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一个颠覆的童话故事 王子变青蛙

  一个以嫁给有钱人为人生目标的功利女孩

  一个以事业成就衡量人生价值的冷酷王子

  一个意外让王子与女孩的人生产生交集

  冷酷的王子失去了记忆变成落难的青蛙

  女孩以为捡到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偷渡客

  奴役他、修理他、用尽各种方式占他便宜

  却不知身旁的这个人正是她梦寐以求的超级贵公子

  一段爱与童话的故事----王子变青蛙

  大男人主义的均昊在订婚大喜日前为了收购观美渔村改建成新的观光景点偕同未婚妻芸熙来到此,岂料在路上竟会遇到一个专门欺骗观光客的天瑜。对天瑜这个女骗子他一开始就无好感,怎知却会一而再,再而三地遇上她。为了给芸熙一个难忘的回忆,误上了天瑜兜售的热气球,原本打算在上头求婚,没想到热气球突然爆裂,两人落海,求婚戒指也不翼而飞了。

  视钱如命的天瑜为了筹到5千元好买一件全渔村最漂亮的衣服去参加为死去的母亲平反名誉的音乐纪念会,报名参加抬神轿比赛。当她比赛途中经过海边时意外捡到均昊那只求婚戒指,兴高采烈的以为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而占为己有,眼看就快抵达比赛的终点站却不幸抽筋溺水,幸好遇到出海视察的均昊,获救的她醒来发现均昊吻着她(事实上是人工呼吸),气愤的要均昊赔偿她的初吻,均昊则直呼早知道就不要救活这个偷他戒指又死爱钱的女骗子。

  另一方面,子骞一直以来就深爱着芸熙,最痛苦的莫过于眼见芸熙将成为均昊的妻子,但他从未有过非份之想,而他的拜把朋友为了帮他夺回最爱,在芸熙和均昊订婚当天绑走均昊,车上一阵拉扯导致两人坠海,大难不死的均昊爬上岸求救,却被开车载家人回家的天瑜意外撞上,一家人匆忙中带均昊逃离现场。

  均昊清醒后失去记忆,天瑜与家人连合骗他为大陆偷渡客,并为他取了个名字:茼蒿,让他留在杂货店工作。在纯朴的渔村生活下,加上天瑜与其母金枝的打压,从此个性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变得懂得如何去体谅他人、具温柔与同情心。不知不觉中对天瑜和均昊产生情愫,就在两情相悦时,均昊恢复记忆了。恢复记忆的均昊完全不记得两人的爱情,但却还记得之前天瑜对他死要钱的种种行径,所以亦然决然离开天瑜。

  面对子骞的感情,芸熙一直无法接受,但是子骞对她的温柔与体贴却又让她无法拒绝。当均昊失踪后,子骞顿时成了她伤心欲绝时的依靠。

  随着时间一天天的消逝,正当她决定接受子骞的感情时,均昊回来了。

  恢复记忆后的均昊又回到从前强势的个性,并忘了与天瑜的记忆,准备与芸熙结婚,同时极尽羞辱天瑜,不愿相信自己曾爱上过天瑜。在失去「茼蒿」后,天瑜发现她爱上的是「均昊」他的人而不是钱,而天瑜该如何唤醒均昊爱的记忆,抢救与均昊之间的爱情呢?

分集剧情:
第 1 集

  自小受到继母金枝的熏陶,加上亡父的债务缠身,天瑜早早明白钱的重要,但此刻对天瑜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参加为死去的母亲平反名誉的音乐会,所以必须穿上村里最美的衣服出席。

  均昊是senwell饭店集团的总经理,自小与生俱来的气势令均昊对许多事情固然能做出果断的决定。子鶱,一起长的的玩伴,也是senwell的公关总监,两人的个性有如天嚷之别,而子鶱对芸熙,单家童养媳,感情是复杂的,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有着家人的感情之外,子鶱总压抑着对芸熙的强烈的情感。

第 2 集

  观美饭店的拆除计划势在必行,这天均昊来到了观美渔村,遇见了天瑜,这对欢喜冤家的撞见,闹了不少笑话……。

  观美渔港文化祭热闹登场,谁知天瑜与均昊又碰面了,先是热汽球外漏,意外让天瑜捡到均昊的订婚戒指,而比赛时的落水急救,更让天瑜的初吻被均昊夺走,气爆的天瑜,正要与均昊谈判讨回公道……

第 3 集

  senwell另一董事,张明寒以唐顺明的跳楼光盘向均昊威胁,不料反被均昊教训。均昊与芸熙婚期越来越近,一旁帮忙的子鶱心中更是挣扎,但是看到芸熙的幸福模样;最后还是决定放弃对芸熙的爱。一日,均昊无意发现音乐会邀请卡,而一旁芸熙的无心之语,让均昊决定帮助天瑜,亮丽出席妈妈的音乐会。有了均昊的帮助,天瑜成功的从一只不起眼的麻雀变成了耀眼的凤凰,开心的天瑜,殊不知道背后的善心人士即是均昊。

  婚礼前夕,取得订婚戒指的均昊,半路遇到天瑜,为不让她迟到,还刻意让大伟载她去音乐会。下车后的均昊,殊不知自己已陷入重重危机……

  原来童花顺不忍子鶱的委屈,为成全子鶱与芸熙,特在均昊订婚前夕,撞伤均昊好让均昊无法出席……

第 4 集

  被撞昏的均昊,竟然奇迹似的醒了过来,还迷迷惘惘的爬出山谷,至又被天瑜一家人撞到,然而这一撞,王子变青蛙的童话,就此开始……

  失忆后的均昊,在天瑜一家人的善意蒙骗下,均昊竟成了茼莴,远房表哥,大陆渔工,而这些新的身份,对于忘记过去的均昊来说,就是自己仅有的一切。

  金枝虽处心机虑要将这个大麻烦尽快铲除,刻意要天瑜带他到魔鬼草原,不过天算不如人算……

第 5 集

  再次碰面的天瑜与子骞,数度插身而过的均昊与芸熙,四人的命运彷佛已是注定的……

  观美拆除案,并未因均昊的失踪而停止,张明寒的咄咄逼人,让子骞与芸熙必须重回观美。思念均昊的芸熙,来到当初均昊与她的定情之海滩,情绪激动的她几乎要走入海里….。而子骞则是陷入两难的窘境,因为走投无路的唐顺明竟用单均昊的生死行踪作为与senwell的谈判筹码。

  同时,失去记忆的茼蒿,彷佛还保有饭店经营才华,他的领袖特质立即展露,让观美员工对这位—天瑜的表哥,钦佩有加,也让天瑜对他刮目相看。

  然而,金枝的大陆渔工计划,让天瑜必须还是面临与茼蒿分开的事实……

第 6 集

  就在渔船出港的时刻,这对命定的恋人会永远分开吗?

  茼莴不小心落水,天瑜奋不顾身的救茼蒿,二个人感情悄悄的进一步。

  当茼莴指导观美旅店员工饭店经营之道,唐顺明发现原来天瑜的表哥,就是单均昊……

第 7 集

  在张明寒的强硬带领下,senwel集团对观美饭店的拆迁命令,即将进行而一旁村民悲愤不满的情绪也达到高峰,就在两方人马对峙不下时,一张红星杜鹃花照片的出现,即将改变一切…观美的最后一搏。

  原来天瑜一家人在搬家的时候,茼蒿注意到一本保育类书籍的法令说明,巧合的是魔鬼草原里红星杜鹃花的存在,足以让观美成为国家重要保育区,如此一来,观美饭店不但逃过被拆除的命运,更可让senwell放弃对观美渔村的打压。

第 8 集

  茼莴不顾一切的回到当初那个差点让他丧命的恐怖黑洞,只为找到红星杜鹃花,而天瑜更带着茼莴满满的鼓励,只身一人回到观美饭店,向张明寒证明红星杜娟花的存在及重要性,为观美最后一博。

  观美的危机解除了,此时的天瑜才想起身陷黑洞的茼蒿,回头挽救茼莴时,却又面临身负重伤的茼莴躺在医院不醒人事的事实,濒临崩溃的天瑜,呼天喊地,只为唤回茼莴,因为对她而言,茼莴不再只是个失忆的大陆渔工,而是心中的最爱。

第 9 集

  就在走头无路的时候,异想天开的天瑜竟要茼莴假扮亚洲饭店经营之神---单均昊为其男友赴约;对此,茼莴大发脾气,不但不愿帮忙,还严厉指责天瑜虚伪懦弱的缺点……金枝和正哲不忍见天瑜伤心努力说服茼莴,前往派对,拯救天瑜

  如同所有的童话故事般,王子真的出现了,天瑜成为会场上最幸福的公主…

第 10 集

  童话中,王子与公主从次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至少在舞会结束的那晚,天瑜与茼蒿都这么相信着……而戴安芬的一句话,竟提醒了子骞,原来观美渔村那位人人口中的茼蒿表哥,就是senwell失踪已久的单均昊,于是子骞回到观美,寻找均昊。但是,现在站在子骞眼前的单均昊,却坚定的表示,自己不是单均昊,而是茼蒿,并且对于子骞口中的所有事情,一概不知……

第 11 集

  争执激烈的茼蒿与子骞,竟大打出手;尽管唐顺明坦承了均昊失忆的事实,子骞还是将错误完全推给天瑜,让无辜的天瑜,自责不已。然而,这迟来的真相,并未动摇茼蒿对天瑜的真爱,相反的,他还鼓励与天瑜继续为观美奋斗,以行动来证明自己的决心,可是就在两人一同外出时,芸熙目睹了均昊的出现。

  芸熙激动的要求子鶱带她去见均昊……

第 12 集

  均昊失忆的真相,芸熙将一切的错误归咎于天瑜,子骞更要求天瑜必须将问题解决。天瑜尽管多么不舍,她不愿再让均昊的家人及芸熙和子骞承受那失而复得的痛苦,于是答应他们,请再给她最后一天的时间,她会将茼蒿送回原本属于他的世界。她为茼蒿举办了温馨快乐的生日派对,还编了一个善意的谎言,希望茼蒿能给她一次难忘的两人约会。

  即将告别的茼蒿的天瑜,珍惜最后相处;在约会结束后,依约将茼蒿送回单家;直到茼蒿推开门的剎那,芸熙与子骞的出现,才得知自己被骗,此时的天瑜已含泪远去。激动不已的茼蒿,不愿听芸熙与子骞相劝,夺门而出找寻天瑜,然而,一场预谋的车祸意外,却注定了两人再度分离的命运……

第 13 集

  醒后的茼蒿,奇迹似的恢复了记忆,他又变回单均昊,而那段跟天瑜一起创造刻骨铭心的回忆,对他已然不再重要,眼前的他,一心只想着如何战胜张明寒,夺回属于他的一切。但对再也看不到茼蒿的天瑜,只能故作坚强,含泪强迫自己忘掉有关茼蒿的一切,看在大家眼里,都为她心疼不已。但天瑜始终不知,她已成为茼蒿空白回忆的一部份…

  另一方面,senwell激烈的主权纷争正式搬上台面,单均昊的步步的复仇行动,让张明寒不甘示弱。于是,为探清均昊的底牌,明寒回到观美,意外得知了当初打退senwell拯救观美渔村的英雄就是均昊的秘密,他一番蓄意挑衅的言词煽动了观美三宝,要到senwell的董事大会,替观美的茼蒿加油打气……

第 14 集

  谁知,此时的他们再次见到的茼蒿,却是冷面无情,翻脸不认的单均昊…更不知观美三宝无心的闹场,将成为单均昊的总经理宝位争夺战致命的一击…此时天瑜赶来阻止!车祸后再度重逢的两人,天瑜跟均昊之间还有火花在吗?

  一样的轮廓,一样的声音,一样的体温,一样的心跳,都让天朞觉得茼蒿没有消失,可是没有了共同的回忆,天瑜却只是个陌生人……

第 15 集

  天瑜的电台扣应,句句说出了她的心声,心中的不舍犹在,坦然接受自己已成为茼蒿空白记忆的事实,而一旁安慰的子骞,也因看不惯均昊对天瑜的羞辱,负气离开SENWELL,不愿与再与均昊共事,与天瑜一同回到钱来也。不过,在金枝心目中,眼前的这位敞蓬帅哥—徐子骞,正是最佳的女婿人选,而她的有意撮合,是否能让天瑜与子骞激起火花呢?不仅如此,子骞向天瑜提起了三个月内各自寻找真爱,若寻求未果,两人不如考虑交往的约定;另一方面,均昊对于那段曾有的空白记忆,其实耿耿于怀,他的不安与犹豫,芸熙都看在眼里,均昊为证明自己的坚定,他前往观美,告知执行拆除一案………

第16集

  “把一切归回原位,希望一切重新开始。从此观美渔村与Senwell没有任何关系……”

  面对真爱,均昊坦诚的站在天瑜面前,希望天瑜能给彼此最后一次机会,让两人回到茼莴出现的时候……但就在得知均昊将观美渔村土地无条件让渡于唐顺明时,均昊卡片上的字句却让她领悟了,一生只有一次真爱,绝不能轻易放手的道理,于是,她决定放手一搏。

  同时,丁元勋的出现,揭开了徐家的气爆意外,竟是单耀荣蓄意设计,真相大白的同时,母亲的骤然过世,让子骞崩溃了,子骞再也不知道该用何种态度来看待他与单家的关系,张明寒的煽动言语,更让他陷入挣扎矛盾中,于是,就在均昊与芸熙的婚礼当天,他出面与江采月对质,谁知,林董事的恶意搅局,天瑜无意出手保护均昊举动,让子骞明白天瑜出自内心的决定,而芸熙更向均昊提出了离婚的要求,希望均昊能真正幸福快乐,于是,在子骞与芸熙的成全下,天瑜与均昊终于排除一切万难,克服现实的阻碍,回到两人最初相爱的时刻…相爱的两人..却未知风暴的即将到来……

第17集

  天瑜:“只要你一直看着我,我就不怕!”

  均昊:“我愿意!愿意到永远当你的灯塔,不过只有在一种状况下才能成立--我要你永远都别离开我的视线!”

  为了成全均昊的幸福,芸熙选择了默默离开单家,同时,子骞的复仇之路也正一步一步展开。他要求丁元勋与江采月当面对质,并在均昊面前,说明了单耀荣害他家破人亡的所有真相,要求让单家将原属于他的股权归还,顿时间,单家失去了一切家产,而一旁的明寒,更高兴暗算着总经理的大位。

  面对子骞的反击、芸熙的失踪,以及单家的式微,一连串突如其来的打击,让均昊不再自信面对,正在他彷徨无助的时候,天瑜的出现,给予他无比的支持,天瑜带着均昊与采月回到观美渔村,并与均昊一同向子骞求情,希望事情能有转圜的余地,但对于子骞来说,现在的他,面对天瑜苦苦求情,更是愤怒以对,但就在得知芸熙失踪的消息时,.子骞的心动摇了,他再也无法继续武装自己……

第18集

  “因为我小时候第一次被同学捉弄到哭时,就是你拿太妃糖给我吃阿,那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糖,感觉好幸福喔……”看着芸熙的单纯快乐的脸庞,子骞卸下了心防。

  失踪多时的芸熙,因意外落水事故,被人送到了医院,而子骞的及时通知,也让天瑜及均昊找到了芸熙,将她一同带回观美。同时间,均昊也在天瑜的鼓励下,准备重新出发,而到处碰壁的结果,让均昊不免灰心,正在一切看似绝望时,Queen Anne-Marie Hotel总经理袁兴的邀约电话,本让均昊以为重现光明,却意外得知子骞要将Senwell卖给Queen Anne-Marie Hotel的消息,面对子骞的冷淡,以及在一旁觊觎senwell的袁总,均昊的处境更显困恶。

  其实,对均昊来说,待在观美的日子,内心是煎熬的,面对观美的成长,相对于自己的一事无成,而他又肩负着重振单家、照顾母亲和芸熙的责任,种种的一切都让他自觉无法长留观美替天瑜增加麻烦,心中的犹豫与日俱增。另一方面,芸熙的精神状况仍不见好转,而芸熙的二次失踪,让子骞好不心痛,他再也无法原谅均昊对芸熙的忽略,他决定前往观美,为他芸熙讨回原有的公道,此举更让天瑜跟均昊之间的未来,更加雪上加霜。

第19集

  “对不起,我真的不愿意在拖累你了,睡吧,明天起来,要一样勇敢开心的笑”。就在均昊离开的时候,他许了最后一个愿望……

  “我要你离开观美,不允许你和天瑜在一起。因为我会让你身边的人了解,只要有你在,他们就会因为你而受苦”。子骞的愤怒之语,如同利刃般刺中了均昊,他向均昊宣战,甚至用天瑜以及观美的一切威胁他离开观美,现在的子骞,将一切归咎于均昊,复仇的意志,从未动摇;而子骞句句责难,更让均昊无法再逃避内心的谴责,为了不让悲剧重演,他忍痛离开观美,面对这样事实,天瑜再度心碎。

  另一方面,子骞的无心释权,却为senwell带来前所未有的危机。原来,袁兴即将与国际犯罪集团首脑合作,让senwell成为黑道联盟企业之一,得知一切的明寒,无法继续放任子骞,就在几次努力劝退无效后,他决定找回均昊。同时,senwell大规模的罢工行动甚嚣尘上,成为各大新闻媒体的焦点头条,得知消息的天瑜,决定结合大家的力量,为senwell奋力一搏,正当大家商量解决之道时,一通江采月的来电,让她坚定了解救senwell的决心,因为她要前往袁兴的私人招待所,与均昊一同阻止转卖senwell的契约行动……

第20集(大结局)

  大家都赶到袁兴的私人招待所,云熙劝子骞不要卖掉senwell,说那是他们的家,是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最终子骞决定不卖senwell。但天瑜被黑帮击中头部而昏迷,失去记忆。均昊发现了天瑜是装作失忆,于是说天气很冷故意要掉到水池里,天渝抓住了他。其实天渝只不过是装作失忆而来惩罚均昊,让均昊一辈子都要在她身边。两人结婚那天,因为帮花子婆婆而耽误。在赶往结婚现场途中,结果两人掉进魔鬼的黑洞里,在里边均昊为天渝戴上了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