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原始剧情:】

  在安徽大别山地区的一个小镇,抗日战争前夕,丁家和祁家两家地主在小镇为了土地相互争斗。日本侵略者来了后,祁家的大少爷当了汉奸,而丁啸天则毅然投奔了新四军,并在新四军的队伍里锻炼成长,最终打跑了日本人。抗日战争结束后,当他回去看他家的土地时,没想到接收小镇的是国民党,反而把他抓住以汉奸罪准备枪毙,新四军救了他。他逐渐意识到他虽然很爱自己的土地,但没有一个稳定的国家是不行的,他懂得了中国人都是中国土地的主人。于是,他把土地分给农民,加入了共产党员。

  【故事大纲:】

  皖南有一个与世无争的小镇,炎流镇。这是一个平原与山地交纵、濒河的小镇。炎流镇因炎流河得名。炎流河流经这里,将这座数百年的小镇一分为二,河北的土地属于祁家,河南则属于丁家。

  丁家与祁家两族为了争夺土地,积怨越来越深,几乎成了冤家。北方,日本侵华战争已经爆发,但是小镇上却显得异常的平静,丁祁两家还在为争土地斗来斗去。

  丁家大户丁啸天中年丧妻,延续香火成了丁家的首要大事,丁啸天谁也看不上眼,偏偏喜欢上了酿酒方家的独女银子,而祁家此时也要把银子收为自家的童养媳为祁家老爷子冲喜。丁啸天一怒之下抢走了银子,祁家老爷子被气死。祁家为报仇勾结了土匪绑架了丁啸天的父亲,致使丁家老爷中风而亡,他临死前交代丁啸天一定要守住家里的这片土地。丁祁两家的积怨爆发了!

  我党派与丁家有过交情的邱留全到炎流镇暗中收购粮食,却被祁家告密,此时祁家的二少爷祁春秋也带兵回到炎流镇。丁啸天为了保护邱留全和祁家对抗,邱留全趁乱跑走。被丁家抢走的银子一直对丁啸天不从,也趁乱跑走,想要追随邱留全,却在途中遇到日军,被我游击队所救,从此成为了一名女游击队员。

  丁啸天本想和祁家的人同归于尽,不料日本人打来,祁春秋带兵撤退,丁啸天才保住一命。祁家大少爷没来得及跑,被日本人抓住,为了保命,祁大少爷说自己和老二没有任何关系,不仅献出了所有的粮食,而且出卖了自己的二弟,致使祁春秋的部队差点被日军全歼。

  日本人也打听了丁家在当地的地位威信,想利用丁啸天,于是归还了丁家的所有土地。还把祈家的土地都归了丁家。条件只有一个就是要丁啸天做保长。丁啸天宁死不从,决不当汉奸,银子的突然出现让他改变了主意,他听了银子和邱留全的话,当了保长,用自己的财产贿赂日伪军,保护乡亲和游击队。他这么做有两个原因,一,因为他是一个中国人,二就是为了银子。

  抗日到了最艰苦的阶段,日本鬼子搜捕游击队未果,要血洗村庄。一直深深喜欢丁啸天的酒店老板娘黄英挺身而出,她要用自己的身体来挽救村民的生命。黄英临行前向丁提出一个要求,要他背着自己从镇子里的大街走过,丁答应了。丁啸天含着眼泪背着黄英往外走。全镇人都为她送行。

  黄英被日本鬼子糟蹋完被送了回来,丁啸天要娶他,她反而拒绝了丁啸天,只有丁啸天知道黄英是为什么拒绝自己。

  因叛徒的出卖,邱留全被抓,黄英为了保护银子也牺牲在日本人的刺刀之下。丁啸天忍无可忍带人从日军手里救出了邱留全,可是,丘却为了保护丁啸天牺牲。银子原谅了丁啸天的错误,丁啸天怀着一种复杂的心情,跟随银子参加了新四军的游击队。

  丁啸天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抗日了,他没想到自己却遇到老对头祁春秋,而且这个祁春秋竟然还是自己的团长!二人虽然是对头,水火不容,但是在抗日这方面却是一致的,丁啸天看到祁春秋亲手杀了当汉奸的大哥,也听从了银子的劝说,联合祁春秋一起抗日!

  丁啸天不管谁是领导,他只听银子的话,因为在他的心里,银子一直都是他最喜欢的人!可是在银子的眼里,丁啸天只是一个抗日的地主!抗战胜利前夕的一场战役中,银子身负重伤落入重围,丁啸天单枪匹马,救出了银子。这次银子真的很是感动。

  抗战胜利后,银子要丁啸天留在队伍中和自己北上,但是丁啸天却要遵守父亲的遗愿,守住自己荒芜的家园。可是代表国民政府的祁春秋兄弟接收了炎流镇,曾经被丁啸天抢走“媳妇”的祁家最小的儿子祁成牧对丁啸天恨之入骨,他抓起了丁啸天,说他当过汉奸。还被没收了丁家所有的土地。丁啸天要求祁成牧把自己枪毙在自己家的地里。就在行刑的那一刻,丁啸天几个旧部在银子的接应下把他救了出去。

  丁啸天有家不能回,他一直以为这是自己和祈家的个人恩怨,以前对银子讲的一些道理并不是太明白。但是他明白了,要保住土地,就必须革命!

  丁啸天继续带领他的弟兄们参加了解放军,跟随银子北上,丁啸天正式成了银子手下的一名军官。丁啸天屡立战功,但是一直不肯被提拔,总是要求和银子在一起。

  解放战争中,丁啸天跟着银子打了不少的胜仗,两个人也慢慢的培养了感情。他在银子和政委的帮助下,学习了革命的理论,也亲眼看到了革命的成果,他终于明白自己要做什么,革命的目的是什么!

  丁啸天带领部队要解放家乡了。他的老对手祁春秋被丁啸天包围,丁啸天单身赴会,说服祁春秋投降。祁春秋被丁啸天所慑服,同意起义,然而却死在特务枪下,丁啸天替祁成牧收拾残局,祁成牧终于宣布投降。

  丁啸天知道没有一个新的国家,他个人根本守不住那些土地,于是参加土改,带头分了自家的土地,他要和银子一起解放全中国,继续南下。

  丁啸天主动要求参加了下一个战役,银子答应了她。丁啸天出发了,他给自己的上级银子写了一份报告。他希望胜利回来后不要军功,只想娶银子。此时的银子也早已了解了丁啸天,她其实在心里也喜欢上了这个人。

  丁啸天打赢战役,自己却身负重伤。在银子的怀抱里,在他最深爱的土地上,丁啸天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拔下一颗麦穗递给了银子,他听着银子那轻轻的呼唤,含笑闭上了眼睛。

分集剧情:

第一集
   这个被炎刘河一分为二的小镇上有两家大地主,河东的土地属于祁家,河西属于丁家,两家世世争斗。
   祁家有三个少爷,老大祁春华在家主持家务,老二祁春秋外出读军校多年未归,老三祁春牧年纪尚轻,百事未经。
   丁家只有一根独苗,名唤丁啸天,是个处处耀武扬威讲义气能犯浑的活霸王。三年前,丁啸天因为打断了祁春华的腿而离开了镇子,祁家一度扬威炎刘镇。三年后,祁家又要主持春祭,就在大家赶往土地庙的路上,丁啸天不请自来,不仅上了祭拜土地爷的头柱香,还扬言从此丁家才是炎刘镇的头一户。
   丁啸天前妻亡故,只有一女,丁老太爷一直盼望他早日续弦,传宗接代,啸天寻觅多年终于碰到了让他一见钟情的姑娘,就是城南酒坊老方头的女儿银子,谁料他追求方式却让银子非常反感,视为流氓骚扰,霸王横行。
   祁春华要搞败丁家,先在赌局上设下圈套,将丁啸天的族弟丁啸财手中一块风水宝地骗到手,又给镇侦缉队的王队长行贿,请他捉拿丁啸天以报三年前伤腿的仇恨,谁料丁啸天如今已是县侦缉队的队长,反倒带着王队长和属下来到祁家索要风水宝地。丁啸天提议比赛拉碾子来确定风水宝地的归属,祁家少爷都不会农活,就派佃户麻楼迎战丁啸天。
   第二集
   麻楼吃了丁四事先准备的饭,闹肚子输了比赛,祁家既不肯再租地给他,也不肯退还租金,麻楼家断了顿,女儿饿死了,妻子上吊了,麻楼找祁春华报仇,祁春华蛊惑他去找丁啸天,麻楼向丁啸天寻仇,却被丁啸天打得没有还手之力。红贵坊酒店女老板黄英把丁四下了手脚,使麻楼输掉比赛,家破人亡的悲惨遭遇告诉了丁啸天,啸天心中不忍,上门拜祭麻楼的妻女,请求麻楼原谅自己,并许诺让麻楼租种自家的风水宝地,麻楼并未接受。
   丁啸天揣着枪去找银子的爹提亲,谁知祁家听了小神仙的话,要娶银子当三少奶奶给祁家冲晦气。银子不愿意接受这种强迫的婚姻,苦于被丁啸天安排的人看着,无法远走高飞。
   丁,祁两家同时来银子家提亲,冲撞在一起,谁料丁啸天竟然肯让路给祁家,自己打道回府。
   第三集
   老方头迫于祁家的势力只好收下了祁家的聘礼。三天后,成亲的日子到了,银子被喜娘们打扮一新,丁啸天却跳后窗来到银子家,代替银子坐上了迎亲的花轿,银子则被塞进一乘软轿抬进了丁家。
   丁啸天怀里绑着炸药包在祁家的喜宴上又吃又喝又玩,把祁老太爷气了个半死自己跑了,扔下的炸药包却是假的。
   银子被丁啸天锁在屋里,绝食抗争,啸天骗来银子的爹劝说,银子对丁啸天的所作所为深恶痛绝,宁死不从。
   祁春牧要报夺妻之仇,可是在他看来,这种事情不能自己去干,要借他人之手,他请麻楼吃饭,撺掇麻楼去和丁啸天拼命,谁知麻楼见着丁啸天,却下不去手了。
   丁啸天当年在外剿匪有一位救命恩人叫邱留全,是一位以做粮食买卖为由筹集军粮的共产党员,因被王队长怀疑,慌乱之中躲入丁家。
   第四集
   麻楼在红贵坊酒店编排了数来宝,大骂丁啸天,丁啸天闻讯带着家人手下赶往红贵坊,与此同时,祁家带人来到丁家大院抢人,丁老太爷阻拦不住,银子被绑上了祁家的轿子。丁啸天中途得信赶了回来,拦住轿子又把银子抢下来。银子当着大家的面,说自己既不嫁丁家,也不嫁祁家,他们这是强抢民女。
   丁老太爷认为儿子纯属胡闹,但对银子却很满意。邱留全也对丁啸天的做法很反感,劝阻丁啸天放了银子,丁啸天不肯。
   银子喜欢上了一身正气的邱留全,请他带自己离开,邱留全因为自己从事着危险的工作,背负不起银子的安危,银子退而请求邱留全帮助自己和爹爹逃离丁府。
   丁啸天听从了黄英的劝说,打算带银子到外面逛街散心,银子和邱留全约定在镇外关帝庙碰面。
   银子在逛街时伺机脱身,总算冲破樊笼,重获自由,却被丁啸天发现,一路追来,堵在了关帝庙门外。
   第五集
   丁啸天把邱留全绑在柱子上,逼问银子究竟爱谁,银子为了保护邱留全,终于答应嫁给丁啸天。约定三日后成亲。丁啸天大喜,给邱留全松绑,说只是吓唬吓唬他,以后还是兄弟。
   银子的爹被丁啸天这番“萧何月下追韩信”惊吓得一病不起,丁啸天亲自下厨给岳父熬粥,让银子哭笑不得。
   丁啸天请黄英帮忙试穿银子的嫁衣,黄英爱慕丁啸天已久,心中难过,借酒浇愁。
   祁老太爷看到丁家送来的喜帖,急火攻心,一命归西,可怜死不瞑目。祁家兄弟一面写信给在外从军的二少爷祁春秋让他回来奔丧,一面发誓此仇不报,誓不为人,丁老太爷得知祁老太爷的死讯,先则大喜,继而大悲,争斗了一生的对手死了,自己心中也空了。
   祁家兄弟抬着祁老爷子的棺椁来到丁啸天的喜宴上添堵,丁啸天想要继续和银子拜堂,却发现银子一直在痛哭,这才发现自己的一片真心原来对银子都是伤害。他决定等银子心甘情愿,再行婚礼。

第六集
   丁啸天带着伤心回县城复职去了,临行前,将家中老小托付邱留全照应。
   就在丁家老小给丁啸天过世的母亲扫墓时,当年被丁啸天打跑的土匪头子秃李带人支开了邱留全和壮实的家丁,劫走了丁老太爷和银子,并留下一封书信,让丁啸天带赎银前来赎人,这土匪绑票弄不好会出人命的,黄英火速赶到县城向丁啸天报信。
   原来是祁家兄弟买通了土匪秃李,想要让丁老爷子命丧土匪窝。秃李收了祁家的钱又盼着丁家的钱,打算让老爷子活着给他们挣赎银。同时,秃李看上了水灵的银子,要留她做压寨夫人。
   丁啸天顾不得找人帮忙,单人独骑来到秃李的巢穴,尽管丁啸天身手敏捷,但架不住土匪人多势众,被拿住了,丁啸天骨头硬,打死不服软,秃李就把他抓了起来,放丁老太爷回去取赎银,丁老太爷惦记儿子不肯走,银子为了让丁老太爷赶紧脱身,以儿媳妇的名义给老爷子跪下了。
   第七集
   秃李派两个手下跟着丁老太爷去取钱,一下山就碰上了王队长和邱留全,王队长不愿冲锋陷阵杀上山去,邱留全计划自己上山送赎银,把秃李骗出巢穴,再让王队长埋伏在外将土匪一网打尽,王队长答应了。
   邱留全故意让两个土匪看到自己给王队长行贿请他不要追究此事,土匪这才答应带邱留全上山。
   麻楼没了妻女没了地,入了土匪的团伙,虽对丁啸天心存同情,却不敢违反土匪的纪律。
   邱留全将赎银藏在山下,果然将土匪们引下山来,可惜王队长带着侦缉队只顾抢东西放跑了秃李和很多土匪,丁啸天却在土匪窝里搭救了一个叫小慧的姑娘。
   丁老太爷见儿子平安归来,惊喜交集,半身不遂了,自觉时日无多的丁老太爷恳求银子相信啸天的一片真心,和啸天好好过日子,银子勉强答应了,为了避免让银子多心,丁啸天将小慧安排在黄英的酒店打杂。小慧感激之余,说出祁家和土匪勾结的内幕。
   第八集
   秃李和麻楼几人在诊所疗伤时被丁啸天带人围了个结结实实,秃李为了解脱手下兄弟,给丁啸天当众下跪,丁啸天敬他是条汉子,打算向他证实祁家买凶的事情就放了他,可惜秃李不肯说出买通之人,坏了江湖规矩。丁啸天更加敬重秃李,就在他刚要放人的时候,麻楼为报秃李当初救命之恩,绑了银子要向丁啸天一人换一人,丁啸天肯放了秃李,祁春华却怕秃李说出自己买凶的事情,在背后放冷枪,秃李被丁啸天扑倒在地才捡回一命。
   丁啸天请舞龙队表演,大张旗鼓地提醒大家提防祁家勾结土匪,祸害炎刘镇,搞得祁家人一时间连门都不敢出了。
   丁啸天看出银子对邱留全的心意,请来邱留全和银子当面说开,准备成全他们,谁料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邱留全一心一意筹备军粮,无心儿女情长,让银子的心冷了下去。
   邱留全备足军粮就要准备离开炎刘镇了,受丁啸天之托劝说银子,但没等他开口,银子就说自己决定要嫁给丁啸天。
   第九集
   祁家二少爷终于有了回信,原来升任了国民党的团长,在外征战,不日将调防回到炎刘镇。同时,丁啸天却因为不愿溜须拍马而辞官不做,回到炎刘镇继续当地主。
   祁家兄弟带着祁老二的信来找王队长,王队长一掂量,现在祁家才是可以乘凉的大树,就当着大家的面把丁啸天状告祁家勾结土匪绑架良民的诉讼驳回了,丁啸天知道王队长站在祁家兄弟一边,必有利益所图,恨得牙根痒痒。
   王队长和祁家兄弟从此狼狈为奸,同仇敌忾,一心寻找能把丁啸天扳倒的机会,王队长一直怀疑邱留全是共产党,就在啸天正在准备成亲的前一天,王队长带着手下赶来抓人,黄英听到了他们的密谋,事先一步赶来报信,邱留全得以脱身,银子爹见丁啸天在前院拦着王队长一片大乱,鼓励女儿去追求幸福。
   邱留全押着粮船起锚了,银子不顾危险飞身跳上甲板,王队长没抓到共产党,就抓了丁啸天,并此为筹码,向丁老太爷勒索土地。
   第十集
   丁啸天被丁老太爷用地契换了回来,得知银子跑了,丁啸天开始了借酒浇愁的日子,没过多久,炎刘镇的街上出现了很多逃兵,甚至干出了烧杀掳掠的事情,丁啸天为保一方平安,以丁家家丁和佃户为基础,还吸收了个别逃兵,组建了一支自卫队,由丁家支付费用,但是武器缺乏成了自卫队最大的难题。
   一天,黄英酒楼来了三个持枪抢劫的逃兵,丁啸天不仅给他们好吃好喝,还发给回家的路费,唯一的条件是把枪留下,一个叫小炉匠的逃兵无家可归就留在了自卫队。为了解决武器缺乏的问题,小炉匠自发研制了土地雷,威力还不小,丁啸天给小炉匠摆酒庆功,还把小慧说给小炉匠当了媳妇。
   街面上传闻东洋人打来了,很多殷实的人家都跑了,黄英也想跑,丁啸天要留下来保卫自己的家园。此时,国民党军队进驻了炎刘镇,最高指挥官就是祁家二少爷祁春秋。
   祁春秋被兄弟们要求向丁啸天寻仇,但为大局考虑,祁春秋决定暂时放下私仇。
第十一集
   祁春秋约丁啸天见面,不谈个人恩怨,只谈护国大计,提出无条件收编自卫队,丁啸天虽不情愿,也只好答应。
   眼下正是开春下种的季节,可是丁啸天家的佃户们都被国民党军队赶了出来,说是要挖战壕布防,丁啸天带手下赶到地头阻拦,却被祁春秋以妨碍抗日的罪名抓了起来,私藏的枪支也全部被没收。
   祁春华买通祁春秋的副官,要以十块大洋为代价买断丁家所有的土地,丁啸天怎么肯?祁春华将丁啸天绑到地头,让他眼睁睁看着一桶桶硝酸泼到了丁家的土地里,刚刚露头的秧苗瞬间枯死,从此五谷不生,寸草不长。
   祁春秋赶到,制止了大哥毁地的举动。丁啸天大骂祁春秋做人虚伪,公报私仇,祁春秋以个人名义和丁啸天比武,副官在丁啸天背后下黑手,被祁春秋大扇耳光。
   副官也恨上了丁啸天,祁春华和王队长买通副官将丁啸天从国民党大牢提到了王队长的剿匪队,严刑拷打。
   第十二集
   丁啸天在狱中受苦,急坏了外面的亲友,丁四到祁家磕头如捣蒜,换来一句等着给丁啸天收尸的话;黄英求王队长放人,王队长趁机要挟,将黄英奸污了;丁老太爷抱着价值连城的官窑笔洗来向王队长行贿,王队长有眼不识古董,把丁老太爷赶走了,却让黄英捎话,要丁家大院换丁啸天一命。丁老太爷感激黄英,决心换回丁啸天就做主让啸天娶黄英做媳妇。
   秃李得知,带着几个兄弟自首入狱,留麻楼在外接应,准备里应外合救丁啸天出去。
   祁春华见王队长平白弄了套老宅院还交了全镇男人都羡慕的桃花运,请王队长赴宴,席间重提用十块大洋购买丁家所有土地的话题。
   第十三集
   秃李等人越狱成功,还放火烧了大牢,丁啸天逃出大牢又想起牢中还有个相识不久的小囚犯,就让秃李等人先跑,自己返回去搭救,再次落入王队长的手中。
   王队长带人到丁府拿房契,拿了房契却反悔了,说房契免得是丁啸天妨碍抗日,私藏武器的罪名,要丁老太爷接受祁家十块大洋买全部土地的条件,才可以免丁啸天聚众越狱的死罪,否则次日正午便要开刀问斩。
   丁老太爷自知上当,用家中现金遣散家丁,他告诉丁四绝不可以让出土地,土地是东山再起的根本,没了宅院可以再建,没了土地就什么都没了。丁四哀求丁老太爷拿出地契,丁啸天如果死了,丁家就真的断了根了。
   黄英到狱中探望丁啸天,丁啸天将后事都托付给黄英,自言假装不解风情多年实在愧对黄英一片深爱。绑赴刑场之际,丁啸天大唱大笑,一副大英雄快意恩仇的样子。黄英和着泪水包了饺子准备送别心爱的男人。
   而丁老爷子犹豫了很久很久,终于还是叫丁四拿出了地契。
   第十四集
   祁春华和王队长说好了,地契要收,丁啸天要杀。丁老太爷交出了地契,迟迟没有等到儿子被放回。
   就在法场上,丁啸天和看守言语顶撞,被看守痛打一顿,围观者纷纷叫好,丁啸天深受震撼,原以为自己讲仗义,讲孝顺,讲助人为乐,必定能换得人心所向,谁料在大家心目中只是一个会犯浑的祸害。
   时辰已到,秃李和麻楼等人准备劫法场,小炉匠跳了出来,四处扔他的土炸弹,法场大乱,秃李趁机救啸天逃走。
   丁老太爷和丁四带着随身几件东西离开了丁府大院,经过城门才知道丁啸天逃出法场后一直被王队长通缉着。
   丁老太爷和啸天在郊外关帝庙见了最后一面,当晚便独自回到了丁家的风水宝地,丁老太爷爱着他的土地,要把自己埋在这里。丁啸天赶到俯尸大恸。
   秃李带手下进山继续落草为寇,啸天和麻楼留了下来,他们对炎刘有太多牵挂,土里走后不久,日本人打来了。
   第十五集
   祁春秋带着807团和日本人正面交锋,王队长本来应该负责支援,现在看出日本人实力强大,干脆投降掉头就打祁春秋。副官临阵夺权,命手下保护祁春秋突围。除了少部分人突围成功,807团伤亡惨重。
   现在没有人顾得上通缉丁啸天了,丁啸天和麻楼,小炉匠拜了把子,暂时在麻楼家住下了。
   丁啸财做了日本人的翻译官,大权在握,将祁春华,祁春牧兄弟抓了起来,拷问祁春秋的下落。
   祁春华和王队长找到祁春秋劝降,祁春秋誓死不降,要杀王队长给死去的战友们报仇,祁春华跪地哀求,说我做了汉奸早晚是个死,你在战场上杀敌也难免不死,只有老三是祁家的根苗,现在在日本人手上,要保老三不死,就要放了王队长。
   祁春秋放走了王队长,却被跟来的日本人包围了,几乎全军覆没。
   祁春华的所作所为遭到祁春牧的鄙视,有苦难言。
   黄英觉得自己已非完璧,不能再嫁给丁啸天,反倒劝丁啸天坚守对银子的感情不要放弃。丁啸天暗自诧异。
   镇上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被日本人抓走了,丁四劝啸天暂避一时,啸天说男子汉大丈夫在世,要保家卫土。
第十六集
   日本人将镇上的乡绅们聚在一起发日本国旗,陈医生因为说了日本人奸淫烧杀的事情被当场放狗咬死了,一时间,无人敢说日本人半个不字。
   日本人既不相信手下有人有枪的王队长,也不相信弟弟在国民党军队里当团长的祁春华,而是把丁家的地契,房契都还给丁啸天,借以笼络丁啸天,希望他能对日本人感恩戴德,一心一意做汉奸保长。
   丁啸天拿着房契地契回到丁家老宅,准备浇油点火,宁可烧了也不让日本人得逞,邱留全和已经参加了共产党的银子出现在他的面前。
   邱留全劝说丁啸天接受任命,硬碰硬只会使自己无谓牺牲,作保长一样可以保家卫国,丁啸天问银子是否也是这样想,银子告诉他做了保长可以暗中帮助和支持抗日力量,啸天只听银子的。
   日本军队的指挥官小岛大佐许诺共荣共存,建立王道乐土,不再烧杀抢掠,丁啸天接受了小岛的任命,小岛也答应将土地发回,让老百姓种地收粮食。
   丁啸天无意中被祁春秋的人当做奸细抓了来,祁春秋邀请丁啸天加入国民党参加抗日,丁啸天告诉他,自己也在抗日,只是形式不同。
   第十七集
   有人暗中抗日,杀了两个日本兵,小岛借此事杀鸡儆猴,抓了几个乡民严刑拷问,丁啸天出头将他们保了下来,又把家中传世的字画送给小岛,才换回这几个乡民的性命,其中有个挖坟掘墓的盗墓者叫陈蛤蜊,就留在了丁啸天的身边。
   过了没几天,几个兽性大发的日本兵在王裁缝家强暴了王二的媳妇,王二疯了,见到日本人就扑就骂,乡民们都对王二深感同情,只有王队长要捉拿王二回去向日本人邀功,被丁啸天拦住了。王队长在日本人面前告了丁啸天的刁状,谁料王二的爹不愿连累丁啸天,点火将自己和王二烧死在了屋里,小岛以为是丁啸天替日本人解决了王二,还发赏钱给丁啸天,让丁啸天给日本军队筹集粮草。
   丁啸天利用保长之便把日军运送粮草的路线告诉了邱留全,邱留全带人劫走了粮草。
   祁老三终于无法忍受当汉奸弟弟的生活,在一个夜晚逃出了炎刘镇投奔二哥参军去了。祁春华也因此被小岛大佐抓去了。
   第十八集
   小岛大佐把丁啸天叫来,问他对祁春牧跑去投国民党的传言怎么看,祁春华知道自己的命捏在了丁啸天的手中,几乎吓得屁滚尿流,丁啸天却看在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的份上,替他说好话,小岛想想丁啸天说的有道理,就放了祁春华。银子赞扬丁啸天学会了争取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丁啸天给祁春华摆酒压惊,黄英把祁春华灌醉了。
   当晚,丁啸天走后,几个日本兵见酒店还亮着灯就闯了进来,对黄英做出了禽兽的暴行。这一切,只有酒店的哑巴小厨子猜到了。
   邱留全和丁啸天等人商量要杀几个各地皇协军的头领敲山震虎,给日本人以警示,果然新四军锄奸队的大名很快就打响了,男人们在真刀实枪的和日本人干仗。黄英找来一些平日里也曾被日军欺凌的女性,决心把自己的力量也贡献给抗日救亡的大业,她们明着陪日本兵喝酒,趁着酒醉施暴之际,惯用两把菜刀的哑巴小厨子就出来把日本人杀掉,不久,小岛就常常接到日本兵出去寻欢后失踪的报案。
   第十九集
   就在新四军锄奸队一边吸收同情抗日的武装力量,一边铲除狗仗人势的汉奸皇协军头目时,丁啸天也被其他不知内情的抗日志士当作汉奸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王队长更是给小岛出了一条毒计,派人潜入新四军内部,幸亏丁啸天及时发现,才没有对新四军造成损失。
   但是,越来越多的人想要打鬼子,枪支弹药越来越不够用,丁啸天想了个办法,他派陈蛤蜊在乱葬岗上找了个坟堆,挖了条地道,造了个密室,让小炉匠藏在里面制造土炸弹,新四军用土炸弹断掉了日军几个炮楼,搜缴了部分枪械,可惜还是走火暴露了密室,小岛追杀小炉匠来到丁家,没能抓到小炉匠,小炉匠和 陈蛤蜊分别逃出炎刘镇投奔邱留全去了。
   王队长给小岛出谋划策,说土炸弹不会藏在城里,估计都在乡下,小岛开始清乡运动,对所有人口登记造册,同时下令日军不得寻欢,严查抗日人士。
   邱留全在一次和日军交火时身受重伤,被小炉匠救到了黄英店里,王队长带队搜剿来到红贵坊酒店。
   第二十集
   黄英和姐妹们假意殷勤,把王队长和狗腿子们都灌醉了,及时转移了邱留全。
   新四军缺少枪支弹药,丁啸天从日本人那里下手,但小岛早有准备,转移了枪支库,让丁啸天也一筹莫展。
   黄英的酒店被越来越多的乡民们看做汉奸酒店,黄英成了大家心目中专跟日本鬼子,汉奸狗腿子相好的破鞋,不仅被戳脊梁骨,就连伙计们都纷纷辞职不干了。黄英解散了伙计,咬着牙关继续做汉奸酒店,她甚至带着姐妹们到炮楼去“伺候皇军”,并把缴获来的枪械都偷偷送给了新四军。她要报仇,为了全中国千千万万被日本人糟蹋的姐妹们。
   小岛追查日本军人失踪案件,对全城妇女排查。黄英想按照套路把王队长也干掉,可是王队长早就开始怀疑黄英,反而把黄英抓了起来。
   日本人有意封锁消息,谁都无法获悉黄英被关在哪里,丁啸天找到小岛,请求和黄英见上一面。

第二十一集
   丁啸天被小岛扣留下来,王队长放出假消息,等待游击队来营救黄英,好把游击队一网打尽,丁啸天有劲使不上。
   游击队落入王队长和小岛的圈套,和事先埋伏好的日军展开了殊死搏斗,很多好兄弟好汉子命丧于此,邱留全空手握住了扎向银子的刺刀,又用胸膛挡住了射向银子的子弹,邱留全命令哑巴掩护银子逃走,自己拖着负伤的身躯冲向鬼子……
   邱留全牺牲了,就在银子眼前。
   黄英即将被押赴刑场,全城父老都赶来看望这位抗日女英雄,丁啸天想要拼命搭救黄英,奈何王队长和祁春华掌握着丁啸天女儿的生命,丁啸天当众承认黄英是他的女人算是给自己和黄英圆了一场遗憾,他背着黄英走过最后一段路程,在家中搭起祭棚寄托追思。
   小炉匠在和日本人拼杀时负伤,逃到关帝庙和小慧重逢了,但来不及喜悦就被日本人抓住了,小炉匠不肯出卖其他抗日志士,日本人当着他的面把他的妻子也糟蹋了。小慧不堪忍受鬼子的暴行,嘱咐小炉匠要死的像个爷们,就合身扑到了鬼子的刺刀上,鬼子见小炉匠不肯屈服,将他当众凌迟处死了。
   丁啸天要去救小炉匠,被丁四一闷棍打晕了过去。
   第二十二集
   原来小炉匠的藏身之处是丁四假托丁啸天的名义告发的,丁四就是想要在日本人面前保全丁啸天。丁啸天想为小炉匠报仇,却对丁四下不了杀手。
   小炉匠被千刀万剐,骂不绝口,闻者落泪,无数人跪送他的英灵。一些有良心的皇协军再也忍受不了,纷纷投奔丁啸天,准备和日本人拼了。
   次日,丁啸天带着很多佃户农民还有部分想抗日的皇协军抬着黄英和小炉匠的棺椁要出城,就连守城的皇协军也给他们让开了一条大路。
   小岛带着走狗追来,丁啸天让奶妈抱走了女儿秀秀,自己和日本人刀枪相见,丁四追来,绑着一身炸弹扑向了日军自杀谢罪。祁春华在混乱中追上丁家奶妈,劫持秀秀要挟啸天投降,秀秀人小志大拼命抗争被祁春华失手杀死。哑巴在混战中杀了王队长给黄英报了仇,丁啸天等人寡不敌众,银子带着新四军大部队及时赶到。
   在银子的指引下,丁啸天带着所有死里逃生的兄弟参军入伍,穿上了新四军的服装,感觉焕然一新。
   一开始他们这群散兵游勇无法适应正规部队的规矩,口粮也不够吃。但是既能识文断字又能带兵操练的丁啸天也要想出办法来解决粮食危机。
   第二十三集
   丁啸天以镇长的独生儿子为人质,要挟镇长以粮换子,镇长果然从命。银子对他的行为很不赞成,但也不得不佩服他不动一刀一枪就换来了粮食。
   丁啸天抓住跟踪镇长而来的祁春华带到黄英和秀秀的墓前,正要将他正法,祁春秋带着祁春牧和残余部队赶到了,要和共产党合兵一处共同抗日,银子等人都劝丁啸天以大局为重,放了祁春华。丁啸天却要祁春秋杀了祁春华以示抗日诚意。祁春秋也觉得祁春华多行不义,忍痛将祁春华击毙。祁春牧对丁啸天的仇恨更加炽烈。
   时值国共合作,丁啸天不愿服从上级命令,编入祁春秋的部队编制,被批准成立独立大队。独立大队被要求给祁春秋打掩护,保障祁春秋顺利打下陈县,谁知祁春秋打下陈县迟迟不发信号,害得独立大队坚守阵地无法撤退伤亡惨重,哑巴带着丁啸天“代重结来生缘”的血书找到了银子,
   就在银子站在啸天的墓碑前后悔自己不曾应允丁啸天的提亲时,丁啸天却落入了日军的战俘营里,并且和结拜兄弟麻楼意外相逢了,原来麻楼参加了国军也被日军俘虏了。
   第二十四集
   在陈蛤蜊这个盗墓高手的指点下,战俘们成功越狱,虽然有一些狱友在铁丝网前牺牲了,但更多的人逃了出来,跟着丁啸天回到了新四军。
   银子见到啸天,悲喜交加,两人终于紧紧拥抱在一起。
   独立大队渐渐变成了一支军纪严明的部队,张政委还给大伙讲阶级斗争的政治课,大家都听得很认真,唯独丁啸天不以为然。
   国民党要求新四军转移布防,向东撤退,丁啸天不同意,但还是执行了命令。走到一半,丁啸天不想走了,带着自己的死党部下趁黑夜返回炎刘,张政委和银子清晨起来,已经不见丁啸天的身影,只好带着大部队继续东撤,途中遭到祁春秋的埋伏,原来蒋介石决心要趁机削弱共产党的力量。
   丁啸天干脆给祁春秋来个围魏救赵,直奔陈县拿下了祁春牧,祁春秋撤退了。银子和丁啸天再次相聚,张政委答应打走了鬼子就亲自保媒。
   对日反攻打响了,战斗前所未有的残酷,张政委阵亡,银子身负重伤,啸天把银子送到医院,自己再也支撑不住,倒了下去。
   第二十五集
   经过八年浴血奋战,日本天皇终于宣布无条件投降了,丁啸天再次向银子提出求亲,银子却考虑到新时期有更多更艰巨的任务等待着自己,暂时不想考虑个人问题,丁啸天情急之下说“老子不干了”,银子急昏了过去,丁啸天被新政委一通臭骂。
   丁啸天才是带着新四军独立大队真刀真枪收复炎刘的人,此刻却被要求原地待命,不准进城。祁春秋代表国民党当局进城接受日本投降。只有在处决汉奸时才允许新四军进城,结果祁春牧和丁啸天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幸亏祁春秋压着,才没当场拼出人命来。
   新四军要北上了,丁啸天和麻楼决定留下来,当地主当佃户,耕地种地,守着这片土地。他们刚刚回到炎刘,就被祁春牧逮捕了,罪名是汉奸,三日后处决。

第二十六集
   哑巴和陈蛤蜊闻讯前来劫狱,刚刚救了人要跑,又被祁春牧撞上了,原来祁春牧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当晚动手,正当危急时刻,银子的枪顶在了祁春牧的后脑勺上,原来银子也来劫狱。
   丁啸天把祁春牧押到郊外放了,说自己一生只杀鬼子和汉奸,银子看丁啸天的目光里第一次有了欣赏,谁想到祁春牧竟然带人追来,哑巴不幸牺牲。
   丁啸天回到部队,请求处分,决定北上,发誓总有一天要打回来。
   1946年,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爆发。
   丁啸天也终于实践诺言带着部队打回了炎刘镇。像祁春牧这样的国民党越来越不得人心,很多百姓甚至国民党官兵,纷纷跑来投靠“丁少爷”,丁啸天郑重允诺,炎刘镇解放之日,人人都有地种,人人不用交租。再也没有丁少爷,只有解放军的丁团长。
   丁啸天把炎刘镇围了个水泄不通,但却迟迟没有下达攻城的命令。
   第二十七集 www.tvpad.cn剧情介绍大结局
   祁春秋不愿看着更多的兄弟死在内战的战场上,决定放弃突围,主动投诚。
   银子带陈蛤蜊前来劝降,祁春牧却假传圣旨,要解放军交出丁啸天才肯谈判,否则就把镇上所有姓丁的人全部杀光。并扬言解放军若迟迟不交出丁啸天,国民党就要大举屠城,并当着银子和陈蛤蜊的面,抬手枪毙了几个姓丁的乡亲。
   丁啸天得知,只身入城,来找祁春秋,却被祁春牧枪伤,祁春秋这才知道弟弟的所作所为,他答应丁啸天自己会率部投降,决不再伤害炎刘镇的乡里乡亲。
   是夜,祁春秋在国民党党旗前自杀,次日,副官率部投降,炎刘和平解放。祁春牧也脱下军装,回到了祁家大院。
   丁啸天顾不得养伤,他现在明白了,只要全中国还有受苦受难的人民,还有没得到解放的地方,他就要一直战斗下去。但是银子告诉他组织上决定让他和银子留在炎刘开展工作了,丁啸天百感交集。
   丁啸天积极开展土地改革,从丁家的地开始分起,人人有地种,人人不交租,老百姓安居乐业,炎刘镇欣欣向荣。
   在一个油菜花满山遍野开得一片金黄的日子里,银子答应了丁啸天的求婚,两个历经无数风雨患难的人紧紧相拥在一起。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