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喜耕田想入党,儿子青山想竞选村委会主任,全家为此意见不一。选举那天由于家人不支持,青山差一票落选了,儿子灰心丧气。为了儿子,耕田把合作社董事长的位置让给了青山。连任的村主任二虎让耕田做了村委副主任来考察他入党的表现。当上副主任的耕田智破了玲爱家黄头发、丢酒壶的“案件”;为六十一解决了媳妇和公公的家庭矛盾;为村民们调查菜地水污染问题;在村里办了温泉澡堂;迎奥运开了村里运动会。喜耕田整天忙得不亦乐乎。青山自任合作社董事长后就一心想着把合作社搞大。他想贷款办个加工厂。秀兰为了支持青山贷款,去给银行行长家当保姆。青山贷款买来了设备却发现被人骗了,二虎出面帮青山重新买了设备。加工厂办起来了,青山经营得当,厂子生意红火;最后在镇政府的牵线下青山和牛老板联营,加工厂是越办越大。奥运会开幕这天,喜耕田参加了入党宣誓。

分集剧情:
第一集

  2007年10月“十七大”闭幕。喜耕田看了闭幕实况,便激动不已,在和家人的抬杠下耕田表示要入党。几天后,青山结婚,青山在村中摆了十口大锅请全村人吃饭,席间告诉大家他要竞选村主任,全家人听得吃惊,都不同意。第二天玲爱家就出了黄头发的事,玲爱怀疑同村的拉弟。耕田为了村里和谐给玲爱“破案 ”。

第二集

  耕田利用白英子的黄发暂时糊弄过了玲爱。选举这天青山差一票没选上,埋怨家人不支持他。青山委屈地述说了自己的人生理想。耕田为了支持儿子让出了合作社董事长的位置,二虎却拉耕田当了村委副主任。耕田刚上任玲爱来找说那黄头根本不是白英子的,埋怨耕田糊弄她。

第三集

  耕田调查黄头发的案子却又扯出了玲爱家丢酒壶的事。耕田叫改花三大爷扮成收古董的在村子里暗查也没个结果。最后玲爱家大儿子铜蛋承认了是他为上网把酒壶偷的卖了,并放了黄头发故意制造父母矛盾转移目标的事。青山想提高公司效益,征得大伙同意后,和三鬼到食健康公司变更合作意向。

第四集

  九仙生下个女孩却不想要,想送给不能生育的青梅,青梅训斥了栓子。九仙生完孩子胀奶,栓子无奈找来娘为九仙咂奶,九仙被感动了,从此转变了对栓子娘的态度。为此青梅大力宣传九仙和喜家庄的新风尚。食健康公司要与合作社解除合同,青山和耕田找王总询问原由。

第五集

  白英子和牛老板好上了,耕田进城劝白英子,不料白英子已和牛老板结婚。同时文生爹来找马翠莲,两人想在一块过,众人意见不一,两人未能如愿。青山想着把合作社搞大,让村里担保贷款买机器开加工厂。

第六集

  青山在城里订购机器,遇到婚后不快乐的白英子。白英子向他述说衷肠。玲爱来找耕田说她家闹鬼了,耕田去玲爱家侦察“闹鬼”的事,折腾几夜也没个结果,最后保庆揭开了地下怪声的谜底。

第七集

  村民们菜地里的菜陆续死亡,耕田查找根源,原来是牛县长侄子开的焦化厂污染了水源,耕田为此去找牛县长。牛县长勒令侄儿炸掉焦化厂,侄儿到处求情。青山办厂去县城银行贷款,行长让青山帮忙找个保姆,青山想尽办法却寻不下。

第八集

  牛县长为了乡亲们的利益含泪炸掉了侄儿的焦化厂。秀兰为了青山去行长家当了保姆。秀兰在行长家意外地发现了二虎是行长娘失散多年的小儿子。双方经过DNA鉴定认了亲。文生爹来找耕田借钱开澡堂,马翠莲却以为耕田阻挠她和闻声爹的婚事。

第九集

  青山被骗了,买来设备全是烂机器,合作社的人们吵翻了天,全都要求退社。二虎出面把亲娘死后留给他的几十万元重新购置了设备,新设备拉回来了,厂子开工了。冬平却为此跟二虎闹起了离婚。支部讨论耕田入党的事,老党员田党生不同意。

第十集

  田党生来找耕田说不同意他入党的原因,耕田觉的田党生说的在理,就和青梅商量着多交了鱼塘的承包费。耕田帮青梅看鱼塘,岂料却与人大打出手被带到派出所。弄清事情原委后派出所王所长和李书记亲自送回了他。耕田跟玲爱说推荐她当妇女主任,可说着说着玲爱就不高兴了。

第十一集

  九仙拎着肉去找青山想入合作社,青山把肉送给了二虎,二虎吃完中毒了。吓得村里的人都不敢来买六子家的肉。六子找耕田让他证明肉的清白,耕田费尽周折,最后才搞清楚原来不是六子卖的肉有问题,是二虎吃错药导致中毒。六十一和婆姨柳花因为公公睡觉打呼噜的事吵架,玲爱调解无果去请耕田。

第十二集

  村里的澡堂开了,马翠莲找玲爱要承包澡堂,玲爱不同意。马翠莲不高兴后又去找青山说想在厂子里上班,青山觉得马翠莲去厂里上班不合适,就帮她在加工厂傍边开了个饭店。青梅把村里的变化拍摄下来让县电视台播出。不料,防疫站的人来说六子卖的肉未检验不准销售,六子因此埋怨青梅。青梅去防疫所说情,却碰到了曾经的恋人小刘。几天后,牛老板来找耕田,说白英子卷了他的五十万跑了,可白英子却意外地约青山见面。

第十三集

  耕田质问白英子偷钱的事,白英子却道出了她和牛老板生活的不幸福。牛老板来接白英子,耕田拒绝并替白英子提出与牛老板离婚。文生因为青梅找小刘办事而吃醋。两人闹着要离婚,青山出主意俩人又和好了。经玲爱介绍,离婚后白英子和马翠莲饭店的小赵好上了。

第十四集

  耕田家门口出现了个弃婴,耕田根据线索找到了弃婴的母亲山杏。山杏述说了自己的不幸遭遇,由此牵出了矿难及合作医疗的问题。耕田帮山杏向矿上讨要赔偿款无果后找到县委李书记。可这时喜家庄却听了电,加工厂了被迫停了产。

第十五集

  县委李书记出面解决了山杏的赔偿款。山杏去答谢耕田一家同时也得知了她的孩子并没得心脏病的好消息。加工厂向全镇收菜,送菜的人太多供大于求,青山拒收,菜农不干,耕田出面照价全收,平息了矛盾,同时号召着工人们加班加点挽回损失。二虎的哥哥要把二虎调到县银行上班,冬平满心欢喜,二虎却心情复杂。

第十六集

  二虎正为去县城的事犹豫,长贵夫妇、马翠莲来找二虎处理鸡零狗碎的琐事,惹烦了二虎。二虎决定离开喜家庄,临走当晚李书记及全村老少挽留他,二虎心又回到喜家庄。玲爱包了马翠莲的地,可就在玲爱接手这天,六十一找来算账,声称他家的牛吃了马翠莲地里的庄稼死了,要求赔偿。六十一拉着玲爱和马翠莲到村委会向耕田要个说法。

第十七集

  耕田调查后是六十一使得诡计,耕田批评六十一。为了迎奥运,村里办了运动会,各种比赛项目都有,耕田家得了第一。财迷心窍的六十一堵了国道,过往的司机都去马翠莲饭店吃饭了,马翠莲收入多了六十一就跟她商量着要回扣。青梅带回了镇李书记给的一盒蜂王浆,耕田打开后发现了里面有受贿的问题。左思右想后耕田决定去找镇李书记说清楚。

第十八集

  蜂王浆原来是有人送县委李书记的一个误会,县李书记亲自到耕田家表扬了他。村委查明了国道堵车的原因后批评了六十一。马翠莲找耕田澄清堵车与她没关系,三人正说着突然感到地在摇晃。当晚大家知道了汶川地震。第二天村委组织村民们捐款献爱心。根根家漏雨,根根婆姨往北京打电话让他回来,根根却说在北京工地忙不开,当晚青梅却说她见着根根在村里。

第十九集

  根根确实回村了却牵连了案子,二虎带着根根去自首,根根说了自己被动涉案的过程,警局宽大了根根的行为。田党生向耕田反映了保庆吃回扣的问题,耕田经过调查掌握了保庆吃回扣的证据。二虎找保庆谈,保庆却搪塞着。青梅找耕田去给合唱伴奏,耕田却看不顺眼打沙锤的长发青年,收起胡胡走了。

第二十集

  保庆经过反思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主动交了回扣款,主动和耕田言和。根根儿子启才考上了清华大学,牛老板资助了学费,可耕田觉得丢面子,便说服二虎为了村里的面子向村民们凑启才学费。玲爱处理六十一爹打呼噜的事,一番折腾后,六十一爹决定搬去敬老院。

第二十一集

  栓子娘也去了敬老院,和六十一爹谈起了黄昏恋。六十一却来找九仙让把栓子娘接回去。玲爱批评了六十一,表扬了九仙。耕田在入党积极分子学习班上和青梅作了同学。耕田总觉得镇李书记、二虎、家里人有大事商量却回避着他。他逼着秀兰说出了实情。

第二十二集

  耕田得知了牛老板是真心实意的合作后,欣然接受了牛老板。喜家庄成立了新农业经济公司。村里建了个中西合璧的卫生所,第一个病人就是马翠莲。耕田抱上了孙子,为了起名字跟青山耍开嘴嘴。2008年8月8日奥运会开幕了,喜耕田宣誓入党了。喜家庄欢庆十七届三中全会开幕,在县委门口伴随着欢庆的锣鼓声升起了写着1978、2008两个硕大的灯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