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剧情:大结局
第21集
   电视台事件令钱母悲愤至极,卧倒在床。林方西替母亲向岳母道歉,被钱母拒之门外。谁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电视台到钱母家跟踪报道,又惹起一场纷乱。钱母再也按耐不住了,她来到林母的出租屋找她算账,林母不甘示弱,与钱母大吵起来,幸亏江阑赶来制止。刘教授一直惦记着钱母,想和她见面,却被女儿刘茵制止。林方西觉得钱母把岳母的婚事给搅了,心里过意不去,他来到刘教授家,希望能与他谈谈,刘教授的女儿刘茵把林方西拒之门外,并告诉他,马上带父亲去加拿大,林方西失望而归。
   第22集
   钱母终于住院了,刘教授听说后,到医院看望,却被江莹挡在病房外,刘教授无奈离去。江阑和林方西对双方母亲之间的矛盾感到痛心,却又无力解决。林林来看钱母,向她解释电视台的事,令钱母欣慰。江莹把母亲与刘教授恋爱失败的事告诉劳力,劳力敦促她去帮助两位老人,江莹赶到刘教授家,却发现刘教授已经去了加拿大。林方西来看望岳母,把刘教授临走前留下的书和信交给钱母,钱母看了刘教授的信,感动地露出笑容。
   第23集
   林方西到电视台,公开替岳母解释所谓“虐待”林林之事,并代表母亲向他们道歉。江阑做通媛媛工作,把林母和林林从出租屋接回家里,令林母和方西非常感动。由于白翎经常主动接近林方西,单位同事背后议论纷纷,劳力听到后非常气愤,找林方西对质,林方西义正言辞与他理论。江莹见劳力一心扑在白翎身上,气的把白翎送给劳力的花扔在地上。林母到亲家给亲家母道歉,两亲家关系缓和。白翎见林林想念母亲,便怂恿林方西带林林去南方为林林母亲白晓鸥扫墓,江阑和林母听说很吃惊,但江阑还是同意了林方西的要求。
   第24集
   林方西带林林来到机场,却意外碰到自称到南方出差的白翎,并与他们结伴同行。钱母听说“扫墓”一事非常吃惊,警告江阑这不是什么好事。果然白翎陪同林方西父子一起到了白晓鸥墓地,回来后亲自为林林在北海给白晓鸥立了墓碑,林方西对她的举动非常恼火。江阑接到匿名短信,告诉她北海白晓鸥墓碑的事,江阑来到墓地,看到白晓鸥墓地惊呆了,她质问林方西,这是为什么,林方西无言以对。林母听说了墓碑的事,也对儿子发了火。劳力向白翎求婚,白翎让他再给一段时间。
   第25集
   钱母听说林方西为白晓鸥立碑之事,义愤填膺,她来到林家找林方西和林母理论,提出:不撤碑就离婚,不离婚就撤碑。林方西有苦难言。林母求林方西答应钱母的要求,林方西恼怒地离家而去。林母见儿子深夜未归,很是担心,希望江阑能去找林方西,江阑对林方西已绝望,拒绝了林母。林母到医院找林方西,却发现大醉的林方西被白翎搀扶回她的家。第二天,林方西醒来发现睡在白翎家,非常吃惊。劳力来到白翎家,发现林方西,怒从心起,与他理论,林方西有口难辨。
   第26集
   愤怒之下的劳力,把林方西约到海边,把他痛打了一顿,林方西再三申辩,自己和白翎关系清白。一位患者得了胃癌,他的子女们请求林方西给父亲做手术,虽然手术风险很大,林方西还是接受了。然而,手术还是失败了,患者死在手术台上。林母到医院找儿子,却发现林方西被患者家属围在走廊难以脱身,原来,患者家属接到匿名电话,说林方西因家事缠身,手术不够集中精力而导致患者死亡,所以家属不依不饶……林母冲上去替林方西理论,现场乱成一团。林方西怀疑电视台事件和这次匿名电话的始作俑者是劳力,找其理论,被劳力斥责。
   第27集
   林方西手术失败,心灰意冷,住在医院宿舍不肯回家。林母心疼地请求儿子把白晓鸥的墓碑撤掉,然后好好回家过日子。林林也来找林方西,求他撤掉妈妈的墓碑,他还找到江阑,告诉她说在医院看到张贴的副院长人选里没有林方西。江阑到医院看望林方西,苦口婆心地开导他,令方西万分感动,他随江阑回到了家。钱母知道林方西回家后,马上过来逼问墓碑的事,江阑当着母亲的面,也让林方西第二天去撤墓碑,林方西答应了。
   第28集
   第二天凌晨,林方西来到墓地,却发现江阑比他来的还早,她是来制止林方西的,说让故去的人安息吧,不要打扰她了。林方西对江阑的善良和体贴非常感动。白翎遇见江阑,在她面前表现出对林方西的好感,江阑诧异,林方西也对白翎的举动反感,与她保持了距离。林林生日到了,江阑和林方西准备在家里操办,却赶上林方西接到出差的任务。劳力送给江莹一件衣服,表达自己的谢意,衣服是白翎替劳力买的,江莹知道气愤不已。林林在自己的生日宴会上,因为同学说他私生子,与之发生冲突,不慎把媛媛的奖杯碰到地上摔碎了,媛媛大哭。
   第29集
   林林打坏了媛媛的奖杯,使二人本已有些回复的关系又蒙上了阴影,媛媛的情绪极坏,天天哭着要奖杯。林林这次惹了大祸,趁人不备跑出了家门,林母和江阑四处寻找未果。白翎知道林林再度失踪,打电话告诉了出差的林方西。林母找不到孙子,向江阑发火。林方西从外地赶回家,林母哭着跟他要孙子,林方西安慰母亲,江阑有苦难言,林方西体贴地表示对她的理解。林林抱着奖杯突然回来,大家惊喜,原来林林出走就是为了替媛媛买到一模一样的奖杯。
   第30集
   媛媛和林林的关系再次和好,林方西和江阑、林母无比欣慰。江阑到香港开会,白翎毫不客气地来到林家,帮林母打理家务,令林方西和林母哭笑不得。刘教授从加拿大回国,他约钱母第二天中午见面,女儿刘茵看在眼里,非常生气。白翎把精力都放在林方西的身上,再次让劳力伤心不已,他怒斥白翎轻贱,白翎似有难言之隐,眼睁睁看着劳力离她而去。劳力喝酒买醉,被江莹发现送回家,江莹趁劳力不省人事,脱掉劳力和自己的衣服……这一幕被白翎发现并用手机拍了下来。
   第31集
   刘教授来到约会地点,却不见钱母,原来刘茵在父亲出门后,便把钱母约到另外的咖啡厅,她让钱母明白,父亲爱的是自己的母亲,他不会看上钱母的。江莹发现刘茵在侮辱自己的母亲,生气地与她吵了起来。刘教授来到钱家看望林母,被江莹拒之门外。刘教授知道自己的女儿又在从中作梗,把她教训了一顿。江阑出差回来,在家里看到白翎像女主人一样忙活,心里很不是滋味。
   第32集
   林母见钱母和刘教授的爱情出现问题,出面到刘教授家调和,被刘茵很不客气赶走。刘教授来到林家,希望林方西夫妇能帮助他解决和钱母的矛盾。林母来到钱家,把钱母约到公园,刘教授手捧鲜花等在那里。江阑为了母亲的幸福,找到刘茵,推心置腹地希望她能支持两位老人的婚事,刘茵被说服了,她来到钱家给钱母道歉,并祝她和父亲早日结婚。江阑的邮箱里接到了几张照片,是白翎和林方西、林林在江南扫墓的情景,江阑懵了,她不明白,这个白翎到底要干什么?林方西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第33集
   林方西回到家里,受到江阑的盘问,他解释白翎与他一起到江南扫墓的事纯属偶然,可江阑根本不信,并质问白翎为什么在自己出差时每天来家里?林母看到照片也很吃惊,她让林方西离白翎远点。白翎见林方西躲着自己,竟然直接找到江阑,告诉江阑自己很喜欢林方西,江阑内心震惊,表面却义正言辞,令白翎大有失败感。江莹搜集到白翎和林方西在酒吧喝酒的照片,拿给江阑和钱母看,钱母气愤不已,江阑对林方西再次彻底失望。劳力看白翎和林方西越走越近,他彻底绝望了。
   第34集
   白翎表面上接近林方西,背后却因劳力的误会而伤感,她见江莹在捧着鲜花去见劳力,心里不是滋味。劳力当着江莹的面告诉白翎,自己要接受江莹的爱情,令白翎伤心地离去,劳力见状状非常痛心。江莹见劳力利用自己,哭着跑了。钱母知道白翎在勾引自己的女婿,气愤地来到医院,揭露白翎的嘴脸,令林方西和白翎都非常难堪。白翎约林方西到海边见面,说是要谈他岳母大闹医院的事,江莹带着江阑来到海边,白翎趁机对林方西亲热,造成江阑江莹的误会,江阑下定决心与丈夫离婚。
   第35集
   林母见白翎把儿子的家庭搅的一团糟,跑到医院当着患者的面对白翎大打出手。江阑把离婚协议书交给林方西,让他签字,林方西坚决不肯。林母和钱母对江阑和方西的事一筹莫展,刘教授安慰钱母,决定帮助钱母一起挽救女儿的家庭。林母见儿子儿媳要离婚了,,拿着菜刀、绳子要自杀,被林林和媛媛发现,忙把江阑找来,媛媛质问妈妈为什么要和爸爸离婚,并说江阑不是一个好妈妈。刘教授和钱母、林母一起做江阑的工作,希望他们能一起走过这一生,江阑被说服了。
   第36集
   白翎见林方西疏离自己,不顾一切地找到江阑,说自己和林方西的关系已经非同一般,江阑对她的挑拨不动声色,再次使白翎感到挫败。医院组织聚会,林方西带江阑盛装出席,夫妻恩爱的样子气坏了白翎,她气急败坏地离开了会场。劳力通过白领的反常举止,对她的身份产生怀疑,令白翎不安。媛媛在学校组织的登山活动中突然失踪,林林不顾一切地找到媛媛,把她救了出来,两个孩子经受了一番磨难,终于相互理解了。
   第37集
   白翎再次纠缠林方西,希望跟他见面谈谈,林方西拒绝,白翎不依不饶。劳力来约白翎说要给她过生日,白翎说与林方西有约会,劳力生气离去。为了使白翎彻底死心,林方西带着江阑来见白翎,白翎非常恼怒,把酒杯摔在桌上愤愤离去。劳力为了刺激白翎,决定和江莹结婚,江莹兴奋地泪流满面。白翎得知劳力要娶江莹,把她偷拍的江莹趁劳力喝醉酒猥亵他的照片发给了劳力,劳力看到照片,大发雷霆,把江莹赶出家门。
   第38集
   江莹怀着一腔怒火来到林家,正巧林林端着一盆水撒到她的身上,她对着林林大叫,林母生气地与她吵了起来。钱母来到江莹卧室,却发现江莹割腕自杀,她急忙叫救护车把江莹送到医院。钱家这边一团乱,林家这边又出了事,林方西被法院调查,说他在引进医疗设备时受贿,而且证据确凿。江阑忧心忡忡,林母伤心不已。江莹昏迷中嘴里叫着林老太太,令钱母以为江莹自杀与林母有关,她质问林母,林母与她争辩。江莹醒过来了,却疯疯癫癫,钱母为了女儿来见白翎,希望她不要破坏江莹和劳力之间的感情。
   第39集
   钱母为江莹伤透了心,江阑忍着悲痛安慰母亲,林方西到医院看望江莹,遇见劳力,他怒斥劳力折磨江莹,令她到了寻死的地步,并把劳力撵出医院。江阑和林方西对最近家里发生的事再次感到怀疑,总觉得背后有人在设计什么。医院停止了林方西的工作,把他调到后勤部。白翎见林方西终于名声扫地,自己到酒吧喝酒,她为自己的报复行动成功而庆祝。林方西自己主动做起了清扫卫生的工作,林母见状痛哭失声。
   第40集
   江莹的病不见好转,江阑于心不忍,找到劳力,希望他能去见江莹。劳力捧着鲜花来到病房,安慰江莹,并希望江莹赶快养好病,好做他的新娘。江莹愣住了,所有的人都惊呆了。白翎来见劳力,告诉他自己的使命已经完成,以后会好好和劳力相爱,劳力终于明白了,白翎就是白晓鸥的妹妹,她的一切行为都是在报复林方西。劳力藐视白翎的行为,甩袖而去。就在劳力准备和江莹去登记结婚时,却收到江莹的一封信,劳力看信后感慨万分,原来江莹终于明白自己不是劳力所爱,她要离开一段时间给自己疗伤。
   第41集
   江阑和林方西终于知道白翎的身份,他们感慨万分。劳力决定参加非洲医疗队,临走希望江阑帮江莹早日找到归宿,并希望她和林方西能原谅白翎的复仇行为。白翎听说劳力要出国,追到机场,劳力已经进关。白翎失望地开车离去,却不小心与一辆货车相撞,受了重伤,被送进医院。林方西受贿一事被澄清,恢复了正常的工作。白翎伤势严重,江阑动员林方西给她做了手术。白翎醒过来,听到江阑和林方西为她做的一切,感动得痛哭流涕,她为自己的行为深深感到内疚。
   第42集 (大结局)
   江阑来到病房看望白翎,令白翎深深感动,她向江阑忏悔,希望她能原谅自己。为了让白翎和劳力恢复感情,江阑和林方西决定,由林方西去非洲换回劳力。林林终于知道白翎就是自己的亲姨,她跟随林方西去看望小姨,白翎抱住林林痛哭。钱母和林母知道白翎的身份后,也到医院去慰问她。白翎望着这些善良的人们,真诚地向他们道歉。钱母和刘教授举行了婚礼,白翎坐着轮椅来庆祝,江莹也从外地赶回来。林方西和江阑感慨万分,举杯祝贺。林林终于对江阑叫了声妈妈。

分集:1-20 21-42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