个刚刚走出校门的心理学硕士。赵诗蔓的社会关系十分简单,没有谈男朋友,平时主要的联系人也就是些需要心理指导的病人。由于心理病人为了保护自己的隐私,往往登记的都是假名,这给破案带来了极大的障碍。

  时间紧急,刑警队被迫兵分两路,周大福和方小婷继续火车站案件的侦破,杜飞、程功、艾宝负责赵诗蔓一案。

  周大福和方小婷再去周金香家了解情况,根据邻居提供的线索,得知伊光有家庭暴力倾向,且离婚后多次来骚扰过周。

  在心理诊所的调查中,一个人叫向伟业的自由职业者走进了警方的视线。由于心理障碍,曾多次来找赵诗蔓心理咨询,并且爱上了她。在被拒绝后,借看病之机多次对赵诗蔓性骚扰,赵诗蔓为此感到苦恼。经过警方伏击,抓到了向伟业。据向伟业交待,自己被拒绝后,十分伤心,他选择了一人去西藏旅游,经查属实。

第十九集

  这时潘晓莲主动提供线索,她想起伊光死前曾经说过要弄死周金香。周大福再次将嫌疑锁定周金香。甚至怀疑周家就是第一犯罪现场,却苦于没有足够的证据,无法对周家进行搜查。

  通过周大宏机智的安排,在周金香家暗访中发现了确凿的证据,周金香归案。周金香对自己杀伊光的事实供认不讳,周大福却发现周金香证词和检验报告上的线索有很多无法吻合,再加上跟踪周金香家的电话录音中,周金香与父亲周兰竹异常的通话内容,刑警队再得结论:周金香可能是代儿子顶罪。正在讨论如何将伊小明归案时,门外,周兰竹带伊小明主动自首。

  原来,伊光离婚后经常找到周金香恶意施暴,被儿子伊小明失手用棍子打死。不知所措的周金香把这件事告诉了在外地的父亲周兰竹,周兰竹将伊光分尸,阴差阳错尸体没能带走,只放到了火车站。

  周金香在得知伊小明自首后,恸哭。主动坦白了赵诗蔓一案的凶手正是自己。伊小明在杀人后,心理压力很大,周金香带其找到心理诊所的赵诗曼治疗,治疗中赵诗曼得知实情,坚持要伊小明去公安局自首。周金香为了保护儿子,在赵诗曼的家中杀害了赵诗蔓。

  方小婷去保姆介绍所找保姆,偶遇杜飞艾宝在富贵苑小区调查保姆坠楼。经群众介绍,保姆所在家庭雇主女的钱慧利做服装生意,男的李三强做建材,嗜赌如命。两人很少在家,有个4岁孩子。

  在死者所在介绍所,方小婷得到主人的联系方式。

  警局内部分析案情,杜飞等人觉得是一起简单的意外死亡,方小婷却认为其中有蹊跷。

  钱慧利回家,杜飞方小婷艾宝上门调查。这时候李三强恰巧回家。得知杜飞等人的警察身份,转身想要逃跑。李三强被带回警剧,在审讯下李三强交待自己参加地下赌博活动。但不承认谋杀保姆。

第二十集

  地下赌场被端,李三强有足够不在场证据。钱慧利也没有作案时间。方小婷来到李三强家,家里已经雇了新的保姆张萍。李钱为了赌博之事闹离婚。

  方小婷选定保姆,在家政公司偶然发现经理赵小顺与张萍不正当关系

  又一起案件出现。一富豪的孩子被绑架,绑匪索要100万。绑架由于保姆的失职。方小婷经过细致调查,找到了保姆供词的漏洞。原来是保姆串通绑匪对富豪的孩子实施了绑架。程功设计让保姆套出绑匪第二天的交易地点,东湖公园。

  方小婷带保姆去饭馆吃饭,偶遇张萍,张萍透露李三强的孩子爱吃炸酱面,并不厌其烦的向厨师学做炸酱面。

  东湖公园警队作出周密部署,准备抓捕绑匪。湖东公园绑匪抢钱逃跑,被捉拿归案交待人质地点。人质被解救,但幕后主使逍遥法外。

  被抓拿归案的绑匪叫林大军,经审讯道出绑架缘于仇富心理和作案有便利条件。并交待了幕后主使是一个叫做楚剑的人。

  方小婷再次走访李三强家,张萍说出李家人并不爱孩子,并表示了自己的不满。

  楚剑的通缉令下发到各地公安机关。这时候李三强前来报案,称自己孩子恬恬和保姆张萍一起失踪。

  方小婷杜飞再次来到李三强家,得知了孩子并非二人亲生并且有耳聋的残疾。李三强夫妇依然争吵不休。

第二十一集

  从李三强夫妇口中得知,张萍进入李三强家是得到了保姆介绍所经理赵小顺的暗中帮助。杜飞艾宝对赵小顺进行调查询问,赵小顺透露了张萍曾当过小姐,并通过性贿赂得到李三强家保姆的职位。

  警队内部对张萍案做出分析,程功艾宝建议与楚剑案并案。但方小婷认为张萍抱走的孩子家庭条件并不很好,况且孩子有残疾,这些都是疑点。

  方小婷从自家保姆口中得知张萍在三强家的一些细节,发现张萍对孩子真心好。周大福杜飞走访张萍以前干过的发廊,了解到张萍自己有一个孩子。

  杜飞程功远赴外省市,去张萍老家进行调查。

  此时,楚剑行踪暴露。周大宏带领队员们抓捕楚剑,审讯中排除了张萍和楚剑是同伙的嫌疑。

  不久,保姆介绍所经理赵小顺被杀,尸体被扔在废水沟里。张萍成为重大嫌疑人。

  程功杜飞从张萍老家带回消息,张萍过去被人强奸过,生下一个孩子。孩子被父母送人,张萍曾多次表示想要找到自己的孩子。

  在对赵小顺生前朋友的调查中,得知了赵小顺临死前曾跟踪过张萍。由此锁定了张萍的活动范围。

  经过警方多方排查走访,张萍终于露面,警队确定了张萍暂住的小区。抓捕张萍的过程中,发现张萍重操旧业,作了妓女。

  张萍交待了自己谋杀了李三强家的前任保姆王红就是为达到接近孩子。这一切都是因为她以为恬恬是当年父母送走的自己的孩子。在藏匿期间,被赵小顺发现行踪,于是将威胁自己的赵小顺杀害,

第二十二集

  恬恬戴上张萍为她买的高级助听器,终于能听见声音了。化验报告出来,张萍并不是恬恬的母亲。张萍要求见孩子最后一面,恬恬对着张萍艰难的发出了第一声:妈妈

  程功放假决定回老家看望父母,乘坐出租车赶往机场的路上,看到了一起出租车上的劫持,程功冲下了出租车,在和歹徒的搏斗中被严重击伤。

  警队同事赶到医院,医生告知程功依然在昏迷之中。大家心情十分悲痛。周大福带领队员奔赴现场,从报案司机处得知,打伤程功的是两个男子。杜飞从案发现场找到一枚女式胸针。

  通过胸针这个线索,方小婷带着艾宝找到了胸针的主人郑力新。郑立新确认了胸针是自己买给老婆蒋丽的,但这枚胸针不久前丢了。方小婷想找蒋丽确认,被告知蒋丽去外地度假,而且电话也联系不上。

  杜飞通过对犯罪嫌疑人遗留在现场的改装出租车进行调查,找到了改装车老板,老板提供了两名嫌疑人的画像。

  周大宏带领警员再次来到郑立新家,见到了蒋丽的父亲,当地著名企业家蒋道济。刑警们发现郑立新在蒋家毫无地位。调查中蒋道济泄露了蒋丽遭到绑架,周大宏和方小婷对蒋道济做的思想工作,蒋道济同意与警方合作。

  交纳赎金当天,郑立新拎着钱来到指定地点,刑警们在暗中监视,在毫无破绽的情况下,郑立新却接到绑匪电话,说有警察,交易取消。这让周大宏觉得十分蹊跷。

  回到家,蒋道济收到绑匪寄来的折磨蒋丽的DV带,一怒之下,蒋道济拒绝了与警方的合作。

第二十三集

  周大宏安排杜飞艾宝对蒋道济家实施监控。却被蒋道济施了调虎离山计。杜飞跟踪蒋道济,却扑了个空。而郑立新却在艾宝疏忽的时候乔装离家,与绑匪进行交易。

  周大宏带郑立新回警队配合调查,郑立新称并未看见绑匪的模样。并对自己成功躲开警方监视颇为得意。盛怒之下,周大宏严厉的批评了艾宝。艾宝来到医院探望昏迷中的程功,并说出了自己的委屈。

  通过警队技术人员对DV带的声音分析,确定了绑匪藏匿蒋丽的地点。警队全体出动,在一处废弃工厂解救了蒋丽。周大宏在废弃工厂守株待兔,抓获了绑匪之一的东子。

  根据东子交代,自己只拿到了10万元赎金,与蒋道济宣称的300多万出入很大。而且东子提到,同伙黄三曾经说过这只是假绑架。这引起了周大宏的怀疑。

  就在这时,另一名绑匪黄三的尸体被警方发现。通过黄三身上留下的凶手线索,周大宏把嫌疑对象锁定在蒋丽的丈夫、蒋道济的女婿,郑立新身上。

  通过技术鉴定,郑立新就是杀害黄三的凶手。郑立新归案。

  审讯中,郑立新道出了自己在家中处处遭到冷落。由于想开发项目缺少300万资金。在得不到丈人蒋道济支持之后,策划了这起绑架自己妻子,勒索自己丈人的闹剧。

  案情真相大白,程功也从昏迷中苏醒。刑警队员去医院探望程功,艾宝却发现程功失忆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