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毕业于重点大学金融专业的女研究生林无敌,因为相貌的问题,屡次求职受挫。但家庭经济的困难让她不得不愈挫愈勇,继续四处投递简历,直到国内著名的广告公司“概念”给她打来了面试的电话。不过这次同无敌竞争总裁秘书职位的是美丽性感的留学生裴娜,她还有另外一重身份——概念公司制作总监李安茜的闺中密友。李安茜之所以推荐裴娜前来面试,正是因为她的投票,让她的男友费德南以一票的优势战胜了自己哥哥李安瑞,成为了概念公司的新总裁。李安茜素知男友是著名的花花公子,一方面支持他做了新总裁,一方面又想把自己的好朋友安插在他的身边,监视他的一举一动。面对背景这样复杂的对手,丑女林无敌哪里还有胜算。谄媚成性的人力资源总监孙培,被漂亮的裴娜迷得神魂颠倒,直接将无敌拒之门外。

  人算不如天算。当新总裁费德南得知未婚妻准备在身边安插一个眼线时,马上提高了警惕。他借口公平竞争,重新给了林无敌面试的机会。而恰恰是在各方的压力下,费德南下了一步谁也看不懂的怪棋——同时录用裴娜和林无敌担任自己的秘书。不过,只要谁在实习期内出了任何问题,马上走人。在概念这样美女如云的时尚公司,丑女林无敌仿佛一个异类,明里暗地处处受人排挤。但她以自己的智慧与忠诚,很快赢得了新总裁费德南的信任。尤其在费德南刚刚新官上任,公司却四处起火的时候,林无敌用自己的勤奋和专业,帮助他解决了一个又一个的麻烦。费德南虽然无法容忍林无敌的相貌和衣着打扮,但背腹受敌的他一边要让概念从父亲的“费伯诚时代” 顺利地过渡到“费德南时代”,还要应对公司股东李安瑞咄咄逼人的攻势。他也只有倚仗熟谙金融与企业管理的林无敌,才能逢山开路,遇河搭桥。不料,年少轻狂的费德南,在董事会上夸下海口,要在上任的第一年就完成四千万的利润。老总裁费伯诚为示公正,宣布如果儿子费德南无法完成预期利润,将由公司合伙人李家的大哥李安瑞接任总裁之位。

  仁者无敌。尽管麻烦不断,处境艰难,丑女孩林无敌还是凭借着一颗善良的心,和她始终坚持的勇气,帮助英俊潇洒的费德南拆东墙补西墙,过五关斩六将……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概念公司正在举行紧张地新总裁投票会,人选集中在费得南和李安瑞两人身上,安瑞的妹妹将最关键的一票投给了自己的男朋友费得南。同时林无敌和裴娜两人同时来到概念面试总裁丑女,招聘者同时被无敌的丑陋吓到又被裴娜的美貌惊到。最终身为李安茜的闺密的裴娜被留下,无敌第十七次求职面试被拒,一身的本事全毁在她那张脸上了。费得南上任,李安瑞心里酸溜溜牙根又痒痒。得知新丑女是安茜的闺密,小费立即要求换人。回到家的无敌一边为自己的面试失败郁闷,一边又勉强假装给父母报喜,此时救命电话通知她明天一早复试。与此同时,貌似稳拿职位的裴娜为了庆祝面试成功买了极品限量级包包给自己。

第二集

  小费总裁第一天上岗,公司上下都知道他的能耐,谁也不敢惹他,谁也不敢让他把正事儿交给他。原本以为稳拿职位的裴娜也向安茜诉苦接到复试电话。见公司人人把他当大尾巴狼,小费背着安茜拉着狗头军师一起吃饭,琢磨着应付安茜安插眼线的对策,不巧被安茜抓了现行。丑女俱乐部趁吃饭时对小费到底会录用谁进行了大讨论。此时无敌和裴娜一起来参加复试,老费总让小费自己权衡利弊。最后小费找了个折中的办法,两个人都录用了。

第三集

  无敌第一天上班,以失败造型示人,闺密唐亚军再一次提醒了她的相貌问题。小费总是懂得如何对付女人,他让只有胸没大脑的裴娜端茶递水,让无敌搬进小黑屋壁橱里做计划书。李安瑞提醒妹妹要随时注意小费这个花花公子。小费把自己收集的绝密的“重要客户”(各类女友)资料小本子拿给无敌保管。裴娜的一系列嚣张行径惹怒了丑女俱乐部一干人等,丑女们请无敌吃饭。小费泡上了新来的模特晶晶。客户来看排练,无敌在后台不小心将安茜的手机弄坏了,安茜犯坏让无敌上台顶替模特空缺。无敌的出场直接砸了陈家明的演出。

第四集

  陈家明对破坏演出的无敌大发雷霆,大家纷纷上来劝说。无敌泄气回家,父亲的打气、母亲的美食和唐亚军的安慰让她心里好过很多。小费下班就去泡新来的叫晶晶的模特,被李安瑞撞见,只好搪塞作罢。安茜不断在工作上和感情上给小费施压,甚至要他开除无敌,还好有吴庸提他挡枪,无敌也被保了下来。吴庸迷上了风骚的裴娜。“恐怖分子”级的难缠女友柳贝贝到公司找小费,小费让无敌去应付,无敌只好为他做掩护。无敌在李安茜的眼皮子底下完美地帮小费打了圆场。

第五集

  小费绕过柳贝贝顺利上垒,谎话编得天衣无缝,安茜也说不出什么来。下班后,无敌被邻居家的小混混骚扰,骗她非要给她介绍男朋友。小费妈周媛媛劝导安茜对小费不能太严苛。无敌心动,想去赴约,唐亚军要她当心。无敌想起了以前自己要参加舞会却被爸爸搅黄了心有余悸,林妈帮忙劝林爸,终于松口。无敌果然被耍,林爸将女儿带回家。安茜假意惩罚小费,实则帮他做按摩。无敌受骗,唐亚军和林爸联合教训小混混张强。

第六集

  裴娜向安茜抱怨间谍难做,小费只重用那个丑得抱歉的无敌,又抱怨自己欠了一屁股债。安茜保证多给她一些工作的机会。唐亚军迷上了裴娜,非要无敌给他介绍。新人接的第一个案子,无敌和裴娜都想各自显身手,无敌加强了制作成本的控制,裴娜却与客户打得火热。林爸为了教训小混混弄得满身是伤,又埋怨无敌老板让她加班加得晚。林爸不放心无敌晚回家,等她的时候又遇到小混混,小混混拜服林爸和无敌。张凌炒股被孙培骂,吴庸替她挡枪顺便和她调情。罗兰又把孩子带到公司来,人一多一乱,傅乐跑不见了。

第七集

  原来傅乐淘气把陈家明的狗婉君“毁了容”,罗兰还担心自己被开除,幸好有安茜替她求情才留下了她。安茜向陈家明透露她和小费在做订婚准备。公司订了新的严格规定,张凌和罗兰都在被开除的危险边缘。人事孙培以开除相要挟要罗兰陪他吃饭。小费鼓励无敌做好人生第一份的工作汇报提纲。安瑞看到了小费虚报的利润报表提醒安茜要一碗水端平。小费和安茜逛街,吴庸帮着小费档“恐怖分子”的“袭击”。安茜安排裴娜和无敌一起加班做数据报表。林爸不放心无敌非要到公司找她带她回家。无敌为了参加董事会特地穿了件毛料外套。

第八集

  概念董事会,也是老费总的欢送会,小费和安茜都极力讨老人家欢心,偏偏裴娜把马屁拍到马腿上,还把自己的车停到了二老的车位里。张凌想方设法从苏蕾那里借钱。裴娜把无敌做的报表归为己有,结果大家一细问,她却回答的驴唇不对马嘴。董事会上的最小董事安娜整了一对塑料耳朵。无敌报表中凭空多出了四千万的利润,安瑞笑小费乱用人,还当着大家的面怀疑他的办事能力。裴娜看上了安瑞,还要安茜帮她说和,安茜让她重新做报表。小费让无敌再做一份报表给他。裴娜做不成报表想拉着吴庸一起做。无敌告诉唐亚军,他喜欢的裴娜就是偷了她报表的那个人。

第九集

  吴庸喝了裴娜调的酒严重过敏以致上了医院,结果裴娜没钱交出诊费。无敌做报表求助唐亚军。无敌找不到了放报表的U盘,打电话发动爸妈帮她找,林爸埋怨小费对无敌态度太粗鲁。裴娜这边也交不出报表来,小费命无敌尽快做完。吴庸告诉小费裴娜什么都不会什么都做不了。无敌的计划书原来是让罗兰的一双儿女拿走了。林爸果然来到公司为自己的女儿讨说法,把公司上下闹得鸡犬不宁,还当众打了小费一拳。安瑞买通了财务楚国良打探小费的消息。罗月傅乐让无敌用好吃的换走了U盘。无敌抱歉地把报表交给小费,同时裴娜也交上了自己那份。吴庸劝小费留下无敌。傅新拿交通卡当抚养费给罗兰,被丑女们痛扁一顿。

第十集

  罗兰的负心老公傅新找了个超市卖饼干的当小的。裴娜和安茜说她终于找到了真命天子,想嫁给吴庸这个长期饭票,安茜叫她擦亮眼睛。小费为了实现无敌调整的计划报表决定增大公司的业务量。陈家明为了追求艺术效果总想在外景拍广告,这让为了达到利润额而想要缩减成本的小费十分为难。无敌给小费提意让他把胶片拍摄换成数字拍摄,同时担心这个计划很冒险。小费带无敌去给李安瑞讲解计划书,此时林爸又来概念找无敌,还把大熊给打了。小费开会昭告全公司让无敌监督公司的财务,同时缩减公司的开支,此举遭到了陈家明等人的不满,连李安茜也埋怨小费不和她打招呼。

第十一集

  费德南提拔了无敌,安茜强烈不满,她与费德南发生争吵,安茜要求他重用裴娜。安茜责怪裴娜不思进取,裴娜决定要好好学习财务知识。为了取悦吴庸,她借机向他提出向他学习,遭到吴的婉拒。裴娜心生一计,故意主动约李安瑞,想挑起两个男人的争端,吴庸虽然知道了这事,但无动于衷。

  为了能去可可西里拍广告,陈家明百般讨好安茜。

  裴娜如约赴宴,席间想引诱李安瑞,遭到李的百般奚落。

  张凌拉无敌去酒吧见一个投资人,无敌征求妈妈同意后欣然答应,张凌把她打扮的花姿招展,无敌很不习惯。林武清得知林无敌晚上和同事出去玩不回家吃饭大发雷霆,夫妻俩大吵。酒吧里,张凌把无敌介绍给投资骗子蔡朋,无敌提醒张凌要谨慎。林武清连夜去酒吧寻找无敌,责怪她不该到这种地方来。

  费德南与安茜周末看了两个准备出售的大摄影棚,两人觉得这是个可以投资的项目。

第十二集

  无敌对费德南花费一千万购买两个摄影棚的做法表示质疑,费一意孤行。为了降低风险,林无敌建议公司采取向银行贷款的方式。其实,购买摄影棚是李安瑞精心设计的一个圈套,费德南正步步走进。公司上下一直反对费购买摄影棚,费依然积极向银行申请。

  虽然工作很忙,费德南改变不了玩心,为了与一个过气歌手较量球技,他摆脱一切工作参加了这次高尔夫球比赛。

  概念由于有大量贷款没还,再次贷款遭到拒绝,林无敌拒理力争,银行终于答应,但要求一定要在中午12点得到有费德南签名的贷款申请。费德南为了参加这场高尔夫球比赛,断绝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手机都关了。无法联系上费,情急的林无敌想闯进高尔夫球场,遭到了门卫的拒绝。她大闹球场,引起了各位大款的不满,也使费德南颜面尽失。林无敌的工作态度却让费德南很感慨,他不顾面子留无敌吃饭,并且签完字让小武送无敌去银行。

第十三集

  为了购买摄影设备的事,费德南携无敌宴请了设备界的大腕徐晓红,虽然餐桌上无敌出了不少丑,但她的机智和才能还是得到了各位的称赞。回家的路上,费德南慎重告诉无敌她的试用期结束可以正式聘用了,无敌激动的哭了,费德南慌忙拿起一块布给无敌擦,原来是块擦车布,无敌并不介意。

  费德南开车送无敌被丑女俱乐部的丑女们看见,一时又成了公司的八卦。裴娜一心想提高工资待遇,不惜向安茜说无敌的坏话。林无敌无意把自己要做总裁助理的消息透露给了丑女俱乐部,闻此消息的裴娜与丑女们大吵大闹。裴娜挑拨安茜,两人前往费德南办公室发难,安茜责怪费德南擅自提拔林无敌做总裁助理,力数她的件件罪状,费德南与安茜针锋相对,夸奖林无敌对公司所做的业绩。费德南通知孙培正式发文任命林无敌做总裁助理。

第十四集

  费德南当着大家的面正式宣布林无敌为总裁助理,丑女们顿觉得解了气,苏蕾更是帮费还了一笔六十万的债务。费德南给公司定下了年四千万的利润成了李安瑞攻击的目标。为了应付董事会的召开,费德南授意无敌做一个虚假的财务预测报告,这令无敌很为难。概念虽然收益不错,面对为了购买摄影棚贷款一千万造成的每月必还的银行按揭,以及暂时回收不来的资金,公司的资金链还是有点吃紧。

  李安瑞为了得到公司内部的财务报告,亲自上门给费德南施压。

  为了拿到无敌做的财务报告,楚国良支使裴娜找无敌要,下班了,裴娜依然留在公司,想拿走无敌做的报告,没想到,无敌决定回家做,裴娜的阴谋没有得逞。为了修改财务报告,无敌求助唐亚军,起初唐反对做假帐,但经不起无敌几番哀求,唐还是答应了。

第十五集

  唐亚军喜欢上了裴娜,一边帮着做假报告一边哀求无敌把裴娜介绍给他。无敌觉得他俩不合适。裴娜一心想从无敌的电脑中套取财务报告,由于加了密码,她怎么也打不开电脑。

  丑女们上班依旧迟到,遭到了孙培的严厉批评。

  为了让无敌安心写报告,费德南把一切杂事都推了裴娜,引起了她的极度不满。裴娜、楚国良想了很多办法支开无敌,进入她的电脑,无敌不予理睬。为了打压无敌,安茜继续游说费德南,无奈,费的决定很坚决,一定重用林无敌。

  为了拖延无敌做财务报告,楚国良设计骗出林无敌,裴娜乘机弄瘫了她的电脑。董事会就要开了,各位董事如数到齐,虽然,公司电脑高手欧阳前来抢修电脑,依然打不开电脑,无敌和费德南急的不知所措,董事们对林无敌的失误非常不满。

第十六集

  为了修好电脑,丑女们想方设法联系技术人员,不安好心的裴娜也在找电脑高手,想趁火打劫。

  费伯诚目睹公司的业绩,提议把公司董事会延后举行,这一提议遭到李安瑞的反对,他建议请审计师对公司进行调查。

  围绕是否请公司外的师傅维修电脑,丑女们与裴娜展开争执。苏蕾等丑女把暗中阻止修电脑的欧阳暴打一顿。无敌终于拿到了财务报告,费德南要无敌参加董事会,无敌很惊讶,只好奉命参加。费德南很慎重地把无敌介绍给各位董事,并且亲自为她鼓了掌。会上,李安瑞百般刁难费德南,被护犊心切的费伯诚一一化解。针对李安瑞的质疑,无敌想用最原始的数据来反驳他,无奈,原始数据依然留在电脑里无法取出。欧阳私自调出财务报告并打印了,这份报告无意被丑女们发现,马莎莎拿着报告闯进董事会,被守门的裴娜拦住。

第十七集

  无敌的报告做的天衣无缝,李安瑞们找不到任何破绽,费德南在董事会上正式宣布林无敌为自己的助理,大家都没反对。费伯诚建议把下次董事会会和费德南的定婚放到十月,这令费德南有点紧张。

  丑女们把欧阳打印的财务报告交给了林无敌,无敌觉得自己的所有材料已经被欧阳拷贝了。得到消息,费德南和无敌赶往欧阳办公室,质问他的行为。欧阳死不认账,费德南威胁要告他窃取商业机密罪,吓坏了的欧阳供出了楚国良是幕后指挥者。一仆不能二主,四面楚歌的楚国良面对费德南的严厉质问,只好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到自己头上,费德南解雇了他。费德南把这个位置留给了林无敌,建议遭到了安茜的强烈反对。

  陈家明摔坏了的摄影机迟迟没到位,这令他很不高兴,安茜提议让他用高清机器拍,陈家明不屑,坚持要用摄影机拍摄。

第十八集

  费德南决定让无敌参加设备租赁酒会,无敌受宠若惊。丑女俱乐部的成员们纷纷出谋划策,帮无敌梳洗打扮。小艾偷偷地瞒着陈家明拿出公司的衣服给无敌,遭到陈的反对,他守在女洗手间门口,想拿回衣服。由于丑女们的帮忙,无敌欣然前往宴会。安茜想让费德南陪自己参加18世纪欧洲鞋展,费以要宴请客人而婉拒。吴庸看上了张凌,想泡她,借机开车送张凌会朋友。

  裴娜应邀夜访李安瑞,由于各怀鬼胎,两人谈的并不投机。老练的李安瑞抓住裴娜的把柄乘机从各方面打击她,要挟她做概念的内线。裴娜没有退路,只好答应以后监视费德南的一切行动,并随时告诉他一切有价值的信息。

  费德南带无敌参加了宴会,做作的打扮让无敌出了不少丑,高跟鞋竟然掉进了水里。费德南改变了过去的计划,放弃了价值三百八十四万的胶片摄影机而定了九十二万零五千元的高清摄像机,这令供应商很不高兴。

  酒会后费德南和吴庸去泡吧,安茜来电,要突查费德南的住宅,费德南得知火速赶回家中。

第十九集

  裴娜由于拖欠了电费和物业费,遭到了停电停水停气的处罚。无聊的吴庸想夜访裴娜,裴娜害怕吴庸看到自己的窘境,婉言谢绝。驱车回家的费德南发现在路边等车的无敌,邀她上车,并送她回家。一路上,两人为公司的事交谈甚欢。无敌被费德南的言语感动,向费表达了自己对公司的真诚之心。林武清对无敌的晚归不满,责怪她着装怪异。

  张凌向蔡朋索要自己的投资款,蔡朋一拖再拖敷衍她。因为无敌穿了自己设计的衣服,陈家明依然对小艾动气,无敌虽然多番替小艾辩解,陈家明也怨气难消。

  走投无路的裴娜找安茜借钱,安茜只答应借她两万,并要求她发工资时如数奉还。

  邱淑英病了,被送进了医院,检查结果,患了冠心病,急需5千元押金,手术费用需要4万,面对这么多钱,林无敌瞠目结舌,一筹莫展。

第二十集

  费德南、安茜、吴庸要去美国考察市场,公司群龙无首,费德南决定让林无敌临时代管公司的一切事物。这个决定遭到安茜的反对,安茜提出让孙培来管,费德南坚决反对。

  杨希利把林无敌请出来吃饭,希望能成为概念公司的耗材供应商,并且让无敌提供别的供应商的价格,承诺给无敌一笔不小的回扣。无敌拒绝了杨经理的要求,杨不死心,搬出了无敌家里人的事。

  母亲的病让无敌很无奈,面对这笔回扣,无敌还是把这个公司推荐给了费德南。

  蔡朋一直以各种方式拖欠张凌的投资款,另爱钱如命的张凌几乎抓狂,两人在电话里恶语交加。

  费德南带无敌去做公证印鉴,准备让她代管公司,这令一心想压制林无敌的裴娜气的七窍生烟,她暗中监视无敌的行动,恰巧撞见了杨希利与无敌见面的事,她猜测这里面有文章,把这一情况报告给李安瑞。

第二十一集

  无敌妈妈生病住院,爸爸又为了工作非常辛劳,唐亚军建议无敌接受影视租赁公司的回扣,被无敌拒绝,唐亚军不以为然,并提醒无敌,这事没什么大不了,她的前任楚国良肯定也干过。

  李安瑞从裴娜那里得到情报,找楚国良向影视租赁公司的杨希利套问无敌接受回扣的证据,并点明裴娜不过是想借自己的手弄走无敌罢了,裴娜郁闷。

  吴庸和张凌在酒吧喝酒,张凌要求吴庸帮她解决掉那些减肥药,吴庸欣然应允,但此时裴娜打来电话诉苦,令吴庸不胜烦扰。

  无敌在心里左右权衡,决定不回绝影视租赁公司回扣的事情,但她给了自己一个底线,就是讲清楚两家公司的实情,让费德南自己做最终选择。

  费德南和吴庸、安茜要去洛杉矶,叮嘱无敌尽快落实摄像器材的事情,费德南细节之中流露的对无敌的关心,令无敌又感动又内疚。

  吴庸提醒费德南,还没有告诉陈家明提供的并不是胶片设备而是数码设备,费德南决定瞒住陈家明,准备开机前硬塞给他。

  张凌在公司推销减肥药,众人纷纷抢购。

  星旗银行向概念催款,要求提供新的抵押。费德南因为之前买摄影棚的事情,搞得资金紧张,有意新设一家空壳公司,用于周转资金规避风险,但是却没有想好找谁来承担这个重任。

  无敌决定接受影视租赁给的回扣,给妈妈治病用。

  苏蕾邀丑女们一起吃饭,席间马莎莎发现张凌编谎卖减肥药,两人闹矛盾,大家说到钱的话题,令无敌心中忐忑。

第二十二集

  费德南和吴庸谎称在陪客户吃饭,没想到遇到和陈家明在一起的女模特马欢欢,更被安茜误会费德南是来找女模特马欢欢的,费德南慌忙逃脱。

  丑女们吃完饭发现,价钱极贵,而苏蕾又已经有事先走了,大家为高昂饭钱发愁,无敌主动承担大部分。

  林武清得知无敌准备接受回扣的事情,大发雷霆,责令无敌把钱退还费德南。无敌找到费德南说出回扣的事情,费德南勃然大怒,不由分说要赶无敌走,此时李安瑞来到概念,准备揭露无敌接受回扣的事情,为难费德南,却得知无敌已经坦承所有一切,李安瑞恼羞成怒离去。

  无敌心怀忐忑,准备辞职走人,但却得到费德南的赞赏和挽留,称她通过了自己的考试,并准备让她在自己出国的这一段时间里代管公司,裴娜得知使坏不成,反而让费德南更加信任无敌,懊恼不已。

  李安茜为了公司的事情和李安瑞争吵,李安瑞提醒妹妹不要让概念的大权旁落,但安茜认为自己心里有数。

  无敌仍为妈妈的医疗费担忧,苏蕾仗义帮无敌解决。

  张凌卖的减肥药让马莎莎和陈家明拉肚子,影响了制片会议,安茜决定扣张凌奖金。孙培为了谋取私利,购买劣质月饼发给大家,惹起众怒。

第二十三集

  费德南和吴庸商计把洗发水广告的拍摄办成一次公开展示,把美国的广告代理商邀请过来,并请叶蓉的公关公司来帮忙。

  费德南认为影视租赁公司尽管给了回扣,但是价格方面还能够接受,于是,要求了部分折扣之后,仍旧接受了他们的设备器材。

  安茜揶揄费德南过分偏袒无敌,并坚持让孙培暂时代管公司,却传来大家对孙培购买劣质月饼的控诉,令安茜十分难堪。

  叶蓉提醒费德南应该给无敌加薪,费德南这才想起自己始终没有兑现加工资的诺言,并对无敌不计报酬的工作态度有所感动,准备正式让无敌代管公司,并让无敌正式到楚国良的办公室就职办公,无敌不舍,希望留在原处,费德南应允。无敌回家汇报加薪的好消息,并告诉爸妈已经借到了医药费。

  张凌推销减肥药影响公司工作,遭安茜扣奖金处罚,找吴庸帮忙解救。裴娜邀请吴庸去家里,准备向吴庸逼婚,吴庸左右推托,裴娜气恼。

  为了节省开支,费德南尽量削减各方开支,没有答应陈家明租发电机的要求。费德南面对即将到来的广告拍摄会,紧张不已,安茜贴心安慰。

第二十四集

  费德南因为摄影机的事情心虚,忐忑不安。陈家明在紧张排练,小武却趁陈家明不在,恶作剧戏弄舞蹈演员。

  陈家明挑剔提供给模特的服装材质,找费德南争吵,却发现费德南准备的所谓胶片摄影机,只是一台数码摄像机,勃然大怒,与费德南大吵一顿,甩手离去,费德南提出找新人导演过来救场。安茜出面宽慰陈家明,劝他继续把广告拍完。

  叶蓉为费德南的拍摄会请来了一位时尚界有名的主编,希望拍摄会的完满成功能留给他好印象,从而对概念做出一些积极评价和宣传,同时警告费德南,这位主编的眼光也很挑剔,稍有失误,可能会带来反效果,并告知费德南,这位主编十分看重陈家明。

  陈家明被安茜劝服,答应继续拍摄会的工作,费德南放下心来,没想到,现场进行途中却突然停电,因为费德南事先省略了租发电机的开销,导致现场演示无法推进,张永康准备负气离去,费德南主动出面挽留张永康。

第二十五集

  张永康的广告拍摄会终于在磕磕绊绊之后,勉强结束,叶蓉向主编求情,请他笔下宽容。陈家明却发现,费德南提供的那些录像带是劣质产品,拍摄的许多镜头根本不能用,费德南和陈家明再次吵翻。

  马莎莎等人发现概念出现一位帅哥,丑女们跟他聊得火热,谈笑风生,没想到,他确是陈家明的女友梁无双,众人大跌眼镜。

  费伯诚提醒费德南不要过于急于求成,费德南向父亲做保证。为了应付财务危机,费德南决定实施空壳公司的方案,交给无敌五百万元作为启动资金,并称以后这家新公司由无敌负责投资管理,无敌大吃一惊。

  唐亚军向无敌炫耀自己的炒股软件,无敌提出可以让唐亚军拿那笔钱来进行投资,唐亚军提出自己要占技术股。

  费德南的任性和鲁莽不仅让拍摄会失败,也让叶蓉在业界丢了面子,叶蓉失望离去,但安茜仍对费德南存有希望。

  陈家明郁闷失落,陪女朋友无双去黑暗餐厅吃饭,费德南去找陈家明赔罪道歉,陈家明要求跟费德南打赌,如果概念的生意没有因为更换数码设备而变得更好,就男扮女装表演一次,费德南硬着头皮答应。

第二十六集

  吴庸帮张凌弄到张永康的签名照片,张凌准备拿到网上卖钱,并答应帮吴庸约自己的小姐妹吃饭。

  费德南正式宣布让无敌代管公司,陈家明等人一阵哗然,但费德南坚持,并私下叮嘱无敌空壳公司的事情。

  安茜和费德南、吴庸等人都出差了,裴娜仍在公司一副不可一世的架势,苏蕾设计在饭店戏弄裴娜,让她当众扮燕子表演出丑,为大家出了一口。

  无敌允许罗兰把孩子带到公司来,却被孙培批评,孙培还称要扣罗兰奖金,无敌和孙培讲道理,解决矛盾。裴娜处处与无敌作对,无敌施计对付裴娜,裴娜恼羞成怒,失手弄伤范春花,惹起丑女俱乐部的众怒。

  代管公司期间,无敌拒绝了陈家明要求使用大牌模特的要求,再次惹怒陈家明。

  为了给范春花报仇,丑女们故意用苏蕾的钻戒引诱裴娜。

第二十七集

  裴娜一时贪心,拿起苏蕾“遗落”在洗手间的钻戒试戴,没想到上面有胶水,死活取不下来,让到处“寻找”钻戒的苏蕾抓个正着,裴娜欲哭无泪,幸亏吴庸等人回来,才给她解围。

  费德南从美国回来,得知无敌已经在用那笔空壳公司的钱投资挣钱,欣喜不已,对无敌代管概念期间的工作表示认可,并支持无敌不使用大牌模特的决定。

  裴娜把吴庸当成最后的救命稻草,并对李安瑞嗤之以鼻,没想到却发现吴庸对张凌的小姐妹有企图,伤心不已,陈家明贴心开导她。吴庸找裴娜解释,裴娜却提出无理要求,两人不欢而散。

  概念的业务量并没有多大的起色,陈家明威胁费德南要兑现若言。

  费德南从前的舞伴董莹莹来找费德南,费德南叮嘱无敌没有他的允许,不许从屋里出来。费德南和董莹莹情不自禁在办公室施展舞技之后离去,全然忘记无敌仍在里面的办公室里加班。

第二十八集

  无敌没有收到费德南“可以出来”的指示,呆在办公室里不敢出来,根本不知道费德南早就已经走了,在办公室过了一夜,第二天费德南过来,发现一夜未归的无敌,被吓了一跳,也再次对无敌产生信任。

  裴娜认为李安瑞仍旧会帮助自己,于是转变态度告诉费德南,她不准备辞职了,并称自己是给李安茜兄妹面子,想以此来刺激吴庸。

  费德南吸取教训,为了保证拍摄,全力应允陈家明的拍摄要求,并让无敌从天材弄钱过来,并告诉无敌天材公司的实质,无敌紧张,害怕是违法的事情,但被费德南说服。

  安茜从美国回来,带回制作自己婚礼礼服的面料,交给陈家明设计,无意中从陈家明那里得知概念最近丢失了不少业务,急忙去找费德南询问,并对费德南给无敌升职加薪进行指摘,费德南向安茜承诺,这次会不计成本地投入新的广告,做出影响力,挽回损失的客户。

  新来的模特薛菲菲,让小武着迷,张凌不以为意。罗兰意外发现薛菲菲竟然是自己丈夫傅新的小情人。

  无敌向唐亚军询问天材投资的情况,准备从天材拿钱出来给概念拍摄用,却得知股票被套拿不出钱。与此同时,马莎莎误会正在给唐亚军通电话的无敌是在给男友打电话。

第二十九集

  概念新的广告准备请大牌模特百惠来出演。

  唐亚军终于帮无敌搞定了天材的股票,解决了概念这次的广改拍摄经费,无敌拿出无意中拍到的裴娜照片给他作为奖赏。

  费德南买礼物安抚安茜,并承诺等公司步入正轨,就跟安茜举行婚礼。

  薛菲菲在概念不受重视,想讨好家明和小艾,却碰了一鼻子灰。

  罗兰按捺不住对薛菲菲的痛恨,要跟薛菲菲理论,薛菲菲却伺机在费德南等人面前装可怜。

  超模百惠来到概念准备广告拍摄,裴娜苦心巴结却被奚落,适逢李安瑞电话提醒,裴娜计上心头,利用百惠的花粉过敏症,出了百惠的洋相,导致广告拍摄可能被延误,李安瑞为自己诡计得意,并再次向费德南施压。费德南恼羞成怒,却被陈家明告知,概念得到了新盟国际的亿元大单,费德南还没来得及高兴,却发现这笔单子,实际上利润少的可怜。

第三十集

  薛菲菲在公司招摇,罗兰咽不下这口气,众丑女在一起商量计策,决定整一整薛菲菲,并让傅新对薛菲菲失去兴趣。

  无敌向陈家明索要拍摄报价单,称这次保证给最好的拍摄条件,并对上次拍摄会失败的事情道歉。

  丑女们怂恿小武去约会他心仪的薛菲菲,并暗中向傅新通风报信,让傅新来一个当场捉奸。

  费德南左右合计,都觉得从新盟国际的单子里挣不到钱,无敌提议公司自己购买一台摄影机,以此节约下租机器设备的费用。

  唐亚军在林武清面前说漏嘴,讲出天材的事情,林武清纠缠无敌要讲清楚,并叮嘱无敌做人要干干净净,不要违背自己的良心。

  费德南把安茜带到海底世界共进晚餐,讨她的欢心。

  费德南迫于资金压力,决定冒险从非正规渠道,购进一台低价的摄影机。陈家明得知概念要买摄影机的消息,欣喜不已,但仍不愿意放过费德南,坚持要他反串表演。

第三十一集

  罗兰和众丑女设计让小武约会薛菲菲,企图让傅新捉薛菲菲现形,结果小武心软,答应了薛菲菲不去预定地点吃饭的要求,傅新捉奸落空,反把罗兰数落了一顿。

  概念签下了新盟国际1亿2000万的大单,为尽快开机工作,费德南决定从速购买新摄影机,无敌对设备公司的低报价产生怀疑,费德南派吴庸前往考察该公司,确认没有问题,无敌却仍对如此“好事”持保留态度,费德南索性让无敌和自己一起再去一趟。虽然对方出示了许多证明文件,无敌依然劝费德南慎重。费德南没有听劝,反而说服无敌放心,并迫不及待接受对方条件,决定和吴庸一起出国去把机器买回来。

  家明以罢拍新盟国际的广告相威胁,要费德南兑现赌约――在舞会上男扮女装。舞会上,费德南窘态百出,退场后更被警察误认为是近期出没的扰民流氓,把他抓进派出所。无奈之下,他只好给无敌打电话,让她来帮自己解围。无敌将费德南接回自己家里,在母亲的掩护下,让费德南在家洗澡换装。

第三十二集

  林武清醒来,费德南差点曝光,还好在邱淑英母女遮掩下顺利溜走。因急着要敲定新盟国际代言模特合约,安茜陪着模特如雪在费德南家等他,得知如雪和费德南之前早就认识,安茜心里别扭,如雪执着等了费德南一晚上,更令安茜不舒服。费德南回家后向安茜解释自己为何失约,安茜得知费德南出了事找林无敌而不是自己,大为光火,所有不满积压在一起,终于爆发,与费德南大吵一架。

  费德南要和吴庸出差去越南买摄影机,临行前交待无敌保密此事,并对安茜假说自己是去了上海。裴娜则从吴庸处听来买摄影机的消息,转告李安瑞,安瑞怀疑费德南没钱买设备,要裴娜继续打听详细情况。裴娜果然怂恿安茜追问无敌摄影机的事,无敌口风严密,令安茜生疑。安茜令罗兰往上海打电话,无敌请求罗兰替费德南遮掩。

  小武开着费德南的车去做保养,不小心把费德南的车给剐了,到处向丑女们借钱修车。

  裴娜偷偷潜进费德南办公室找东西,被无敌发现。

第三十三集

  无敌质问裴娜为何搜费总办公室,裴娜以安茜搪塞。无敌将安茜的怀疑告诉了费德南,费德南针对此事特意询问安茜,两人起了冲突。安茜认定这一切都是无敌故意挑起,警告无敌不要自以为是。随后她从裴娜处了解了事情真相,并向费德南澄清误解。裴娜装病企图掩饰自己的间谍行为,却被费德南识破。费德南要吴庸再次对裴娜发动攻势,把她从李安瑞那里争取回来。

  小武剐车的事终于被费德南知道,出乎众人意料,费德南原谅了小武,没有追究他的责任。

  吴庸按照费德南吩咐,对裴娜实施爱情攻势。费德南满心期待摄影机到货,没想到坏消息传来,费德南所买的此批摄影器材涉嫌走私,被海关扣留。无敌告诉费德南,由于之前贪图便宜,交钱匆忙,280万款项已经打了水漂,费德南欲哭无泪。

  新盟国际的广告客户和陈家明都等着费德南购买的机器到货,以便展开拍摄,费德南手忙脚乱,想出把概念的资产抵押给天材,从天材借钱的主意。吴庸劝费德南三思,因为一旦概念资产抵给无敌,那无敌就成了概念的主人。费德南情急之下,顾不得许多,命令无敌就这么办。

第三十四集

  安茜和家明一再催问费德南摄影机的事,费德南只好说因为厂家出了问题,摄影机暂时无法到位。

  林武清来给无敌送资料,说起天材,费德南很惊讶,质问无敌为何还有第四个人知道天材的事。无敌解释当初费德南说过,天材的事自己可以全权作主。费德南让无敌赶紧找律师办理查封的事,同时赶紧联络可以赊账的设备公司,重新购买摄影机。

  安茜向费德南透露自己对概念财务状况的担忧,安瑞也不忘提出召开季度董事会,费德南紧张之际突发奇想,试图召开一个盛大的广告发布会来转移众人眼光。为此,他又向无敌提出从天材拿出一笔钱,作为发布会的费用。

  裴娜怀疑自己怀孕,趁此向吴庸、安瑞两人撒娇,认定对方是孩子父亲,两人反应不一。裴娜怀孕的消息也传到了丑女们耳朵里。

第三十五集

  费德南发现几家洽谈的设备公司里有一家的主管是自己父亲以前生意伙伴的女儿顾琳,于是锁定目标,和无敌集中精力试图攻下这家设备商。裴娜自恃怀孕到处装娇贵,并向安茜汇报似乎听到费德南在联络一个叫顾琳的女人,引起安茜警惕。

  新盟国际答应做发布会,费德南很兴奋。无敌找叶蓉想谈发布会的事情,遭回绝。费德南知道叶蓉是因为上回B&B活动搞砸,于是亲自登门,使尽浑身解数让叶蓉答应承办此次活动。

  无敌告诉费德南,顾琳答应了条件,可以和概念签合同。签约当日,安茜也在,费德南为了不让安茜生疑,故意说吴庸追过顾琳。

  裴娜经济吃紧,便拿怀孕的事情来讹吴庸,吴庸无奈给了裴娜3万块。马莎莎为了做吸脂减肥手术,决定把二手小奥拓卖掉,引来丑女们的一番议论。薛菲菲向陈家明争取模特工作未果,罗兰见她拿着傅新给的甘露丸讨好小艾,十分不忿。

  发布会在即,面对高额的预算支出,费德南捉襟见肘。因股市不景气,天材现金也所剩无几,无敌向费德南提出用天材向银行贷款的建议,并托苏蕾的关系,成功用概念的资产作为抵押,从亚洲银行叶总那里拿到了600万的贷款。无敌同时对发布会各环节展开了成本控制的行动,遇到各方阻力。

第三十六集

  费德南催着无敌赶紧办天材对概念的诉讼,以保住概念不被银行收走,并让吴庸给无敌找了一个蠢律师,他认为找个笨的才不会把这件事爆出去。唐亚军和无敌去见律师,才发现这个叫魏杰的家伙虽然又结巴又无脑,但惟利是图,竟然催逼俩人尽快起诉并要求高额律师费。无敌抓住对方弱点,巧妙应付。

  苏蕾带着丑女们去健身房健身,偶然发现怀孕的裴娜竟然在甩脂,怀疑裴娜的怀孕是假。几个人商量如何查验这件事。张凌提出给裴娜做孕检,并利用孙培,以办理社保的名义让裴娜去做体检。裴娜打电话确认体检没有孕检项目,放心答应。

  法院正式批准了概念的财产保全,并对该消息进行了登报公示,费德南只能祈祷安瑞等人不会看到报纸。无敌告诉他,由于法院正式展开法律程序,律师和精算师很可能明天就要过来公司清算资产了,费德南又遇难题:发布会第二天就要举行,费伯诚和李安瑞都将出席。如何能避开这两件事的同时进行呢?

  吴庸意外得知天材的员工里还有无敌的父亲,很替费德南感到担心。

第三十七集

  费德南和无敌一起说服某概念债主,请对方不要起诉概念,并以新盟国际1亿2000万的大单作为公司前景光明的有力保证。最终在费德南的软硬兼施下,对方答应宽限还款日期。

  发布会举行当天,安瑞对费德南的业绩停滞不前颇有微辞,两人再次唇枪舌剑,针锋相对。魏杰和清算师此时也到了概念。魏杰的做派引起安瑞怀疑,无敌帮助费德南机警地应对过去,有惊无险地完成了清算过程。

  发布会的领舞董莹莹受伤,小武极力在陈家明面前替薛菲菲争取代打机会。安茜得知董莹莹是费德南的老舞伴,再次产生醋意。

  张凌冒充裴娜,向体检中心打电话要求多加孕检项目,并把体检结果接收人设定为自己,等着看裴娜怀孕的真相。

第三十八集

  董莹莹看不惯安茜的醋婆作风,故意挑起争端,安茜大怒,要费德南炒了董莹莹;费德南因工作为由,劝安茜放她一马,发布会过后立刻让董走人。不料安茜不依不饶,以炒掉无敌作为答应的条件。费德南陷入两难。此时吴庸从马莎莎处得知,无敌有个男友名叫唐亚军,是天材的职员,赶忙告诉费德南。

  费德南向无敌问起唐亚军的事,无敌说出俩人只是好朋友,没有别的关系。吴庸劝费德南别轻易相信无敌的话;费德南又找机会向马莎莎询问,八卦的马莎莎言之凿凿,说无敌对唐亚军是单相思,并且小艾已经预言出唐亚军将改变无敌的一生,听得费德南忐忑不安,他很担心无敌为了讨好唐亚军,会拿概念抵押给天材的亿万资产作为“礼物”。吴庸劝他对无敌实施美男计,保住天材。

  裴娜的孕检报告寄来,丑女们不敢拆私人信件,孕检报告被裴娜拿走。张凌琢磨着怎么偷看孕检的结果。

  演出开始前,董莹莹迟到,费德南与她争执起来,安茜再次借机吃醋,以分手相威胁,逼费德南炒掉无敌。

第三十九集

  董莹莹被安茜刺激,故意喝醉,借酒撒疯,家明只好临时炒了她,但演出马上就要开始,领舞的人空缺,薛菲菲趁机上位。

  张凌故意拿裴娜刺激苏蕾,苏蕾想了个招替大家搞定孙培,拿到了裴娜的孕检结果――结果显示阴性,裴娜的怀孕是假的。此时裴娜正在左右忽悠吴庸和李安瑞,比较俩人开出的条件孰优孰劣――安瑞答应送裴娜去迈阿密生孩子,还给她生活费,裴娜答应下来,对吴庸和孙培说出自己要辞职。

  丑女们带着孕检结果想去发布会揭裴娜的底,结果罗兰看到上位的薛菲菲,气不打一处来,差点毁了发布会,没想到阴错阳差,丑女们的“搅局”被新盟国际认为是精心安排,发布会取得了意外的反响。

  裴娜从孙培处得知自己的体检结果里居然有孕检一项,大惊,认定是丑女们故意要出她的丑,假装要跟吴庸坦白,从马莎莎手里骗回了体检单。

第四十集

  看在孩子份上,吴庸考虑主动跟裴娜提出结婚,以打消她的出国决定,马莎莎看不过去,当面戳穿裴娜的假怀孕。裴娜无法掩饰,向安瑞也坦白了怀孕是个误会,迈阿密之行宣告泡汤。

  唐亚军来发布会找无敌,保安不让他进去,唐亚军只好拿出印有“天材公司投资总监”的名片给保安,不想名片被费德南看到,无敌责怪唐亚军乱印名片,并说他这样做会让费德南误认为自己在欺骗他。

  吴庸深觉事态严重,要费德南命令无敌将唐亚军炒了;费德南担心这样做会引起无敌反感,倒戈向唐亚军,犹豫不决;吴庸鼓动费德南去追无敌,认为在目前的情形之下,这是唯一的出路。费德南说自己干不来这种欺骗无敌的事,吴庸认为自己也干不了,因为无敌只听从费德南一人的话,只有费德南能拿下无敌。

  安瑞不想让裴娜留在概念继续惹事端,命令她马上辞职,裴娜却威胁安瑞,如果不让她留下,她就要把安瑞让她当间谍犯下的所有事都捅出去。

  无敌告诉费德南和吴庸,由于花销过大,概念的现金出了问题,过几天就要发工资了,她担心到时没钱可发。费德南让无敌从天材抽出钱来,无敌却说天材也面临着还贷的压力,建议考虑将概念的摄影棚出租,以获得现金流。吴庸趁机安排俩人加班商议此事。此时,无敌一家已经做好丰盛饭菜,等着她回去庆祝生日,费德南从无敌与唐亚军的电话里“听到”了俩人的亲密程度,暗下决心要拖住无敌,寻找机会……

  (第一季完)

分集:第一季 第二季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