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小均在一场火车意外中幽幽醒来,失去了所有记忆的她,完全不清楚自己是谁,正要前往何处。但她手上戴的古戒,是杜家长子未婚妻的证明,小均因此糊里胡涂地被接到豪门杜家。杜家的大家长把她当作自己的亲身女儿般呵护,让怀了身孕的小均感受到前所未有的亲情温暖。

  随着小均记忆恢复的越多,她就感到越惶恐。她慢慢了解到,她不是大家口中那位千金小姐。她不但出身贫寒、拥有一个贪婪的继父、而且当初让她怀孕的那个男人还拋弃了她。坐上火车前的那个小均,只是一个走投无路的未婚妈妈…

  而杜家的二少爷,竞航,虽然在优渥的环境下成长,心中却背着许多沉重的十字架:他背弃了父亲对他的期许,承载了对大哥的死的自责,还拒绝了千金小姐可亭深情的爱。他想要拋开一切,却逃避不了身为杜家继承人的事实。这一切又一切的矛盾,纠结在他的心中,让他有如困在牢恢械囊矮F,愤怒而无法脱身。

  不被众人了解的竞航与天真单纯的小均,从互相伤害,彼此抗拒,到情不自禁渐渐的爱上对方,眼前却有无数的考验在等着他们。面对自己的大嫂,竞航向小均手上的传家戒指暗自发誓,他要保护小均,免受这险恶世界的威胁,即使这代价要牺牲的,是自己的性命……

分集剧情:
第 1 集

  名律师杜竞航又惹麻烦了!才刚赢了官司,却又一时气不过地与被告扭打在一起,照片还上了晚报的版面。杜竞航的父亲因此气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杜竞航的哥哥杜竞远赶紧帮他弟弟说些好话。这两个儿子,竞远总是让他比较放心。

  晚上,在郭家与杜家两大世家的餐聚上,郭父提醒竞远与可亭这对青梅竹马也该准备结婚了。没想到可亭却面有难色地表示,希望再给她多一点时间,让她慢慢考虑。

  可亭仓皇离席,竞航赶紧跟上。在餐厅外,可亭用一个吻,回答了竞航心中的不解:她爱的是竞航,不是他哥哥竞远。站在远处的竞远,心痛地看到了这一幕,他选择退出这段难解的三角习题。

  得知了竞远的决定后,杜父不分青红皂白地指责竞航不顾兄弟之情,横夺竞远的感情。竞航因而又与父亲大吵一架,愤而决定即刻搬出家门自己住。

  时间一过,就是一年。

  在豪门的世界外,20岁的小均正经历此生最不幸的一天。未婚的她,不但发现自己怀孕,回到家还被向继父讨债的流氓毒打,前往男朋友家本想得到安慰,却惊见男朋友脚踏两条船。小均茫然地上了火车,不知该前往何处。

  在火车上,小均遇见了杜竞远与她的未婚妻,两人幸福的模样感染了小均,竞远的未婚妻甚至将手上的定婚戒脱下给小均试戴,希望能给她幸福的力量。就在此时,火车出轨,陷入一片黑暗。

  杜家得知了竞远不幸遇难的消息,并误认了戴着杜家传家戒指的小均是竞航的未婚妻。小均从医院醒来,发现自己受到妥善的照顾,失去了记忆的小均,也只好懵懵懂懂的接受了杜家的好意。

  竞航还在为哥哥的离世而消沉,竟在路上巧遇在散心的小均。当竞航看到小均手上的传家戒,他发疯似的抓着小均的手不放,‘你这戒指哪里来的?!’。被抓痛的小均,气的咬了竞航的手一口。竞航与小均两人因而相识,结下不解之缘…

第 2 集

  因缘际会下,竞航看到小均的手上带着杜家的传家戒,直觉认定那是小均偷来的,两人便拉拉扯扯的进了警局,失去记忆的小均,不明就理着竞航的行为,而竞航更是因为不满警察的行为,以袭警为由被留在警局。

  戴着那枚戒指,小均被所有人认定为杜家的媳妇-李语晴,小均虽失去了记忆,但个性还是跟野丫头,让人不禁要怀疑她的身份,失去记忆的小均,像是掉进了另一个世界里,她努力的去适应,却忍不住觉得这样养尊处优的生活,真是无趣。

  另一方面,离开杜家的竞航,因为袭警事件,再度的回到了久违的家,只是竞航没想到,那个被他误认为是小偷的女人,竟然是死去哥哥的老婆,他的大嫂,而且还怀有身孕!想到自已曾不分红青皂白的对她如此粗鲁,竞航的心里,忍不住对小均有几分愧疚。

  被竞航误认成小偷的小均,也开始怀疑起自已的身份,在一场恶梦后,小均惊觉,她,不是李语晴,而是澎小均!她逃离了杜家,她要她原本的生活,回到了原本的朋友身边,然而,回到了原本的生活圈,小均却发现,大家都认定她已身亡,为了肚子里的宝宝,她只能用语晴的身份,再次获得重生。

  恢复了记忆的小均,继续假扮着李语晴,只是她与语晴落差极大的个性,以及对竞远死去的反应,让在杜家长年工作的容嫂忍不住怀疑,她真的是李语晴吗?

第 3 集

  小均与容嫂的纷争愈演愈烈,这次又起了新的争端。小均为了帮杜家的司机掩饰撞坏车子的过错,跟容嫂要15万元的置装费。为了顺利拿到这15万,小均撒了个小谎,表示容嫂帮自己买的衣服太土,所以需要这15万自己去买衣服。就因为这句话,容嫂跑去跟杜家二少爷竞航告状。

  小均来到湖边,却见竞航在湖边钓鱼。竞航拿出手机,给小均看竞远在火车事故前用手机传给他的影像:竞远诚挚的希望竞航能够回家,两人尽释前嫌。当小均还沉浸在感动之中,竞航却紧接着要小均去向容嫂道歉,倔强的小均却坚持自己没错,两人因而又开始吵的不可开交。竞航咄咄逼人的态度,让小均一气之下将手机丢向竞航,竞航一个闪身,手机掉进湖里。

  小均离去后,一想到沉在湖底的手机影像,是竞远留给竞航的最后遗物,心中就充满了罪恶感。到了深夜,小均只身前往湖边寻找手机。而那晚,竞航因为失去了手机而感到郁郁寡欢,找可亭前往酒吧买醉,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回来。

  当杜父回到家,见到醉醺醺的竞航,马上就是一阵破口大骂,就在此时,小均也高举着寻获的手机来到杜家。因为一整晚泡在冰冷的湖水里,小均带着惨然的微笑失温昏去。

  经过休养,小均恢复体力,也终于得跟杜父面对面了。小均回想起杜父对待竞航的严厉与凶悍,不由得对杜父心生害怕。没想到跟杜父一番谈话后,却发现杜父是个和霭而亲切的长者,杜父要小均把杜家当作自宅,养好自己的身子。

  小均找回手机的用心,打破了她与竞航间的僵局,两人再度恢复往常的谈笑。小均趁机劝竞航要试着跟杜父好好沟通,不要再每天吵架了。竞航听进小均的建议,来到父亲的房间,打算解开两人的心结。没想到谈到最后,杜父竟表示希望竞航能代替竞远,跟可亭交往…

  此时可亭正好来到杜府。小均一看到可亭,吓得尖叫连连----因为可亭跟火车上那位借她戒指的那位女士,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而那位女士不是已经死了吗?众人看着可亭,不解发生了什么事。

第 4 集

  小均看到跟语晴几乎长的一模一样的可亭(钱韦彬 饰),吓的以为语晴死而复生,在阿妹的解释后才知道,可亭是竞航与竞远的青梅竹马,小均与个性温柔爽朗的可亭成为朋友。

  回到杜家的竞航,因为哥哥竞远的意外身亡,决定要改变和父亲之间冷若冰霜的关系,但父子两人极不相同的价值观,却像是个鸿沟横在两人之间,尤其在竞航得知父亲是为了岌岌可危的杜氏企业,而要哥哥竞远娶可亭时,父子之间的冲突再起。

  竞航不满父亲要他娶可亭,因此对可亭格外冷淡,竞航的态度,却也带出了可亭对竞航暧昧的情愫,小均察觉可亭喜欢竞航后,暗自决定要帮助可亭。小均藉机将竞航约了出来用餐,以打探竞航有无女友的消息。

  竞航虽觉得小均的行为举止十分无厘头,也没有大家闺秀应有的样子,却忍不住被小均毫不造作的天真与自然所吸引,虽然两人都没说,但心里却都觉得,彼此之间,有着甜蜜的暧昧在流窜……

  小均为了证明自已对竞航的好感,纯粹只是为了帮可亭与竞航牵红线,还特地办了烤肉郊游以促进竞航与可亭之间的感情,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竞航不但对可亭没有男女之间的感情,还为小均有意的搓合大为光火。

  另一方面,小均那视钱财如命的继父,在小均的好友,无意间,从莉莉与大宝的口中,得知了小均的下落,他像是贪婪的狼,觊觎着小均的幸福,与杜家的财富。

第 5 集

  竞航对可亭的冷淡,让可亭难堪,也让居中撮合的小均尴尬不已。小均想安慰可亭,可亭却表示她没事,竞航一年前就已经拒绝过她,只是她一直不死心而已,小均无言。小均的继父躲在后方窥伺,讶异地发现小均还活着。

  另一方面,在马克家里,马克问竞航,为何可亭这么完美,他却一直无法接受她。竞航表示自己与可亭的互动里缺乏一种化学作用,感觉不对。马克不解,难道要竞航跟小均间那种‘非常震撼、有来有往的沟通方式’,才叫有化学作用吗?马克点出了竞航与小均间某种奇妙的暧昧,但竞航赶紧挥去这种想法。

  小均的继父来到杜家,佯称是送货员,小均见到继父后赶紧将他拉进房里。小均将火车意外以来所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继父,并要求继父待会能安静离去,她自己将告诉杜家实话:她不是杜家所期盼的媳妇。

  对送货员起疑的容嫂,来到小均房外想一探究竟,还好小均反应机警,成功地掩护继父溜出杜家。但在继父离开小均房间前,从她的花瓶内偷走了小均藏起来的定婚戒,也就是杜家的传家戒指,小均并未发觉。

  小均的肚子忽然遽痛起来,杜家上下因此乱成一团。竞航抱着痛昏的小均直奔医院,可亭闻讯也赶到医院。同一时间内,杜父终于得知了小均之前向杜家要15万,并不是为了买衣服,而是为了瞒着杜父,帮杜家的司机出修车费。容嫂惭愧。

  在医院内,小均终于安然醒来。竞航为了小均所表现出的焦急与温柔,看在可亭眼里,她忽然了解到,竞航是从未这样对待过自己的。就在可亭最失落的时候,哲凯出现了,哲凯送刻可亭回家。他的陪伴与体贴,让可亭不免感到感动。

  夜里,可亭写了一封信给竞航,不过这是一封不会寄出的信。一直以来,可亭将心中想对竞航说的话,写在一封封信里,藏到七彩蛋内,以宣泄自己的情感。可亭的父亲郭父来到可亭房间,与可亭深聊,希望她能慎重考虑与哲凯交往的事。

  第二天,小均为了帮忙促成竞航与可亭,来到修车厂找竞航。小均先是给竞航一顿机会教育,接着又给竞航看先前帮他与可亭偷拍的手机照,让他看看两人有多配。小均离去后,竞航看着自己与可亭的合照,心里突然一阵悸动,驱使他冲往可亭的住处。

第 6 集

  竞航才鼓起决心去找可亭告白,却恰巧撞见哲凯帮可亭抚顺头发的温柔模样。竞航选择安静离去,一股想对可亭表白的冲动也因而散去。竞航的行为被小均知道后,调侃了他一顿。

  但在可亭心中,她却下了个决定:只要再见竞航一面,她就要彻底忘了竞航,以后一心一意对待哲凯。一早,可亭来到杜府,左等右等却不见竞航的踪影。面对小均,可亭抒发了长久以来压抑的心情,并表示这将是她最后一次私下见竞航了,但希望小均不要把她今天所讲的话告诉竞航。

  在此同时,古道热肠的竞航正接下一个棘手的案子:他要帮一对父女,从黑道手中讨回被强制过渡的房子。看到眼前的小女孩--妞妞灿烂的笑容,竞航认为这是多少金钱都换不来的。他要保护这些人免于强权的胁迫!

  就在可亭要离去杜府之时,竞航回家了。小均强迫竞航去送可亭回家,帮他们制造独处的机会。可亭与竞航走在杜家的庭院,望着小时就有的大树,回味往日时光。不过,景物依旧,人事已非,可亭感到更加地落寞。

  小均在家中打了个电话给竞航,告诉他可亭这次来见他的真正目的,要他好好把握。竞航望着可亭,心中竟有股奇妙的感觉;另一方面,听到小均讲电话的杜父,却认为小均这么做只是徒劳。

  竞航将可亭送回郭家,前来迎接的却是可亭的父亲以及哲凯。哲凯与竞航一见面,昔日剑拔弩张的气氛再度出现。为了气哲凯,竞航陪同可亭进她的房间,哲凯的脸色因而非常难看。

  在可亭房内,竞航不小心摔破了可亭珍藏的七彩蛋,而里面竟有一封封可亭写给竞航的信。一直以来,可亭压抑心中对竞航的感情,将心中的话全写在这些不曾寄出的信中。竞航不顾可亭的阻止,将所有的信念完,心中满是感动。

  内心澎湃的竞航,走到大家面前对可亭示爱。可亭又惊又喜,答应了与竞航交往,众人欣喜祝福。即使如此,哲凯仍不打算放弃对可亭的追求。另一方面,可亭的父亲对于两人的交往,却似乎在打着别的如意算盘…

  一早,小均擅作主张地拨放‘尼布龙指环’歌剧乐,意外地又拉近了杜父与小均间的距离。杜父帮小均办了张金融卡,希望小均以后买东西时,不会再有后顾之忧。杜父这将小均视如己出的心意,让小均又是感动,又是不安…

第 7 集

  一早,容嫂为了表示自己在杜家的地位,再度向小均挑起战火,当面质疑小均常常不戴定婚戒的用意何在。小均不知如何掩饰自己早已将戒指弄丢,还好杜父出面解围,训斥了容嫂一顿,容嫂为自己的出言不逊道歉。

  小均一回到房间,又开始翻箱倒柜寻找那支失踪的戒指。在一阵慌乱之后,小均突然想到,戒指说不定是被自己的继父偷走了。她试着打给继父,但继父的手机早已停用。

  另一方面,竞航私下对马克说出自己的内心话:他不确定自己对可亭的感觉,到底是爱她还是纯粹想保护她。马克却要竞航不要想那么多,因为隔天还有场官司要打----那对被黑道威胁的父女,案子明天就要开庭了。

  隔天,委托竞航打官司的当事人却没出现在法庭,不仅如此,他还打算躲起来逃债。他打电话给竞航,拜托他照顾自己的女儿妞妞,接着就失去了联络。就在此时,被告则带了一群流氓到法院门口堵竞航,警告竞航如果这案子再插手下去,他们就不客气了。竞航不怕这些人,骂了这群流氓一顿后随即赶去找妞妞,流氓大感愤怒。

  竞航找到妞妞,将她接到马克家暂住,妞妞很快与这些大人们打成一片。小均心疼妞妞的坚强,用心的讨她开心。

  一个意想不到的危机,突然出现在小均面前。小均的继父来到杜家,假扮小均的旧识。在两人独处时,继父终于向小均承认他偷了杜家的传家戒,但并未将它卖掉。继父将戒指还给小均,要求小均要骗走杜家的两千万。小均本是义愤填膺,却被继父直言小均假扮杜家大嫂也是在欺骗大家,小均不知如何反驳。

  小均来到湖边散心,心中五味杂陈,竞航来到湖边寻得小均。小均越想越是心虚,硬要把传家戒还给杜家,并表明等她生下孩子,她就会离开杜家。竞航坚决不收下戒指,激动之下竟怒斥小均,杜家上上下下那么多人呵护她,她竟不接受大家的好意,将来她绝不会是个好母亲!小均打了竞航一巴掌,奔着离去。

  晚上,杜府举办豪华盛宴。在众人面前,杜父真诚地感谢小均,因为她,杜家才能走出这段创伤期。杜父的感激与信任,反而让小均更加的痛苦。

  在罪恶感的谴责下,小均偷偷逃出了宴会…

第 8 集

  小均逃回房内,有股冲动想对杜家的人说出实话,她不想再这样欺骗杜家。竞航意识到小均的不对劲,跟着来到小均的房间。小均本想对竞航坦诚自己的真实身份,但竞航打断了小均的话,并抚平她激动的情绪。从竞航手中,小均再次戴上杜家的传家戒,竞航并给了小均一个深深的拥抱,奇妙的情愫在两人间流动。

  白天,小均前往妞妞的学校接她下课。小均心里一片混乱,到底该对杜家继续说谎,还是向他们说出实话,小均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做。冷不防地,妞妞在她面前被绑匪掳走。小均赶紧上计程车跟在其后,发现绑徒的藏身处。

  歹徒打电话给竞航,要求他交出妞妞父亲所签下的让渡书。小均在外头,打手机告诉竞航他们的所在地,但被歹徒发现,小均因而被掳。小均用计带妞妞脱逃,歹徒紧追在后。竞航随霹雳小组来到现场,并早霹雳小组一步先找到了小均及妞妞。为了保护小均及她肚中的小孩,竞航被歹徒毒打,小均心疼大哭。歹徒在看见霹雳小组后四窜逃去。

  事后,杜父与竞航为了这件事又大吵起来,杜父认为竞航做事太一意孤行,危及家人的安全;竞航却认为自己只是坚持原则,父亲却不给他支持。

  不过,这起恐吓事件的背后主谋,其实是可亭的父亲郭父所为。杜父与郭父两人合作的土地开发一案,为了尽快赶走不肯迁走的地主,郭父使用卑劣的技俩来逼走这些人。妞纽的父亲因而成为这土地开发案的受害人之一。杜父知道郭父的所为,但默许郭父的行径。

  深夜,小均来到竞航的房间帮他换药。看着竞航熟睡的脸,小均忍不住轻声说道:‘好吧,我承认你真的长得很好看…’妞妞在门外,偷看到小均对竞航难得的温柔,忍不住偷笑。

第 9 集

  杜父希望竞航将土地买卖契约书交出去,只是竞航的正义感不容许自己出卖别人,在这样一来一往的言语刺激下,杜父倒下了……。即使杜父已经倒下,心中最放不下的,却是小均以及她肚子里的宝宝,这让小均对杜家更难割舍。另一方面,可亭也希望为了杜父的身体,竞航可以把土地买卖契约交出去,让竞航陷入了为难。

  在杜父住院这段期间,小均每天来回奔波照顾着杜父。也让杜父认为曾经他所重视的权力金钱游戏,只是虚荣心在作祟,开始珍惜有限的生命,希望能够和家人一起度过。

  容嫂开始怀疑杜家的少奶奶的真实身份,并且向竞航报告她认为不寻常的地方,也让竞航开始去调查小均的身份,却意外碰上了小均的继父。在一番鸡同鸭讲后,竞航以为小均的继父,是大嫂李语晴以前同学的父亲,藉此勒索语晴,只是被莫名其妙海扁的继父,却误以为小均找竞航来找自己的麻烦,反而对小均狮子大开口,让小均陷入另一个恶梦。

  小均为此和竞航大吵了一架,出于关心反倒被嫌鸡婆的竞航,在伤心之余,又回到了可亭身边……。

第 10 集

  看着可亭和竞航感情加温,小均心中总算有了安慰,也股利可亭要继续为两人的感情努力,可亭也害羞的答应。

  继父又找上了小均,并威胁小均千万的封口费。小均已经到了濒临崩溃的边缘,想着杜家对她的好、继父的话却像跟针一样刺进了她的心,提醒她在杜家的身份、提醒她也在欺骗杜家,只是在这时候,竞航出现了,看着竞航痛揍自己的继父,小均终于说出了她的秘密。

  竞航失望透了!看着眼前的骗子,彭小均。竞航不留情的控诉着,小均只是在利用他们家人的感情!小均离开前对杜父的关心、对阿妹阿弟的真心话,却让竞航忍不住心软,一个交易,在竞航的心底成形。

  他会让小均待到宝宝生下来,代价是,他必须继续扮演好少奶奶的角色,让高出院的杜父不要在承受一次失去孙子失去儿媳妇的打击,小均看着竞航残忍的表情,只能答应。

  马克得知小均的真实身份,却不像竞航那样冲动,反而冷静的分析小均为杜家做的一切,希望竞航能够用心体会小均为杜家的一切,而不要被愤怒影响,做了错误的判断,

  反观容嫂自从拆穿了小均的身份,对小均自然是没有好脸色,碍于杜家老爷的病,只好把虐待小均当作生活娱乐!餐桌上不再有小均爱吃的菜、在四下无人时,也会说些挖苦小均的话,这让小均呆在杜家的生活,变的非常难熬。

第 11 集

  小均要去做产检,却让容嫂趁机刁难,身无分文的她,冒着雨走在回杜家的路上,淋成落汤鸡的小均回到了杜宅,却不知道这样狼狈的自己让竞航的心抽痛了一下。‘不必演戏给我看!’竞航冷冷的话却让小均有苦无处诉,只能泪往肚里吞。两人在互相指责的同时,竞航却忘情的吻上了小均!

  淋了一下午的雨小均发烧了。可亭来替小均看病,看着可亭天使的脸庞,小均强打起精神,鼓励着可亭要继续为竞航的心努力!这样真挚的祝福,让可亭把小均当作自己最信任的朋友,希望能够让小均不要因为失去竞远而感到寂寞。

  竞航对马克诉苦着,马克却对竞航有了女友却心系假大嫂的事好奇,马克的探索,让竞航的心动摇了。

  可亭看着发烧中的竞航大嫂,对竞航提出了建议,希望这次两人度假,可以带语晴和妞妞同行,可亭体谅语晴失去了心爱的人,却没发现竞航逃避的眼神。

  外出旅游的路上,两个尴尬的人,在外人面前强装若无其事,却是让所有人都陷入尴尬的局面。晚上,竞航借故去度假小屋外透气,却遇上了小均,竞航试图要听小均的真心话,小均的逃避,却让两人将彼此推的更远。

第 12 集

  可亭隐约发现了不对劲,失望的她,带着妞妞搭最后一班车离开了。回到度假小屋的竞航和小均,在一盘难吃的蛋炒饭后和解了,只是面对可亭的友情,小均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一封从美国寄来的信,带来了另一个危机。只是沉醉在各自心事的人都没有发现这封信。

  竞航在一番挣扎后,终于决定和可亭摊牌。当可亭得知竞航爱上的人竟是他大嫂,也是自己最信任的朋友,可亭近乎崩溃!愤怒的可亭决定说出一切真相,只是当可亭看见杜父幸福的样子,原本要脱口而出的真相,又硬生生的吞了回去,只是谅解并不代表能够原谅……。

  趁着可亭和竞航分开,哲凯立刻成为可亭身边的新护花使者,虽然可亭并没有接受哲凯,哲凯却不放弃,只希望能够让可亭在需要的时候,有个温柔的肩膀可以栖息。

  看着可亭伤心难过的样子,哲凯终于忍不住来到杜家,很狠的痛揍了竞航一顿。可亭拉着失控的哲凯,而小均也在这时发现,原来她早已经爱上了她口中的杜猪头,面对竞航深情的告白,小均终于忍不住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第 13 集

  可亭的原谅,对小均来说是个意外的礼物。看见竞航与小均之间浓烈的情感,可亭不愿意再做拆散有情人的刽子手,这也让小均受到鼓舞。

  语晴的朋友来到台湾,眼见小均与竞航极力想隐藏的谎言就要被拆穿,没想到语晴的朋友却错将可亭误认为是语晴,这才将这场危机给解除。从语晴好友的口中,可亭才知道原来竞远对她的用情有多深,甚至连新婚妻子语晴,都和她拥有相同的容貌。在得知好友成为火车意外的死亡名单,看着可亭、小均,虽然她会帮忙保守这个秘密,但语晴的好友决定回到美国,为了好友的死好好的痛哭一场。

  可亭努力要守住和竞航已经分手的秘密,为了两家合作投资的企画案顺利推行,强装幸福甜蜜,哲凯的温柔攻势,渐渐的让可亭感动,可亭也开始思考,是不是应该珍惜身边的哲凯。

  竞航不愿意与小均继续偷偷摸摸交往,希望能够向杜父坦白,小均却担心杜父无法承受事实的真相,反而劝竞航依照度妇的期望,好好的和可亭交往……。

第 14 集

  容嫂听到了竞航和小均的谈话,更加认定了小均是个厚颜无耻的狐狸精!趁着竞航不在,容嫂狠狠的羞辱了小均一顿,任凭小均苦苦哀求,容嫂固执的想把竞航送给小均的小鱼吊饰抢走,一来一往之下,容嫂打了小均,而这个画面却让杜父看见。

  杜父一气之下决定赶容嫂离开杜家,虽然小均拼命的帮容嫂说话,却无法改变杜父的决定。就在僵持不下时,杜父再次昏倒,杜家上下立刻陷入了鸡飞狗跳的状况。小均拿着容嫂准备的热稀饭,一点一滴的说出容嫂对杜家所做的贡献,让杜父的心软化了,希望容嫂能够继续待在杜家,小均为自己所做的一切,让容嫂十分惭愧,也决定要好好对待小均,感谢她为杜家所做的一切。

  可亭和哲凯之间的感情随着可亭打开心房而加温,可亭终于决定不再追寻着竞航的身影,去珍惜一份属于自己的感情。

  小均与竞航约定,用隔天的二十四小时一整天好好的在一起,最后轰轰烈烈的分开。两人来到了莱茵湖,衬着月色说出了彼此的真心话,一起守候着日出,只是当天一亮,竞航就离开杜家,和小均分开过着平行线没有交集的生活。

第 15 集

  与小均分手后的竞航,离开了杜家,待在马克的修车厂工作。失恋的竞航变得阴阳怪气,郁郁不闷,无心理会所有的事情,看在马克眼里,非常不是滋味。因此,马克更是暗自撮合可亭与竞航,希望能让竞航忘记假大嫂。但,马克的好意以及可亭的谅解,更是让竞航对小均念念不忘….

  另一方面,仍在杜家的小均,继续瞒着杜父已和竞航分手的事实,怀有身孕的她,罪恶感一天一天的加深。在与妞妞、杜父公园出游时,妞妞的无心之语,更让杜父说出了: 从小严格的教育以及丧母之痛成为了父子之间主要的心结问题。但在这样的时刻,对小均而言,越是了解竞航的过去,越是加深她的内疚以及分手的决心。

  可亭虽然已经接受哲凯的追求,但她对于哲凯的感情,总是有些闪避,哲凯将一切的原因归咎于竞航,他更是暗中告诉了郭父可亭与竞航分手的事实。尽管如此,可亭仍希望小均,竞航能为杜家及郭家的合作案着想,继续在郭家的生日宴会演戏给两位父亲看。但杰生,小均前任负心男友的出席以及郭父的抱怨,更是打破了可亭与小均极力演出的戏码。愤怒的杜父和竞航起了严重的争执,虽然大家极力劝阻,但,就在一阵拉扯中,小均跌倒了,急救送医…

  经过了漫长着急的等待,小均平安顺利的产下一子。小baby安之的出生,不仅开始了杜家新的生活,更是拉进小均与竞航的距离,加温了两人刻意压抑的感情。

  但,小均仍坚持原有的约定:等小孩满月后,就要离开杜家,结束一切的谎言。竞航虽不愿意,但也无可奈何。

第 16 集

  在小均做月子的时间,杜家不在像以往吵闹不休,取而代之的是,欢笑温馨的家庭气氛。杜父对于新的家庭成员,充满无比的新希望与感激,对语晴更有着说不完的感谢。但,该还来的一天还是来了,在杜家的满月酒席上,竞航回家了,小均一段感性的言语,到尽了她对杜家说不完的感情。可是,她也已经做好了所有离开的准备。

  就在小均离开的晚上,小均抱着宝宝来到的深夜无人的车站,一回头的她,只见到竞航冲进车站内大喊:我不要让你走。

第 17 集

  竞航的一番话,打动了小均的心,两人决定为自己的幸福放手一搏。当晚,竞航带着小均及宝宝到杜父房间,告诉杜父所有的事实以及表明自己爱小均的真心,并希望父亲能谅解接受小均及小baby。难以致信的杜父,在与小均当面质问后,震怒不已,无法再接受任何的谎言的他,便要求竞航、小均、及小baby安之,永远离开他的生命,不准再踏进杜家一步。

  离开杜家后,竞航和小均借住在马克的住所。虽然彼此的诚实,并未获得杜父的谅解,但,也因为双方的坦承的结果,两人更确定了要相爱相守的决心,并许下了决定,要努力让杜父接受两人在一起的决定。

  夜深人静时,杜父回想以前和小均的相处时光,后悔不已的他,决定放下自己的面子,将小均找回来,让杜家不再分裂,重回团园欢乐的温馨时光………

第 18 集

  杜父来到了小均的房间,看着空荡荡的屋子,终于鼓起勇气开始阅读小均留给他的信。伴随着华格纳的音乐,杜父的心终于软化了。第二天带着妞妞就出发准备去修车厂把小均和宝宝接回来。第二天小均带着忐忑的心来到杜宅,小均没有勇气敲门决定离开。与杜父的车子擦肩而过。竞航来到杜家,请父亲原谅小均。却没想到,小均早已回到杜家,这时才全家真正的团圆。

  可亭在医院收到了一个神秘的包裹,原来是哲凯送的向日葵画。哲凯带着可亭来到了神秘的地方,当哲凯打开后车厢,可亭被满后车厢的向日葵震撼了,也真正的相信,哲凯是能够让他幸福的伴侣。

  竞航在无意间遇到了妞父,决定替妞妞一家人去争回属于他们的权益,在竞航的巧妙安排下,妞妞终于和妞父团圆。

  延续着这个甜蜜的心情,小均和竞航接受了可亭和哲凯的邀请一起吃饭,没想到席间却来了一个不速之客--杰生。杰生的出现也证实了哲凯的猜测,另一个可怕的阴谋,正逐渐成形。

第 19 集

  没想到让妞妞一家人陷入危机的幕后主使者,竟然是高杰生的父亲?高父二话不说的扔下了一张一千五百万的支票,只是开票的人居然是杜百诚?越来越多的疑点,冰山一角下,又是怎样的危机?

  原来高杰生的父亲,就是曾经背叛过杜父的神秘人,当他知道儿子在外面留下的宝宝,竟然是杜父捧在手心上的金孙,高父决定让哲凯安排,和这个无缘的媳妇彭小均见个面。

  竞航忙于处理杜氏企业的财务问题,当他知道小均要去一趟高家自然是不大开心。小均信誓旦旦的保证,仅此一次下不为例,竞航终于放行。高父对小均凄切的态度让小均十分感动,愉快的会晤后,哲凯拿了一张一千两百万的支票给小均,小均在一番推辞后收下,却让可亭以郭家的名义将支票给了杜父,藉以帮忙杜家解决燃眉之急。

  幕后的金主出现,高父看着杜父的狼狈模样,更是很狠的羞辱了他一次。尤其当杜父发现可亭那张支票的来源,更是震惊。高父带着胜利的姿态离开了。却让竞航与小均之间有了嫌隙,郭父看着好友落魄的样子也十分后悔,此时,可亭也想起了哲凯……。

第 20 集

  可亭逼问哲凯,哲凯终于说出他也是阴谋的执行者。可亭对哲凯失望了,听着哲凯口口声声的说是为了自己,可亭对哲凯终于说了重话,哲凯也在此时强吻了可亭,让可亭对哲凯彻底寒心。

  小均找到杰生,质问杰生为什么要陷害自己,杰生整个事件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终于找来了哲凯。哲凯这才说出,只要小均带着宝宝回到杜家,高父就愿意放过杜家的条件,小均的心挣扎了一下,终于做出了决定。

  小均告诉竞航,自己与杰生余情未了,决定带着宝宝回到高家,竞航气恼着找杰生算帐,杰生这才说出实情。原来小均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杜家,在了解一切之后,杜家决定宣布破产,让事情圆满落幕,只是高家向法院提出了申请,要确认杜安之的亲子关系。

  法庭上,哲凯以其人知道还治其人之身,将片取得来的奶嘴,厌出了安之的DNA,眼看整场辩论小均都处于不力的状态,杜父被传唤了出庭作证,更让小均输定了这场官司。

第 21 集

  虽然种种证词都不利于小均,但是竞航还没有决定放弃,终于,让他们找到一个女人愿意指控高杰生是个始乱终弃的花心男子,靠着这个证人的指控,加上杜家全家对法官保证愿意提供孩子一个完善的家,虽然小均有打赢官司的机会,却在宣判前决定放弃这场官司,所有人都十分惊讶,小均却缓缓的说:‘为了保护我爱的人,我愿意放弃。’

  小均回到杜家收拾行李,带着行李来到高家,高父却改变了原本的态度。在法院时,他就为小均的勇气感动,他决定放下过去的仇恨,并将莱茵湖企画案的土地权状过继到安之的名下,当作是给宝宝的礼物。小均回到了杜家,但是竞航却失踪了……这对恋人最后能否在魔戒的牵引下,在茫茫人海中找回彼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