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二十年前,古意、郭添、明郎三人原为好友,古意、郭添两人服务警界,明郎因涉入黑道,并犯下重案,古意、郭添奉命追捕,明郎走头无路,将初生婴儿托予古意後,不愿就逮,堕海後生死未卜……。

  为了不负好友所托,和弥补不及阻止明郎堕海的遗憾,古意及阿雀夫妇,不顾辛劳,将阿郎视为几出,抚养长大成人。

分集剧情:
第 1 集

  故事是从「刘明郎」开始的.....

  刘明郎是一名黑道枭雄,在一次的逃亡事件中,他被自己的同窗—古意和郭添围捕,刘明郎逼不得已,将自己还在襁褓中的孩子,托付给古意,并欲投海自尽。在情急之下,郭添、古意各对刘明郎开了一枪,分别位在後背及小腿肚,明郎遂坠崖掉入海中,古意和郭添则为了谁对明郎的背部开枪而争执不休…,古意照明郎之托付—收养他的儿子,并将他扶养长大。

  这个小婴儿将为日後所发生之故事掀起一波一波的高潮….他就是「阿郎」—郑源郎!

  阿郎、古意所亲生之子(宗胜)、叶添之女(静华)三人成为感情甚笃的青梅竹马,阿郎和宗胜都喜欢静华,而静华喜欢著阿郎…,不久,静华搬家,阿郎、静华、宗胜就此分道扬镳…..

  18年後,在一场景山高中(阿郎所任职之高中)的园游会上,阿郎、宗胜、静华在度聚首,此时阿郎已经是景山高中教师、静华则因为叶添的关系,也将进入景山高中就职,宗胜则是一名报社记者!而这一场原本应该是快快乐乐的园游会,也因为叶添(现在成为议员)的阴谋而暗潮汹涌….

  郭添欲利用财团势力迫使景山高中迁校,遂指使暴力份子—神经仔进入校园,威胁校董及立委,在慌乱之中,神经仔胁迫静华为人质,与前来的警察—古意对峙,阿郎急中生智,救了静华,解除这场危机,神经仔遭到逮捕,但因罪证不足被释放!古意有疑,於是开始跟踪神经仔和叶添!而阿郎和静华在重逢後,忆及从前之情,感情急速加温…不过,情况还是一样,宗胜仍加入,又开启了三个人间的战争,并由於误会,宗胜以为静华亦对其有意,纠葛的感情将成为他们三人的习题!

  陈凤因为要摆脱警察的追赶,误打误撞吻了阿郎!

第 2 集

  叶添一家人(不包括志龙)到古意家拜访,一方面是登门道谢,感谢古意、阿郎对静华的救命之恩,另一方面也是老朋友重聚,不过,尽管如此,古意和郭添还是起了冲突,毕竟正邪不两立!

  阿郎、静华和宗胜开始展开爱情追逐战,阿郎此时并不知宗胜口中的女友就是静华,是故,形成两个兄弟都在追求静华,宗胜的一头热和积极的行动,让静华不知所措!而阿郎在得知宗胜深爱之女子为静华後,亦感到十分为难,两人决定坦然面对宗胜,而宗胜在知道实情後,受不了打击,旧病复发!

  陈凤和他的朋友阿兴以摆地摊为生,为的是清偿她大哥欠郭添的债务,让其大哥能够在出狱之後脱离黑道,并以摆地摊养活在精神疗养院的双胞胎妹妹—陈英,此外,陈凤也收留了阿郎他们学校的翘家学生—小玲,小玲在此则成为阿郎和陈凤的连结点!

  志龙年少轻狂,不断地闯祸,首先是仗著爸爸郭添的势力夹带摇头丸,并欺负年轻警察启明,而後又飙车惹事,幸亏阿郎、静华、宗胜出面解决!

第 3 集

  宗胜因为得知静华是阿郎的女朋友後,癫痫发作,古意、阿雀因为问明宗胜和阿郎争吵的原因,知道原来两兄弟都喜欢上静华!但是,无理的宗胜以自己的病逼阿郎要让出静华,而静华也因为小时候害宗胜受伤之事无法心安!宗胜於恢复正常後,告诉阿郎,要和阿郎一起竞争静华,来场君子之争!两兄弟暂时合好…

  静华在偶然的情况下,在校园里听见小玲的歌声,颇为欣赏,上前询问,并对小玲加以鼓励!正巧遇见阿郎,阿郎将小玲家里的情况告诉静华,两人相约,要用爱心一起将小玲导入正途!小玲因为家庭因素翘家,逃到了陈凤家,阿郎带著玲母到陈凤家劝回小玲,在阿郎、陈凤、玲母的苦口婆心之下,小玲答应回家!

  叶添持续威胁景山高忠校董,校董不从,郭添拿出周校董被偷拍之情色光碟加以要胁 ,要求周校董答应迁校一案,周校董为自己所作之事感到羞耻,留下遗书给阿郎,并拨电话到正在进行的董事会上,劝谏董事们不要赞成迁校案,并以他的生命,投下反对票!

  古意到命案现场勘查,发现周董被偷拍之情色光碟,疑郭添所为,两人再起冲突。此外,郭添亦因为闹出人命而被虎爷责备!另一方面,静华则因为周董的自杀事件,遭到其他老师白眼,阿郎没有立场出声,宗胜则跳出来捍卫静华!

  陈凤从小玲口中得知校董被郭添逼迫自杀,并得知阿郎和静华为一对,故有些许怅然。此外,陈凤也忙著月底筹钱还郭添,一切都是为了让她的大哥(武男)不要再走回头路,能够一家团圆。陈凤拿钱给郭添,并向他宣示武男不走回头路的决心…

第 4 集

  静华质疑郭添的为人处事,郭添动之以情说服静华,静华无言以对!郭添要静华、志龙前去参加刘金虎的寿宴,静华临时因为小玲的事,没有参加,志龙则给了刘金虎一份特别的礼物…刘金虎十分高兴,不过仍觉得几分落寞…因为到七十岁了..还是孤孤单单一个人

  刘金虎的寿宴,气派非凡,他的义子义女们,全数到达,但为的都是接班人这个位置,刘金虎并在寿宴中,提及自己有一失散小女儿之事…(伏笔)

  小玲因为看见玲母被打,欲前往找人理论,反被挟持,阿郎欲出手相救,险遭刺伤,陈凤为其挡刀,静华心里起了疙瘩,宗胜更是搧风点火…..,不过也因为此事,小玲回归正常生活…,阿郎因为对陈凤过意不去,故悉心照顾,此举引起静华不满,不过,静华还是在阿郎的解释下释怀了,而陈凤还是心属阿郎…..

  周校董在临时之前留下遗书,要阿郎动用「私立学校第29条法」抵制郭添,郭添和阿郎的战争至此於焉展开……

第 5 集

  丽媛在刘金虎的寿宴上,宣告周董留有遗书一事,郭添傻眼!且因为自己被分局长陈飞摆了一道而忿恨不平!阿郎在一阵思考後,下定决心完成周董的遗愿,率领景山高中师生,对抗郭添。阿郎恳请其他董事不要参加董事会以便促成流会,但是董事在受到郭添的压迫下纷纷出席董事会,阿郎愕然,旋即以广播告知全校师生郭添的恶行,此外,静华亦协助阿郎,站在正义的一方,公然与其父亲对抗,郭添震怒,与静华起冲突!

  郭添利用宗胜的贪念,欲设计藉由宗胜陷害阿郎及古意(伏笔),宗胜不疑有他,遂接受郭添的诱惑,连美枝都傻傻的将古意的钱赔进去!而这一切都将使郭添的阴谋进行的更顺利…..

  静华受到宗胜的热烈追求,心有不安,故跟阿郎提及婚事(伏笔),此举反倒让宗胜对於静华接受自己的追求更有信心,而静华也因为宗深的深情而感到有些迷惘,阿兰遂提醒静华要果决….

  陈凤从小玲口中得知阿郎英勇对抗郭添,心中对阿郎更加激赏。无奈,阿郎爱的是静华,所以陈英仍是把自己的爱放在心里。阿郎趁没课之时,前去探望受伤的陈凤,也因此认识陈英,并对陈凤家的事有进一步的了解…….

第 6 集

  郭添设计陷害阿郎,让阿郎蒙受不白之冤,全校师生(包括静华)皆不谅解阿郎、误会阿郎,而阿郎因为此事遭学校解职..

  陈凤打电话给阿郎,静华帮阿郎接电话,陈英在旁边搅局,静华误以为是陈英是陈凤,故对於阿郎是又气又痛心。

  宗胜听信郭添的股市明牌而惨赔,郭添则以装傻回应!古意因阿郎之事前来找郭添理论,不但没有讨到公道,还反被郭添将一军,郭添亦汇了两百万到古意的户头……

  宗胜和美枝要求阿郎对古意隐瞒宗胜所作之错事,阿郎无奈应允,古意遂误会阿郎,痛责阿郎,阿郎无言以对,只得离去,古意却在阿郎离去之时捡到阿郎的存摺,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回家质问宗胜,宗胜和美枝不但不知道反省还误会阿郎,以为是阿郎告的状….

  武男出狱,陈凤、陈英和阿兴前去接武男,同时,郭添的手下也早就在监狱外等候武男….武男的出狱,将掀起另一波风暴…..

  阿郎在无意间,听到古意和美枝的对话,知道自己并非古义夫父亲生之子,震愕至极…..

第 7 集

  古意与美枝之对话,让阿郎知道自己并非古意亲生之子外,还得知古亦可能就是杀他父亲的凶手,於是前去找叶添求证,叶添将所有过错推给古意………

  古意在知道自己的户头被汇进两百万後,前去找宗胜算帐,并失去理智,私带枪枝外出….,宗胜则因为自己怠忽职守加上古意大闹报社而被责骂,愤而辞职!

  古意因为郭添的陷害而提出辞呈,无奈,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阿郎向古意质问自己的身世,伤心欲决…同时,心玫与宗胜也都知道了真相,阿郎的心里一直无法平静,於是离开郑家….. 武男和陈凤、陈英、阿兴一起庆祝重获新生,郭添的人又前来扰乱,武男告诉陈凤,他不会走回头路,要陈凤安心….郭添不肯放掉武男..约武男到酒家商谈…武男再次言明己志…并於此次聚会中看到了神经仔(伏笔)….,郭添要神经仔作掉阿郎…..

  陈凤在众人都不谅解阿郎的情况下,相信阿郎,支持阿郎,在得知阿郎无家可归後..,收留了阿郎,而此举将会引起静华更大的误会….,而宗胜还是一如往常,加油添醋,并为自己制造机会,更利用静华酒醉之际,对其作出逾越之举,幸好,静华在千钧一发之际惊醒!

第 8 集

  阿郎开始了在陈凤家的生活,阿郎、陈凤、陈英、武男、阿兴同心协力,准备一起好好的经营小吃店,另一方面,郑家则因为宗胜玩股票的原因,不得不卖掉房子……郭添找来人头张太太买下房子…告诉美枝,他愿意将房子租给他们

  小玲带同学来捧小吃店的场,同学们由於对阿郎的不谅解,仍旧辱骂阿郎…陈凤一干人,纷纷挺身而出,替阿郎讲话,就连静华也出现在小吃店,表明支持阿郎的立场,小玲更是趁此机会,让静华澄清对阿郎先前的误会…阿郎和静华言归於好

  神经仔奉郭添之命,欲杀阿郎,在阿郎家等不到阿郎後,前往小吃店狙杀阿郎,结果误杀了陈英,众人悲愤不已,武男决心要为陈英讨回公道…於是前去找郭添协助,郭添庠装不知情

  阿郎和陈英一干人到陈英墓前祭拜时,巧遇虎爷,跟虎爷结下不解之缘,同时丽媛亦报告虎爷,静华带领景山师生代表去教育部陈情之事,虎爷震怒…

  宗胜前去找郭添帮忙安排工作,郭添又使坏心眼,诱使宗胜再陷下去,又借了宗胜一笔钱,宗胜去赌场赌博,正巧被启明逮到,古意、阿雀气愤不已……

第 9 集

  阿兴为陈英之死,痛责阿郎,阿郎亦深感内疚,欲离去,阿英留下阿郎,并吻了他…,而宗胜亦因赌博之事离家,投靠至郭添家…

  虎爷依循著之前陈凤留下的名片,前往小吃店,正巧静华也来找阿郎,不过虎爷不知道静华为郭添之女,不过虎爷也因为阿郎和静华的举动忆及明郎…..,虎爷告诉阿凤,若是自己所爱,就要努力去争取,并要丽媛协助,改造阿凤,并收阿凤为孙女!大夥儿一头热的要促成阿郎和陈凤,静华觉得落寞,悄然退开…

  静华告知阿郎宗胜住进家里并抢吻她之事,阿郎要找宗胜算帐…,宗胜不但不认错还强词夺理,静华和阿郎愤而要去公证结婚…

  静华和阿郎知道静华被解职之事,决定向命运挑战,到天将集团欲找刘金虎谈判,却巧遇古意,亦看到古意被组长为难,阿郎向前替古意讨公道,带走古意…

  阿郎回家看望美枝,和美枝一起散步谈心,不料,杀手欲杀阿郎,美枝为阿郎挨了一枪……

第 10 集

  美枝送往医院急救,宗胜责怪阿郎!郭添到医院探望美枝,古意质问郭添杀手是不是他所派,郭添否认…,另一方面,杀手回报後,虎爷才知道他的「芒刺」正是阿郎,赶紧要天兵停止行动..

  美枝脱离险境,众人欣喜,气氛暂时趋於和谐,而启明和心玫也因为这次的事件对彼此产生好感!静华和阿郎谈及婚事,决定到法院公证结婚,阿郎在宗胜逼问之下,说出要与静华公证结婚之事….(伏笔)…而宗胜知情後,借酒装疯,欲侵害静华..幸好志龙及时回到家.

  阿郎告知陈凤即将结婚之事,陈凤如遭雷击,但仍收拾心情,平静以对,并将本来就要送给阿郎的礼物拿出来,当作阿郎的结婚礼物,并故作坚强的要帮阿郎和静华准备礼服..

  另一方面,刑事局也请武男和阿凤前往协助辨认杀害阿凤的凶手,武男在看到电脑萤幕上所显示之人像时,觉得面善,却又想不出是什麼人…,但武男已决心追查…

  虎爷要丽媛安排,等正式收小凤为孙女後,安排阿凤和阿郎进入天将做事,并交代要阿郎从基层做起..

  阿郎和静华公证结婚的日子到了,陈凤打起精神帮阿郎和静华打点..正当他们要前往礼堂之际。宗胜前来阻止,并欲利用仍在病中的美枝要胁阿郎….阿郎无奈…出言要把静华让给宗胜,静华震怒,伤心欲绝…

第 11 集

  陈凤、阿郎随虎爷进入天将集团,陈凤被安排担任副理一职,郭添生日,不知志龙辛苦打工为自己准备了生日礼物,反而怀疑志龙,斥责他不上进,父子发生冲突,旋即和解。

  静华、阿郎两人感情生隙,宗胜乘机向静华示好,静华动摇。夜里,阿郎忍不住思念静华,至静华家门口徘徊,静华知道阿郎人到了却避不见面,难过大喊,要阿郎为她将来的不幸负责。

  虎爷准备认义女,郭添已安排好神经在现场埋伏,另,武男认定神经即为杀妹凶手,一路跟踪他;终於,虎爷、陈凤、阿郎等一群人齐聚墓园,山雨欲来……

  阿郎、静华互相思念,阿郎忍不住去找静华,但两人又互相避不见面,宗胜发现,提醒阿郎是他自己放弃静华的,不要再继续纠缠。

第 12 集

  墓园,神经埋伏欲杀虎爷等人,被武男即时阻止;阿郎、陈凤发现虎爷竟是天将集团总裁,想起天将恶行,对景山的施压造成校董自杀,因而指责虎爷,虎爷试图弥补两人,亲自至小吃店向两人道歉,又到医院探望复原中的美枝,但两人仍不能原谅他。

  郭添计谋失败,丽媛愤而找郭添算帐。另外,虎爷得知也派人看守郭添,照三餐问候他,让郭添胆战心惊,准备出国避难都被拦下。

  虎爷见到古意与阿郎在一块,对阿郎的身世燃起一线希望,忍不住追问古意,古意想起明郎遗言,严词否认。

第 13 集

  虎爷三顾茅庐欲取得陈凤、阿郎谅解,两人见虎爷风烛残年,心生不忍,阿郎见到明郎照片,震惊不已,陈凤开出条件,只要虎爷愿意至陈英墓前忏悔,便愿意原谅他,虎爷为求两小谅解,到陈英墓前下跪,并放弃景山高中地皮,不再造业,陈凤、阿郎终於原谅他。

  虎爷欲取郭添性命,但心生一念之仁,只剁其小指。郭添失势,为拉拢丽媛而告诉她阿郎的身世,宗胜同时也从母亲美枝的嘴里得知此事,心有不甘。

  阿兰因为郭添的逆伦恶行而对郭添失望至极,搬离郭家。

  静华心里思念阿郎因而去到天将集团,见到陈凤、阿郎状似亲蜜,难过难开。

第 14 集

  陈凤进入天将集团工作,发奋图强,武男仍无法原谅陈英间接因为虎爷而死,企图阻止陈凤为虎爷工作,兄妹发生冲突,武男决定离家,陈凤不舍,但知道武男决计不可能留下,只好眼睁睁见武男离开,武男特别交待阿郎好好照顾陈凤。

  美枝被宗胜误导,施压不准阿郎在天将集团工作,阿郎不愿违抗母命,只好向虎爷辞职,无意间说出自己非古意亲生之事,虎爷既震惊又期待,前去找美枝,动之以情好让阿郎可以留在天将,美枝心软。

  静华到天将找志龙,却见到阿郎,阿郎对她故作冷漠,静华一怒之下咬阿郎手臂,两人恩断情绝,阿郎伤心,陈凤安慰。

第 15 集

  虎爷邀请古意全家聚餐,欲藉机探知阿郎身世,宗胜得知虎爷意图,故意破坏;古意见虎爷风烛残年,身染癌症,几经思量还是决定让虎爷与阿郎祖孙相认,当场祖孙两人泪如雨下,感慨二十多年的分离。

  宗胜安慰情伤的静华,得知静华难忘阿郎以及两人合种的龙眼树,愤而火烧龙眼树,静华得知,伤心无奈。郭添、宗胜复又联合向静华逼婚,静华思及阿郎与陈凤朝夕相处、出双入对的模样,堵气同意。

  宗胜回家报喜,阿郎闻之伤心,宗胜得寸进尺,邀请阿郎及陈凤担任伴郎伴娘!

第 16 集

  终於如愿可以和静华订婚的宗胜,以胜利者的姿态到陈凤家邀约阿郎及陈凤参加订婚喜宴,让阿郎是既尴尬又伤心;静华也因为阿郎的退让将自己让给宗胜而悲愤难过…….

  因为无法放下对彼此的感情,阿郎跟静华藕断丝连,宗胜因此对阿郎更加忌妒,恨意也与日剧增,深爱阿郎的陈凤也为此痛苦不已;工作认真表现优异的阿郎荣升业务部经理,老狐狸郭添意识到阿郎将会飞黄腾达,见风转舵的他因此要求宗胜解除婚约,并假惺惺的要静华追求自己的幸福跟阿郎复合,为的只是自己能够重返天将集团;不知道真相的静华大受鼓励,再度邀约阿郎见面,阿郎再次陷入左右为难的情况…………

第 17 集

  阿郎面对感情的不知所措让陈凤痛苦难受,两人因此发生争执,刚好撞见两人争吵的虎爷告诫阿郎不可脚踏两条船;为了撮合阿郎跟陈凤,虎爷设计两人同下台中出差,得知情形的宗胜露出一脸诡谲的神情,似乎有不可告人的阴谋…………

  老谋深算的郭添看出宗胜的野心,所以趁机教育宗胜,耀宗胜把握机会弱肉强食,不择手段也要胜利;作风海派讲义气的秋子是中部有名的大姐头,也是阿郎父亲的旧友,耳闻阿郎前来台中,因此邀请几位朋友欢迎阿郎,阿郎跟陈凤都喝酒喝到有点不醒人事,另一方面,宗胜回家跟古意谈及郭添要求退婚之事,父子两喝酒谈天,宗胜故意灌醉古意并假装醉倒,然後开车赶到台中正好撞见阿郎扶著醉倒的陈凤回饭店,宗胜尾随两人,看到酒後吐真言的陈凤对阿郎表白,宗胜不但用手机拍下陈凤拥吻阿郎的画面还下药迷昏阿郎跟陈凤,并强暴陈凤;不知情的陈凤还误以为阿郎也情不自禁的跟她发生亲密关系…………….

第 18 集

  误会阿郎的陈凤为此窃喜,以为阿郎终於爱上自己,诡计多端的宗胜回台北後还故意带著静华到台中,撞见阿郎跟陈凤的静华,气愤的怒打两人巴掌,顾及陈凤的自尊,阿郎不知如何回应,只好默默接受并开始暗中追查事实真相…………….

  阿郎跟陈凤回台北後,虎爷要求两人尽速结婚,看到陈凤对自己的多情多义,善良的阿郎决定不管事实真相也要迎娶阿凤负责到底,当日撞见宗胜离开两人房间的秋子也决定帮助阿郎找出真凶。

第 19 集

  阿郎向陈凤求婚,幸福洋溢的陈凤高兴万分,两人并一起前往试穿婚纱,静华打电话要和阿郎见面,为了让静华死心,阿郎答应赴约,阿郎告诉静华将会和陈凤结婚,大受打击的静华不敢置信几近崩溃,伤心欲绝的静华买了礼服回家,却被郭添及宗胜泼冷水,疯狂的静华以自杀要胁再见阿郎一面,赶到的阿郎情急之下,只好说出陈凤被人强暴之事,众人皆大吃一惊,郭添察觉宗胜的表情,知道这一切都是他的阴谋………

  知道真相的静华恢复理智,和阿郎又合好,宗胜再出诡计,将当天所拍摄阿郎跟陈凤拥吻的照片用电脑寄给静华,并以陈凤名义留言刺激静华,看到照片的静华十分愤怒……….

第 20 集

  静华前往天将集团找陈凤理论,情急之下说出陈凤部知道是被谁强暴的事实,随後赶到的阿郎默认此事,陈凤无法接受真相,崩溃离开现场,阿郎告知静华:陈凤是电脑白痴不可能会传照片给她,两人也开始怀疑这一切都是某人所设计的阴谋……….

  痛心的陈凤离开公司想要投河自尽,正好被秋子撞见,千钧一发之际秋子拦下陈凤,并安慰她要坚强找出真凶,千万不可自杀让凶手逍遥;知道陈凤被强暴的虎爷为此病倒床上,虎爷还为此下达追杀令,要手下找出真凶严惩,美枝回想前几天宗胜喝醉後却不见人影,虽然不敢相信还是前往公司质问宗胜,宗胜承认是自己所为,同时,拿到饭店监视录影带的秋子跟阿郎,也认出宗胜是强暴陈凤的真凶,阿郎怒殴宗胜,美枝下跪求情,丧心病狂的宗胜趁乱破坏录影带,愤怒的阿郎决定找古意主持公道,宗胜自知理亏竟然装做羊癫疯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