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原始剧情:】

  78年春天,赤城钢厂工人黄涛刚的恋人胡玉华终于答应了他的求婚。当晚,一起强奸案意外地改变了他们俩的选择。强奸犯逃跑,涛刚成了在现场的唯一目击者,他承诺与寇英结婚。而善良的胡玉华为了寇英的生命和涛刚的清白黯然离开。寇英在生下钢球后,意外地撒手人寰。愤怒之下,涛刚寻凶误伤他人入狱。8年后,胡玉华又一次悄悄地走进没有血缘关系的父子俩人的生活。心地纯正的她肩负起照顾钢球的重任。而黄涛刚整个生活的中心就是--寻找真相。最后,做案凶手渐渐浮出水面,竟然是胡玉华的亲哥哥胡连喜。胡玉华面对人生中最亲的两个人做着艰难的选择。而其实黄涛刚早就知道了真相。胡连喜最终面对涛刚、玉华、钢球做出了的忏悔。

  【故事大纲:】

  70年代末,赤城钢厂马上就要结婚的车队司机黄涛刚在把未婚妻胡玉华送回家独自返回的路上,突然听见小巷深处传来女子的呼救的声音。黄涛刚瞬间反应过来,自己遇上了一起“强奸案”的现场。片刻犹豫之后黄涛刚冲了过去,结果反倒被强奸犯打晕。面对突来的横祸,黄涛刚只好提出报案,还自己清白。报案的途中,意外又发生了,寇英突然想要自杀,并说出自己早就知道黄涛刚不是强奸自己的人,之所以嫁祸黄涛刚,是为了保守这个秘密。自己无法承受别人对这件事的议论。黄涛刚为了救寇英,答应保守秘密。寇英也告诉当警察的好友郑炜。由于郑炜以前破了一个强奸案,受害者晓敏却由于压力疯了,所以也只好答应寇英不报案。黄涛刚一言承诺,保证守口如瓶,在百般无奈中,为了寇英的贞洁瞒着胡玉华陪她去秘密堕胎未成,却耽误了结婚登记。这事正巧被玉华嫂子看见了,误会涛刚。玉华家人炸了锅。玉华正去和涛刚问个明白的时候,正好听见了涛刚和郑炜的对话,却步回家平息家人。憨厚的涛刚几次见玉华也说不清楚。玉华告诉他要做你力所能及的事。可这时,难以承受压力的寇英悄悄找江湖医生堕胎出了意外,黄涛刚又把寇英送到医院抢救。一时间沸沸扬扬,他成了负心郎和流氓,厂里问罪,同事愤怒。欲罢不能的涛刚已身陷其境,难以说清。玉华悲愤和迷惑中猜到了一点情况,忍疼将错就错地把涛刚推了出去,为的是救三条命和涛刚的工作。涛刚的结婚对象戏剧性的变成了寇英。

  寇英生下孩子后,不久意外去世了。黄涛刚从此踏上了寻凶、洗罪和抚养孩子的艰辛之路,当胡玉华听了郑炜诉说了全部真情后,死活回到涛刚身边,帮寇英抚养孩子。黄涛刚渐渐锁定了一个“证据确凿”的目标-----厂里人事科长刘建设,并对其进行了跟踪和调查。尽管郑炜一再提出当时刘建设根本没有作案时间,但种种迹象和刘建设一贯调戏妇女的劣迹,还是让黄涛刚失去理智地袭击了刘建设,造成了刘建设的重伤,黄涛刚也得到入狱八年的惩罚。玉华带着孩子,给涛刚写去了一封封信,一次次的探望,都被涛刚回绝了。玉华守候着涛刚的归期。

  出狱后的涛刚一蹶不振,给长大了的孩子蒙上了阴影,玉华十分担心。而黄涛刚整个生活的中心还是——寻找真凶。他用孩子做诱饵,却更加伤了孩子的心。为了不让自己深爱的人毁掉一生,胡玉华用尽了柔情,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劝阻着黄涛刚,把涛刚和孩子的心捂热,两人终于结了婚。生活的变化,家人的爱让涛刚忘掉渐渐地宽容往事,他下岗后又有了新工作。虽然和他暗中较劲的孩子钢球也给他买了辆跑运输的车,还他妈妈寇英的情。涛刚不知情很高兴,但玉华担心父子俩的隔阂更加重,多年的那份情意会失去。在这时,一次意外和胡连喜的异常赎罪表现让细心的玉华对哥哥胡连喜产生怀疑。但经过验血证明,排除了对连喜当年真凶的可能。孩子在无意和陈瘸子醉酒中,知道了自己的身世。要帮涛刚洗罪,好好地爱他这个父亲。玉华又高兴又悲愤,因为这时她在帮哥哥整理家时,无意中发现了胡连喜的当年工装少了颗纽扣,这一惊人的发现让玉华悲痛欲绝,心情矛盾,不知如何是好。钢球一心要找到害他妈妈的人,弄清自己的身世,好和刘建设的女儿结婚,还涛刚清白。这时候,已经病重的胡连喜把向涛刚叫来要说出当年的真相,向涛刚忏悔。涛刚却让胡连喜闭嘴。因为涛刚在10年前就知道了一切,他早就在把埋藏的仇恨化为了对玉华和孩子的厚爱以及默默信守对死去寇英的承诺,好好善待家人和生活。当玉华和孩子知道当年的真凶时,胡连喜已忏悔一生,临终前他留下遗言:把自己的器官捐献给医院,结膜捐给受伤失明的民警杨栋梁。这一切让玉华和孩子以及郑炜都非常意外。涛刚用他的厚爱和宽容关爱家人,玉华用善良和坚贞温暖了家人的心,父子俩原谅了一切。玉华和钢球深深理解、敬佩和爱戴涛刚。胡玉华还是说那句老话:“我就看上他说话算数!”一家人住进了新房,给钢球准备婚事,郑炜和杨栋梁也重归于好,疯人小敏也恢复了健康。涛刚和玉华在中秋把当年误伤刘建设的女儿曼莉娶进了家门。钢球和曼莉把“福”字上了家门。

分集剧情:
第一集

  1978年,赤城的支柱企业赤城钢厂迎来建厂二十五周年大庆。这一天钢厂举行了全厂职工歌咏比赛,厂宣传队的第一女独唱寇英压轴上台,却被疯子小敏的突然出现搞砸了。小敏几年前被人强奸,没有抓住强奸犯却弄得人人皆知,从此精神失常。歌咏比赛结束后,情绪低落的寇英一个人回家。当她走进一条黑暗的胡同时,突然闪出一个男人向她扑来。寇英被强奸了,正在旁边一所民宅偷东西的陈瘸子目睹了一切,却没看清楚是谁。这时刚送完女朋友回家的厂汽修班工人黄涛刚听见呼救,跑过去救人,却被一拳打晕。

  黄涛刚和寇英都醒了过来,寇英惊恐地望向涛刚,蹦出一句话:流氓。黄涛刚百口难辨,为了澄清自己,他只得带着寇英去派出所报案。而在路上,黄涛刚隐约看到一个人,带着口罩,好像是厂人事科长刘建设。

  派出所当夜值班的正是寇英最好的姐妹郑炜。郑炜听完黄涛刚的讲述傻了,好半天才冷静下来,带着两人返回了案发现场,可是一场大雨已经带走了一切痕迹与证据,唯一留下的是挣扎中寇英扯下的强奸犯身上的一枚纽扣。郑炜逼着黄涛刚把事情隐瞒下来,并要求涛刚不许告诉任何人,还扣了涛刚的工作证,涛刚只得答应,郑炜这才送寇英回家。

  寇英到家后寇母也发现了女儿的异常,郑炜用谎言遮挡了过去,可寇英一夜没能合眼,

  恐怖的画面时刻伴随。

第二集

  黄涛刚回到正常生活,开始准备与青梅竹马的女友胡玉华的婚礼。再加上厂里大干,忙个不停。寇英却陷在深深的痛苦中,每日魂不守舍。郑炜好像比寇英更加失魂,每天去一次案发现场,希望能找到线索,上班也总是走神,这也引起了她的同事杨栋梁的注意。杨栋梁是郑炜的男友,可寇英的事情连自己最喜欢的人也不能告诉,栋梁问了几次都是无功而返。而当夜被陈瘸子盗窃的人家已经在第二天报案了,杨栋梁接了案子,郑炜却不知道。

  寇英再痛苦也还是要去上班,否则别人就会怀疑自己。可每次上班都会遇见刘建设主动和自己搭茬,原来刘建设已经盯上寇英这朵厂花了。那个带口罩的人确实是刘建设,原来那天刘建设在和黄涛刚的师弟黄小文的老婆韩燕偷情,当晚黄小文在厂里值班。刘建设正好从韩燕家出来被黄涛刚撞见,可黄涛刚却不知道详情。

  胡玉华的哥哥胡连喜是黄涛刚汽修班的师兄,这几日正和老婆在闹离婚,厂庆那天她也去了,愤怒的胡连喜再次对老婆大打出手。

  郑炜破案依然没有发现,但寇英却略微稳定下来了一些,其实寇英也想过死,但寇英明白自己死了自己的母亲就也活不了,所以寇英一直在忍,希望有一天能看到郑炜抓住那个人,而就在这时候,寇英发现自己怀孕了。

  医院检查的时候大夫询问寇英丈夫的名字,寇英没有办法,下意识地说了“黄涛刚”三个字。

  可涛刚却怕了,这面连喜要离婚,那面自己的师弟小文又和自己争转正的名额,这种情况下,自己又怎么和玉华结婚呢?

第三集

  郑炜悄悄查寇英的案子一直没有进展,而且几乎成了一个没有任何线索的死案,寇英也变得越来越绝望。

  涛刚此时想出了一个办法来阻止胡连喜离婚。原本和玉华准备在大干之后结婚,涛刚现在想把婚期提前,这样连喜就不能在自己妹妹结婚的时候离婚,一家人也就有了重归于好的机会,所以涛刚开始着手准备。

  可连喜坚持要和老婆冯桂珍离婚,两边比着速度离婚结婚,涛刚于是决定立马就和玉华去登记,并先和玉华去照相馆拍了结婚照。

  黄小文来找黄涛刚恳求他将转正的名额让给自己,却不说理由,只说自己有难言之隐,涛刚太善良了,就这样答应了小文。

  这个时候,寇英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

第四集

  寇英再也没有办法了,有孩子就等于什么都瞒不住了,悄悄给母亲做了最后一顿饭之后,给郑炜留下了一封信,自己朝江边走去。

  命运就是命运,江边准备结束自己生命的寇英却撞见了涛刚,被涛刚救了上来,等郑炜赶到的时候,两人已经浑身湿透。

  郑炜送寇英回家,这次再也瞒不过寇母了,寇母也一直逼问。郑炜脑子转地很快,撒谎说是寇英失恋了准备自杀,这才遮挡过去,但还是吓了寇母一跳,寇母再问那个男人是谁,郑炜没有办法,再次说出了“黄涛刚”三个字。

  涛刚并没意识到什么,就等待着自己和玉华登记的那一天。而郑炜开始在赤城调查所有有偷盗前科的人,很快陈瘸子就被纳入了视线。郑炜同时多次找涛刚,希望涛刚能回忆出当时还有什么漏掉的记忆,玉华有些怀疑了,涛刚依然遵守对寇英的诺言,只说自己当晚撞见寇英被抢劫了。

  郑炜带寇英去医院询问了一下,赤城的医院根本没办法打胎,郑炜没有想法,决定再次麻烦涛刚。

  郑炜想让涛刚冒充寇英的丈夫一起去省城将孩子打掉,涛刚不愿意,可寇英的死心越来越重,郑炜见涛刚还不答应,只留下一句“明早长途车站见,否则英子就得死”就走了,实则是将了善良的涛刚一军。

第五集

  次日涛刚还是去了,而这一天正是自己和玉华约好登记的日子,涛刚为了节省时间尽快回来还能不耽误登记,从汽修班里偷开了一辆车出来,带着郑炜、寇英去省城。

  省城医院里郑炜以自己的警察身份向医生担保涛刚和寇英是夫妻,医生勉强答应了,可给寇英检查完身体之后所以人都失望了,寇英的身体严重贫血还有先天性心脏病,根本无法上手术台。涛刚有些生气了。

  黄涛刚私自开公家车旷工离厂,师傅何家海非常生气,等着涛刚回来质问,可第一个回来的却是连喜的老婆桂珍,她带回来的消息让所有人都炸了。原来桂珍当时也在省城医院看病,正好撞见了涛刚陪寇英打胎,自然全部告诉了连喜和玉华。

  玉华在登记处等了涛刚一个下午,涛刚却陪别的女人去打胎。回到赤城的涛刚本还想撒谎,玉华却一个巴掌打了过去。

  连喜知道涛刚的事情后暴怒,到涛刚家就大打出手,幸被大雷和大雷父亲秦大爷拦住。而桂珍则在一边煽风点火,做主取消了二人的婚约。

  众人冷静下来后逼问涛刚事情原委,涛刚犹豫了很久还是没说,只是对天发誓,自己绝没对不起玉华。这次就是涛刚不让,自己的转正名额也没了,因为这次的事情汽修班唯一一个转正指标被厂里取消了,可何家海以及连喜看到玉华居然没有埋怨涛刚,也不说为什么,都有些好奇,可又不好再多问,事情看上去好像暂时被压下来了。

  郑炜一方面感谢涛刚的守诺,一方面请求涛刚帮忙帮到底,涛刚因为和玉华分手攒了一肚子气,表示不愿再做冤大头了,而这时候玉华已经在外面听见了一切。。

第六集

  郑炜和寇英又来央求黄涛刚帮忙,涛刚这次怎么说都不答应了,可是看到寇英落寞的样子,涛刚心里还是有一些同情。

  玉华虽然理解涛刚的难处,可这种事情多少让人有些不安,她要求涛刚立刻和自己结婚,决不能再拖,涛刚自然也很愿意。

  涛刚和大雷家是邻居,涛刚常和大雷的父亲秦大爷一起下棋聊天,秦大爷拿涛刚比亲儿子还亲,大雷更是涛刚最好的朋友。一次下棋的时候秦大爷说起自己早年的江湖医生经历,这附近的老邻居有个感冒发烧都会去找秦大爷,秦大爷还有个师姐专门给人做打胎。涛刚灵机一动要秦大爷帮忙,叫秦大爷拒绝了,大雷领着涛刚去见了那个老太太。涛刚见到老太太有些兴奋,越想越觉得神,迅速把消息告诉了寇英,让寇英准备好三十块钱明晚和他一起去打胎,这事他们没有告诉郑炜。

  郑炜大干的时候例行检查,无意中知道了内裤失窃案。郑炜非常兴奋,要杨栋梁把案子转给他。当时杨栋梁刚得到一个外出学习的机会,他说服所长把这个机会让给郑炜,希望郑炜能够抓住这个机会升职。没想到郑炜斩钉截铁就拒绝了,杨栋梁无可奈何,只好迁就郑炜。

  晚上涛刚陪着寇英去打胎,路上看到两个人戴着口罩鬼鬼祟祟的从他们旁边走过,涛刚觉得那人仿佛是刘建设,但打胎要紧,涛刚没时间细想。谁知那人正是刘建设,他也看见了黄涛刚和寇英,扔下老婆返回去看个究竟。寇英没有告诉打胎的老太太自己贫血,结果大出血,生命危险。

第七集

  秦大爷的师姐被吓坏了,跑去找秦大爷,情急之下秦大爷决定带大雷去派出所投案自首,正好碰到郑炜值班,郑炜甩下一句不要跟任何人说就跑去了寇英家。

  寇英被送进了医院,大人和孩子的命算是保住了,可医院需要患者丈夫签字才能住院,涛刚无奈在单子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而这一次寇母不干了,寇母本就误会涛刚欺骗寇英的感情,这次知道女儿怀了涛刚的孩子,寇母一怒之下摔烂了家里的东西,还要去找涛刚算账,勉强让郑炜给拦了下来。

  事情一发,很快在厂里传开,寇英怀孕的事尽人皆知,玉华、连喜、涛刚走在厂里看到的都是异样的目光。涛刚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可为了比自己更可怜的寇英,依然坚守着自己的诺言,没有说出事情的真相。

  派出所所长和厂党委找到师傅何家海了解情况,厂里正在研究处分黄涛刚和寇英的事情,涛刚应该会被开除,如果是流氓罪,就要被判刑,甚至枪毙。刘建设认定涛刚对寇英耍流氓,煽风点火要把涛刚抓起来。

  事情已经无法挽救了,郑炜只得寄托早日破案替寇英报仇,替涛刚澄清。郑炜发现了陈瘸子的问题开始调查,可陈瘸子却有当时不在场的证人,证人正是连喜和大雷,因为当时两人正在陈瘸子的米粉摊上喝酒,郑炜在次陷入死结。而这时候自己暗恋的栋梁去省里学习以准备提干离开了赤城,郑炜非常伤心。

  秦大爷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找到玉华和连喜替涛刚解释,胡连喜虽然也不相信这事是黄涛刚干的,可是流言蜚语越传越盛,玉华和涛刚的这个婚无论如何是结不成了。何况涛刚依然在沉默,玉华见涛刚不准备说出真相,有些意识到事情的严重了。

第八集

  玉华找到涛刚,说了涛刚最不想面对的几件事情。其实玉华说的很对,自己可以理解、相信涛刚,可别人怎么办,别人怎么相信,就算解释了这种事情有人会信么?就算信了,那时候寇英被强奸的事情也就传开了,寇英还能活么?涛刚听完傻了,答应玉华立即去找寇母说清楚。

  就在这时候,寇母经过深思熟虑觉得唯一可以拯救女儿的办法就是立刻和黄涛刚结婚,这样寇英的名声保住了,黄涛刚也可以减轻处分,最重要的是可以救女儿的命。黄涛刚知道之后坚决不同意,说自己已经有要准备结婚的女朋友了,寇母反倒觉得涛刚害得女儿怀孕,连这个要求都不答应简直无法接受,事情逼到绝境,郑炜只得像寇母坦白了一切。寇母听完抱着苦命的女儿嚎啕大哭,冷静过后寇母感谢涛刚,涛刚表示自己依然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然后就去找玉华了,谁知道玉华却将涛刚向前推了一下。

  门外的玉华推门进来,把所有人的面大骂了一顿,骂郑炜害了自己,骂寇英是个不检点的女人,勾引自己的男人,骂寇母自私,出事了把涛刚推给自己,又大骂涛刚是个负心人。涛刚被玉华弄懵了,一气之下说明天自己就和寇英结婚。玉华离开后,自己一个人痛哭了一场。第二天郑炜找到玉华感谢她的牺牲,玉华说她不是在帮寇英,而是在帮黄涛刚,她不能看着黄涛刚去死。

  和寇英结婚其实是涛刚没有办法的缓兵之棋,他和寇英、寇母、郑炜心里都清楚,这是假结婚,等寇英生下孩子后两人再离婚,那时候仇也报了,也可以为涛刚澄清了,涛刚就可以再回去找玉华。涛刚终于和寇英走进了照相馆,照下了一张没有笑容的结婚照。

第九集

  婚礼如期举行了,除了秦大爷和大雷、郑炜,厂里只有何家海作为代表来了,涛刚和师傅喝下了最为苦涩的一杯酒。而另一边玉华抱着自己和涛刚的结婚照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

  婚后的涛刚和寇英显得很沉默,好像在回避什么。婚后涛刚第一次来食堂找玉华,希望玉华再等等自己,玉华没说什么,回到家却拒绝了嫂子提及的婚事。

  郑炜拿着那枚纽扣疯了一样在赤城寻找着自己的目标,凡是那天跟厂庆有关的案子不论大小都严厉追究,郑炜的小题大做让陈瘸子害怕了,偷偷地又把内裤还了回去。还回的内裤到了郑炜手里,郑炜立刻让人取上面的指纹。

  三天回门的日子到了,涛刚还是陪寇英回去了,寇母对涛刚愧疚无比,涛刚却只字不提,只是悄悄告诉郑炜一定要报仇。

  涛刚到陈瘸子的店里喝酒,陈瘸子额外给他加了一份牛肉,他说涛刚是真正的好人,喝高的涛刚没有注意到,其实陈瘸子早已知晓自己的秘密。

  小文既想拿到转正指标离开赤城,又不愿意在看着自己的女人和别人勾搭,痛苦的小文对韩燕说了狠话,韩燕非常伤心。原来韩燕和建设勾搭是有目的的,就是牺牲自己让刘建设给小文转正。

第十集

  寇母有些盼着涛刚能够和寇英好好过日子,瞒着涛刚托寇英父亲生前的同事帮忙给涛刚转正。刘建设摄于韩燕的威胁已经答应把汽修厂唯一的一个转正名额给小文,现在这个名额却不得不让给涛刚,极度失望的黄小文大闹汽修班,他还找到涛刚喝酒发泄郁闷,涛刚说自己父母双亡哪来上边的人,并说自己说话绝对算数,明天就去找刘建设把转正名额还给小文。

  涛刚越来越疏于工作了,表现也越来越不好,所有人都以为涛刚结婚的事情打击很大,其实涛刚在想着自己的事情。他每天背着一个行军包,包里却装着砖头。一个人,一个工具,涛刚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于去寇英出事的地方寻找自己的仇人。有一次涛刚发现刘建设戴着口罩骑车经过,涛刚越来越肯定刘建设就是害英子的人,他立刻把自己的发现告诉郑炜,郑炜却说没有证据不要乱加猜测,涛刚恨不得马上揪住刘建设的狐狸尾巴 。

  玉华越来越憔悴,桂珍实在看不过去了,准备给玉华再介绍一个,连喜好像也默许了,很快,一个叫赵权的男人被桂珍带到了玉华面前。玉华很不高兴,赵权却一下子就相中了玉华,并投桂珍所好,暗中让桂珍给自己帮忙,桂珍满口答应下来。

第十一集

  赵权抓住一切机会追求玉华,甚至讨好连喜去拳击队陪连喜打拳,可大雷却一眼认出了赵权就是以前把自己砍伤的小混混,告诉了涛刚,涛刚以为玉华不会和任何人好,所以没太在意,只想着报仇,而此时目标已经盯上了自己几次遇见的刘建设。

  寇英越来越行动不便,涛刚主动帮寇英干这干那,涛刚的大度和体贴让寇英的心里涌起暖暖的情意。寇英的情绪不由得明朗起来,开始弹琴,郑炜来访告诉她案子有眉目了,寇英却似乎心不在焉,郑炜问她是不是爱上黄涛刚了,寇英说涛刚爱的是玉华。

  玉华在医院碰到涛刚陪寇英到医院做定期检查,涛刚对寇英的体贴让玉华心里泛酸,她绝望地意识到自己和涛刚几乎不可能再走到一起了,回到家玉华做了个让人吃惊的决定,和只见过一面的赵权结婚。

  刘建设一直想要个儿子,这段时间正好妻子怀孕,所以总去涛刚家的院子找秦大爷问是男是女,却被涛刚撞见了,刘建设说他算着日子寇英要生了涛刚得对寇英好点,引起涛刚的怀疑。

第十二集

  赵权从大雷那里知道玉华以前有过一个男友,找到黄涛刚问他和玉华以前的事,言语猥琐,涛刚被激怒了,发誓无论如何也不能让玉华和这种人结婚。涛刚又去拳击队找连喜,连喜却不管,一怒之下两人打了起来,涛刚再次受伤,连喜却好像在发泄出手很重,表情也很痛苦。

  玉华过两天就办婚事,涛刚一下子就急了,找到玉华说寇英一生完孩子就和她离婚,要玉华就等几天,玉华不听,涛刚却在大闹连喜家,涛刚几乎和赵权拼命,并向连喜和玉华揭了赵权的身份和为人,这事大雷跑来,告诉涛刚寇英早产了。

  寇英生下了个男孩,涛刚看着孩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产后的寇英情绪不稳,央求涛刚等孩子大点再和他离婚,寇母和郑炜也请求涛刚缓一缓,涛刚左右为难,最后还是狠不下心来拒绝。郑炜找到玉华想说些什么又欲言又止,反而是玉华告诉郑炜她其实什么都知道了,并说只有她做出了断,所有的人才能得救,所以她决定和赵权结婚。

第十三集

  郑炜为了不伤害寇英,找玉华做工作,放她放弃涛刚,玉华虽然很难过,还是答应了。

  玉华主动去看了寇英,并将一个玉镯交给了寇英,这是当年涛刚母亲交给玉华的,也就等于认了她这个儿媳,现在把它给寇英,等于玉华彻底放弃了涛刚。寇英接过后跪到了玉华面前,只有感激的泪水。

  而当涛刚回来看见玉镯后,立刻就惊了,一怒之下指责寇英为什么不遵守诺言和自己离婚,而自己只要玉华这一个女人,是绝对不会和寇英在一起的,说完就把寇英一个人扔在了家里。

  寇英抱着孩子来到了铁路边,火车冲过来的一瞬间,寇英的母爱使她把孩子扔到了路边,没有随母亲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荒山上寇英的坟墓和她生前一样都是孤零零的,寇母几乎昏厥过去,涛刚深深自责,而玉华也在后悔。

  回家后寇母要把孩子带回来,但不知道为什么涛刚却没有同意,反而决定自己带孩子,寇母没有办法拒绝。

  郑炜抓到了陈瘸子,陈瘸子马上交代,承认只看见了强奸犯背影,却没看见人长的什么样。

第十四集

  几天后栋梁学习回来了,郑炜忍不住了,抱住栋梁大哭,说了一切,栋梁有些生气,并为郑炜身为警察不报案而指责,可事到如今也只能继续守住秘密了。

  韩燕对小文的感情其实很深,所以威胁建设一定要将小文转正,否则就将两个人的事情公诸于众,建设只得答应。

  涛刚再次见到玉华,两人相拥,但玉华不知道结果是什么,可涛刚却已经决定了。

  涛刚再次跟踪建设,认定他就是强奸犯,可建设还不知道是什么事情,涛刚见建设不承认,一脚踢下了建设双腿之间,也为自己惹下了大祸。

  涛刚看看躺在地上不动的建设,笑着离开了,自己来到派出所告诉郑炜给英子报仇了。郑炜立即明白出事了,带着涛刚回到现场,想帮助涛刚,已减轻涛刚的罪行,可涛刚根本不在乎。

第十五集

  被送往医院抢救的建设检查结果出来了,由于伤到要害,几乎丧失了生育能力。建设知道后立刻让自己怀孕的妻子去做检查,结果是女孩,建设对涛刚仇恨如天。

  派出所接到报案,所长和栋梁负责这个案子,建设直指涛刚。涛刚被起诉了。

  此间刑警队传来消息,抓到了一个强奸多名妇女的流窜犯,已经交代了很多案子,而且有几个案子根本没人报案,也就没有对证,其中有一起正与寇英被害的时间、地点吻和,郑炜准备亲自去问一下的时候,这个人被枪毙了,郑炜觉得英子的仇也就这样报了。

  重伤害,十年,涛刚最好的时光都将在鉴于中度过,谁也救不了他。

  涛刚坐牢了,玉华也做了决定,那就是等涛刚出来。十年间涛刚没见过任何人,而且拒绝了十年玉华所有写给自己的信。

  一晃十年过去了,涛刚出狱了,回到了自己的家。一切如旧,而且都是干净的,看来十年间一直有人在替自己收拾屋子。

  钢球虽然和姥姥一起住,但每天放学后第一件事就是回自己的家,也就是涛刚家呆一会,可今天回来却等到了自己一直想要的那个礼物,就是父亲。

第十六集

  寇母、郑炜都来看涛刚,涛刚好像还是不想见任何人,两个人给涛刚留了钱,也对涛刚充满了愧疚,可涛刚没有埋怨一句。

  在钢球自己的强烈要求下,寇母同意钢球回去和涛刚一起住,涛刚也没说什么,毕竟户口本上钢球还是姓黄的。可钢球却充满了期待与兴奋。

  涛刚偷偷去看过玉华,玉华也来偷偷看过涛刚,两人终于碰上了,玉华哭着埋怨涛刚的无情,涛刚带着复杂的心情离开了。

  玉华向涛刚表白,并准备和涛刚结婚。可这时候涛刚退缩了。玉华没有逼涛刚,只是默默帮涛刚做着一切。

  连喜无给涛刚介绍了一份司机工作,这也正是涛刚最想干的和一辈子的梦想。可去了之后才知道这原来是一家专门收留刑满释放人员的工厂,涛刚没有接受,只说了一句“我和那些人不一样”就离开了。

  钢球这些年在学校里经常因为涛刚坐牢被同学嘲笑,这次父亲回来了,钢球的腰板好像也硬了起来,充满了自豪,可涛刚却不知道钢球最好的朋友就是刘建设的女儿。

  涛刚为了生活,去江边码头当了搬运工。

  连喜来看涛刚,说话间有人跑来报信,说钢球掉进江里,连喜和涛钢先后冲出去,连喜却是最快的一个,人救出来了,却不是钢球,

第十七集

  涛刚在给钢球开家长会时发现,和钢球最好的朋友蔓莉却是刘建设的女儿,这让他很生气,不让钢球再和她玩,看到刘建设这么逍遥还当了工会主席,更感委屈,这让他更憎恨刘建设;涛刚马上找郑纬给钢球办转学,以避开曼莉,郑炜无奈只好答应,为了不让他痛苦,郑纬忍了忍没告诉涛刚真相;

  涛刚为了养家为了给钢球买运动服,委曲求全去了台球厅上班,经常忍受客人的无理取闹,经常受欺负,被钢球看在眼里,认为父亲无能,无形中增加了父子隔阂;

  钢球为了将来不受欺负,跑去拜胡连喜为师学习拳击;

  小文和韩燕终于闹上了法庭,韩燕讲述了为了小文转正的指标,这么多年所受的委屈。

第十八集

  涛刚听到在寇英出事当天韩燕和刘建设发生关系的事情,以此逼问小文,这让一旁的涛刚听傻了,意识到打错了人,还白坐了十年牢。

  涛刚去了寇英的坟墓,大哭了一场。可令涛刚惊讶的是原来郑炜也早就知道不是建设,可这种事情说出来会影响小文的声誉,所以只能保密。次日他去找了建设,对着建设鞠了一躬,说了声对不起就离开了,建设有些莫名其妙。

  郁闷的涛刚再次恢复当年和寇英结婚后的状态,每日以酒为伴。 玉华实在忍不住了,就在第二天主动搬到了涛刚家,涛刚没有阻拦。当夜钢球回了外婆家。

  次日清晨,二人醒来,说不出的幸福,聊着聊着自然开始回忆往事,玉华说出当年自己去骂寇英和郑炜就是为了让涛刚和寇英结婚,好救寇英的命,涛刚这才明白过来,也更加感激玉华,可玉华还是在为了寇英最后没能逃脱一死感到惋惜和愧疚。

第十九集

  这一对走了十几年的爱人去登记了,所有人都在帮二人准备着婚礼。

  胡连喜想起往事,半夜去为寇英献了一束花。与此同时,郑炜去拜祭寇英,却无意中看见连喜也去了,郑炜开始了自己的怀疑。

  原本以为可以好好生活的涛刚当晚久梦见了寇英,寇英好像在求涛刚给自己报仇,涛刚惊醒了,又一个轮回开始了。

  涛刚主动去找郑炜,询问当年那个流窜犯的具体细节。为了涛刚不再为了以前的事耽误现在的生活,郑炜故意说十年前这个案子已经结案了,却并没有告诉涛刚自己的发现。但涛刚从她的表情上看出了破绽,并列出郑炜话中的所有破绽。涛刚已经决定再次为寇英复仇。

第二十集

  老师来到涛刚家坐家访,涛刚突然眼睛一动,想到了什么。老师提到钢球参加了合唱团,可涛刚举手就打,这让所有人都不理解。玉华虽然好不容易才哄好了钢球,可父亲在钢球的心里形象已经发生了变化。

  涛刚对钢球越来越凶了,而且根本是无缘由的,玉华根本不理解和涛刚吵了几次,可根本没有用。而钢球从对父亲的亲昵也转到了憎恨。

  在郑炜的逼问下涛刚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当年害寇英的人曾经悄悄来看过婴儿时的钢球,那只要看见自己打钢球就一定会出现。郑炜听完有些害怕,觉得涛刚变了。

  钢球旷课去打拳,涛刚当着连喜的面再次殴打钢球,连喜阻拦,涛刚借机要和连喜单打,钢球却突然扑向了涛刚,涛刚失手将钢球推到柱子上,钢球失血过多进了医院。

  钢球需要输血,可却没有人符合血型,连喜终于要站出来了。连喜悄悄捐血救了钢球后,并将自己的血样掉包,再一次隐藏了自己。可还是没能逃过涛刚的眼睛。

  寇母却因为近期的事情被气得病重住进了医院,几乎命绝。临终前,在寇母追问下,涛刚终于将自己的发现说出,并留下一封信,告诉涛刚寇英的仇不要报了,也不要告诉任何人,好好和玉华过日子,悲剧不能再延续了。涛刚只得遵守遗言。

第二十一集

  寇母过世,钢球的耳朵被涛刚打成了弱听,钢球把一切的仇恨都放到了涛刚身上。给涛刚留下了一张纸条就离家出走了。钢球告诉涛刚自己一定会回来报仇,却没说去哪。

  玉华着急地四处寻找钢球,直到累得流产,一瞬间失去两个孩子,涛刚几乎被打倒了。玉华发誓以后再也不要孩子,直到钢球回来。

  谁知道这一等就又是十几年。

  转眼已经2003年,涛刚在一家摩托车修理店已经成了资格最老的技工,玉华却已经下岗多时,两人相依为命。连喜还守在几乎倒闭的钢厂。

  涛刚的老板准备转行,想把修理店一半的股份转给涛刚,涛刚和玉华拿出了家里所有的积蓄投了进去,涛刚居然也成了一个老板。

  玉华想借旧厂区家属住宅拆迁的机会让钢球回赤城。连喜要帮涛刚拿拆迁换新房的钱,可涛刚根本不愿意。涛刚多年憎恨连喜,却又不能表现出来,只能疏远、拒绝、排斥,还好没有引起玉华的怀疑。可玉华的心思全在钢球身上,她逼着涛刚给寇明打了电话,然后开始等待。

  为了赚钱,玉华去找工作,却遇见了已经当上大酒店老板的陈瘸子,新酒店即将开张,陈瘸子立刻聘请玉华做收银兼财会,涛刚本不同意,可玉华坚持,涛刚也没有办法。

  钢球没有通知任何人,他悄悄地回到了离开多年的老房子。

  电话打了几天,钢球没有任何消息。过几天就是寇英的祭日,郑炜和玉华判断钢球会在这一天回来,所有人都在等着这一天,涛刚有些紧张。

  日子很快就到了,玉华、涛刚、郑炜去拜祭了寇英,可钢球并没有出现。离开后玉华自己又偷偷跑了回来,发现祭品多了一些,玉华一阵激动,可她并不知道拜祭寇英的人是自己的哥哥。

第二十二集

  玉华不见钢球,时刻惦记着。涛刚很明白就算钢球回来了,可能也未必想见自己,他半夜起身出门去到寇家的老房子,撞见了钢球,但被钢球躲避。

  等涛刚走后,钢球把老房子的锁给换了

  钢球去派出所找到了郑炜,聊了当年的往事,钢球让郑炜转达玉华,一起吃个饭。玉华却坚持涛刚一起来。一见面父子二人就针锋相对起来。钢球处处不饶涛刚,涛刚无法忍耐,两人几乎出手。钢球不忍玉华伤心,这才离去。

  涛刚心中苦闷,第二天就把连喜、郑炜等人全都叫来,要求大家等拆迁的事情处理完久让钢球立刻回新疆,可没一个同意的,特别是连喜。

  连喜主动去找钢球,徒弟看见师傅很亲,父亲看见自己的亲生儿子却又不能说倒是另一番滋味。胡连喜请求钢球别为难涛刚,钢球表示不会主动去找麻烦。

第二十三集

  建设给连喜找了个运输的活,连喜从厂里借了两台旧车,开始给建设拉货。

  玉华去看望钢球,回来后遭到涛刚埋怨。

  玉华让涛刚捎东西给钢球,涛刚反遭到钢球奚落。钢球变本加厉,居然带着蔓莉去涛刚的店修摩托车。车没有任何毛病,钢球指明要涛刚修,面对着自己对不起的儿子和建设的女儿,涛刚忍了。

  钢球和蔓莉回到儿时玩耍的老地方,两个人一起回忆过去,沉浸在共同的美好时光

  涛刚与钢球因为钢琴发生矛盾,被钢球痛打。

  涛刚带了把刀找钢球,想把多年的恩怨了结,让钢球给个痛快,钢球最终下不去手,要求断绝父子关系。

  陈瘸子有些看不下去,把涛刚不是钢球亲生父亲的事情告诉了钢球,钢球听完有如晴天霹雳。

  钢球找郑炜求证,郑炜只得坦白相告,并把那枚纽扣交给了钢球,钢球终于哭了。

第二十四集

  钢球知道了以前的事,这让涛刚非常不安,越想越觉得钢球不能留在赤城,如果他像自己当年那样执着寻凶,后果将不堪设想,不仅玉华和钢球自己都会崩溃,自己这么多年的隐忍也将付诸一炬。涛刚找到钢球,这次是他拿出了断绝父子关系的字据,条件是钢球必须离开赤城回新疆,可这次钢球把纸撕掉了,涛刚不知道自己应该是高兴还是忧虑,但感觉还是不好。

  涛刚、玉华和郑炜都担心钢球会像当年的涛刚一样继续复仇,三人坐在一起想着解决事情的办法,可没商量出来个结果。最后玉华决定慢慢来,先恢复关系,然后在慢慢打消钢球报仇的心思。这边痛苦的钢球在蔓莉这里寻找慰籍,钢球说蔓莉就是自己的亲人,当晚两人都喝得大醉。

  玉华去找钢球想好好聊聊,钢球主动说晚上自己回家再聊,玉华很高兴,因为这是钢球十几年第一次回家。可到了吃饭时间玉华却联系不上涛刚了。

第二十五集

  与此同时涛刚正在和连喜喝酒,借着酒醉无数次暗示连喜不要把他和钢球的关系挑明,以后好好生活,这才能保住玉华和钢球的幸福,连喜答应了,却没看出涛刚已经知道自己就是害寇英的人。

  玉华无意中得知钢球并不是在寇英祭日那天回来的,那也就是说当日自己看见多出来的祭品并不是钢球带去的,玉华心中一惊。

  郑炜把自己可用的时间都用于去寇英墓地蹲守。

  拆迁办去连喜家做信息统计,连喜虽然只有一个人,却突然决定要个套间。与此同时,钢球也在为自己的将来打算,特别是和蔓莉的感情,两人已经正式确认了关系。

  钢球让陈瘸子带着自己把当年认识的有犯罪前科的人再找一遍。

  玉华把自己的发现给郑炜讲述了一遍,两人都明白了,去扫墓的人应该就是害英子的人,而且这个人一直在赤城,郑炜再次看见了破案的希望。

  玉华不停地追郑炜破案,郑炜却没有办法,两人一次通电话的时候被钢球听见了。

  钢球打算了几天主动找到了郑炜和玉华,说出了自己的计划,给母亲迁墓,墓地迁走,害母亲的人一定会寻找,这样就会出现。玉华和郑炜虽不愿钢球这样,可这却是是个办法,只好答应,但三人说好不告诉涛刚真正目的,只说给寇英换块风水好的墓地。

  可事情一说出来,涛刚一下子就明白了。涛刚立刻找借口和连喜聊天,以最近玉华等人突然要给寇英迁墓很麻烦的方式暗示连喜。

第二十六集

  迁墓很快就办好了,寇英的骨灰被迁至一个公墓群,公墓上四个人对着寇英的骨灰倒真是发自内心的难受,没想到自己的一生会这样。钢球和涛刚第一次像对父子一样默默配合,将寇英骨灰下葬,第一次没有争吵,玉华多少得到一些安慰。

  迁墓之后,郑炜和钢球迅速返回,可直到天黑也没等到要等的人,连续几天都没有结果。涛刚的计划得逞了。

  连喜找钢球打拳,自己故意不还手,尽量让钢球多打自己几下,钢球却没注意。连喜告诉钢球自己准备辞职去南方做生意,近期就会离开,钢球有些吃惊,正说着连喜的鼻子流血了,两人还都以为是刚才打拳伤到了。

  连喜在安排着自己离开后的一切事情,希望能做出对涛刚和玉华、以及钢球最大的补偿。

  涛刚知道连喜要走心情好了许多,唯一有些为难的是连喜执意要把自己要来的两居室留给玉华,涛刚只好答应帮忙看管,自己则努力要下去争取两居室,以拒绝连喜的房子。

  钢球几次在母亲的墓边守候无果,很是郁闷,一郁闷了只好找连喜。终于有一次没有忍住,向连喜说出了当年母亲和涛刚之间的真相,连喜故作惊讶。

  连喜提出用自己的房子和涛刚的换,涛刚再也不能拒绝。涛刚示意连喜快走。连喜话里有话的表示自己对不起涛刚和玉华,你来我往,却各怀心事。

  钢球在酒吧里又一次买醉,却和两个流氓打起来了,没想到这个酒吧看场子的正是大雷。就这样,钢球赢来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可蔓莉好像并不喜欢,建设好像也有些失望。

  钢球被大雷从派出所保出来之后就去酒吧上班了。

第二十七集

  连喜的行程已经定了,票也买了,玉华舍不得哥哥,陪了哥哥两天,但还是要亲手给哥哥收拾行囊。另外也要动迁了,玉华收拾的很彻底,可这一收拾不要紧,玉华几乎倒下了,原来在连喜柜子的最低下,玉华反出了一件旧的钢厂工作服,正是当年连喜强奸寇英时候穿的,上面一枚纽扣少了一部分。

  等连喜发现衣服没了的时候,玉华已经带着衣服走了。

  可这没能逃过一直在暗中压着所有事情的涛刚,涛刚找了一枚纽扣砸坏之后悄悄去寇母家将纽扣掉包,钢球并没有发现。

  玉华为了对上纽扣去找钢球,撒谎说如果把纽扣从钢球手里要回来,钢球可能会少想一些报仇的事情,钢球没有答应,只是给玉华看了一下那个已经被涛刚掉包的纽扣,然后立刻就收起来了,玉华却也放心了,因为上面的残缺口和衣服上的并不吻合。

  玉华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连喜找来时发现妹妹好像没有异样也就遮掩了过去,可也明白自己这次走是再也回不来了。

  但玉华太大意了,在和郑炜一次聊天中把这件事情告诉了郑炜,玉华是为哥哥解除嫌疑而高兴,但这一样就勾起了郑炜当年对连喜怀疑的回忆,郑炜旁敲侧击,从玉华口中套出了衣服的下落,郑炜好像终于看见给英子报仇的日子了。

第二十八集

  刘建设反对女儿和钢球谈朋友。

  蔓莉主动去找涛刚和玉华,说出了自己和钢球的感情,二人都很赞同。

  经过考虑,涛刚决定为了儿子去和建设道歉。连续三天,连续三个请帖,建设都没有出席。

  最后一天涛刚约了所有的人,见建设还没来,就招呼大家吃饭,可刚要动筷子的时候建设出现了。

  建设很直接,直接说自己其实很喜欢钢球,从小就喜欢,但对涛刚还是有个疙瘩,今天涛刚只要从椅子下面钻过去一切事情都可以过去,蔓莉和钢球也可以好好地谈恋爱。蔓莉一听急了,开始责怪父亲,可建设就是不松口。涛刚一直没说话,忽然一跪当涛刚就要爬过椅子的时候,建设抓住了涛刚,笑了,二十几年的恩怨一瞬间化解了,在场的人不知道是难受还是高兴。

  钢球回想起以往的很多生活细节,越来越觉得胡连喜可疑。

第二十九集

  钢球找到陈瘸子,问他小的时候他爸爸曾当着胡连喜的面打自己,是不是他也怀疑过胡连喜,陈瘸子说涛刚打他的时候也不知道在冲着谁,他谁都怀疑。

  连喜不想离开的心思越来越重,这一点也和玉华表示了,玉华还很高兴,但这等于给涛刚泼了盆凉水。这时候陈瘸子也把钢球找自己的事情告诉了涛刚,涛刚非常不安,他觉得一定要让胡连喜赶快离开。

  胡连喜的鼻子不停流血,连喜去了医院,医生说很可能就是鼻癌。

  钢球找到郑炜,问她当时父亲为什么会怀疑胡连喜,后面为什么又排除了,郑炜不知怎么回答,就说了一句血型不符,钢球深深地松了一口气,一下子欢呼雀跃。

  涛刚送胡连喜去了机场,没想到胡连喜没走,又悄悄地返了回来。黄涛刚的愤怒终于完全爆发出来,他让连喜必须走,而且是立刻,不要让自己再看见他。

  离开涛刚,胡连喜遇见了等在一边的郑炜,这次郑炜没有穿警服。郑炜将胡连喜带到了寇英墓前,连喜跪了下去,二十年的债终于在这一天还了。郑炜一拳拳打向胡连喜,替每个被连累的人报仇,连喜全部接下,可郑炜却哭倒在寇英墓前。

第三十集

  郑炜发现了晕倒在路边的胡连喜,他将胡连喜送到了医院。此时警察找到黄涛刚的摩托车修理店,以涉嫌经济走私将黄涛刚带走了。

  公安局调查结果出来,涛刚只是被同伙任诬陷,不过他的店却因此保不住了。

  胡连喜确诊了,是鼻癌。玉华看着憔悴的哥哥惊呆了。涛刚继续守住自己的诺言,陪玉华照顾着连喜,当然也还有钢球。

  钢球在病例上发现连喜那稀有的血型居然和自己一样,在回忆郑炜所言时,钢球尤如晴天霹雳。医院走廊里,钢球和涛刚四目相对,涛刚无法再隐瞒,终于说出了真相。涛刚告诉他这也是他姥姥的遗愿,涛刚之所以隐瞒并保护连喜,正是为了华姨和自己的幸福。

  钢球的内心不断挣扎,在原谅和仇恨间摇摆。连喜病情突然恶化,需要大量输血,玉华、涛刚焦急万分,钢球独自来到输血室为连喜输血,钢球的行为让胡连喜羞愧难当,也让他感到宽慰,他终于可以对自己的人生做一个了断了。

  郑炜和杨栋梁终于生活到了一起,就在此时,栋梁因公受伤,郑炜一直死守在栋梁身边。令郑炜意想不到的是,连喜居然向栋梁捐出了自己的眼角膜,挽救了栋梁。其实胡连喜已暗自做了决定,捐献出自己身体里健康的器官。玉华看着哥哥心疼的嚎啕大哭,但玉华却是唯一不明白的那个人。到这一刻,涛刚还遵守着自己的诺言,什么也没有说。

  钢球和蔓莉结婚了,并为涛刚玉华生了一个孙子,五口人照了一张全家福。除了哇哇大哭的婴儿,其他人都在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