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本剧根据清代野史真实记载而作。

  十九世纪下叶,清政府财政管理混乱,漏洞百出,腐败丛生,工部督办官邱福顺被慈禧钦点督办赔付洋人款项事务。他偶然发现大内银库库兵盗银秘密,遂拟密奏朝廷然被银库庞总管勾结户部郎中桂大人合谋,派随从孙七等人杀人灭口,后反诬邱贪赃枉法,以其意外死亡虚报朝廷,一桩谜案由此酿成。

  邱福顺未满周岁之子邱虎子侥幸被老郎中齐达仁救下并收养,改名仇隐,二十年后已是清末晚期,大清朝腐败更甚。大内银库库兵盗银秘密始终未曾暴露,仇隐向齐达仁学得一手歧黄绝技,又兼一身高超武功,遂继承父志,与齐达仁互相配合潜入京城,决心重新探查此秘密,为国为民除奸倭。

  仇隐以治病为契机打入当朝银库总管荣大人(孙七)府中,在如入迷宫的凶恶环境里识云辨雾,斗智斗勇。用郎中的特殊身份和擅长的攻势诱惑、震摄狐狸般的对手荣大人,利用围绕他身边各怀目的之诸多人物的恩怨矛盾,陷其于焦虑担心,仇怨阴谋和长期的心理煎熬中,年轻的郎中仇隐识破陷阱,挡住诱惑,化解杀机,并摈弃俗念,接受了真挚的爱情。最后正义终于战胜邪恶,仇隐借助各种力量,巧妙地将一桩惊世骇俗、极尽丑恶的大内银库官员与库兵长期勾结盗银的秘密大白于天下!

  本剧构思奇巧脱俗,情节紧张抓人,悬念迭起,险象环生,是一部以心理震摄见长,带有侦探特点、非常好看的情节片佳作,剧中不仅塑造了年轻郎中仇隐机智神勇,极富魅力的正义形象,还入木三分地剖析了狡诈老辣的大贪官荣大人外强中干、可憎可悲的命运轨迹和微妙心理。从而说明了正必压邪、贪必被捉、善恶有报的铮铮真理。对于当前反腐惩贪倡廉和以法以德治国都有着积极的教育意义。

分集剧情:
第 1 集

  故事发生在清朝晚期的北京南城。

  十九世纪下叶的清政府在英帝国的洋枪洋炮面前屡战屡败,只得割地赔款。户部银库准备款银总是行动迟缓,慈禧担心英国人找碴,引来战事,特派户部员外郎邝善亲督此事。但邝善不仅未办好,还闹出贪赃受贿的丑闻。勃然大怒的慈禧斩了邝善后急问文武百官谁敢领差?一时间众官惶惶然。谁都暗晓大内银库是潭不清之水,邝善一案大有隐情,无人敢趟入其中。慈禧于是钦点素有清誉的工部督办官邱福顺专办此事。邱深知此差难办,进退两难下要求慈禧赐一腰牌,以备不时之需。邱妻为此担惊受怕,邱福顺也小心百倍。然出乎意料,他与户部桂大人和银库庞总管初次交锋便异常顺利,不由令他颇感疑惑。

第 2 集

  大内银库庞总管经常从花子堆里挑选干儿子,为己贪赃敛财、收买上司卖命。孙七和殷三都是他得力的干儿子,由此经常得到上司桂大人的赏识。邱福顺以为自己过于敏感,讵料在查验赔款白银装船运走之后,竟偶然发现银库拨付河东治河民夫饷银以次充好。愤怒之极,欲上奏朝廷。当即被庞总管的随从兼干儿子孙七想方设法百般拦住。狼狈为奸的桂、庞二贼本以为速将赔洋人款银运走后,一可堵住朝野私议,二可打消慈禧猜疑。得知东窗事发顿感严重,急命孙七赶快补救。孙七乘邱家独子小虎子出生百日,送来内藏五百两银票的“老鼠娶亲”小孩玩意儿,被邱福顺发现送回,无奈只得采用下策,用上好的足银盖住碎银蒙混过关。孰料船将开之际,邱福顺发觉受骗,追到银库来找孙七算账!

第 3 集

  孙七躲在银库不敢出来。邱福顺只得用腰牌闯进银库。虽未找到孙七,却由踩到一只成色纯足的银锭,竟而发现了银库库兵盗银的绝密,他惊愕万分!方得知此乃大内银库种种疑团的真正原因。回到家中思虑一宿,觉得事关重大,自己应抛却个人家庭安危,将此情况密奏朝廷。孙七办事不利,惹来杀身之祸,使得桂、庞二贼惊慌失色,他们决计不惜任何代价也要阻止住邱福顺!巧的是时值正月十五大雪封门,慈禧留在了颐和园赏灯,邱福顺的密奏未能送上。老奸巨猾的桂大人将邱请入府中,佯作公正忠直,花言巧语、慷慨陈词愿代邱上奏,为国除奸。虽有官场经验的邱福顺终未斗过心智道深的桂大人,相信了他的鬼话,将密奏交给了这个老贼。得手的桂大人和庞总管马上设下杀人灭口之计,定在当天(元宵节)夜里干掉!

第 4 集

  一切阴谋都在花灯初上、喜气洋洋的元宵节之夜暗中悄悄进行着。家宴之上邱妻一曲真挚的唱词倾诉了对丈夫的爱与怨。经多虑的妻子提醒,邱福顺也感到桂大人的言行有疑点,他准备次日一早亲自进宫向慈禧密奏。然而晚了,当夜奇怪的大火吞噬了邱宅,一群蒙面杀手欲置邱家三口于死地。邱福顺恍然醒悟,持剑左拼右杀,邱妻与保姆王妈拼死掩护邱福顺携襁褓中的儿子出逃而去。京城南郊的山坡上,奄奄一息的邱福顺被一狂追不舍的蒙面杀手就要杀死之时,乡村老郎中齐达仁恰遇此情,飞起一脚踢中蒙面人丹田,那人惨叫一声滚落山下。邱福顺摸出身上带血的银锭向齐达仁告知真情临终托孤,齐达仁悲愤地慨然应下。与此同时,奸贼桂大人却向朝廷反诬邱福顺是个贪赃舞弊之徒,已在野猫引起的火灾中不意丧生。慈禧无奈地感叹又出了一个邝善,便不了了之。一桩谜案由此酿成。

第 5 集

  狡诈的桂大人瞒住了上面,毒辣的庞总管负责下面,他要死见人,活见尸。隐蔽的邱坟还是被刨,庞得知邱家根苗未死,心中惶然,命人四处查找。齐达仁有惊无险地避过狡猾的崔六,又诓骗了心虚胆小的嘎八,让庞大人得到了小虎子已死的“确证”。齐达仁与小虎子以父子相称,感情甚笃。小虎子在柳镇街头见到一个身形高大、人称牛爷的人贩子,把买 到的小孩子带到一家小旅店不知施行什么刑罚,弄得小孩们哭叫不迭。小虎子心里结下个疙瘩。二十年过去,转眼到了清末年间。世事沧桑,慈禧已届老年,桂大人和庞总管卷入官场倾轧中,桂被处死,庞总管被流放。在齐达仁的悉心培养下,小虎子成了一个医术娴熟、能文能武的年轻郎中,改名仇隐。仇隐决心继承父志,重新探查二十年前父亲为之血溅宫墙,至此也未暴露的大内银库盗银秘密。然而,当他刚入京城,救下一个被歹人劫持的美貌姑娘,很快便被一个马脸男人紧紧盯上。

第 6 集

  南城闹市上,身高马大的混混牛大鼻子欺负一地摊艺人,将其按成重伤。仇隐凭一手歧黄绝技当即治好,亮相街头,神医声名鹊起。引得一直跟踪盯梢的马脸男人更加注意。仇隐捉住了小偷快嘴驴伸过来的三只手,从其口中不仅了解到经常泡窑子的牛大鼻子花钱似流水的怪现象,还得知有个叫孙七的知情人似乎还在世,只是不知是死是活,现在何处?聚八仙旅店的胖掌柜对来住店的仇隐前“冷”后“热”的悬殊变化,使仇隐百思不得其解。胖掌柜经常侧面打探仇隐的来历,令仇隐顿起疑心。他夜间摸到胖掌柜窗下,果然听到胖掌柜及伙计与个神秘人物有勾结。他恐遭贼人暗害,手执匕首一夜未睡,终于贼人五更时分鬼鬼祟祟上了门。

第 7 集

  仇隐没想到贼人竟是快嘴驴,险些被仇隐干掉。快嘴驴并无恶意,而是给仇隐带来一个行医挣钱的机会。原来当朝大内银库总管荣大人长年患腿疾,暗自遍访名医均无人能治愈。一直尾随盯梢仇隐的马脸男人是深得荣大人信任的管家,看上了仇隐的医术,侧面打听了解多时,得到谨慎多疑的荣大人点头后,才让快嘴驴送来求医的官帖。仇隐通过快嘴驴了解了有关荣大人的情况,大为惊喜,因为他正想接近这样一个环境,以便着手探查银库盗银秘密。仇隐进了戒备森严的荣府,经过荣大人的几番问询,没有出现破绽,但崔管家发现荣大人对仇隐的长相似乎有些敏感。仇隐被崔管家请进荣府给荣大人看病不胫而走的消息,使得荣大少爷、牛大鼻子、红妓女小狐仙和兰馨堂老鸨几方势力都紧张起来。仇隐发现荣府内的有四个大铜鱼缸养的却都是木雕鱼,府内全是男人无一女眷,这些令他好生奇怪。更奇怪的是荣大人不许问诊,只让仇隐“触诊”检查。结果仇隐在”触诊“时触到荣大人丹田之下有一隐痛点,竟使得荣惨叫一声,大汗淋漓。仇隐顿然想起杀父蒙面人也有此伤,二人何其相似!

第 8 集

  心机诡诈、内藏野心的崔管家敏悟到荣大人与仇隐之间关系微妙的明“热”暗“冷”,感到对自己颇为有利。他利用主子治病心切的弱点用如簧巧舌说明留下名医仇隐的必要性。户部郎中栾大人的几句话让内心矛盾的荣大人更加感到病体对自己头上乌纱的威胁。于是老辣的荣大人开始下险棋。崔管家打开供有荣大人娶过的八位夫人玉照的西厢房,娓娓讲述荣大人怜香惜玉的善举,令仇隐都为之感动。而荣大人与仇隐的猜测大相径庭,没想到荣大人的病因竟是个临危救人的动听故事。荣府之夜紧张而潜伏杀机。警戒极强的仇隐识破了荣大人的哑巴干孙小顺子送来的含有迷醉药的紫米粥,又对付了崔管家的夜间巡视。仇隐判断荣大人的腿病根本不可能有子嗣,但荣确有独子荣大少爷,但二人关系却不冷不热。荣大少爷从红妓女小狐仙处得知仇隐已为父亲治病,便匆匆回来打探疗效。又偷偷向扮装成算命先生的齐达仁以测字断父亲的生死,暗藏杀机。齐达仁惊悉荣家父子关系竟如此紧张。势利老练的兰馨堂老鸨把小狐仙当作摇钱树,在有钱的牛大鼻子和有势的荣大少爷之间适时取舍。崔管家一向与荣大少爷暗争在荣府的位置,以确定主子百年之后权益。此时他私下用银子买通兰馨堂老鸨,让小狐仙死死缠住荣大少爷,以“色”毁了他!

第 9 集

  从贪心市侩的荣府门人胖门丁口中,仇隐套出表面俭朴慈悲的荣大人家财丰厚,疑是赃银。仇隐在麻痹了荣府上下人的警觉之后,深夜探查府内各隐蔽处,发现胖门丁和崔管家都暗自寻觅着荣大人的私藏财宝之地。仇隐还偶见西厢房里有一怪人夜间独坐低泣。未见其面、早闻其名的璇珠是荣大人朋友的独女,其母已死,其父出远门,将女儿托荣大人照料, 并认作干闺女。美貌仙姿的璇珠远从天津卫匆匆赶来,格外关心荣大人的腿病疗效,并恳求荣将其留在府中报答二十年养育之恩。对此荣大人犹豫地勉强答应。仇隐认出此人正是自己初到京城救下的姑娘,对其寄人篱下的处境颇为同情。始终找不到荣大人藏赃银处,仇隐正苦于无法继续查下去,盂兰鬼节,齐达仁寻机告知不能出府的仇隐荣家父子的明“亲”暗“仇”,仇隐也证实了西厢房的怪人就是对其父有刻骨之恨的荣大少爷。仇隐由此怀疑二人很可能没有血缘关系,决计从荣大少爷身上打开缺口,弄清有关这个银库大总管的所有谜团!

第 10 集

  荣大人经仇隐诊治病腿果然见好,而户部郎中栾大人则告诉他很多候补道都在注意他的身体状况,窥测他的总管美差。荣大人灵机一动,告知自己马上要迎娶新夫人,栾大人心领神会。见荣大人病体日益好起来,心中不快的荣大少爷摈弃小狐仙与牛大鼻子的“前嫌”,要她马上嫁给自己,意在故意羞辱荣大人,以发泄内心郁积的仇怨。小狐仙当然受宠若惊,但拿了崔管家黑银子的老鸨却坚决不允。她以鸡蛋碰石头的道理给小狐仙泼冷水,让小狐仙缠住荣大少爷多挣银子,将来自有好前程。狡猾的崔管家却失手在快嘴驴手里,拿到诈银的快嘴驴将崔的不白之为得意地告诉了仇隐。仇隐秘密传给了荣大少爷。小顺子受到仇隐关心非常感动,偷偷撤掉了紫米粥的迷醉药。牛大鼻子夜入荣府见荣大人,被恨之入骨的小顺子的弹弓击伤。一直感激荣大人的小顺子忍不住去问牛大鼻子来此的缘由,被荣大人花言巧语搪塞过去。仇隐在药王庙上见到齐达仁兴奋异常,二人借算命用暗语交流情况。荣大人内心总是不宁,忍不住对崔管家道出对仇隐更深的疑虑。

第 11 集

  仇隐发现小顺子与牛大鼻子之间莫名其妙的仇恨,有意弄清。他决心给小顺子治哑病,甚至以身试针,小顺子大为感动,把仇隐当做亲人。荣大人突然漫不经心地吐露出自己有个名叫孙七的把兄弟并观察仇隐的表情变化,仇隐机智冷静地应付过去,他判断荣大人很有可能也是个知情人。荣大人与崔管家神神秘秘去了天津卫。仇隐趁机接近荣大少爷。荣大少爷有感仇隐对他的关心,将心里话吐露了很多,但仍未正面揭开他与荣大人的真正关系。小顺子暗地帮助仇隐夜入荣大人的寝室,发现了佛龛后面藏着一锦盒上好的足银“凹山西”和一张璇珠的玉照。荣大少爷得知荣大人要续弦,抢在之前把小狐仙娶过来,不让外人落下荣家的财产。高兴而去的崔管家败兴而归。原来荣大人选定的新夫人就是干闺女璇珠,而崔管家早已对璇珠有打算。醉醺醺的崔管家忿忿向仇隐道出荣大人对他的疑虑,并说他认得孙七,但说到关键处却昏然睡去......

第 12 集

  仇隐目睹荣大人将暗藏的那锦盒银锭送与栾大人为寿礼,但不知他利用璇珠的照片作何文章。善于揣摩上司心理的荣大人深悉栾大人乃好色之徒,他迎娶璇珠有更深一层的目的。经过痛苦思忖的崔管家将计就计,他雇快嘴驴速去天津卫给璇珠送信,向璇珠透露其父就在京城,荣大人明知此情,却就是不让他们父女团圆,并帮助璇珠定下计谋。荣大少爷拿出杀手锏,以荣大人把他生母蓝玉送人以保住自己乌纱的卑劣底细和牛大鼻子与荣府龌脞的关系要挟荣大人,逼其答应他迎娶小狐仙。荣大人气恨交加,但老奸巨猾的他佯作答应,暗地却马不停蹄地准备自己饶有深意的婚礼。对主子衔恨在心的崔管家开始一步步向仇隐靠拢,不时透露荣府的内幕。父子二人各忙其事,崔管家单等着看一场热闹,仇隐预感到这场矛盾的爆发将有利于揭开荣府的秘密。

第 13 集

  荣府的喜棚终于搭起来,荣大少爷以为是为自己办喜事准备的,洋洋得意,不料在街上遇到从新疆赶来报丧的母亲蓝玉的门人,他悲痛欲绝,回到家中,在西厢房母亲的遗像前痛苦大醉。与此同时,荣大人的婚宴热烈气派地开场,美貌仙姿的新娘璇珠一出现便惊艳四座,引来众同僚的各种私下议论。栾大人对璇珠的垂涎令荣大人看在眼里,喜在心上。表情 复杂的崔管家咬掉牙齿往肚里咽。仇隐明白了荣大人给自己隆重操办这场婚礼的深深用意。闻讯赶来的荣大少爷得知被涮,怒不可遏,他故意把母亲蓝玉留给他的玉手镯当众作为贺礼送给荣大人,难堪加威胁。一时间婚宴剑拔弩张,奸诈多谋的荣大人以柔克刚,暗示家财以后归荣大少爷,才暂时化解了一场杀机。荣大少爷此时郑重告诉仇隐:荣大人根本不是自己的生父!

第 14 集

  荣大少爷在荣大人婚礼的当晚,被牛大鼻子使黑手痛打一顿。满脸是血的荣大少爷猜测是荣大人背后指使。仇隐以为二人定会大打出手,奇怪的是,荣大少爷得到了一笔银票后,就不再言语了。洞房内,璇珠向荣大人摊牌,冷面谈定交易。新婚之夜,从洞房内传出荣大人的哼叫和滚动声,偷偷听房的胖门丁等家丁窃笑着荣大人果然腿病痊愈,身体气壮如牛。仇隐对此异常怀疑,因为荣大人的丹田内伤根本未好,不可能有房事。醋意大发的崔管家由此把主子恨之入骨。探查盗银秘密如入谜宫,齐达仁让仇隐不妨先出荣府,可能会看得更清楚。荣大人心理再承受不了仇隐给他带来的惶惧和不安,他让崔管家利用小顺子之手干掉仇隐。紫米粥被人下了毒,在不知情的小顺子送给仇隐喝时,一只小黑猫登堂入室,喝下了这碗粥瘫倒桌上......仇隐由此大悟:荣大人一定与邱家血案和盗银秘密有关系!

第 15 集

  毒是崔管家下的,小黑猫也是他故意放进仇隐房中的。工于心计的崔管家不愿让荣大人失去克星。仇隐不但没死,还居然治活了吞药的小黑猫,令荣大人心惊胆颤,始料不及。惊魂甫定,他再也不能忍受,决计不惜一切代价除掉心头大患!仇隐思忖与其鱼死网破,“秘密”又成为新的“秘密”,不如欲擒故纵,等待时机。璇珠从崔管家口中感觉到荣大人与仇隐之间貌似温柔却内藏杀机,很想了解仇隐。仇隐告诉如惊弓之鸟的荣大人:治好了荣大人的病,他要在南大街开个小药铺,过老百姓的日子。大松一口气的荣大人马上表示愿倾其所有帮助他。仇隐通过崔管家告诉荣大人,荣的腿病并没有根治,还要服他开的密方汤药才行。他还巧妙地把小顺子要到身边做临时伙计,意在为他治好哑病。璇珠以看病为由与仇隐成为同道知音。但崔管家见璇珠对他冷淡却接近仇隐心中恼火。丧母之痛仍搅得荣大少爷按捺不下对荣大人的切齿之恨,他又找小狐仙商定卷土重来!

分集:1-15 16-26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