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20年前,叔嫂二人相依为命从三台缝纫机起家,借改革开放东风,发展成为年产值100亿的家族企业。在这20年的奋斗生涯中叔嫂间若即若离的恋情,为家族企业改革蒙上一层阴影,二十年后因爱生恨的复仇者不断带来新的矛盾和打击,内部掘墓人与野心勃勃的跨国公司为利益制造重重危机,面对各种困扰的女强人刘晓庆该如何维护家族的荣誉……

  海天集团总经理段刚匆匆结束国外学习,一下飞机就陷入种种矛盾中。

  二十多年前,段刚的哥哥段健新婚之夜离家出走,叔嫂相依为命,段刚曾对嫂子许下了诺言:我长大后要娶你。因为这个诺言,嫂子(刘晓庆)拒绝了踏破门槛的爱情,期待着事业有成的那一天与段刚的新婚之夜。可是在二十年后的今天,嫂子虽然创办的段氏家族企业已经成为国内屈指可数的大型羽绒服企业,但在段刚的心里,当年对嫂子的爱情,早己变成亲情,更多的则是对嫂子的敬畏。

  段刚遇到的另一个矛盾是,家族企业己走到辉煌的顶点,年产百亿。在这个现代化的大型民营企业里,嫂子越来越"专横"、家族专权、董事之间勾心斗角谋私利。段刚认为,国有企业要改制,是因为"国企不分";私营企业要改制,是因为"家企不分"。他多次向嫂子提出改制的建议,但均遭到拒绝。海天家族矛盾不断,股票下跌,陷入了严重的危机……

  与此同时,当年的二狗子,今天的彼得罗夫,还有神秘的跨国公司,为吞并"海天",不断给海天制造新的矛盾,使得"海天"更加危机重重……

  段慧君和段刚在困境和危机中,又建立起新的感情和信任,他们在白冬萍、杨洋等年轻人的支持下,终于迈过家族的羁绊,克服了内部的腐败,逼迫跨国公司收敛野心……

  就在海天走出困境之时,段慧君得了白血病。病床前,段慧君问段刚:你当年为什么想到了做羽绒服。段刚说:因为爱……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海天集团总经理段刚一回国就面临家族企业新董事长推选,嫂子段慧君毅然决定退位,虽然很多董事极力反对,但段慧君仍然坚持让段刚接任董事长。段氏家族族长、海天集团董事之一段二福圆滑的从中周旋,建议段刚先做副董事长,半年后再正式接手海天。

  与此同时,海天喜获捷报,勇夺全国销量第一。段刚决定兑现五年前的承诺,把结婚戒指送给段慧君,段慧君说还不到时候。

  自称"黑妹"的神秘女人给远东商务公司董事长彼得罗夫报信,拆穿海天的销售第一只是商业泡沫,跟海天势不两立的彼得罗夫立刻召开董事会决定整垮海天。同时,段刚也从被撤职的海天财务副总监杨洋那里得知了海天销售作假的传言,段刚马上找段慧君对质,段慧君矢口否认,允许段刚亲自查账。早有准备的财务总监段莲把一份假账交给段刚。

  刚毕业的研究生白冬萍到远东公司应聘,得到彼得罗夫赏识,开出天价年薪请白冬萍帮他搜集商业情报,矛头直指海天。白冬萍断然拒绝,并在第一时间把消息通知段刚,段刚决定再次调查事情的真伪……

第二集

  段刚焦急的向杨洋打听白冬萍的下落,两人的秘密见面被秘书李莎莎暗中监视,并及时报告给段慧君。段慧君开始对白冬萍感兴趣,调出之前白冬萍的应聘资料,发现她像极了一个人。

  因家境贫困,白冬萍十年来一直接受段刚的资助,对段刚心生爱意,一心要进海天工作。作为老同学,杨洋力劝白冬萍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告诉她段刚就要和段慧君结婚了。

  段慧君亲自为段刚下厨,段刚还在为海天销售作假的传闻心事重重。正在这时,白冬萍打来电话约段刚见面,段慧君疑心顿起,但还是同意段刚去见白冬萍。白冬萍证实了海天造假传闻,把自己对青城的市场调研交给段刚,并大胆表白对段刚的爱,遭到拒绝。

  黑妹暗中通知彼得罗夫,说段刚已经开始查账。彼得罗夫马上邀请段刚到青城调查真相,话中有话。段刚受到羞辱,和段慧君起了正面冲突,慧君终于承认自己迫不得已才做假。段刚决定亲自去会一会这个消息灵通的彼得罗夫。

  白冬萍几次三番到海天应聘,都被拒之门外。杨洋告诉她电视台有一档毕业生求职栏目可能对她有帮助。果然,看到节目的段慧君主动约白冬萍见面,正式聘她为董事长秘书。

  段刚终于见到彼得罗夫,发现他竟然就是当年段家湖的二狗子……

第三集

  段刚见到彼得罗夫,才知道他就是当年深爱段慧君的同村人二狗子,也曾经为海天羽绒服的创立立下过汗马功劳。由于当年二叔段二福的阻止,二狗子被赶出段家湖。他因此怀恨在心,决定报复海天,销售造假正好给他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段刚百般劝阻无效,只得马上把彼得罗夫的真实身份和他狮子大开口提出的条件告诉段慧君,段慧君大吃一惊。

  常务副总段林把段刚秘密前往青城的消息偷偷告知北方公司总经理、段二福的儿子段路生,让他尽快找到段刚的下落,防止他"微服私访"。段路生马上下令把私自提上去的销售价降下来,以免被人抓住把柄。

  彼得罗夫手中的有力证据让段慧君怀疑海天有内鬼,找董事们分别谈话。段林借机诬陷杨洋和白冬萍就是内奸。段二福更是言之凿凿用自己记的账来证明海天的销售量不是泡沫,慧君马上派新上任的白冬萍跟段二福去查账。

  段二福的账本莫名其妙被撕毁了,段二福迁怒于白冬萍,不顾大雨把白冬萍赶了出去。又向段慧君施加压力,无论如何一定要开除白冬萍,否则就要动用段家家法……

第四集

  白冬萍因淋雨生病住院,段慧君亲自探望,白冬萍借机说出心中对于销售账目的怀疑,可段慧君迫不得已还是辞退了她。

  杨洋突然不知所踪,段林怀疑他被段刚派去青城调查,立刻让段路生搞一次促销,把之前的销售差量补上。段路生先斩后奏,促销开始后才向段慧君汇报,慧君不但没有责怪他,反而命令他利用这次机会把远东公司挤出北方市场。

  彼得罗夫亲眼目睹了海天分公司降价促销的热闹场面,以为是段刚在背后下黑手,一气之下取消了与段刚的谈判,召开紧急董事会商量对策。段刚按照约定时间来找彼得罗夫,却被晾在一边,情急之下硬闯了远东的会场,大骂彼得罗夫不讲信用,彼得罗夫却告诉他不讲信用的另有其人。

  彼得罗夫很快联合客户与海天展开了促销大战,精心给海天挖了一个陷阱,年轻气盛的段路生果然上当。段慧君得知羽绒服销量节节上升非常高兴,又给路生摊派了更多的销售指标。段刚及时赶回想要阻止,反被段二福一顿数落。一直想进行家族企业改革的段刚提出海天是时候改革了,段慧君极力阻止,一定要先排除外患再解决内忧,可段刚不想放过段路生……

第五集

  彼得罗夫突然停止了与海天的促销大战,并向海天订购大量羽绒服,限期十天到货,段路生早就被连日的销售业绩冲昏了头脑,爽快答应下来。

  段慧君突击检查生产车间,发现了很多管理上的漏洞,大发雷霆,当场撤掉两个车间主任,重新任命年轻有为的王小敢为新车间主任。

  段刚到北方分公司查账,秘书谎称段路生去商场促销了。段刚假装上当,去而复返,当场抓住段路生正在指挥会计做假账,一气之下罢免了段路生的职务。刚被派到段刚身边担任秘书的李莎莎建议男朋友段路生给段刚送份大礼,把这事压下去。没想到李莎莎跟着也被撤了职,因为杨洋查出一直暗中给段路生通风报信的就是她。

  由于段路生此次需要的羽绒服数量庞大,慧君突然出现在送货的车队里,要亲自随车押运。段林等人本想把自己私下加工的羽绒服夹带在海天的产品中出售,怕被段慧君发现,便让运输部主任段强无论如何一定要阻止段慧君。段强趁司机吃饭休息的时候偷偷在段慧君的车上做了手脚,拐弯处,刹车突然失灵,段慧君身受重伤,却仍然坚持看着车队通过,终于支持不住昏迷……

第六集

  段林得知段慧君出车祸大惊失色,还是不忘吩咐段强趁乱把自己的货装上车。段二福为排挤段刚,擅自做主让段林暂代董事长。警察突然出现在段二福面前,调查账本被撕的情况,是白冬萍报的案。段二福非常紧张。

  对旧情念念不忘的彼得罗夫得知段慧君车祸后心急如焚,特意买了她最爱的茉莉花前去探视,段慧君把花退回,惹恼了彼得罗夫。段刚怀疑此次车祸另有蹊跷,半夜悄悄探望车祸司机大老张。之前段强已经对他威逼利诱,让他把责任独自承担起来。

  段慧君趁住院养伤把位子让给段刚,董事们鉴于他的身份都不服气,尤其是段刚一上任就停止了促销,惹恼了段路生,两人公开叫板。段二福等人借探病之机对段慧君大发牢骚,段刚决定和段家的老古董背水一战。

  段二福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一张水菱年轻时的照片拿给段慧君,她就是多年前失踪的二狗子之妻。照片上的水菱和现在的白冬萍非常相像,段二福因此对白冬萍的身份产生怀疑,警告段慧君千万不要相信这些外姓人,并建议用段林来牵制同样是外人的段刚……

第七集

  段路生到医院探望段慧君,段慧君对他委以重任,还同意了他与李莎莎的交往,段路生大喜过望。因为放不下海天的大小事务,段慧君不顾段刚反对坚持出院。这时,白冬萍前来探望,把公安机关开具的材料拿给慧君,证明在自己之前已经有人潜入段二福家撕毁了账本。慧君真诚的向她道歉,并挽留她继续担任自己的秘书,白冬萍深感意外。

  段刚护送还没有痊愈的段慧君回家,一路上悉心照顾,让段慧君很受用。段刚承诺一回到家就和慧君结婚,段慧君拒绝了,她要等海天真正拿到全国销售金牌的那一天。

  羽绒服如期到货,彼得罗夫却迟迟不肯签约。害怕压货的段路生一再催促,彼得罗夫趁机压价百分之五十。段路生思前想后只得同意,但要彼得罗夫再单独购买5万件他们私下加工的羽绒服。

  段刚把段路生公开对自己行贿等种种恶行如实向段慧君汇报,段慧君马上下令撤掉段路生,此举又引起了段家湖的一场轩然大波。幸好关键时刻段慧君及时出现,把证据摆明,才止住了段二福的气焰……

第八集

  段路生还在为与彼得罗夫交易成功而得意,杨洋此时奉命来接替段路生担任北方分公司经理,并带来了查账小组,段路生的货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被封在了仓库里,害怕露馅的他只得向段林求助。段林佯装求情,建议段慧君给段路生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把这次的订单完成。

  段路生让女朋友李莎莎想法子支开段刚半天,他就有办法把被封的货拿出来。李莎莎借口要跟客户见面把段刚带离分公司,段路生马上带人强行砸开仓库,并对前来制止的杨洋大打出手。为了推卸责任陷害杨洋,段路生不惜自残身体。

  一直联系不上段刚,段慧君只得亲自飞到分公司处理残局。段路生把罪责都推在杨洋头上,推脱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销售,迫于段家长辈们的压力,段慧君只能对段路生这根独苗睁一眼闭一眼。段路生反而不依不饶,把前一晚偷拍的段刚和白冬萍散步的亲密照片拿给段慧君,段慧君当着段刚的面把相机扔出了窗外。

  段路生与彼得罗夫的这次交易让海天损失上千万,段慧君和段刚只得寄希望于白冬萍与彼得罗夫的新一轮谈判为海天挽回部分损失……

第九集

  白冬萍代表海天与彼得罗夫重新谈判,希望远东能在原有基础上提高购买价格,一向精明的彼得罗夫竟然答应考虑。秘书安娜发觉每次面对白冬萍,彼得罗夫都会失去商人的机警,非常好奇,彼得罗夫笑而不答。

  由于段路生及时把货发出,杨洋等人没有查到什么,段慧君决定暂时把段路生调回总部留用。段刚为杨洋无辜被打抱不平,坚决不同意段慧君对段路生的宽大处理。

  白冬萍通过了彼得罗夫设置的考验,成功帮海天挽回了损失。段慧君对她能够如此轻易地说服一向对海天怀有敌意的彼得罗夫很感兴趣,但是白冬萍也说不清为什么。段刚生日,段慧君为他大肆庆祝;白冬萍也买了蛋糕,却只能独自神伤。

  杨洋无意中发现远东代理的海天羽绒服被挂上别的牌子,段慧君决定以此告彼得罗夫侵权。段慧君的到来让彼得罗夫兴奋不已,精心选择了一个特别的见面地点。等段慧君赶到的时候,他吹起唢呐,还是当年那首熟悉的曲子,两人不禁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中。段慧君真诚的向他道歉,说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他二狗子……

第十集

  尽管段慧君说出了几十年来深藏心中的歉意,可彼得罗夫仍然不肯放弃仇恨,一定要整垮海天。段刚严令段莲尽快秘密查清海天账务外泄的事,段莲不小心在李莎莎面前说漏了嘴。

  彼得罗夫向段慧君炫耀他今日的成功,同时是对这次谈判施加压力。没想到段慧君把双方的谈判地点放在公开场合,遍邀媒体参加。彼得罗夫认为段慧君是在耍他,扬言要当场揭露海天的商业泡沫,并拿出段路生签给他的换牌授权书,回击段慧君对他提出的侵权警告。段慧君当场气昏。

  彼得罗夫暗中派安娜调查白冬萍,他怀疑白冬萍就是他从未谋面的亲生女儿。

  段慧君昏迷后,白冬萍一直寸步不离的守在她床前,段慧君很是感动。一系列的打击让一向坚强的段慧君有片刻的脆弱,她孩子般的问白冬萍海天到底有多少人真正对她忠诚,白冬萍一时无语。

  心虚的段路生听说段慧君昏倒,认定是彼得罗夫把自己出卖了。彼得罗夫巧妙的稳住了段路生,为了进一步利用他,故意推迟了与段慧君的谈判……

第十一集

  彼得罗夫以把海天造假的证据对外公布为要挟,让段慧君三天内去见他,段慧君一口拒绝,只是派白冬萍去争取时间,以便慎重考虑彼得罗夫提出的条件。

  段慧君单独见段路生,希望他主动说出所有实情,段路生仍然抵死不认,气极的段慧君第一次动手打了他。段路生知道事情败露,跪地苦苦哀求段慧君原谅,段慧君让他回去和他父亲段二福说。

  白冬萍说服彼得罗夫把给海天最后答复的期限延长为十天,彼得罗夫的兴趣更多的集中在白冬萍身上,问了她一些个人问题,极力想把她挖角到远东公司。白冬萍摸不透彼得罗夫的心思,询问段刚,段刚只是吞吞吐吐的让她不要多想。

  段二福得知段路生的所作所为后大发雷霆,为了保住儿子主动上门找段慧君认错,段慧君故意避而不见,却在窗口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段二福的老态让她又一次心软,不顾段刚坚持依法处理的主张,决定交由董事会表决。

  段二福作势卖房替段路生还亏空,自认为此举会让段慧君放过段路生。可几天过去了都没有动静,段林告诉他段慧君早就看出了他的用心,段二福顿感大祸临头……

第十二集

  段二福下跪为独子段路生求情,心软的段慧君只对段路生略施薄惩。段刚本想把严惩段路生作为家企改革的第一刀,得知结果后愤而辞职。段慧君声泪俱下挽留段刚,段刚最终还是放不下海天和段慧君留了下来。为了安抚他,段慧君马上举行仪式正式让段刚接任董事长。

  彼得罗夫终于敲定了和海天再次谈判的时间,指名一定要白冬萍做海天的谈判代表。

  段刚虽然顾及段慧君没有把段路生送交司法机关,但还是对他做出了撤职罚款下放车间等一系列严重惩罚,一向仗着老子在段家的地位无法无天的段路生很不服气,大闹会议室,差点就和段刚动起手来,幸亏段慧君及时出现制止。

  段刚秘密召集一群海天的改革派开会,听取他们对于海天改制的意见和建议,李莎莎暗中监视,想以此挑拨段刚和段慧君的关系,段慧君反而不以为意。

  上班时间,段刚突袭各个部门,发现很多领导带头不务正业,立刻召开职工代表大会对失职领导大换血。段莲的妹妹也被撤职,急着要找段慧君理论,被深藏不露的段林阻止……

第十三集

  段林阻止了冲动的段莲,叮嘱她时机一到会让她去找段慧君的。段慧君提醒段刚不要锋芒太露,如果逼急了段家人,海天就会翻船。被撤职的领导都聚集到段慧君家抗议,段刚一一列举这些人的劣迹,在白纸黑字的证据面前,段慧君全部照准。

  白冬萍如约来到远东公司,安娜请她在彼得罗夫的办公室稍等,白冬萍意外的发现办公桌的显要位置摆着一张女人的照片,竟然百感交集,这一切都被躲在暗处的彼得罗夫看在眼中。白冬萍意识到自己与彼得罗夫的关系,认为海天和远东都在利用她的身份达到自己的目的,一气之下提出辞职。

  彼得罗夫失去了白冬萍的踪迹,突然想到去湖南调查妻子水菱的下落。父女两人在水菱的坟前相遇,彼得罗夫苦苦哀求女儿回到他的身边,为此他甚至可以放过海天,心存恨意的白冬萍却只把他当作陌生人。

  董事们向彼得罗夫施压,让他尽快发起对海天的总攻。遍寻不到白冬萍,段刚准备亲自与远东谈判,遭彼得罗夫拒绝,双方又陷入胶着。正在这时,白冬萍突然出现……

第十四集

  杨洋替段刚解释,之所以不说明彼得罗夫和白冬萍关系的良苦用心,白冬萍终于同意做谈判代表。段慧君却在这时做出终止谈判的决定,因为白冬萍贻误战机,海天股票大跌。段刚认为是彼得罗夫在背后下手,赶到上海证交所摸情况,问题出在刊登在权威财经刊物上的一篇文章。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用大量资金护盘,段刚催促段莲尽快把钱到账,段莲对妹妹被撤职耿耿于怀,推说公司没钱,让他去找段慧君。段慧君正在举行汽车拉力赛,遍邀各大银行行长,还嘱咐段林继续扩大规模。段刚忍不住又和段慧君发生冲突。

  安娜查出那篇导致海天股下跌的文章是用了和他们一样的材料,彼得罗夫向白冬萍解释所有的材料都是黑妹提供的,白冬萍要走了黑妹的邮箱地址。

  夜深人静,白冬萍和杨洋守在电脑前面与黑妹联系,发现了不为人知的秘密。同时,董事长办公室,段刚疲累的趴在桌上睡着了,李莎莎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突然,电话铃响起……

第十五集

  半夜,李莎莎悄悄走进段刚办公室,无意中偷听到段刚和杨洋的通话,他们已经查出海天股下跌是黑妹在背后搞鬼。持股的段家湖乡亲们听到海天要垮台的谣言,纷纷找段慧君撤股。段慧君晓之以情,不但有效安抚了善良的乡亲们,他们还主动出钱为海天股护盘,段慧君深受感动。

  段慧君四处奔走借贷想要补上股市的亏空,都吃了闭门羹。连本来最抱希望的银行秦行长也在这时因为经济问题被逮捕。秦行长留给段慧君一封信,是段氏家族成员的存款数目。段慧君惊讶的发现这些存款比她想要借的数目多出很多倍。

  段刚建议召开董事会让大家募捐,董事们都哭穷,他只得拿出每个人的银行存款表相要挟,此举彻底惹怒了董事们,众人甩手离去。

  段二福等怂恿段慧君再次出山,话里话外都是对段刚的不满。段慧君承诺谁能让海天股停止下跌并找出内鬼就让谁接班。

  海天股大幅下跌引起政府重视,通过媒体干预有效的支援了海天,海天股终于止住下跌趋势,这让段慧君有信心重振海天股的雄风……

第十六集

  杨洋被召回海天,只留下白冬萍在青城坐镇,临别前,白冬萍叮嘱杨洋先不要把与彼得罗夫的谈判情况告诉段刚。海天股反弹,安娜不明白彼得罗夫为何在关键时刻收手放过海天,彼得罗夫说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得到女儿的信任,他要让白冬萍当上海天的副总。

  为了报复段刚,段路生趁段慧君和段刚都不在家,联合要债人团团围住海天集团。段二福趁乱召开董事会,煽动董事们撤掉段刚。正要最后表决,段刚突然出现,段二福等人计划失败。段路生不肯罢休,指使要债人砸了海天的会议室,段刚也在混乱中被打伤。

  医院,段慧君看望段刚,批评他工作方式太直接才得罪了这么多人。杨洋查出段路生是此事的背后指使,段慧君预感到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

  白冬萍主动请彼得罗夫吃饭,其实是为了海天的订单,白冬萍希望彼得罗夫能够帮助正处于内忧外患中的段刚,彼得罗夫爽快的答应了,只要女儿高兴自己做什么都行。

  通过李莎莎,段慧君知道白冬萍回来了,但她一下飞机就去了医院……

第十七集

  一直担心段刚伤势的白冬萍心急火燎的赶到医院,没想到两人的举动又被段路生偷拍。段路生得意洋洋的拿着照片找段慧君邀功,段慧君反而把相机送给了家里的佣人,没收照片,警告段路生不要再做这种鸡鸣狗盗的事情。

  段慧君单独约见白冬萍,白冬萍带去了远东公司的合作意向书和定金,段慧君深表感谢,两个深爱段刚的女人第一次敞开心扉,为了保护两人,段慧君决定放弃段刚,让白冬萍带段刚尽快离开,她自己留下与海天共存亡。

  司机庞安一反常态主动提出送白冬萍去医院,却把她带到了归去崖。忠心耿耿的庞安不忍心看到段慧君痛苦,决定除掉白冬萍。白冬萍大骂庞安糊涂,她和段慧君明天就要去远东签约,这关系到海天能否起死回生,庞安将因此成为海天的罪人。

  签约当天,远东公司的董事会正处于胶着状态,原来彼得罗夫是瞒着董事们做出与海天合作的决定,董事们以撤资威胁彼得罗夫放弃,彼得罗夫被气得心脏病发作……

第十八集

  签约仪式不得不取消,怀有私心的段林等人幸灾乐祸。为了以防万一,段林派段路生尽快卖掉私下加工羽绒服的厂子。段慧君看望在家养病的彼得罗夫,彼得罗夫感谢海天帮他找回了亲生女儿,提议两家联起手来共同对付海天的内鬼,条件是让白冬萍当海天的副总。段慧君误以为白冬萍就是内鬼,两人不欢而散。

  段慧君当着白冬萍的面真诚的向她的母亲水菱忏悔,指责白冬萍不应该因为往事与彼得罗夫合起伙来至海天于死地,白冬萍百口莫辩,负气离开。

  白冬萍的身份不胫而走,段二福马上召集祠堂大会,众人誓把段刚等外姓人逐出海天,否则就集体撤股。段慧君虽然撕毁了众人签字的联合声明,但段二福等人集体下跪,又拿出"段刚下台"的血书。段慧君只好妥协,再次出任董事长,让段林暂代总经理,罢免了段刚的所有职务。

  白冬萍被诬陷,段刚找段慧君理论;段慧君反问他为何要隐瞒白冬萍的身份,段刚迫于一个承诺,没有解释……

第十九集

  白冬萍向段刚告别,再次表明对他的爱,段刚说那不是爱,只是报恩。鸭绒厂的侯厂长把答应给海天护盘的钱送来,段刚不在,段慧君热情接待,这才得知段刚曾经与水菱偶遇并一直在暗中帮自己还她们母女的感情债。

  段林刚一上任就撤消了段刚提拔的骨干,让原来被撤的主管恢复原职。已经无权无势的段刚私下把骨干们聚集起来,让他们一定要忍耐,坚守现在的岗位,并派给杨洋一个特殊的任务。

  段莲和段林一直有私情,她劝段林急流勇退,因为海天现在已经是负债经营,段林却胸有成竹的说还有更好的选择。段莲发现黑妹给段林发的短信,误以为是段林背着她在外面养情人,大闹一场。此时,段慧君已经通过蛛丝马迹对段林产生怀疑,派庞安暗查。

  段二福、段林等借元旦之际给段慧君送礼,顺便提出把段林这个代总经理的代字去掉,被段慧君巧妙的蒙混过去。段林只得秘密求助于早就觊觎海天的跨国集团大西洋公司。不久,海天股又一次下跌……

第二十集

  经过调查,有一支黑手在幕后操盘导致海天股再次下跌,但并不是远东公司。段慧君这才意识到真正的对手不是彼得罗夫。段慧君对此制定了有步骤的对策,分别找董事们谈话,先指出他们自以为隐瞒得天衣无缝的劣迹,再逼他们出钱护盘。远东公司的董事们也行动起来,逼彼得罗夫趁此良机一举收购海天。

  海天董事募捐会,段慧君拿出自己十几年来所有的积蓄。本来答应带头做表率的段二福推说积蓄都替儿子还债了,只拿出区区两千块钱,其他董事们更是铁公鸡拔毛。对这次募捐报有很大希望的段慧君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万般无奈,段慧君决定拍卖别墅和车,段刚赶回阻止,让段慧君相信他一次。他马上找段二福求情,表达了想和其他董事修好的愿望,请段二福代他出面宴请众人,段二福满口答应。可第二天,没有一个人来赴宴。与此同时,段刚带领工人们行动起来,为保海天积极募捐,段二福终于被段刚打动。

  白冬萍走投无路到餐馆打工,彼得罗夫得知后暗中收买了老板娘,留下一笔钱,把餐馆的名字也改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天,餐馆改名为水菱酒楼,白冬萍得知真相后气极离开,一直守在暗处看动静的彼得罗夫尾随到白冬萍的住处,看到水菱的照片。彼得罗夫告诉白冬萍段刚已经被停职,又是黑妹给他提供的信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白冬萍请求彼得罗夫帮忙,巧妙地查出了黑妹就是李莎莎。

  白冬萍立刻通知了段慧君,段慧君不动声色地试探李莎莎,李莎莎终于沉不住气向自己的后台求助,原来她就是大西洋公司安插在海天的内鬼。

  为了掩饰身份,李莎莎把自己全部的积蓄捐给海天护盘。段慧君进一步试探李莎莎,命她打印一份机密文件,李莎莎转头就把消息透露给段林。此时,段林正在按照大西洋公司的指示暗中收购海天董事们的股权,段慧君却在这时对他委以重任,让他代表海天进行二期工程的土地拍卖。段林自以为就要成为海天的当家人,不希望大西洋公司破坏这一切。大西洋总裁乔曼提醒他已经暴露了,逼他加紧实施A计划,段林举棋不定……

第二十二集

  为了得到远东公司的帮助,段刚再次去青城谈判。李莎莎如影随形也跟了过去。

  段林拿不准段慧君是否已经怀疑自己,让段路生尽快卖掉羽绒服地下加工厂,把剩下的货物全部烧掉。段路生舍不得利润,偷偷把这批羽绒服卖给了彼得罗夫。

  另一方面,段林加快了收购股权的速度,庞安派保姆小兰偷录段林和董事们接头的谈话内容。没想到被李莎莎监视。回家的路上,小兰遭遇飞车贼,包被抢,人受伤。

  很快,段林在海天的控股数已经和段慧君同样多,可段慧君还是装作毫不知情,暗中已经把段莲放在段林身边做眼线。

  为了尽快实施A计划,乔曼派全权代表与段林签约,转让他名下所有股权。段林按照约定的时间地点赶到,出现在他面前的竟然是李莎莎。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段林还是没能抵制住利益的诱惑,同意签约。李莎莎告诉他乔曼的真正目的是通过控制中国的大型企业进一步控制中国的经济命脉……

第二十三集

  段慧君很快觉察出大西洋公司的野心,听从段刚的建议与远东公司合作。为了海天,段慧君答应了彼得罗夫的所有条件,包括放弃段刚。面对段慧君保护民族品牌的决心,彼得罗夫深受感动,答应合作,但要求段慧君想办法让白冬萍承认他这个父亲。

  李莎莎得知两家即将合作的消息慌了手脚,授意段林一定要想办法阻止,否则他们的计划就将落空。段林只得再次挑拨段二福开祠堂大会,并承诺只要段二福支持自己当上董事长,一定会重用段路生。

  白冬萍心里已经原谅了彼得罗夫,请前来劝她的段慧君转交一封信。段林还在疯狂收购股权,刻不容缓,彼得罗夫马上带段慧君去见远东的董事们,为了海天,段慧君甘愿把董事长的位子让给彼得罗夫,两家的合作意向书通过。

  段林埋怨段二福贻误战机,没有及时开祠堂大会阻止这一切。段刚想知道段慧君是用什么条件让彼得罗夫同意合作的,段慧君顾左右而言他,希望段刚能和白冬萍在一起。段刚一下明白了这就是彼得罗夫的条件,发誓终身不娶……

第二十四集

  海天的羽绒服被发现用黑心棉做填充物,彼得罗夫损失惨重,立刻取消与海天签约。这批货正是段路生等人地下加工厂的杰作。已经彻底悔悟的段二福得知后大为光火,决定大义灭亲。

  杨洋在这时赶了回来,他之前奉命去大老张的家乡调查车祸真相,可自从出事之后,大老张就搬家了。

  气急败坏的彼得罗夫要召开新闻发布会把海天的黑心棉羽绒服公之于众,段刚反而先请他参加海天的打假发布会。同时,海天集团,段慧君正在主持职工大会,要不惜一切代价追回所有假冒产品,并亲自把已经发现的假冒羽绒服付之一炬。这些举措让海天股有所回升。

  假货的事虽然处理完了,但彼得罗夫仍然不肯签约,他要求海天先把造假的源头找到。矛头全都指向了段路生,他却在这时失踪了。段二福悄悄告诉段慧君,段路生早已偷偷回到家中。段慧君让他一定看好段路生,哪里也不要去,什么人也不要见。第二天,段二福惊讶的发现段路生又不见了……

第二十五集

  段林觉得段路生还在段家湖,害怕事情暴露的他命令段强一定要赶在段慧君之前封住段路生的嘴。段路生听说李莎莎就是内鬼,顿觉一直以来都被欺骗,偷跑出去找李莎莎算账。不料李莎莎鼓动唇舌,反要拉拢他参加A计划。

  段刚和杨洋经过一系列调查大胆推论出地下加工厂和段慧君的车祸真相,两人商量分头行动,揭开海天黑幕。杨洋终于找到大老张的藏身之处,可他畏于段强等人的权势不肯说出真相。

  李莎莎告诉段林他们有了控制段慧君的新杀手锏。段莲获悉段林的所有阴谋,劝他尽早回头,为了不让段莲参加第二天的董事会,说出真相,段林给她吃了过量的安眠药。

  段慧君被诊断出肺癌,为了海天,她强打精神,不许知情者白冬萍告诉任何人。

  李莎莎提出辞职并坦承自己和大西洋公司的所有计划,想说服段慧君加入。段慧君毫不留情甩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李莎莎恼羞成怒,拆穿段慧君就是段路生的亲生母亲。董事会上,段林迫不及待争坐董事长的位子,白冬萍偷偷出了会议室,打电话把会议情况告诉了彼得罗夫……

第二十六集

  白冬萍向彼得罗夫求助,只要他能帮段慧君渡过难关,她愿意与彼得罗夫父女相认。同时,董事会继续进行。段林逼段慧君签字同意大西洋公司的收购协议,否则就拿出四个亿收购他手里的所有股份,段慧君嗤之以鼻。段林只得以段路生的身世相要挟,段慧君无奈答应明天给他答复。

  当天晚上,段慧君给段路生庆祝生日,亲口把段路生的身世挑明,段路生反应激烈,夺门而去。段路生想向段二福核实自己的身世,但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看着养父衰老的样子,他决定用自己的方法阻止秘密的传开。

  段刚亲自去见大老张,大老张终于良心发现说出车祸真相和张家沟的加工厂,两人决定马上去张家沟。一开门,一只黑洞洞的枪口顶住了段刚的脑袋。

  第二天,段慧君开会否决了段林的协议,气急败坏的段林刚要说出段路生的身世,段刚推门而入。满身是血的段刚径直走到段林面前,和大老张一起揭穿了他的所作所为,段林矢口否认一切……

第二十七集

  段林众叛亲离还想逞强,段慧君放他一马。狼狈的从会议室逃出来后,段林直奔段莲住处拿护照。深爱着他的段莲再一次劝他自首,争夺间,段莲受伤,段林夺路而逃。段路生等在外面要送段林去机场,却把车开到归去崖,抱着段林一起跳了下去。心灰意冷的李莎莎不想再继续执行计划,乔曼不同意,让她联手彼得罗夫在土地竞标上给海天最后一击。

  拍卖现场,以白冬萍为代表的海天集团与以李莎莎为代表的大西洋公司竞争十分激烈,正当李莎莎以为稳操胜券的时候,彼得罗夫突然出现,有力的支持了海天。白冬萍由衷的叫了一声"爸爸"。

  段慧君延迟手术亲自到远东公司表示谢意,可远东已经不存在了。原来彼得罗夫为了帮助海天已经出卖了自己的所有股权,只能重操旧业摆地摊。

  二期工程的启动彻底扭转了海天股的局面,段慧君的手术很成功,段刚在病床前把戒指戴在了段慧君的手上。

  二狗子的唢呐声悠扬辽阔,段慧君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请他回到段家湖,落叶归根。可他不肯,他要衣锦还乡,等自己有了第二个远东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