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镜花堂掌权人祝满山把家业发扬光大视为毕生成就,满山髮妻已逝,有两子两女。长子有成是父亲生意上的左右手,被视为镜花堂的继承人。二子有业,好逸恶劳,不喜欢受束缚,认为有大哥协助父亲打理生意,自己全心周游列国玩乐。三女明惠,具有才能,但因父亲认为男尊女卑,所以明惠不能插手家业。明惠侍父至孝,满山却一直对她比较冷淡。四女明敏,活泼好动,思想前卫,经常挺身而出反对当时社会不公平事,要为弱势社群争取福利。

  满田乃满山之弟,一直对镜花堂虎视眈眈,奈何因是庶出,无从取得实际权力。其妻李雅仙,是「满园」的当家,为人精刮麻利,一直想帮丈夫夺权。

  满山小姨吴路笑容,终日拉拢女儿以方和有成,大条道理认为以方当了满山的大媳妇,便是最好的报恩。以方看不起有业终日游手好閒,有业则觉得以方事事过份认真执着,二人经常斗嘴。

  有成介绍女朋友宋云裳给满山认识,一心以为父亲会接受云裳,谁知阴差阳错被有业揭破云裳在女子茶室做茶花。满山认定云裳是同一类人,坚决反对有成与她来往。有成不爱江山爱美人,打算和云裳私奔。孰料有成起行前发生意外,被塌下来的骑楼压毙,有业与明惠向满山讲出云裳有了大哥的骨肉,终劝服满山答应让云裳入门。

  有成辞世,有业无奈接替有成位置,有业见主要顾客多数是烟花女子,故集中火力以她们为销售对象,以方因政府将会全面禁娼而极力反对,但有业一意孤行。政府於35年6月30日下令全面禁娼,镜花堂生意一落千丈。满山立即回港救亡,满田落井下石责有业不听意见,满山不再让有业沾手大生意,有业自信心大受打击。就在这个低潮时候,有业邂逅了汪晓晴。晓晴温柔体贴,经常开解有业,二人迅即堕入爱河,有业还金屋藏娇。满山暗地里收买晓晴,给予巨款要她离开有业,晓晴答应,有业晴天霹靂!

  满山爆血管,被急送入医院。满田与雅仙拿着鸡毛当令箭,阻止有业探望满山。永华宣读遗嘱,满山把所有家业交由满田负责託管,明惠等觉有诈,但苦无証据。满田等故意奚落侮辱有业,令有业一时气愤,离家出走。有业自暴自弃,幸得明惠、明敏及以方的激励,终痛定思痛,重新振作。眾人终於找到冒签遗嘱的証据,满田把镜花堂交回有业管理,其实满田早已暗中移走大部份资产。满田成立水月堂,狙击镜花堂的生意。晓晴之兄晓暉指责有业是杀害晓晴的兇手,一定会找到証据指控他,晓暉却遇害身亡,矛头直指有业是兇手,以方等合力帮他洗脱。以方帮助有业重振家业时不知不觉已爱上了他,晓晴却再度出现。

  明惠投入镜花堂业务,表现出色,更令国昌自惭形秽。国昌有外遇,明惠不能原谅,坚持与国昌离婚,自此明惠更寄情工作,把镜花堂业务扩张,加设美容院。其后明惠又发觉云裳有些不对劲,叫有业提防,但有业不相信。但原来明惠真的是目光如炬,云裳并非如表面般慈祥,每日对镜添粧不过是掩饰内心狠诈。原来云裳以为有业为了家产,刻意害死有成,更险些令自己小产,生女后见眾人狰狞嘴脸,更令她誓要为女儿夺回应得的家财!何强与晓晴的天仙局是云裳主使,晓暉亦是她杀害欲嫁祸有业!云裳不断挑拨离间有业与明惠,险些令水月堂有机可乘......

分集剧情:
第 1 集

  镜花堂首间零售专门店开张,从外国回来的二少爷祝有业送大钟祝贺新店开张,其父满山见状面色一沉,业以巧言令山释怀。三小姐明蕙与婶母李雅仙在开幕酒会上争奇斗艳,大少爷有成亦藉此机会向山介绍其女友宋云裳。

  裳临时充当新产品「葵花胭脂」的模特儿,山对裳的印象甚佳,邀请她翌日到祝家晚膳。蕙丈夫黎国昌为争取表现,与山之世交林唯本洽谈合作的机会,结果却适得其反。「葵花胭脂」大受欢迎,业使计为友人取货,其表妹兼店长吴以方大表不满。业无意中发现裳在被视为风月场所的女子茶室任职。业逃避不到镜花堂上班,阴差阳错下却令山发现裳的出身。

第 2 集

  成为了裳的出身而与山争执。祝家上下除了业以外均对裳有偏见,蕙亦认为成不值得为了外人而影响父子情。方一向对成有意思,却碍于矜持而不肯向他表达,其母路笑容焦急万分。业提议以「福袋」促销雪花膏,获山赞赏,山更重提生产业早前建议的滚筒唇膏,令其弟满田心中不满。裳拿成所赠的手链往修理途中遇仙和容,遭二人奚落,大感难堪。裳被流氓勒索,成不惜借粮并偷取山的古董典当,蕙发现后到裳家,劝她离开成。山突然派成往上海准备开设分店的事宜,成至此恍然山已得悉一切。裳留书出走,成赶往车站追截,并决定不理山反对,要跟她结婚。山大为气愤,要与成脱离关系。

第 3 集

  成带裳离开祝家大宅满园后,得悉裳怀有其骨肉,然而他并不想以此为由逼山让步。成误会蕙向山揭发裳被勒索一事,怒掴她,蕙感委屈。成、山决裂,田欲藉此坐收渔人之利。滚筒式唇膏正式投入生产,业雄心勃勃,蕙见田夸赞业,不安。方祈福时遇裳、成,得知二人将到南洋展开新生活。成听方的劝告,接山出院,山感安慰,然而成却始终不肯放弃裳。成决定和裳结婚,方、业瞒着众人替二证婚,不料却被蕙看出端倪。蕙虽不赞成他们的婚事,但最终却愿意替二人隐瞒。成、棠终要离去,业往送行,兄弟俩临别依依,岂料天降横祸。

第 4 集

  裳目睹成出事经过,晕倒送院。业将裳怀有成骨肉一事告诉山,山终让裳入祝家。仙见山对裳态度冷漠,竟安排裳入住后院与工人同住,方见状便提议裳入住其隔壁的客房。裳求方带自己到成房,睹物思人,裳更感难过。仙儿子有邦及山幼女明敏从东瀛放洋回来,仙赶紧张罗,蕙嘲讽她厚此薄彼。邦与敏回家,踌躇满志。方误会业要自己向客送吻来为滚筒唇膏宣传,向山投诉。敏因误会而连累青年宁天朗丢掉工作。滚筒唇膏宣传策略成功,山等接受传媒访问,蕙因感到被视作局外人而难过不已。

第 5 集

  敏甚得山疼爱,蕙却遭其冷待。蕙通宵达旦替昌结算账目,不料昌竟忘记将账簿带返镜花堂;山指摘蕙纵容昌。裳在祝家尝尽冷言冷语,精神大受困扰。管家欢姐向仙引荐朗,仙本欲聘任年迈的同乡福伯,然而避免遭蕙诟病,又见敏欲补偿朗,遂决定雇用朗。仙用计令山知道敏购买泳衣,山训斥蕙,对敏却好言相劝。蕙听信仙的挑拨,怀疑自己非山的骨肉;蕙找欢求证。业买了点心托方交给裳,裳却担心会被陷害。山由于要与邦往上海筹备开分店之事,遂委任业暂代总经理一职,处理香港业务。众替山、邦送行,蕙战战兢兢地送上手织领巾给山。裳疑心被害,出现幻听的现象,更怀疑是业害死了成。一日,裳拿刀刺伤了业。

第 6 集

  裳证实患上产前抑郁症;裳出院返家,仙、容等均感不安。敏、蕙在街上见一父卖女入青楼,敏为女儿出头而受伤。福指自己为了仙而辞去原有的工作,要向她索偿,仙打发他走后竟拿容来出气。业发现妓女市场潜力大。裳回家,容恐她受到刺激,对她态度大改。业跟方打赌谁买的书籍会合裳心意,结果业输了,要请方吃饭作为惩罚,容因而误会业对方有意,与儿子以正密谋撮合二人。业、方因容、正的缘故而误会对方对自己有意,双方均感到尴尬,业最终鼓起勇气,约方说清楚。业决以妓女为销售对象,方指此举会流失良家妇女客户。另方面,田得悉禁娼专员将来港,然而他却将消息隐瞒。

第 7 集

  敏发现正送货给烟花女子,回家责业助长社会歪风,业不以为然,更决定赞助「花国皇后选举」。敏替正涂药酒,正心如鹿撞。仙、容使用镜花堂产品后竟被视作不正经女子。政府落实禁娼,镜花堂损失惨重,山从上海回来后怒责业,并决定搁置于上海开设分店一事。众商议重振镜花堂业务,业感其建议不被尊重,决意重过游戏人间的生活。仙、容见山关心裳,对裳的态度即作一百八十度转变。昌炒买股票失利,欠下高利贷,蕙发现后怒骂他,并与高利贷逑哥谈判。山将昌借高利贷之事归咎于蕙,昌为表示愿意承担过失,竟纵身从高处跳下。

第 8 集

  昌堕楼时,镜花堂的顾问律师原永华刚巧到来,昌大难不死。蕙为了昌而与仙、容口角,山怒责蕙,更指昌的不济是她一手造成,蕙终按捺不住,哭诉身为人妻的无奈。山虽恼昌,但仍调动金钱替他还清债务,蕙感激,田知道后敢怒不敢言。仙、蕙分别送礼给裳,裳认定二人别有用心。邦建议邀请形像高贵的红星蓝宝燕任代言人,惜燕为人低调,恐难成事。业因认识燕的舅父而得以约燕洽谈;邦提出优厚的条件,燕终答允合作。签约当日,田令业惹怒燕,幸邦成功说服燕动笔签约。山责业粗心大意,险坏大事,决重用邦,田大喜。裳早产诞下女婴,众失望。

第 9 集

  山因成没后嗣而伤心,蕙好言相劝,后得悉山已为孙女取名美婷,才顿感欣慰。裳有产后抑郁症,女儿婷又哭过不停,裳差点要放弃女儿,幸最后回心转意,才没有铸成大错。正、华皆对敏有情意,华指正不自量力,并在敏面前装出一副君子的模样,正气结。业拒绝给居心不良的顾客换货,遭山指摘。业与昌喝下午茶散心,蕙不满。业在酒家结识了推销胭脂的汪晓晴,对她留下深刻的印象。朗因直言而开罪了仙,遭她报复,蕙看不过眼替他解围。蕙偶悉仙借贷给逑,遂在山面前揭穿她,山大怒,命仙让出当家之位给蕙。

第 10 集

  田假意责打仙以博山同情,山不忍,命众人不得将家丑传开去。蕙任当家后,发现仙以往中饱私囊,遂着她尽快填补欠款,仙不忿。业知晴爱照顾流浪猫,遂拿吃剩的鱼去见她,又造房子让猫栖身。山不满业不务正业,对邦因而更加器重。业为保护晴及流浪猫而遭恶霸何强打伤,方替业隐瞒事件。蕙私自从仙的月钱中留起一份,为其填补欠款。正从澳门回来后意气风发,然而他见华与敏感情日深时,便不禁感到酸溜溜。方发现正对敏有意,着他发愤。仙知道山并没有按家族传统保留蕙的脐带后,不禁质疑起蕙的身分来。蕙与仙因蕙的身分而争执,山怒责蕙,蕙终忍不住问山自己是否他的亲生女儿。

第 11 集

  山警告祝家上下不得再质疑蕙的身分,然而蕙却未能因此而释怀。正为容选购胸针,方见他孝顺,便送他金表赞扬他。业下班后正欲赴晴约会时,山突然要求他同往工场,业遂请方代为通知晴,其后乘山不觉时才赶往见晴。镜花堂的冒牌货充斥市场,镜花堂的商誉大受影响,众建议报警,正惶恐不安。方发现正与冒牌货有关,欲拉他向山自首时,遇上刚从澳门调查回来的田,田答允替二人隐瞒,希望实藉此控制二人来扶持邦。方受胁于仙,曾就布匹分配一事而曾令容不快,方为免回家再与容起冲突,遂与业、晴一起晚饭,晴开解她。业知道晴喜欢白兰花的香味,特别为她研制香水,晴心里甜丝丝的。

第 12 集

  强见晴与业感情要好,逼她设计绑架业。方建议业生产白兰花香水以向晴表达心意,惜在会议上受制于田,无奈附和田反对业,幸邦持相反意见,山最后着业改良配方。绑架业的计划本如期进行,但晴不忍见业遇害,刻意将他气走。方替业约晴野餐,强遂逼晴藉此机会绑架业。强绑了方、业,向山勒索,容担心方的安全。田得悉绑架与正无关,决定静观事态的发展,他与仙更期望绑匪会撕票。众筹集赎款后,按绑匪要求着裳送款。晴知道强准备于拿到赎金后撕票,遂趁强不觉时助方、业逃走。强回来见三人逃走,即上前与业纠缠,混乱间强失足堕崖。业知晴与强是一伙后,认为晴存心欺骗他的感情。

第 13 集

  业、方终回到家里;业阻止众人报警。仙急欲取回所出的一分赎金,蕙见状戏弄她。山感激裳为祝家送赎款,更因婷的关系,决定对裳在祝家的地位予以肯定。业、晴互相挂念对方。华设局令其客户不需向离婚妻子梁太支付赡养费,敏不满其所为。仙不忿因摔破容订下的摆设而被敲诈,方付钱给仙作补偿,令不知个中原因的容甚是气愤。业、晴雨后重逢,爱火重燃。朗送秘制药膏给蕙治敏感,蕙感激。朗带蕙到其母陈影红开设的甜汤铺,红拉着蕙手良久不放。蕙带红所做的甜点回家给山吃,不料山竟大发雷霆。欢将山的反应告诉红,红戚然。此时,蕙突然出现,二人一凛。

第 14 集

  原来蕙前来为山的寿宴订购甜点,欢、红庆幸对话没有被蕙听到。容代山挑选寿宴的回礼,仙以协助她为由随行。山决定在林唯本上海的百货公司内设立专柜,并以业的白兰花香水作为专柜的试金石。此外,山又接纳业的建议,为香水命名为「有情」。山欲撮合业和本的女儿林雪儿,惜从容口中知道业已有恋人。山见业为晴作出的改变后,便不再坚持门当户对,并邀请晴出席其寿宴,业喜出望外。众送礼物为山贺寿,山重视晴所送的百寿图。晴勇于承认摔破山珍藏的佳酿,山甚为欣赏其勇气。朗发现红曾为烟花女子,不快,蕙开解他。裳一向对成所赠的音乐胭脂盒珍而重之,及后发现盒原来是业所赠,不禁大是伤心。

第 15 集

  晴向业表示她的兄长在天津发生车祸,遭受害者家属索偿,业不虞有诈,向山求助。山经昌引路终与红相遇,山怒斥红别有居心,昌因此才惊悉蕙是红的女儿,并不是山所出,并恍然山为何一直冷对蕙。朗因要随母搬家而辞职,蕙遂往找红,希望她能让朗留在满园。业惊闻晴遇火灾,赶往医院,幸只属一场虚惊;业向晴求婚。山不理传统禁忌,答允业、晴的婚事。裳无意中得悉晴曾参与绑架业一案,并向业讹称其兄长发生车祸以向业诈财。裳将所闻告知山,山即找方求证。山用支票打发晴离开,晴接受。业不信晴会接受山的支票,认定她有苦衷,夺门而出。

分集:1-15 16-30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