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故事背景:】

  《黑金地的女人》是我国首部表现煤矿工人妻子在创建和谐矿山、平安矿山、精神文明建设以及煤矿安全生产方面发挥积极作用的主旋律影视作品。该剧以全国煤矿战线上的“好矿嫂”党素珍为原型,通过平平凡凡、实实在在的生活琐事以及曲折揪心、跌宕起伏的生动故事,讴歌了一群富有热情,乐于奉献的普普通通女性群体—— “矿嫂志愿者服务队”,塑造了一位淳朴善良、乐于助人、可亲可敬、性格鲜明的矿嫂形象——李春花,描绘了一幅创建和谐矿山、平安矿山的美好画卷。该剧体现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主要内容,歌颂了煤炭企业在国家建设中的重要作用以及煤炭人的甘愿奉献的精神,展现了志愿者组织播散爱心、服务于社会的情怀。

  煤矿工人是一个被人们不太熟系的群体,在大家心目中,采煤工工作在几百米的地下,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而这些采煤工的家人就更是一个不被人们所熟悉的群体了。《黑金地的女人》通过以李春花为代表的一群矿工家属,矿区女人们的不同的思想,不同的个性展示给了观众。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一群女人聚集在一起,就更是好戏连台。从这些女人们的生活场景中,观众感受到矿区女人们的情感和生存状态,同时通过对这群女人刻画,从一个侧面描绘现代化煤矿创建和谐矿山,平安矿山的美丽画卷。

  煤矿工人的妻子充满了对生活的热爱,她们每天企盼自己的亲人在井下安全生产,安全回到家里。她们有着对自己丈夫和家庭的强烈责任感。这种责任感不仅表现在日常生活里,还延续到了工作中,把爱和责任送到了井口,送到矿工的心里,让这些下井的矿工们能够牢牢记住安全生产的重要性,把对家庭的责任感放在第一位,珍视生命,热爱矿区,在矿区构成了一个个幸福和谐的家庭,也使整个矿区形成了和谐的大好局面。

  【故事大纲:】

  一起伤亡事故震撼着太行山区的秀水煤矿。矿工张富的妻子、春花饭店的老板娘李春花,牵头成立了矿嫂志愿者服务队,合力筑起安全生产的第二道防线。李春花热心为单身矿工说媒,率领服务队定期去井口、单身宿舍楼送温暖,受到了矿工们的欢迎,却影响了饭店的收入,盛怒之下的张富当众砸了服务队的牌子,家庭矛盾引发了男女老少价值观的议论。母亲几十年如一日给当矿工的父亲在井口送开水的经历的往事,成为李春花等人奉献爱心的精神支柱。

  春花饭店厨师、死亡矿工家属、服务队员蒋小翠,为喝醉酒的单身矿工宋拉金深夜上门送饭惹出轩然大波,污水还直接泼向了李春花。为证实清白,蒋小翠自杀未遂。群策群力追查,谣言竟然出自李春花的妹妹李春秀之口。是非面前张富等人以李春秀是孤儿为由,劝李春花原谅她,而春花却不徇私情。李春秀带着消极情绪投靠煤老板、荆沟矿矿长王海生,为获取对方的金钱,逼迫丈夫秦六儿业余时间去小窑打工。

  工伤致残的张富为体现个人价值,偷偷地去王海生的小窑干活,李春花获悉实情后奋力阻挡,张富意志消沉。服务队的作用日渐凸显,春花饭店却在半夜被砸得一片狼藉。

  几经挫折的李春花又一次跌入低谷,张富力主转让饭店。老采煤工出身的春花爸爸,在关键时刻给她讲述矿工精神,给予她精神支持。众矿工矿嫂慷慨解囊,春花饭店重新开张。矿工会赠送了“矿工之家”的金匾。

  李春花同村老乡、春花饭店服务员、服务队员郝新萍,抱着贪财的目的来到秀水矿,把丈夫吴天保当成了摇钱树。吴天保为了帮助郝新萍的哥哥还债,让自己家过上好日子,先是班后到炭场装车,后又主动到荆沟小窑干活,最终积劳成疾,患病住院。郝新萍终于醒悟,将自己悄悄藏的私房钱拿出给丈夫看病。

  李春秀离开姐姐等人去王莽岭旅游区开饭店,装潢完毕时,发现王海生送给自己的是一张无法兑现的空头支票。秦六儿也识破了王海生不择手段捞钱和调戏自己妻子的丑恶嘴脸。春花爸妈及李春花等人拿出积蓄帮助李春秀摆脱困境,并道出了李春秀的身世之迷。

  蒋小翠和宋拉金在经历苦难后相爱,张富在众人的引导下理解了妻子。矿嫂服务队的阵容和活动范围逐渐拓宽。矿领导在精神和物质方面都给予有力支持。偶然中,李春花得知吴天保带病偷偷地去了有重大事故隐患的荆沟小窑,率领几名矿嫂在坑口与见利忘义的王海生正面交锋,并用身体阻挡住非法冒险作业的矿车。当场透水事故发生,王海生仓惶逃离,获救矿工大梦初醒,揭发了王海生指使他人砸坏春花饭店的罪行。

  矿嫂井口服务站剪彩。春花爸把老矿嫂当年送水的茶缸赠送给李春花,李春花又把茶缸赠送给最年轻的服务队员郝新萍,象征着一种精神的延续。矿工会主席陈东平宣布:李春花被评为全国“好矿嫂”人们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分集剧情:
第一集

  秀水矿发生了一起人身伤亡事故:矿工李忠义因和妻子蒋小翠发生矛盾心情不畅,连续几日打牌消遣影响了休息,上班违章造成事故而死亡,张富为救他受伤住院致残。这次事故在秀水矿引起了不小反响。矿领导为吸取教训,及时召开全矿反思大会,同时也意识到家庭和谐对安全生产的作用。李忠义的妻子蒋小翠寻死觅活,当得知事情的经过后,自责不已。李春花和蒋小翠回到王莽岭老家,李忠义死亡的高额抚恤金引起村民们的极大兴趣。回到家中的李春花听父亲讲述他当矿工时,母亲经常到坑口为他送水,以示安慰和期盼的往事,深受感动。张富病好后主动找领导要求下井,矿领导建议他在井上工作,张富倍感失落。

第二集

  矿工吴天保下班无所事事,听说一位工友的妻子从乡下刚来,便和几个矿工去小平房听房,被保卫科当成小偷抓起来。郝新萍听到李忠义死后蒋小翠得到一大笔钱时,不顾家人的反对,跟着李春花来到秀水矿。李春花为让矿工们安心工作,和饭店的姐妹们一同去井口送温暖,使矿工们深受感动。蒋小翠发现她和春花回老家期间春秀管的帐有问题,引发了春秀对她的不满。初来矿上的郝新萍喜欢上了活动开朗的吴天保。女工部长黄茜得知李春花带领姐妹们到坑口为矿工送水,给矿工介绍对象后,鼓动李春花把家属们都组织起来,成立一个“矿嫂志愿者服务队”,李春花经过考虑答应了。宋拉金在春花饭店吃完饭算账的时候,春秀多算了两块钱,被发现后又将责任推到蒋小翠身上,致使宋拉金与蒋小翠发生矛盾。

第三集

  李春花主动将多要的钱还给宋拉金,并批评了李春秀,使宋拉金很感动。李春花筹办服务队一事在饭店服务员中引起波动,大家伙推脱不想参加服务队。李春花讲述了母亲给父亲送水,父亲得到一种安慰后,大家才纷纷同意参加服务队,春秀也无奈地加入了服务队。李春花整天忙着给矿工们搞服务,引起婆婆的不满。“矿嫂志愿者服务队”正式成立了,工会主席陈东平将矿嫂志愿者服务队的队旗交给李春花。春花带领服务队不仅在坑口为矿工们送汤送水,还将服务内容延伸到了矿上的单身宿舍楼。春花每天忙着搞服务,引来了张富妈的不满。郝新萍来到单身楼服务,引起了矿工的误会,让她倍感委屈。

第四集

  服务队员在单身楼上服务时,一位矿工丢了一百元钱,误以为是服务队的队员偷了,这在矿上引起不少人对服务队的误解。李春花当场给了矿工一百元钱,平息了此事。女儿馨馨生病,每天在外忙碌的李春花深感内疚。张富对李春花搞服务赔钱很生气,两人之间发生摩擦。丢钱的矿工无意中找到了钱,向服务队赔情道歉。郝新萍和吴天保分到了新房,准备着筹备婚礼。在李春花的操持下,吴天保和郝新萍在饭店举行了结婚典礼。吴天保特别感激李春花,表示今后一定安全生产,不违章作业。

第五集

  荆沟矿小窑主王海生为应付上级安全检查,到秦六儿家请他当技术员,并看上了李春秀。张富对违章矿工严格要求,引起了矿工不满,致使张富的情绪更加低落。宋拉金因病两天没有上班,吴天保和李春花到宿舍探望他,并帮他找医生、喂水喂药。李春花劝他安心养病,病好后好好工作。王海生为了找机会接近李春秀,来到春花饭店吃饭。王海生在饭店一掷千金,让李春秀羡慕不已,同时也越来越感到丈夫秦六儿无能。病中宋拉金对李春花无微不至的照顾感激涕零,不知如何报答。张富因工作不顺心,春花又忙着饭店,还贴钱搞服务家,两人不断发生摩擦。

第六集

  服务队员去坑口服务,蒋小翠守饭店,她关了门去给病中的宋拉金送饭。张富妈感到身体不适想到医院看病,张富因赶着上班,便到饭店找春花,看到饭店关着门,一气之下砸了服务队的牌子。服务队的牌子被砸后,队员们有人打退堂鼓,吴天保积极支持郝新萍干下去。坚持要把服务队干下去的李春花重新把牌子挂起来,继续为矿工们服务,服务队的姐妹们也都表示要跟着她把服务队搞好。服务队去坑口搞服务,饭店留下不想去服务的李春秀,她偷偷将一些肉馅拿回家为秦六儿过生日,正巧被蒋小翠发现。

第七集

  宋拉金革新自动风门,让队长郑大年试验,郑大年没有答应。宋拉金又到技术科,没想到同样遭到冷眼。春花提着礼品来到春秀家,本是为秦六儿过生日,春秀误以为春花来说肉馅的事而憎恨蒋小翠。碰了一鼻子灰的宋拉金来到春花饭店喝闷酒,向春花倾诉了心中的苦闷。张富妈高血压病又犯了,春花急匆匆赶回家照顾婆婆,路上碰到工会主席陈东平,便将宋拉金革新的事告诉他,陈东平表示支持宋拉金革新。晚上,蒋小翠为喝醉酒的宋拉金送饭,帮助宋拉金清理污迹,并为他洗了衣服,深夜才离开,不想出门时被一个矿工看见。第二天,李春秀听说蒋小翠半夜离开宋拉金家时,便添油加醋,捕风捉影,暗传蒋小翠与宋拉金有特殊关系。

第八集

  蒋小翠和宋拉金的谣言在秀水矿很快传开了,激怒了宋拉金。秦六儿对安全隐患极大的荆沟矿拒绝了王海生。李春秀将谣言当面告诉了蒋小翠,蒋小翠听了伤心欲绝。李春秀为多挣钱,逼着秦六儿去小窑干。在李春花各方奔走说服下,郑大年和矿技术科同意宋拉金搞试验,但他因为谣言无心试验,感到对不起蒋小翠,发誓要找出造谣者。李春花向李春秀询问事情的原委,李春秀一口咬定蒋小翠就是不检点的人,想把蒋小翠赶走。谣言传到学校,同学们的辱骂嘲笑使蒋小翠的儿子小宝非常气愤,回家后责怪妈妈,蒋小翠生气地打了小宝一巴掌。

第九集

  谣言使蒋小翠感到无脸见人,后悔当初参加了服务队。受了委屈的小宝跑到汽车站,要回乡下找爷爷奶奶。宋拉金在汽车站找到小宝,小宝对宋拉金又打又骂。宋拉金告诉小宝,他和蒋小翠是清白的。谣言传到张富妈的耳朵里,为避闲话,张富妈劝李春花辞了蒋小翠。为躲避谣言,儿子想回老家,蒋小翠感到回老家无法向公婆交代,左右为难。王海生为让秦六儿去小窑上干,先付给李春秀三千块钱,并许诺给春秀投资开饭店。李忠义的工友对蒋小翠和宋拉金的事特别憎恨,对服务队也是冷嘲热讽,并将怨恨集中在李春花身上。在李春秀的逼迫下,秦六儿终于答应去小窑干。有人给饭店打电话说一些污言秽语,服务队员把这一切都推到蒋小翠身上。有人给张富打电话,诅咒他们一家。

第十集

  服务队的队员们认为是蒋小翠给服务队丢了人,都不想去井口服务,蒋小翠要求退出服务队。李春花表示就是剩下她一个人也要去服务,并且一定要找出造谣者。张富跟李春花商量想让蒋小翠离开饭店,被李春花拒绝。李春秀趁着在井口服务,劝说张富出面撵走蒋小翠。张富为了求得安宁,给了蒋小翠两千元钱,暗示她离开饭店,离开服务队。蒋小翠让小宝回爷爷家住几天,并结算了饭店的账。把小宝送上了回老家的汽车后。蒋小翠公公婆婆看着小宝带回来的钱,猜想蒋小翠可能出事,忙带着小宝返回秀水矿,叫上李春花一起赶到蒋小翠家,及时将蒋小翠送到医院。

第十一集

  宋拉金听到蒋小翠自杀的事情后对蒋小翠更是充满了愧疚。黄茜听到这件事后,决心要彻底查清谣言。张富因小翠自杀,内疚不已。李春秀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越来越感到害怕,已经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在黄茜和保卫科的努力下,终于查清是春秀造的谣。小宝爷爷奶奶坚决要制裁造谣者,给李春花出了一个难题。在秦六儿的陪同下李春秀前去宋拉金宿舍赔礼道歉,被宋拉金痛骂一顿。李春花的爸妈来到秀水矿,带着李春秀来到蒋小翠家道歉。

第十二集

  春秀的父母为了春秀给蒋小翠道歉,蒋小翠终于原谅了她。张富找到宋拉金,为李春秀说情,拉金最终也同意原谅李春秀。蒋小翠和宋拉金原谅了春秀,春秀非常高兴。但春花不徇私情,坚持要处罚春秀。大伙都以春秀是个孤儿为由,在春花面前为春秀求情。李春花考虑再三,接受了大家的建议,并让春秀在春花饭店当着所有人的面向蒋小翠和宋拉金赔礼道歉。为此,春秀对姐姐春花怀恨在心,不愿再到饭店上班。中秋节要到了,春花准备放假好好让大家回家过个团圆节。李春秀经不住金钱的诱惑,劝说秦六儿去了小窑。

第十三集

  矿上不放假了,春花告诉大家饭店也不放假了,而且服务队也不能停止服务。大家伙为过节不能回家留在矿上继续搞服务心中不悦,春花答应给大家一定的补助。次日,当姐妹们告诉她都不回家,一起为矿工搞服务时,李春花感动不已。宋拉金为表达对蒋小翠的歉意,特意送去月饼,使蒋小翠公婆和小宝改变了对宋拉金的看法。中秋节李春花带领服务队的家属们来到坑口为下井的矿工服务,矿工们一出井就看见矿工家属们拿着月饼,举着“老公,你们辛苦了”的横幅欢迎他们,让他们干劲倍增。王海生为拉拢秦六儿,买了两部手机做为节日礼物送给秦六儿夫妇。矿领导为感谢服务队在节日期间所做的工作,特送去感谢信和奖金。

第十四集

  李忠义的工友因在背后说蒋小翠和李春花的坏话而深感愧疚,每天借过生日为名来饭店消费,以此表达歉意。宋拉金的自动风门革新成功,让大家刮目相看。张馨想买电脑,春花因经济拮据,坚决不答应。春花拿出自己的钱为饭店的姐妹们发两节的奖,但蒋小翠指出饭店已经亏损,这样贴补服务队饭店就不能干了,李春花左右为难。为了多挣点钱张富为了弥补饭店的亏损,听从秦六儿的话私下里到小窑为王海生干活。秀水矿两节不放假,王海生带李春秀去洗桑拿、下馆子,再次许诺秦六儿到小窑干活可以挣大钱。投入了王海生的怀抱。春秀戴着王海生送给的项链来到饭店,在姐妹们面前炫耀一番。家属们听说秦六儿在小窑干活挣了钱时,产生了不同的想法。

第十五集

  王海生利用秦六儿去小窑干活的机会与李春秀鬼混,并带着春秀来到王莽岭实地考察,准备帮她在新开发的旅游区内开个饭店。女工部在全矿开展“安全五好家庭”评选活动,黄茜把任务交给服务队,让她们组织发动评选,家属们争先恐后,春秀也想尽一切办法争当“安全五好家庭”。郝新萍怀孕了,吴天保欢喜无比。“安全五好家庭”初评结果出来,一些服务队队员因服务忽略了丈夫而没有被评上,心中不满。张富把在小窑挣的钱,给馨馨买了台电脑,李春花问钱的出处,张富谎称是私房钱。矿工郭玉柱因妻子桂兰忙着搞服务而责怪她,春花感到自己有责任,不顾蒋小翠的劝阻,让服务队员的丈夫孩子们在搞活动时到饭店以成本价吃饭。小宝的学习机坏了,宋拉金去家中帮他修好,使小宝特别崇拜他。

第十六集

  全矿家属进行投票,选举“安全五好家庭”,春秀因为暗中做了手脚被评上“安全五好家庭”,有人提出李春花让服务队员家属在饭店吃饭是为了拉选票,蒋小翠说明情况,赢得一片掌声。也有人提出秦六儿去小窑干活,李春秀家不能评“安全五好家庭”,李春秀当即指出张富也在小窑干活,李春花听后气愤地跑向荆沟小窑,将张富拦了回来。在张富的带动下,其他人也跟着回来。王海生得知春花把人们拦回后,对她恨之入骨,并气急败坏地找到秦六儿理论。小宝跟着宋拉金学电脑,更拉近了宋拉金和蒋小翠的感情距离。春花等服务队员的家庭没有评上“安全五好家庭”,工会主席陈东平得知情况后,高度赞扬了春花的精神,并坚决支持服务队搞下去。

第十七集

  张富不去小窑干活后,感到生活空虚,在一些工友们的唆使下打麻将赌博。秦六儿在春秀的逼迫下又去了小窑,并越来越感到荆沟小窑安全存在很大隐患,需要投资整顿。但王海生为了经济利益,强迫工人下井,并且越界开采。荆沟矿与秀水矿打通,小窑的工人还打伤了吴天保,此事引起秀水矿干部职工的高度重视,立即密闭通道,向上级反映情况。秦六儿非常害怕,王海生表示给他撑腰。李春花看到张富赌博,把麻将桌掀翻,张富对春花更加不满。吴天保几次感到身体不舒服,大夫告诉他肚中有一硬块,需要进一步检查,吴天保不屑一顾。深夜,几个人偷偷来到春花饭店,把饭店砸得乱七八糟。

第十八集

  饭店被砸,路过此处的王海生表示气愤。张富和张富妈看到饭店既不挣钱还惹是非,就想关了饭店。饭店被砸,李春秀想借此机会,劝姐姐关了饭店帮自己在王莽岭开饭店。饭店是继续开还是关,李春花犹豫不决。春花爸听到消息后来到秀水矿,给春花讲矿工的精神,给予她精神支持,并领着她带到坑口继续为矿工服务。矿领导得知春花的饭店被砸,立即派人调查。春花爸知道秦六儿在小窑干,很是担心,可春秀为金残,不听劝阻。春花想继续把饭店开下去,遭到张富的极力反对。

第十九集

  蒋小翠、宋拉金、吴天保等矿工及其家属拿出了自己的积蓄为春花凑钱,支持春花重新开张办饭店,把服务队搞下去。大家伙慷慨解囊相助,让春花下决心使饭店重新开张营业。不想继续开饭店的张富拿着工友们凑的钱,不得不选择了继续开办饭店。秦六儿因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告诉王海生不想再干了,王海生又以金钱相诱惑,并给秦六儿3万块钱,让秦六儿以自己的名义送给李春花重新开办饭店。春秀将王海生给姐姐的三万元钱,扣下一万,以自己的名义将二万元钱交给春花。春花饭店重新开业,矿工会送来了“矿工之家”的牌匾,并决定为服务队解决活动经费。郝新萍哥哥郝新国因为做买卖被骗赔了钱,来到秀水矿向郝新萍借钱还债。

第二十集

  郝新萍一再强调自己的困难,给了哥哥两百元钱路费。吴天保感到愧对郝新国,向工友借了两千元钱给了郝新国。吴天保为了郝新萍和快要出生的孩子,托人在炭场找了一份活,下班后偷偷给人装卸车。小宝为改装家中的电视,将电视拆得七零八落,被蒋小翠训斥一番,只好求宋拉金修理。春花发现吴天保气色不好,提醒郝新萍领天保去医院检查。宋拉金去参加技术比武,蒋小翠让小宝将一盒油糕和一个绣着“平安如意”的荷包交给他。秦六儿让张富再帮他到小窑干活,并说出春秀给的钱是王海生的钱。宋拉金技术比武获得好成绩,人们设宴为他祝贺,蒋小翠一口干完了拉金敬她的杯中酒。

第二十一集

  小翠的生日要到了,小宝和拉金商量想为妈妈过生日。李春花得知春秀给的钱原来是王海生的,马上把钱还给了王海生,王海生发现少了一万,得意春花已经暗中收下一万。宋拉金要为蒋小翠过生日,春花积极支持。晚上,当蒋小翠被叫回饭店时,黑暗中传来《生日快乐》的歌声,人们都为她祝贺生日,宋拉金当众向她表达了爱意,蒋小翠被深深感动,接受了拉金的爱。春花提出在坑口、单身楼建立服务站,每天24小时为矿工服务,矿领导积极支持,为她们解决了房子和经费。大夫告诉吴天保得了肿瘤,需要住院检查,他隐瞒了病情。

第二十二集

  王海生为留下秦六儿,给了他一张四万元的支票,并告诉他,春花收了她一万元钱。春秀告诉春花吴天保在炭场干活。李春花跑到炭场,将吴天保劝说回家。服务站在开始筹备,张富妈为支持儿媳的工作,将自己珍爱的缝纫机送到了服务站。秦六儿告诉张富,王海生给的是三万元钱,李春花找到春秀问清原委后,狠狠地训斥了春秀,并让她立即将钱还给王海生。可春秀告诉她为筹备饭店钱已经都花了。吴天保因家中经济拮据,找到秦六儿,想去小窑上挣点钱。秦六儿在小窑无意中听到矿工们议论王海生和自己老婆的关系,非常气愤,不再去小窑干活。

第二十三集

  春秀满怀希望准备饭店开业时,房东告诉她王海生给的四万块钱是一张空头支票。春秀终于认清了王海生的嘴脸。当张富夫妻为还王海生的一万块钱发愁时,张富妈将多年的积蓄给了他们。春秀陷入困境,春花、春花爸为她凑钱。春秀深受感动,春花妈也道出了春秀的身世之迷。吴天保带病去荆沟小窑,秦六儿向人们说出小窑非常危险。春花带人来到荆沟矿口,不顾王海生的威胁,拦住吴天保和所有下井的矿工。井下发生透水,王海生仓惶逃跑,矿工们如梦初醒,揭发了王海生砸饭店的罪行。吴天保住进了医院,郝新萍拿出自己悄悄攒下的两万元私房钱为丈夫看病。坑口服务站举行剪彩仪式,陈东平宣布:春花被评为全国“好矿嫂”。人们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