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原始剧情:】

  一九七五年冬天,下乡知青帅子偷阅《红与黑》被公社抓了典型,由队长牛鲜花负责教育。帅子因抢救集体财产受伤,被牛鲜花接到家里照顾直到康复并与牛鲜花结婚。帅子带着一家四口回到父母身边。他辞职去广州做生意没有音信。牛鲜花为抚养女儿及照顾公婆拼命挣钱,成功开办了公司。为了报复负心的丈夫,暗地里和回城的帅子展开较量并以胜利告终。在与帅子公司的官司中,牛鲜花知道了是帅子主动让手,以此向她赎罪......帅子因患绝症双目失明,来到海边小木屋想度余生。牛鲜花扮作哑巴保姆照顾帅子,卖掉家产为帅子治病。帅子终于知道哑巴保姆是自己抛弃的妻子,无颜面对而悄然离开。当他坐着轮椅来到山林的时候,突然听到《北风那个吹》的熟悉的旋律,那是当年他和牛鲜花在山村热恋的暗号!同时一声“回家”让帅子热泪难禁。

  【故事大纲:】

  粉碎“四人帮”前,一九七五年冬天,68届下乡知青帅子惹了事:由于那个年代文化的贫瘠和饥渴,帅子偷阅司汤达的《红与黑》并到处演讲,被公社抓了典型,由新来的大队长牛鲜花负责教育。牛鲜花憨厚质朴,是全县有名的“铁姑娘”,在教育帅子的过程中,这本世界名著使二人渐渐走近,帅子的多才多艺、顽皮率直,给牛鲜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对文化的渴望使二人打开了封闭的心扉……

  牛鲜花竭力而小心地保护着帅子,尽管牛鲜花十分地喜欢他,但是为了他的前途,能顺利地回城和父母团聚,她一直把情感之火埋在心底。直到帅子为了抢救集体财产受了重伤,而帅子父母因为有问题不能照顾儿子,牛鲜花毅然把帅子接到家里精心伺候,直到帅子病好了,牛鲜花才把这一切告诉帅子。帅子也在这场大病中感受到她质朴宽厚的高尚品质,毅然和牛鲜花结婚。

  “四人帮”被彻底粉碎,恢复高考了。已经有了两个女儿的帅子在牛鲜花的鼓励下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某重点大学。帅子又一次感受到牛鲜花的真情 笃意,为了这个家,为了牛鲜花,他决定不上大学,和牛鲜花共度生活难关。

  帅子带着牛鲜花和两个女儿回到城里,回到父母身边。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帅子辞职下海,几经沉浮,最后南下广州,从此没了踪影。牛鲜花失去了丈夫,又得拉扯两个女儿和有病的公公婆婆,她一直等待着帅子,一边挑起了沉重生活重担。尽管生活如此艰辛,但牛鲜花把泪水擦干,微笑着面对生活:她摆过地摊,跑过东北做小生意,在茶馆里卖瓜子香烟,还说过相声……终于牛鲜花成功了,开了一家规模不小的公司。

  在漫长的情感守望之中,牛鲜花就是要等待一个结果:帅子是生是死?如生必须给她一个理由。终于她知道帅子回到了这个城市。牛鲜花愤怒了,她到处寻找帅子,要报复这个负心汉!终于她找到了帅子的公司,但帅子怎么也不露面。牛鲜花在暗地里和帅子展开了较量,要彻底摧毁帅子的公司。惊心动魄的三次较量都以牛鲜花胜利告终,牛鲜花这回可解了气。

  牛鲜花乘胜追击帅子,却头脑发昏,不听帅子在电话里的劝告,陷入了和帅子公司的一场官司,但她一直硬挺着,当牛鲜花即将要败诉彻底倾家荡产时,帅子公司却莫名其妙地撤诉。牛鲜花这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帅子所为。而前三次和帅子公司的较量赢了,也是帅子主动让手,帅子想用这种方式来向她赎罪……

  帅子失踪了。牛鲜花感到莫名失落。原来帅子早已身患绝症,双眼失明。牛鲜花找不到帅子,却收到一笔笔寄来的巨款,原来帅子卖掉所有的家产,只身来到海边一间小木屋想度过最后的时光……

  牛鲜花千辛万苦地在海边小木屋找到了身患绝症、双眼失明的帅子,牛鲜花没有惊动他,她一边扮作一个哑巴保姆照顾帅子,一边筹集资金为帅子治病,把他挽留在这个世界上……一个看不见,一个有嘴不能说话,其情其景感人至深,催人泪下。牛鲜花卖掉所有家产,延缓了帅子的生命,帅子从悄然从这个世界上消逝,转而对生命产生了强烈的渴望……

  帅子终于知道了眼前这个哑巴保姆就是自己抛弃的妻子,他无颜面对这一切,又悄悄离开了她,当帅子坐着轮椅走到一片寂静的山林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北风那个吹》的熟悉的旋律,那是当年他和牛鲜花在山村热恋的暗号!帅子热泪难禁,他感到一个温暖的身躯迎面抱住自己,同时听到一声严厉的喝斥:回家……

分集剧情:
第1集

  一九七四年坝上的腊月,是最寒冷的一个冬天。

  男主人公正被监管的知青帅红兵为了让一群同甘共苦的知青吃上一点好吃的,设计让公社的猪跑出去,大家在冰上追赶,使其受伤不能再养,理所当然被大家分吃掉。

  然而这一切被刚调来的女主人公知青点大队长牛鲜花看在眼里。牛鲜花上任的那一天,就给了爱耍流岷的男知青兔子一个下马威。帅子因肝不好,又偷拿了猪肝,又被牛鲜花察觉。一次劳动时,为了不让牛鲜花当众出丑,自己偷偷拿掉牛鲜花头上的牛粪渣,反而被误会对其不敬。

  女知青刘青与帅子一起来到知青点,两人心里已经默许了今后一起回城过美好的生活。所以,刘青一直帮忙帅子写检讨/出主意讨好鲜花与领导,以便早日回到城里。

  民兵连长虎子从小一直单恋着牛鲜花,因为对帅子的嫉妒,抓住一些把柄把其告到了公社。

  牛鲜花亲自送帅子到公社,因为之前经过几次的较量与交流,加上在去公社的路上,帅子冒着被狼吃掉的危险,给牛鲜花找回了被风吹走的心爱的纱巾,牛鲜花对帅子产生了好感,觉得他是一个可以改造的好好知青。到公社后,一反常态,有意庇护帅子~

  帅子为了早日回到城里,觉得打通牛鲜花是最关键的一关。

  刘青给帅子出主意,让帅子主动接近牛鲜花,打探虚实,见机行事,投其所好。帅子拿出浑身解数。见其在织毛衣,就交牛鲜花织花样毛衣。见其喜爱军装,就把刘青家捎来的军装送给牛鲜花。

  趁热打铁,又给牛鲜花送烟,结果给吃了一棒。

第2集

  大队一直宣传忆苦思甜,给知青们定时搞广播宣传教育。帅子见牛鲜花经常哼着《北风那个吹》的曲调,知道她也是个文艺爱好者。提出把定时的广播宣传用广播剧的形式来教育大家。没想到反响很大,帅子理所当然又接近了牛鲜花。

  为了增加信任,帅子又给牛鲜送口红。牛鲜花虽然喜爱,但看出了帅子的诡计,退还了所有的东西,只留下了最最最喜爱的军大衣。

  帅子一边与牛鲜花搞好广播剧,一边私底下在知青群中偷偷给大家讲当时的禁书《红与黑》,以此来填补知青们生活的空白。男知青大庞与女知青赵春丽受到《红与黑》的影响,在底下偷偷私会。刘青担心帅子因为这事又会受到计过的惩罚。

  虎子对帅子接近牛鲜花的一些事情看在眼里,气在心里,对帅子的不满反而使牛鲜花更加疏远他。

  经过一段时间一起做广播剧的相处,牛鲜花慢慢发现自己是不是有点爱上了帅子这个有才的青年。

  《红与黑》东窗事发,赫书记闻风,提醒牛鲜花查查,虽然知道帅子的嫌疑最大,但始终不愿去相信这个事实。因为她不希望帅子又因为一些事情而耽误了他回城的计划。还私底下告诉帅子准备应急的计策,帅子很是感激。

  大庞与赵春丽两人私会打得热火,还去镇上买了安全套。

第3集

  大难临头,牛鲜花审查《红与黑》的事情。一帮知青,分成几批。大庞与赵春丽一组,李占河与兔子一组,私底下都告发是帅子看了《红与黑》,又当着帅子的面保证不会揭发。而能到帅子时,帅子打死也不肯承认。

  牛鲜花有意庇护帅子,但事到此时,一时想不出两全齐美的办法而大发脾气。有意识警告大庞他们不能乱污灭人,得拿出证据。

  因为帅子,牛鲜花在父母面前,有意推辞了自己与表哥吴国庆之间的媒灼之言。还把帅子送给自己的军大衣以帅子的名义送给了赫书记的女儿好月凤,为帅子打好赫书记这层关系。

  赫书记监督牛鲜花得把《红与黑》的事情一查到底。牛鲜花推迟说没有证据,赫书记下令搜。民兵边长带队全面搜查知青点,矛头直指帅子。

  《红与黑》没有搜到,倒是搜出了大庞他们的安全套。还有帅子的日记本,牛鲜花从日记本中看出了帅子对她也是有好感的。心里不禁几分惊喜。更下定了庇护帅子的决心。

  大庞为了更快结束这件事情,也为了自己能早点回到城里,去赫书记那里告发了帅子有《红与黑》。

  牛鲜花把帅子叫到家里,把酒常谈,也说出了《红与黑》的严重性。商量如何了结此事。

  牛鲜花再次搜查知点,把《红与黑》放在大庞的鞋子里,来污灭大庞。然后在赫书记面前说是不知道谁把书交到了广播室。这样一来,了结了此事,同时也对大庞来了个严厉的警告。

  大队等来放印〈〈卖花姑娘〉〉,人们太高积性,加上了起了大风,搞得现场大乱。此事过后,牛鲜花提仪与帅子组织一个艺宣传队,以此来提高本大队的影响。

第4集

  过年了,只有帅子没有回家探亲,因为父母被关在牛棚。牛鲜花,在〈〈北风那个吹〉〉的曲调中来到帅子屋里与他一起过年,帅子很感动

  新年过后,文艺宣传队成立了,为了搞好赫书记的关系,特意吸收了赫书记的女儿赫月凤成为队员。因为宣传队如果搞好,大家都能拿到不少的工分,所以知青们积急性都非常高。

  大家各显身手,荆美丽练习唱歌,大庞负责做好道具枪,刘青冒着大雪回城里给帅子找来练功服。帅子当然是最得意了的,什么都在行,成了大伙中的明星。但他也在下苦功排练所有的节目。

  为了搞好宣传队,牛鲜花与帅子两位主力军,经常在起排练。接触多了,感情也增进了。还商量好,每次,牛鲜花要找帅子排练节目时就在广播里面放那首〈〈北风那个吹〉〉。

第5集

  刘青与石虎子都为了自己心爱的人不被夺走而苦费心事。

  石虎子到牛鲜花家里为牛父牛母做些重的家务活,以此来讨好他们,希望能增进牛鲜花对他的好感。

  牛鲜花播放〈〈北风那个吹〉〉,帅子几次失约,最后才发现,是刘青剪断了知青点的广播线,帅子没有听到。

  牛鲜花把刘青叫到家里,与她谈心。

  牛鲜花与刘青的一番谈心,暂时稳住了刘青吃醋的心里。但石虎子生怕帅子抢走了牛鲜花,想尽了办法,还让刘青好好抓住帅子的心。

  牛鲜花与帅子时常在广播室排练节目,有时还把酒长谈。醉意中,听着〈〈北风那个吹〉〉的曲调,帅子在雪地里跳起了芭蕾舞,牛鲜花心有所属了。

  文艺宣传队的节目审查中,帅子拿着大庞做的道具枪出演了〈〈打虎上山〉〉。排演的时候枪没响,而过后枪放在帅子身上走火,帅子受伤。

第6集

  牛鲜花以自己做过武装副部长的经验,查出是大庞在枪上做了手脚,才引发的这次误伤。但她没有揭发大庞。

  帅子伤好过后,准备回城探亲时偷拿了大队的 红枣和小米,牛鲜花抢在石虎子之前,赶到火车站,截住帅子,劝帅子拿着东西回到了知青点。又救了帅子一次。

  大庞有愧于帅子,整理了对帅子有利的资料交给大队,赫书记决定以大队的名义给公社知青办打个报告,建议对帅子解除监管。

  又经过一段时间的排练,宣传队终于有机会到公社俱乐部汇演了。

  牛鲜花因为没有演出经验,到了现场头脑发热,虽然帅子表现出色,挽留了不少面子,但是最终没有节目能选上去参加县里的调演。

  牛鲜花费了很多口舌,上门给评委,领导们说了很多好话,终于争取到让帅子的 舞蹈代表公社参加县里的调演。牛鲜花陪帅子练习舞蹈,还把自己的猪杀掉给帅子补好身体。帅子也没在意虎子的百般阻拦,坚持练习着自己的舞蹈。

第7集

  功夫不负有心人,帅子的节目在县里的调演中拿到了奖状。那天一高兴,帅子与牛鲜花上馆子喝了酒,花还让帅子去澡堂洗了个澡。这一切都被石虎子看在眼里,转告给了刘青。

  刘青吵着也要与帅子去县城里洗澡,喝酒。澡堂关门没有洗成,在酒馆遇到喝醉了酒闹事的祥子一帮人。帅子为了保护刘青失手打伤了祥子,被联防办关了起来。

  刘青因为不知道祥子的生死,而联防办小队长杨疤瘌骗她祥子已死,帅子只有他帮忙才能放出来。唯一的交换条件是刘青陪他睡一次。经过心里强烈的挣扎,为了自己心爱的帅子,刘青最终屈服了。事后才知道上了杨疤瘌当。

  后悔不已,痛苦万分。但始终没有告诉帅子真相,自己一个人承担着精神压力!

  正月十五那天,帅子与大伙都整了一些好酒好菜过节。没想到祥子那帮人也过来串点。带着从乡亲们家里偷来的鸡鸭什么的。其时祥子他们本来是因为上次打驾的事不服气,来大闹一场,没想到被胡弄到与帅子拼起酒来。祥子酒没能拼赢帅子,与他真的是不打不相识,成了兄弟了。

第8集

  帅子刚拼完酒,赫书记带着老贫协一伙人来到知青点与大家同吃忆苦饭。为了在赫书记面前有好的表现,牛鲜花让帅子挣着吃完忆苦饭。结果帅子吃得吐了好几次。病了帅子好的表现被解除监管。

  帅子生病,鲜花心疼,刘青还去抓鱼给帅子补身体。石虎子也借机拿来好酒好菜与帅子谈心。说出了自己的鲜花的感情之深,劝帅子别夺他所爱。帅子仍旧听到《北风那个吹》就去广播室找鲜花。虎子阻拦不住,想到用武力解决,没想到不是帅子的对手。

  造船厂和机车厂来知青点招工,两个知青回城了,第一个是李占河,他就哥儿俩,哥哥支援坦桑尼亚去了,父母身边没人了,还有一个是赵春丽,她姐姐最近因公牺牲了。

  帅子因没争取到回城的机会,而心里又急于回城,自己一个人躲在井底下喝闷酒。大伙找到他时已醉得不醒人事,只有牛鲜花才有办法把他从井里带上来。

第9集

  刘青醋意大了,跳河寻死,幸好帅子与鲜花急时赶到。鲜花得知刘青的苦中,安慰了她一夜。伤害刘青的杨疤瘌因犯事接受审查。

  一年后,回城的女知青赵春丽嫁给了一个大她几岁的干部。帅子也找到了份好差事跟哑巴老潘看场院。但是,因为父母有可能也得下乡,所以自己回城的希望变得更加渺茫。

  宣传队已经解散,牛鲜花知道刘青为了帅子而付出的太多,有意疏远帅子。但还鼓励帅子好好学习,好好表现,争取早日回城。同时还鼓励帅子向报纸上的一些知青英雄学习。

  帅子为了回城,决定铤而走险,演一出监守自盗,贼喊捉贼的知青英雄的好戏。戏演成功了,粮食保住了,一些可疑的地方也被牛鲜花给蒙蔽过去了,只有当时在现场的潘哑巴手中有“贼”帅子衣服上的一颗扣子。但是帅子自己下手太重,把自己打成了重残——失语症。

  县委书记也很重视帅红兵的事迹,呼预人民向英雄帅红兵学习,致敬。

第10集

  刘青因为不肯接受帅子得了失语症的事实,一面慢慢与帅子保持距离,一面把所有的过错与责任都推给牛鲜花。帅子心痛至极。

  牛鲜花因为内疚,也因为自己心里也爱着帅子,带着帅子做宣传,以便他早日回城。交帅子说话,以便他早日康复。还安排了帅子的父母来见见帅子。把所有的心事都花在了帅子身上。

  又一年过去了,又大一批知青招工回城了。但是无论牛鲜花怎么样争取,必竟帅子现在是个残疾人,也只能留下了。

  刘青也狠下心来放弃帅子,自己一个人回城了,加上知青点人少得并点,帅子的情况更是不好了。唯一知道的是他听到《北风那个吹》的曲调还是会快乐起舞。

  牛鲜花决定不听表哥吴国庆的劝说,不顾父母的反对,也不理石虎子的胁威与人们异样的眼光,与帅子成亲,照顾他一辈子。

第11集

  牛鲜花的父母绝食来反对牛花鲜把帅子带到家里来成亲的事。她杀掉了家里的鸡与猪来诱获父母,设计他们开口笑了,同意了与帅子成亲的事。表哥吴国庆本来是来说服鲜花的,反而被鲜花说服成了说客。

  终于,牛鲜花在人们的窃窃私语中与帅子办理了结婚证。洞房那天,帅子看到口红与那本《红与黑》不禁说出刘青的名字,牛鲜花知道帅子一直忘不了刘青,但她心里也认了。

  婚后,牛鲜花一直在努力帮忙帅子恢复健康。一次带他到田野中感受大自然时,突然发现远处的林场着火了。帅子一个人冲去,救出了林场猪圈里的猪,自己又一次受伤住进了医院。

  经过这一次受伤,帅子奇迹班的好了,恢复了记忆,也能说话了。牛鲜花高兴的同时也有点担心,怕帅子好了之后就会离开她回城里去了。

  看见帅子好了,半年没有出门的牛父牛母也流下了开心的泪水。帅子与鲜花袒白了之前曾经有段时间讨好她是想早日回到城里,而且之前的“知青英雄”事情也是自己想早日回城而自导自演的。鲜花心里虽然早就知道了这些,但现听到帅子自己的袒白,心里也是非常激动。

第12集

  帅子与鲜花商量先一起过段日子。

  半年后, “四人帮” 被粉碎了,文革结束了,人们的苦日子熬到头了。

  鲜花怀孕了,挺着大肚子送帅子回城去看父母。石虎子送鲜花去医院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女儿月月亮亮。帅子也接回了关在监狱的父母,与他们团聚了。刘青也找到帅子,想与帅子重归于好。

  女儿百日酒时,鲜花一个人顶住了乡亲们的闲言闲语。帅子在刘青的鼓动下决定重新复习功课,报考大学。鲜花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听着《北风那个吹》。帅子在刘青的陪同下复习功课。

  帅子回乡了,大队支委开会讨论帅子报考大学的事,给他搞个鉴定,准备往公社送。潘哑巴实在不忍心看着帅子即将在抛弃鲜花母子三人,到大队揭发了上次“知青英雄”的事情。牛鲜花又去求潘哑巴推翻了自己的供词,让帅子顺利地进入了考场。

第13集

  帅子想到牛鲜花为了自己所做的一切,考试的时候,交了白卷。

  帅子不参加考试了,回到家里与鲜花一起好好带着两个可爱的女儿。

  鲜花带着两个孩子准备与帅子一起回到城里生活,工作。出发的时候,潘哑巴与石虎子挡在半路让帅子今后一定好好侍鲜花,鲜花对他付出太多了。潘哑巴把那颗从他身上拧下来的扣子还给了帅子。

  回到城里帅子家里,帅父还挺喜欢两个孩子,帅母心里还是不太喜欢两农村里来的孩子。

  帅父给刘青介绍了八个对象都没有成功,因为心时始终放不下帅子。鲜花来到城里,刘青与帅子进行了最后的谈心,知道自己是挽回不了帅子的心,绝望了,随便嫁给了第九个对象,一个斯文的作家黄建波。

  没料到黄建波是个阴阳怪气,变态的作家。因为知道刘青之前没有了贞操,结婚的当天,就当着前来喝喜酒的刘青知青点的同学大闹了一场。说要把刘青的事情写成一个故事,整夜缠着刘青,让她讲出一些以前的事,不让她安宁。

第14集

  帅子在父亲的帮助下进了话剧团工作,牛鲜花也有时去话剧团跑跑龙套来维持生活。

  一转眼,月月亮亮已经七八岁了,牛鲜花已经习惯了城里的生活。

  八十年代中,贫富差距明显拉开,很多人都改革开放的浪潮中富了起来,祥子都开上了小轿车。而帅子一家人还是原地踏步,牛鲜花在话剧团跑了八年龙套。帅子一再争取机会,话剧柳团长与副导演也给过牛鲜花机会,可她一上台一句台词也过不了关,报个幕也会一开场就说出了闭幕的词。

  帅父帅母从性格上也明显发生了分歧,一个好忆苦,一个爱流行。

  一次话剧团外出表演时,帅子遇见了八年没见的刘青,刘青已成为了一个颇有实力的女强人,女老板。现在正在蛊惑群众集资,做一个‘瓜分美利坚国土’的项目。

  八年努力,帅子在话剧团已是小有名气,但话剧团工作日渐不紧气,帅子偶尔去给人家主持婚礼来挣点外块贴补家用。

第15集

  刘青外表虽然是个女强人,但心里一直受着并非常人的煎熬。黄建波还一直在写着关于刘青知青点事情的长篇小说,写了改,改了又写,八年来,一直变着花样来折魔刘青。几乎每天晚上都让刘青不得安宁,还去跟踪刘青与帅子的约会。而刘青认为这一切都是牛鲜花造成的,要让她为此付出代价。

  一时间,大家都赶流行,帅子一家大小收音机里的相声听多了,连月月亮亮都能出口成章了。红茶菌也流行在人群中,说的是补身子的,其时是骗人的小把戏。牛鲜花表哥吴国庆的婚姻也是不幸的,老婆学跳舞跳到别人怀里去了。

  刘青一直拉聋帅子一起搞集资的事情。而话剧团几乎难以自保了,帅子与鲜花苦心去找各个老板出钱搞包场演出,但是碰了一鼻子灰。帅子又与孙导一起去帮刘青找人集资的事情,也是到处碰壁。最后,帅子明白了一些事情,这个时代,骗子成堆,钱是老大。正是因为我们穷,才要革命,才要发财,才要改天换地,活出个人模样来!

第16集

  帅父帅母性格的他歧已经发展到分居的地步。

  帅子不顾牛鲜花的劝阻,带着话剧团的孙建业一起辞去了话剧团的工作,下海准备大干一番事业。

  帅子辞掉工作,看起来一身轻松,其时心里一下子变得茫然。

  回家路上遇到一个老太太送他一只鸡,竟然在公交车上抱着鸡睡着了,做梦梦见鸡下了蛋还孵出了两只金凤凰。其时鸡已经飞走了。连一只鸡都守不住,帅子觉得自己一下子没有一点儿本事了,毫无作为,不知道自己究竟该何去何从。但在家人面前还是表现得很轻松自如,这一切牛鲜花都看在眼里。

  牛鲜花因为帅子辞职连累了她,被调到打扫剧场的卫生。最后被裁员,成了下岗无业人员。帅父帅母分居了。鲜花得照顾好两边的老人,而且还得操心两个孩子,还得顾及到帅子的一些想法。

第17集

  刘青怀孕了,但她不希望孩子有一个变态的父亲,自己去医院打掉了孩子。黄建波知道后,对她又进行毒打,虐待。刘青告诉了帅子真相,黄建波是因为刘青之前没有了贞操才会样对他,而刘青是为了帅子才被人陷害的。帅子认为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更加自己责。

  刘青拉陇帅子加入他们公司,帅子一边在徘徊,一边到处找工作。可是没有一样合适他的,就连他去拍一个广告也得受有钱人的气。

  不得以,牛鲜花拉着三轮车在路上卖起了煎饼。帅子不忍心鲜花太累,帮忙去卖,被人认出来是小明星,还得着口罩。刘青知道后花钱顾工地上的工人去买帅子的煎饼。帅子知道后非常生气。

  祥子鼓动帅子一起去南方倒卖服装,帅子与鲜花商量,认为此事可行,只是没有起动资金而犯起愁来。

  鲜花向老家的父母借来了起动资金支持帅子跟着祥子南下做倒卖服装的生意。

第18集

  石虎子从农村来到城里讨生活,倒腾水果时与一帮人发生口角,最后动起手来。虎子躲避追赶竟然躲到鲜花卖煎饼的三轮车底下来了。

  帅子南下,首战告捷,给家里人都带了礼物回来。自己也买了上档次的衣服。可以因为经验不足,第二次带着孙建业南下,错过好时机,赔了。衣服都成了积压品。情急之下,又向孙建业借了一笔钱作为流动资金去黑河做野生木耳生意。更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木耳也成了积压品。人生地不熟,帅子交不起房钱,没了路费,还得瞒着家里,累得晕了过去。

  天无绝人之路,帅子被一直通过孙建业在关注他的刘青赶来救醒。刘青把成批的木耳换成小盒包装,在大街上处理了出去,给帅子挽回了一笔损失。

  刘青又一次去医院堕胎,黄建波的出版社倒闭了,他的小说也泡汤了。黄建波对刘青的态度更加恶裂了,不过也遭受了帅子的拳脚。最后决定了与刘青离婚,拿去了刘青三分之二的财产。

第19集

  帅子加入了刘青的公司,与刘青出双入对,鲜花一切都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不知如何是好。最后找到公司,对帅子坦诚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帅子一下子领悟到自己不该这样对待鲜花。

  刘青的公司集资的事,最后被查出,上面的公司是个骗子公司,刘青也被骗了。公司即将面临大敌,群众与政府都不会放过刘青。而帅子一心以家庭为重,不肯跟刘青远走高飞。刘青留下一笔钱给帅子,自己一个人跑路,走的时候,怀上了帅子的孩子。

  一晃又过了两年,牛鲜花一样推着三轮车卖着煎饼。

  石虎子带了一兄弟在建筑工地干活,常来照顾鲜花的生意。家里日子还算景气,为了方便给老家里人联系,还安装了电话机。

  逃难两年的刘青抱着两岁大的儿子,通过孙建业找到了帅子,把孩子交给帅子。帅子抱着儿子,惊讶之余更多的是悔恨,无助。同情刘青的同时,觉得对不起鲜花,而又无法面对鲜花。最后把儿子放在家里,自己南下去寻找刘青。

第20集

  家里平白无辜多了一个两岁的孩子,加上帅子又离家出走,对于牛鲜花来说,真的是晴天霹雳,当头一棒。

  帅子找到刘青,劝刘青回去,刘青不肯,以死威胁。帅子心软了,也认命了,留下来陪着刘青在南方谋生活。刘青做洗碗工,帅子做保安。

  帅父帅母都骂帅子这个不孝子,留下三个孩子给鲜花,怎么对得起人家,但苦于自己年岁已高,只是有心无力。

  鲜花的生活面临着无限大的困难,几次想把孩子送人但都没有狠下心来。去上户口来历不明又不给上,还好一个好心的警察老郭老来无子收养了孩子。

  月月亮亮与孩子相处几天也喜欢不已,帅母其时心时也舍不得孩子,必竟是帅家的骨肉。鲜花内心几番较量,鼓起勇气准备向老郭要加孩子时,正好老郭的妻子怀孕了,而且检查出这个孩子有点弱智,打算把孩子还给鲜花。

  孩子又回到了家里,大家给起了个名字叫做回来。家里人心情是很高兴,但生活成了一个大的问题。回来因为是个弱智儿童,送到幼儿园,都不肯收,找个人看管得收双倍的钱。一家人都不知道如何办才是最好。

第21集

  一家五口过日子,度一天算两个半天。月月亮亮有时帮忙做些家务,帅母主要负责看管回来,鲜花有空去荆美丽弟弟开的小面馆里打工。

  石虎子又带着几个民工去牛鲜花的打工的小面馆吃面条,时刻关注着她的生活。不过,自己也是无能为力了,只是尽心罢了。

  圣诞节快到了,小荆老板的面馆因为没有签合同,生意好也没办法开下去了。鲜花又失业了,找到一个无证加工点因看不惯老板不注意卫生而加工食品的做法也没有去干。

  眼看日子就没法过了,自己孩子们眼睁睁的看着同龄的孩子有好吃的,好玩的。

  上天有眼,一天,鲜花在路上找工作时听到一个茶楼里杨廷华和程子修说传统相声,热热闹闹的。鲜花喜欢曲艺,听得入迷,好心的老板收留她让她在茶楼里面一边打点杂,一边听相声,还能挣点小钱。

第22集

  月月亮亮长大了,上学也不用人接送了。鲜花一个人顾着一家五口,身体一天比一天差,有时累得差点喘不过气来,竟然在学校开家长会时,都睡着了。

  帅子找到一份在舞厅吹奏萨克斯差事,不过因为得罪了富婆老板又一次失业了。圣诞节时,给孩子们带来了许多玩具,同时也向鲜花诉说了自己的苦衷。到现在帅子也不知道自己下一个路口该向哪边走。

  帅子最终回到了家乡,但始终不敢去面对鲜花,就在一个舞厅找了一份吹奏萨克斯的工作。鲜花感觉到帅子回来了,问孙建业,但是孙建业瞒着鲜花。石虎子告诉鲜花好像在城里遇见过帅子了。

  牛鲜花一次在茶楼听相声入迷,情不自己与程子修说上了,茶客们反响还不错。杨廷华主动把机会让给了牛鲜花,这样鲜花可以名正言顺的拜程子修为师,与他在茶楼一起说相声来维持家里的生计了。

  牛父牛母在鲜花的劝说下,也办了离婚手续。鲜花一边说相声养家,一边在城市中寻找着帅子的身影。

第23集

  牛鲜花装扮成老太太在舞厅里等着帅子的出现。一天终于后台把一直躲着她的帅子逮了个正着。

  帅子表明想把回来接走,牛鲜花忍痛把回来送给帅子带走了,而且瞒着家里人说是送给了一户好人家,不让帅父母知道帅子回来过而不肯见他们。

  帅子好容易把回来抱到了刘青身边,可以他们俩谁都带不好又哭又闹的回来。回来一直闹着要鲜花一家人,还在电话里开口喊鲜花叫妈妈了。刘青与帅子商量自己准备再去做做海鲜生意。

  鲜花把一起说相声的程子修老师介绍给帅母认识,程子修与帅母还挺有缘份的,一见面就有了共同的语言。可是他的儿女出头挡横,怕帅母与程子修在一起就占了他家的老房子。鲜花跑里跑外又去找程子修的儿女们做思想工作,说只要答应两位老人的婚事,可以不要他们家的老房子,在自己家过日子。帅母与程子修也不时出一些因为对艺术的要求不同产生的小矛盾。

第24集

  帅父身体也很差了,鲜花一边给帅母介绍程子修的同时,也给帅父在婚姻介绍所找到了一个老人家。凑巧是鲜花的小学老师夏玉秋。

  程子修与帅母两位老人,几次的口角,都被牛鲜花给磨合了。准备举行礼时,程的儿子又同意让两老住回他们家的老房子了。

  帅父又不甘落后,让鲜花帮忙装修了一下自己住的屋子,硬是要在帅母举行婚礼的同一天与夏玉秋办婚事。

  婚礼当天,牛鲜花忙着主持了帅父的婚礼,搞得热热闹闹的。又赶到程子修家里为帅母主持婚礼。两家人都高高兴兴的,只有鲜花忙完了两头又回到家里照顾月月亮亮。

  文化节快到了,月月亮亮吵着要妈妈帮她们排练一个舞蹈。牛鲜花拿出录音带放到录音机里,《北风那个吹》的歌声响了起来。她耐心要教两个孩子跳着《北风那个吹》的舞蹈。

第25集

  刘青得了急性阑尾炎,开刀住院。帅子他们带不好回来,又不忍把回来教给鲜花。刘青提早出院,偷偷带着回来回到城里约鲜花见面。刘青骗鲜花说帅子把回来带给她之后就不见人影了,自己一个人带着回来很困难,而且现在得了癌症,已经是晚期。

  鲜花把回来抱回家后,接到帅子的电话才知道又被刘青给骗了。马上在城里各处寻找刘青的身影。刘青自己一直躲着让两人都很难受,设计让人转告鲜花说真的在一家医院见到了刘青。刘青串通好这家私立医院的孟医生,让牛鲜花相信自己真的得了癌症而且时间不长了。

  回来安定下来了。孟医生还给刘青介绍了自己的一个做海鲜生意的弟弟认识。

  牛父牛母来到城里看鲜花,鲜花瞒着爸妈说帅子出差了。可一家人出去游玩时,牛父碰见了荆美丽,才知道了帅子早就扔下他们一家人不管了。

第26集

  程子修看着牛鲜花一个人过生活太难,给他介绍了一个在外贸工作的对象。

  鲜花的对象庄先生,一直对鲜花穷追不舍。鲜花说相声,他在一旁跟着捧场,而且还大胆告诉众人他俩在谈恋爱。庄先生还有细心的一面,听说鲜花家的下水道堵了,二话没说,自己一人去鲜花家帮忙通下水道,又换好了煤气管道。还给牛鲜花的自己行车换了新轮胎,装上了铃铛。庄先生去广州出差时还不忘了带上小提琴在电话里拉琴给鲜花解闷。

  庄先生从广州回来的那一天,鲜花打份得漂漂亮亮的,来到机场准备接他。见飞机还没到,出去买了一束花的功夫,错过了接机的时间。回到家里才发现庄先生已经在自己家里陪着月月亮亮玩了,还带了好些礼物回来。

  庄先生主厨做饭,还把饭菜端到了鲜花的手中,让鲜花感动不已。拿出酒来喝了个高兴。过后,两人都表白了自己的心声。原来鲜花长得像庄先生的初恋女朋友,当时他们正准备结婚时,唐山发生了大地震,女朋友也在那次地震离他而去了。鲜花与庄先生也打算结婚。

第27集

  鲜花带着三个孩子去见庄先生的母亲,不太令人她满意。庄先生给母亲做工作,答应只要不把弱智的回来带在身边是可以同意她俩结婚的。鲜花一时拿不定主意,月月亮亮怕回来又被送人,抱着回来偷偷藏了起来。鲜花到处找三个孩子,还去了广播电台的直播室寻找。最后在自己家楼梯间里找到了三个可怜的孩子。为了三个孩子,鲜花决定不嫁了。庄先生也理解鲜花,答应做她永远的后盾。

  胖富婆找帅子与刘青,肯出钱与帅子合作,让他们去做海鲜生意。

  石虎子一心惦记着牛鲜花,去鲜花家看望时还不忘租了个女朋友以便来掩饰自己的内心。鲜花得从石虎子口中得知刘青根本没有得癌症,现在还在做海鲜生意,心里得知又一次被骗,气愤不已。

  牛鲜花一个人喝得大醉,打电话给表哥吴国庆,让他带着她远走高飞。吴国庆信已为真,买了两张火车票准备带鲜花走,可以打不到人。打电话到了鲜花说相声的茶馆,鲜花都忘了这事,不肯扔下小孩子不管,还是一个人来承担一切的负担。吴国庆在电话里听到牛鲜花在悲痛之中还能表现得如此自如,不由得钦佩。

第28集

  茶楼也关门了,鲜花又失业了。在大街上给人洗车,被坐在车里的庄先生知道了鲜花的难处。庄先生约鲜花出来,借给了她一沓钱做启动资金,还给他联系到了海鲜生意的老板,鼓动鲜花自己做海鲜生意。

  牛鲜花开始了一个人艰辛的创业生活。牛鲜花蹬着三轮车上着高坡,车上载着满满的海鲜……

  ——街上。牛鲜花骑着摩托车上着高坡,车上载着满满的海鲜……

  ——街上。牛鲜花开着小三轮车上着高坡,车上载着满满的海鲜……

  多年过后,牛鲜花有了自己的私人轿车和自己的鲜花海鲜公司。月月亮亮回来三个孩子也长大了。

  石虎子也有空就来看看鲜花和孩子。鲜花也在自己能力的范围内资助话剧团的演出。

  过年了,青点的同学打电话祝福,但一直没有帅子的音讯。

  一天家里收到了一笔匿名的汇款,鲜花知道可能是帅子,所以一心想查个明白。鲜花的助手小唐几天查下来没有什么进展。鲜花把所有的事都交给小唐,自己专心找帅子的行踪。跟着上了一辆北上的列车,在列车上帅子与鲜花都点播了《北风那个吹》的曲子。但是帅子一直不愿出来面对鲜花。

第29集

  下火车后,鲜花被小偷偷得分文没有了,无助时,帅子托人给她送去了钱物。

  程子修生病,帅母一直陪在身边。鲜花一有空也去看望程子修,比他的儿女还关心他。程子修在欣慰中离开了人世。

  牛鲜花给程子修办了隆重的后事。程子修的儿女一下子都冒了出来,争着分割程子修留下来的遗产。在鲜花的理争下,经过法院判决,牛母只到十万元的遗产,回到了帅家与鲜花一起生活。

  生活好了,鲜花也把爹妈从村里接来城里过过好日子。

  鲜花的助手小唐调查到青帅公司的货源来自己海猫岛的孟老大。准备插手切断他们的货源。帅子从外面回到公司,助手马强告诉他有一个公司正在调查他们,可能会与他们公司有所竟争。

  鲜花对孟老大死缠乱打,而且把价一加再加。孟老大见钱眼开,不顾与帅子多年的交情,以没有与帅子签合同为由,把一批鲍鱼卖给了鲜花。鲜花以没有一分钱利润的天价卖断了青帅公司的货源,准备让帅青公司一时交不出货而名声扫地。

第30集

  帅子让助手马强去调查对手,鲜花设计让他误以为是富强海鲜公司与他们作对。帅子将计就计,再次与对方提价,最后故意退出,因为他知道因为天气的原因,对方肯定会损失惨重。

  受台风引响,机场关闭,鲜花的海鲜压在货仓不能出,也不能退。眼看就得功亏一溃,欲哭无泪。

  帅子在机场发现了真正的对手是牛鲜花,让马强以别人公司的名义收购了这批积压的海鲜。为鲜花公司默默承担了一大半的损失。而鲜花还蒙在鼓里,一心认为一切都是青帅公司才造成他们的损失。

  夏玉秋其时早已难以忍受帅父老古董的臭脾气,已与帅父分居半年了。

  刘青知道公司损失严重,回来质问帅子。同时又担心帅子的身体,其时这些年帅子的身体一直在用药物维持着。

  帅子还让助手马强在幕后资助着话剧团的工作。还知道回来在启智学校上学。

第31集

  帅父与夏玉秋办了离婚手续,又在鲜花的撮合下一直看了场电影,两位老人不想再辜负鲜花的一片苦心,重新生活在一起了。

  帅子带病去学样看望了月月亮亮,又去启智学校看了看回来。还给帅母寄钱去,就是不肯与家人团聚,认为自己没脸面对他们了。

  帅青公司,准备包下一块海滩,养海参鲍鱼。鲜花打听到之后,找到那个村的村长,喝了个半醉,然后说要买下附近的几个仓库。村长不同意,鲜花又打电话给县长,村长没办法只好同意把海边的仓库卖给了鲜花。

  牛父牛母又回村里过日子去了。

  帅子一边吃着药,一边领着助手马强准备着手大干海滩养殖的事,确发现小唐往海边的仓库里堆放杂物。青帅公司的养殖场如果不能按时投入使用,将要面临巨大的损失,马强与小唐谈买下仓库的事。小唐按照鲜花说的开了一百万的天价。经商量无果,马强催着帅子与鲜花公司打官司,帅子不知如何是好。

第32集

  马强请的律师已经找到证据,鲜花公司买的那个仓库属于违规违章建筑如果打起官快司来,鲜花公司必须赔偿青帅公司的一切经济损失,牛鲜花可能要有牢狱之灾。帅子一再让马强去找鲜花合谈。但鲜花只字不听,要帅子亲自与他一谈,誓要与青帅公司拼个鱼死网破。

  帅子与鲜花在咖啡店里面谈了一次,咖啡店里的背景音乐响了,是那首难以忘怀的《北风那个吹》。无论帅子怎么劝说,鲜花不肯放手,执意要与帅子打官司。

  刘青见帅子一直不肯打官司,从南方赶过来亲自插手此事,与鲜花上了法庭。帅子的病已经很严重了。

  眼看判决书就要下来了,鲜花公司得陪偿青帅公司的一切损失,即将面临破产。石虎子从报纸上看到此事,打电话约鲜花见面。

第33集

  鲜花见到了同样落破的石虎子,他告诉了鲜花其时之前带到鲜花家的女朋友都是租来的,自己一直都没有混个好日子,但唯一不变的是对鲜花的一片真心。

  刘青用祥子的身份骗来鲜花与她当面一谈。刘青提议收购鲜花的公司,然后让鲜花给她打工。鲜花当然满是愤怒,泼了刘青一脸咖啡。

  马强与小唐经过几次接触也有了感情。

  石虎子一个人闯到帅子的办公司,把帅子痛打了一顿,让他们撤诉,以免鲜花公司破产。帅子打电话给鲜花,让她把石虎子从监狱里保了出来。

  刘青南方有事飞走了,把官司的事交给了帅子作主。帅子最终还是撤诉了,鲜花也把仓库租给别人用了。但鲜花还是不肯原谅帅子。

  刘青得知帅子撤诉的事,赶回来与帅子大吵了一场,一气之下把帅子给撤了。帅子头也不回走了,路上,晕倒在地,众人把他送进了医院。

  医生检查出帅子的病情严重了,眼睛已经看不见了东西。

第34集

  小唐告诉鲜花帅子因为撤诉的事被刘青炒掉,人失踪了。还告诉她上次就是帅子收购了他们积压的海鲜为他们挽回了一些损失。

  刘青打电话告诉鲜花帅子有脑癌,现在又找不到人。大家都很着急。

  鲜花情急之下托石虎子帮忙找找帅子。石虎子一下子打听到帅子住在以前刘青住过的那家私立医院。

  鲜花向帅子提议让父母孩子来看看他,帅子说没脸见他们。鲜花回到公司把一切事务都交给小唐后,准备回到医院陪帅子渡过剩下来的日子。谁知帅子一个人走了。

  鲜花又开始到处寻找帅子,还通过广播电台来寻找。最后在一个海边的小屋找到了帅子,但没有打扰他。

  回到家里,石虎子给鲜花出主意让她也艺术帅子一回,给帅子来个善意的谎言。她们找来之前的知青同学荆美丽做中间人,说是给帅子请了一个哑巴保姆,让鲜花陪在帅子的身边。帅子用萨克斯吹着《北风那个吹》的曲调。

第35集

  鲜花找到医生希望能把帅子的生命多维持一些日子,医生答应帮他用一支针剂得上万元药来维持。

  刘青没能找到帅子,但公司有事,飞回南方了。告诉马强找到帅子马上通知她,而且让他用刘青熬好的药。其时帅子的生命一直是刘青用非常昂贵的药来给他维持着。

  鲜花一直装作哑巴保姆陪伴在帅子身边。看着帅子的一举一动,又熟悉又陌生。好多次都和帅子发生了矛盾,帅子也奇怪这个保姆与他不合,赶她却又不肯走。

  鲜花从帅子的言行中得知帅子一直在心中都没有忘记自己。而且总是提起以前知青点那些快乐的日子。经常听着那首《北风那个吹》的曲调。

  帅子告诉荆美丽,最大的愿望是能与鲜花一起跳一次《北风那个吹》。

第36集

  鲜花决定帮助帅子完成他最后的心愿。解散了鲜花公司,一边找来最好的药物来维持帅子的生命,一边筹划一台文艺演出。

  帅子让鲜花带着他来到自己家门口转了一圈。鲜花在电话里 答应帅子,一定在知青战友聚会上和他跳一曲北风那个吹。

  鲜花用保姆的身份陪着帅子练习北风那个吹。

  赵春丽联系到了知青点的同学,准备聚集在一起,来一个大联欢,把当年大家参加汇演的节目都拿出来,和帅子共享回忆那难忘的岁月。

  鲜花做了一桌好菜与帅子一起重温旧梦,把酒共享。

  祥子来了,石虎子来了,知青点的同学兔子,大庞,赵春丽,大华,李占河,荆美丽都到齐了。牛鲜花也带来了帅父帅母,月月亮亮与回来赶到了话剧团。

  演出开始了,大家都流着激动的泪水表演着所有的节目。

  北风那个吹响起了,帅子与鲜花在舞台中 翩翩起舞。

  帅父帅母认出了帅子,高兴不已。

  刘青也在观众的最后面默默地留下了眼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