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1950年初,蒋介石不甘心在军事上的彻底失败,他为了颠复我新生的红色政权,阻挠国际社会对我共和国的承认,命令潜伏在西南重镇山城里的代号“神风”的特务组织头目“教父”暗中勾结抗战胜利时潜留下来的日本特务,妄图利用抗战时期日寇生产的大规摸杀伤性武嚣,一举摧毁山城,涂炭百姓生灵,为我新生的共和国脸上抹黑。蒋介石亲自为这个重大的军事打击行动命名为“幽灵计划”。

  我人民解放军安全保卫部门掌握个重大的信息的同时,又收到潜伏敌特“神风”组织中代号为“梅”的特务的秘密信件。原来这个“梅”和其他许多国民党人士都是有良知的中国人,他们极不愿意看到当年践踏我国土屠杀我同胞的日本强盗东山再起,更不能容忍国民党特务组织中的右派用日本强盗生产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屠杀我们自己的骨肉同胞,因此他们表示愿意与我方紧密合作,彻底粉碎这起祸国殃民的“幽灵计划”。

  我驻守五号铁路大桥的守备部队从江中打捞出一个土布大包裹,令人意外和震惊的是:这个大包裹里装的竟然是一具女尸。更令人惊异的是这具女尸皮肤已经变色。

  解志远是我国著名的医学专家,他得这个消息后立即这具女尸进行了检查,他看着这具奇怪的女尸被强烈的震撼了。紧接着解志远就接到神秘的恐吓电话和信件,信中夹带着子弹,威胁其不得说出女尸有关医学上的秘密,否则就要他和他的女儿安琪的命。安琪是解志远唯一的女儿,她才貌出众是市歌舞团的小提琴演奏员,在山城早已是小有名气。尽管敌特使用了种种卑鄙无耻的手段,解志远还是凭着一个科学家的爱国之心,向我安全保卫部门说出了这具女尸皮肤褪变的秘密- --这是被当年日本专家研制生产的“SS3”病毒所致,只是当时并没有成功,现如今“SS3”已经成了大规模超强威力的杀人武器。

  山城市委副书记兼保卫部长郑凯南立即将这个严重的情况向北京报告,引起中央首长高度重视,他们立即派王牌侦察员、代号“鸿雁”的马道城赶到山城协助侦破此案。

  敌特一计不成又施一计,“教父”命令手下四处装扮造谣撒反标以此恫吓群众扰乱民心和社会秩序,一时间闹的满城风雨人心惶惶。

  马道城智捉“恶鬼”,用铁的事实教育人民群众:这是国民党特务的破坏阴谋,使大家擦亮了眼睛,让敌特的阴谋又一次破产。

  与此同时我们的侦察方向双管齐下:寻找女尸到底是何人和与敌特中的那个“梅”进行联系。

  就在这时围绕着女尸敌我双方展开了一系列的明争暗斗。敌特要毁尸灭迹,我方则要追根寻源。原先发现的几条线索被敌特一一掐断,可疑人接二连三被杀灭口,这说明我们的内部有敌人,形势越来越严重。

  马道城经过细致的调查研究,终于查清这具女尸是日本人,她的名字叫千岛百惠子,是“樱花茶道社”的老板娘。经过解剖意外发现:千岛百惠子身怀有孕已经三个月,她的死是否跟“幽灵计划”有关系这还是个迷。但是茶道社的老茶道师康秀英形迹可疑,引起我方高度注意。

  周雪牺牲的消息令马道城痛苦不堪,他为自己没能救出战友而心痛不已。解志远闻之则老泪纵横,他更加痛恨藤田宏野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准备与之拼死一搏。

  后天就是狂欢节的开幕典礼了,可还有最后一个秘密武器库究竟藏在何处还无从知晓,马道城不由暗暗焦急。这天又来了一个不速之客。马道城急忙前去侦察,当他所看到的这位不速之客时令他大吃一惊与恍然大悟……

  故事的最终结果必然是正义战胜了邪恶,马道城以他对党和人民的赤胆忠心和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大无畏革命精神,经过-系列九死一生的搏杀,他炸毁了这个日本强盗所建的秘密细菌武器基地,生擒了“竹”以及藤田宏野,胜利完成了任务。蒋介石的“幽灵”计划以彻底的失败而告终。藤田宏野和龟田弘二这两个双手沾满中国人鲜血的日本法西斯刽子手被押上了审判台并被我人民政府处以死刑。这是在中国的大地上中国政府首次对日本战犯处以极刑,广大人民群众无不拍手称快。以“竹”为首的国民党特务组织被连锅端掉,他们将在铁窗中度此余生。狂欢节如期举行,人民群众与各国朋友载歌载舞,欢庆这个伟大的日子。这是又一次真正的国共合作。

  至于那个特务头子“竹”乃何许人也?请看本片……

分集剧情:
第一集

  1950年8月,夏末初秋的山城格外宁静美丽,滔滔江水川流不息地向东流去。山城市歌舞团乐队的同志们正在认真排练大提琴协奏曲 《巴山风雨》,以迎接年末即将召开的首届各友好国家联欢会。

  奔流不息的江面上忽然浮出一具不明漂浮物迅速流向53号铁路大桥,警觉的守桥战士们立刻驾船打捞,曲排长奋不顾身跳进湍急的江水中,将漂浮物捞上岸边。掀开层层农家自织土布包裹着的不明漂浮物,一张满是绿色的女性面庞骇然出现在大家面前。

  深夜,雷电交加。一个身着白色日本和服的长发女子幽灵般的身影,悠然地从守护在白色别墅前面看房人“大疤拉”的面前飘过,转眼就失去了踪影。轰隆隆的雷声中,从别墅里面传出了一声声清晰的电台发报特有的滴答声。

  山城保卫部侦听科立刻截获并破译了这段奇怪的电文。原来这电文是国民党潜伏在山城的特务组织“秋风”小组组长——特务头子“竹子”向台湾中央情报局局长“神父”汇报正在执行的一个名为“幽灵”计划行动的电文。这时,一封自称代号为“梅”的“秋风”小组的重要成员给山城市委副书记郑凯南(王玉璋饰)发来匿名信涵,揭露“幽灵”计划的核心内容就是“秋风”小组已经和前日本关东军潜留在中国的特工进行合作,近期内必将对山城进行一次大规模的军事打击。而绿色尸体极有可能就是进行这次打击所使用的“武器”载体。

  事件引起了党中央和国务院的高度重视。公安部立即安排特级侦察员“利剑”马道成(黄志忠饰)前往山城。郑凯南亲自挂帅,组成了以山城保卫部公安处处长陈光(林笑石饰)、科长周雪(朱婷饰)以及军医刘杰(田甜饰)为骨干的侦破小组。

  原本应该烧掉的绿色尸体,被“梅”的手下抛入江中,从而暴露出“幽灵”计划,“竹”恼羞成怒,亲手枪毙了将尸体抛入江中的两个特务,进而密令“菊”立即销毁尸体,挽回不利局面。

  郑凯南请山城医科大学的解志远教授(赵有亮饰)来检查绿色女尸。在医大附属医院的解剖室里,当着解教授和他的助手章含羽(颜丹晨饰),医院院长朱可然(张晞林饰)解剖室医生孙相一(向语饰)等人的面,周雪揭开了蒙在女尸身上的遮尸布,可露出的却是一具不明男尸的面孔。

  陈光周雪迅速出击,当他们来到医院太平间时,一个黑影疾速破窗而逃。太平间里其中一具尸体,正是敌特还没来得及毁尸灭迹的那具绿色女尸,而掉落在女尸跟前的一个听诊器,引起了周雪的关注。

  章含羽追求自己的老师解志远,这在医学院是众人皆知的事实。当她陪教授再次前来查看那具失而复得的绿色女尸时,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解教授竟然在女尸面前晕了过去。

第二集

  解教授的女儿,在市歌舞团乐队任首席大提琴演奏员的安琪(李舜饰),得知父亲是因为看见了那具令人恐怖的绿色尸体后才晕倒的,立即将满腔怨气都发泄在了章含羽身上。因为安琪从小失去母亲,深怕再失去自己的父亲,所以对眼前这个声称爱自己的父亲并且照顾他的工作和生活,却又让他承受沉重工作压力从而不明不白晕倒的女人当然极为不满。她要这个大不了她几岁的章含羽从她爸爸身边滚开。

  解教授严厉地训斥了女儿,并且说出如果安琪继续干涉他和章含羽的婚事就不认她这个女儿的话来,两个女人间的恩怨进一步加深。

  见惯了各种触目惊心尸体的老教授竟然会被一具绿色女尸体吓晕过去,这里面有着极其复杂的原因。当教授身体有所好转后,立即对绿色女尸进行了仔细的检查,可他回到办公室打开加了双锁的抽屉时,一封装着一粒子弹和写着“把口闭上”的恐吓信早已摆在了他的抽屉里。敌特已经把给他盯上了。

  恐吓老教授的当然是“竹子”了,为了进一步制造更大的恐慌和混乱,他命令手下特务们在整个城市装扮成“绿色恶鬼”,混淆我侦查人员视听。

  解教授来找郑凯南,详细讲解自己二十年前在日本留学期间接触过“绿色尸体”的事实经过,并且指出:致人死命并使人体变成绿色的罪魁祸首,是由他的日本导师完山龟造研制成的一种病毒细菌“SS3”造成的。老教授担心,一但将“SS3”制造成杀人武器,其威力绝不亚于美国在广岛长崎投下的原子弹,几百万人的生命会随之毁灭。

  深夜,雷电交加。特务们装扮的“绿色恶鬼”在山城的大街小巷肆意忘为,吓得一个醉汗屁滚尿流。马道成紧紧追着这个“绿色恶鬼”的线索,他要一查到底。

  那个曾经被周雪关注过的听诊器,原来竟然又是解剖室医生孙相一丢下的,但孙相一却坚持自己的听诊器落在家里,而且要找女朋友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马道成寻“绿色恶鬼”踪迹而至,决定住进“宝来居”客栈。是夜,一缕迷魂青烟吹进马到成的房间,一个“绿色恶鬼”悄然溜到床前,打开马道成随身携带的箱子,转过身来,只见活生生的马道成就在自己眼前,于是恶向胆边生,掏出刀子就刺过来。

  马道成轻挪横闪,潇洒自如,左一拳又一拳,打得“绿色恶鬼”狼狈不堪,跪在地上直叫马道成祖宗爷爷。马道成命令他将面具揭下来,这个装扮成“绿色恶鬼”的人会是谁呢?

第三集

  “绿色恶鬼”正是“宝来居”的店主,这个贪图钱财,捞黑心钱的家伙,原来是看见特务装鬼吓唬人,他也学着装鬼来图财害命。马道成给他提了个让他自己游街,清除假扮“绿色恶鬼”给社会和百姓造成的恶劣影响的条件,然后就放了他。这个店主到还真听话,自己敲着锣上街不停的骂自己不是人,完了还上保卫部坦白了自己的罪行。

  马道成以这种独特的个人风格正式加入侦破“幽灵”计划的队伍。而且将侦查对象锁定为解教授和他身边有关联的人。

  一个紧急电话骤然响起,孙相一在家里自杀了。这是医院院长朱可然去找孙相一谈心的时候发现的,朱可然还发现从孙相一家里出来一个神秘的女人。敌特是有意要掐断保卫部侦破绿色尸体案件的线索。

  按照与“梅”的约定,侦察员柳阳(李思思饰)来到“薛家祠堂”取回情报。“梅”的建议是:从日蒋特务勾结的日方下手,才是破获“幽灵”计划的突破口。

  马道成从绿色女尸手上留下的金戒指并通过金店老板的确认,追踪到樱花茶道社。这个茶道社已经出门好几天了的老板娘——日本人千岛百惠子,就成了侦破绿色女尸案件的最新目标。另外,茶道师康秀英(沈丹萍饰)和女领班叶雨蒙(朱紫雯饰)也引起了马道成的注意。他心系山城百万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决心将日蒋特务这一群恶狼一网打尽,他要把这场战争的胜利作为他新婚的礼物送给自己的未婚妻——周雪。

  解教授最近身体状况不太好,他想到桃花坞去散散心,章含羽坚持陪同他一同前往。可是,解教授却对女儿安琪说,他是出差去外地开医学研讨会,安琪答应等爸爸开完会后去火车站接他。

第四集

  解教授故意支开章含羽,一个人独自来到已故亡妻安咏菲的墓碑前倾吐心声,章含羽岂肯错过机会,她跟

  踪她的老师,将一切都记在了心里。

  安琪最近老是接到一个中年女人的奇怪电话,收发室的乔永达师傅(王群英饰)都觉得这个四十多岁的女人非常神秘。这天晚上,安琪又接到提醒她去火车站接父亲的电话,放下电话出了家门,黑洞洞的城门口忽然跳出四个歹徒不由分说将安琪捆绑起来,不知要带往何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马道成及时出现,三拳两脚打跑了歹徒并生擒了其中的一个,危急中救了安琪。

  陈光和周雪来樱花茶道社调查,康秀英提供了一个眼角上长着颗痦子的日本男人很可能跟失踪的千岛百惠子有关联的重要情报,并将其画了像。大郭(樊尚宏饰)和柳阳也找到了敌特抛弃绿色女尸的第一现场。

  得知父亲欺骗自己,安琪十分苦恼。将回到山城的父亲和章含羽堵在家门口,痛斥章含羽纠缠自己的父亲。

第五集

  马道成来到樱花茶道社,从康秀英口中得知叶雨蒙就是孙相一的女朋友,陈光答应第二天就去调查。可是第二天一早,茶道社烧水的伙计福子打来电话,叶雨蒙已经死了。是他杀还是自杀,敌特再次搅乱了保卫部侦破“幽灵”计划的步伐。

  正准备解剖绿色女尸的解教授忽然接到一个自称手里有解教授和安咏菲共同写作的《细菌与人体免疫》研究论文的老男人的电话,向医院看门人陈师傅打听了盘龙寺的方向后,解教授离开了医院。马道成一路跟踪。

  回想起安咏菲和自己恩爱有加却因为一篇论文二人婚变形同陌人,最终招至爱妻自杀,自己只能和年幼的安琪相依为命,老教授泪如雨下。

  章含羽从陈师傅那里知道老师去了盘龙寺急忙赶去。她来得正是时候,加上马道成暗中相助,章含羽顺利地将解教授从特务们的绑架中救了回来。

第六集

  当天夜里,一个黑影来去自如的钻进了解家院子里,他那可怕的绿色恶鬼面具直吓得安琪魂不附体。马道成发现这个黑影后穷追不舍,可惜在破庙里让他跑掉了。

  第二天,又一封恐吓信放在了解教授的办公桌上,“想要保住你女儿的性命吗?那你就离绿色尸体远点!”

  老教授气得心脏病发作,幸被章含羽及时救助,但解剖绿色女尸的工作只好暂时停止。

  周雪和大郭在广大群众中间明察暗访,终于在郊区的紫云观发现了那个眼角上长着颗痦子的日本男人,案情从另一个方面取得突破。

  深夜,医院值班的刘杰发觉解剖室的门开着,推门进去,一个白袍绿色恶鬼正在解剖那具女尸,白袍鬼顺势将手中的手术刀抛向刘杰,千钧一刻陈光赶到,白袍鬼破窗而逃。

  敌特刻意要在解教授之前解剖这具绿色女尸,暴露出女尸身上肯定隐藏着什么重大秘密。那么那把手术刀又是谁的呢?

第七集

  手术刀是解志远教授丢失的,这是安琪发现的。马道成跟踪章含羽和解志远并与安琪接触,也发觉解教授是敌我双方争夺的中心。因此,保卫部紧急部署,刘杰和周雪立即解剖了那具绿色女尸,在女尸的肚子里发现一个三个月大的胎儿。敌特的目的昭然若揭。

  安琪莫名其妙的梦游起来,与此同时,朱可然代表太平间看护工张福祥师傅向陈光反映,解教授就是那个夜闯解剖室的人,可又传来张福祥师傅心脏病发作忽然死亡的消息。张师傅的老伴——樱花茶道社的康秀英一口咬定,给她丈夫看过病开过药的章含羽就是凶手。保卫部派周雪彻底调查张福祥的死因。

第八集

  康秀英向周雪详细述说了张师傅生病、章含羽看病开药、吃药以后忽然心脏病发作的过程;医院的谢医生向陈光反映解教授曾经动过章含羽的出诊箱,而章含羽就是给张福祥开了这个出诊箱里的药品才导致其死亡的。药品里含有剧毒物品ASD。敌特真的是狡猾透顶,不择手段。

  为了排解父亲和章含羽暧昧关系给自己带来的烦恼,安琪请马道成喝咖啡,同时表白了对马道成的爱意,马道成第一次告诉了安琪自己的名字。

  刘杰从北京带回来一个特殊的客人方大奎,他是当年见证日本731部队使用细菌和生化武器的幸存者,他的悲惨经历证实了发生在山城的绿色女尸案,是日本军国主义残余分子藤田宏野和龟田弘二勾结国民党特务继续使用“SS3”妄图颠覆我新生红色政权的重大案件。千岛百惠子是他们使用“SS3”的又一牺牲品。

  这天,樱花茶道社来了个不速之客,她就是千岛百惠子的孪生妹妹加代百惠子, 为了保护加代百惠子,更为了将躲在暗处的敌特逼出来,保卫部抓走了章含羽和解教授,神秘的女人再次打电话给安琪通知她她父亲被逮捕的消息,急得安琪冲着电话大喊大叫:你到底是谁?!

第九集

  陈光匆忙来到樱花茶道社,猛然发现加代百惠子被捆绑着昏迷在地上,急忙将其送到医院紧急抢救,福子来保卫部报告,他认为是康秀英对加代百惠子下的毒手。此时,一个白衣人已经紧紧盯上了躺在重症病床上的加代百惠子了。

  章含羽还在苦苦追求解志远,安琪对马道成说出她坚决反对父亲和章含羽结婚的理由:她认为她的妈妈还活着,而且就在山城的某个地方。那个老是给她打电话的神秘女人,很可能就是她日夜思念的亲身母亲。

  “梅”送来情报,台湾派来帮助执行“幽灵”计划的特务已经抵达山城。

第十集

  白衣人调虎离山把刘杰支走,迅速溜进重症病房对加代百惠子注射了“SS3”,很快,加代的尸体就变成了绿色,临咽气前对着龟田弘二的画像说出的那句:“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话,让陈光等人久久不能忘记。

  安琪向康秀英倾述思念妈妈的痛苦情感,康秀英听后十分反常。

  台湾来的特务名叫盛约翰,代号“红桃皇帝”。他在龙泉寺留下了请求与“秋风”小组接头的暗号,然而令马道成和周雪大吃一惊的是,来取接头暗号的人竟然是章含羽章医生。

第十一集

  郑凯南果断出击密捕了真名叫孙绍康的台湾特务。妻子和儿子亲情的强烈感召,促使这个孙绍康向马道成和盘托出了此次前来大陆协助执行“幽灵”计划的全部内容和细节。马道成艺高人胆大,他要装扮成台湾特务“红桃皇帝”一举打进日蒋特务的内部。

  “竹子”派人刺杀了监视章含羽的大郭,秘密绑走了章含羽,不知道情况的解志远还以为是因为安琪和章含羽闹矛盾气走了章含羽而对自己责怪不已。

  马道成以“红桃皇帝”名义发出的接头暗号被“竹子”收到了,敌我双方一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生死搏斗迅速拉开了帷幕。

第十二集

  解教授搬到新家,安琪正指挥着工人门将家具杂物等运进屋里,大疤拉远远地冷眼查看着这一切,这座他已经守候了好几年的白色别墅难道深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马道成按照“竹子”的指令来到禹王庙,被早已躲在这里的特务打晕后,又被军用摩托拉回了山城。一大清早出门练琴的安琪在十字路口发现了仍旧昏迷不醒的马道成,迅速将其送往医院救了他一命。

  回想起和安琪交往的所有情况,马道成怀疑安琪就是大特务头子“竹子”。

  从医院守门人陈师傅手里接过章含羽的绝命书,解志远照着邮戳地址来到了刘家家庙,然而等待他的却是装扮成章含羽模样的小特务韩老六。一帮特务将他推到遍体鳞伤的章含羽跟前,章含羽感激老师不顾个人安危冒死前来相救。

  不见父亲的安琪急忙叫来陈光和周雪,半夜,周雪再一次看见了梦游中的安琪。

第十三集

  其实章含羽是被骗到刘家家庙的,敌特是要用她来交换解教授破解“SS3”病毒实验报告的,没想到解志远自己送上门来了。

  朱可然约安琪到樱花茶道社,揭露章含羽不惜以色相骗取她爸爸研究成果的事实,安琪听后如五雷轰顶精神频临崩溃。

  回到医院的朱可然偶然发觉衣服口袋里有一张“竹子”的指令,这个披着医院院长人皮子的朱可然竟然是国民党特务。但把接到纸条前前后后所有的人——康秀英、安琪、福子都过滤一遍之后,朱可然却仍然不知道是什么人什么时候在自己的口袋里放了指令。

  回到家里的安琪也发现自己的包里被人放了一张字条,字条上写着“你爸爸和章含羽被关在刘家家庙,知名不具者书”。陈光立即带领战士前去救助。

  马道成坚持执行自己的 B计划,经过及其复杂的暗语考验,总算取得敌特信任,但是又被打晕了过去。

  是夜,一道黑影从天而降,略施计谋击毙两名小特务并后,迅速进入关押解教授和章含羽的牢房,赶在解放军前面将他们二人救了出去。

第十四集

  验明身份后的马道成住进了兴隆客栈,这天接到新的指令来到北山飞云阁和“竹子”接头,没想到出来个叫陆万年的特务,声称马道成是共军的卧底,不由分说要将马道成从山崖山扔下去,关键时刻朱可然以“竹子”的身份站了出来。马道成计上心来,逼迫朱可然既承认自己不是“竹子”而且又对他“红桃皇帝”的身份深信不疑。

  回到家里的解教授第一时间打开保险柜,可是放在里面的实验报告却不翼而飞了。陈光建议教授放出“这个实验报告只不过是份草稿,数据毫无用处”的话来欺骗敌特。

  章含羽来找大疤拉吴思源,她感觉那个在刘家家庙救自己和解教授的人就是眼前这个长相及其难看的大疤拉,可是大疤拉却并不承认。走在大街上,章含羽猛然发现绑架自己和解教授的一伙特务,周雪带领部队迅雷不及掩耳将以韩老六为首的这伙特务全部抓获。韩老六交代,幕后指使者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神秘女人,一个眼角上有痦子的男人还亲自审问过章含羽。狡猾的狐狸又一次露出了尾巴。

第十五集

  解志远向章含羽求婚,章含羽激动万分热泪盈眶的答应了,但她很快地又担心起教授丢失的实验报告来,其实也没什么好担心的,这不,特务“菊”——朱可然已经把实验报告亲自送了回来。

  特务钱正运建议马道成去郊区碧霞寺转转,到了碧霞寺后却被一队解放军忽然袭击,马道成识破阴谋,坚持自己是香港商人盛约翰的说法不变,敌人只好把他绑在一棵大树上悻悻而去。

  安琪周雪听从陈光的安排来到碧霞寺参观,在寺里碰见了给亡夫烧香的康秀英,三人听见马道成的求救声,这才解了马道成的围。

  周雪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未婚夫马道成和安琪卿卿我我谈情说爱,心里的苦楚引起情绪变化,差点儿将二人真实身份在安琪面前曝光。

第十六集

  马道成再次接受指令,半夜十二点觐见“竹子”本人。这是一个穿着长袍,用围巾将自己脸部捂得严严实实,烫着个时髦大波浪头的四十多岁的女人,除了知道马道成的一切情况外,只简单地通知马道成立即去紫云观找空谷道长后就迅速离开了二人见面的教堂。

  朱可然见章含羽领着解志远进了家门,立刻找到安琪告密。被激怒的安琪指责章含羽轻薄不值钱,惹脑了父亲,安琪不敢回家只好来到康秀英家寻求慰藉。在安琪的心里,康秀英就是她失散多年的亲生母亲,康秀英苦笑着不予承认。第二天给安琪买完早点回来时,安琪已经无缘无故地凭空消失不见踪迹了,康秀英急急忙忙到保卫部报案。找遍了整个城市,没人知道安琪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解志远将手里的结婚申请批准书撕个粉碎。

  深夜,被朱可然安排到太平间看护尸体的大疤拉见太平间里有个他似曾相识的身着白色日本和服的长发女子幽灵般的身影一闪而过,急忙上前查看,那知道被人在后脑勺狠狠地猛击了一下,醒来后已经在一个山洞里被陆万年用枪指着脑袋逼其承认是不是共军的卧底了。这时飞进来的一个纸飞机救了他的命,因为纸飞机上面的字明确写着“不许伤害他的性命”,落款是“梅 ”。

  马道成风尘仆仆来到紫云观,见着的并不是空谷道长而是其大弟子虚一,虚一谦卑地一口一个“孙先生”的叫着,还把小道士释逊安排给“孙先生”做贴身使唤。几天后的一个夜里,空谷道长露面了,他要亲自验明“红桃皇帝”的正身。马道成一看,这个空谷道长正是眼角上长着颗痦子,绿色尸体的始作俑者之一,漏网的日本战犯,前731部队的军官——龟田弘一。

第十七集

  马道成赌技高超,轻松自如就战胜了龟田弘二,迫使其不得不学狗叫,从而对“红桃皇帝”的身份更加确信不疑。马道成的功夫更是出神入化,上三路,下三路,拳脚生风,不一会儿时间,龟田和手下几个武士就躺在地上鼻青脸肿,往日横行霸道的嚣张气焰荡然无存。

  朱可然以召开课题研讨会为名,诱使解志远拿出破解“SS3”病毒的实验报告,派人在半道上实施明目张胆的抢劫,然后把实验报告拍成微型胶卷,再谎称有一个医院的病患无意中捡到解教授得皮包,将报告送还给了解志远。是夜,化妆成女人的朱可然来到城隍庙,将胶卷放在香案上的器物中。悄然而至的陈光和周雪狸猫换太子,把实验报告换了回来。

  关押大疤拉的山洞里飞身闪进一个黑衣人来,干掉二小特务后,什么话也不说就要放走大疤拉。劫后余生回到医院的大疤拉确信,章含羽就是那个救他出苦海的人。

  释逊是个哑巴,他是被龟田和虚一强行灌入药物才说不出话来的。马道成要他振着起精神,共同对付这群恶狼。

  安琪披头散发脸泛绿光出现在紫云观,游魂般的飘荡到马道成的客房,惊吓得马道成失去救助她的机会。好在章含羽得到消息,在江边教堂将奄奄一息的安琪送到医院抢救。通过医院看门人陈师傅提供给章含羽安琪在江边教堂的纸条,竟然又是那个无所不在的四十多岁的烫着个大波浪头的神秘女人!

第十八集

  天有不测风云,被服用了超强制幻剂WMDS的安琪刚刚转危为安,一个医生溜进病房,企图注射致命药物杀害安琪,被早已埋伏在此的陈光等人一举擒获。这个国民党国情局潜伏在山城的高级特工,“秋风”小组的重要成员,“梅、兰、竹、菊”四君子之一的“兰”就这样落入了我人民民主专政的法网。据他交待,他是

  奉了“竹子”的指令来杀害安琪的。

  但是,敌特并没有停止行动。看护安琪的柳阳出医院大门回保卫部汇报工作,被一辆飞驰而来黑色轿车撞击身亡,英勇牺牲。

  马道成那边相对平静,龟田弘二只是不停的欺辱小哑巴释逊。

  陈光说出安咏菲还活着这个事实,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毫无准备的解志远难以自持。

  身体康复的安琪回到团里,歌舞团团长和乐队指挥很是高兴,因为团里献给首届山城各友好国家联欢会的节目离不开这位首席大提琴演奏家,更何况她还是这个节目的曲作者。收发室的乔师傅急忙告诉安琪,说她的生身母亲来找过她,这个生身母亲就是——康秀英。激动得热泪盈眶的安琪飞奔进康秀英的家门,站起来迎接她的却是陆万年一帮特务。

  跟踪而来的大疤拉目睹了这一切。

第十九集

  康秀英再次拒绝承认就是安琪的母亲让安琪万念俱灰伤心欲绝,陆万年恶狠狠地将康秀英押到林间空地,面对顶着自己脑袋乌黑黑的枪口,康秀英坚定的回答道:“我不是解志远的原配夫人安咏菲”,这句话终于将隐藏得极深极深的幕后黑手——老“K“先生引了出来。

  老 “K”当然不会就这么轻易地放过康秀英,但是他纵容陆万年去糟蹋还在山洞里的安琪。花容失色的安琪使出全身力气抗拒着陆万年的攻击,及时赶来的大疤拉和陆万年缠打在一起,闻声进洞的小特务举枪射击,安琪奋不顾身用自己年轻的身体档住了射向大疤拉的子弹,先前得到过大疤拉通报的解志远带着陈光和侦查队

  迅速击毙了陆万年和小特务,立即将安琪送往医院。然而安琪和解志远的血型却并不匹配。

  章含羽来到安咏菲墓碑前叙说心事,没想到她的身后有一个跟踪了多时的周雪;更没想到还有一个跟踪她而来的朱可然和一群小特务。正当周雪鸣枪示警时,一个白袍绿色恶鬼手中的棍子狠狠地砸在了她的头上;这是一个所有人都认识却想不到的人物——医院看门人陈师傅,他是“竹子”的打手。整个事件其实不过是“竹子”的一步棋而已。

  一个老者信步来到紫云观,诡诡秘秘地向龟田弘二详细打听“红桃皇帝”的情况,然后二人钻进山中密洞。马道成紧随其后进洞,石洞深处却原来摆放满了各种武器弹药,那个老者就是老“K”,也就是“幽灵”计划行动的关键人物——藤田宏野。马道成对此深信不疑,本想靠近一点听清他们的谈话,不料脚下碰到了一颗手雷,巨大的响声惊动了这两个魔鬼,虽然马道成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紫云观,但是龟田弘二还是用刀架在了马道成的脖子上。机灵的释逊站了出来,然而却被藤田用武士刀活活刺死。

  大疤拉吴思源是郑书记和组织上找了很久的亲眼目睹731部队溃败时销毁罪恶证据的中国人,他的脸庞就是在那时被毁容的。为了追踪藤田宏野,他隐姓埋名只身来到山城。这回,他接受陈光的建议,恢复了他本来的面容。

第二十集

  受伤醒来后的安琪第一眼就看到了这个面目一新的吴思源,并且对这个曾经是解志远和安咏菲学生的人产生了亲近感。

  章含羽对朱可然说她就是“竹子”,朱可然口头上唯唯诺诺答应一切听从指挥,可心里却起了疑虑,当章含羽放走了周雪,朱可然立马就把周雪又绑了回来。

  老“K”要解志远拿破解“SS3”的实验报告来和活着的安咏菲做交换,同时,他要亲自会会台湾来的“红桃皇帝”。

第二十一集

  解志远和藤田宏野曾同是世界级细菌病理学大师完山龟造教授的学生,但二人却走上了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藤田独自完成了“SS3”,而解志远携同妻子安咏菲立志要破解“SS3”;一个造“茅”,一个造“盾”。当年,为了阻止解志远的研究,藤田逼迫安咏菲跳江自杀,但并没有从安咏菲那里得到关键的实验数据。因为解志远主攻细菌,而安咏菲负责人体免疫,只有将二人的研究成果合二为一,才能最终制造出破解“SS3”病毒的血清,这就是这么多年来藤田没有杀害解志远的原因。这也就是自认为现在的康秀英就是以前的安咏菲的藤田宏野非要解志远辨认康秀英的原因。

  解志远眼前的这个面目沧桑的妇人哪有半点丰姿艳丽的安咏菲的影子呢。

  一计不成,再施一计;一石二鸟。藤田要马道成这个“红桃皇帝”枪杀康秀英和周雪!章含羽以“竹子”的身份镇住了藤田宏野,却让解志远心如刀割, 没想到自己心爱的人竟然是大特务头子。

  身体渐渐好转的安琪带着刘杰参加完《巴山风雨》的排练,在街上与朱可然不期而遇,机智勇敢的安琪在吴思源的帮助下,生擒了国民党特务组织“秋风”小组的重要成员,“梅、兰、竹、菊”四君子之一的“菊”。

第二十二集

  一桩桩血淋淋的命案清晰而又残酷的摆在人们面前,在“竹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指挥下,杀死孙相一和叶雨蒙是朱可然干的;杀死张福祥和加代百惠子是朱可然干的;杀害大郭撞死柳阳也是朱可然干的。装绿色恶鬼吓唬安琪,夜闯解剖室,绑架康秀英……都是朱可然干的。

  朱可然交待章含羽就是“竹子”,然而事实上章含羽却是货真价实的“梅”——一个不愿和日蒋特务同流合污转而帮助我们的人。

  周雪撞翻了藤田实验室里的易燃化学物品,熊熊烈火引爆了山洞里的弹药物资。她用生命的鲜血保卫了山城,保卫了刚刚诞生的新中国。

第二十三集

  “幽灵”计划的终极目标,就是要在山城市首届各友好国家联欢会的开幕式上引爆“SS3”制成的细菌炸弹,杀害各国政要和百万群众。

  马道成在章含羽的协助下,顺利起获三个起爆点,并将藤田宏野和龟田弘二这两个双手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日本法西斯刽子手逮捕归案。新中国人民政府判处藤田宏野龟田弘二死刑立即执行,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唯一一次枪毙的外国籍战争罪犯。

  然而,狡猾透顶的“竹子”自建了一个备份的起爆点,这个起爆点在那里?马道成能找到吗?这个“竹子”又是谁呢?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