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大结局
  

锦州战役,尖刀营营长郝豹正带领着战士们攻上山头与敌人肉搏,当战斗胜利时,他的未婚妻兰珍却已倒在血泊中,留下了年幼的儿子连娃子。战争中的郝豹无力照顾儿子,只得把连娃子交给老乡代养。新中国解放不久,郝豹接到命令,被调遣到祖国最北部的,人称“北大荒”的地方,开始了军垦生涯。他们仍然沿袭着部队上的编制,延续着军人的作风。

  丢下枪杆子,拿起锄头开荒种地,将士们一时都难以适应。这些经历了枪林弹雨的男人们,一旦停下来,便想有个家。尽管荒原上没有屋子也没有人烟,但他们想女人,有了女人才会有家。有人说没女人哪怕有个孩子哭哭闹闹也好啊,他们甚至蹿掇着郝豹把连娃子接回来。就在这时,文书小山药去团部取信,带回来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要不了多久,北大荒就会有女人来,这一下可把大伙乐坏了,人们盼望着姑娘们的到来

  另一方面,城里姑娘沈秀从同学们传阅的报纸上知道了北大荒垦区来招人的消息,她迫不及待地将这一消息告诉了中学同学罗微微。罗微微正在受着婚姻的困扰,招工的消息让她看到了一丝希望,两人瞒着家里报了名。

  此时的郝豹正被垦区严峻的现实问题所困扰。垦荒将士们没有住的,砍苇子搭棚挖地窝子;水源紧张,省着点用;垦荒缺牲口缺工具,就拿肩膀手指来顶。可是要在寸草不生的戈壁滩上刨出粮食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郝豹带领的尖刀营硬是在春天的雪水刚刚化完的时候,用扛过枪的肩膀,在荒原上迈开了垦荒的步伐。

  由于不懂农业生产规律,固执的郝豹与副营长耿喜旺产生了许多矛盾。在一次次竞争中,郝豹终于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主动向耿喜旺认了错,并虚心学习农业知识,终于在生产中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

  当温饱暂时解决后,婚姻问题成了安定军心的根本问题,垦区某先锋团团长邱大犁连夜赶到设在佳木斯的司令部,将实际情况向将军作了汇报,组织非常重视这个问题,也加紧了在城里招工的步伐。城里的沈秀和表姐罗微微不顾家里人的反对,踏上了北大荒的土地。上级特地从营部抽来的几个战士保护这批女孩子安全北上。一路上,营里的文书小山药格外地关照沈秀,这个长相俊秀的小伙子会背唐诗,还会用弹弓打飞鸟,给沈秀带来不少快乐。越往北走,越显出荒凉,残酷的真相一天天显露出来。队伍遇上了土匪,小山药以他的机智和勇敢救了沈秀等女兵,两人的关系更进一步。

  一行人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富绵,团部组织了集训总队。龙山尖刀营的战士们听说集训完的女人就要分配下到各连队时,大家都自觉地把地窝子努力收拾出个样子。在富绵,郝豹一眼就注意到了聪明漂亮的沈秀,觉得沈秀与死去的未婚妻兰珍很像,从此沈秀就在他心里深深扎下了根。

  女兵们终于来到了北大荒。初到北大荒的姑娘们它的荒凉吓到了,郝豹粗鲁的骂起了姑娘们,他的态度让沈秀很害怕,幸亏看见了队伍里站着的小山药,她的心才算平静了一些。挨了骂的女兵们全吓呆了,短暂的沉默之后随即迸发出震耳欲聋的哭声,几乎要将地房子摇塌,弄得男人们不知所措,谁也不敢进屋。哭累了的女兵们还是得接受现实,但郝豹的粗鲁和大男子气却使沈秀非常畏惧。

  不久,又有一批山东女人到了龙山。沈秀和大家一块去接她们,刚开始也是不下车,后来弄来许多大葱和烙饼搁在车前,居然一个个就下车了。田二缦就是其中的一个,她高大壮实,声音洪亮,并且一点也不掩饰,她说,那没办法,俺山东人就爱大葱蘸酱下饼子!女孩子们从此叫她“山东大葱”。山东大葱们有力气,干活快,总受表扬。城里的姑娘们不服气,由沈秀带头夜里到地里加班间苗。此事让郝豹知道了,恨恨地批评了沈秀,沈秀更恨郝豹了。

郝豹的粗鲁反而得到了田二缦和罗薇薇的爱慕,可他始终对沈秀一往情深,此时,沈秀的母亲因为疾病去世,一向严肃的郝豹一改常态,想尽办法安慰她,可无论怎么做都无法安慰无比伤心的她。在沈秀最郁闷的日子里,小山药不声不响地把快乐一点点地传送给她,她也同小山药越走越近。

  为了解决战士们的个人问题,组织上越来越频繁地在这些女人和男人们之间牵线搭桥。经过介绍,田二缦和教导员赵天顺结了婚;罗薇薇主动追求郝豹不成,与副营长耿喜旺产生了爱情;而沈秀则与小山药的关系越来越近,唯有痴心的郝豹还孤身一人。不久,营里人事调整,小山药被调到边境牧业排,孤独的沈秀学起了拖拉机,成为北大荒第一代女拖拉机手。。在频繁的接触中,沈秀对郝豹也渐渐消除了戒备,两人的关系有所改善,终于可以坦然相对,没有了距离感,可沈秀最爱的还是小山药。

  许多女兵都已经在北大荒成家立业,有了孩子,唯有郝豹和沈秀还是独身。此时,小山药为了挽救百姓而牺牲,沈秀悲痛万分,从此一病不起。郝豹不眠不休地照顾她。病好后的沈秀如同脱胎换骨一般。悲痛缓释之后,她开始重新审视眼前的郝豹。随着了解的深入,对郝豹的爱慕之情在沈秀心中慢慢地滋生。此时,农场已经越建越好,当沈秀终于可以正视自己对郝豹的感情时,可是由于多年的军旅生涯,郝豹积劳成疾,他病倒了。他知道自己的病很重,不愿意拖累沈秀,逐渐的疏远她。此时,邱大梨的妻子袁凤给郝豹带来了好消息,说王震将军已经为他联系好了医院,要接他去北京治病。载着郝豹的吉普车在风雪中急驶,此时身穿红色嫁衣的沈秀站在了道路中间,车嘎然而停……

分集剧情:

第 一 集

一九四七年冬,抗日战争胜利不久,国内烽烟又起。解放军与国民党部队正在争夺安城。国民党的炮火非常猛烈,尤其是耿喜旺带领的机枪班向郝豹带领的尖刀连发起了猛烈的进攻。郝豹的未婚妻子兰珍是当地妇救会主任,倔强的她不听郝豹的劝阻也上了战场,为了掩护新兵萧山岳而中弹牺牲,留下了她和郝豹收养的孤儿连娃子。

攻下安城后,悲痛万分的郝豹炸毁了发电厂的水塔。他的莽撞行为,受到了师首长邱大犁的严厉批评。

郝豹大娘来部队看望郝豹,得知兰珍牺牲的消失悲痛万分,为了不让郝豹分心大娘决定把连娃子接回老家抚养。

进入安城后,郝豹命令郝来和萧山岳进城为兰珍置办寿衣,不想二人与布店老板发生冲突,老板的女儿沈秀得知后气愤难当,决定找部队首长讨个说法。

第 二 集

沈秀找到首长,巧遇失去联系的表姐袁凤。

一九五一年,已经荣升为尖刀营营长的郝豹接到上级的调防命令,官兵们以为是调往朝鲜战场,没想到的是被调遣到北大荒,开始了军垦生涯。更没想到的是,上级派来的分管技术的尖刀营副营长,竟然是耿喜旺……

面对昔日战场上的仇人,郝豹授意郝来萧山岳对耿喜旺进行挑衅,当众侮辱耿喜旺。被及时赶到的邱大犁严加制止,郝豹等人受到了邱大犁的严厉训斥。面对郝豹的下马威,耿喜旺产生了退缩的想法。为此邱大犁家中设宴,循循善诱郝豹等人要团结一致,搞好工作。然而,郝豹依然从心理上排斥耿喜旺。但他又不能不接受与耿喜旺一起工作的现实,心里如同打翻五味瓶一般,不是滋味。

开赴营地的途中,营部文书萧山岳不幸陷入藻泽地中。千钧一发之际,众人在耿喜旺的指挥下,救出了萧山岳。由此,郝豹对耿喜旺的态度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第 三 集

郝豹率尖刀营的战士,克服了重重困难在龙山建立了尖刀营的垦荒营地。

放火开荒,郝豹和赵天顺为了实现当年开荒当年收粮的目标,找到了北洼屯的祁大爷讨教开荒经验。在艰苦和枯燥的垦荒过程中,尖刀营的许多官兵情绪产生了变化。他们要成家、想回家的情绪在多数的官兵中蔓延开来。

郝豹找师长告耿喜旺,说他扰乱军心。师长告诉郝豹要扎根北大荒。招女青年来北大荒成家立业 郝豹思想有了转变,沈秀的同窗好友罗薇薇因父母的阻挠,陷入了与同学吕富有的恋爱痛苦中。

第 四 集

耿喜旺找到师长邱大犁 ,强烈要求调离尖刀营,邱大犁严厉地批评了耿喜旺。明确的告诉他,郝豹之所以对耿喜旺不满。除了工作分歧之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的未婚妻兰珍,当年牺牲在了耿喜旺的机枪下。闻此,耿喜旺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颤。

沈秀收到袁凤的信,得知部队欢迎知识女青年到北大荒支援边疆建设的消息后非常高兴,决定要去去北大荒。无奈沈母坚决反对沈秀的决定,沈秀很是郁闷。

北洼屯的乡亲们杀猪宰羊,请尖刀营的官兵们同过冬至。身为副排长的郝来醉酒闹事,受到郝豹的严厉训斥。由此,上级领导更加明确地意识到,尽快妥善解决大龄官兵的婚恋问题已是刻不容缓的事情。为了安定官兵的军心,上级领导决定去内地招募大量的垦荒青年,来支援边疆建设。同时,尽可能地解决垦荒官兵的婚恋问题。

第 五 集

邱大犁带领赵天顺、耿喜旺、萧山岳等人来到了安城,开始了招募支边青年的工作。

经过邱大犁和沈秀的努力,沈母终于同意了沈秀去北大荒的要求。罗薇薇为了逃避父母的包办婚姻,决心随沈秀同去北大荒。

罗薇薇和沈秀找到了邱大犁了解北大荒的情况,赵天顺把北大荒描述的非常美好。沈秀和罗薇薇决定去。

与此同时郝豹和郝来也回到了阔别数年的故乡,要把连娃子接回北大荒自己抚养。

就在沈秀和罗薇薇她们将要登上火车的时侯,吕富友出现了,请求罗薇薇留下来,遭到了她的拒绝。吕富有把传家的玉佩交给罗薇薇,并许诺他一定会来北大荒找她。

郝来则看上了萧山岳的姐姐萧叶叶,并定下婚事。

第 六 集

在北去的列车上,姑娘们高兴地朗诵着萧山岳写的诗,充满了对北大荒生活的美好向往。

越往北走,越显出荒凉,残酷的真相一天天显露出来。当车队经过一片山峦时,沈秀和几个女兵要方便,她们怕被男战士看见,越走越远,结果遭遇狼群的袭击。耿喜旺为救沈秀受了伤,为此沈秀被邱大犁狠狠的训斥了一番。

女兵终于达到了垦区师部,郝豹听说了耿喜旺受伤的消息立刻赶往医院看望。病房里,郝豹遇见了沈秀。郝豹觉得她像死去的未婚妻兰珍,从此,秀丽出众的沈秀就在他心里扎下了根。

垦区营部内,为迎接女兵搭制的马架子已经竣工。全营官兵热切盼望着女兵们的到来。

沈秀不留在师部要求到尖刀营去。沈秀等人是在黎明时分抵达龙山的,大家立刻被眼前的艰苦的场面镇住了,就是不下车。

第 七 集

关键时刻沈秀带头下了车,使郝豹更加对沈秀刮目相看了。

日子一天一天的流逝,女兵们逐渐适应着垦区的生活。艰苦的劳作让这些从城里来的女孩儿们叫苦不迭,而郝豹的严格要求和不通情理也让沈秀恨透了他。姐妹们对这种艰苦的环境是没有心理准备的,可对当初首长描绘的那副图景却记忆犹新,于是便产生了不满情绪。

不久,又有一批山东女兵来到了龙山。其中一位叫田二曼的女兵格外突出,她高大壮实,性格爽朗,深受大家的喜爱。同时,郝来的妻子萧叶叶也跟随着家属来到了垦区,两人很快就成为了朋友。

大家安顿好后,马上投入了紧张的农业生产中。山东女兵们有力气,干活快,总受表扬。城里的姑娘们不服气,可干活就是不如她们,引来了郝豹的训斥。沈秀等人很是委屈。

耿喜旺对城市女青年呵护有加,郝豹十分不满。说他纵容女青年的娇气,为此两人产生了争执。

第 八 集

空闲时间,女人们也在一起讨论着男兵们。大家都喜欢萧山岳和耿喜旺,说他们既有文化长的又俊。可田二曼却不以为然,认为像郝豹这样的男人才算是条汉子。田二曼毫不隐瞒自己对郝豹的好感,总是找机会接近他,弄得郝豹有些尴尬。

开荒中耿喜旺决定要边开荒边挖渠,郝豹和赵天顺对此持不同意见。

赵天顺给郝豹出主意,要各自带队进行劳动竞赛,输了的人就自动调走,郝豹也觉得可行,认为这样做会激励起大家的劳动热情。

耿喜旺无奈的答应了比赛的要求,带领着沈秀等城市姑娘和郝豹、赵天顺展开了劳动竞赛。郝豹自认为胜券在握,小看了耿喜旺,仍沿用传统人工肯荒。耿喜旺这边引进了旧式拖拉机,想加快开荒进度。

赵天顺发现郝豹心仪的姑娘是沈秀,在得到了郝豹的默认后,为了促成郝豹和沈秀,赵天顺找沈秀谈话,遭到了沈秀的拒绝。郝豹得知后决定亲自找沈秀谈谈……

第 九 集

在工作和生活的接触中,萧山岳和沈秀彼此间逐渐产生了好感……

大家也逐渐适应了北大荒的生活,在劳动之余开着玩笑,其乐融融。

为了增加大龄官兵和垦荒女青年们接触了解的机会,同时也为了使大家在枯燥的垦荒劳动之余,增加生活的乐趣。尖刀营利用晚间的业余时间组织了篝火联谊舞会。舞会上,学跳交谊舞的官兵们,极其认真地跟着沈秀等城市女青年们学习舞步。在这个过程中,他们闹出了许多令人捧腹的“笑话”。郝来想趁机占沈秀的便宜。气愤的沈秀找到邱大犁,提出要离开北大荒。邱大犁认为她不能吃苦,狠狠地训斥了她。

郝豹几次找沈秀谈婚事均遭拒绝,赵天顺为了成全郝豹和沈秀把他俩反锁在马架子里,弄得郝豹十分尴尬。

郝豹对沈秀感到灰心,赵天顺则鼓励他继续努力……

第 十 集

邱大犁和袁凤得知郝豹追求沈秀十分高兴,邱大犁让袁凤去做沈秀的工作,沈秀对袁凤坦率的说明了对郝豹的看法,明确地拒绝了郝豹的感情……

始终暗恋郝豹的田二曼,通过萧叶叶得知,自己送给郝豹的鞋垫被郝豹转送给赵天顺的之后,非常不满的来找郝豹质询此事。当她得知郝豹喜欢的是沈秀之后,田二曼心情复杂地对郝豹送上自己的祝福……

再又一次的篝火舞会上,罗薇薇主动邀请郝豹跳舞,被郝豹婉言谢绝。使得罗薇薇感到很没面子,因此心情郁闷。她闷闷不乐地走出营地……

舞会结束后,沈秀突然发现罗薇薇不见了。郝豹得知,心急如火。急忙组织官兵们四下寻找罗薇薇……

白桦林中的罗薇薇遇到了狼群,危及关头郝豹等人策马赶到。救下了惊恐绝望中的罗薇薇。

被救后的罗薇薇对郝豹产生了微妙的情感。她仿效田二曼做了双鞋垫送给郝豹,没想到却遭到了郝豹的婉言谢绝……

第十一集

  为了让男兵和姑娘们彼此有接近的机会,郝豹命令萧山岳组织了一场篝火舞会。舞会上,郝来趁机想占沈秀的便宜。气愤的沈秀找到邱大犁,提出要离开北大荒。邱大犁认为她不能吃苦,还有小资产阶级思想,狠狠地训斥了她。

  郝豹来到邱大犁家,托袁凤帮忙,撮合他和沈秀。袁凤同意了,找沈秀谈心。沈秀向袁凤道出了她不肯接受郝豹的原因。与此同时,郝豹拒绝了田二曼做的鞋垫,并坦诚只把她当成战友,让田二曼对其彻底死了心。

  回到垦区,沈秀就接母亲去世的消息,悲痛的她去找郝豹请假,郝豹很为难,因为邱大犁已经下达了抢收粮食的命令,任何人不准请假。沈秀急了,找邱大犁理论,同样遭到了拒绝。沈秀悲痛万分,以为是郝豹从中作梗,对他的误会更深。

  第十二集

  自从拜耿喜旺为师后,郝豹的文化知识有了非常大的提高,同时引发他对垦荒女青年的看法产生了极大的变化。

  为了保护关心爱护女青年的生活,他提出了一系列的科学举措,从而得到了垦荒女青年们的赞扬。大家都感觉郝营长变了,变得开始有人情味儿了。于是,营地里摆满了女青年采摘的各种野花。

  提升为教导员的赵天顺,传达上级的指示。解决大龄官兵的婚恋问题,再次被摆到郝豹的面前。

  郝豹、喜旺、天顺研究确定,为了完成上级指示,营领导要以身作则。于是,赵天顺有些不好意思的找到沈秀,请她帮忙去做罗薇薇的工作。罗薇薇直言并不喜欢赵天顺,使天顺彻底死心。已经对耿喜旺转变看法的郝豹,在交谈中得知自己误会了沈秀和耿喜旺的关系。同时还得知耿喜旺有一个至今还生死未卜的妻子。不由深表同情,耿喜旺试图再次对郝豹未婚妻兰珍之死,表示歉疚和忏悔,郝豹淡淡地避开了这个话题。

  无意中沈秀和萧山岳在沼泽地中救了一只受伤的小鹿,在两人的悉心照顾下,小鹿的伤势渐渐好转,两人也在不断的接触中感情逐渐地加深。没想到这头小鹿被郝豹误杀,由此在郝豹、沈秀和萧山岳之间引发了激烈的争吵。郝豹和赵天顺发现了沈秀和萧山岳的隐秘恋情……

  第十三集

  郝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心仪的沈秀爱恋的却是萧山岳,这使他即痛苦又为难。痛苦的是沈秀不爱自己,为难的是萧山岳是自己生死与共的战友和好兄弟。面对他俩的恋情郝豹不知如何是好……

  细心的萧山岳把小鹿做成了标本,准备送给沈秀。

  组织上越来越频繁地给战士们牵线搭桥。组织上把赵天顺介绍给了田二曼。田二曼自知郝豹不会喜欢自己,就决定和赵天顺接触一下。这样一来二去,田二曼也喜欢上了赵天顺,两人便择吉日,热热闹闹地成了婚。郝豹看到田二曼结婚了。

  第十四集

  郝豹误会罗薇薇乱交男朋友,并在会上批评了她。可他怎么也没想到,罗薇薇喜欢的是自己。面对罗薇薇的这份真情,郝豹十分地感动。但他还是没法接受罗薇薇。狠下心来婉言拒绝了她。罗薇薇很伤心,沈秀看到她偷偷哭泣,以为是郝豹欺负了她,气愤地去找郝豹理论。郝豹真诚地向罗薇薇道了歉,但表示仍然无法接受她的爱意。

  一心想撮合耿喜旺和罗薇薇的郝豹为俩人创造了许多单独相处的机会。团里决定成立一个测绘队,他安排耿喜旺和罗薇薇同去。一路上,耿喜旺对罗薇薇照顾有加,这让罗薇薇很是感动,并尝试着慢慢去接受耿喜旺。

  总部决定开挖排涝大渠,邱大犁将任务交给了郝豹的尖刀营。在修渠工地上,团里送给垦区送来一套广播器材,建起了简易的广播站,郝豹决定让沈秀做广播员。

  第十五集

  修渠的进度一直上不去,耿喜旺用炸药炸渠的方法加快了挖渠的速度,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得到了总部的表扬。广播站成立后,萧山岳负责写稿子,接触沈秀的机会自然多了起来。一次偶然,沈秀翻看了萧山岳的日记,内容充满着对沈秀的爱意。沈秀看后很感动,内心充盈着甜蜜和幸福。

  耿喜旺和罗薇薇在相处中逐渐产生了感情,可罗薇薇仍然放心不下家乡的吕富友。一天,罗薇薇收到了吕富友的分手信,很伤心,耿喜旺一直陪在她身边,安慰她,这更加坚定了她选择耿喜旺的决心。

  冬天到了,军营里流行起了疟疾,赵天顺和沈秀等许多人都感染上了。大雪封山,生病的同志们缺少药物和营养品,郝豹急的不知如何是好。这时耿喜旺主动要求出山去师部请求支援,郝豹无奈也只好同意了。耿喜旺带领韩光烈、郝来和萧山岳等人出发了。出发前,赵天顺特意嘱咐韩光烈和郝来要特别留意耿喜旺。

第十六集

  风雪中,耿喜旺等人坐在雪爬犁上艰难的行进。郝豹这边仍然拖着疲惫的身体坚持垦荒,罗薇薇和沈秀被郝豹的精神所震撼。

  一次大雪,姑娘们所住的马架子倒塌了,沈秀被压在下面,危在旦夕。郝豹听说后疯了一般地奔向马架子,奋力的救出了奄奄一息的沈秀,自己却由于过度的劳累昏倒在地。沈秀被救醒后的得知郝豹为了救自己受了伤,非常感动,对其有所改观,但她心里最喜欢的还是萧山岳。

  耿喜旺等人历经艰险终于达到了师部,赶着满载药品和货物的雪爬犁往回赶。这时,风雪已经堵上了回去的道路。韩光烈为了给大家探路,不顾耿喜旺的劝阻独自行动,结果壮烈牺牲,耿喜旺等人悲痛欲绝。

  第十七集

  回到垦区,郝豹为韩光烈举行了隆重的葬礼。耿喜旺隐瞒了韩光烈单独行动的过失,这引起了郝豹和赵天顺的误会,认为他管理疏忽,对他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最后还是萧山岳向郝豹道出了实情。郝豹不但没有追究责任,反而上报申请韩光烈为烈士,这引起了赵天顺的不满,埋怨郝豹没有原则。

  对于韩光烈的死,耿喜旺久久不能释怀,罗薇薇从旁安慰,两人感情更进一步。郝豹也对耿喜旺有所改观,一次深谈,两人多年来积攒的误会顷刻解除,成为了好兄弟,这种变化让罗薇薇和沈秀很是高兴,大家干劲十足地投入到农业生产中。

  沈秀对郝豹的态度有所转变,赵天顺看到了苗头,趁热打铁说和两人,沈秀却向他道出了喜欢萧山岳的心里话。沈秀勇敢地向萧山岳表达了好感,但萧山岳顾及郝豹而拒绝了沈秀。

  第十八集

  一日,沈秀到袁凤家做客,看到了连娃子,袁凤向她道出了兰珍和郝豹的故事,但却不愿解释连娃子的来历,这让沈秀产生了误会。

  一次偶然,郝豹撞见沈秀和萧山岳亲密的在一起,还看到了萧山岳准备送给沈秀的小鹿标本,顿时心生醋意。失落的他借酒消愁,向赵天顺道出了一切。莽撞的赵天顺找到了萧山岳,警告他不要和营长抢女人,萧山岳无法放弃心中所爱,严辞拒绝了赵天顺的无理要求。

  这时,郝豹接到师部来的命令,调萧山岳去中苏边界的畜牧排当排长,郝豹认为不妥,正准备要向上级反映,被赵天顺阻止了。赵天顺劝郝豹将萧山岳调走,以便更好的接近沈秀,郝豹认为这不是君子所为,但又不能违抗师部的命令,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萧山岳最终还是离开了垦区。沈秀误会是郝豹故意将萧山岳调走,气愤的去找邱大犁理论。邱大犁耐心的向沈秀解释这是上级的决定,不能违抗,沈秀仍然无法接受。

  第十九集

  赵天顺和田二曼结婚后不久,田二曼便有了身孕,赵天顺悉心照顾,田二曼觉得自己很幸福。萧山岳到了畜牧排,带领全排进行畜牧改革,成绩突出,得到了邱大犁的表扬。同时,邱大犁还向萧山岳表达了郝豹想把他调回尖刀营的想法,被萧山岳婉言拒绝。报纸上登出了萧山岳的事迹,沈秀看到他的照片,心里充满了对他的思念。

  对于误杀沈秀的小鹿,郝豹一直耿耿于怀,他特意在林中抓了一只小桦鼠,准备送给沈秀。可沈秀却不领情,还狠狠的把笼子摔到了地上,两人陷入了冷战。

  一次,沈秀主动要求参加拖拉机培训班,在培训班里遇见了萧山岳的战友小郭。听着小郭讲述着萧山岳的生活细节,沈秀的眼睛渐渐湿润了,她心中对萧山岳的思念一天比一天加重。

  一次偶然,郝豹从邱大犁那里得知萧山岳调去畜牧排,是营里有人打了报告,郝豹下定决心要查出这个打报告的人。

  第二十集

  通过刻苦的学习,沈秀终于学会了开拖拉机,她兴奋的向郝豹等人展示学习的成果。有了拖拉机的帮助,垦荒的速度快了几倍,成果显著,郝豹很是兴奋。

  十一放假,沈秀在小郭的带领下,来到了萧山岳所在的畜牧排,见到了她日思夜想的萧山岳,久别重逢的两人兴奋异常,两人渡过了美好的假期时光。

  假期过去了,沈秀和萧山岳依依惜别。沈秀决定学成拖拉机后就申请调到萧山岳的畜牧排,然后和他结婚,两人对未来充满了美好的梦想。

  另一方面,郝豹查出打报告的人是赵天顺,为的就是成全自己和沈秀。郝豹认为这不是君子所为,狠狠地训斥了赵天顺,为此两人产生了误会。

  田二曼难产,几经周折,终于为赵天顺生下一个儿子,全营战士都为这个新生命的到来感到无比的兴奋。

第二十一集

  正当垦荒成果喜人时,上级传来消息,北大荒要改成农场,取消军队编制,大家顿时炸了锅。要取消尖刀营,郝豹心里也不愿意,可他为了顾全大局,忠诚人民,他做通了大家的工作,忍痛把尖刀营的旗子摘了下来。沈秀等人被郝豹的做法震撼了,决心扎根垦区,做一个真正的北大荒人。

  没有了军队编制,郝豹被组织上任命为农场场长,耿喜旺任副场长,沈秀当上了拖拉机手,而罗薇薇则安排到了卫生队,赵天顺等人也都有了新的职务安排。赵天顺没有当上副场长,心里不是很平衡,郝豹耐心地做着他的思想工作。沈秀驾驶着拖拉机没日没夜地垦荒种田,郝豹怕沈秀出夜班危险,一直默默的暗中保护着她,可沈秀对这些却毫不知情,还戏弄了郝豹,幸亏罗薇薇及时点破。

  连日的艰苦劳作使得沈秀积劳成疾感染了感冒,并转成了肺炎,躺在场部卫生院里不能进食,人也日渐消瘦,郝豹心里很是着急。

  第二十二集

  病情稍稳定一些后,沈秀想吃糖,可垦区供给有限,郝豹灵机一动,买了些甜菜疙瘩,来到袁凤家,自己动手熬起糖稀来。袁凤感受到郝豹对沈秀一片痴情,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在郝豹的悉心照顾下,沈秀病情渐渐好转,对郝豹的态度也有所改观,可是她向罗薇薇坦诚自己心中始终喜欢的是萧山岳。

  另一方面,耿喜旺和罗薇薇的感情也日渐成熟,俩人约定明年开春就结婚。第二年春天,积雪渐渐融化,罗薇薇和耿喜旺的新房已经盖好,结婚介绍信也开了,就在此时,吕富友却风尘仆仆地赶到农场,想和罗薇薇再续前缘。一面是初恋情人,一面是对她一往情深的耿喜旺,罗薇薇一时间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耿喜旺不想罗薇薇为难,决定放弃竞争,留了封信悄悄的走了,临走时还开好了给罗薇薇的调动信,让她和吕富友一起走。无奈的罗薇薇只得选择吕富友,耿喜旺躲在马架子后面恋恋不舍的看着罗薇薇远去了。郝豹埋怨耿喜旺将罗薇薇拱手让人,可耿喜旺却认为爱一个人不是占有和私欲,而是奉献。郝豹被耿喜旺的话深深触动,有所领悟。

  第二十三集

  郝豹请袁凤为他介绍对象,邱大犁庆幸郝豹终于走出心中的阴影。郝豹来到了畜牧排,找到了萧山岳,坦言他虽然曾经喜欢过沈秀,但是沈秀心中始终喜欢的是萧山岳,所以决定将萧山岳调回尖刀营,成全两人。

  一天,耿喜旺独自回到新房,突然发现身着红衣的罗薇薇正在新房内等着他,耿喜旺欣喜若狂,两人紧紧相拥在一起。

  原来罗薇薇与吕富友走后,得知他并不想长留北大荒,也无法忍受北大荒恶劣的生活条件,执意要回到安城当小老板。罗薇薇自知与吕富友不是一路人,和他提出了分手,回到了农场。历经重重磨难,耿喜旺终于和罗薇薇走到了一起。

  第二十四集

  在郝豹的带领下,龙山垦区建设得越来越好,许多有志青年响应国家的号召来到农场支援建设。祈大爷也把孙女祈春红送到了农场锻炼,和沈秀一起当上了拖拉机手。

  另一方面,在郝豹的努力下,萧山岳也即将调回农场,回来后就要和沈秀成婚,沈秀听到此事欣喜若狂,盼望着萧山岳的到来。郝豹分给沈秀一套新房并开好了结婚介绍信,沈秀很感动。正当沈秀沉浸在巨大的喜悦中时,突然传来萧山岳出事的消息。

  原来,萧山岳在回农场途中,为了救四个陷入沼泽的群众而英勇牺牲。悲痛万分地沈秀疯了一般冲向畜牧排,想要见萧山岳最后一面。郝豹不放心,和沈秀同行。

  师部领导为萧山岳举行了隆重的悼念仪式。整个仪式中,沈秀极力克制着内心地悲痛。仪式结束后,沈秀才渐渐回过神来,她有点失去理智,冲着郝豹大发脾气,认为是郝豹公报私仇将萧山岳调走,才使得惨剧发生。面对沈秀的指责,郝豹一声不吭,内心充满极度的悔恨……

  第二十五集

  萧山岳牺牲后,沈秀便一病不起。她发着高烧,不断地呼唤着萧山岳的名字。郝豹自觉对不起沈秀,没日没夜地照料她,看着沈秀一点点恢复了气色,他终于舒了一口气。病好后,在萧山岳的墓前,郝豹亲自将日记本、小鹿标本和还没有写好的《北大荒》小说交给了沈秀,沈秀捧着萧山岳遗物悲痛欲绝。

  这一场病让沈秀如同脱胎换骨。在袁凤家,邱大犁向沈秀道出了连娃子与郝豹的渊源,这让她开始重新审视眼前的郝豹。说到底,萧山岳的死和郝豹是没关系的,回想起过去的一幕幕,沈秀这才感到自己做得有些过分了。

  另一方面,耿喜旺对自己间接害死兰珍的事情一直很后悔,他在屋里偷偷的给兰珍设了灵堂,正巧让赵天顺发现,对其产生了误会,并暗中调查此事。

  一次,郝豹外出学习,赵天顺和耿喜旺在生产计划方面产生了激烈的冲突,心怀不满的赵天顺有意夸大耿喜旺烧香拜佛的事情,并建议郝豹立案调查此事,郝豹认为这样做不妥,决定直接找耿喜旺谈谈。

第二十六集

  郝豹、赵天顺和耿喜旺进行了一次深谈。谈话中,耿喜旺向郝豹和盘道出了自己对兰珍的死无法释怀,所以才在家供奉了兰珍的灵位,赵天顺知道自己又一次的误会了耿喜旺,向耿喜旺真诚的道了歉,郝豹、耿喜旺、赵天顺三人多年来的误会和矛盾就在这次深谈中瞬间解除,从此三人齐心协力,北大荒的生产建设又迈入了一个新阶段。

  农场建起了小学,郝豹决定让沈秀担任校长,并把连娃子接了回来,沈秀对连娃子疼爱有加,郝豹看在眼里,心里很是温暖。就在这些点点滴滴中沈秀和郝豹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一日,邱大犁为郝豹等人带来了好消息,龙山农场的庄稼获得了大丰收,总产值位居总场的首位,郝豹由于成绩卓越,被评选上了省劳模;耿喜旺也当选了全农场的优秀技术员,罗薇薇也成了农场卫生所的所长,正当大家准备投入新的生产之中时,郝豹却病倒了……

  第二十七集 (大结局

  郝豹的病使沈秀意识到自己对郝豹的感情,一次萧山岳的祭日,沈秀到坟上和萧山岳道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她会替萧山岳完成《北大荒》的小说,然后与郝豹成亲,迎接自己的新生活。

  而就在此时,战争的创伤和多年的艰苦劳作使郝豹积劳成疾,在一次劳动中,他昏倒了。在众人的劝说下,郝豹同意去市里的大医院检查,结果表明郝豹的病情相当严重,郝豹得知自己的病情后强打精神重新投入到劳动中。郝豹不想连累沈秀,有意疏远她,他态度的突然转变让沈秀伤心不已,遂求助于袁凤。

  在邱大犁和袁凤的逼问下,郝豹终于如实道出了自己的病情,这让沈秀很惊讶。远在北京的王震将军得知了郝豹的事迹,安排郝豹去北京治病。郝豹在赵天顺的陪同下踏上了征程。

  雪爬犁在茫茫的大雪中急速行驶着。突然,赵天顺发现了久未露面的沈秀,正身穿着红色的嫁衣,站在风雪中,静静地等待着郝豹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