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简介:大结局
  明朝,贪官当道。神捕陆战(元华饰)与劫富济贫的女飞贼飞鹰(米雪饰)情投意合。诞下一女--陆拾羲(周丽琪饰),她长大后成为女捕快,但在男人主导的衙门中常被看轻……
分集剧情:
    第一集

  除武功高强的女捕快拾义妹外,良才县的官员及捕快均是贪财之辈。王员外家中失窃,妹擒获窃贼,却反被县令鲁周及师爷史其旺指责令衙门失去敛财机会,妹母金英带备汤水前来安抚众人。捕快莫大毛劝妹要识时务,妹坚持不会有损父陆战“神捕”之名。旺与外地来的文人水东楼比试对对联,楼文采令众才子佩服,旺不悦。流氓陈七偷去楼的钱包,捕头幺大平却指七只是替楼拾回钱包。恶霸彭威到英的食店“膳汤铺”强饮虎鞭汤,楼使计解围。是夜,威等殴打楼,英暗中出手相救。楼状告威打人,威贿赂旺,旺遂反告楼殴打威,楼气愤。楼使计令威当众殴打周,逼周秉公处理,又令旺掏出贿款。

  第二集

  周为得罪威而苦恼,旺建议他借病请辞,提早还乡。众捕快不满妹及楼阻碍他们敛财,设局革退妹。妹在膳汤铺帮忙,结果愈帮愈忙,英气坏。平等逼七假扮偷走“草圣”张旭墨宝的大盗汪大虎,以嫁祸楼是同谋。计划被妹意外搞砸,妹更遇上真的虎。平担心妹强要捉拿虎而连累他们,心生一计。英不接纳平介绍给妹的工作,却同意他为妹做媒。平与英安排妹和忠义武馆罗师傅相亲,岂料罗心仪的是英,令众捧腹大笑。楼发现送给妹的字帖变成张旭的墨宝,时虎寻至,欲杀二人,幸英暗中出手相救,却被楼发现她会武功。周提早回乡的申请获批,旺担心楼会乘机搞事,众决定尽快赶走他。

  第三集

  街坊请妹代照顾儿子,妹对着哭个不停的小孩,苦恼,最后惟有吹奏童谣哄他。楼听到童谣感亲切,又看到木刻笛上的飞鹰雕刻,追问妹。楼怀疑英是当年救他的恩人“侠盗飞鹰”,遂向英拜师以试探她。怎料英却代妹收他为徒,乘机撮合二人。楼以学武为由,伺机向妹打听英的身分,不果。英知道楼怀疑自己,使计让楼释疑。平等殴打楼,并逐他出良才县;平其后得知楼是新县令,即惶恐不安,幸楼表示既往不咎。楼藉亲自点算衙门所有物品及职员后才肯交接,令妹复职。旺称新官上任最重要是官威和排场,楼着他代办。旺向众吏员集资千两为楼办事,令楼欠他们的债,逼他同流合污。楼听到自己欠下巨债后当场吓昏。

  第四集

  楼醒来坚称不会还钱,还要上告何知府,旺怕官职不保,阻止。平迁怒于妹,着她上山打老虎来教训她。楼认为众捕快以旺马首是瞻,着心腹绍泉调查旺的出身。老妇三婆上茅厕后发现一千文钱不翼而飞,楼说要审问茅厕板。众捕快大肆宣扬此事,村民争相听审。楼审问茅厕板,成功将钱送还给三婆。楼跟众捕快下乡征收钱粮,众苦恼不能乘机敛财。众乡绅贿赂楼,楼收而不拒,妹不屑。妹见楼减收关嫂的钱粮,又派发受贿物品给村民,心知误会了他。平等调戏村妇,妹阻止,平欲教训她时,英暗中相救,被楼看见。楼借口陪英采药,试探她是否鹰,不果,却突然失足掉下悬崖。

  第五集

  英讹称亡夫战才是飞鹰,楼半信半疑。幪面贼打劫钱粮,妹挺身抗贼,英暗中相助,将贼击退。楼加薪三倍,诱众典吏及捕快签新约,并将上缴后余下的钱粮归还给衙门,而不依旧例分钱,众始知受骗。村民周旭指林通强抢祖屋,通反指旭违反合约,人证物证俱在,楼判通胜诉。楼使计令通心甘情愿送房子及银两给旭,旭感激。众典吏及捕快集体告病假,令妹捉贼疲于奔命。楼质问旺,旺建议他病向“钱”中医,否则知府何百福到来巡视时会革退他,楼不从。七打劫旺母廖氏,幸被一心求死的陆秀姑所救。原来秀是妹的姑姑,被夫休掉后变得疯癫。楼约见旺,旺看见楼拿出一封信时即面色大变。
    第六集

  楼拿出由万松书院李学政所写的信,令旺吩咐众典吏及捕快复工,众不解。楼迎接福返衙门,接着为贺福六十大寿而苦恼。旺指钱李通及赵兴两县令对知州一职虎视眈眈,一定会对楼落井下石,又说升官论“财”,着楼掌握“贪”和“巴结奉承”这两大法门。寿宴上,楼凭机智大讨福之欢心,打马吊时更不费分便令福成为大赢家,通及兴气愤。马府台之子马立光调戏民女云芝,被妹捉拿返衙门,平知道光身分后即放了他,妹气结。楼利用挑拨离间计,令通及兴视他为朋友,旺始知他深谙为官之道。旺追问楼为何重金留自己在身边,楼三缄其口。光强奸了芝,妹狂殴他后带他返衙门,楼等大惊。

  第七集

  妹查问芝被施暴的情况,芝情绪激动,妹誓要还她一个公道。光否应强奸了芝,指自己当时正在嫖妓,只犯了宿娼罪,并可以银两赎刑。芝突然中了不知名蜂毒,昏迷不醒,因而无法指证光。楼无奈放了他,但光反控妹诬告,楼为息事宁人而革退妹。秀被街坊视为女赌神,旺气极,跟她对赌,结果秀全军覆没,还写下债据。妹在芝发上找到一干花蕊,英若有所思。妹发现刑部公文,指官员子女犯宿娼罪不可再以赎刑金代替杖刑,即捉拿光返衙门,着楼施以杖刑,楼苦恼。英告知楼花蕊属于香艾花蕊,会吸引云南的虎头毒蜂,楼推测有人欲杀人灭口。公堂上,楼向嚣张的光施以杖刑,大快人心。

  第八集

  妹接到匿名信,指芝中了云南虎头蜂毒,只有狮头草可解毒,怀疑是祖籍云南的平所为,决定往云南三水乡。平跟踪妹到三水乡,暗中阻止她摘狮头草,不果。秀沉迷赌博,欠债累累。妹押平返衙门,平指证是光收买他。芝吃了狮头草后仍未苏醒,大夫指她中毒太深,要听天由命。楼决定起诉光,时福突然来到接手此案。楼以福金屋藏娇一事来要胁他,福怒然要楼交出官印。楼接到匿名信后,使计令布政使岑大人及按察使麦大人勒令福告病辞官,又与二十多位官员联署让楼审理此案。原来英暗中帮助楼,并直认是飞鹰。楼指控光强奸芝及收买平,正要用刑之际,有人大声喝止。

  第九集

  光父马庸到来聴审,平突然反口指被楼屈打成招,庸要胁会上告朝廷,逼他放人,楼吓晕。旺指芝仍昏迷,难把光入罪。楼突然开审,表示隐婆陈二姑验出芝有身孕,待芝产下婴儿,滴血认亲后才可还光清白,庸欲救无从。衙门上下腹泻,英其后在井内发现毒菇,推测有人欲毒杀芝灭口。楼使计令光亲口承认强奸芝,被斩首。楼指出写匿名信的人是旺,旺坦言要考验楼是否有胆量挑战权贵。捕头一职悬空,楼请来战生前助手唐森出任,妹失望。楼上京接受皇上赏赐,众官设宴招待,太保万镇方责众人只顾吃喝,不管灾民受苦,楼于是讹称正在商议赈灾之事。原来方是楼恩师,二人设计令众官加入赈灾的行列。

  第十集

  方之女丽君爱慕楼,楼无可奈何与君订亲。楼将御赐
千里马用作“马快”,即马上捕快,的坐骑,并擢升妹为“马快”,妹喜出望外。妹欲往梅林镇捉拿乔装大盗独孤龙,估计他将在梅林镇劫南朝玉佛;英乔装婆婆暗中保护她。妹在添胜客栈遇见送玉佛的镳师,提议合作捉拿龙。龙扮作捕快加入追捕,妹更误会英是龙,险被龙乘机拿走玉佛。妹怀疑新捕快其实是龙所扮,终使计使龙原形毕露,妹后在英暗中相助下成功擒拿龙。廖与秀在庙中相遇,廖邀请她出席寿宴。秀禁不住再入赌坊,欠下五十两,旺无奈替她还债。运送到岳州的一百万两途经良才县驿站,楼命所有捕快到驿站守护。是夜,众发现楼被绑架,绑匪要求一万两赎金。
    第十一集

  平跟飞虎寨山贼勾结,他猜测妹不会用一万两官银来赎楼,于是想出除去楼和妹并兼得官银的诡计。旺从楼留下的蛛丝马迹,推测绑架案的主谋是平,又发现衙门有内鬼,于是决定将计就计。妹单枪匹马上飞虎寨营救楼,险被平雇用的高人所杀,幸幪着面的英使出绝技“流云斩”助她解围,然而英自己则身受重伤;森指出幪面人是飞鹰。朝廷贴出黄榜缉拿鹰,妹发誓亲手逮捕鹰,楼忧心忡忡。妹千方百计不让英购买疗伤药材,英气坏,幸楼偷偷给她送药来。妹发现楼偷药,逼他说出鹰下落,楼为脱身而吻妹。翌日,妹缠着楼,逼他透露鹰的下落。英卧病三日又吐血,楼情急下拿出药包着妹煎药,妹因而惊悉英就是鹰。

  第十二集

  妹不眠不休地照顾英,但对她却不瞅不睬,英难过。楼慨叹妹眼中只有黑和白,英反过来安慰他。方奇怪鹰突然重出江湖,怀疑妹与鹰有不寻常的关系,决定以妹做饵引鹰现身。楼惊悉妹被武林中人掳去,方却以黄雀在后为由,而不顾妹安危。楼想令方释疑和救出妹的方法,着英协助。众人期待鹰出现,却发现黑衣人是罗。妹知道英为了救她而求罗帮忙,又见罗逼英履行成亲诺言,大惊失色。母女和好如初,英更细诉当年成为“侠盗”飞鹰、与战邂逅及退隐的经过,还将订情卷轴送给妹,让她日后送给心上人。妹一见楼便心如鹿撞,又将卷轴送给他,并着他不要后悔,楼莫名其妙。

  第十三集

  英决定将毕生绝技“飞鹰八式”传授给妹,好让她保护自己。可惜妹记不下口诀,要向楼求救,楼惟有偷偷替她记下口诀。英慨叹妹只会念招式而不懂灵活运用。楼与妹遇到山贼“山西三怪”,妹不敌之际,楼喊出要运用的招式,妹最终成功逮捕怪。王胜之妻指控二叔王广杀兄,旺指没有尸首不能受理。秀为见儿子安,不惜答应前夫赖仁替其筹三百两还债。秀偷了英的鲍鱼、海味和珠宝变卖,可惜只筹得三十两,惟有向廖借钱,旺、妹等认定她沉迷赌博,不肯帮忙。妹带楼到广曾拜祭的山头,楼有所发现。楼使计令广招认为了争夺祖屋而杀兄,妹欣赏他的机智及博学,对他更生倾慕。

  第十四集

  楼与妹二人屡破大案,刑部颁下急件要二人微服上京,侦查专杀京中贵女的连环凶杀案。妹知道楼失了卷轴,大兴问罪之师。楼从英口中得悉妹送他卷轴作订情信物,大惊失色。楼欲寻回卷轴后跟妹说清楚自己对她并无半点儿女私情,岂料却令她误会加深,众捕快及旺更认定二人是一对,楼不禁叫苦连天。旺趁楼和妹上京之际往吃花酒。旺不屑秀为了三百两钱而沦落风尘,其后才知道仁为了还债而将秀卖给青楼。旺给秀三百两,让她取回儿子安,岂料仁反口,旺安慰会替她想办法取回安。楼与妹抵达京城,遇上戚太师行将出阁的女儿采宁被杀,君还看见凶手的背影。妹自荐保护君,楼担心妹会发现他和君早有婚约。

  第十五集

  君见妹向楼眉目传情,生疑,楼遂讹称妹之未婚夫刚去世,着君不要提及婚约一事。另边厢,楼亦对妹说出同一番话。楼发现连环凶杀案有三个共通点,并拘捕了替死者整妆出嫁的理妆师细凤。虽然如此,楼仍觉事有蹊跷。仁再利用安来向秀要钱,秀和旺不忍安被虐待,欲给他钱时却发现他已失踪。仁发现安倒卧后巷,大夫指安受了风寒并被野狗咬伤,将活不过当晚。仁愿以一百二十两将安卖给秀,二人签了合约后安突然醒来,仁至始才知中计。君和妹分别约楼去赏花灯,楼在花灯会内疲于奔命。唐贵女出嫁当晚,妹扮成唐以引真凶出现,结果险被凶手杀死,幸楼挺身抢救;楼惊觉自己已爱上妹。楼审判凶手后向妹表白爱意,妹心甜。
    第十六集

  楼与妹破贵女连环凶杀案后,皇上钦点二人追查三十年前从天竺送来而今却下落不明的《养生宝典》。楼表示爱上了妹,向方提出退婚,君闻言大受刺激。方离京公干,君要胁会对妹不利,还私办婚礼。妹知道楼和君将要成亲,硬闯太保府,君以闯府乃死罪为由,逼楼跟妹断绝来往。楼故意伤害妹,令妹伤心离开。名捕萧天南和乔振北跟楼商讨追查《宝典》事宜,众人最后决定分头打听。楼和妹到菩提寺探访菩提大师,君不满楼对妹仍关怀备至,遂使计骗妹到菩提寺以图再毒死她。楼知道后慌忙赶去,只见妹已喝下毒茶,也抢来喝下,表示要和她生死与共。

  第十七集

  方感楼和妹情深意重,答应退婚。北突然被杀,凶器是飞鹰镖,楼怀疑有人嫁祸鹰。楼从宫中卷轴中查出三十年前《宝典》失窃后有小太监失踪。旺心情烦躁,带队扫荡赌坊,众捕快直指他爱上秀。旺跟踪秀,发现她已戒赌,追问她为何欺骗他,并坦言已爱上她,秀喜出望外。楼发现北被杀当日有两人无故被烧死,更发现两人是太监,感可疑。楼接到消息指南被鹰所杀,遂与妹返良才县,跟英合作引出假鹰。假鹰当众行刺楼,妹和英合力捉他,不果。楼与毛送英返家,惊见妹被英打晕,楼恍然这是个骗局。此时方带兵来搜捕鹰,众人在井中发现金银珠宝,直指妹贪赃枉法要问斩之,英挺身而出并表明鹰的身分。
    第十八集

  方用刑逼英交出《宝典》,楼责他不应秘密审讯,方反责他为妹徇私。妹欲劫狱,要求楼一起远走高飞,楼反对,二人决裂。楼为救妹而求刑部尚书邵正罡想办法将英移交刑部审判,罡答应。众捕快愿加入劫狱行列,妹感动,旺向其献计。方接到将英交往刑部的公文,怒责楼,二人反目。方闻知妹和森成功劫狱,大喜。妹三人抵抗方手下的追捕,妹以卷轴救英,却意外发现卷轴内藏有写有怪字的丝绢。英想起当年曾在将军府偷出卷轴,妹怀疑丝绢是《宝典》,并上京找菩提大师求证。楼被降职六级,到妓院买醉。方带醉醺醺的楼返家,再拉拢他回巢,楼答应。楼向君卑躬屈膝,君肆意侮辱他。

  第十九集

  楼推测方是当年失踪的小太监小祥子,旺惊讶。菩提大师仍未译出经文,旺提议到太监被烧死的现场找线索。楼提议设宴让罡和方修好,方大喜。楼向君打听其母和方的往事后,更觉方可疑,想出滴血认亲一计,惜失败。旺和英到纵火现场调查,发现其中一太监殷公公未死,向其证实方就是祥。二人护送殷返京做证人,可惜殷捱不住长途跋涉死去;众泄气,楼灵机一动。方手下楚雄发现楼、罡及英等秘密聚会,又见到殷的尸体,告知方,怎料却招致杀身之祸。方没有依约到山神庙,楼计划失败,返太保府时被方指控杀雄。旺、英母女欲离京暂避,得知菩翻译的工作尚欠四句经文便告完成,焦急。

  第二十集(大结局)

  君恨楼和妹,着方杀二人,不料却无意中透露了二人曾找菩。菩完成翻译,英看出是上乘武功秘籍,练成后可杀人于无形,因而推断方是杀南、北及雄的凶手。楼为求将方绳之以法,想出置之死地而后生之计,再加上英母相助,终将方正法。皇上得回《宝典》,升楼十级,成为三品大官,且要他留任京师。楼为了妹而决定返回良才县,妹大喜。楼在市集遇君,被她追打,泉挺身教训她。楼等返到良才县,受到百姓热烈欢迎。秀和廖追问旺的行踪,惊闻他去了当和尚,慌忙赶去阻止,廖终答应让旺娶秀。旺和秀、楼和妹成亲当日,妹见楼迟迟不出现踢轿门,怒气冲冲到楼房,惊悉他被绑架……
与本剧相同片名:剧情介绍(59175)简介资料(58976)电视剧(18458)分集剧情(17992)大结局(18460)秀才遇着兵(2) 上一篇:一切从结婚开始   下一篇:樱野三加一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