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中国媳妇系列(真爱一世情哑巴新娘我爱我夫我爱子木棉花的春天媳妇的眼泪)之一。

  江南水乡的江姓望族,家财万贯,无人不晓,遗憾的是男丁单薄。正当江母为子嗣一事忧心如焚之际,风尘女丽红携同其男友廖建豪抱着一对双胞男婴,声称为江家子孙,江母心花怒放。令传统能干的好媳妇秋琴顿失应有的地位,与丈夫志和渐行渐远,倍受折磨。最终孤身沦落街头,却在此时发现怀有江家骨肉。江家上下浑然不知双胞男婴背后隐藏着一个用心布下的陷阱,网罗着更大的阴谋……

  建豪的阴谋和罪行会得到应有的报应吗?江母能得知捧在手心的双胞胎并非江家骨肉吗?志和如何与困境搏斗,重振家声?秋琴又如何振衰起蔽,协助丈夫东山再起?不可思议的是:建豪母亲与江母之间竟然是亲生姐妹,彼此更有一段不为人知的宿怨!而这些恩恩怨怨又能化解吗……

  江南世家江府的庭院深深处,贤惠的媳妇秋琴因为不能生儿子,遭到婆婆刁难。少爷被迫“借腹生子”,舞女丽红顺利生下双胞胎儿子,管家趁机谋权夺产,大宅门里充满阴谋与陷阱。

分集剧情:
第 1 集

  秋琴生产,江母盼望生男孩,但秋琴第三胎仍生女,江母决定借腹生子。 江父找雪梅告知江母对于传宗接代的做法,雪梅担心不已。 丽红怀孕,建豪希望丽红堕胎。不过当知道江母的想法后,便讨好丽红,希望丽红能答应到江家。 江母要秋琴劝志和答应借腹生子,但是志和坚决反对。 雪梅担心志和,便到江家找江母,劝她放弃借腹生子。然而,江母不但不答应,还更积极的催逼志和同意她的做法,另志和烦闷不已。苦闷的志和意外的遇到病倒的雪梅,并将雪梅送到旅馆,加以照顾。由于雪梅的慈爱与关怀,志和不禁感慨与江母之间的疏离,并对雪梅倾吐心事。

第 2 集

  建豪佯装欠赌债被追杀,丽红为解决债务,决定到江家帮忙借腹生子。

  志和不同意江母做法,江母便以死相逼。秋琴见母子失和、江母又一心寻死,便跪下求志和答应。面对这种情形,志和只好答应。

  丽红到江家,建豪高兴终于可以展开报复计划,一报当年江母整垮建豪父亲事业、建豪父亲因此身亡的仇。

  志和虽然答应江母,却在洞房当天偷偷带秋琴与孩子离家。然而秋琴却因为顾及孝道、为志和与江家未来着想,便决定返回江家。并且,还送志和到丽红房间。志和当夜酩酊大醉。建豪设计骗局,让志和以为与丽红已经洞房,令志和痛苦、惭愧,不敢面对秋琴。

第 3 集

  志和心情苦闷到旅馆找雪梅诉苦。雪梅知道木已成舟,便劝志和看开,日后多疼惜秋琴。

  雪梅知道志和的苦,便与江父一起找江母,希望江母别再为难志和。江母表示她也是因为爱志和,才不愿意他背上?无后?的罪名。事已至此,一切只能顺其自然。  丽红进入江家之后,建豪利用?包生男?的假秘方,不但取得江母信任,顺利住进江家,并在洋行工作。

  江母下令:丽红未怀孕之前,志和不能与秋琴同房。志和找秋琴,秋琴坚持不让志和进入房间,令志和气愤痛苦不已,因而喝得酩酊大醉。酒醉驾车的志和,在大雨中,撞上建豪的妹妹美惠。

第 4 集

  志和撞伤美惠,以为美惠身亡,害怕驾车逃逸。当知道美惠未死昏迷在医院,便匿名到医院探视美惠,并负责美惠医药费。

  丽红住进江家,明月经常借故给丽红气受。丽红要求建豪带她回家,建豪要丽红再忍耐,会想办法帮丽红离开江家,并让丽红报明月羞辱之恨。

  丽红假装被明月撞倒,喊肚子疼,经过大夫诊断﹔丽红怀孕了。江母高兴不已,但也痛斥明月的粗心,终于让丽红出一口气。不过丽红仍坚持回家住,江母无奈答应。

  志和知道这情形,并不挽留、也不接丽红回江家。但是,建豪利用江母希望丽红回去的心理,要求江家娶丽红,江母断然拒绝。

第 5 集

  秋琴知道丽红要的是名份,便劝江母与志和答应丽红的条件,但遭到江母与志和反对。

  美惠终于醒来,却发现双眼失明。志和决定帮他重建光明。不过在这同时,也知道美惠非常恨肇事逃逸的人,志和不免担心。

  江母为了丽红的事而病倒,秋琴更积极劝志和娶丽红,志和依然反对。为了江家后代,秋琴私自答应娶丽红进江家,并在生男孩之后补请喜酒。不过建豪坚持要正式仪式迎娶,惹江母的不悦。但为了江家传宗接代,江母最后还是逼志和妥协。

  建豪与丽红再度进入江家,建豪利用机会告诉志和:他希望成为总管助理。志和看建豪做事负责认真,便答应。

第 6 集

  江母一心盼望丽红生男孩,但是建豪与丽红都没有把握。当知道连续生三胎男孩的彩霞又怀孕、产期与丽红接近后,便串通翠娥嫂向彩霞的丈夫明雄购买婴儿。

  美惠因为志和的细心照顾而爱上志和,坚持眼睛手术后第一个看到的人必须是志和,令志和烦恼不已。

  丽红生产,建豪抱来彩霞的儿子顶替,没想到丽红也生男孩,加上来不及交换婴儿,便谎称丽红生双胞胎,令江母高兴不已。不过就在丽红生产的时候,美惠也进行眼部手术,为了增加美惠信心,志和不顾丽红生产而到医院陪美惠。

  丽红生了男孩之后,江母与志和准备给丽红钱,并让建豪劝丽红离开江家。

第 7 集

  美惠托志和帮忙出售自己的创作,志和奔走几家艺廊之后,却无人问津,最后志和便将美惠的作品买下。不知情的美惠,为自己的作品卖出高价而高兴。

  建豪骗丽红带钱与孩子树孝偷偷离开江家,不知情的丽红便依言行事。但建豪却趁机躲起来,害丽红被抓。为了逼丽红离开江家,江母把丽红关起来,并且只给丽红少量的水。丽红整天哭闹,江母便请建豪帮忙劝丽红。建豪带丽红回家,并表示将来一定会让江家娶丽红,以报心头之恨、并让树孝得到江家所有财产。

  丽红离开后,建豪佯称丽红自杀,为了江家声誉,江母劝志和娶丽红进门,但志和不答应。

第 8 集

  江母一再要志和答应迎娶丽红,志和表示秋琴答应他就答应。没想到秋琴要志和娶丽红,志和心烦不已。此时,恰巧美惠托志和探视母亲,志和到美惠家乡却遇到雪梅,才知道雪梅是美惠的母亲。雪梅的关心与劝解,终于让志和答应接受丽红。

  志和在与丽红的喜宴上,借酒装疯。秋琴为阻止志和,便将志和扶回房中。志和再次要求秋琴与他一起远走高飞,但被秋琴拒绝,志和悲愤离家。秋琴与建豪赶紧外出寻找。

  酒醉后的志和来到美惠家,并将美惠误认为秋琴。

第 9 集

  外出寻找志和的秋琴,也因为心中难过而多喝几杯酒,却不胜酒力醉倒。建豪送秋琴回房,并趁机想要非礼秋琴,却被明月发现。建豪虽然为自己辩解,但明月仍不相信。

  美惠的眼睛终于要拆线,她希望拆线后第一眼可以看到志和。志和怕美惠认出他就是驾车肇事的人,就在美惠拆线时留信离开。悲伤的美惠不愿意相信志和离他而去,便经常到志和过去带她去玩的地方,希望能遇见志和。可是,却始终等不到志和,伤心不已。

  明月将建豪准备非礼的事情告诉有诚,有诚要明月别再胡说,明月却坚持告诉江母,江母不相信。这事被建豪知道,建豪容不下明月。

第 10 集

  志和写信给美惠表示要离开苏州工作,希望美惠专心创作。志和的离开,让美惠悲伤不已。

  丽红成为江家二太太后,仍一心想赶走明月,建豪设计明月烫伤丽红。但是,江母却只有责怪明月。建豪只好再生第二计。

  明月带孩子在游戏室玩耍,建豪趁明月上茅房时偷偷关门、放火烧游戏室。游戏室着火,建豪抢救自己的儿子树孝,秋琴先抢救树忠,才救爱丽姊妹,令志和与爱丽姊妹非常不谅解。经过秋琴道歉、并解释自己的做法后,志和与爱丽姊妹终于接受秋琴。

  江母追究起火原因,丽红坚持是明月放火。在一切证据不利明月下,江母忍痛江明月赶出江家。

第 11 集

  洋行王总管认为建豪到江家之后,江家与洋行一再发生事情,认为这些是可能与建豪有关。志和虽然不相信,但建豪却决定除掉王总管这个眼中钉,并好让自己可以担任洋行总管一职。

  明月离开江家前,秋琴送明月一笔钱。明月便利用这笔资金,开设裁缝铺。

  建豪设计虎哥到洋行偷钱,并趁混乱中杀死王总管。建豪担心别人会联想是他因为想要担任总管而杀死王总管,便表示要辞去洋行工作。不过江母与志和、秋琴不但挽留建豪,还让建豪暂代总管职务。  明月知道王总管的死讯,认为此事与建豪有关。有诚把明月的推测告诉秋琴,但秋琴不相信建豪会杀王总管。

第 12 集

  有诚又将推测告诉志和,要志和小心建豪,但志和也相信建豪的为人,不过坊间仍然谣传建豪杀死王总管。建豪为了帮自己脱罪,便一方面劝虎哥离开苏州,另一方面又报警,让虎哥被抓。

  虎哥被抓之后,建豪的的嫌疑洗清,建豪再度佯装要辞去洋行职务。志和与江母认为建豪对洋行尽心尽力,便正式擢升建豪担任洋行总管一职。

  美惠从家乡回到苏州与建豪见面,建豪带美惠到洋行,却遇到志和。美惠隐约认出志和就是撞伤他的人,志和则尽量避开美惠。没想到建豪却希望将美惠介绍进入洋行工作。

第 13 集

  美惠本来不想进入洋行,但为了追查车祸的事便决定到洋行,然而志和却拒绝美惠到洋行工作。于是,建豪就从江母与秋琴方面着手。江母与秋琴考量建豪对洋行有功便答应,并让美惠搬进江家,方便照料。

  美惠进入洋行后,志和经常借故不在洋行工作。美惠对于丽红的身份感到怀疑,建豪要美惠不要多过问。

  美惠在江家,秋琴非常照顾,两人很快就变成好朋友。建豪知道后,要美惠少与秋琴接触。

  此时,美惠也发现志和就是撞伤他的人,并且也是照顾她、让他深爱的人,美惠矛盾不已。美惠故意对志和述说车祸情形、被好心人照顾的情形,但志和不愿意表态。

第 14 集

  秋琴怀孕,但担心又会生女儿,因此不敢告诉志和与江母。建豪与丽红知道后,便设计让秋琴与洋行临时工睡在同一张床,让江母与志和认为秋琴不贞。

  江母要赶秋琴离开江家,秋琴跪求江母不要赶他走,爱丽姊妹和有诚也帮忙求情。志和与江母看爱丽姊妹为秋琴的事难过,心中也不忍。

  连日跪在江母房外的秋琴突然昏倒,经过诊断秋琴怀孕。志和与江母不忍心秋琴在外受苦和孩子没有母亲,便将秋琴暂留江家。

  志和经过这件事的打击无心工作,江母就委托建豪费心处理洋行的事。没想到,建豪却利用这个机会,调查江家与洋行到底有多少财产,并准备谋夺。

第 15 集

  秋琴虽然被留在江家,但不再是江家媳妇,而是下人。丽红为了报复秋琴,每天指派做不完的工作虐待秋琴。爱丽姊妹和美惠常偷偷帮忙,让秋琴感动不已。

  志和不相信秋琴腹中孩子是他的,令秋琴很难过。

  明月劝秋琴离开江家,以免再被丽红陷害。秋琴表示为保护爱丽姊妹,她要留在江家。

  志和心情苦闷,不再管洋行的事,建豪就利用这个机会,偷偷把江家和洋行的房地契拿到银行抵押借款。另外,又担心志和会在管理洋行的事,便常带志和喝酒,让他没办法处理公事。  明月为秋琴的事抱不平,便与丽红发生争执,没想到意外让秋琴撞到肚子,秋琴喊疼。

第 16 集

  秋琴意外碰撞到肚子,虽然无大碍,但丽红却将对明月的气都出在秋琴身上,更加凌虐秋琴。

  建豪以江家名义向银行借贷,被美惠发现,建豪便找理由搪塞过去,并不准美惠多过问。另一方面,建豪告诉江母志和荒废洋行事业,江母气愤不已。江母决定将洋行交给建豪,但建豪表示这样名不正、言不顺,江母便收建豪为义子,正式将洋行交给建豪管理。

  美惠在志和办公室继续寻找证据,意外发现自己的创作,证明志和就是撞伤她、照顾她的人,而志和终于不再隐瞒。美惠知道志和心中只爱秋琴一人,非常难过,但也不愿意破坏志和与秋琴,便决定离开。

第 17 集

  志和见秋琴辛苦做家事,便帮秋琴做事。秋琴以为志和相信她是清白的,但是志和却仍是认为秋琴不贞,对秋琴又爱又恨,令秋琴伤心不已。

  成为江家义子的建豪,开始偷卖土地、大量向银行借款。事情被美惠发现,建豪便说明报酬计划,美惠非常不认同。不过,美惠也犹豫是否该把事情告诉秋琴与志和?最后美惠决定对秋琴与志和提出忠告与暗示,然后搬离江家。没想到,美惠留给志和的信件却被建豪发现,使得建豪决定加快复仇计划。

  丽红受不了在江家的日子,希望早些与建豪在一起,便催促建豪赶紧动手。建豪却要丽红忍耐,等待时机。

第 18 集

  志和虽然气秋琴不贞,但仍经常送些补品给秋琴,令秋琴感慨万分。

  建豪向江母建议另外开设一家公司,以分散洋行的风险。江母答应后,建豪便利用这间新公司挪用亏空洋行原有的资金。不巧,这件事情被有诚发现。有诚将事情告诉秋琴,秋琴要去找志和,却意外撞见丽红与建豪的奸情,秋琴赶紧躲开。建豪决定除掉秋琴。

  秋琴为江母煎药,丽红故意引开秋琴、建豪在江母的药里,并故意在江母服药前打翻药碗,让江母误以为秋琴要毒死她。秋琴明白建豪要除掉自己,在有诚的建议与帮助下,秋琴决定到明月的裁缝店躲藏,将腹中孩子顺利生出。

第 19 集

  秋琴走到途中腹痛不已,秋琴找到一间破屋分娩,并用嘴将孩子的脐带咬断。此时,幸好遇到彩霞,江秋琴带回家中休养。不过找不到秋琴的明月与有诚则着急万分。

  建豪与丽红一口咬定秋琴毒害江母,但是志和不相信。由于秋琴失踪,让志和担心不已。

  明月与有诚因为找不到秋琴,互相责怪、斗气,此时遇到彩霞,两人得知秋琴的消息高兴不已。秋琴也得到建豪向银行借贷抵押的消息,并将消息告诉志和,志和将事情告诉江母,江母不相信。

  银行催讨款项,并表示再不还钱将强制查封房契产。建豪见时机成熟,便带丽红卷款逃走。第二天,大家发现树孝不见。

第 20 集

  大家找不到树孝,也找不到丽红,着急不已。志和来到洋行查核帐务,银行来催款,志和才明白洋行与江家所有资产都被建豪亏空。另外,建豪也积欠员工薪资,员工催讨。无钱偿还下,大家开始搬空货物,志和无力阻止。

  志和沮丧不已,秋琴、有诚都劝志和振作,东山再起。为了隐瞒江母,志和每天假装上班,但是却天天位洋行与江家未来操心,但却一筹莫展。最后,志和不得不把真相告诉江母,江母惊骇万分。

  此时债主上门讨债,幸好秋琴赶到跪下来请大家宽限数天,债主终于答应。

  江母因债务而生病,秋琴要探望江母,江母却不准秋琴踏入江家。

第 21 集

  银行要查封江家大宅,江母不答应,但银行仍强制执行,江母因此病倒。

  银行派人要搬空江家大宅内的所有东西,江母与志和不答应。此时,建豪回来,江母以为建豪是来帮忙解困,后来才知道江家破产都是建豪设计,并且建豪回来是为了逼走志和一家。志和在秋琴的协助下在外面租一间小屋,并希望江母一起去住,但是江母坚持不肯搬走,她死也要死在江家大宅。

  此时,被建豪收买、陷害秋琴的洋行临时工被抓住,志和知道真相,愧疚不已。为了孩子与爱,秋琴原谅志和。

  建豪的公司开张,并搬入江家大宅。江母不肯离开,丽红与建豪就虐待江母做家事。

第 22 集

  江母非常不满建豪的恩将仇报,但是为了留在江家、等在东山再起,江母咬牙忍受建豪与丽红的百般虐待。

  志和与秋琴住在小屋,志和因为自己什么都不会做而沮丧,秋琴与爱丽姊妹、有诚和明月都鼓励志和振作。

  江母在洋行打扫清洁,被众人取笑。这情形被秋琴知道,便到江家请求江母搬去与他们同住,但江母仍坚持留在江家大宅。

  被百般虐待的江母终于病倒。此时,建豪也将母亲雪梅与妹妹美惠接到江家大宅住。但是,雪梅却不愿意住在江家大宅,并要建豪正正当当做事。 秋琴与志和带的江家的男孩再度请江母同住,江母知道过去的错,羞愧不已。

第 23 集

  志和与江母向建豪讨树孝,此时才知道树孝是建豪与丽红所生,众人气愤不已。

  江母搬到小屋与志和一家同住,为了让江母过得更好、江家东山再起,志和决定找工作。志和到码头搬货物,却遇到建豪,建豪表示要有工作,就必须从他的胯下爬过去,为了家人生活,志和忍辱爬过建豪胯下。

  雪梅知道建豪用计夺取江家财产,非常生气。美惠到处寻找只和一家人的下落,并带雪梅去探视江家。此时江母生病,雪梅忧心不已,并代替建豪向江母道歉。江母也后悔过去的所作所为。 江母与雪梅终于向志和与建豪说明两人是同母异父的兄弟的真相,建豪与志和震惊不已。

第 24 集

  江母卧病在床,志和向江母表示江母永远是他的母亲,另江母感动不已。而雪梅则因为无法建豪的作为,便决定离开苏州。

  建豪始终不愿意接受与志和是兄弟的事实,并怨恨以前志和的富裕,因此决定报复。建豪派人在工作上故意刁难志和,为了生活,志和只好忍气吞声。

  翠娥嫂知道建豪变成洋行主人,便向建豪要封口费,不然就将偷换孩子、谋家产的事情说出去。

  志和再工作上一再被欺负,秋琴非常心疼。但志和却表示为了家,一切苦他都能接受。

  美惠劝建豪停止对志和的报复,但是建豪不听,美惠心灰意冷,也准备离开,建豪非常气愤。

第 25 集

  美惠离开苏州前,特别探望秋琴,并赠送一笔钱给秋琴,帮助秋琴与志和开店。秋琴非常感谢,与志和决定一定要好好往前冲。

  建豪给翠娥嫂封口费,没想到翠娥嫂却嫌少,令建豪十分不满。

  发财之后的建豪,开始留连于酒家。丽红发觉建豪的异状,建豪却推说是应酬,并要丽红在家当贤内助。

  秋琴开始筹备开设公司的事情,并且进展顺利,江母高兴不已。不过,没想到建豪却从中作梗,使得秋琴重新开始的第一部受到挫败。就在此时,秋琴昏倒,经过诊断是生产的后遗症,必须切除子宫,江家担心不已。同时医生也诊断志和有肝硬化,并劝志和即早治疗

第 26 集

  志和为了自己与秋琴的而烦心,回想过去的日子,感慨不已。

  丽红生气与建豪在外花天酒地,扬言建豪对不起她,便将所有事情抖出来。建豪威胁丽红不准说,否则对她不利。

  为了孩子,秋琴决定切除子宫,而志和则抱病工作。

  丽红到酒女家中闹事,建豪非常生气的把丽红赶出去。回到家中的丽红,看着树孝,心中更加悲伤难过。

  翠娥嫂看见江母落魄,感慨世事变化,便对明雄说出树忠就是明雄与彩霞的儿子。江母知道真相后,便将孩子还给彩霞。

  志和在路边摆摊做生意。因为生意欠佳,准备收摊见客人遗失的公文包,便留下来等待客人回来寻找。

第 27 集

  由于志和为客人保留公文包,客人非常感谢志和,并知道志和的能力,便给志和一份工作。志和的表现令老板十分赞赏,并将志和由办事员升任为经理。

  翠娥嫂又来勒索建豪,建豪一怒之下,便打死翠娥嫂永绝后患。为了毁灭证据,丽红与建豪决定将翠娥嫂沉入水里。没想到,翠娥嫂的尸体意外被人发现,建豪与丽红忧心不已。

  志和到建豪办公室询问翠娥嫂的死因,建豪不予理会。志和劝谏豪要好自为之。

  志和收入稳定后,与家人搬到另一间较宽敞的家,大家高兴不已。此时,丽红察觉建豪不在爱她,心灰意冷决定做个了断,因此前去找秋琴,请江家照顾树孝。

第 28 集

  志和的老板欣赏志和夫妻,便开始与他们投资做生意。

  建豪又到酒家,丽红却冲出来表示建豪辜负她,她要到巡捕房说明建豪杀翠娥嫂的事。建豪一急,失手打伤丽红。巡捕房开始追缉建豪。 逃亡的建豪向秋琴要回儿子,并且绑架秋琴当做逃亡的人质。丽红为了秋琴的安危,也不希望建豪再错,便跟踪建豪与秋琴。

  巡捕房开枪逮捕建豪,丽红舍身去挡,中弹身亡,建豪悲痛不已。

  志和知道秋琴有危险,以自己交换秋琴做为人质。此时志和肝病发作,建豪不顾自身安全带志和出来求医,志和被送医,建豪被捕。送到医院的志和回天乏术,秋琴悲痛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