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1939年底,长沙会战后,抗战进入僵持阶段。同时,汪精卫在上海加紧了伪国民政府的成立步伐,这使得军统在上海的锄奸行动更加频繁地展开……

  此时,一位特殊的人物从日本来到了上海,他就是汪精卫内阁的重臣——秦文廉。秦文廉来上海是为了完成汪精卫与日本秘密卖国协议的签署,使得汪精卫伪政府可以顺利成立。

  军统冯如泰小组执行了刺杀秦文廉的行动。

  与此同时,中共地下党领导人江虹也接到了延安方面的命令,要从秦文廉处获取一项重要情报——汪精卫与日本人签订的卖国协议内容。这是一份绝密的卖国文件,只有将这份文件公之于众,才能彻底揭露汪精卫的卖国行为,使日汪的和平谎言败露。

  这样的形势使冯如泰小组的狙击手方滔陷入了两难境地,原来他是中共长期潜伏在军统内部的卧底。

  这一次,冯如泰要暗杀秦文廉,而中共特工小组领导江虹要方滔确保秦文廉活着。

  经过一番波折,秦文廉终于安全到达,而方滔的身份则遭到了冯如泰怀疑。

  日本谍报头目小泉从这次的刺杀行动中感觉到军统和中共都已经盯上了秦文廉,为了确保《日汪协议》不被泄露,小泉布置了严密的保护措施,甚至在关键时刻,不惜杀秦文廉灭口。

  秦文廉无意中陷入政治漩涡的中心。

  江虹命令方滔和慕容无瑕以恋人的身份渗透到慕容无瑕父亲慕容闻的身边,以便更好地了解日军物资运输和人员往来的情报。慕容闻是上海帮会中控制航运的老大,虽然表面已经退休,住在公共租界里休养,但其实私下也不得不与找上门来的日本人周旋。

  秦文廉为保身家性命,将签订好的卖国协议拍了一卷胶卷备份放在公共租界里一家银行的保险箱里,将钥匙交到好友大法官郁国华手中。这又成为日本人和中共地下党争夺的焦点。

  冯如泰绑架了秦文廉的女儿秦岚,以此威胁秦文廉交出协议密件。方滔去取密件时却发现了军统的人在跟踪他,他知道这是冯如泰在考验他。但此时他要想办法将拿到的东西送到江虹手中。

  江虹发现秦文廉为了保命,交出了一份假协议密件。

  冯如泰小组在执行刺杀另一个参与《日汪协议》谈判的汉奸梅思平时遭到日本人的伏击。只有方滔和女组员向非艳生存下来,二人都觉得内部有了叛徒。此时,江虹的诊所也遭到身份不明的人破坏,电台被毁,江虹在枪战中受伤被巡捕抓获。

  为了在军统和中共两方证明自己的清白,方滔出生入死组装了电台。重庆方面要求他完成刺杀梅思平的任务以澄清自己;另一方面,他开始积极的营救江虹。

  秦文廉要安排女儿偷偷的逃跑去国外,却走漏了消息,让日本人抓了回来。小泉觉得秦文廉已经不可靠了,便软禁了他一家。

  方滔为了营救江虹去找了郁国华,郁国华因为此事被日本人杀害。临终前将秦文廉的保险箱钥匙托付给方滔,但钥匙却被小泉抢走。但是没有密码,小泉还是不能打开保险箱。

  方滔在暗杀梅思平时发觉自己的计划总被日本人破坏,他经过试探才知道是向非艳将计划告诉了一个神秘人物。

  方滔将计就计杀掉了梅思平。同时在慕容无瑕的帮助下也营救出了江虹。他向江虹汇报了秦文廉的《日汪协议》备份胶卷就藏在银行的保险箱里。

  江虹决定由方滔来直接突破秦文廉。

  方滔找到了秦文廉,秦文廉开出条件,要求营救他全家到安全的地方并且要拿到蒋介石颁发的特赦令,才肯交出协议密件。

  小泉拿着保险箱的钥匙也逼迫秦文廉打开保险箱,但秦文廉只说里边是个人财产拒绝透露密码,对小泉采用应付拖延的策略。

  同时方滔设计引出了向非艳背后的神秘人物,竟然是假死的冯如泰。原来冯如泰被小泉抓获,秘密投靠了日本人,他安排了军统行动组的全军覆没,但他一直怀疑方滔是共产党,留着方滔挖出了江虹的身份和中共的电台。

  江虹为了帮助方滔拿到蒋介石的特赦令英勇牺牲。

  方滔设计诱杀了冯如泰,铲除了军统中的叛徒。

  方滔为营救秦文廉一家,打算在公共租界与日占区交界处挖一条地道。成功营救了秦文廉一家。

  小泉知道,方滔一定会去银行里开保险箱拿走日汪协议密件。他提前在银行门口设了埋伏。

  方滔也知道小泉一定会在此设伏。最后的决斗在银行门口上演……

  几天后,卖国的《日汪协议》在香港报纸登出……汪精卫的卖国行径大白于天下。

分集剧情:
第一集

  1939年底,长沙会战后,全国抗日军民群情振奋。另一方面,汪精卫在上海加紧了伪民国政府的成立步伐,这使得军统在上海的锄奸行动更加频繁地展开…… 军统行动组长冯如泰布置方滔带队刺杀了汉奸卢光洁,但队员曾奎受伤。方将他送到共产党地下组织领导江虹潜伏的诊所医治,很快,伤重的卢光洁也被送来,向非艳扮成护士要继续追杀卢光洁,但是她发现这个卢光洁是假的。这时,日伪特务尾随而至。方等军统特工和一群日伪特务同处一室,险象环生,多亏江虹从中斡旋,才化险为夷。方滔向军统组长冯如泰汇报完工作后,匆匆更换了另一种身份。原来他是在军统内卧底多年的共产党,江虹是他单线联系的领导,这次为了发展工作,组织又布置他与另一进步青年慕容无瑕假扮恋人,去渗透慕容无瑕的父亲——上海帮会的老大——慕容闻。上级指示江虹,秦文廉乘船从日本即将回上海,他是参加汪蒋密谈的汪精卫代表,是得到日汪密约的突破口,要破坏军统刺杀行动,保护好秦文廉。在江虹处治伤的曾奎听到谈话,要杀人灭口。

第二集

  从苏北新四军调来的‘白刃战专家’耿玉忠来诊所向江虹报到。冯如泰、向非艳来接曾奎,听说曾奎已死,他怀疑地对江虹举起了枪。此时,小泉来到诊所拜访,冯如泰等人只好藏了起来。小泉试探江虹,江虹机智应答,化险为夷。方滔到慕容闻家,此时,小泉和卢光洁也来到幕府,要求码头安全由日本人负责,以确保秦文廉安全。方滔经慕容闻盘问,滴水不漏,慕容闻感到方滔不一般,要吴一帆进一步查证方滔背景。日本电侦车侦测到军统电台,石井擅自带队捣毁电台。冯如泰、向非艳前来取情报,情急之中,发报员跳楼身亡。小泉带人到码头勘查,与正在假借拍照刺探物资运输情况的方滔和慕容无瑕相遇。小泉见方滔举相机三十分钟不抖,怀疑方滔就是他当年的劲敌——狙击手刘劲南。

第三集

  方滔向江虹汇报,从吃水线看,确定船上装的是日本人军用物资,可能是军火,江虹要无瑕尽快安排方滔到码头工作,以便监视敌人。租界总探长祝炳卿拒绝了日本人要求保护秦文廉,石井要干掉他。一天,方滔和慕容无瑕像情侣一样去露天咖啡馆接头,两个穿风衣的人行为异常,慕容无瑕正欲摸枪,被方滔一把按住,随即两个穿风衣的人向坐在一旁的祝炳卿开枪,这次刺杀看上去是象征性的警告。事后,慕容无瑕被方滔沉稳镇定折服。冯如泰得知祝炳卿遭枪击,送了一副特别的门神,夸赞他的人品。方滔和无瑕在码头搞到船期表,江虹要求确保秦文廉安全,方滔感到一旦冯如泰制定了行动计划很难办,要求增援一位同志帮助。冯如泰要组织自杀式刺杀,被方滔阻止。当秦文廉在小泉护送车队的保护下,就要进入军统安排的刺杀地点时,突然枪声响起,小泉和冯如泰都十分震惊。放枪的人是耿玉忠,目的是破坏军统的刺杀行动。小泉派日本特务追踪,结果都被耿玉忠斗杀。

第四集

  冯如泰已经猜到是共产党暗中破坏他的行动。慕容闻要方滔入帮,方滔推说在比利时领事馆工作不能有帮会身份。祝炳卿为冯如泰送的一副门神登门致谢,并嘱咐他井盖下放炸弹和路上放枪的不都是你的人,人走江湖,行事要小心。慕容闻听说秦文廉在路上遭到暗杀,为了报答当初秦文廉放他一马,不顾背上‘汉奸’的罪名,让吴一帆送礼压惊,被秦文廉婉拒。慕容闻‘小世界’娱乐会所开张,社会名流、小泉等人前来恭贺。小泉带来军部简报,运送军粮的船在苏北被劫走,向慕容闻讨说法。方滔在‘小世界’牌桌上见到卢光洁,随即离去,在慕容无瑕的掩护下,小韦配合下,用狙击枪射杀了卢光洁。江虹批评方滔过于冒险,要明白自己是有组织、有纪律的战士,不是江湖好汉。小泉看着当年国民党派往德国狙击学校学习的学员合影照,觉得在淞沪战中被他击中,然后顽强站起来打死了他好友的刘劲南,正离他越来越近。重庆命令,要设法通过秦文廉了解日汪密约的内容,冯如泰庆幸上次没有射杀他。

第五集

  方滔陪慕容无瑕去舞厅应酬时,一个外国女人突然上来对方滔说德语,方滔警惕地装作听不懂,然后巧妙地跟踪那个女人,发现那个外国女人向日本特务汇报什么。秦文廉去看望他在日本留学的同学郁国华,此时是公共租界特区法院的法官,遭郁国华冷言嘲讽。秦文廉回到家里,心中不快,不明白为什么忧国忧民操劳奔波,却被人如此误解。石井向小泉汇报上次测试过方滔不会讲德语,决定用更加极端的方法测试他。方滔随即遭到一伙人莫名其妙的袭击,方滔为不暴露身份没有显露身手,被打伤,慕容无瑕得知不是他父亲派人打的,便怀疑方滔是勾搭上了有夫之妇。小泉得知方滔始终没有还手,开始怀疑方滔是否是当年的刘劲南。冯如泰探望方滔,得知慕容闻的女儿慕容无瑕是方滔的女朋友,冯如泰自称是方滔的表舅,准备吸纳利用慕容闻。秦文廉回到家里惴惴不安,因为日汪密约已经正式签署,其中没有提到撤军,这让他总有点负罪感,为给即将成立的汪精卫伪政府造势,还被安排去沪江大学演讲。军统决定绑架秦文廉,以防不测,冯如泰单独找来向非艳,布置了秘密任务。

第六集

  秦文廉在演讲中大谈如何利用日本先进社会制度促进中国发展的理论,不料遭到学生们的抵制和校长尹湛恩驳斥了汪精卫投降卖国的谬论,赢得学生们雷鸣般掌声,秦文廉十分失落,躲进了洗手间,小韦入内将其击晕,准备运出窗外,负责保护秦文廉的石井进来与小韦打斗起来,秦文廉乘机逃脱,躲进一排椅子下,被向非艳拉着走出礼堂。祝炳卿及时赶来,见石井手里拿着刀,命令手下巡捕将他拿下,小韦则卸下伪装,俨然成为一个青年教工,混出礼堂。向非艳说自己是秦文廉的崇拜者,约时做秦文廉的独家采访,这让秦文廉大感安慰。军统二号方案取得成功。慕容闻得知打方滔的是日本人,随即责问小泉,小泉推说不知情,同时慕容闻劝说方滔入帮。小泉以宪兵司令部颁发特别通行证为交换,请慕容闻出面派刚入帮的方滔去将沪江大学校长尹湛恩除掉,慕容闻面对威逼、利诱,只好答应了。

第七集

  小泉要方滔去杀尹湛恩为的是进一步试探,同时,以便将慕容闻紧紧地控制在手里。慕容闻与吴一帆商量,杀尹湛恩的事一定要办得秘密,借此拉方滔下水,为确保万无一失,派杀手小刚跟随方滔。不知情的方滔见了小刚后才知去杀尹湛恩,中途下车将情况告诉慕容无瑕,让她转告江虹,慕容无瑕未找到江虹,只得报警。方滔被逼对着尹湛恩的办公桌连开八枪,杀手小刚赶到飞起斧头将尹湛恩砍杀。两人出门时被前来的巡捕抓走。听说方滔杀个文人都杀出事情,小泉和石井在谈笑中放弃了对方滔的怀疑。慕容无瑕责问慕容闻,为什么让方滔去杀人,慕容闻推得一清二净,并要慕容无瑕记住,方滔做的事情与慕容府无关。当法官郁国华宣判方滔无罪释放,小刚被判死刑,小刚翻供,郁国华取消宣判。小刚被灭口后,吴一帆带着杜老板的信,秦文廉又替日本人向郁国华求情,都无法说动郁国华。慕容无瑕去找郁国华,说知道谁是真正的主谋。方滔被判无罪释放。冯如泰听了方滔杀尹湛恩的情况后,仍不明白为什么日本人为方滔找郁国华说情。

第八集

  冯如泰为了辨别方滔的话是否真实,也为了能有效控制慕容闻,特上门拜访,并亮明军统身份,慕容闻承认方滔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带到杀人现场,为的是历练方滔。比利时投降后,方滔根据党组织指示到慕容闻码头工作。汪伪政府成立,秦文廉只当了个法务部次长,郁郁不乐,冯如泰指示向非艳抓住时机,加紧接触。小泉为防止秦文廉将日汪协议泄露出去,发电报将秦文廉的女儿秦岚骗回上海,更加牢固地控制秦文廉,秦文廉则更加痛苦。向非艳上门对秦文廉说,她有个做古董的朋友,有一座川东出土的玉佛,如果秦文廉买下它,可以永保平安。秦文廉明白是重庆的人要见他。冯如泰要秦文廉交出日汪密约,秦文廉态度强硬,只买下玉佛,一口拒绝了冯如泰开出的条件。为防止意外,秦文廉为秦岚偷偷买了去香港的船票,在码头,秦岚被日本特务拦下,险些遭侮辱,慕容无瑕替秦岚解围。秦文廉知道日本人不会轻易放过他们一家。

第九集

  方滔在码头看见秦岚,发现她竟是化名为李洁在军统培训班的同学,江虹要方滔将情况告诉冯如泰,让军统方面了解秦岚的底细。重庆发来电报,秦岚所在的香港行动组在暗杀汪精卫失败后,全部遇难,只有秦岚下落不明,重庆要求冯如泰小组甄别秦岚,方滔主动要求接近秦岚,相约秦岚在咖啡馆见面,并绑架了她,交由冯如泰审问,秦岚声称没有背叛组织,来上海只是劝秦文廉不要和日本人、汪精卫合作下去,冯如泰要求秦岚策反秦文廉,不惜任何代价弄到日汪密约内容。秦文廉见日本人对他防范很严,无奈只好找冯如泰合作,要求将他一家送到安全地方,还要有蒋介石亲手签发的特赦手谕做护身符。方滔发现日本人有批货入库却没有填写单据,江虹让老田带人混进仓库,结果发现大量法币,老田藏了一沓在厕所水箱。石井到书寓强行要见舒凤,发生争斗,打伤多人,被祝炳卿强行带走。秦文廉告诉秦岚,已经同意和重庆合作,把日汪协议原件偷出来,拍成照片交给重庆,要秦岚跟方滔学习拍照。石井思念舒凤,要求方滔陪同一起去书寓,方滔一口答应,石井也为方滔走进码头厕所提供了方便。

第十集

  方滔将取出的法币带给冯如泰鉴定真伪。由于方滔帮会特殊身份,帮助石井顺利见到舒凤,石井十分感谢方滔。日本人将大量法币转移。经鉴定证实,这批法币是伪钞

  ,重庆命令军统烧毁它。方滔教秦岚拍照,频繁进出秦文廉家,引起石井注意。军统策划放十场大火,让消防局没有办法到码头救火,江虹则计划在码头起火的第二天,向各家报社寄出文章,拆穿日本人制造假币的阴谋,让此事在社会上曝光。秦文廉为解决后顾之忧,坚决要求将秦岚送出上海,为此方滔请石井帮忙搞临时通行证。江虹给慕容无瑕一个任务,和方滔一起送秦岚离开上海,并强调这是组织的命令。秦岚走了,秦夫人一直放心不下。

第十一集

  外出游玩的慕容无瑕发现秦岚比她更了解方滔的饮食习惯,引起她的不安。当晚慕容闻的仓库被烧,租界各处燃起大火,消防车顾此失彼,石井等人眼睁睁看着假币被烧毁。秦岚找方滔谈话后,发现慕容无瑕一直没睡,就告诉她喜欢方滔就应该全心全意地感受他,第二天一早秦岚不见了。小泉认为这场火是码头内部人干的,祝炳卿却说放火的人是从后门进入,并问小泉你们日本人在仓库囤放大量的伪钞干什么。慕容闻为争取主动,找小泉算账,一场火使码头蒙受很大损失,按合同应该赔偿,小泉说上海滩一夜之间十场大火,这事情一定会水落石出,我们两家都是受害者。小泉得知秦岚去了俱乐部一夜未归,方滔还要了张通行证出城,小泉立即赶到秦文廉家。秦文廉见小泉来到忙说女儿失踪了,正准备报案,小泉却对秦文廉说不正是你自己派人偷偷送走的吗?此时,秦岚正好回家,双方停止争斗,小泉忙告辞。秦岚对父母解释留下的原因,是舍不得父母。小泉得知秦文廉去机要室借阅日汪密约。

第十二集

  秦文廉正在给日汪密约拍照,小泉突然造访,查问秦文廉为何要借阅日汪密约,秦文廉解释在研究协议的法理解释,为新政府修宪做理论上准备。方滔见秦岚和石井在一起,追问下,秦岚说出原委,方滔相信她说的是真话,江虹要方滔与秦岚接触格外谨慎。小泉排查了近一个月黑市上煤油买卖,发现了冯如泰的古玩店。冯如泰在回古玩店途中遭到石井伏击,小泉连夜突审,用尽各种刑具,冯如泰一直挺过来了,最后就向非艳肚里的孩子做威胁,冯如泰崩溃,答应为小泉工作,挖出军统和共党份子。冯如泰供出方滔,并怀疑他是共产党。祝炳卿带日本人上慕容府,怀疑方滔和抗日分子有关,也是仓库放火的同谋,带回樱机关问询,慕容闻和吴一帆主动陪同前去。

第十三集

  慕容闻怕方滔招供,连累自己,十分紧张,方滔在酷刑下挺过来了。慕容闻嘲讽小泉,强硬地要带走方滔,小泉想日后通过方滔挖出共党,送走了慕容闻和方滔。方滔在慕容府养伤,慕容无瑕很为方滔的遗言感动,带着随从拿枪对着小泉,遭到慕容闻的训斥,慕容无瑕被迫下跪认错。冯如泰报告小泉,秦文廉已将日汪密约拍照备份,拿到特赦手谕后才肯交出胶卷。秦文廉家遭到不明身份人的入室抢窃,冯如泰又绑架了秦岚,逼迫秦文廉交出胶卷。秦文廉既已同意合作又绑架了秦岚,这让方滔对冯如泰产生了怀疑。

第十四集

  冯如泰以组长身份命令方滔明日去国泰电影院门口取胶卷,为确保安全,冯如泰派向非艳盯着方滔。第二天,秦文廉将胶卷交给方滔,要求立即放了秦岚。秦文廉走后,守候在一旁的石井等人立即追赶方滔。方滔发现古玩店门口有日本人,不顾向非艳停车的要求继续向前开,中途跳车离去。方滔被日本特务跟踪,无法将胶卷交给慕容无瑕,只得躲进慕容府。日本人将慕容府包围起来。小泉和石井又突然造访,告诉慕容闻他们是追捕一个重庆份子,路过这里顺便看看,想单独跟方滔先生谈谈。方滔让慕容无瑕带来显影粉冲洗胶卷。慕容闻怕惹火烧身想把方滔交出去,吴一帆劝说慕容闻尽量拖延时间,平安把方滔送出去。既不得罪军统,日本人也抓不到把柄。胶卷交出去一天了,秦岚还没有回家,秦夫人心急如焚。秦文廉说岚儿可能回不来了,因为他交出去的是假胶卷。

第十五集

  秦夫人怪秦文廉太狠心,秦文廉说只要胶卷在手,岚儿生还可能性更大,如果交出胶卷,全家都得死。军统无法救方滔,只得寄希望他成功逃脱。方滔发现胶卷内容是假的,让慕容无瑕出门找江虹带回微型相机和胶卷,翻拍了申报。冯如泰电话打到慕容府,让慕容闻转告方滔将胶卷送出,吴一帆设计将胶卷藏在竹篮里,瞒过了日本特务,交给了前来打牌的向非艳。小泉拿到胶卷发现是假的,冯如泰一直怀疑方滔是共产党的卧底,手上一定拿着真胶卷。为了证实,小泉登门拜访秦文廉。秦文廉一见小泉,便求小泉救女儿。说绑架女儿的是军统的人,想要日汪密约,只好对着申报拍了一个胶卷交给他们。小泉证实方滔并未换胶卷,让冯如泰把秦岚放了。秦岚回家后喝酒不言语,人像痴呆一样。江虹冒险来到慕容府,方滔告诉江虹,胶卷拍的是申报。古玩店被破获,身边出现叛徒,军统冯如泰最有可能。冯如泰以给秦文廉鉴定珍宝为名,上门责问秦文廉为什么给的是假胶卷,秦文廉回答说是为了保护全家性命。要真胶卷,老条件,特设手谕和送全家离开上海。秦文廉强硬的表示,如果再做对我家不利的事,和军统的合作永远结束!

第十六集

  秦岚神智恍惚日加严重,秦家请来法国医生,小泉竭力推荐日本最著名的心理专家来给秦岚诊断。秦夫人认为多看一个医生多一份希望,接受了小泉的建议。方滔长期住在慕容府令慕容闻不安,让吴一帆捎话给方滔,让他早点消失或和慕容无瑕一起去美国,再也不参与日本人和重庆方面的事,让他作出决定。为了确保安全,秦文廉决定让夫人将胶卷放在租界里一家银行保险箱子里,秦夫人将钥匙托给郁国华,嘱咐这里面的东西是保全家性命的,郁国华犹豫之间,秦文廉赶到,在两人哀求下,郁国华答应下来。小泉请来的日本医生对秦岚做了检查,认为秦岚的神经系统确实比较乱,是难以装出来的,这才使小泉减少了怀疑。冯如泰接到重庆命令,配合军统三组绑架汉奸梅甫平,小泉想借此彻底铲除军统组织,同时将方滔等人一起干掉。冯如泰要求军统成员抱着杀身成仁的念头去执行任务,并通知慕容闻明天将方滔送出慕容府。

第十七集

  无瑕从姨妈家回来见方滔不在,不顾一切地要出去找方滔,慕容闻急忙派人跟着。方滔在瞄准镜中发现埋伏的军统特工尽数牺牲,小韦倒在车中,冯如泰从会所里冲了出来,身中几枪被当街击倒,方滔悲愤交加,连忙收起枪匆匆离去。方滔赶到诊所,巡捕从小巷里抬出受伤的江虹。耿玉忠到了中药铺,看到巡捕正把朱老板的尸体搬了出来。耿玉忠眼中充满了怒火,他突然发现,方滔也站在人群后面,立刻追了过去。无瑕匆匆赶来,只见诊所门口的巡捕已设了路障。耿玉忠告诉无瑕,江医生被刺,中药铺被毁,足以证明方滔是叛徒。为了保证组织不再受到破坏,只有杀了方滔。原来冯如泰的死是小泉设计的假象,以便冯如泰日后隐姓埋名。冯如泰将自己的手枪送给小泉,小泉举杯庆祝冯如泰重获新生。方滔回到自己住处,随后无瑕也跟随而入,颤抖着朝方滔开了一枪。埋伏在楼下的日本特务听见枪声,纷涌上楼。方滔在无瑕的搀扶下,击倒数名特务后逃生。无瑕将受伤的方滔带回家里,慕容闻怕女儿惹祸上身,十分着急。小泉得知方滔中枪进了慕府,打电话给慕容闻,约明天在小世界见面。为了方滔,慕容闻要求小泉给点面子,给点时间,把事情办得周全些。小泉下令紧紧盯住慕府,绝不能让方滔再次逃脱。另外要石井为了表示对帝国的忠诚,去书寓杀掉军统联络员舒凤。

第十八集

  舒凤舞剑直刺小泉,反被石井刺杀。慕容闻追问无瑕为什么开枪打方滔,无瑕说是一场误会。慕容闻劝无瑕把方滔交给日本人,无瑕骂慕容闻是汉奸,慕容闻气急甚至想一不做二不休,杀了方滔了事,无瑕以死威胁。无瑕守侯在方滔的病床前,寸步不离。慕容闻不敢得罪日本人,又不能不顾女儿的幸福,只能央求小泉放方滔和无瑕一起去美国,远离这个是非之地,被小泉拒绝。无奈之下,慕容闻跟方滔谈判,要求他们立即结婚,然后送他们去美国。方滔告诉无瑕,等他们结婚就去美国避避风头,以后再偷偷溜回来。无瑕以为方滔把结婚都当作执行任务,感到非常心酸。结婚当天,向非艳出现,要杀死方滔为冯如泰报仇,方滔说出如果他是叛徒,向非艳还能平安无事吗?向非艳动摇,没有动手。在这样的情况下举行婚礼,方滔和无瑕都感到特别沉重,在戴上戒指的那一刻,无瑕问方滔,如果是演戏的话就不要戴。方滔郑重地为她戴上了戒指,无瑕感到无比的幸福。婚礼后,方滔和无瑕按照原定计划,登上了慕容闻为他们准备的逃亡之路。半路上,方滔叫无瑕帮她买个油墩子,无瑕兴高采烈去买,下车的一瞬间,方滔的车被炸得粉碎。小泉怀疑是慕容闻在做戏,不相信方滔已死,暗中四处寻找方滔的下落。因冯如泰的“ 诈死”,不能公开露面,决定重新找一个军统的人和秦文廉接触。小泉认为秦岚是装疯卖傻,用高电压刺激秦岚大脑,秦岚被折磨得死去活来。

第十九集

  小泉要求冯如泰继续加紧对秦文廉的工作,冯如泰不惜找人伪造蒋委员长手谕,打算用假手谕换取《日汪密谈》的备份胶卷。冯如泰安排唐冠樵以军统的身份继续与秦文廉接触,告诉他手谕已经在路上,秦文廉表示看见了手谕再从长计议。小泉要求祝炳卿出面引渡江虹,祝炳卿不受威胁,表示这个案子已经移交给租界法院郁国华的手里。小泉去找郁国华交涉,郁国华义正严词地拒绝了,说一切会按照法律程序走,目前找不到江虹故意伤人的证据,如果她属于正当自卫,很可能被无罪释放,小泉被气得咬牙切齿。小泉无计可施,准备武装绑架江虹,下药迷晕了守护江虹的巡捕,幸亏祝炳卿及时发现,提前转移了江虹,日本人扑了个空。几次计划的失败,都是因为祝炳卿的从中做梗,石井想要杀人灭口,但小泉碍于祝炳卿是法国政府的人而不敢动手。唐冠樵将假手谕交给了秦文廉,并要求他带着胶卷和全家第二天到指定地点集合,离开上海。小泉大为兴奋,要求冯如泰设好埋伏以夺胶卷,并承诺他事情一旦达成,就送他和向非艳双宿双飞。秦文廉反复研究手谕,彻夜不眠。第二天,秦文廉按时坐上了黄包车,但并没有带妻女和行李,而是径直驶向了小泉的军部。冯如泰等了一天都没等到秦文廉的身影,他哪里会想到,秦文廉将这份假的手谕交给了小泉的手中。原来秦文廉早就看出了手谕是假的,他这样做既可以名哲保身,又可以反将他们一军。小泉气急败坏,大骂秦文廉是只老狐狸。

第二十集

  无瑕和耿玉忠前往医院营救江虹,但是打草惊蛇,被巡捕团团围住。耿玉忠扣留了一班人质,逼迫巡捕房让路。江虹眼见形势严峻,这样拖下去,三个人都脱不了身,她表示在巡捕手里是安全的,祝炳卿会帮助她。无瑕和耿玉忠混在人质中跑了出去,小泉早在医院门口设置了狙击点。当他的枪口对准无瑕等人时,方滔拿着狙击枪出现在他的瞄准镜内,小泉吓得一身冷汗。方滔重新出现在无瑕面前,无瑕觉得恍如隔世,与他紧紧相拥。原来这是方滔和慕容闻唱的双簧,作为救方滔的条件,不能再与无瑕来往,用“诈死”来瞒天过海,让无瑕死心。祝炳卿告诉方滔,要营救江虹必须去找郁国华。郁国华表示他虽然痛恨日寇,但不会以此作为践踏法律的理由,他还是会依法办案,但郁国华流露对方滔保家卫国的好感,暗示在开庭审理前,要等江虹的身体恢复,这段时间是方滔下手救出江虹的最好时机。无瑕问方滔在他心里,是组织重要还是她重要。方滔表示是组织,但如果是和平时期,无瑕最重要,无瑕感到非常满足。方滔想通过秦岚接近秦文廉,却发现她被冯如泰绑架后变得神志不清。秦岚在所有人面前装疯卖傻,只在方滔面前表露了真相,希望方滔能够帮助秦家。方滔向秦文廉保证,一定帮他弄到真的特赦手谕。方滔找到向非艳,重新建立起和重庆的联系。小泉命令石井派人使用暴力手段给郁国华等特区法院工作人员施加压力。祝炳卿派出装甲车接送郁国华等法务人员上下班,以保证租界内法务人员的安全。但郁国华当众拒绝,他认为法务人员是国家民主正义的象征,绝不能在中国向日本侵略者的恐吓低头。

第二十一集

  无瑕将郁国华被恐吓的消息告诉方滔,并坦言她心里最重要的就是他。秦文廉因为江虹的事情来提醒郁国华要小心提防日本人,并且提醒他好好保管那把钥匙。记者对法务人员受到威胁的事对郁国华进行采访。郁国华公开表示没有证据证明江虹是共产党的反日人士,她很有可能被当庭释放。郁国华提醒祝炳卿保护好她的安全,因为日本人很有可能在她出庭那一刻有所行动。郁国华回想和秦文廉在日本留学的时光,觉得恍如隔世,充满怀念。小泉看到报纸关于郁国华言论的报道气愤不已,石井决定杀害郁国华,来震慑租界法务人员。方滔约郁国华见面,却亲眼目睹了郁国华被刺的过程,郁国华临死前将保险箱一事托付给方滔,却被石井偷听到,抢先一步拿到保险箱钥匙,方滔和石井拼命争夺钥匙,石井被方滔射中要害,临死前将钥匙扔到了小泉的手中。

第二十二集

  连续发生的枪杀事情,令祝炳卿对小泉严加监控。小泉去德华银行声称自己捡到了一把钥匙,想要探询失主的身份,银行要为失主保密,不予告之。秦文廉担心小泉会去银行打开保险箱,打电话去银行询问,银行回答光有钥匙没有用,一定要本人才能打开保险箱。秦文廉去探望郁国华夫人,得知钥匙已经落在小泉手中,吓得魂飞魄散。小泉逼迫秦文廉当面打开保险箱,秦文廉强作镇定,抵死不从。小泉威胁秦文廉如果再碰保险箱,当他变节处置。秦文廉眼见夺不回钥匙,为保险箱又上了一把锁,小泉手上的钥匙等于废了。小泉用武力逼迫银行职员说出保险箱的内容。第二天,银行职员的尸体被曝露在江面。小泉质问祝炳卿关于江虹案子开庭的时期,祝炳卿冷冷地回答说,自从郁国华被害,无人敢接手。小泉得知重庆电令,要冯如泰严密控制方滔,放长线钓大鱼,另一方面,要马上将江虹抓回来,深挖共产党组织。重庆方面为了试探方滔的忠诚,要他刺杀梅甫平。

第二十三集

  慕容无瑕发现了方滔抽屉里的照片,无瑕对耿玉忠说出了对方滔和向非艳去踩点的事情感到可疑,他们商量决定,从向非艳入手,查清方滔的底细。耿玉忠跟踪向非艳,制服了她,就在非艳准备咬破氰化钾袋自杀时,冯如泰“死后复生”,救走了向非艳,并谎称军统内部的叛徒就是方滔,要顺藤摸瓜,将共产党奸细一举铲除,要非艳向他时刻汇报方滔的行动。耿玉忠告诉慕容无瑕,方滔是军统的特务,无瑕异常失落。秦文廉为了逃离上海,无奈求助于慕容闻。秦文廉一介鸿儒要沦落到去求一个杀人越货的黑帮头子给条生路,这对他的心理也是莫大的鞭挞。但好在慕容闻为了报恩,答应帮助秦文廉。秦文廉趁去庙里烧香的机会,摆脱了日本人的眼线,登上了船,大家都以为平安的时候,船外却响来一阵枪声,小泉当着秦文廉的面亲手将船老大打死。小泉将尸体送往慕容府,慕容闻碍于得罪日本人,再也不敢越雷池半步。

第二十四集

  日本人对秦岚全身搜身,令秦文廉受到莫大的侮辱,秦太太向汪夫人告状,汪夫人同意向日本军部反映。小泉被警告,决定向秦文廉实施报复。一帆将慕容闻收秦文廉的金条又送了回来,因这次的出逃失败了特意来退回酬金。秦文廉求慕容闻帮忙再安排一次潜逃。但吴一帆说今天死的兄弟尸骨未寒,况且日本人也限制了他在内河的所有船只,实在是无能为力,秦文廉陷入绝望中。祝炳卿通知江虹,租界法院打算当庭释放她,但是希望通知方滔来接应他以确保她的生命安全,但不知道怎么找方滔。江虹告诉祝炳卿,想要找方滔就去找无瑕。小泉得知江虹将被释放,决定去医院武装绑架江虹,在现场伪造成军统所为,令巡捕房的矛头指向方滔等人。小泉组织对江虹严刑逼供,但江虹誓死不招。方滔为刺杀梅甫平设计出用水银弹来增加杀伤力,但每每方滔想出刺杀方案,对方就有了应对之机,方滔怀疑向非艳将消息泄露了出去。非艳气急之下决定孤身刺杀梅甫平以示清白。冯如泰表态会帮助非艳物色一个梅甫平身边的人来刺杀他。

第二十五集

  冯如泰打算收买梅甫平的厨师朱中南,让朱中南在梅思平熟睡时下手。向非艳计划色诱朱中南,然后由冯如泰闯进来将其拿下,逼其就范。朱中南果然中计,前去行刺梅甫平,却被人逮个正着,显然对方早有防备。向非艳怀疑是冯如泰走漏了风声,但巧言善变的他再次骗取了向非艳对他的信任。小泉为上次扣留保险箱钥匙和粗鲁搜身秦岚的事情假惺惺地向秦文廉道歉,实则是想在秦文廉身边安插一个厨子,好控制秦文廉,秦文廉当然不从。小泉收买了秦文廉的管家保忠,让他随时汇报秦文廉的一举一动。秦文廉的厨子突然请辞,保忠为秦文廉找来一个新厨子,那个人就是小泉的眼线。日本人多次拷问了江虹,但江虹意志坚定,受尽酷刑也没有招供。小泉失望。冯如泰出了个主意,用她做诱饵来引蛇出洞。冯如泰开门见山质问慕容闻通共的事情,并指方滔就是军统的叛徒,慕容闻一口咬定方滔已死,但冯如泰说出方滔的住处和无瑕仍与方滔联系的事实,慕容闻无法抵赖,眼见把柄被冯如泰掌握,无奈之下只好将仓库借给冯如泰他们审讯江虹,目的就是做戏给无瑕听见,好让共产党方面安排人手营救江虹,以便一举铲除共产党。小泉将秦文廉身边的秘书也换了,并且下药将他迷晕,将其送往日本军区医院,威胁秦夫人用保险箱的内容来换取丈夫的性命。慕容无瑕和耿玉忠商量好去营救江虹的计划,才找方滔帮忙,实则观察的他的反映。方滔听见冯如泰现身,还抓了江虹,立刻明白军统叛徒很有可能就是冯如泰,这一切可能是日本人的阴谋,他想劝阻无瑕不要贸然行动,但是苦于不能将自己的双重身份告诉无瑕,左右为难。

第二十六集

  耿玉忠见方滔不愿合作,打晕了他。耿玉忠和无瑕前往仓库拯救江虹。冯如泰早就设下了埋伏,等耿玉忠往圈套里钻。正当冯如泰举起了枪瞄准耿玉忠时,祝炳卿及时赶到。耿玉忠抓住机会杀出了重围,冯如泰立即带着江虹从事先准备好的后路转移,却在门口遭到了方滔狙击埋伏,身边的一个个特务都被方滔击毙,在祝炳卿的协助下,方滔成功营救了江虹,冯如泰只好惶恐而逃。方滔向江虹汇报了可能是冯如泰叛变的事情。耿玉忠却用刺刀顶住了方滔,他告诉江虹方滔是军统特务。江虹证明了方滔的清白,无瑕为自己误会了方滔感到非常地羞愧。无瑕汇报说,秦岚向共党求助,秦文廉已经命悬一线。方滔知道他现在和重庆方面所有的联系都被冯如泰监控了,所以决定尽快杀死梅甫平,好得到重庆的信任,送来新的电台频率和密码。小泉坚持要看到保险箱的内容才会为秦文廉安排手术,甚至将秦家私人医生赶出医院,不让任何人接近秦文廉,秦岚心急如焚。秦岚终于找到方滔,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无瑕告诉方滔自己对他动了真情,已经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份感情,她向上级提出调往苏北根据地。医院通知秦夫人,准备帮秦文廉准备后事,这么拖下去已经没救了,秦夫人崩溃了,她的决心开始动摇。秦夫人去找小泉,小泉承诺只要打开保险箱,就拯救秦文廉,并且送他们全家去香港。秦夫人和小泉约好明天一早去银行。而方滔这边,也在当夜安排好了整套的营救计划。

第二十七集

  松冈浴池炸弹炸响,大量日本人被送往医院救治,他们乔装成日本医生,趁乱混进了医院,江虹为秦文廉打了一针,秦文廉终于苏醒了过来。方滔提醒秦岚,不要再让日本人对秦文廉用药,秦岚感激万分。第二天清晨,秦夫人应约前往银行,正当小泉得意地为她开门,秦文廉出现在他的面前,小泉的阴谋完全瓦解。英国政府与日本签约,封锁滇缅公路。至此,日军完成了对中国的海陆封锁。抗战进入了最艰难的阶段。汪伪政府为了打气助威,准备召开一个庆祝酒会,慕容闻接到了一张请贴。方滔计划在酒会上刺杀梅甫平,但是日本人在酒会上一定会严加把守,外人根本无法混入,方滔提出是无瑕表现的时候了,由无瑕随慕容闻进入酒会,在里边安放炸弹炸死梅甫平。慕容闻正为去不去的酒会的事情犯愁,他担心去了会变成汉奸,不去又是公开抗日情绪,想以生病为借口不去,无瑕吵闹着让慕容闻带他去,一向对女儿宠爱有加的慕容闻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方滔想出一箭双雕之计,部署好完整计划,一边刺杀梅甫平,由耿玉忠翻窗爬进大楼,将炸弹交给无瑕。另一边安排好车辆,在炸弹响起之后,在酒会后门接秦文廉一家离开上海以保证安全,再用特赦手谕换取胶卷。小泉知道方滔一定会在酒会这天有所行动,他知道方滔进不了酒会,所以把所有重点放在门口的狙击位上,可是搜遍了方圆三条马路,仍然一无所获。保忠送来消息,秦文廉将在酒会当晚逃走,小泉以为方滔今晚的重点不是刺杀梅甫平,对酒会里面放松了戒心。无瑕主动接近梅甫平,和他跳舞,好色的梅甫平见到无瑕的美色,马上意乱情迷。无瑕趁势将装有炸弹的手提包挂在了梅甫平的座位上。

第二十八集

  小泉发现了准备接应秦文廉的可疑轿车,派手下人去搜查并控制江虹安排的司机。方滔听到爆炸声准时响起,举枪瞄准了后门,准备接应秦文廉。特务命令司机按原计划开车到门口接应,这样引诱方滔开枪来暴露他的位置。司机为了掩护方滔而壮烈牺牲。小泉现场搜查了秦文廉一家,却没有找到《日汪协议》的备份胶卷,营救秦文廉的行动宣告失败。慕容无瑕命司机开车接应方滔,慕容闻这才知道是原来女儿竟然一直瞒着他和方滔来往,他极力反对,命令司机开车,慕容无瑕为了救方滔,无奈用枪对准自己,方滔上车并成功逃离现场。慕容闻以杀死方滔来威胁无瑕说出真相,无暇承认炸弹是她放的,慕容闻暴跳如雷,命无瑕去揭发炸弹是方滔所为,否则将软禁她,无瑕默默承受。小泉为引出幕后真凶,将司机等人扔在租界边界上曝尸。耿玉忠在日本控制区的大楼上悬挂抗日标语,一时群情激愤,反日情绪高涨,祝炳卿协助他们将尸体转移。无瑕申请调往苏北根据地获批,方滔担心无瑕安全前往探望,被慕容闻痛斥。小泉被撤消樱机关长官的职务并且得到严重警告处分,小泉誓死要揪出幕后黑手,无瑕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

第二十九集

  小泉责令慕容闻交代酒会上炸弹的事,矛头直逼无瑕。小泉向工部局申请了逮捕令,上门抓拿无瑕。慕容闻为救女儿,准备全家逃离上海,哪怕和日本人血战一场也再所不辞,一帆劝慕容闻将无瑕交给共产党。慕容闻决定不再阻拦无瑕,请求祝炳卿协助他送无瑕去投奔共产党,父女俩泪别,慕容闻将无瑕从小到大的照片送给她,无瑕感动不已。方滔等人为明天营救无瑕而部署行动计划。重庆方面电令方滔,送特赦手谕的密使很快到上海,此情报也被冯如泰截获,小泉命令冯如泰一定要将特赦手谕抢到,以此骗取秦文廉的《日汪密谈》备份胶卷。方滔知道小泉对他的行动了如指掌,他思索着怎么样保护密使和手谕。秦文廉因为上次行动计划的失败,被日本人盯得更紧,方滔根本无法展开进一步的行动。江虹求助祝炳卿,晓以大义,以民族救亡的重任感化祝炳卿,他终于同意再次冒险带方滔混入秦家。耿玉忠护送无瑕到了共产党在城外的地下交通站,第二天早上却发现那里一条狗突然不见了。

第三十集

  树林里早就埋伏了日本特务,耿玉忠为掩护无瑕和一帆逃离,自己留下来吸引火力,却始终寡不敌众,壮烈牺牲。一帆也为了保护无瑕,被日本人残忍地杀害。方滔乔装成巡捕被祝炳卿带进秦文廉家里,岂料秦文廉因酒会行动的失败,不打算和方滔继续合作。小泉抓不到慕容无瑕,恼羞成怒,要抓慕容闻问罪,小泉将一帆的尸首丢在他面前,慕容闻眼见最亲的兄弟横尸当场,以为无暇也惨遭毒手,一把抓住小泉要和他拼命,慕容府上上下下被日本人包围。慕容闻为一帆设置灵堂,万念俱灰,分了家产,遣散了家眷。正当小泉打算强攻拿下慕容闻,府里传来了枪声。老田告诉江虹耿玉忠和吴一帆牺牲的消息,方滔决定亲自接无瑕回家。无瑕得知父亲自杀的消息,痛苦地不能自已,方滔决定保护好无瑕。秦文廉被小泉的人开枪恐吓,小泉借机令秦文廉全家搬走,实则软禁他们。江虹和方滔开始部署和重庆密使交接,为免被小泉插手,他们想出用照片换手谕的方法。

第三十一集

  方滔引开汪伪特务,江虹前去和重庆特使接头。冯如泰发现方滔去的地方不对,被破译电文中安排的地址是蓝馨剧场,于是只身赶往剧场。江虹偷偷将特赦手谕藏了起来,冯如泰杀害了江虹,却没有搜出手谕,正抢夺江虹手里紧紧捏住的戏票时,方滔赶到,并向冯如泰射击。慌乱之中,冯如泰只夺下来半张戏票。小泉将整个戏院搜查了几遍,一无所获,只得将视线转向秦文廉,守株待兔。方滔绞尽脑汁想办法与秦文廉联络上,却苦无门路。秦岚为庆祝父亲生日,买了一块瑞士怀表作为礼物,方滔在怀表里做文章,通知秦岚去名媛女子保龄球俱乐部接头。小泉将秦文廉银行保险箱的钥匙作为礼物送还给了秦文廉,实则想借机缓和一下与他的关系,希望他一心一意为汪伪政府出力。在无瑕的启迪下,方滔终于破解半张戏票的含义,取回了江虹临死前巧妙藏起的手谕。秦岚和无瑕在俱乐部利用衣柜来传信,秦岚劝父亲与方滔合作,这是他们洗清罪名的唯一机会。方滔决定挖掘一条地道来营救秦文廉一家。老田为了引出冯如泰,特别用电台通知重庆再送一张手谕过来,冯如泰果真上当,前去截获手谕,小泉派重兵监视,以为手谕势在必得。

第三十二集

  冯如泰逼迫老田交出手谕,方滔斥责冯如泰是叛徒,冯如泰没有否认。向非艳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对他开了枪。冯如泰的死,令小泉更加丧心病狂。方滔不得不加快挖掘地道的速度,以尽快能把秦文廉一家解救出去。但是秦文廉犹豫了,他既担心出逃的成功率,同时为逃亡去何处而忧愁。秦岚为了坚定父亲的决心,终于将自己是香港站的中尉特工的身份说了出来,并且坦陈了这么多年来被日本人迫害、被军统甄别的惨痛事实,她活下来就是为了洗脱全家的罪名。秦文廉不禁为女儿的用心良苦深深震撼,决定誓死出逃,将保险箱的钥匙郑重地交到了方滔的手中。秦岚为掩护父母出逃,自己留下来做诱饵,被小泉残忍地杀害。秦文廉离开上海,小泉的代长官一职被革去,并且要以死向天皇谢罪,小泉请求让他去跟方滔决一死战。方滔向无瑕诉衷肠,坦言自己做狙击手这么多年,小泉是战场最大的敌人,他曾经在战场上打死了他十七个兄弟。方滔希望无瑕好好保护自己,为了他变成真正的战士。方滔在银行取出了胶卷,并交给了老田。因为他知道,走出银行的那一刻,将是他和小泉的最后较量。果不其然,小泉在银行门外的高位设置好了狙击点。方滔平静地坐在银行里,小泉死死地瞄准银行门口。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方滔悠闲地喝着咖啡,小泉则在烈炎的烘烤下汗流浃背。小泉按耐不住,见银行要关门了,走进银行去找寻方滔,两个人带着微笑进行了最后一次谈话,方滔承认他就是令小泉日思夜想的刘敬南,两人唏嘘不已,竟有种惺惺相惜的味道。小泉告诉方滔,这不是两个国家的战争了,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他会在门口等他。方滔临危不惧,毅然决然地站起身,走向银行大门,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在打开门的那一刹那,小泉的子弹飞膛而出,直奔他的心脏……几天后,香港报纸全文登载了《日汪协议》,汪精卫的卖国行径昭然天下。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