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自幼沉迷研究草药的李时珍(林文龙)与冬青(叶璇)互相倾慕,可惜他与吴慕榕(李诗韵)早有婚约在先。珍本打算科举后与榕解除婚约并向青表白,岂料珍应考回乡后,青已答应了珍兄长(艾威)的提亲,珍不得已娶榕为妻。其后,珍拜奇医小地藏为师,原来他正是青之养父。

  珍发现古代的医书谬误甚多,而假药亦充斥市场,因而立志撰写《本草纲目》。珍获楚王推荐入太医院当太医,编写《本草纲目》一事,因珍开罪了权贵严嵩而受到阻挠,珍更从此展开了逃亡的生涯,期间太医院高材生庞宪(马国明)一直追随在侧。

  珍自此一边隐世行医,一边研究草药,决意穷一生精力完成《本草纲目》。

分集剧情:
第 1 集

  李言闻是鄿州濒湖的名医,他有感民间医生的社会地位低微,故希望二子李时珍能考取功名,出人头地。珍受父的影响,沉迷草药研究,即使在备考期间仍替病人诊症。珍邂逅假装‘药仙’来赠医施药的冬青,欣赏她的侠义心肠。闻为守故友承诺,要珍在高中科举后迎娶荆王的外甥女吴慕榕。荆王却嫌弃李家社会地位卑微,对他们存有偏见。榕仰慕珍的才华,期待早日下嫁他。寡妇刘一姐因难产而气绝休克,家人误以为她已死,将下葬。岂料下葬时胎儿作动,棺木中流出血水,幸珍与青及时发现将她救出。姐顺利产子,视珍及青为恩人。珍的抱负是行医,对科举考试不感兴趣,无奈在闻的再三施压下不得不答应到武昌赴考。

第 2 集

  闻要珍在书院寄读以应付科举,珍无奈答应。姐得青相救后与她成为好友,更视青为儿子虾的谊母。青受父小地藏的影响,对行医产生兴趣,她为屏除社会对女子行医的偏见而立志要一鸣惊人。渔夫金水因脚患而向珍求诊,由于珍答应闻在备考期间不行医,遂找来青协助。珍认识了太医院的高才生庞宪,向他借医书遭拒绝,后宪被他的诚意感动才答应商借。珍陪伴青四处采药,二人志趣相投,惺惺相惜,不自觉的对对方产生好感。然而珍有婚约在身,没有向青表白。他郁结难解,只好向兄李果珍倾诉。宪在濒湖邂逅榕,对她一见钟情。另方面,榕几经辛苦才获得‘状元笔’送赠珍,珍感动。

第 3 集

  榕身体虚弱,珍弄来补汤给她调理。果在采药时认识了青,对她印象难忘。珍见果在丧妻数年后觅得对象,鼓励他追求心仪的女子,珍没想到两兄弟喜欢的同是一人。果为青修补房屋,青却误会是珍安排。珍打算向青表白,并决定赴考归来便与榕解除婚约。珍鼓励果向心仪的女子提亲,并送他信物以作提亲聘礼,不料青却误会珍派果来提亲,一口答应。珍在武昌考试期间,无意中开罪了陈考官。珍在试场目睹朝廷大臣严嵩的儿子严世藩贿赂舞弊,他揭发事件,却反被狠狈为奸的陈考官及藩冤枉作弊。珍被赶出试场后忧愤成疾,病重,幸青及时为他诊治。

第 4 集

  榕瞒着荆王到武昌找珍,在途中遇上贼人,幸宪仗义相救。宪再次遇榕,对她更是念念不忘。青听闻有神医断错症令村民死去,细查下发现此神医是藏。藏医术高明,加上肯大胆用药,敢于医治不治之症。藏没有医籍,常在行医期间出意外。珍一直昏迷,根本不知道是青救了自己。青本欲送珍回乡,阴差阳错下,却由榕将他送回,结果珍误会榕是自己的救命恩人。珍从果口中惊闻青已答应了他的婚事,晴天霹雳。珍与果兄弟情深,为了果的幸福而决心让爱。荆王得悉珍再次落弟而决意退婚,榕大受打击。榕未能嫁珍,削发为尼,感情失意的珍被榕打动,决定迎娶她。

第 5 集

  荆王反对榕的婚事不果,气结。珍成亲后,青才赶回濒湖。她惊闻珍已另娶他人,伤心欲绝,与他决裂。果见青喜欢的不是自己,明白是自己一厢情愿,故决定放弃婚约。姐怪罪果令青错失良缘,时加揶揄,与他成为一对斗气冤家。闻不再坚持,答应让珍行医,并将家业传给珍。榕嫁入李家后洗尽铅华,过着简朴的生活。闻妻张娇视榕为接班人,她将家务和技能传授给榕,榕感到压力。榕的侍婢见喜经常探望榕,二人关系良好。县官林知县服用珍开的药方后中毒,他误会珍配错了药,经查察下,发现原来是荆王兼管的惠民药局抓错了药。

第 6 集

  娇将家中杂务交由榕打点,榕不适应,弄致精神紧张,面上长满黑斑。珍彻夜不眠来寻找医治榕的方法,榕感到受冷落,误会珍嫌弃自己现在的容貌。珍求藏医治榕,脾气古怪的他没有答应。宪到濒湖找榕,榕没有向他承认身分,宪因此误会自己认错人。珍再找藏,时青出现,珍才得知青与藏的关系。藏本欲答应珍的要求,但想到青的感受后便打消念头。藏写下医治黑斑的药方,让青决定是否交给珍,青面对自已曾经爱过却已不属于自己的珍,深感矛盾。珍体谅青的感受,明白要她交出药方是一件困难的事。

第 7 集

  珍爱榕之情感动了青,青不再执着,将药方交出,并穿针引线,叫藏收珍为徒。青与珍从此以师兄妹相称。榕病愈后,娇没有让她打理家务,榕无所事事,找喜教授自己厨艺。疫症爆发,村民争相购药。珍要求荆王和林知县拨款来赠医施药,同时公布疫情。林知县不欲事件给张扬,以免为朝廷怪罪,故不惜牺牲村民的性命来自保,引致疫情一发不可收拾。宪在濒湖实习,他向荆王自荐到惠民药局医治村民。疫情告急,珍在城门外设置临时检疫站;村民争相检疫,引发集体殴斗。宪见珍对抗疫的热诚,愿协助珍与村民共渡难关;珍成为抗疫英雄。

第 8 集

  珍将染病的村民集中在山上医治,青、闻等共同协助。抗疫期间,青与珍共同研究药方,二人志同道合,青对珍的爱火重燃。榕弄来美食慰劳各人,娇才发现她秘密学习厨艺。宪向高官筹款,将款项用作购买名贵药材给病人调理身体,珍感激。珍从藏身上得到启发,研制出蒸醋消毒法。无良奸商售卖假药,珍将他们逐一驱赶。病人得到珍及青等的治理后渐渐康复。珍操劳过度,染上疫症。榕得知珍染病,担心不已。藏发现田鼠有治疗瘟疫的疗效,遂提出以田鼠医治病人;宪反对没有理据的方法,惟青却赞成一试。

第 9 集

  珍研制鼠药汤,并以身试药,希望其他人会顺服它的疗效。珍的病情恶化,他在病榻中向青表白心迹,青虽感动却不敢接受。鼠药汤终发挥疗效,珍病情好转。抗疫成功,林知县邀功,遭村民谴责。宪为助林知县挽回民心,提出向朝廷拨款捐助受害人家属。珍眼见疲症期间官方药局抓错药,加上奸商售卖假药,决定重修历代本草纲目,让世人辨别真伪。珍向荆王要求支助重修本草纲目,荆王见花费庞大而拒绝。珍希望借助太医院的力量来达成心愿,宪愿协助他将大纲上奏朝廷。荆王的堂兄楚王携孙儿恒拜访荆王府,榕与珍往拜会。珍治好了恒的怪病,获楚王赏赐。

第 10 集

  楚王见珍的医术高明,聘用他在王府任奉祠正(即祭祀礼节的官员)。珍向青话别,青不舍。青考虑到女子行医不被信任,故女扮男装到京城行医,希望有朝能打出名堂。青治好楚王长子大王子的怪病,又帮助他解开心结与楚王修好,楚王感激,不再计较她的女子身分。珍欲推荐青到良医局工作,楚因良医局只聘用男性而婉拒。青的事业受挫折,幸得珍鼓励,青决定经营药膳来延续医人的心愿。皇宫招揽人才,楚王推荐珍考取吏目来填补太医的空缺。珍在太医院重遇宪,宪暗想有机会与他一比高下。

第 11 集

  珍在考试中表现出色,最后获太医院使许绅和掌管太医院的嵩选为吏目。青觅得铺位经营药膳,珍送信通知家人喜讯并邀请他们入股药膳。姐提出到京城协助青,其翁姑反对,她一怒下抱虾离家。榕同情姐的遭遇,让她暂居家中。珍虽然公务繁忙,但仍抽空协助青打点新铺。嵩在街头被野狗咬伤,宪路过为他诊治,惜情况没有好转。太医院有官员死于狂犬症,加上一般治疗此症的药方无效,所以绅对嵩的脚患不敢轻率处理。绅恐嵩怪罪自己未能治好脚患,遂与众太医商讨对策。珍提出以狗的脑髓制药来治嵩,众猜疑疗效。

第 12 集

  珍治好嵩,获赏赐;他提出上书皇帝嘉靖来批准太医院重修本草纲目,不料嵩却反对。宪妒忌珍,认为他被楚王推荐才获得吏目一职。珍无遐打理家务,青俨如女主人般为他打点。藏与青会合,他看穿青对珍余情未了,青直认不讳。锦衣卫庞百川携子宪拜会嵩,嵩赏识宪,欲招揽他到制药房替靖炼制丹药,宪婉言拒绝。珍向绅推介田七为宫廷用药,绅指田七没医学记载,拒绝。川受伤,他分别让宪及珍治理,结果珍以田七治好他,宪睹状,终信服珍的医术远胜自己。珍与青均按捺不住对对方的感情。珍与榕及家人会合后,只好将青的感情藏于心底。

第 13 集

  榕与珍的夫妻生活虽然和谐,但仍感到与珍存有隔膜。珍自行修订本草纲目,青从旁协助,榕希望出一分力,提出协助珍绘画插图。榕为让珍带来惊喜,暗中找画家刘雪湖学绘画,因湖不收妇人为学生,故榕以少女打扮出现。宪在画室重遇榕,他为追求榕而学绘画。青的‘珍膳美’药膳开张,青及珍的家人为新店造势。珍发现方士邵元节在皇宫行径古怪,查察下发现他为靖研制长生不老丹药。榕为了打探太医院的公务以了解珍的工作情况,所以没有向宪表明已婚的身分。珍看见节要宫女食桑叶和饮露水,不解。

第 14 集

  榕学习绘画后,画功大有进步。榕请宪讲解草药知识,宪感到与她志趣相投。娇、青分别看见榕以少女装扮与男子约会,怀疑她有奸情。嵩为了要靖言听计从,指使节使计令靖相信长生不老药的功效。宪携榕到郊外写生以增加对草药的认识,珍跟踪她,发现她与宪约会,不欢。珍从宪口中得知他心仪的女子是榕,一愕;珍欲说出真相却害怕伤害宪。珍告诉青榕有婚外情,青开解他。榕暗中学绘画的事被揭穿,珍才明白榕的苦心。珍查得嵩及节抽取宫女的血供靖服用,觉事有蹊跷。

第 15 集

  青见珍与榕回复往昔恩爱,羡慕。楚王在皇宫遇珍,二人寒暄一番。珍购来榕喜欢的项炼,准备送给榕之际,却阴差阳错令青误会项炼是送给她的。珍无法压抑对青的感情,陷于两难之中。榕因发现青带着自己喜欢的项炼而揭发她与珍的私情,伤心欲绝。节如常在制药房内抽取宫女的鲜血,珍出现制止。嵩指珍闯入禁地,欲将他处斩,但最终念及楚王与他的关系而放弃。珍突然收到撤职的通知,气愤,找楚王协助讨回公道。宫女行刺靖,幸皇后及时制止。靖命危,即使服用节的回魂丹亦无效。珍施救,靖终苏醒。珍护驾有功,加上楚王的推荐,获晋升为御医。

第 16 集

  榕为了珍的私情而心神恍惚。榕发现珍与青私下在酒寮庆祝升职一事,对珍的误会加深。珍将送赠青项炼的事坦白说出,榕的疑虑得以消除。皇后误会端妃有分参予行刺靖,将她处斩,靖得知后愤斥皇后,皇后不欢,患上抑郁症。节指皇后被邪灵所困,遂开符水供她服用,珍目睹。珍私下为皇后诊治,皇后康复。宪向榕示爱,榕为免他误会而不再学画。藏、闻经常替客人诊症,又提供药膳给他们调理身体。珍升为御医,嵩视珍为威胁,不断打压他,更传召他医治御猫。宪佩服珍精湛的医术和不畏强权的精神,决定拜他为师。

第 17 集

  珍答应收宪为徒,宪至此才发现师母是榕,错愕。宪郁郁不欢,借酒消愁。宪为了榕的事而对珍心存芥蒂,青开解之。虾生病,果细心照料。宪无意中发现青暗恋的人是珍,愕然。珍明白金丹对身体有害,恐靖服用后会生意外,遂搜集证据来阻止嵩继续炼丹。宪明白青单恋的心情,二人同病相怜。果喜欢姐,视虾如儿子般对待。靖服用丹药后精神焕发,遂支持节继续研制长生不老的金丹药。嵩明白服用金丹药后会令中毒,但为了独揽朝政大权亦决定一试。节提出找人试药后才供靖服用,嵩赞成。嵩恐珍破坏计划,不惜找借口加害他。

第 18 集

  嵩指控珍私下为皇后御诊而将他治罪,幸皇后出现助他解困。榕见青与宪志趣相投,鼓励青接受宪却遭拒绝。珍得知榕有意撮合青与宪,深感不安。姐欲购新居以接翁姑到京城居住,惟资金不足,果提出相助。波斯杂货店大量收购矿物,果为赚钱而去采矿。其实此店是嵩派人经营,目的是寻找合适的人选替靖试药。珍发现节以矿石来提炼金丹,担心靖服用后会中毒,故想办法阻止。榕为撮合青与宪而不时制造机会给他们。波斯店老板出高价聘人试药,果为储钱买屋而答应。榕探问青是否喜欢珍,青为了让她释怀而说谎。

第 19 集

  宪不想榕再误会青,故代她协助珍修书。果向姐示爱,姐诧异;姐有感自己是寡妇,加上不想被别人闲话而没有接受果。靖服金丹时遭皇后阻止,她要嵩以身试药来验证金丹无害,嵩无奈就范。珍见青的感情有所寄托,为了不防碍她而刻意疏远她;青知道后伤心欲绝。珍不欢,榕欲了解原因却不果。青不想伤害榕,决定独力承担对珍的感情。青对榕说自己是一厢情愿喜欢珍,榕虽愕然但心里亦已不再怀疑珍。宪明白青感受,二人互相扶持,友情更加深厚。珍见藩与波斯杂货店的老板关系密切,怀疑此店与嵩提炼金丹药事件有关。

第 20 集

  果终储够金钱,不用再试药。果突破晕倒,姐担心,藏发现果中了铅毒。藏开出药方,果服用后情况好转。珍携川到波斯杂货店搜捕,惜他们已闻风而逃。果试药中毒,珍断定事件与嵩有关。嵩、藩为免珍破坏计划,决心将他铲除。嵩派杀手杀珍,宪及时出现相救。川将珍被暗杀以及试药人中毒两件事情告知靖,指出事件与嵩炼制的金丹有关,靖却因没有证据而不加理会。青将抑压在内心的感情向珍说出,榕目睹,因而知道他们曾经相恋,晴天霹雳。另一方面,青亦因伤心过度而引致双目失明。珍向榕解释不果,榕一怒之下寄住在宪府中。

第 21 集

  家人指责珍背负榕,果看着不忍,终说出真相。藏阻止珍探望青,希望她能彻底将感情的枷锁放开。珍多番向靖指出金丹的祸害,靖因相信嵩不会加害自己而不加理会。嵩为要靖相信金丹无害,只好每次都以身试药,引致体内存有毒素。嵩练功排毒致走火入魔,幸藏及时相救,嵩聘用他为私人医师。藏与珍假装反目,目的是取得嵩的信任来搜集丹药有毒的证据。榕从姐口中得知青与珍相恋的经过,终明白青亦是受害者。榕发现青患眼疾,同情她的遭遇,答应替她隐瞒事件。榕协助青打理店铺,青感激。

第 22 集

  榕探望娇,娇苦劝她回家不果。榕决定让爱以成全青和珍,她将休书交给珍,但珍拒绝接受。珍努力修补与榕的关系,榕不为所动。婚姻挫败后,榕变得坚强独立。藩邂逅青,对她一见钟情。藩借故找青,二人闲谈间,青发现藏替嵩工作。藏取来嵩弃置的金丹来研究,发现金丹含有水银。嵩得悉珍取得金丹成分,怀疑是藏暗中告密。嵩发现藏接近自己是为了搜集罪证,决定将计就计加害他们师徒两人。青放弃医治眼疾,目的是惩罚自己来减轻内疚的感觉。榕劝青治疗不果,找珍协助。青拒绝让珍医治,珍痛心,责怪自己处理感情失当伤害了青。

第 23 集

  几经劝导,青终答应让宪医治。一方士试服金丹后中毒昏迷,嵩找藏救治,藏要嵩交出药方来对症下药。嵩愿意交出配方,目的是设计引珍入局。榕无意中听到青与宪的对话,得知青计划离开京城过新生活,榕暗自盘算并心有决定。嵩为要独揽大权而自立为君,更不惜加重金丹的毒性来毒害靖。靖食物中毒,珍误会他中了丹毒,遂以解丹毒的方法来诊治,结果弄巧成拙令他中毒。嵩诬告珍毒害靖,靖将珍收监。嵩命川缉捕李家之余,亦要搜出本草纲目以删去内里反对丹药的言论。宪报信着李家逃亡,最后只有榕顺利携本草纲目的手稿逃去。

第 24 集

  宪对川搜捕李家的行为感愤怒,但川解释是职责所在。李家得楚王父子和川向靖求情才得以释放,惟独珍仍被收监,等候审判。嵩指珍毒害靖的罪名成立,翌日处斩。珍的情况危急,青为救珍而利用藩协助到达天牢。青将狱卒迷晕,加上楚王父子运用调虎离山之计,珍终能顺利逃走。青与宪引开追兵让珍逃离京城,榕跟随他展开逃亡生涯。珍在逃亡中仍不忙救人,亦因此令他败露了行踪。青精神紧张令眼疾复发,宪细心照料。珍因保护榕而被毒蛇咬伤,榕四出找寻解药。珍不想连累榕,取出休书欲与她离婚,榕错愕。

第 25 集

  青的眼疾在宪的悉心照料下终痊愈;二人与珍会合后再度展开逃亡生涯。榕没有离开珍,珍感动。官兵追至,榕为保护珍而受重伤。榕的情义感动了珍,他愿意以身试验毒药来救活榕。青看到珍对榕的真爱,明白要退出这段三角关系。好景不常,珍为照顾受伤的榕而被官兵擒获。刑场上,珍等候处斩,榕赴伤与他见面。时大王子携圣旨出现刑场,众人期待他带来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