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片名:《我的野蛮奶奶》

  又名:《野蛮家族》、《野蛮师奶》

  生于上等旗人之家的喜塔腊˙铄兰(汪明荃)自恃着格格的身分,四十多年来横行霸道,极尽野蛮之能事。兰儿子宁茂春(黄宗泽)到了适婚年龄,兰为他强抢来一位她认为是全京城最好的媳妇,岂料阴差阳错,儿子竟辗转娶了山寨王之女田力(胡杏儿)。

  兰吹毛求疵,但一山还有一山高,力亦不是温婉和顺之辈,婆媳各不相让,终日吵吵闹闹,叫懦弱、缺乏主见的春左要遵循母命,右要讨好老婆。

  却原来一切皆是掩饰,春其实武功高强,且背负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分集剧情:
第 1 集

  孔老爷为女儿咏雅举行抢花炮招亲大会,格格喜塔腊铄兰带儿子宁茂春参加,结果由司马文夺得花炮。兰不满,强指文违规,成功让春与雅订亲。兰夫宁丰德经营‘凤朝凰’刺绣庄,对兰的野蛮行为摇头轻叹。兰入宫,听到秀女马佳燕娴才艺双全,遂令皇后兼表妹喜塔腊孝淑睿将娴许配给春。兰与孔家对簿公堂,兰强说雅患了不治之症,成功退婚。霹雳寨大当家田满为女儿田力找婆家,却被力搞砸。力等遇见雅上吊,知悉兰的野蛮行径,出手教训兰,让她当众出丑。兰向衙门施压,九门提督萨嘛喇阿齐围剿霹雳寨,满及二、三当家陈炳、李顺被捕,力和四当家张有年逃至驿馆,力被误会是跟情人私奔的娴,误打误撞嫁入宁家。

第 2 集

  新房内,力借猜枚灌醉春后欲逃走,惜最后事与愿违。力从狗洞逃走时遇年,始知阿姨龙巧巧失踪。年着力留在宁家,伺机偷取九王爷的令牌以救满三人。兰带力到凤朝凰,着力画百花图,力巧计避过。兰发现春与力分床而睡,连夜召开家庭会议,众敢怒不敢言。兰为让力和春培养感情,向她诉说当年和德的浪漫邂逅,又着春摆出刺绣时的男性魅力,但力只觉恶心。兰故意放走婆婆罗慧卿的鹦鹉,惹卿大哭大嚷。力与春四处寻找鹦鹉时,大伯母赵淑玲及二伯母梁宝珠意外得知力目不识丁。兰以刺绣、弹琴试探力,皆被力使计避过。春奉命给力《孝经》,着她翌日在列祖宗灵位前朗诵,力叫苦连天。

第 3 集

  兰试出力目不识丁,怒言要休掉她,力反责兰恃着格格的身分横行霸道,众忍俊不禁,兰气愤。卿指力能克制兰,大快人心,德担心日后鸡犬不宁。兰故意让力吃不饱,幸春和卿偷偷拿食物给她。兰要求各官绅捐款五百两支持赈灾慈善大会,众无奈,九王爷绵伦则愿捐助千五两。春往找木匠关胜,原来春暗地里跟胜学武。兰为阻止力出席赈灾大会,将她锁在房内,力施计逃出。力一方面为接近伦而请缨和他合奏,另方面却因自己根本不懂乐器而苦恼。力苦恼之际,春以侠盗‘不留名’的身分出现,夺走伦的翡翠匕首并掳走力。力说出身世真相,请名替她救满三人,名劝她利用御前表现大赛来救人。兰向力大兴问罪,力为救满而向兰跪地认错,众侧目。

第 4 集

  兰决定不让力参加御前表演比赛,以免她丢脸。不料睿召见兰,着她训练力出赛,原来睿下了一万两赌注买力会胜出。兰借训练教训力,力为了救父而忍辱负重。德的大哥丰荣和二哥丰贵到怡红院喝花酒,二人看上斟茶的巧,并夺去她的玉镯子。力无意中看到玉镯子,从而得知巧的下落,并强拉春到怡红院。力为将于御前表演丝带舞而苦恼,春暗示她将丝带舞结合武功。力向名拜师学武,名教她九节鞭。力的丝带舞技惊四坐,获皇帝颙琰赏赐一个愿望。力救出满三人,一家团聚。力向名辞行,表示只视春为好友,又指春缺乏男子气概。力离开宁家前与春畅饮,翌晨二人醒来,惊见彼此赤裸裸的躺在床上。

第 5 集

  满等知道力和春有了夫妻之实,却不怒反喜,力气煞。力坚持离开京城,春追至渡头,坦言喜欢她,更不计较她的出身。力不慎掉下海里,春奋不顾身抢救。力听罢巧细诉满与亡母的一段情后,忆起春对自己的关怀,遂跟春返回宁家。回到宁家,力对春让兰呵护的模样却看不顺眼,将他怒赶出房间。德教春折一千只纸鹤哄力,兰不悦。满买了翡翠耳环和项链送给力当嫁妆,力送上新布料让满做衣服,春则买下客栈让满等经营。兰、玲和珠看见满身上的布料,怀疑力与满有暧昧关系,更指力背夫偷汉,满冲口说出与力的关系。兰回家后大发雷霆,拒绝接受山贼为媳,要休掉力,春立即讹称力已有身孕。

第 6 集

  力恃著「身孕’而在家中横行霸权,先使唤玲和珠,后拒绝吃兰的补品更乘机戏弄她。兰、玲和珠到满的和平客栈用膳,兰吃过满的小菜后佯装肚子痛,玲和珠给银票着满等人离开京城。德知道兰怕满四人低了其身分,便请老师教他们读书,可惜四人力不从心。力得知兰的恶行后,不顾‘已有身孕’,大吃西瓜。兰吓坏,力指出若不是兰对付满,她也不会虐待腹中儿子。胜之女灵珊在凤朝凰当刺绣女工,招其他女工妒忌。京城发生多宗少女失踪案,春奇怪。卿跟兰呕气后独自上山吃斋。卿于途中扭伤,幸得巧送她下山;卿对巧留下好印象。力听到女工说春和珊的闲话后质问春,珊即辞职。力上庙上香时遇珊,二人冰释前嫌。珊为力买夫妻和顺绳结却一去不返。

第 7 集

  胜和春报官,齐敷衍了事。春因好友穆奇德岳托及萨嘛喇克昌的说话而一言惊醒,以少女打扮引匪徒出现,结果发现匪徒竟是荣和贵。众女工知道珊失踪后,嚷着要提早下班。兰着德早点回家,原来兰做了西洋蛋糕要与他分享,德因赶工刺绣而没有理会她,惹兰不满,最后春用冬瓜雕刻哄她开心。兰带众女工上法华寺祈福,始知新住持是普释。春和力发现释等是掳走少女的匪徒,春即下山报官。兰因不满斋菜而大发雷霆,往找释投诉时,发现释挟持力。释欲杀兰之际,名出现阻止,救力时背部更被砍了一刀。官差赶至逮捕一众假和尚,释逃之夭夭。春失踪,众其后发现他瑟缩在树林中,力不屑。力担心名的伤势,春见状心伤。

第 8 集

  春为力只关心名而苦恼,反之珊却视他为英雄,胜取笑春吃自己的醋。释向伦汇报,伦责备他坏了自己贩卖少女到大不列颠的生意,更誓言要铲除名。名为了阻止力对他倾慕,告诉他自己是个冷血的人,力却认为他是缺乏关怀的人,要跟他做朋友,气坏春。睿指逊妃迷惑皇上,令他沉迷西洋玩意儿,无心政事,着兰想法子。巧为救兰而摔破玉镯子,兰强拉她去吃点心。兰为皇上一事而苦恼,巧提议做一道菜吸引他。力买了面粉娃娃送给名,名以为她向自己示爱,吓坏。兰向皇上呈上三块腐乳,以提醒他民间疾苦,皇上大感惭愧,逊气愤。逊失意,伦乘机拉拢她。昌和托向春献英雄救美之计,岂料弄巧成拙。

第 9 集

  巧向兰谈及其意中人云大哥之际瞥见云的背影,慌忙追出。巧失魂落魄地回家,哭诉自己看见云后便昏倒,满等担心。力借口照顾巧而不回家,春深知她有心回避自己,遂以名的身分约见她,欲破坏她对名的好感,岂料反被力揭开真面具。兰答应助巧找寻云,又发现巧的刺绣手艺了得。巧被撞倒在地上,德上前掺扶,巧喜见眼前人正是云。德知道巧等了自己二十年,内疚。力嚷着要跟春行侠仗义,春拒绝,力竟悄悄跟着他,春无奈。二人看见巧和德月下散步,诧异。春得知德乃巧口中的云,追问他如何善后,德苦恼。力不满德犹豫不决,质问他之际不慎滑倒,兰等至此始知力假装怀孕,怒不可遏。

第 10 集

  兰得知力假装怀孕,怒将她赶出宁家。春表示与力是真心相爱,要跟她一道离家出走,兰气昏。大夫指兰因刺激过度而中风;兰四肢瘫痪,力感内疚。力悉心照顾兰,还诚心为兰祈福。原来兰只是装病,并要力背她上万丈峰欣赏桃花。力无意发现兰装病来折磨她,于是使计戏弄兰,又成功令兰原形毕露。德责兰装病令众人担心,兰反责力的不是,力怒然离开宁家,春慌忙上前哄她。兰追问巧与爱人的婚事,更主动为她筹备婚礼;德得知后不知所措。大夫指巧因思忆成病,只要她了却心愿便可不药而愈。春和力遂怂恿德与巧拜堂,并答应想办法令兰和荣、贵夫妇不能出席婚礼。德与巧拜堂之际,兰等突然出现,众大惊失色。

第 11 集

  兰大闹礼堂,怒掴巧和德,并要与德恩断义绝。德和春返家向兰解释拜堂是为了医治巧的心病,兰命德不许再见巧。德离去后巧便晕倒,更发高烧,力求德去看巧。兰讹称德和春病了,珊听后表现关心,兰对她留下好印象。兰发现德偷偷去见巧,怒然离开宁家入宫。宁家一众担心兰入宫后会说出力山贼的身分,怕力犯上欺君之罪。德和春入宫向皇请罪,皇大怒,兰为救德而将罪名推给力一家,皇下令力等到矿场做苦工,并由兰决定何时放人。春求兰放过力一家,兰为向力报复,逼力娶珊为妾作条件。巧见德对兰的订情手帕非常着紧,深知他最爱是兰,心死。力等获释放,力闻春要娶妾,感晴天霹雳。

第 12 集

  力怒气冲冲返家,质问春是否纳妾,春直应不讳,力伤心。巧认为事有蹊跷,提议力先了解真相。力看见春与珊态度亲匿,强忍怒气,兰见状心喜。巧到宁家澄清和德的关系,又求兰不要拆散力和春。兰到客栈,看见德在修补订情手帕,心甜,即时原谅了他。兰向众绣女宣布珊将会嫁给春,令力面目无光。力忍不住指责春移情别恋,春表示纳妾只是权宜之计,力多谢珊帮忙。满的客栈生意一落千丈,巧惟有售卖刺绣维持生计,却被顾客厌弃刺绣是下等货色。卿见状,以合伙人为名助巧开绣庄,巧感激。珊为了避开兰的耳目,经常制造机会给力和春见面,但见二人恩爱时又感心酸,期后更借病为由亲近春。

第 13 集

  珊卧病在床,春关怀备至,珊因而更下定决心要将他抢过来。春接管凤朝凰,发现荣和贵改用永发号的绣线,质问二人时,二人巧言辩驳,春不虞有诈。巧的玲珑绣庄门可罗雀,满提议以光顾客栈送绵袋来促销,果然吸引买家向巧订货。力发现珊对春心怀不轨,春却不信。巧劝力以不变应万变,可是力却沉不住气。皇命德在西洋画上绣上一对鸳鸯,德绣的鸳鸯眼神欠缺神采,力偷偷请巧为鸳鸯的眼神加针,结果令皇大加赞赏,还御赐‘巧’字给巧。兰知道后大发雷霆,责德跟巧藕断丝连,珊一方面指出一切是是力的所为,另方面又替力求情,令众人对她增添好感,力气愤。力往找珊晦气,反惹来春反感。

第 14 集

  春向力保证翌日成亲时珊会按计划悔婚,力却指珊存心要取代自己,不会悔婚,春不信。翌日,春惊见珊在花轿内,始知力所言非虚,拒绝拜堂。德责春不应以婚事作权宜之计,又怒骂兰是始作俑者,兰即噤若寒蝉。皇欲赠御花园园景画绣给法兰西国王,命德与巧合作绣画,兰担心二人会旧情复炽,遂以陪伴为名以监视,岂料期间却睡着了。皇大赞德和巧的手艺巧夺天工,要赏赐二人。凤朝凰遭退货,德怒责荣、贵改用永发号绣线,又着二人归还亏空的公款。荣、贵为转移德的视线,向兰讹称巧的玲珑绣庄是德出资的。兰怒气冲冲到玲珑捣乱,斥责德和巧藕断丝连。让春对她反感。

第 15 集

  兰逼巧于五日内归还银两,又使计令卿无法再接济巧。春知道刺绣大王上官老爷到京办货,抢先与力带他到玲珑。上官着巧在三日内完成货样,否则便要赔偿。京城内的绣线全给兰买光,力等始知中计。满决定卖了和平客栈,然后卖艺替巧筹钱还债。兰率众到玲珑讨债,此事惊动了皇,皇命兰、巧息干戈,并答应举行御前刺绣大赛,胜出者将获赐天下第一绣。巧的刺绣虽然赢得口碑,但却输给了兰。兰将胜出的刺绣挂上城楼供人民欣赏,怎料一场雨却令凤朝凰蒙羞。力利用客栈的菜名来讽刺兰胜之不武,兰认为始作俑者是巧,遂到画舫找她算帐。画舫突然起火,兰逃出生天,巧则葬身火海,力指摘兰放火杀人。

第 16 集

  力报官控告兰放火谋杀巧,春相信兰不会杀人,齐则表示没有发现尸首,难定罪。卿欲卖掉玲珑,德表示对凤朝凰已意兴阑珊,愿接手玲珑以延续巧的心愿。兰惊闻德为了玲珑而放弃凤朝凰,怒然与他恩断义绝。力欲告御状,春劝她放弃,力拒绝,夫妻反目。皇知道巧遇害,怒责兰惹事生非,更褫夺其格格的身分,贬其为庶民。兰遣散家仆后,声言将会取回一切;德见她不知悔过,失望离开。兰在酒楼遭一众官夫人奚落,气结。春在市集发现巧的玉镯,与力赶往陈村调查。兰虽然落难却仍作威作福,荣、贵夫妇遂逼她煮饭、洗衣,并住在柴房,兰忍气吞声,最后更被赶走。流浪街头。兰饥饿难当,不得已与狗争吃馒头。

第 17 集

  兰在街上苦候春回来还她清白却遭别人驱赶。兰跟着乞丐到齐家抢夺米粮和铜钱;兰看见齐妻不可一世的嘴脸时,才惊觉自己以前也是一样。兰经过玲珑时听到德和卿对自己的评价和思念,更感自己以前的不是,顿萌轻生的念头。春与力到达陈村,得傻姑带领终找到巧。巧澄清兰并没有放火杀人,更说出当日看见逊与一男子私会。春与力在贫民区找到兰,兰拒绝回家,自言以前横行霸道,如今落难是上天对她的惩罚。春查出逊的奸夫是伦是夜,春与力分别夜探伦府,力行踪败露被擒,幸春及时相救;春怒责力打草惊蛇。力使计逼兰回家,兰却坚持要自力更生,气坏力。

第 18 集

  春想出以动之以情的方法劝兰回家,不果。力认为巧是兰自责和内疚的根源,更想出一石二鸟之计。宁家找到巧的浮尸,伦终放下心头大石。另边厢,兰到巧的坟前拜祭,请求巧原谅,巧和德现身劝她回家。兰看见德和巧切磋刺绣,认为二人才是一对,伤心地写下休书,德却坦言心中只有她一人。兰和德有感春和力仍在呕气,使计令二人和好。珊婚精神失常,胜心伤,为了治好她的病而努力工作。释拉拢胜替伦办事,胜拒绝。释以珊的性命来要胁胜,伦则利诱替珊治病,胜唯有引不留名现身。不留名到伦府,发现遍地尸体,还因身中飞针而晕倒。时齐率官兵至,惊见不留名就是春。

第 19 集

  春被捕入狱,德等知道他是不留名后,大表赞赏。皇亲自审问春,不满他杀了伦后仍理直气壮,故判他死罪。兰等求情,皇答应给她们三日时间去找释来作证。力等在城外找到释的尸体,不禁担心春会性命不保。胜看着奄奄一息的珊,伤心欲绝,誓要春血债血偿。春怀疑胜未死,着众人找出他以协助查出真凶。兰与力在城隍庙为春祈福时被打晕,二人醒来后看见已死的珊和目露凶光的胜,心惊胆颤。昌查出胜就是杀手血手麻四,春感到难以置信之际,惊悉兰和力被掳走,遂着昌协助他逃狱往救二人。春凭线索来到断头崖,惊见兰和力被胜吊在悬崖上。春再被捕,皇知道春逃狱一事,大为震怒,下令提早处斩他。

第 20 集

  力等知道春要提前处斩,伤心失措,兰却表现冷静,说有办法逼皇放人。兰、力等声泪俱下,又跪地求百姓一起大闹法场,拯救不留名。怎料百姓却大数兰以往如何专横霸道,转身便走。皇对兰煽动群众不满,却又因兰身穿黄马褂而不能对她动手,顿感怒火冲天,执意要处斩春,幸德适时抬出胜的尸体作证。皇仍要处罚春,兰指出人谁无错,即使皇也有错;皇表示若兰能证明他有错,他便会判春无罪。巧装神弄鬼,逊吓得失魂落魄,不得招认与伦有染及曾放火杀巧灭口。皇知道错怪兰后,决定恢复其格格的身分。兰决定以德报怨,接荣、贵夫妇回宁家,却发现他们家财散尽,已沦为乞丐。巧被钦点为大清亲善大使,出使法兰西……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