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故事发生在1950年,美丽的西南边陲。

迷雾重重   军医陈元地在回乡的路上,遭到残匪的袭击,双目暂时失明。危急之中,武装大队长李红河及时解救了他,并决定护送他回到故乡—风光绝美、与世隔绝的西头村。

  西头村,陈元地家中只有一个行过礼阔别多年的新婚妻子——梅敏。她温柔体贴的呵护让受伤的陈元地倍感温暖。然而,入夜的黑暗中,村里却鬼影憧憧,预示着陈元地熟悉的家园已经不复存在,这寂静的小山村里似乎潜藏着什么巨大的阴谋?!

  没等李红河查出蛛丝马迹,陈元地的身边怪事连连,先是传来妹妹的噩耗,又猛然发觉妻子梅敏竟是假的,之后李红河跌下山谷,消失的无影无踪。

  元地竭尽全力医治好双眼,睁开眼睛惊恐地发现,身边的村民都不是自己认识的人,他们都是假的!精神几近崩溃的陈元地渐渐明白了,这一切是有人布下的局,他们是想要骗自己家的祖传秘方“搜神方”。难道在陈家的祖传药方中,真的潜藏了骇人听闻的大秘密?!

  陈元地逃离西头村后,来到县城四方台,县委张书记给他讲述了最新情报:原来四方台附近,隐藏着巨大的宝库,里面有上百年的黄金以及日本人遗留下的极具杀伤力的秘密武器。残余的白猿匪帮、国民党特务都在积极寻找这个宝库,试图借力摧毁新生红色政权。而当年四方台的大户穆家藏匿了这个宝库,并和神医陈家共同炮制了通向宝库的线索。其实,陈家祖传秘方“搜神方”就是找到军火库的第一把钥匙。所有的关键点,都集中在陈元地身上,文弱的陈元地,被动地成为了三方争夺的核心……

分集剧情:
第1集

  1950年初夏,美丽的西南边陲小镇——四方台。退伍军医陈元地在回乡的山路上遭“白猿”残匪的袭击,双目暂时失明。而得到敌情密报,正赶往西头村的四方台县武装大队长李红河,及时解救了陈元地,并决定护送他回西头村。深夜里,和陈元地分别了五年的新婚妻子梅敏迎接了他们。当晚陈元地梦到了去世的父亲问他要祖传的药方——搜神方,李红河也发现有飘忽的人影停留在陈家……

第2集

  李红河找不到西头村怪事的线索,于是假装离开西头村,进行暗访……梅敏陪陈元地去祭拜陈父,坟前,陈元地写出了“搜神方”,梅敏想动手去摸,就在这时,“搜神方”自行燃烧了……陈元地注意到父亲坟墓旁多了一座新坟,梅敏告诉陈元地,那是他死于国民党溃兵之手的妹妹陈家妹的坟。李红河在山上发现了一个山洞,在洞他抓到了那个总往陈家跑的女怪人,李红河决定带她回陈家去问个究竟。

第3集

  陈元地身边怪事不断出现了,他发现身边的人有问题,包括妻子梅敏也是假扮的。陈元地用凶险的方法治好自己的眼睛后,发现周围的乡亲他竟然一个都不认识,而陈家妹的坟竟然是梅敏的,此时假梅敏不告而别……李红河和女怪人被人推下山谷,大难不死的他发现女怪人就是陈家妹,陈家妹告诉他,村里的乡亲们都被土匪胁持了,村民们都是土匪假扮的……

第4集

  李红河带着陈家妹赶回村里,机智的吓退了众土匪。恢复神志的陈家妹将村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们两人,原来白猿匪帮就是想的到陈家祖传的“搜神方 ”,药方的背后还有其他的秘密……李红河提醒陈元地,要立即离开这里,赶往四方台。李红河带着陈元地,向县委张书记和新来的代理县长赵成汇报情况,结合截获的情报,他们确认潜伏敌特勾结白猿匪帮启动了代号叫“天狼”的破坏行动。

第5集

  路过蓝家药铺时,陈家兄妹见到了风流俊俏的女掌柜蓝双双,她对李红河出奇的热情,让陈家妹很反感。陈元地要去资料馆查找搜神方的秘密,丁喜、张宝春这两个白猿的眼线紧随其后,却找不到机会下手。在资料馆,陈元地遇到了神秘兮兮的县政府文书吕霞,好像她也在找什么资料。路上,假梅敏跟踪了陈元地,陈元地与李红河一番商议,决定第二天要诱捕假梅敏……

第6集

  蓝双双竟是潜伏的敌特,她向神秘人汇报,白猿的眼线贸然行动,自己要和白猿讨个说法。就在陈元地再次去往资料馆的路上,他收到了一张写有“秘密就在幽灵谷”的纸条。通过对以往资料的查阅,他发现白猿曾经和日本人在幽灵谷打过一仗,日军有大批战略物资不知所踪。孔雀曾经听土匪说起过,搜神方是打开一个宝库的其中一把钥匙,这个宝库和穆家老爷有关系……

第7集

  调查粮仓没有一点线索,这时城里却出现了白猿杀人前的标志——血骷髅,目标就是裁缝丁喜。原来白猿发现丁、张二人做了叛徒,委托蓝双双清理门户。陈家妹偶然间发现,蓝双双鬼鬼祟祟地出现在县政府的后院,于是就悄悄跟了过去,可是蓝双双却在后院消失了,出现的竟是吕霞。经分析,陈元地认为,这个丁喜跟白猿一定有某种关系,他们决定提审丁喜。可是他们进屋看到的,竟然是丁喜夫妇的尸体。

第8集

  在丁喜夫妇被杀的房间,李红河发现了一条暗道,直通县政府后院的水井,陈家妹坚称凶手就是蓝双双。张书记和陈元地分析出县政府的暗道(穆府地宫)肯定有问题,大家决定勘察穆府地宫。一番努力之后,他们在地宫中找到了穆老爷一家人的尸骨,地宫是条重要线索,要继续勘察下去。陈家妹为调查线索来到蓝家药铺,意外见到了一个她熟悉的人,却随即被蓝双双一棒打晕……

第9集

  陈元地收到绑架信,陈李二人按照绑架信上的联络方式分头埋伏,却没有任何结果,陈元地敏锐地感到蓝双双有问题。就在这时,蓝双双被人暗杀了。在她的手中,紧紧地攥着与梅敏极为相似的一条项链。为了继续寻找家妹,大家又来到蓝家药铺仔细搜查,终于找到了家妹和未死的梅敏……

第10集

  根据胡主任送来的日军尸体化验报告和密件,张书记证实了他对陈元地的考察,并发展陈元地为将“神箭行动”的成员。他告诉陈元地,潜伏特务伙同白猿设计了“天狼行动”,想找到穆家老库,利用宝库内日本人遗留下的致命杀伤性化学武器,在国庆一周年的关键时刻搞大破坏。土匪找到了孔雀,她竟然和白猿有关系,土匪准备火烧粮仓,并让孔雀把陈元地引到粮仓……

第11集

  火烧粮仓之后,陈元地怀疑孔雀很可能就是内奸。陈元地邀孔雀来到小树林,向她逼问事实,孔雀干脆将实情挑明,一切正如陈元地所料,孔雀正是白猿的人,而且她还是白猿的女儿……陈元地劝孔雀改邪归正,跟他去自首。就在孔雀决定要跟陈元地走的时候,土匪出现并打昏了陈元地……赵成赶来救走了陈元地,却怀疑他是内奸,将他关了禁闭……

第12集

  吕霞深夜出现在陈元地的牢房里,要他交出搜神方……陈家妹来狱中看望哥哥,陈元地要家妹设法拿到梅敏的项链,去查一查这一对一模一样的项链之间究竟埋着什么线索。陈家妹从梅敏的项链入手,查出梅敏心中还有一个男人。那条出现在蓝双双凶杀现场的项链,正是梅敏送给他的,而这个人很有可能是个大特务。

第13集

  夜里,陈元地悄悄随李红河一起去调查粮仓,他们发现通向宝库的另一把钥匙就是穆家风水眼。本来毫无头绪的第二把钥匙,现在终于有了线索。正在李红河决定勘探穆府地宫的时候,特务已经抢先来到了风水眼所在的位置,但是却没有什么发现。看着陈元地一步步接近了风水眼的位置,特务担心共产党发现秘密,于是制造种种恐慌阻止他们进一步勘察地宫……

第14集

  被撞伤的喜子送到医院,到了夜里,突然发病,症状和梅敏一样,惊动了整个医院。与此同时,县政府因外界压力太大,赵成不得不下令停止小分队下地宫搜索。

  医院病人不断发病,城里的恐慌情绪仍在蔓延,狱中的陈元地苦于无法出去治病,只好以身试针,亲自教陈家妹针灸,让她去医治帮助医治怪病。

  虽然针灸暂时控制了病情,但却无法根治病因。陈元地和李红河达成默契,施苦肉计,最终让他成功进入了医院。陈元地诊断了病情,让李红河帮他去查相关资料。而李红河带回来的资料中,最关键的几页纸却早已被人撕掉。这让李红河想起在资料馆碰上的吕霞很有嫌疑。

  回到山上暂避风头的土匪,耐不住性子就这么干等着,于是派孔雀和李春下山刺探情况。而这时候的特务也并没有闲着,根据图形显示,特务发现半块风水眼就藏在穆家老大穆明的房间里,于是特务深夜潜入李红河房中,偷取了半块风水眼。

  当李红河发现风水眼从自己房间被撬走之后,陈元地根据撬痕认为,还需要两样东西,三者结合才能拼出完整的穆家风水眼,并且迅速分析出另外半块风水眼,就应该在老二穆雷的房间。

第15集

  通过陈元地的分析,另外半块风水眼应该是在穆家老二穆雷的房间里,而穆雷的房间就是吕霞住的房间。他二人分工合作,李红河在县政府搜索穆家风水眼的下落,而陈元地继续在医院忙于治疗发病的人,并追查其发病原因。

  就在陈元地的调查一筹莫展时,解开病情最关键的那几页内容,赫然出现在陈元地的房间里,原来是孔雀帮了他。随着病因被查出,陈元地意识到,他们的对手十分强大。

  现在,所有的矛头都指向吕霞,不仅陈元地和李红河在接近她,赵成似乎也对吕霞很感兴趣。陈元地对赵成的行为十分疑惑。

  赵成深夜来吕霞房间,嘱托她去医院给喜子送特效药。吕霞回来的时候,发现有人在屋内翻找东西,那人竟然是‘赵成’,原来‘赵成’就是内奸,搏斗中,吕霞惨死在‘赵成’手下。

  第二天李红河被告知,喜子在医院遇害,与此同时吕霞也神秘失踪了。当陈元地、李红河再次来到吕霞房间的时候,发现她的房间早已被人搜查过,但似乎风水眼并不在这房间里,敌人还没拿到另半块风水眼。

  虽然吕霞身上的疑点有很多,但是陈元地同时也发现,所有事件发生的时候,还有一个人也牵涉其中。为了证实自己的怀疑,陈元地决定派陈家妹独自前往地委,调查吕霞的档案。

第16集

  陈家妹接受任务,秘密前往地委。在她和李红河之间悄悄正萌芽的爱情,支撑着她,给了她巨大的力量。一路上她克服了重重阻截,日夜兼程,赶往地委。

  而县政府这边,陈元地经过研究穆家的家谱,有了重大线索。他发现穆家老二穆明五岁就夭折了,而穆家曾给他修过一处阴宅,他认为只要找到穆家阴宅现在的位置,另半块风水眼就该出现在那里。

  就在一切将要揭晓的时候,四方台的老百姓受人唆使,一起请愿,要政府交出活死人梅敏,并加以焚烧,以保四方台安宁。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假赵成和李红河这边刚安抚了老百姓,医院那边却发现特务趁乱劫持了梅敏,她已经不知去向。假赵成要李红河将事情隐瞒下来,先不要告知陈元地。

  事实正如陈元地所料,另外半块风水眼就在穆家老二穆明的阴宅里——也就是现在县医院的会议室。但是,就在陈元地发现第二块风水眼之后,出去找人帮忙的时候,风水眼却被人撬走了,留下看守会议室的骆驼也被来者杀害了。

  骆驼的死,使李红河陈元地二人产生了误会,二人剑拔弩张、刀锋相见。

第17集

  李红河认定是陈元地害了骆驼,要捉拿他归案。陈元地感到在四方台已无处容身,决定请前来打探消息的孔雀,带他上山寨投靠白猿。李红河向假赵成汇报情况,懊悔自己看错人,假赵成下令全城通缉陈元地。

  与此同时,前往地委调查吕霞的陈家妹,无意中发现了惊天大阴谋,原来四方台现任县长赵成,竟是特务冒名顶替的,而真正的赵成县长已经牺牲在赴任的途中。胡主任当即决定集结部队,与陈家妹一同赶往四方台。

  另一方面,假赵成杀了骆驼,窃取了另外半块风水眼,但是两块风水眼结合,却无法启动机关,原来要启动穆家风水眼的机关,还需要第三把钥匙——那就是假五婶头上的凤凰簪。

  其实,陈元地和李红河反目成仇,随后与孔雀上山,都是陈元地精心设下的局,目的就是要拿到这凤凰簪,同时诱捕白猿进城,将土匪一网打尽。于是,李红河按照计划将抓捕陈元地的消息,散布得街知巷闻,以便陈元地打入土匪内部以取得信任。

  进入山寨,陈元地惊人的发现,原来假五婶的真实身份就是白猿。陈元地假说要投靠山寨,帮白猿找到穆家老库,但白猿要进城,帮他救出梅敏。而白猿提出的条件,就是要陈元地入伙,并且娶孔雀为妻。

第18集

  为了任务,陈元地假意答应娶孔雀,白猿承诺洞房之后就和他一起下山。听到消息,孔雀欣喜。面对一往情深的孔雀,陈元地的内心充满歉疚。

  但李春不甘心孔雀下嫁陈元地,从中作梗,盗取凤凰簪给陈元地,破坏了即将举行的婚礼。孔雀得知陈元地投靠山寨是另有目的,娶自己是为了凤凰簪,为了去救他的妻子梅敏,迫不得已才答应和自己成婚。孔雀心中淌着血,但最终仍决定成全爱人,放他带着凤凰簪下山。

  陈元地半路上被白猿擒住,夺回了凤凰簪,陈元地无奈,只好和白猿一起动身前往四方台。

  在四方台,李红河集合武装大队,一方面按照与陈元地约定的,亲自带兵前往城南十里坡埋伏,堵截白猿的人马;另一方面派人前往山神庙,营救即将被焚烧的梅敏。

  老奸巨猾的白猿,却避开捷径走山路进城,李红河发现事情有变立即率领武装大队返回城中。同时,在山神庙被小分队及时解救的女子,却并不是真梅敏。

  假赵成和白猿两股势力在蓝家药铺汇合到了一起,陈元地证实了自己的猜测——这个假冒县长就是国民党潜伏的特务。

  这时候陈家妹带大部队及时赶到接应。正义与邪恶即将展开正面角逐。

第19集

  李红河率领小分队队员,在密道中搜索敌人的踪迹,假赵成见事情败露,共产党又紧追不舍,他甩了白猿,在密道中独自逃脱。

  李红河带领大部队,在四方台的小巷里与白猿匪帮展开了殊死搏斗,激烈的巷战中,陈家妹为保护李红河而中弹负伤。

  小巷的另一角落,陈元地智擒白猿,但白猿却意外中枪身亡,凶手无迹可寻。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白猿其实另有其人,假五婶只不过是个替身,而杀死她的,正是孔雀的父亲,真白猿。

  李红河下达命令,全城搜寻梅敏、假赵成以及白猿余党。很多谜团未解,木家风水眼没有找到,一切似乎又回到了起点。深夜,假赵成如期而至,来到陈元地的房间。陈元地识破假赵成的真实身份就是穆家的三公子穆杰。穆杰用梅敏挟持陈元地,同意与他合作,解开风水眼的秘密。他二人一起来到医院太平间,随后穆杰就像空气一样,来无影去无踪地消失了。

  太平间中,陈元地发现了失踪已久的吕霞的尸体,同时太平间的机关启动,暗道开启。他摸索着走进去,发现原来医院的地下室竟连着穆府地宫。来到了穆家地宫有风水眼的那间密室,见到了昏迷的梅敏。

  而另一边,孔雀领着李红河和小分队尾随而至医院太平间,顺着线索也下到了机关重重的穆家暗道中。

  穆杰逼陈元地交出搜神方和凤凰簪,并将陈家和穆家的渊源,以及穆家老库的来历都告诉了陈元地。

  另一方面,李红河和孔雀也在奋力寻找地宫中的机关,营救陈元地。

第20集

  在密室中,穆杰将凤凰簪嵌入穆家风水眼中,穆杰根据陈家的搜神方,启动风水眼的机关,墙上赫然现出了“圣心堂”三个字,看来穆家老库就在城郊的教堂――圣心堂。陈元地攻其不备,但不敌穆杰受伤倒地。

  暗道中孔雀无意间启动机关,落入了另一间密室,与众人走散。在千钧一发的时刻,孔雀闯入了风水眼的密室,看到了墙上“圣心堂”。穆杰举枪指向陈元地,孔雀情急之下扑向陈元地,就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陈元地为保护孔雀挡了致命的一枪。孔雀惊慌失措之下发现机关,使得陈元地落入了另一处的暗道,孔雀也跟着掉落暗道。

  另一方面,李红河等人在暗道中听见枪声之后,全力冲破石壁,进入了风水眼的密室,找到了昏迷的梅敏,但没有发现风水眼的秘密。

  孔雀背着陈元地,历经千辛万苦终于逃离穆家地宫,重见天日。帮陈元地疗伤之后,前去向她的父亲禀告在地宫里看到的重要提示。孔雀的父亲也就是真正的白猿——老光棍。

  白猿感到孔雀要为感情背叛他,就唆使李春强暴了孔雀。这个时候,陈元地挣扎在生死边缘,而特务穆杰却先一步到达了圣心堂。

  李春告诉孔雀,白猿给孔雀的金创药其实是毒蛇粉,敷了药的陈元地现在应该毒发身亡,并且孔雀只是白猿抱养来的孩子,她的亲生父母是被白猿所杀。孔雀惊呆了。

第21集

  穆杰在圣心堂黑暗的密室中,苦苦研究了很久,最后却是一无所获,怅然离去。

  濒临死亡的陈元地被李红河及时解救,醒来之后带领众人赶往圣心堂,路上他得知差点要了自己命的伤是中毒,而自己明明只是中了枪,给他下毒的人是谁,一直萦绕在他脑海中。

  当他们赶到圣心堂的时候,竟在教堂的密室中遇到了老光棍,老光棍陈诉说,原来老光棍一家人,当年都是穆家的仆人,所以如今他还常回这里来看看。

  在密室当中赫然立着一副战甲,但是其脸部是空的。陈元地突然发现,盔甲的玄机,就在于面部缺的面具——县政府大院柱子上的文物。经过一番研究,在阳光照射进来,透过面具的眼睛和嘴射出的光,印到圣台的字上照亮了“丑、星、纪”三个字。看来,丑星纪就是穆家老库所在的地点。

  经与胡主任等开会商议,陈元地认为穆家老库的地点,就在位于四方台南部的鸡鸣山上的山洞里,于是立刻召集部队,兵分三路前往鸡鸣山。

  陈元地去圣心堂取面具,发现了老光棍的疑窦,他感到这个老光棍很有问题,他让人通知胡主任迅速集结大部队,自己则只身赶往鸡鸣山。

  去往鸡鸣山的路上遇到了孔雀,孔雀看到活着的陈元地,二人重逢喜上心头,但她知道他们不可能在一起了,心中痛苦难以言语。她向陈元地道出真相,对他下毒的人就是真正的白猿,他现在已经在鸡鸣山设下埋伏,准备伏击李红河。

第22集

  在鸡鸣山上,李红河的部队受到白猿的袭击,一时间无路可退,全部退到山洞里了。

  李红河使一招“诈”字诀,将白猿暂时唬住,因此得知穆家老库中的化学武器,一旦施放,威力极大,令白猿这样的大魔头也闻之色变。白猿的断臂,就是拜它所赐,当白猿回忆起当年幽灵谷发生的惨剧时,李红河仍旧可以感受到他内心的恐惧。

  白猿老奸巨猾,处处谨慎提防,李红河与白猿斗智斗勇,虽然稍占上风,但是一时间在洞外,双方仍是僵持不下。白猿趁李红河分神之际,将他刺伤,李红河拼上最后的力气,扑向机枪手,二人一起坠落山崖!这时候陈元地从天而降,挟持了白猿,并和孔雀一起进入山洞。

  其实这鸡鸣山山洞,并不是穆家老库的藏匿地点,白猿想逼陈元地说出穆家老库在什么位置,千钧一发之时,孔雀突然下手杀了白猿,保了陈元地的性命。这时候大部队赶到,剿灭了大部分土匪,但李红河滚下山崖后,却不知所踪,陈家妹痛不欲生。

  白猿死后,孔雀做了山寨当家的。李春要孔雀和自己成亲,孔雀却警告李春别再痴心梦想。

  就在这时候,穆杰又再次出现在四方台,他这次的目标就是——梅敏。

第23集

  穆杰悄悄来县医院看望梅敏,他告诉梅敏,是陈元地下毒把她害成现在这个样子,而自己一直在想方设法营救她。

  经过连日来的搜索,小分队终于在半山腰找到了重伤昏迷的李红河。苏醒后的李红河与胡主任、陈元地共同分析出,穆家老库中杀伤性极强的化学武器,就是由一种致命的神经毒气制成的毒气弹。敌人的天狼行动,目标就是要找到老库中的毒气弹,利用它们在国庆一周年的关键时刻搞大破坏。

  这时候梅敏也醒过来,陈元地前来看望她并了解情况,但梅敏深信穆杰的话,对陈元地不信任,不肯说出实情。

  在医院走廊的小房间里,陈元地、李红河发现了梅敏病房里的特护小李的尸体。并在第一凶杀现场——梅敏病房里,发现了一个没写完的“赵”字。他们分析就是穆杰来看望梅敏时杀死了小李,而穆杰跟梅敏是情人关系。西头村梅敏遇害时,就是穆杰救了她,将她送到蓝家药铺,之后又用药物控制梅敏。陈元地李红河商议,将梅敏接回县政府,并让陈家妹严密监控梅敏,他们确信穆杰还会来找梅敏的。

  可谁料想,穆杰还是联系上了梅敏,他哄骗梅敏帮助他找到穆家老库的秘密,这一切的关键都在于“丑、星、纪”这三个情况复杂,不到万不得已,你一定不能暴露你的身份!字。临别时,梅敏将随身戴的项链戴在穆杰的脖颈上。

第24集

  夜晚,梅敏还在苦苦思索“丑星纪”三个字的含义,口中喃喃自语反复念叨着“……丑……星……纪……”渐渐睡着了。入夜,梅敏被噩梦缠身,西头村遇难的那一幕呈现在她眼前,就在西头村祠堂的大石碑下她身中数刀,梦中她记起石碑上见过“丑、星、纪”三个字!因此“丑、星、纪”的秘密,和西头村祠堂的石碑应该有着莫大的关系。

  第二天,按照早已和穆杰约好的联络方式,梅敏在陈元地的陪伴下,来到了大庙。但是穆杰并没有出现,只是给梅敏留下了一张暗藏玄机的纸笺。

  尽管陈元地破解了纸笺的玄机,到达了河边,但还是晚了穆杰一步。其实穆家老库的准确位置就在西头村陈家祖祠的地下密室,当陈元地赶到堆满黄金的宝库时,毒气弹已被穆杰抢先一步取走了,而穆杰也早已不知去向。

  经过陈元地晓之利害的劝说,梅敏将她和穆家的关系娓娓道来。她和穆杰从小青梅竹马,但穆杰出门念书后就两人就失去了联络。但是在梅敏被国民党杀害的关键时刻穆杰忽然出现了,并救了她,可她真的不知道穆杰的使命以及他身在何处。

  这时穆杰已经离开四方台,上山去找打开毒气弹箱子的钥匙去了。山寨里孔雀准备解散山寨,穆杰深知孔雀现在自身难保,游说孔雀逃到国外去,想以穆家老库的黄金作为交换毒气弹箱子钥匙的条件。孔雀表现得漠不关心,但李春听后蠢蠢欲动。

第25集

  经过进一步的分析,陈元地认为,穆杰肯定是逃到山上了。于是他们集合部队,准备上山抓捕穆杰。这时,梅敏提出要戴罪立功,一同前往山寨劝阻穆杰的要求。李红河同意了。经过严密的部署,大部队在山寨下做好部署,准备一举歼灭残匪。

  然而留在山寨的孔雀,其实并没有打开细菌弹箱子的钥匙,因为她不是白猿的亲生女儿。孔雀发现穆杰脖子上,梅敏送给他的项链是白猿的,穆杰恍然大悟,白猿的亲生女儿竟然会是梅敏。梅敏被获准进入山寨后,穆杰才知道原来关键的钥匙一直都在自己的身上——梅敏送给他的项链坠就是打开箱子的钥匙。罪恶的箱子打开了,里面残留着危险可怖的毒气弹。

  穆杰劫持了孔雀,李春无奈,只好告诉他下山的暗道。进入暗道前穆杰充满恨意地要为自己全家报仇,他引爆了一枚毒气弹,山寨中所有人,纷纷中了毒气弹的毒,无一幸免于难。

  在山下苦苦等待梅敏劝降结果的陈元地,等来的却是已经中毒的孔雀。她告诉陈元地,梅敏就是白猿的亲生女儿,穆杰带着梅敏以及毒气弹已经逃离了山寨,山寨已经完了。孔雀为了保留美好形象,宁愿死在陈元地的枪下,但元地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开枪,最后孔雀微笑着死在自己心爱的男人面前,陈元地心痛不已,却无法阻止发生的一切。

第26集(大结局)

  奸诈的穆杰成功逃脱了追捕。陈元地分析出穆杰施放毒气弹的目标,应该是一周年庆典中最大的活动――省第一次人民代表大会,所以他和李红河整装前往省城,并提前通知省城方面作出严密部署。

  陈元地等一行人赶到省城,在旅店里,他们又一次与穆杰失之交臂,让他逃脱了。当梅敏得知穆杰依然没有放弃任务,还想用毒气弹害人的时候,她终于做出了她一生中最重要的决定——离开穆杰,偷走毒气弹去找陈元地。

  她悄悄甩掉穆杰,但就在工作人员去通知陈元地的时候,穆杰却先一步找到梅敏。当陈元地意识到找他的人可能是梅敏,她手里拿的就是毒气弹的时候,却为时已晚。离他不远的地方,梅敏在无声地挣扎,穆杰无情的双手,掐住敏的脖子,而穆杰的脸上忍不住流下眼泪,但是他的手却丝毫没有放松。

  穆杰混进了储藏礼花弹的仓库,将藏有毒气弹的礼花弹放了进去。他在黑暗的高处默默数着,在第25颗礼花燃放时,他的任务就该完成了。这时候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陈元地早已识破他的阴谋,调来另一批礼花,毒气弹早已被取出来。

  穆杰见事情败露,自己将永无翻身之日,遂将枪口指向自己的太阳穴。他要去另一个世界找寻梅敏。

  至此,白猿谷匪患彻底解决,地方政府正式建立。而陈元地,也将有更重要的任务等待着他去继续完成。而那枚毒气弹也被深深地埋入地下,尘封起这段惊心动魄的岁月。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