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一辆载着物资和文工团员的军车行驶在湘西崎岖的山路上,著名爱国人士司徒岚的女儿司徒慧正坐在车上,国民党中统少校冷汗章奉命伏击军车,劫持军车上的文工团员司徒慧,而土匪独眼鹰的突然出现打乱了冷汗章的计划;而物资和文工团员失踪让本兴高采烈等待文工团演出的英雄团团长贺中原感到震惊,而此时,来自中央的电文更让贺中原感到事件的严重;一个由英雄连连长丁立峰组成的营救小分队在司令员亲自送行下,冲进了茫茫的深山,他们肩负着要在特定的时间里营救出被劫持的女兵的任务。

土匪压着被劫持的物质和女兵被一个突然的袭击给打懵了,硝烟散尽后才发现只有一个女兵司徒慧不见了,而此刻的司徒慧却被冷汗章以解放军的名义给救了,在雨夜的破旧山寨里,一只穿着国民党军服的队伍与冷汗章接上了头,原来是国民党派出特别小分队来接应冷汗章,武少卿踌躇满志地要完成这个特别的任务,而司徒慧的逃脱让武少卿感到此次任务并不简单。

丁立峰的小分队设下埋伏,营救出了文工团政委刘岚,而刘岚也正好是贺中原的爱人,营救成功的消息让指挥部兴奋不已,而司徒慧不在其中让刚刚兴奋的贺中原一下子感到事情的严重,而来自北京的消息让贺中原更加感到巨大的压力,国民党也在找司徒慧,这个消息让深山里的丁立峰和他的小分队也感到任务绝非想象的那么简单。

在山寨里司徒慧意外地与失散的刘岚等战友重逢,而山寨外武少卿却冷静地将他的人扮成解放军迎接来司徒慧和她的战友,司徒慧和刘岚对这群突然出现的队伍产生了怀疑,土匪麻老四的出现使得司徒慧她们得以逃生,而丁立峰小分队却在山里为如何找到女兵而绞尽脑汁,武少卿对司徒慧穷追不舍,独眼鹰的出现阻止了丁立峰小分队的营救,而武少卿却趁机再一次截获司徒慧,丁立峰分析局势决定设埋伏,而武少卿面对丁立峰的埋伏却以杀人质为手段逼迫丁立峰不得不放武少卿小分队,这引起丁立峰小分队战士们的不满,丁立峰没有放弃,率领着小分队攀绝壁堵截武少卿,在山寨中,丁立峰设计智取武少卿,成功救出司徒慧,而武少卿反其道在山寨中设下埋伏,战士李小九死在阻击手的枪口下,而司徒慧被不明身份的人再一次劫持,让丁立峰和武少卿一下子都感到问题的复杂。

营救期限已到,司徒慧和其他战友没有消息,丁立峰决定小分队继续寻找,而手下的战士却有不同的意见,武少卿的小分队此刻也发生分歧,有队员不愿意在继续寻找,而武少卿却坚持即使是一具尸体也要找到带回台湾,这样才不辱使命,丁立峰觉得此刻小分队肩负的不仅仅是完成一个政治的任务,更重要的是肩负着对战友生命的不抛弃不放弃的一种精神和配合大部队剿灭土匪的战略任务,他决定孤身上土匪老巢八面山,而他的战友却为他孤身前行倍感担心。

八面山上,司徒慧和刘岚等人面对着土匪和武少卿等人威逼利诱,而冷汗章已经得到台湾的密令要杀掉司徒慧,丁立峰孤身进入匪头麻老拐房间劝降,国民党也在诱惑土匪,在麻老拐生日宴会上,独眼鹰的反水让武少卿和丁立峰都感到震惊,而冷汗章却趁乱劫持司徒慧和刘岚,刘岚面对冷汗章的枪口用自己怀有身孕的身体挡住了冷汗章射出的子弹,而谭美云的子弹也射进冷汗章的胸膛。

贺中原率领着部队堵住了武少卿,谭美云不得不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武少卿等人的逃脱,而寨民为了报仇袭击了武少卿,使得武少卿又一次失去了司徒慧,丁立峰从寨民的手中又一次得到了司徒慧,可不甘命运捉弄的武少卿利用寨民做人质逼迫丁立峰交出司徒慧,司徒慧此刻不忍心看着寨民再为她而受磨难,让丁立峰本已设计好的战术没有完成,而武少卿也没有得到司徒慧,面对着这些意想不到的局面,丁立峰决定将小分队置于最危险的境地,吸引土匪和国民党军队到豹子山,在豹子山上,丁立峰忍着伤痛上刀山下后海,赢得寨主龙文豹的尊重,而此刻的司徒慧经历过这样一段生与死的考验,也坚定地昂起头,和小分队的战友们共同来完成最后的使命,她用她深情的歌声鼓舞着战士的斗志,而豹子山上最惨烈的战斗让两个各自肩负着使命的队长最后一次面对面地做生死的最后博弈,而司徒慧英勇的举动,让武少卿最后仅存的一点斗志彻底地丧失了,他终于明白了,在这些英勇的解放军战士面前,在司徒慧勇敢面对死亡的面前,他的任务在他接受使命的那时刻注定就会以失败而告终,而丁立峰也在博弈中用他的生命和顽强实现了这个本没有完成的使命。

夕阳下,司令员迎来了回归的小分队,当他面对尽存的几个战士的时候,他深深地感觉了心痛,他亲手送走的小分队里就有他自己的女儿,而此刻,他捧起沾满鲜血的日记本,在日记本上庄严地写上了自己女儿的名字,而第二天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日子。

 

分集剧情:

1集

通往驻湘西共军第79团的山路上,两辆分别载着文工团女兵和物资的解放军军车在朝山区行进。车上,被称为“军中百灵鸟”的文工团女兵司徒慧带领大家一起快乐的唱歌。车轮突陷泥泞,已怀孕数月的文工团政委刘岚(也是79团团长贺中原的妻子)和护送的张松青排长号召车上同志全部下车一起推车。正在推车时,文工团女兵和护卫战士遭到了早埋伏在路边的以凤尾山乌九为首的一干土匪枪击。敌众我寡,护卫队战士不幸全部中枪倒下,张松青被爆炸的气浪抛向路边晕了过去。刘岚带着司徒慧和另两位同志向山区溃逃途中被追来的土匪绑架。贺中原和警卫队战士开车迎接途中被巨石阻碍时听到了枪响。司徒慧是国民党老左派司徒澜老先生唯一的女儿,为了赶在7天后司徒澜带领民主党派人士从香港来到北平参加第一次全国政协会议前救出司徒慧,共产党派出了以丁立峰连长为首的营救小分队。国民党得到同埋伏在山区的少校冷汉章发报消息,也派出了以武少卿为首的小分队,企图在共产党前抢救出司徒慧带到台湾,阻止第一次政协会议的召开。
2集

受伤的张松青要求加入小分队被拒,争议声中丁立峰仍坚持用土匪俘虏石三勇做进山向导,率小分队精英整装出发。武少卿的国民党小分队也乘直升机在湘西跳伞降落,与保密局少将冷汉章汇合。国军小分队埋伏狙击土匪,派兵扮土匪汇入队伍带走司徒慧,并称己方为共军,身上军服装备为缴获国军所得,但司徒慧看到其中一个士兵趁人不备搜走中伏土匪财物时起了疑心。乌九得知司徒慧逃脱势要追回,刘岚途中把自己的鞋子丢下留作记号被土匪识破。司徒慧谎称要解手想要逃走,被随行的通讯参谋谭美云发现,得知自己在国军已牺牲的亲哥哥恰巧竟是谭美云的未婚夫。司徒慧不愿跟谭美云走,挣扎间不慎滚下山,国军小分队知情后开始全力搜查。小分队成员对土匪石三勇不信任,斥责他有心兜路,丁立峰为难劝导,石三勇提议停止追赶土匪,改在土匪藏粮的山洞等候,但要求共军不伤同伴。
3集

因共军曾赠药救活年幼的孙子山伢子,飞龙寨苗民满叔为报恩不顾“兵家不许进寨”的飞龙寨寨规,仍旧和山伢子把滚落山昏迷的司徒慧救回了山寨,司徒慧欲回团部报信因伤无法行动。丁立峰小分队在藏粮山洞成功俘获土匪救下刘岚、吴小莉和李文书三个文工团员,并让张松青和另两名战士护送回团部,其余人继续营救司徒慧。损失十多个弟兄和枪支的乌九恼羞成怒,不顾洪爷号角传令责其回山,派人追踪围攻刘岚等人,李文书护送刘岚溃逃。冷汉章遇到亲见战士被土匪虐待惨死而吓破胆的张松青,欲斩草除根被武少卿以军规阻止。丁立峰听到土匪围攻号角想要折返营救刘岚,收到团部发电命令其继续前往营救司徒慧,飞龙寨听到号角怕惹祸也令人关闭寨门。刘岚等人也偷偷逃入飞龙寨,乌九和国军都向飞龙寨出发前往要人。而此时八面山里,洪爷正在接待前来商讨联盟的国军特派员汪文白。
4集

洪爷得知乌九要硬闯飞龙寨马上派人下山阻止。飞龙寨寨主龙三公一面在寨门抵抗乌九,一面派人在寨子里搜女兵。团部肖司令员判断国军若是抓到司徒慧必会从芷江机场送往台湾,向上级申请调整战略先拿下芷江机场。刘岚怕连累寨民主动现身与龙三公说情,龙三公忌惮刘岚是团长夫人,既不想得罪共军也不愿得罪土匪,把刘岚等人关了起来。武少卿小分队隐蔽在寨门外,静观赶到的共军和土匪交火,想要坐收渔人之利。丁立峰打退乌九等土匪后,进寨与龙三龙商谈释放女兵遭拒,考虑到民族政策不愿动武,对龙三公就目前形势晓之以理后退到门外等候。满叔偷偷救出刘岚三人带出寨子,遇到穿着共军军服的国军信以为真,满叔说出司徒慧就在他家,武少卿与满叔返回飞龙寨。龙三公知道刘岚等人逃走了,再次令人搜寨。
5集

久等不到飞龙寨消息,丁立峰和石三勇潜入飞龙寨打探,并交代周大林带队等候接应。山伢子带司徒慧从窗户逃走,满叔被寨民押走。乔装成寨民的丁立峰看到武少卿开枪打伤追赶司徒慧的寨民,命周大林跟上武少卿救出司徒慧,自己则留寨解救将被上刑的满叔。刘岚认出冷汉章不是共军,听到飞龙寨枪响被冷汉章等人押走。两个赶来的寨民被武少卿打伤,幸得追踪武少卿而来的周大林分队救回山寨,飞龙寨才相信满叔所说的寨民是被国民党打伤,满叔得救,龙三公向丁立峰致歉两人结拜为生死兄弟。司徒慧一人逃脱,武少卿一面让谭美云故意发报误导共军司徒慧已被抓获送往芷江机场,一面分成两小队,一队寻找司徒慧,一队前往黄云岗伏击共军。共军截获电报,丁立峰判断是圈套,同样分为两队人马,一队找司徒慧,一队迎战国军。一场国共交锋即将展开。

6集

国共两个小队前后赶往黄云岗。汪文白以授予洪爷国军官位招安八面山土匪反共,看不清国共形势的洪爷决定拖延时间。龙三公儿子龙文豹以从不和官军打交道为由也拒绝招安。乌九得到探报称国共小分队正往黄云岗方向去后,带土匪埋伏黄云岗准备袭击。武少卿分队中伏和土匪展开激战,刘岚三人趁机逃跑时李文书不幸中弹受伤。石三勇看到土匪留下的记号判断前面有埋伏,丁立峰小分队因对石三勇土匪身份的偏见一意孤行,石三勇抢先进入黄云岗发现土匪高喊,丁立峰小分队才得免中伏,小分队对石三勇改观大家成为兄弟。司徒慧遭武少卿派出的另一队小分队追捕逃回了飞龙寨,丁立峰派来寻找司徒慧的刘结实、王贵和国军开火,刘结实中枪。得到王贵通知后丁立峰小分队火速赶回飞龙寨。龙三公让司徒慧躲入地牢,武少卿小分队强攻飞龙寨,冷汉章以枪杀山伢子威胁满叔说出司徒慧藏身之处。
7集

司徒慧不忍看国军伤害寨民主动现身。离第一次政协会议召开只剩下3天,北平多番来电催促,贺中原在压力下发报令丁立峰停止寻找刘岚,全力拯救司徒慧。武少卿令手下带上司徒慧开始兜路,以误导共军方向。司徒慧一路偷偷留下红绳绑的草结作记号,还是被武少卿发现。武少卿将计就计,把司徒慧的红草绳和一本毛泽东的《论游击战》留在途中,然后带队前往鹰嘴峰。汪文白想要设计逼洪爷儿子麻老三下山并死在红军手里,以促使八面山反共。沿记号找来的共军大呼上当,但丁立峰仍坚持往鹰嘴峰追去。刘岚三人逃跑途中,李文书误踩狼夹,乌九等人凭血迹追踪而来。共军终在一处山间破庙赶上国军,丁立峰让通讯员梦小帆发报请求支援,发电机却碰巧坏了。丁立峰向破庙喊话,佯称国军已被共军包围。武少卿看不清丛林中的虚实以静制动,丁立峰决定单独前往和武少卿谈判,以拖延时间等待支援。
8集

武少卿命手下鸣枪试探共军虚实,发报机仍然抢修无效,周大林听到枪响沉不住气带战友攻进庙里。国军得知共军没有支援,以司徒慧和丁立峰为人质逼退共军,出发往芷江机场。乌九让人给洪爷报信已抓住刘岚为人质,要前往麻溪镇避风头。洪爷怕乌九得罪共军派胡师爷和麻老三下山阻止。武少卿阻止冷汉章私杀丁立峰,要和这个难得的对手公平较高下。丁立峰小分队发现国军不小心留下的烟盒加速紧追。刘岚与乌九谈判,得知乌九抓他们是为了要挟丁立峰取他人头后极为担心。冷汉章为尽快通过蘑菇真赶往芷江机场,发令要抢先到达附近马帮买马。保密局为抢攻功,以“私运家私到台湾罪”要挟武少卿的上级黄军长发报,勒令武少卿将分队指挥权交给冷汉章。武少卿收到电文怒不可揭,和冷汉章发生起内讧将枪对准对方。

9集

丁立峰穿上民族服装,和石三勇抢先国军一部到达马帮。为顺利凭共军白条借据买下马匹,石三勇按马帮规矩留下了一根手指头,丁立峰知情后向全队宣布石三勇从今起成为他的生死兄弟。团部内贺中原命人全面调查武少卿小分队底细。国军赶到马帮发现马匹不见,冷汉章要杀马帮被武少卿阻止。因国军曾经杀害过蘑菇寨寨民,武少卿命所有人换上解放军装以安全过寨。过寨途中,国军遇到蘑菇寨举办婚礼,被热情的寨民误以为解放军被强拉留下参加婚礼。乌九派人放出消息如果丁立峰限时不到麻溪镇则枪杀人质。丁立峰听到消息要前往麻溪镇救人,被大家劝下,周大林提议让王贵前往麻溪镇送信拖延时间,救下司徒慧集体前往麻溪镇解救刘岚。乌九枪杀王贵,麻老三拦阻不成和乌九拔刀相向。
10集

武少卿小分队无奈被留在婚礼上作客。共军赶到蘑菇寨后,丁立峰托石三勇找来当地民族服装混进蘑菇寨,找来当地傩神要到若干傩神面具,趁在婚礼上戴着面具大跳傩神舞时,趁乱成功将司徒慧带走并赶往麻溪镇。得知王贵被杀害共军小分队成员心痛万分。丁立峰正烦恼如何准确找到关押人质的地方时,麻老三为除掉乌九这个心腹大患,得胡师爷献计单独前往和丁立峰谈判,欲双方合作各取所需。丁立峰答应与麻老三合作,解除武器,由石三勇佯装反水绑着登门称将功赎罪,而潜伏在乌九手下的内应会提前在屋内花盆里放下手枪,在乌九放松警惕时制服乌九,周大林等小分队作掩护。计划成功,枪战中乌九中枪,丁立峰成功解救刘岚三人逃出马溪镇。屋外,武少卿小分队严阵以待,以等候最佳时机抢夺司徒慧。胡师爷再次献计,让麻老三等国共两支小分队交火后,坐收渔人之利。
11集

丛林中丁立峰小队遭遇武少卿和冷汉章,虽在石三勇的帮忙下丁小队突围成功,可司徒慧和刘岚等四人又落在了武少卿手中。岂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武少卿小队在路上遇上了八面山的大队土匪,司徒慧四人又被土匪掳上山,武少卿也只能跟在后面再找机会抢人。第二天,司徒澜就要跟各民主党人士和毛主席在北平开建国大会,贺中原的压力很大。而司徒澜也对肖司令员和全体营救小组表达了希望他们放弃营救自己的女儿司徒慧,不要再为她牺牲更多的战士,贺中原却决定继续营救行动。而此时,国民党方面虽已决定放弃,可武少卿却并没有放弃。不料此时冷汉章正带着人假冒解放军,冲到盘云寨抢夺老百姓钱财,还杀人放火。待丁立峰小队赶到寨子,果然如冷汉章所愿遇到寨主的刁难,绑了他们要他们还粮食、偿命。在战友被绑的情况下,丁立峰提议自己只带一个人去给他们搞粮食,其他所有人让寨主押为人质。姓乌的一心想当八面山的头儿,此时正想方设法抢出女兵,好跟解放军作为交换条件。
12集

根据师部统一作战部署,贺中原正在布置进行乌龙山一带的剿匪任务。丁立峰向贺中原提出支援一百五十石粮食,因与解救人质有关贺中原全力支持,可要将一百五十石粮食送到山里需要三天时间,远水解不了近渴,丁立峰只能另想办法——赊米。丁立峰带九九到麻溪镇最大的米店赊米未果,便在大雨中在店门外站等店主回心转意。九九被雨淋得晕倒,店主也终于被感动,答应赊米给解放军,两天内送到盘云寨。这时,被杀了老婆的寨民大勇一路追赶那路杀人放火的“解放军”要报仇,却发现他们半路脱了解放军的衣服换上了国民党的装备,知道上了当,急急回来报告寨主,寨主也方知怪错了人。大勇带着小冬前往迎丁立峰和九九,九九因这次借粮更佩服丁连长,一心想给他抓只兔子加餐,不想被炸牺牲了。因为解放军的堵截,麻老三不得不带土匪和女兵退回了麻溪镇。保密局汪文白特派员向洪爷许诺枪支、金钱和军官委任状,汪从中抽取了四成,双方做成了一笔交易。这时武少卿在带队急行军围截土匪的路上被银环蛇所咬,随身带的毒蛇血清又碎掉了,只能被紧急抬回麻溪镇找苗医。中途追赶的丁立峰小队也得到消息武少卿等去了麻溪镇,立即往回赶。
13集

麻老三带人躲到了麻溪镇的犀牛客栈,就摆脱了胡师爷偷偷路去湘妃院会头牌小红巧。而此时,谭美云正带着武少卿在苗家医馆医治蛇毒,丁立峰也带着小队连夜赶到了小镇上安顿下来。乌九冒险到犀牛客栈找到胡师爷,用他的爹娘作要挟希望胡师爷将几个女兵人质交给他,以便他可以带着他们上八面山请罪,希望洪爷能再接纳他,胡师爷只得答应。武少卿捡回一条命,回到驻地被冷汉章告知因祸得祸,司徒慧被麻老三也带回此镇,因此计划夺人。而此时,丁立峰也在石三勇帮忙下乔装成绥靖区风气纠察处专员,前往湘妃院点名要小红巧来陪,只为探听麻老三的落脚之处。三方的目标,都集中在了犀牛客栈女兵司徒慧身上,麻老三已经被三方牢牢盯住,只是他还不自知。解放军与国民党的小队都在犀牛客栈各自布置着自己的最佳位置,也都在暗处互相盯咬着对方。而在犀牛客栈附近的制高点——源江春茶楼上,丁立峰与武少卿也再一次相遇了。
14集

茶楼里,丁立峰与武少卿一边饮茶一边进行了一场关于各自信仰的辩论,虽然谁也没能说服说却更多了一份惺惺相惜。丁武两个小队的人马将犀牛客栈前前后后围了个水泄不通,麻老三已发觉,布置了土匪决定死战,自己拿着几颗手榴弹来到关司徒慧他们的小屋看着。丁武两小队的人马一对一看守,冷汉章藏在茶馆对面的稻谷堆里准备偷袭丁立峰,却被武少卿挡了个严严实实无从下手。丁武双方并未开枪各自撤走了自己的人,同时刘岚他们也觉察出了丁小队就在麻溪镇。而冷汉章小队这次行动的目标就是暗杀丁立峰并趁乱把解放军的小分队全部消灭,因为武少卿的故意阻挡冷汉章没能得逞,任务没有完成,因此冷汉章提出要向军法局发报,要向122军发报,控告武少卿破坏战场纪律。武少卿坦言军人的较量应该在战场上,而不是打黑枪。就此,冷汉章与武少卿闹翻了脸。汪特派员答应给洪爷的武器已经送到,还想跟洪爷做更大的买卖——他听说麻老三劫了解放军文工团的女兵,如果可以让他把人直接交给国军小分队,保密局可以给洪爷空投一个整团的装备,和一张暂编第五师少将师长的委任状。洪爷虽动心,却并未就答应,反让儿子麻老三留意国民党小队的动向。
15集

胡师爷设计让小红巧午夜子时骗麻老三到湘妃院,以便乌九可以到望月山的山洞抢了女兵。武少卿得到情报,正要带队前往望月山,收到司令部电报他的父亲武国豪将军在台湾被军法局逮捕,兄弟们也替他鸣不平。丁立峰正在湘妃院埋伏,将麻老三逮了个正着。麻老三与丁立峰打赌掰手腕,输了便会将藏女兵的地点告诉他,最后愿赌服输地带丁立峰小队前往望月山背后的山洞。却不想乌九早到一步,将司徒慧四人劫走了,丁小队又扑了个空。此时,军部已向武少卿再次发报,告知任务已结束,如再遇司徒慧不必活着带回,可就地枪决。胡师爷也被乌九带走了,他向洪爷发信说洪老三被共军劫持了,以便乌九带女兵上山时他胡师爷可以替乌九说些好话。胡师爷已成乌龙心腹,为他出谋只为救出在乌九手中的爹娘。丁少峰要用麻老三换司徒慧四人,武少卿担心洪爷会做这笔买卖,决定加紧赶路以便阻止。
16集

贺中原激动地向司令员请缨带79团进攻八面山,誓要三天内攻下八面山并解救出人质,被司令员以不顾大局关了禁闭。他不知,原来随丁立峰小队去救人的通讯员,正是司令员的女儿梦小帆。乌九带了女兵和吴老满上了八面山,见了洪爷即跪拜谢罪,洪爷算其将功补过。洪爷问起儿子麻老三被解放军抓走一事,胡师爷骗他破坏八面山规矩去跟小红巧告别结果被解放军所抓,气坏了洪爷,誓与解放军不共戴天。汪特派员因得了女兵,任命乌九为湘西反共救国军中校团长,胡师爷借洪爷后天六十大寿一说暗示洪爷调了各山头的人一同前来,名为共同贺寿实为迎接国民党小队的到来。武少卿小队到了八面山,就被洪爷按八面山的规矩先下了武器。原来武少卿还有更大的野心,他希望可以利用女兵和这帮土匪,把解放军进军湘西的109师的主力咬住,这样就能配合122军围歼解放军上下夹击的任务。而洪爷也并没有打算把女兵交给国民党,还留着跟解放军周旋。
17集

洪爷为试探乌九派他带人下山,丁立峰小队暗中监视,为带麻老三上山换人只得暗兵不动,乌九随即被洪爷召回。豹子山大当家龙文豹的押寨夫人阿莲,是跟司徒慧一起被抓的李文书的姐姐,一心想着上八面山救弟弟。而李文书现在正跟一同被带上山给洪爷治风湿的吴老满在一起,吴老满正设计在土匪们的饭菜里下毒,李文书让老满叔的儿子山伢子借口采草药时给司徒慧她们捎去了一个纸条,要她们装好晚上来救她们。武少卿不同意就地处决司徒慧,而汪特派员和冷汉章却并不在乎司徒慧的死活,只是一心把八面山变成反共堡垒,让几千土匪拖垮解放军。武少卿向黄军长发电,因保密局收编土匪而摧毁鼠忌器,使小分队无法顺利完成任务,请求准许劫司徒慧于匪巢。黄军长未准,要他不准采取任何军事行动,一切听汪特派员调遣。吴老满下药被逮了个正着,幸好李文书事先把蒙汗药换成了治瘴气的药,才躲过一死。
18集

麻老三一路带丁小队在山里绕圈子,这一晚在火堆前丁立峰跟麻老三的一番话终于打动了他,第二天决定带他们上山去换女兵,并提醒他们无论洪爷提什么条件都不要答应。汪特派员听说洪爷要用女兵换回他儿子急了,威胁如果真的把女后交还给解放军便收回之前的空投物资,被洪爷骂了回去。汪特派员气急败坏地找到胡师爷,以知道他跟乌九的事威胁他交出之前空投的狙击枪,他要派人在换人时在八百米外射杀麻老三,以激怒洪爷对解放军的仇恨。吊桥上,丁小队与土匪各居一边,交换人质开始,麻老三与司徒慧等人刚刚走过桥中,躲在远处的冷汉章派去的人开枪打死了麻老三,土匪丁小队开枪火拼,女兵小莉为了掩护司徒慧和刘岚牺牲了,极强的火力攻击下司徒慧与刘岚还是没能逃脱,又被土匪逮了回去。麻老三走到桥中为了掩护女兵先过去停了下来,背对山寨时后背中枪而亡,让洪爷起了疑心。
19集

军部给武少卿发电,要他全力配合保密局的策反任务,让武少卿接受不了:“我是军人,不当特务!”刘岚与司徒慧、李文书为了要安葬小莉,开始绝食。最终,他们胜利了,在武小队的注目下他们安葬了小莉。而这时,八面山都在忙着为麻老三办丧事。丁小队的增援队伍已经在上八面山的路上了,此时,丁立峰决定一个人上山为麻老三吊孝。因为担心丁立峰不懂土匪的规矩,石三勇跟丁立峰一同前往,丁立峰下令如48小时他们没有回来就由周大林带队,继续解救女兵的任务。桥头,丁立峰、石三勇被拦,洪爷听说解放军的连长前来吊孝因此放行。胡师爷趁机设计,要乌九派手下的人以为麻老三报仇的借口来杀掉丁立峰。正在双方僵持不下时,洪爷来阻止了手下人,并欣赏丁立峰的勇气,也听闻了麻老三在死前说希望可以与丁立峰成为常来常往的朋友。丁立峰受到的礼遇让汪特派员很不安,找到武少卿分析现状——眼下湘西就剩下芷江机场这一补给线,八面山是是否能守住芷江机场的重要棋子。因此,汪特派员许诺只要武少卿配合自己完成任务就要保密局立刻停止对他父亲的调查,以保存他父亲的生命和军人的荣誉,遭到武少卿的嘲笑。汪特派员便阴损地将枪指向了武少卿的手下、也是开枪打死麻老三的郎玉山逼迫武少卿听从保密局的指派,任务从争夺司徒慧转到配合保密局掌控八面山。
20集

洪爷将调查麻老三之死一事交给武少卿,在丧礼当天,就到底是谁开枪一事武少卿与丁立峰进行了激烈的对峙。最终洪爷决定,如果丁立峰可以在山上用狙击枪打中吊桥上的武少卿便证明打中麻老三的是武小队的人,如果打不中则说明是解放军开枪打死了麻老三。团里派来前往接应丁立峰小队的79团二营终于在山里跟丁小队汇合了,这时丁立峰也在石三勇找人帮忙下与刘岚、司徒慧接上了头儿,只是还要等待机会才能解救她们。洪爷带丁立峰到麻老三的房间,跟他说他最后在儿子的脸上看到了笑容,所以相信他们真正成为了朋友,他可以答应释放女兵只是有一个条件,就是解放军不能攻打八面山。丁立峰不答应,洪爷只能做到让他下山,却不能释放人质。
21集

正在丁立峰与武少卿来到各自的指定地点打算证明究竟是谁开枪打死麻老三时,山上突然开战了,原来是48小时已过代任队长的周大林带着小队人员和增援的二营战士贸然强攻上山了。丁立峰功亏一篑不说,丁小队也伤亡惨重而败下阵去,张松青也牺牲了。正在乌九、汪特派员都想拿此次事件再做文章时,洪爷决定第二天让丁立峰和石三勇下山,虽然不想这么轻易地放走他们,可洪爷发话了,乌九和汪特派员也不敢多言。下了山的丁立峰带小分队来到牺牲战士的墓前,惩罚周大林这次行动的鲁莽和不值,告诉他们,之所以救女兵司徒慧,不是因为她的父亲是司徒澜,也不是因为她是文工团的女兵,是因为新中国已经成立了,不想看到再有人牺牲了。因此,要用最少的代价去营救战士和歼灭土匪。丁立峰在张松青的墓前立誓,不仅要救出战友,也要带这帮兄弟活着回来。贺团长来电,命令丁小队和二营撤出此次拯救女后任务,丁立峰坚决不撤。丁立峰设计从豹子山入手,只对豹子山放空枪,试下洪爷对于解放军攻山的反应。而此时在八面山上,李文书正在劝姐姐阿莲让豹子山投靠解放军。
22集

为救出困在八面山的阿莲姐弟,丁立峰想出向豹子山放空枪的好主意。头一回单独执行任务的大个儿冲动下杀了一个土匪,幸好周大林接应及时才把局面控制住。一时间,洪爷、龙文豹、解放军之间的关系变得越发紧张。此时,汪特派员和乌九正想方设法拉动武少卿一道除掉洪爷,但忠于党国的武少卿一心想早日完成营救任务,不想再生枝节。阿莲想尽早救出弟弟李文书,情急之下只得以贴身手镯为信物,让吴老满以下山采药为由找到龙文豹告知真相。吴老满带着山伢子假传洪爷指令斗胆混出山寨,还没走远就被胡师爷发现。吴老满看追赶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只得把手镯交与山伢子分道下山,没走多远吴老满就倒在了枪下。听到枪声,丁立峰和战友火速前来探听情况。伤心欲绝的山伢子失声痛哭,一下子暴露了自己。就在山伢子来不及躲闪追击之时,丁立峰等人前来解围。但为了保住信物完成嘱托,未免一死。丁立峰紧紧握住吴老满和山伢子用命换来的手镯,决定前往豹子山。
23集

丁立峰拿着手镯和战友一同前往豹子山,石三勇担心昨晚误杀山上土匪一事尚未平息,只得孤身上山先行解释。谁知龙文豹不管三七二十一上来就要把石三勇砍死,见到手镯他才松了口。丁立峰见到龙文豹又说不出手镯的具体来历,龙文豹坚持血债血还,紧急关头还是阿莲救了他们。龙文豹为了救阿莲的弟弟供出乌九亲信,得知乌九以胡师爷父母做要挟。丁立峰决定从乌九手里救出了胡师爷奄奄一息的父母,并启用最好的医疗队救治。八面山早已四面楚歌,武少卿蓄势待发、龙文豹态度不明,此时能促成胡师爷去营救女兵则是最好的选择。胡师爷担心父母安危,只得帮解放军冒死救出阿莲的弟弟和女兵。纵使胡师爷再了解八面山,也未能带领人质逃出包围。胡师爷的反水令洪爷心灰意冷,追悔莫及。
24集

洪爷得知胡师爷反水有因,但顾及八面山老规矩不得不处死。此时,乌九有意在洪爷面前力保胡师爷。其实,洪爷也不忍砍死跟随自己多年的胡师爷,正好顺水推舟。丁立峰派石三勇到八面山打探风声,几次无果。石三勇和吴镇宝想出佯装成砍柴人山上的主意,谁知刚一上山就被土匪发现面熟。一时间,石三勇和土匪打成一团,手无寸铁的石三勇岌岌可危。幸好,吴镇宝及时搭救,可惜肩膀还是被土匪狠狠地砍了一刀。乌九发现有人潜来摸哨,为保住自己的筹码,迅速转移了刘政委和司徒慧。一直心存芥蒂的冷汗章贿赂汪特派员,请命今晚亲手干掉司徒慧。贪财怕事的他和冷汗章约定要是计划失败则由冷汗章一人承担,并得到一颗高级的定时炸弹。武小队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派出王巴子探明司徒慧的藏身之地,准备一并动手。冷汗章与土匪里应外合率先找到了司徒慧,把半小时的定时炸弹埋在司徒慧的饭桶里。冷汗章的手下刚把饭桶送到司徒慧房门外就被乌九拿去检查了,瞬间一阵巨响••••••
25集

乌九和胡师爷被定时炸弹炸得半死,顺着爆炸方向,冷汗章察觉炸错了人。随着冷汗章计策落败,生性多疑的他暗刀杀人,欲逃跑。他的如意算盘没打完,就被押去审问。面对山上发生的诸多事端,洪爷下令——明天一早国民党部队的人全部下山。武少卿见冷汗章在司徒慧饭桶里暗下炸弹,意识到营救任务事不宜迟,决定在天亮之前落实行动。冷汗章面对始料未及的失败,一时有些难以适应。汪特派员又给他施加了很多压力,左思右想后命令必须执行对司徒慧的处决。他们担心武少卿会一时冲动破坏好事,便找到军部领导亲自下令。武少卿只是表面答应,营救行动还在暗地进行。冷汗章拿金条贿赂了武小队的王巴子,让他把行动的重要消息散布出去。天一亮,武小队正要下山,冷汗章便火速赶来。
26集

在八面山两千多土匪的眼皮子底下,武少卿一招“狸猫换太子”本来天衣无缝,但还是逃不出前后夹击的重重追堵。武少卿万分疑虑如此周密的行动怎么就失败了呢,他左右寻思怀疑一定有内鬼。洪爷叫来武少卿当面对峙,早被乌九等人盯上的王巴子承认是自己太贪财才出卖了行动的秘密。就在武少卿追问金条来历之时,乌九喊着按八面山规矩处置,趁乱一枪要了王巴子的命。乌九令胡师爷写信给丁立峰放出营救女兵寻求接应的假消息,乌九的手下潜入军营亲手把信转交给丁立峰。虽然从表面看这是个天大的好消息,但丁立峰却觉得哪里不对劲,表示按兵不动。周大林却觉得这是个营救刘政委和司徒慧的绝好机会,私自带着刘结实(大个儿)和吴镇宝前去接应。不料,乌九在此设下埋伏。大个儿英勇的冲在前面,但寡不敌众。在枪林弹雨中,他永远的倒下了,离开时手里紧紧握着丁立峰送给他的军功章。
27集

大个儿的牺牲让大家心里都不是滋味,周大林非常内疚觉得大个儿的死都是自己的责任,伤心欲绝。丁立峰语重心长地和周大林诉说不忍,希望和兄弟一起坚持到底,活着走出去。武少卿则因为王巴子的死,受到很大打击,严密的看守令其原地待命。此外,胡师爷本以为乌九要释放山上的女兵,才写信要求接应,只见乌九前去偷袭,心存不安便又写信给丁立峰劝其去找龙文豹。因为豹子山上有一条可以直接通向八面山的暗道,希望能助解放军一臂之力。丁立峰和周大林一起前去豹子山,龙文豹对于暗道一事只字未提,还装醉让他们速速下山。见他们不死心,阿莲告知兴许让龙文豹多年未联系的父亲前来劝说,会有些用。龙文豹父子相见好不欢愉,但提及暗道一事龙文豹便火冒三丈闭口不谈。看到解放军的千难万难,坚持正义的龙三公决定亲自上八面山会会洪爷。
28集

龙三公与洪爷多年未见,一边叙旧,一边伺机劝说洪爷早日和解放军坐下来谈判。顽固的洪爷哪里听得进去,只说好不容易上山就先让胡师爷带着到山上转转。胡师爷很钦佩龙三公的骨气,对于他提出见女兵的要求便含糊答应。深夜,胡师爷带龙三公探望女兵,对司徒慧和刘政委一通宽慰。了解到现实情况,司徒慧和刘政委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心。从龙三公上山后,他的一举一动都被乌九严密监视着。乌九见龙三公来势不善,便潜入他的房间威胁赶紧下山。起初只是聊聊,但乌九顺嘴说漏了自己的野心。正直地龙三公要拉乌九前去对峙,乌九犯狠一刀杀了龙三公。龙三公在寨子里的突然死去,使洪爷意识到自己的命也岌岌可危,终于决定派李文书送信下山。丁立峰拿到信得知洪爷要和解放军谈判,迎接解放军上山。指挥部得知消息,命令立即上山。此时,乌九、汪特派员、冷汗章一下慌了神。
29集

解放军计划派出贺团长上山谈判,谈判的回信最终由李文书送回山上,即便是危险但也并无更好的办法。汪特派员要查明洪爷近日的心思,竟启用先进的窃听装置。这样一来,洪爷的所言被汪特派员和冷汗章监听的一清二楚。汪特派员得知洪爷要和共产党谈判,便让冷汗章尽快干掉他。冷汗章来到洞口,除掉看守的土匪顺利进洞,上来就要开枪解决洪爷,站在一旁的李文书替洪爷挡了枪子。洪爷趁冷汗章不备,抄起匕首飞向冷汗章。此时,乌九的狐狸尾巴终于露了出来,亲手开枪杀死了瘫在床上的洪爷。就在乌九占山为王之时,龙文豹从暗道上了八面山,讨着要为父亲报仇。乌九应答不上只得出手杀死龙文豹,此事才算平息。武少卿得知上山暗道的存在,便下定决心从暗道救走司徒慧。前来谈判的共产党已到寨外,乌九等人绑上刘政委来到寨口。一上来,乌九便一通扫射周大林倒下了。乌九拿刘政委当诱饵,试图把丁立峰引出来。刘政委誓死不让丁立峰白白送死,就和未出生的孩子一起死在了乌九的枪下。
30集

丁立峰再也无法忍受失去战友的痛苦,主动请命攻打八面山。但贺中原却理智的安慰丁立峰这会儿还不是时候,不能去白白送死,一切等司徒老先生前来商议。武少卿的小分队仍在进行最后的努力,他们兵分两路,一拨赶去营救司徒慧;一拨继续寻找离开八面山的暗道。身手矫捷的武少卿很快就从牢房里劫持了司徒慧,一路躲闪着土匪,来到战友苦心找到的暗道,伺机逃跑。乌九发现司徒慧不见了,大发雷霆,下令封山。一时间,八面山上乱成了一团。解放军察觉八面山起内讧,决定趁机攻山。临行前,司徒老先生面对战士的牺牲万分难过,嘱托大家一定要多小心。阿莲担心龙文豹的安危,拜托丁立峰一起从暗道出发,到八面山一探究竟。此时,解放军的大部队已经进山,不知道等待他们的究竟会是什么?
31集

武少卿绑着司徒慧被乌九和丁立峰左右夹击,困在暗道中。乌九见形势不妙便拉拢武少卿共同对抗丁立峰,乌九又以司徒慧性命相逼,要求丁立峰退出暗道。无奈之下,丁立峰只得退让。胡师爷一心惦念自己的父母,伺机给手无寸铁的武少卿一颗救命子弹。希望他能找机会杀掉乌九,带走司徒慧。此时,团部接到急令,命无论如何也要尽快安全救出司徒慧。丁立峰决议和吴镇宝一同上山解决和乌九的恩怨。疯狂的乌九杀死了吴镇宝。看着身边战友一个个死去,丁立峰感到无能为力。乌九正要抬枪,却被武少卿一枪打倒。就在他奄奄一息间,还不忘向司徒慧开枪。谁也想不到,帮司徒慧挡枪子的竟是胡师爷。武小队趁乱逃走了,但想从深山中带走司徒慧谈何容易。情急之下,谭美云挺身而出,上演调虎离山之计,掩护武少卿带领司徒慧安全撤离。
32集

两位队长在地形险要的红石山展开了最后一场博弈,双方都受到了重大打击。其实,武少卿此时的行动早已违背军令,师座也无力再保,远逃台湾了。身受重伤的武少卿倒在红石山头,拿出谭美云临行前交给他的电报。此时,武少卿才得知父亲已被党国军事法庭处决,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彻底摧毁了他的斗志。最终,他明白在这些英勇的解放军战士面前;在司徒慧勇敢面对死亡的面前,他显得有些无奈。丁立峰很快找到了武少卿,两人四目相对,刀枪相向。夕阳下,司令员迎来成功归队的司徒慧。当司令员面对仅存的几位战士,感到一阵心痛。他的亲生女儿梦小帆也在执行任务中阵亡,离开时梦小帆手里紧紧攥着丁立峰送给她的五角星。一晃57年后,武少卿和丁立峰两条好汉再次相见,感慨万千……
 

分集:1-32 返回页面顶部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