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公元1906年(光绪三十二年),赣南庾县县令明公的独子明寿山考取了全省唯一一个法国留学的名额。同去的好友贾兴国则是候补,十分失落。而明寿山的父亲对此却坚决反对,执意让寿山参加第二年的科考,作为寿山和兴国的老师,德国传教士伯林汉劝说明公无果。不料,明家突遭大变,南安府官兵奉湖广总督张之洞之令揖拿明公归案,罪名是明公参加同盟会企图灭满兴汉,被朝廷判为私通乱党罪。明公拒不受捕,明府被满门抄斩。寿山被父亲藏于井中,并被嘱托“以后明家子孙世代不许出卖国贼”,后被守山老人江风逸及其孙女江欣照救起,逃此一劫。疯疯癫癫的江风逸还预言自己的孙女和明寿山有很深的渊源,江欣照半信半疑。

  寿山的朋友云盖天是云氏围屋的少主人,他和贾兴国都想帮寿山脱离险境,但云母为保家族利益,对寿山之难置之不理,并劝阻自己一双儿女不要干预此事。在福音堂行医的江欣照请求伯林汉通过外国人的势力保护明寿山,而德国领事则告诉伯林汉,西华山储有大量钨精矿,希望他在此地大量开采,运往德国,伯林汉则请求领事把寿山带走,让其出国留学。贾兴国放弃去法国的机会,随伯林汉通过福音堂的名义开采矿石。云盖天的妹妹云青扬则送走了自己心爱的明寿山。

  贾兴国借收购黑石之事,逐渐成为水城有头有脸的人物,云家挑行也借开采矿石之机,与贾兴国联手,欺行霸市,大发横财。贾兴国提议用黑石建了新的福音堂。云母有意撮合云清扬嫁给贾兴国,而云青扬深爱着明寿山迟迟不肯答应。5年后,留学德国的明寿山回来了,伯林汉不但和寿山以义父义子相称,更将福音堂的主事权交给了明寿山,贾兴国成了副手,云青扬更是向寿山表达了爱意。而明寿山心中想的却是和江欣照结婚,并报答义父的恩情。原本已风生水起的贾兴国见大权和心爱的人都被夺走,心中产生了深深的妒意。失意的贾兴国认识了戏班的红角黄鹂鸣,渐渐和黄越走越近。

  主事后的明寿山搬进了黄知事替他置办的新居,并打破了云家垄断客山开采的局面,云盖天对他的做法大为不满,客山上的矿工分成帮派明争暗斗。江欣照和黄知事都提醒寿山福音堂大量开采黑石一定有隐情,而明寿山虽有报答国家之心,却更顾及伯林汉的恩情,对黑石的真正身份不以为意。黄知事让江欣照调查了黑石的真相,证实了黑石就是稀有金属钨的矿石,这使明寿山陷入恩情和爱国情的矛盾中。也使江欣照和他产生了分歧。

  为化解和云家的矛盾保障钨矿的出口,明寿山主动要娶云青扬为妻。云母为保全云家利益也极力促成他们的婚事。贾兴国一蹶不振,终日和黄鹂鸣厮混,并染上烟瘾。

  黄知事希望通过政府的力量限制福音堂对钨矿的肆意开采,而伯林汉却想方设法买到了西山山权,明寿山渐渐对伯林汉的做法不满,而伯林汉并不理会他的劝告,对采矿之事一意孤行,义父子之间矛盾逐渐加深,明寿山最终不满德国人对中国人的无理和对中国资源的肆意掠夺,和伯林汉分道扬镳。伯林汉于是把落魄的贾兴国找出来,希望用他和明寿山对峙。

  在赣州行署谢专员的支持下明寿山和黄知事组建了专职机构——钨业事务所,明寿山采取一系列措施制约福音堂的钨矿开采,并积极寻找钨矿的主矿脉。云家因明寿山的改革影响了采矿的行市,对明寿山大为不满,并阻止云青扬和明寿山继续生活,明寿山在江欣照的鼓励和帮助下艰难地维持着事务所的工作,并承受着水城人的不理解和不支持。贾兴国为了和明寿山对峙,并帮助伯林汉继续盗运钨矿石,对明寿山百般阻挠,并在黄鹂鸣的帮助下明里暗里制造事端。

  明寿山设立的税收制度让贾兴国等人无利可图,于是贾兴国决定拆除新建的福音堂,用搭建福音堂的黑石出口,明寿山则在江欣照帮助下找到了钨精矿的主矿脉……关于钨矿的争夺越演越烈,随着局势的变化和帝国主义新的入侵,明寿山、贾兴国、云盖天,以及江欣照、云青扬和黄鹂鸣都卷入这场越来越复杂的斗争中。他们不但把全部青春奉献给了中国最初的钨矿事业,同时,他们也献出了他们的爱情甚至宝贵的生命。

  明寿山最终保住了钨精矿的主矿脉,伯林汉黯然神伤离开了中国,贾兴国大彻大悟决定以新的面貌继续和明寿山竞争,云盖天理解了明寿山也深深地爱上了江欣照……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公元1906年(光绪三十二年),赣南余县水城内,县令明公家厅堂内摆满了准备庆宴酒坛,余县的两个考生明寿山和贾兴国同去参加科考,贾兴国榜上无名,而明家独子明寿山以科考省试第一名的身份还乡,明府上下一片喜庆。

  明公与同盟会、哥老会成员们也利用这个机会聚在一起,议论着萍乡反清起义军一路攻下宜春、万载、瑞州、南昌等地。但清廷串通欧美列强镇压起义军,英、德军舰己经开进长江,面对这种形势商讨对策,声讨清廷卖国。

  这时,南安府捕快带官兵闯进明府,奉湖广总督张之洞之令揖拿明公归案,罪名是明公参加同盟会企图灭满兴汉,被朝廷判为私通乱党罪。明公知道随官兵前往也是一死,便拒不受捕。捕头亮出手谕,拒捕者满门斩。明家家丁及同盟会、哥老会成员随即与官兵展开一场血拼。

  混战之中,明公将独子明寿山拉入后院,藏入只能容下一人的水井中。明公告诉儿子,自己是为反帝救国而献身,以后明家子孙世代不许出卖国贼。明寿山坚决要与父亲共生死,明公对儿子说,“如果老天留人,你自然可以活命,如果老天要收明家上下,你就把这口井当你的坟墓吧。”说完明公命家丁将一块青石板压在井口上,将明寿山盖在井中。随后加入到这场血拼之中,由于寡不敌众,明府上下及同盟会、哥老会成员悉数被斩,官兵走前一把火烧了明府。

第二集

  余县水城旁的西山上居住一位守陵老人江风逸,他的老师是清庭方天监皇帝供养的国师,专为皇室堪舆,两代皇帝陵墓为先师所选,故死后万里朝廷特赐阴宅一处,由学生江风逸领奉银世代守灵。此时江风逸站在山上观夜空,见星相诡异,忽见山下明家起火,江风逸一眼看出那是冲天血光,高呼“老天留人”,然后和孙女江欣照赴山下而去。

  江风逸和江欣照在明家废墟中将奄奄一息的明寿山从在水井中救出,逃过灭顶之灾,明家留下了这棵独苗。随后江风逸和孙女江欣照将寿山背上西山江家陵园中养伤。第二天明寿山在江风逸老人的独家秘药的调治下身体便无碍了,江风逸对他说:“我救得你命却保不了你命,远走高飞吧,五年之内不得还乡,大清国五年之内将有大变数”。寿山谢过江风逸下山后,江风逸对孙女说,“此人与你渊源极深,你们俩将来会有一段深远的缘分。”爷爷的话让江欣照仿佛被雷电击中一般。

第三集

  寿山从西山下来后,人们见他还活着,纷纷劝他赶快逃命,官府如果知道了还会杀他。云家围屋的少主人云盖天和贾兴国与明寿山很有交情,平日里都是明府公子家的房中客,妹妹云青扬与明寿山从小青梅竹马,大家见他有难,都跑来帮助明寿山。云家主人亡后,围屋的族长由云盖天的母亲掌管,云盖天和云青扬苦求母亲收留下明寿山,云母为了家族免遭官祸,铁面拒绝收留明寿山。云青扬因为冲撞母亲,更是被关入围屋后监软禁了起来。云盖天只好愧疚地和妹妹云青扬凑出些钱来偷偷跑来送给了明寿山。

  贾兴国科举落榜,此时供事于余县水城的德国教堂福音堂内,当明寿山走投无路的时候,在他的极力劝说下,陪同德国牧师伯利汉找到明寿山,并把他接到福音堂住下。

第四集

  官府得知明家儿子没有死,藏到了福音堂,官兵于是又找上门来,要求带走明寿山。伯利汉拿出湖广总督亲笔签字的手谕,德国教堂受保护“侵犯教堂等同于侵犯德国领土”,硬是保着明寿山没有被官府抓走。官兵不敢惹外国人,只好回府继续向上禀报,要求上面撑腰捉拿明寿山归案。

  伯利汉见形势紧迫,保得了寿山一时,但不可能长期将寿山藏在福音堂内,万一朝廷下旨,他又奈何不得。伯利汉爱惜寿山的一身才气,于是决定送明寿山去德国留学,让他接受西方式教育,希望把寿山塑造成一个东方智慧与西方文明完美结合的超级人才,将来好成为他的得力助手。

第五集

  一个黑夜里,伯利汉利用围屋云家挑行的掩护,让寿山化妆成挑夫,将寿山从梅岭古道偷偷送到南雄,然后在东江上船,途经广州离开了中国,临行前还收寿山做了自己的义子。当伯利汉送到寿山后,官府请来上方手谕又上门来抓寿山,但发现寿山早己不知去向。

  寿山走后,从德国来了一个神秘的客人,带来了德国克虏伯军工厂化验室的报告,证实伯利汉秘密送往德国化验的黑石是世界上的一种罕见的稀有金属,但在余县西山却遍地可见,只是中国人并不知道这种黑石的珍贵。来人同时代表政府给了伯利汉一大笔钱,指令他大量采集黑石,暗中运往德国。日本人和俄国人占了中国的铁路,德国要的是矿山。

  伯利汉随即和贾兴国秘议,如何既不引人注意,又可大量采集黑石。贾兴国向伯利汉建议,为遮人耳目,可以打着振兴教会、资助教友的旗号,以建造大型福音堂为名,一边海量屯积黑石,一边悄悄运送回德国。贾兴国的建议赢得伯利汉极大赞赏,委任他全权代理福音堂办理此事。

第六集

  由于收集黑石需要大量人力,贾兴国第一个找到云盖天说服了他,然后一同去围屋找云母商谈,雇佣云家挑行的人大量收集西山黑石,一个铜板一斤。贾兴国再三声明,此举一是为了振兴教会,二是福音堂借此让人人有事干,通过这种方法救济百姓。

  云家召集族长会商讨对策,云家尽管对德国人花钱买山上黑石头的做法极不不理解,认为天底下不会有这么傻的人。但云母也不愿多想,乐得借机大发横财,云母决定接受贾兴国的建议,并和福音堂签定了协议。于是云家挑行全部人马出动满山寻找黑石运往福音堂,大块的黑石用来建筑新的福音堂,小块的由云家挑行送到余县章江码头装船,再由赣江入九江出海运往德国。

第七集

  德国福音堂的举动惊动的余县百姓,人们争相上西山捡黑石送来卖给福音堂,贾兴国由此变得无比风光,成了余县水城最出名的人。西山上的黑石很快就捡光了,人们又开始在山上到处乱挖黑石,然后成群结队挑到江边装船,领取贾兴国发给他们的小钱。百姓们兴高采烈,认为德国牧师是天下最大的傻瓜,同时也是最大的善人。

第八集

  云家见市场开始混乱,为了欺行霸市,一边大量召人马扩充云家挑行,一边寻衅驱赶百姓,随后又通过贾兴国逼迫伯利汉答应他们的条件,所有黑石必须由云家挑行送到福音堂才能收购,渐渐云家挑行转变为挑行和黑石收购行双重角色。贾兴国也由此成了云家的红人,并有机会接近云青扬,但无论他对对云青扬成般好,无奈云青扬心里装着明寿山,就是爱不起他来。

  福音堂大量收购黑石的反常举动引起了南安府巡官的警觉,于是他带兵拦下挑夫队,强行开箱检查,发现里装的都是黑石头,并无什么违禁物品。

  南安府巡官找到贾兴国询问,贾兴国声辨此举主要目的是为了造福百姓,这些黑石是运到香港的铁矿石,赚一点小钱只为维持福音堂的开销,如有赢余定会捐献出来建造学校,开慈善堂。南安府巡官没查出什么问题,但依然觉得事有蹊跷,并开始暗中调查。

第九集

  1908年11月14、15日,光绪皇帝和慈禧太后在20小时之内先后死去。不满三岁的溥仪继承皇位,改元宣统,由溥仪的父亲醇亲王载沣摄政。此时革命军开始大举进犯南安,南安府巡官自身难保,也无心再查黑石的事了。

  1912年,进入民国,此时贾兴国帮助伯利汉建成了一座很大的教堂,命名为水城福音堂,院墙、地面和整个教堂主体建筑全部由大块的黑石建成,发着油亮的金属光泽。贾兴国也己经成了余县水城大人物,地面上一呼百应,他和云盖天两人垄断了水城的黑石产业,唯一让他不开心的是追求多年云青扬,依然得不到云青扬的芳心。伯利汉则把黑石产业全都交给贾兴国掌管,自己专心开慈善堂,办教会学校,伯利汉成为水城中最被人们尊敬的人。

第十集

  这一年寿山从德国留学回国了,此时明公不但没有了罪,明家也成了新政府的功臣。福音堂和民国政府决定一家出一半钱,在明府原址又为明寿山建了一个新家。明寿山在德国学的是发电,回国后一心想给家乡带来光明,计划四方集资建电灯公司。伯利汉积极支持寿山成立电灯公司为家乡带来光明,同时要求寿山做他的助手,与贾兴国一起帮助他开发黑石,并往继续大量运往德国。

第十一集

  明寿山与云青扬相见,云母请明寿山原谅她当年没有收留他也是不得己。伯利汉把福音堂的主事权立即交给了明寿山,贾兴国成了明寿山的副手。同时为了福音堂与云家挑行的关系更为紧密,有意为两人撮合婚事,便商量云母为寿山和云青扬两人主持了盛大婚礼。云母听罢十分高兴,当下表示女儿的陪嫁为一千担黑石。

  寿山上西山拜见救命恩人江风逸,向他通报了自己要结婚的消息。寿山走后,孙女江欣照说爷爷算得不准,人家己经结婚了。江风逸一笑说,“这才刚刚开始,他以后会经历很多事,将来肯定还是你的人,但你为他会受很多苦。”

第十二集

  明寿山和云青扬的婚礼让同样一直深爱着云青扬的贾兴国心中很是不悦,抱怨伯利汉偏爱寿山,自己为他多年出力,依然换不来他的器重。

  贾兴国极度失落,便到青楼戏园喝酒消愁,并结识了戏楼演茶篮灯的红牌黄鹂鸣。两人一见钟情,一拍即合,一个阴毒,一个狡诈,从此余县水城的许多是非均由两人制造。

第十三集

  明寿山来到西山矿区,看到西山上江西人和湖南人的采矿己经形成很大规模,而且几乎全部由云家挑行收购后再送到福音堂。寿山看出这里很有名堂,就去问伯利汉黑石是什么矿,伯利汉只说是一种铁矿。明寿山从黑石比重上感觉出这种矿石非同寻常,于是又找贾兴国询问,但贾兴国声称全然不知,他只管为福音堂干事。

  明寿山上西山拜见守山老人江风逸,江老人告诉他西山是一座宝山,山中有大宝贝,当初为先师选阴宅就是看中西山这龙脉之首。明寿山追问他什么宝贝,难道就是这些黑石吗?江风逸又说不具体。

  江风逸的话引起了寿山的重视,一次他利用押运黑石船去九江的机会取道南京,将黑石送去南京师范学堂化验,化验鉴定为钨矿,寿山对这一结果感到震惊。

第十四集

  寿山回来后当面质问伯利汉是否知道是钨矿,伯利汉证实确实是。明寿山这时才发现,原来世界稀缺的钨矿就在家乡,电灯钨丝和枪炮的底火都是靠这种稀有金属制造,而伯利汉却在大量无偿贩运国家资源去德国。

  寿山陷于矛盾之中,找到在教会学堂里教书的江欣照诉说苦衷,寿山既想报答义父伯利汉的养教之恩,又觉得国家资源被无偿贩运出境良心受谴责,父亲为了反帝救国而死,自己如今却在卖国。

  这时,又一批钨精矿石准备运离余县码头,明寿山借口长江水路不安全,拒绝押运钨精矿出海。伯利汉告诉他长江水域是德人的天下,汉口和上海都有德国租界,德国远东舰队可以派军舰来为他们护航。

第十五集

  寿山无奈再一次带船出航,船队行至长江,一艘德国军舰驶来为他们护航,德国军官傲慢无礼,极大的刺伤了寿山的自尊心。江面上有一条中国货船由于挡他们的水路,德国军舰居然开炮将其击沉。寿山领着船工下水救人,德国官兵看着他们哈哈大笑,无动于衷。

  寿山回到余县后,目睹德国人在中国的暴行再也不能忍耐,自己参与出卖国家资源给德国,德国军舰却在开炮打中国人。寿山请求伯利汉应该公平买卖,和国家共同开矿,利润平分。虽然福音堂做了许多善事,但如果真为中国百姓的幸福,就不要再这样无偿掠夺中国资源。此时伯利汉大善人的面孔拉了下来,露出其贪婪的本性,断然拒绝了寿山的请求。

第十六集

  寿山带着妻子云青扬去围屋找到云盖天和云母,向他们申明大义,请求云家挑行不再支持伯利汉,共同保护国家资源不被外国人掠夺。不料云家不为所动,认为只有云家有钱赚,国家资源怎么样与他们无关。

  贾兴国见寿山开始不听从伯利汉的指令,怕事情被寿山搞坏,情急之下贾兴国上西山找到庆云寺住持妙圆和尚,看到了当年清廷将西山的山权赐与庆云寺的文书。于是贾兴轩软硬兼施,并答应在旁边的山上为他建一座更大的寺庙,用三百块银洋从妙圆手中买下西山的山权,从此西山的钨矿资源全部被福音堂垄断。

  寿山多次劝说伯利汉无效之下,万般无奈,终于向国民政府报告了实情。当政府官员来到福音堂正式与伯利汉谈判时,贾兴国却得意地拿出了妙圆法师出卖西山山权的卖契,称西山现在的山权己经被福音堂买下了。

第十七集

  明寿山感觉自己被伯利汉和贾兴国欺骗,气愤地来到新寺工地找到妙园法师,妙园正在指挥盖新寺的山门。明寿山当场痛斥妙圆法师卖国可耻,将国家的一座世界级的钨精矿山卖给了德国人。妙圆法师听明白寿山的话之后恍然大悟,才意识到自己犯下了一桩多么可怕的错误。

  夜里,妙圆法师将卖山得来的三百块大洋分给众僧,让他们各自散去另投他寺。次日,当寿山和云青扬再次上山来找妙圆法师时,却他发现妙圆不堪良心重负,己经吊死在新寺的山门上。

  寿山陪国民政府再次上福音堂找到伯利汉,要求福音堂和政府共同开矿,当伯利汉了解到是寿山向国民政府提供的化验报告后,气愤之下将寿山赶出福音堂,并断绝了养父关系。寿山走后,伯利汉重新将福音堂的主事权交到贾兴国手上,要他好好干,不要给福音堂丢脸,将来德国忘不了他的的贡献。

第十八集

  云盖天来找明寿山,希望来能来围屋为云家做事。明寿山则试图说服云母不与教堂合作,但在云家看来,不管是谁,只要能让云家赚钱就支持谁。寿山与云家也由此吵翻了。

  明寿山离开了福音堂无事可做,便在家中潜心研究水城照明系统的建设工程上,不再关心西山的和福音堂的事。不料余县国民政府官员又找到寿山,商量如何对付福音堂。寿山提议让余县国民政府下一道令,既然不能限制福音堂采矿,但可以下令西山上的钨精矿石只能卖给政府,再由政府加价后出口,其他任何人都不得收私自收矿。

第十九集

  余县政府贴出公告,西山上的钨精矿必须卖给政府,违者重处。法令颁布后,云家挑行的利益并未受到损伤,只要有生意做,云家也乐得与政府合作。由于钨精矿的出口控制在政府手里,不能保证送往德国,伯利汉急眼了,要贾兴国立即想法解决。

  贾兴国找到云家密谈,以高出政府的收购价要云家继续为福音堂偷偷运送矿石。于是云盖天冒险将挑行队伍一分为二,一条明道将钨精矿卖给政府做样子,由政府从章江、赣江、九江出口。另一条暗道则在黑夜里从梅山古驿道入广东,从浈江、东江、珠江出海,偷偷继续运往德国。

第二十集

  寿山通过云青扬知道了这一内幕,立即把消息报告政府,余县政府立即派兵在梅岭上拦下云家挑行队伍,强行扣留钨精矿石。云盖天不服,与政府军队发生冲突,当场被官兵打伤,并抓捕投入大牢。从此政府派兵日夜把守梅岭古道,禁止一切钨精矿石出境。

  寿山的举动激怒了伯利汉和云家,尽管寿山通过关系将云盖天保释出来,但云盖天被打伤的腿落下残疾,走路跛足,两兄弟的情义算伤到家了。云母气愤地命令云盖天强行将云青扬从明府带回家,不许她再和明寿山生活在一起。

  明寿山志趣高远,根本不受这些儿女情长的痛苦所困,专心研究自己的供电方案,并找到江欣照请她工作之余帮助自己,江欣照欣然答应了他,而两人的状态立即引起了贾兴国和黄鹂鸣的注意,于是两人开始设计诬陷,绯闻不断传出,使寿山的云家的关系更僵。

第二十一集

  梅岭古道的路不通了,福音堂无法再保证钨精矿送回德国,于是贾兴国让伯利汉通过德国使馆向民国政府施压。不久省府的一封电报发到赣州专署谢专员手中,谢专员尽管气愤之极,依然不得不亲自来到余县坐镇,下令让县政府不得再封锁福音堂运钨精矿。国民政府由于要买德国军火,但德国人的条件是不得阻拦福音堂开钨精矿运往德国,否则德国将中止向中国提供军火。

第二十二集

  梅岭上的哨卡撤消了,贾兴国得意洋洋,福音堂和云盖天的运矿队又开始大摇大摆地将钨精矿运出中国,并且在西山上加大了开采力度。

  一次在街上明寿山碰上了贾兴国,贾兴国得意忘形,嘲笑明寿山栽在自己手下,虽然从科考那时寿山的才华处处高自己一筹,但今天的贾兴国己经看不起明寿山的才能。

  寿山受了极大的刺激,悲愤之下来到西山上请教江风逸,江老人告诉他运用治水的方法,不能硬堵,只能疏导。

第二十三集

  寿山在江欣照的鼓励下决定重新干预西山的事,于是上门找到民国政府谢专员推荐自己,亮出清朝科举证书和留学证书。而此时的谢专员正苦于无人敢出面对抗福音堂,正好利用寿山向德国人施压。于是保他当上了余县政府专管钨业的税官,最大限度地对西山钨精矿课以重税。

  寿山利用手中职权,向所有开采钨矿的包括伯利汉均课以重税。由于不能掌握开采量,无法准确征税,引来很多扯皮的事。于是寿山发明了一种新税,金钻税。由于钨精坚硬,只能和金钢钻头才能打动,寿山便利用自己手中的职权控制了全部开采用的金钢钻,在钻体上打上政府标记,每买一个钻头便要上相应的税,谁也逃不掉。

  贾兴国不甘被征重税,一面拼命压低收购价,使矿工的收入大大减少,一边说服伯利汉,开始拆福音堂,将以前海量屯积的巨大块钨精矿继续运出境,使得寿山无法征这部分税。寿山来到福音堂,看到整个福音堂地基深达数十米都是被事先储存好的大块精纯钨矿石,加上整个福音堂的建筑体,钨精矿在云家挑行的的运输下源源流向码头。由于福音堂在西山上开钻采新矿石的量很小,税收可怜,使得寿山完全束手无策,无法征福音堂的重税。

第二十四集

  西山上开采的钨精矿的收购价一压再压,让云家损失惨重,矿工被压价后把罪过都算到寿山头上,让他两边不是人。愚昧的民众由于赚不到钱,集体上明府闹事,将明寿山打伤,并在一个夜里放火又烧了明府,寿山和妻子云青扬险些丧生火海。

  谢专员见寿山的新税法奈何不了福音堂,而且在与福音堂的较量中寿山完全落败,谢专员觉得给自己丢了面子,要求寿山废止金钻税,按重新按出口量征税。

第二十五集

  这一年,美国探矿师来到余县,发现余县钨矿量惊人,便通知美驻华使馆找到民国政府,提出公平交易,不能好处让德国全占了,愿以高出德国两倍价格收钨矿石。美国人又拉拢明寿山,提出只要明寿山帮助美国人,美国人就投资帮他建电厂和灯泡厂,明寿山见可以保障国家利益,便立即答应了美国人的要求。

  云盖天见明寿山根本不在意云青扬不在身边,整天和江欣照来来往往,大为火光。云盖天的手下为了给老大出气,背着他偷偷将江欣照绑架到云家围屋,云盖天本来是怒火满腔,但一见到江欣照后,立即被她的脱俗气质所震慑,二话不说放了江欣照。

第二十六集

  云青扬对寿山开始越来越不理解,同时为了家庭利益向丈夫施压。见说不服寿山,两人气愤之下便在政府的见证下签定了离婚书。

  很快一座小型火电厂和灯泡厂建成了,但贾兴国却坚决不卖给寿山和美国人钨精矿,灯泡厂无法得到钨丝,电灯公司成了摆设。美国人沉不住气了,向寿山下了最后通谍,让他必须说服福音堂卖给美国钨精矿,否则撤回投资,关闭电厂。

第二十七集

  1914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伯利汉告诉贾兴国,德国方面传来消息,克虏伯军工厂制成钨钢火炮,在战场上打炮百发炮管不裂,震撼了整个欧洲。但他不满意现在出矿量太少,要求贾兴国加大采矿量,供应德国军工厂建造更多的大炮用于战场。

  此时的西山整个在福音堂的控制之下,唯独江风逸的陵园不受福音堂管,当开矿带走到江家陵园时被迫停止。贾兴国视江家为眼中钉,于是他专门找江风逸商谈,想用重金买下他的地盘,江风逸断然没有答应。

第二十八集

  由于寿山没有提供给美国足够的钨精矿,电厂迟迟开不起来。于是寿山试图说服江风逸高价卖掉地陵园,将钱投在电厂上,给家乡带来光明。江风逸却说西山是座宝山,江家陵园所在之处更为龙脉之首,死也不能卖。寿山突然意识到可能江风逸的屋下是西山钨精矿的主脉,要想获得美国人的投资,必须亲手掌握钨精矿的资源,于是他在江欣照的帮助下开始在江家屋下悄悄挖井寻矿。

  这时,日本开始扩张其在中国的势力,对德宣战,派遣军队在中国的山东半岛登陆,向德国侵占下的青岛和胶济铁路沿线进兵。袁世凯政府竟宣布“局外中立”,并划出战区,供日本作战,听任其武装占领了青岛及胶济铁路全线。西山采矿量再次被提到日程上来。

第二十九集

  贾兴国再找江风逸商量不成之后,便和云盖天纠集人马上山闹事,试图强行赶走江家。江风逸向众人出示先师身为子天监国师的令牌,根据民国政府“关于清帝逊位后优待之条件”清廷宗庙陵寝,永远奉祀,受中华民国特别保护,连他这个守陵人都是官位七品。贾兴国和云盖天的人只好退下,不敢乱来。

  西山上,寿山在江家陵园内挖出了高品位的富矿,找到了一条超大型的钨精矿脉,明寿山当场命名矿为江陵矿,产权归国家所有。但由于人力资金不足,无法建设大坑道进行大规模开采作业,以抗福音堂。

第三十集

  深爱寿山的江欣照答应嫁给长年追求她的云盖天,条件是云家中止与福音堂合作,帮助寿山进行钨精矿的开采。云盖天以死相争说服母亲,答应了江欣照的要求。婚礼过后,云盖天带着队伍上了西山,开始了大规模的开矿。云盖天和明寿山两兄弟也重归于好。

  贾兴国见明寿山的矿产出大量高口位的钨精矿,于是失去理智,开始组织大量民工进行疯狂野蛮开采,一时间西山上乱采乱挖,一片混乱,甚至将明寿山的主矿矿脉挖断。

  明寿山见西山上的开矿场面完全失控,如果再这样下去,矿山不毁在德国人手里也会毁在自己人手中。于是找到谢专员请求他的支持,下决心一定要将西山山权收回,重新整治西山矿区。

第三十一集

  但当寿山陪同谢专员找到伯利汉想买回西山所有权时,却遭到伯利汉断然拒绝。谢专员以清政府的约无效为名,强行收山。公平开采,百姓只能将钨石卖给政府,政府再加价卖给美国人。德国人要想得到钨精矿,必须与美国公平叫价,按市场行情办事。于是钨精矿行情在市场规则的刺激下价格节节攀升,使福音堂损失惨重。

  伯利汉一气之下病倒了,寿山则不顾他的百般怒骂,依然在病床前照顾他,寿山对他说,“我是中国人,为了国家利益我只能如此。但为了报答义父的再造之恩,也必须,尽自己的孝道。”

  伯利汉气愤之下彻底扯下大善人的面纱,关闭慈善堂,不再资助学校。

第三十二集

  不久,南北军开始混乱,北军占领赣州,北军一向亲德国,贾兴国和伯利汉以向北军提供军火为条件,换来北军首领对福音堂的支持。在北军的帮助下,福音堂又将西山收归己有。寿山和谢专员的官均被解职,连西山上的江家也被北军强行赶走,主矿也被福音堂收走。

  这时,南北军开始讲和,但福音堂买通政府,拒不交出西山。寿山无奈之下与云盖天组织千名百姓向政府请愿,但北军首领被福音堂买通不为所动,再加上政府多处求助于德国,正式宣布政府放弃收山。寿山等人请愿活动渐渐演变为抗议示威,政府见事情闹大出兵镇压,混乱中开枪打死了云盖天。

第三十三集

  明寿山只好联合民间力量收山,寿山向伯利汉提出用高出原价十倍的价钱收回山权,伯利汉知道国民政府不会支持他,便张口三天之后一万块大洋,三天凑齐了就交出西山,三天内交不齐永不再谈。寿山一咬牙在协约上签了字。

  寿山找到政府请求借钱收山,政府官员提前受了贾兴国的好处,不支持他。寿山找到银行请求贷款收山,银行见他毫无抵押,又无偿还能力,不肯贷款给他。寿山又找到美国人,但美国人早己和福音堂签了秘密协议,共同分享西山钨矿利益,根本不再理他。

第三十四集

  寿山走投无路,只好又回到政府请求帮助,在政府大门前长跪不起,高声呐喊“政府都不爱国,难道还要我们百姓们爱国吗?”但政府官员们却个个扬长而去,关了政府大门,带着家人度假走了。

  两天时间过去了,寿山将自己房产和家中的一切拍卖一空,也只筹到了一千块大洋,远不够伯利汉开出的一万块大洋。一个夜雨里,正当明寿山陷于绝望之中时,云母在云青扬的陪同下找到寿山,提出帮助他收山。寿山面对云家的态度惊愕不己,云母说“儿子云盖天的死让她清醒过来,国家不保,小家难安,只有保护好国家才有小家的平安。”

第三十五集

  随后云家挑行在明寿山的指挥下全体出动,上街呼吁民众发起爱国募捐,云青扬代表云家当众捐款五千大洋,水城的百姓们纷纷来到明府开始募捐,大洋、铜钱、首饰、衣物、家具、甚至猪牛鸡鸭都送到,场面极为感人壮观。

  天亮了,雨停了,当伯利汉和贾兴国打开福音堂的大门时,发现凑够一万块银元的一大堆整钱、散线分成很多个大竹筐摆放在福音堂大门前,伯利汉清点之后无奈之下将山权交回了民间。(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