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原始剧情:】

  女工柳如烟因结婚多年怀不上孩子,与丈夫万树林的婚姻亮起红灯。为挽救自己的婚姻,在妹妹柳如眉的帮助下,假装怀孕,并趁产房喂奶混乱之际将一名女婴抱走,当成自己生的女儿抚养,但这仍未能使一心想要儿子的万树林满意,他们还是离了。柳如烟含辛茹苦独自抚养这个女孩柳家妮。后来,与工程师白绍兴组成了新的家庭。幸福、平静的生活被万树林的到来打破。原来他发现自己根本没有生育能力,那么,女儿是怎么来的呢?事情的真相终于暴露,经历了一波三折,柳如烟真正的醒悟了:自己犯了法,就得伏法,只有接受法律的惩罚,自己才会活得开心,活得象个人!在众多亲人和友人的关爱和感化下,她终于决定自首,接受法律的惩罚。

  【故事大纲:】

  故事始于八十年代初。北方某滨海城市。

  柳如烟和万树林同为一家国营印染厂的工人,结婚五年了,还没个孩子,为这事夫妇俩没少闹气。万树林骂柳如烟是“不下蛋的鸡”,甚至扬言要跟她离婚,去找别的会生孩子的女人、柳如烟非常委屈也非常伤心,找妹妹哭诉。妹妹柳如眉在医院工作,很同情姐姐,建议他们夫妇去做检查,找出不孕的原因。可一来那时这方面的检查还不普及,加上万树林爱面子,固执不肯去。柳如烟只好找些助孕的偏方来吃,果然象怀上了。万树林高兴得不得了。为照顾妻子,他甚至打算放弃难得的培训机会。柳如烟劝他以工作为重,说自己有邻居和妹妹照看,料也无事。果然,等万树林出差回来,得知柳如烟已经产下一个女婴取名家妮。他很失望,因为他一心想要的是个儿子。偏偏此时国家已将计划生育宣布为国策,严格控制二胎,这样他要儿子的希望算是完全破灭了。心情烦燥之下,他对柳如烟母女弃之不顾,自己整夜打牌喝酒,还跟车间女工何丽娜鬼混。柳如烟无法忍受,毅然带女儿离开了他。后来经邻居、厂设计室的郝卫东介绍,她与电机厂的工程师白绍兴认识了。初次见面柳如烟就提出,自己不想给女儿找后爹,只有答应把她的女儿当亲生女儿一样抚养,而且答应两人不再要孩子,她才能同意交往。白绍兴满口答应,想不到两人结婚后不久,柳如烟竟发现自己怀孕了!白绍兴是少数民族,按政策这孩子可以生,那么要不要把孩子生下来?最后在丈夫的劝慰下,她打消了思想顾虑,住进产科病房,并顺利产下一个男孩。

  同病房还有个生了女孩的产妇叫华红英,是位教师。据她说,她原来有过一个女儿,后来在医院里弄丢了,只好再生一个。因为她不是头产,身体恢复得快,对柳如烟很是照顾,也非常喜欢家妮。她丈夫杨明亮是机电局的干部,正好是白绍兴的顶头上司,两人也谈得来。但柳如烟却对华红英夫妇总避之唯恐不及,搞得白绍兴摸不着头脑。他不知道自己当作女儿抚养的家妮,就是当年华红英、杨明亮夫妇在医院产房弄丢的那个女婴!原来,当时柳如烟以为怀了孕,上医院检查,医生却告诉她是假孕。柳如烟几乎受不了这个打击,更不敢将真情告知丈夫,只好向妹妹求助。柳如眉劝她干脆假装怀孕,到时候她找一个别人抛弃不要的婴儿即可混过去。没想到快该“生”了,孩子还没找到。万般无奈之下,只有趁着喂奶时的混乱,随便抱走了一个。从孩子拴的腕带上,柳如烟知道孩子母亲的名字是华红英。这个腕带她还一直小心收着。现在冤家路窄偏偏让她碰上了。虽说人家毫不知情,对她们母女依然热情,但她自己心中有鬼,怎么敢让女儿接近这家人呢?

  好在她心中深埋的这个秘密始终没有被揭露。许多年过去,她和白绍兴都已退休,儿女也都长大成人。家妮在研究生毕业后,进了杨明亮的公司工作,跟郝卫东的儿子郝宁正处于热恋中。生活过得平静而闲适。但有一天,跟她分手多年的前夫万树林突然找上门来,质问起家妮的来历。原来万树林跟何丽娜结婚多年也没有孩子,最后仍是以离婚告终,可是何丽娜再婚后,很快就生了个儿子。她心中一直对此存在疑问。现在万树林知道她再嫁的丈夫死了,提出想复婚,她便坚持一定要万树林去男科作个检查。检查结果证明,万树林天生就失去生育能力!那么家妮的来历自然就成了大问题。精明的何丽娜马上想到可以借此敲柳如烟一把,就向柳如烟和他们以为的 “奸夫”郝卫东分别开出了五万元“封口费”的价码。郝卫东完全摸不着头脑,急同柳如烟联系。柳如烟见把无辜的好人也牵扯进来了,但家妮的真正来历又不敢说,无奈之下只好答应他们的条件,从家中不多的积蓄中取出了五万元交给何丽娜。

  白绍兴发现妻子情绪和行为反常,又从儿子白山那里知道她动了家里的存款,但他本着对妻子的信任和爱护,只冷眼静观并未追究此事。一场风波好似已经平息。想不到的是杨明亮的女儿华妹(也即家妮的亲妹妹)由于也爱上郝宁,穷追而不可得,心情郁闷酒后驾车被撞成重伤生命垂危。一向疼爱孙女的奶奶再次精神病发作。华红英与杨明亮夫妇又要顾小的又要顾老的,几近崩溃。柳如烟在这种情况下,顾不得自己订下的禁条,发动全家,协力帮助杨家度过难关。在接触当中,她了解到了杨家在丢失孩子后所受到的伤痛,良心受到极大震撼,几次打算向他们坦白一切,但由于害怕受到法律制裁和失去好容易得到的幸福,迟迟未能开口道出真相。

  杨家夫妇在与柳如烟母女的密切接触中,既深深感受到她们的善良及她们母女的感情之深,也发现了一些疑点。尤其是为了给华妹输血,得知家妮的血型竟与女儿那种难得的血型完全一致,却与柳如烟和万树林二人的血型不符,使他们简直就要认定这就是自己丢失的女儿!但他们真的不愿相信善良的柳如烟能干出这种事,又了解到可能家妮父亲另有其人,决定还是保持沉默。

  在华红英夫妇和柳如烟母女精心照料下,华妹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当她知道自己从此只能与轮椅相伴,痛不欲生拒绝了进食和治疗。柳家妮知道她深爱着郝宁,便带郝宁来看望华妹,并偷偷向她表示,只要华妹能恢复,自己可以放弃郝宁还他自由。华妹重新鼓起生活的勇气,恢复了进食和治疗。奶奶的病情也得到缓解清醒过来。这时由于何丽娜想眛下那笔“封口费”,万树林一怒之下,将自己不会生育、家妮是柳如烟与别的男人所生这件事捅给了白绍兴。这对于白绍兴无异于晴天霹雳,他怎么也不能相信,自己深爱的、共同生活多年的妻子会干出这种事!他要求柳如烟说明真情,不然就和她离婚。柳如烟没有向他吐露一个字,却在作好了安排之后自杀谢罪。幸好被抢救过来。在她留下的遗书里,人们知悉了真情:家妮是杨明亮和华红英的女儿,是当年她从医院的婴儿车中抱走的,有腕带为证。

  如何看待和对待柳如烟?这对所有的人都成了一种考验。尤其是柳家妮,她该怎样对待这个辛苦养育了她20多年,又强行将她与亲生父母分离了20 多年的女人?对于杨家来说,柳如烟的行为的确给他们造成巨大伤痛,也确实触犯了法律,但在事隔20多年和深切了解柳如烟这个人之后,还要不要提出诉讼,追究她的刑事责任呢?

  病房里,躺在床上的柳如烟在静静等待着命运对她的判决。病房外,人们在为此唏嘘,为此激动,也为此而争论不休……

  我们希望能给出一个大家满意的结局,但这个结局肯定不会让所有的人都满意,也许会有更大的争论在后头。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柳如烟和万树林结婚多年,没有孩子,万树林怪妻子无能,是只不下蛋的鸡,威胁说要找别的女人给自己生孩子。柳如烟找在医院上班的妹妹柳如眉诉苦,说如再生不出孩子,丈夫就会和自己离婚。妹妹劝他们收养孩子,遭到万树林的拒绝。柳如烟痛苦万分。这时,柳如眉却给姐姐出了个注意,让姐姐假装怀孕……八个月过去了,柳如眉在医院掩护姐姐,将在医院生产的华红英的孩子(女孩),偷偷抱回了家。

第二集

  万树林在柳如烟怀孕期间,被派到外地新厂支援建设,回来后看到妻子生了个女儿,却高兴不起来,说让妻子再生个儿子。然而,就在这时,国家颁发新的法令,一对夫妻只生一个孩子。万树林傻了,他要儿子的美梦破灭,便想和妻子离婚,与自己的徒弟,未婚女工何丽娜结婚,给自己生儿子传宗接代,二人偷情时,被柳如烟撞见。柳如烟面对铁了心的丈夫,无奈之下,与他离了婚。三年后,柳如烟经同事汪敏、郝卫东夫妇介绍,认识了白绍兴,二人互升好感。

第三集

  万树林与何丽娜结婚三年,却没生出孩子,令他大为不快。柳如烟带着女儿柳家妮与白绍兴组成了新的家庭。没多久,柳如烟又怀孕了,根据政策,因白绍兴没有孩子,他和柳如烟可以再生,所以他们决定留下这个孩子。万树林知道前妻又怀孕了,心里很不舒服,回家对何丽娜大打出手,怪她不能给自己生儿子。随后,万树林又去找白绍兴,求他帮忙做柳如烟的工作,把女儿柳家妮还给他。白绍兴严厉地拒绝了他。

第四集

  柳如烟在医院生了个男孩,巧的是,当年在医院丢了女儿的华红英,也在当天入院,并又生了个女儿,当她看见柳如烟的女儿柳家妮后,便十分喜爱。命运让柳如烟和华红英两家人邂逅了。柳如眉告诉姐姐,华红英就是柳家妮的亲生母亲,柳如烟紧张的赶紧办理了出院手续。然而,更加巧的是,华红英的丈夫杨明亮与柳如烟的丈夫白绍兴是同一个系统的,他约白绍兴带全家到家里做客,为了不引起怀疑,柳如烟不得以前往,却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杨明亮的母亲(因当年丢了孙女,精神失常)把柳家妮当成失散了的孙女,吓得柳如烟心惊胆战。万树林听说前妻生了儿子,气得发疯,把何丽娜打得要跳楼……

第五集

  二十多年过去了,柳如烟和华红英一家再也没有断了关系。柳家妮已研究生毕业,和郝卫东和汪敏的儿子郝宁开始了恋爱。柳如烟和白绍兴的儿子白山也大学毕业,他对和自己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华红英的女儿华妹非常好感,华妹对他却没有意思。万树林因何丽娜没有给自己生儿子,早就和她离了婚,下岗后穷困潦倒,欠下赌债,不得已找前妻柳如烟帮忙。柳如烟对万树林的出现非常不安,拒绝帮助。万树林提出见女儿家妮,他相信女儿能帮他,不会看着亲生父亲吃不上饭,柳如烟非常紧张,忙在电话里稳住他,说马上去见他。

第六集

  柳如烟去见万树林,请他吃了顿饱饭,又给了他几百块钱,万树林嫌少,认为是打发要饭的,柳如烟一气之下,拿回了钱。柳家妮想去看华红英及杨母,柳如烟反对,白绍兴为家妮说情,柳如烟无奈同意了,尽管二十多年过去了,家妮的身世一直没有暴露,但柳如烟无时无刻不处在惊恐和内疚之中。万树林在前妻柳如烟那没得好脸,又找女儿柳家妮帮忙。柳家妮没钱,郝宁拿出8000元给柳家妮,家妮把钱给了万树林。白山看到姐姐拿钱给万树林,告诉了妈妈。柳如烟大怒。

第七集

  柳如烟把钱要了回来还给郝宁。白绍兴知道后帮万树林找了工作,并让柳如烟从家里拿出8000元给他还了债。柳家妮到华红英家看望,杨明亮邀请家妮到他的公司工作。万树林当上了空调维修工,接到任务后上门服务,却发现顾主是何丽娜,二人均感吃惊。原来何丽娜与万树林离婚后,嫁给了一个比自己大很多的老干部,生下了个儿子后,老干部死了,自己就开始了守寡的日子。万树林看到何丽娜的儿子,心里酸酸的,动了与何丽娜破镜重圆的念头。柳家妮很想去杨明亮公司工作,柳如烟怕暴露家妮的身世,但却找不出理由阻拦。华妹听说爸爸将柳家妮招到自己公司上班并委以重任,非常气愤,与杨明亮吵了起来。

第八集

  万树林要与何丽娜复合,何丽娜提出让他去检查身体,她一直有个心结,就是当初生不出孩子,可能是万树林的问题,当年他一直拿和柳如烟生下了柳家妮为理由,拒绝做检查,现在,她要把这件事搞清楚才能和万树林复合。万树林同意了。杨华妹对柳家妮的男友郝宁一见钟情,对柳家妮产生妒意,对白山更看不上眼了。万树林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先天性精子死亡率过高,无生育能力!万树林跟何丽娜震惊了,这样一来,柳家妮就是柳如烟与别的男人生的孩子。万树林决定找柳如烟算帐,被何丽娜拦住,她有更大的阴谋,那就是敲诈柳如烟,赔偿他们的损失。

第九集

  柳如烟一家到未来亲家郝卫东家做客,华妹为了接近郝宁,跟白山一起去了,面对这一不速之客,大家无可奈何。何丽娜打电话给柳如烟,柳如烟非常吃惊,她已多年没有何丽娜的讯息了,不知她这次冒出来是什么用意。就在柳如烟百思不得其解时,何丽娜又在电话里问道:柳家妮到底是谁的孩子?柳如烟懵了,惊慌地扔下电话听筒。白绍兴问原由,柳如烟搪塞过去。杨华妹考进郝宁所在的海关工作,目的就是为了接近他。郝宁对她的热情非常反感,可杨华妹却对父母说郝宁已经是自己的男朋友了。不明真相的杨明亮向柳家妮打听郝宁的情况,柳家妮心里不是滋味。

第十集

  万树林与何丽娜敲开了柳如烟的家门,他们逼问她家妮的爸爸是谁,柳如烟极力辩解,说家妮是自己与万树林生的,万树林拿出检查报告摔在柳如烟跟前让她看。柳如烟拿起报告,顿时懵住,万树林竟然没有生育能力,就是说,当年以为是自己不能生育,为了不离婚,斗胆偷了孩子,可没想到,问题是出在万树林身上。怎么办?多年的秘密就要被揭穿了,柳如烟稳了稳,决定宁可承认自己与别的男人生了家妮,也不能暴露偷孩子的事实。万树林和何丽娜见柳如烟被拿住,趁机向她提出要十万元的精神补偿,不然就把家妮的身世告诉她现在的丈夫及家人。杨华妹利用工作之便,经常与郝宁在一起,并当着柳家妮的面自称是郝宁的女朋友,郝宁和柳家妮都十分尴尬。

第十一集

  柳家妮由于杨华妹的出现,对郝宁产生了误解,对他冷若冰霜。郝宁找上门来解释,说只爱嫁妮,并趁机向她求婚。家妮羞涩地默许了。万树林和何丽娜在等柳如烟的回话,同时又动起了脑筋,他们猜想当年最有可能和柳如烟发生关系的男人就是郝卫东,既郝宁的爸爸,他们决定也敲诈他一回`。郝卫东见到万树林与何丽娜很意外,以为他们已经复合,却不想他们给自己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还敲诈他五万元,他气得与万树林理论,被他打倒在地。柳如烟痛苦地找妹妹柳如眉,把万树林敲诈的事告诉她。柳如眉劝姐姐守住秘密,偷孩子是要负法律责任,是要被叛刑的。柳如烟的反常被丈夫白绍兴看在眼里,但他没有说什么,他希望妻子有事能亲口告诉他。

第十二集

  郝卫东把万树林诬蔑他的事告诉了柳如烟,令她非常吃惊,感到对不起郝卫东,并希望他能替自己保密。柳如烟决定答应万树林与何丽娜的要求,她将万树林叫到自己家里,当着郝卫东的面给了他一个耳光,声称自己和郝卫东没有任何关系,并拿起菜刀以死相逼,今后不要再找麻烦。万树林为了十万元钱,答应了她的要求。郝卫东把柳如烟不是万树林亲生的事告诉了妻子汪敏,汪敏对柳如烟产生怀疑,对儿子与柳家妮的婚事发生动摇,她不愿让儿子娶一个身世不明的女孩。杨华妹听说郝宁向柳家妮求婚,气得找郝宁大发脾气,怪他不给自己一个机会。郝宁没给她一点情面,告诉她家妮是他唯一的选择。

第十三集

  汪敏自从知道柳家妮的身世后,就极力怂恿郝宁与杨华妹相处,她把华妹约到家,把郝宁也从柳家妮那儿骗回来见华妹。郝宁知道母亲的用意后大发雷霆。汪敏把柳家妮身世不明的事告诉儿子,郝宁非常震惊。何丽娜满着万树林把柳如烟给的十万元自己存了起来,万树林与他争吵,何丽娜好言相劝,以复婚哄他开心。柳如烟问白绍兴,自己把家里的钱拿出来用了,但却不能告诉他做什么,他会怪她吗?白绍兴说相信妻子的为人,除非她主动告诉他,不然决不强求。柳如烟内心非常痛苦,但她却不能说出真相。

第十四集

  杨华妹以为郝宁知道柳家妮的身世后会嫌弃她,趁机接近郝宁,没想到郝宁告诉她自己就是打一辈子光棍,也不会娶她杨华妹。杨华美被郝宁拒绝后,绝望地跑到酒吧喝酒,大醉后开车回家,不想与一辆货车相撞……柳家妮以为郝宁变心,非常痛苦,柳如烟看到女儿不开心,要去找汪敏理论,被白绍兴拦住。郝宁心里放不下家妮,不管家妮是柳如烟和谁生的,都阻挡不了自己对她的爱,他向家妮表达了自己的爱情。杨华妹被送进医院,伤势严重,华红英和杨明亮心急如棼,不敢把女儿受伤的事告诉杨母。

第十五集

  杨华妹被诊断为高位截瘫,全家人震惊,悲痛欲绝。华红英哀叹自己命苦,当年刚生下女儿就被偷走,今天又让另一个女儿成了残废,真是老天不长眼啊。柳家妮知道华妹的事后到医院照顾,柳如烟听说后也非常震惊,她一直觉得对杨家愧疚,现在决定为他们解忧,她来到医院,要求照顾华妹,杨明亮一家非常感动,认为柳如烟是个大好人。杨母听说华妹受伤,突然发病,将柳家妮认做当年丢失的孙女。白山得知华妹受伤,心里非常难过,决心好好照顾她。

第十六集

  汪敏见郝宁对家妮不死心,编出一个理由,说柳家妮是郝宁的爸爸和柳如烟生的,他们俩是亲兄妹。郝宁非常震惊。杨华妹见郝宁不来医院看望她,心情无比沉重,对柳如烟的照顾也非常反感。柳如烟发现华妹对家妮非常不友好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只有柳如烟自己知道,家妮与华妹是亲姐妹。白山为了帮华妹,到餐馆作做务员,争钱好给华妹买补品。郝宁听说华妹受伤很吃惊,知道是自己的言行刺激了她,感到内疚。家妮劝郝宁到医院看华妹,郝宁非常为难,犹豫不决。

第十七集

  柳如烟在医院期间,与华红英有了近距离接触,华红英对她讲述了当年丢失孩子后,自己一蹶不振,落下病根,直到有了华妹才逐渐告别了过去,可不曾想华妹又成了这个样子。柳如烟含泪听完华红英的诉说,对自己当年的做下的孽非常后悔,可又不敢暴露自己。郝宁决定去看华妹,跟着家妮来到病房,华妹见到他两眼生辉,要求郝宁当众吻她,郝宁为难,却无法拒绝,家妮看到自己男友玩下腰去吻华妹,悄悄退出病房。

第十八集

  华妹听说自己是高位截瘫后,彻底绝望了,她准备自杀,被及时赶来的柳如烟制止。家妮不知郝宁对自己冷淡的真相,委屈得哭了,她告诉郝宁,为了华妹的健康,愿意用自己的爱情交换。万树林逼何丽娜和自己结婚,何丽娜以儿子升高中推脱。万树林发现何丽娜为儿子上学动用了五万元,与她吵了起来,何丽娜的儿子替母亲打抱不平,被万树林打了一耳光。郝宁找到万树林,在他那里证实了母亲的说法,彻底绝望了。万树林来到柳如烟家,对白绍兴说自己不能生育,家妮是柳如烟和好卫东生的,白绍兴非常震惊。

第十九集

  白绍兴对柳如烟说万树林来找他,说柳家妮不是他和柳如烟生的,柳如烟怔住,她没想到二十年后,自己一直担心的事还是暴露了,面对丈夫的逼问,她只能告诉她家妮不是自己和郝卫东的女儿,她和郝卫东的关系是清白的,希望白绍兴不要再逼问了,不然就是去死也不会说的。柳如烟找到郝宁,说自己和他爸爸没有任何关系,他可以继续与家妮脸爱,郝宁非常高兴。何丽娜霸住从柳如烟那儿敲诈来的钱,一分不给万树林,又不和他复婚,气得万树林与她大吵。杨华妹对自己的病绝望了,她不吃不喝,拒绝配合治疗,华红英和杨明亮非常痛心。

第二十集

  杨华妹再次企图自杀,被柳如烟发现及时制止,她嚎啕大哭,令人辛酸。何丽娜为了钱,背着万树林,去见柳家妮,说她不是万树林跟柳如烟生的,而是柳如烟与别的男人的孩子。柳家妮懵了,追问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何丽娜趁机说出自己可以帮助她调查,但儿子上学需要钱,希望柳家妮能帮她,柳家妮答应了,她去找万树林,她想证实这一切的真实。万树林告诉柳家妮自己不能生育,她是柳如烟与别的男人生的,自己带了二十多年的绿帽子。郝宁找家妮,却遭到冷遇。

第二十一集

  柳家妮没有回家,柳如烟非常着急,白绍兴对妻子一直瞒着家妮的身世耿耿于怀,令柳如烟非常不安。柳家妮去杨明亮家帮忙照顾杨母,杨母发现家妮耳跟后面的胎痣,说自己丢失的孙女就有这样的胎痣,杨明亮和华红英愕然。郝宁找柳家妮,问她躲避自己的理由,并表示自己不管家妮是爸爸是谁,都不能动摇自己对她的爱。柳家妮回到家里,发现白绍兴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白绍兴把柳如烟背着自己偷偷给何丽娜与万树林十万元的事情告诉了家妮。家妮看着自己慈祥的养父,内心百感交集。

第二十二集

  杨华妹对自己的身体恢复彻底失去信心,她拒绝进食,对护工和父母大发脾气,让华红英和杨明亮心力憔悴。柳家妮不忍看着华妹绝望,做郝宁工作,让他利用华妹对他的爱情,唤起她对生命的热情,郝宁震惊,拒绝了。何丽娜再次利用柳家妮来向柳如烟进行敲诈,被柳如烟严词拒绝。家妮见华妹不肯进食,骗她说自己和郝宁已分手,他马上就会来看他,华妹听了眼睛一亮,乖乖地把粥喝了。家妮再次做郝宁的工作,让他配合自己让华妹振作起来。

第二十三集

  柳如烟对白绍兴一直隐瞒家妮身世,令白绍兴更加觉得郝卫东和妻子的关系可疑,正巧郝卫东来找柳如烟谈家妮和郝宁的事,白绍兴证实了自己的推测,他对郝卫东大打出手,柳如烟非常生气,二十多年来夫妻俩第一次产生了距离,柳如烟内心充满了恐惧,她担心自己苦心经营的家将出现危机,还有更可怕的,那就是华红英发现家妮的脖子后面有个红色的胎痣,和她当年丢的女儿的一样。柳如烟吓坏了,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郝宁终于来到了华妹的面前,违心地承认自己与家妮已分手,华妹兴奋的表示自己要好好恢复身体。

第二十四集

  华红英对家妮的身世产生了怀疑,特别是知道万树林不是她亲生父亲以后,这种怀疑就更加强烈。柳如烟觉得自己已经承受不住,产生了说出真相,将家妮还给杨家的念头,被柳如眉制止。白绍兴见妻子那么痛苦,决定不再追究她的过去,也劝家妮放弃寻找亲生父亲,家妮含泪同意。何丽娜又给万树林出注意,想在家妮身上骗钱,对家妮说他们准备把柳如烟告上法庭,让她赔偿经济损失。家妮为了维护柳如烟,决定付钱给他们。柳如烟见丈夫已不在追究家妮生父的事,心里觉得歉疚,对着丈夫流下泪水,她多想把一切都告诉丈夫啊。

第二十五集

  柳家妮鼓励杨华妹做个坚强的人,华妹却不屑一顾,白山看不下去,斥责了她几句,却把她惹得大哭不止。郝卫东和妻子汪敏来到柳如烟家,希望知道家妮亲生父亲是谁,柳如烟没有告诉他们。柳家妮为了筹足给何丽娜的钱,不得不背着母亲接受郝宁的帮助,她把钱给了何丽娜和万树林,希望他们放过柳如烟。柳如烟知道后,非常生气,找到何丽娜家,想拿回家妮的钱,不想何丽娜死活不给,与柳如烟撕打起来,何丽娜的儿子帮忙把柳如烟赶出门。

第二十六集

  华红英和杨明亮越来越怀疑家妮是他们丢失的女儿,他们采留了家妮的血样,准备做亲子鉴定。杨母一直不知道华妹的病是高位截瘫,她接家妮电话时知道了真相,跑到医院,在华妹病床前哭晕过去。柳如烟看到杨家的悲惨遭遇,内心无比痛苦。柳如眉告诉姐姐,说杨家已经开始怀疑她,并且将家妮的血样拿去鉴定了。柳如烟惊呆了。家妮听说杨家怀疑自己是身份,非常生气,想去制止他们拿自己的血样鉴定,被柳如烟制止,并从柳如烟嘴里听到了一个惊天秘密:自己是华红英和杨明亮的亲生女儿,她呆住了……

第二十七集

  家妮哭着来到医院,见到华红英和杨明亮,对他们说不要去做鉴定了,因为柳如烟已经亲口承认,当年是她把还在襁褓中的自己从亲生母亲身边偷走了。花红英和杨明亮震惊了,他们的猜疑被证实,夫妇俩搂住家妮失声痛苦。陷入痛苦中的家妮恳求自己的亲生父母,不要控告柳如烟,毕竟这么多年是她把自己带大,并为自己的成长付出了那么多。说出真相的柳如烟终于可以解脱了,她写了一封遗书留给自己的亲人,来到江边自杀,被目击者报警,送到医院抢救。

第二十八集

  柳如烟被抢救过来了,杨母知道当年是她把孙女偷走的,气得大骂。白绍兴和白山担心杨家会控告柳如烟,柳如眉更是担心得要死。家妮来到病床前,柳如烟激动得流出热泪,她让家妮回杨家去见自己的亲生父母,不要再回来了,家妮痛苦的说不出话。杨母终于见到了自己丢失多年的孙女,把家妮搂在怀里失声痛哭。柳如烟出院了,也做好准备等着被杨家送上法庭。杨华妹知道家妮是自己的亲姐姐,万分震惊。

第二十九集

  柳如烟对白绍兴充满歉疚,觉得是个不可原谅的罪人,白绍兴安慰她,决定帮助妻子度过难关。万树林知道了柳如烟当年在自己的逼迫下,不得已偷了个孩子,他震惊万分,良心复苏,他找何丽娜要敲诈柳如烟的钱,何丽娜哪里肯,与他撕打起来。万树林来到杨明亮办公室,跪地求他放过柳如烟。杨华妹就要做手术了,家妮鼓励她,杨华妹却说,如果我手术成功,你能把郝宁让给我吗?家妮说如果郝宁愿意,她无怨无悔,华妹说做为条件,到时会做父母工作,不让他们控告柳如烟,家妮含泪与妹妹拥抱在一起。

第三十集

  柳如眉担心杨家控告姐姐,这样连自己都会被牵扯进去,她利用自己在医院的关系,想以华妹做手术为由迁住他们(其实华妹已没有手术的价值了)。家妮回家看柳如烟,柳如烟把她的东西收拾好了,希望她以后不要再回来了,也不要叫她妈妈了。家妮哭着离去。杨母发现家妮对柳如烟的感情很深,非常不满,对她大骂柳如烟,令家妮难过得痛哭。柳如烟来到杨家,对杨母忏悔,说自己已经把家妮撵出来了,你不收留她,那她去哪呢?杨母震惊。

第三十一集

  柳如烟知道柳如眉策划华妹手术之事,制止了她,说不能错上加错了。杨华妹知道自己不能再站起来了,痛苦的嚎哭着。万树林再次来到何丽娜家要钱,并恐吓她如果不把钱还柳如烟,他就报警,告她敲诈。杨明亮和华红英来到柳如烟家,拿出家妮的DNA鉴定,说,已经证明了家妮是他们的亲生,随后又把鉴定书烧掉,告诉柳如烟,他们决定放弃起诉她,毕竟她养了家妮那么多年,而且还教育得那么出色。柳如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她扑到白绍兴怀里痛哭。

第三十二集

  杨华妹从医院回了家,她要坐一辈子的轮椅了,家妮和郝宁为她买了新轮椅,她并不领情,对姐姐大喊大叫,撵她出去。家妮理解她,体谅她,为妹妹难过。万树林终于从何丽娜那里拿回了,送到柳如烟家。柳家妮也回来了,告诉柳如烟,她永远是自己的妈妈,柳如烟激动得抱住家妮流下眼泪。郝宁和家妮结婚了,所有的人都到了场,家妮和亲生父母、养父母、婆婆公公一一拥抱,谁也没注意到,柳如烟一个人悄悄地离开婚礼现场。公安局门前,柳如烟出现了,谁都原谅了她,她却不能原谅自己,她要自首,她要伏法,只有这样,她的心灵才会宁静。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