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戴春寅为全国五大官窑常乐窑的继承人,九代单传,孝义非常;他决心要做天下第一个感情专一的好丈夫;祖母为使其早继家业,定下选媳盛会,引得名门闺秀蜂拥而来。大臣万泰北欲将独女万如意许给戴春寅,无奈襄王有梦,神女无心。贫穷的常吉祥阴差阳错被戴春寅的祖母收为家婢……

  未几,戴春寅遭人陷害,家道中落,流浪街头。吉祥不离不弃,使他重新振作。在患难中,他们擦出爱的火花。

  但新婚之时,自卑作怪,新娘不见了……

  戴春寅苦尽甘来,上京应试,高中榜首,更同少年康熙情义相惜;重遇如意,令如意对他刮目相看,欲重修旧好,但戴春寅心有所属。

  戴春寅为康熙献计,"以千金买马骨"打击鳌拜,更破其奸计,擒得鳌拜,力挽大清社稷。与此同时,正当如意失望时,传来吉祥堕船身亡的消息,戴春寅终于接受如意。正当他们交拜天地之时,吉祥却突然出现,原来当日吉祥堕船获救。

   一个千金大小姐,一个穷家小姑娘,成了宿命冤家,从此为这个情深丈夫,倾轧相争,引来笑话连篇……

分集剧情:
第1集

  风和日丽,平静和谐的常乐镇上,骤然传来抢劫呼声,一双千金小姐秀花鞋急奔窜走,千金小姐的身后,看见大群名门闺秀追赶争逐而来,原来各人祗为争夺着一盒胭脂水粉......一场戴家的招亲事件,掀起了一场哄动全城,争艳斗丽的姻缘争逐战。

  戴春寅为皇宫御用窑厂少爷,显赫世家的九代单存独子,一朝传出了招亲消息,大家闺秀踏破门槛,蜂涌而至,希望攀上这段富贵良缘,春寅在祖母金玉娇的安排,被逼要面对一场哄动的招亲选媳,而招亲之事,不但成为城中大事,消息更传到北京城的万家。

  万泰北与金太娇为世交,有掌上明珠万如意,正是京城闻名的大美人,本来拜倒裙下之臣,应该是不计其数,无奈如意智能聪明加上一个科学脑袋,远远胜过了京城的名门贵公子,叫人不敢冒昧亲近,而如意对纨裤子弟,更是不屑一顾。如意父母眼看女儿能干聪慧,反而害了她难妥匹配佳婿,暗下正为如意着急,怕如意嫁幸无期,适逢戴家招亲,正是门当户对的绝配,为撮合这门亲事,万泰北托词带如意观看南方水师,骗了如意南下。

  与此同时,出身穷乡僻壤但带有一份自尊贵格的常吉祥,吉祥叔父百顺行骗欺诈,骗了人家茶礼,被逼逃到常乐镇来,吉祥为求生计,希望在镇上踏实找工作,但刁钻好逸的百顺却四处寻找发达机会,并带吉祥到戴家参加选媳,但终为吉祥悉破,好梦成空。

  经过一场选媳的误会,吉祥对戴家及戴春寅留下恶感,其后,吉祥、百顺向春寅问路,更被春寅指点走了怨枉路。吉祥后得知对方就是戴春寅,以为春寅全心捉弄。

第2集

  吉祥、百顺了无生计,迫于无奈,百顺硬拉了吉祥到赌坊,希望吉祥赢点银两解决生活上的燃眉之急,吉祥虽然天生甚有赌运,凭赌必胜,但天意很会弄人,凡吉祥在赌台有所获,在生活中必有大折损,所以吉祥亦甚忌讳下注赌博,无奈饥寒交迫下,吉祥终于逼于无奈小赌一把,以求饱餐一顿,怎料下注间,却被刚刚前来的戴春寅一撞,一个小铜板却被阴差阳错地掉在围骰里,吉祥已惊叫不妙,但为时已晚,吉祥果然大获全胜。

  吉祥大获全胜,担心厄运降临,移怒春寅之余,与百顺急忙找应劫机会,想把折损减至最底,但二人身上却一直未见遇上倒霉歹运。百顺为免夜长梦多,决定与吉祥把千金尽散,大吃大喝,以及布施穷人,把银两尽快用光吃尽,怎料百顺终难逃一劫,被鲍鱼呛到,当场窒息。

  吉祥眼见百顺惨死,但银两却已花光,吉祥为要执葬百顺,逼得卖身葬叔,戴寅路过,见状同情,在吉祥口中闻知一切,马上赠吉祥百两以便执葬叔父,并答应到戴家为婢,以还清借春寅的银两,其后,吉祥竟发现百顺并呛死,祇是虚惊一场。

  吉祥在阴差阳错下入了戴府为婢,并在偶然机会下,遇上如意救助弱女小鱼,得悉可怜的小鱼被逼下嫁年近百岁的丘家老翁,深中暗下同情,但又爱莫能助。

第3集

  而摆下招亲选媳盛会的戴家,引起全城哄动,怎料春寅不但未能从中选到心中所爱,却当众许下一生祇娶一人的承诺。春寅此举引起来自京城的万如意注意,泰北安排如意与春寅相见,如意却阴差阳错下误认了倜傥风流,才情过人的司徒亮为戴春寅,带出一段美丽的误会,如意更被司徒亮开玩笑的捉狭了。

  如意一气之下,跟纵春寅书童麦宝,誓必要看清楚戴春寅的芦山真面目,不见尤其,一见之下,赫然发现原来春寅不过是徒具空壳的二世祖,既无才情,更是满身纨裤子弟的陋习,大失所望。

  如意对春寅大失所望,但另一方面的春寅对如意的惊鸿一瞥,却深深被如意吸引。春寅得悉如意原来为招亲一事而来,忙找机会接近如意,如意对春寅表面客气,但暗下已生恶感,并发现春寅正为丘老爷娶小鱼为妾而烧造百子千孙碗碟,对春寅人格更感失望。

第4集

  春寅、吉祥、如意三人为救小鱼,终于第一次携手合作,各施所长,吉祥以敏捷身手潜入府衙,偷出小鱼招供状纸,如意巧改状纸,春寅则请来巡案为小鱼翻案,三人合作下终于替小鱼保住性命。

  另一方面,太娇偶然机会下,在古董店里,竟然发现遗失已久的家传之宝金刚夜叉,太娇急忙把夜叉买回,太娇对失去了两尊,一直耿耿于怀,如今失而复得,开心不已,谁知连串连串匪夷所思的不寻臣事件随之发生,戴家后院围墙上更见鬼脸浮印,戴家上下为之震动,众人以讹传讹,言之凿凿,直指夜叉带来恐怖事邪门之事,人心惶惶……

第5集

  春寅对夜叉故事甚感兴趣,向太娇追问,太娇报喜不报忧,祇讲出五大尊如何让戴家成为御用官窑的光荣事,但愿早日让最后可把不动尊也寻回。春寅为找回第五尊的「不动尊」找到回董店,春寅终于认识司徒亮,司徒亮原来是大名鼎鼎谋略家门生弟子,不应科举、不慕名利,但对陶瓷甚有兴趣,云游四海,春寅大为叹服,引为同道中人。

  司徒亮解释夜叉尊乃游历间无意中得获,知道出于常乐镇,故寄卖于常乐镇古董店,只知此乃精美瓷器,却不知此物来由,应允一定帮戴家留意一下,若找到不动尊,当即奉送。春寅带司徒亮观,司徒亮扮作对戴家一无所知,有意无意勾起一些古怪往事,三奶奶林花说漏了口风,指戴家曾经意外死了一个女人,戴家实有不光彩往事。

  坟头吹来一张纸,上书「戴家冤魂不息,报仇在即,柳州女鬼怨魂索命……」的恐怖歌谣,春寅开始怀疑,觉得连日来事出有因,春寅、如意开始追查,忽然下人匆匆来报,谓窑室大爆炸,仁广且当场受伤,众人愕然。

第6集

  窑场爆炸掀起一个前人撒土,迷了后人眼的故事,戴家一众,不知不觉旧事重提,推想一切都是当日死于窑场的怨魂回来报复,并讲出当日的一个来柳州的小妓女,身怀六甲投靠戴家,戴家老太祖不但收留了她,且甚礼待,引来各人忖恻,那个柳州女人腹中孩子,根本就是戴家老太爷经手,但碍于小妓女出身卑贱,未纳为妾,但这个柳州妇人却卜心卜命的为着戴家老太爷,并且与戴家老太爷一起做出五大尊,让戴家成为御用官窑。

  翻了旧事,戴家仿佛被一股神秘的寻仇力量步步进逼,如意不相信鬼神之说,对每点线索皆不放过,吉祥更以一身娇捷武功保护戴家,太娇看见二女出心卖力,暗下欢喜,希望春寅能与二女结上缘份,便是戴家福气。

  春寅引来才智过人的司徒亮共商,如意与司徒亮却是出奇的成为斗智斗勇的冤家,司徒亮处处挑战如意智能,如意不甘示弱,揭力找出幕后搞事之人,如意一步步找出线头,并且发现了仁广谋移,并且揭出鬼异怪事原来是仁广声东击西之计,并掌握证据要揭发仁广,怎料最后关头,证据被毁。

  如意认定是司徒亮出后手,替仁广掩瞒过去,如意对司徒亮大兴问罪之师,司徒亮一方面指放一时糊涂的仁广一马,另一方面却指全为如意,暗示要赢如意,更要赢得芳心垂青。

第7集

  其实,整个事件中,戴春寅也有着绝顶聪明,同时揭发真相,但并未对任何人显露,却祗有吉祥知道春寅原来也是心思智能不凡。

  仁广想要谋夺戴家家产,为司徒亮知悉后,司徒亮把心一横,要利用仁广对戴家进行报复,原来司徒亮正是那个柳州妇人的儿子,当年在戴家成长,并亲眼目睹娘亲惨死,戴家老太爷不顾而去,司徒亮要戴家为自己的显赫风光付上代价。

  司徒亮暗藏祸心,主动接触仁广,嘲笑仁广野心太小,暗示可助仁广将戴家整个家庭财产夺到手中,仁广大喜,遂同司徒亮暗中结成一伙,加害戴家......

第8集

  如意决定北上回家,春寅一厢情愿,以“情”挽留如意,如意表明一直对春寅看不起眼,枉论男女之情,更尽情将春寅羞辱一番,指春寅娇生惯养且不学无术,是个十足的二世祖、未来败家仔云云。春寅羞愤失落,以玩世不恭掩饰内心的情伤。

  司徒亮送别如意,如意试探司徒亮心意,司徒亮暗示身有要事,许诺他日定必北上找如意。

  春寅自别过如意,失恋失落,夜里唯对相思鸟怀缅伊人,吉祥看在眼里,方知春寅对如意果有真情,别有一般玩弄感情的二世祖,遂对春寅心生同情,时加勉励,春寅讥笑吉祥不懂情为何物,吉祥暗笑,自有打算。

  原来吉祥一直克勤克俭,暗中利用戴家剩余物资,变卖予街外,废物利用,储蓄嫁妆,等待情缘出现。不料为太娇撞破,吉祥以为会受罚,谁料太娇欣赏其务实品性,不加追究,令吉祥感激在心。

  司徒亮对失恋的春寅时加开解,成为戴家常客,实则借机窥探戴家虚实,司徒亮看穿戴家上下,唯太娇最为精明,为其报仇障碍。

第9集

  司徒亮终于寻回第五尊不动尊,送予太娇,笑谓终于美满齐全,不料,自此戴家怪事频生。

  太娇心绪不宁,与纪柔到山神庙祈福,谁料太娇给人神秘掳劫。太娇被掳,震动戴家,绑匪勒索白银万两,限日筹取,春寅奔走筹措,心烦意乱,庆隆迫于无奈负起打理窑厂责任,无奈千头万绪,一切唯听信仁广,遂予仁广可乘之机……

  吉祥有感于太娇恩惠,对其被掳倍是着紧,誓要追查蛛丝马迹,以拯救太娇。太娇被掳当日,纪柔被当场打晕,事后被姨娘们明嘲暗讽,谓纪柔保护不力,纪柔羞愧自惭,心生内疚,压力之下,偷偷哭泣,被司徒亮所见。司徒亮因儿时曾受纪柔一饭之恩,视纪柔为戴家唯一可亲之人,故此特别有怜悯之心,因此对纪柔加以安慰,纪柔不知就里,心存感激,开始对司徒亮生情愫。

  经几番筹措,春寅筹得赎款,往交赎款,吉祥负责保护之;然而,绑匪多次故布疑阵,把春寅捉弄得团团转,吉祥卒发现贼踪,正想追捕,无奈春寅却陷险境,吉祥唯有先救春寅,回头已失贼踪。

第10集

  春寅拿着赎款,无功而还,却见太娇已安然返家。众人对绑匪所为莫名其妙,太娇深感其中有诈,一定有人要对戴家不利。庆隆头脑简单,谓太娇杞人忧天,此时仁广忽然变脸,出示太娇被绑期间,庆隆签下的转让契约,原来庆隆胡涂之下,给仁广诱骗签了卖窑厂、卖大宅的合约,春寅方明白太娇被掳乃仁广声东击西之计。仁广尽诉身为庶出多年冤屈,终在今日一雪前耻,更限令太娇、春寅、庆隆及各房妾侍立时迁出大宅!

  春寅一夜之间变得一无所有,被迫搬出,戴家树倒猢狲散,各房妾侍纷纷带着私己离去,余下二三奶奶及书僮相伴,春寅决定借住二奶奶娘家,纪柔亦以为外公会全力支持戴家。

  一色、吉祥本欲继续侍候太娇,无奈一色家累甚重,只好留在戴家继续工作,太娇亦无余钱聘用吉祥,吉祥为骨气,不肯留下服侍仁广,遂与百顺离去。吉祥离开,回望戴家,有一场富贵一场梦之叹。

  庆隆自惭家业被自己一手败坏,更气被仁广出卖,气急攻心,立时病倒,春寅替之延医,花尽剩下的银两亦无法救治庆隆,二奶奶外家以宅中死人为不吉,遂下逐客令,赶走春寅父子及太娇,二奶奶为自保,亦离弃庆隆,纪柔看不过眼,力斥外公,却被外公禁锢,要纪柔听话,以后不许再跟戴家沾上关系。

第11集

  庆隆身亡,春寅投靠无门,殓丧费亦成问题。春寅向知县陈弛求助,陈弛翻旧帐,指小鱼一案,春寅害自己连降三级,好不容易才保住知县一职,如今不落井下石已算仁至义尽,遂下逐客令。

  春寅自幼娇生惯养,面对连番打击,无力招架,又无殓丧费,只好在街头卖身丧父。吉祥挑着担子卖包经过,见此惨状,想起当日自己卖身丧舅,如今竟然易地而处,实在令人心酸。仁广闻风而至,故意羞辱春寅,指春寅根本是废人一个,想卖,也没有人肯买,但自谓姑念兄弟情,遂掷下银两给春寅殓丧其父,太娇痛骂仁广卑鄙凉薄,誓不食周粟,把银两掷回,吉祥拍掌叫好,决定支持太娇,春寅却失去斗志,落寞离去……

  吉祥以私己钱替太娇殓丧庆隆,招呼各人到茅屋居住。百顺暗中反对,指长贫难顾,吉祥则以道义先行,又指能购得此屋,都因在戴家作婢之时,变卖戴家物资所得而薄有积蓄所致,遂决意收留各人。

第12集

  太娇。吉祥眼见春寅不长进,心中暗痛,吉祥对春寅誓不放过,太娇推动下,以春寅进行地狱式训练,认定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要鞭策春寅,让春寅成为一个脱胎换骨的人。

  怎料春寅受不住吉祥鞭策,且受了家庭巨变的春寅,身心脆弱,在自尊受损下,最后选择夺门离出。

  春寅缅怀往日富贵,偷偷来到戴家宅外眺望,恰遇往日倚翠楼妓女,春寅无颜见之,几番走避,仍被妓女找到。原来妓女们早听闻春寅落难,姊妹们十分关心,定要招呼春寅吃饭。

  春寅饿了多天,获妓女们酒菜招待,不免狼吞虎咽,妓女们皆不忍,掏出肉金凑数接济春寅,春寅无法接受,惭愧而去。

第13集

  春寅走过市集,见书僮在写挥春出售,帮补家计,春寅想帮忙,但手一执笔,想起自己字迹丑陋,只有作罢;回到家里,见太娇颤危危在水井打水,春寅上前帮忙,但手细脚软,失足把水桶打翻,春寅再也无法面对自己,惭愧奔去河边痛哭!吉祥追至,春寅尽诉心中情,指如意说得不错,自己乃天下第一废人!吉祥激励之,就算一截干柴,也可以用来点火,没有人天生是废人,除非自己放弃自己!春寅感动,决定振作。

  春寅决心帮忙家务,吉祥叫春寅去洗衫,递上一支洗衣棍;春寅不知棍子用处,以为以棍当柴烧,烧热水洗衣服,结果向吉祥要了一支又一支洗衣棍,吉祥细看之下,给气得哭笑不得!

  春寅经吉祥多方调教,终习惯穷苦生活,跟吉祥过着日出就到市场卖包,日落就回家烧饭的日子,感情不知不觉建立起来。吉祥见春寅拿得起放得下,心里欣赏。然而,眼见春寅对相思鸟细心照顾,心想春寅仍对如意念念不忘,对春寅虽有爱慕之心,但不敢妄想,而另一边箱的春寅,其实已对吉祥暗暗种下深情……

第14集

  吉祥、春寅各自努力,一日吉祥报喜,谓已经学懂写自己的名字,却把字体“倒写”,原来吉祥以挥春模写,但却把挥春倒转来看,结果把吉祥两字写反了,春寅取笑之,但吉祥认为将纸张倒转便看得懂,春寅一笑置之,但欣赏吉祥的努力。

  春寅考期渐近,每日勤力读书;司徒亮偶遇春寅,知道春寅已不是烂泥,还有意应考,心里着紧,连忙向知县陈弛进言,他日春寅高中,定会向陈弛报复,叫陈弛暗中使诈,令春寅不能高中,以杜后患。

  考试前夕,太娇、吉祥在山神庙不期而遇,原来都是为春寅祈福。太娇笑问吉祥是否爱上春寅,吉祥含羞否认,指春寅高中,可改善大家生活吧了!太娇心中有数。

  考试时,春寅悉力以赴,知县暗中在其考试上划上记号。知县、仁广、司徒亮聚头,指春寅一定不能高中。司徒亮已绝后患,又从仁广手中分得戴家一半家产,仁广好奇问司徒亮身份,司徒亮莫测高深,叫仁广小心守着家财,以免一夜之间变得一无所有,把仁广吓出一身汗。司徒亮则离开常乐镇,北上寻找如意。

  远在北方的如意一家亦已知悉戴家家变,泰北亦想帮忙,派家丁南下打听,又无法得知春寅下落。如意虽然惋惜,但亦不予同情。

第15集

  放榜,春寅高中秀才,各人大喜;春寅考得秀才,正好赶及试期,可以上京再战科举,正是士气大勇,太娇、吉祥对春寅寄以莫大厚望。

  吉祥为春寅打点一切,为春寅准备上京应考一切事宜,吉祥对春寅的扶助支持,深深打动春寅,太娇同时看在眼内,知道两小口子其实已情意相投,太娇向春寅提意,叫春寅迎娶吉祥,指吉祥可同甘共苦,不必计较出身,推动春寅迎娶,春寅要考虑清楚。

  吉祥、百顺得悉太娇有意撮合,但吉祥知道春寅要考虑,最然最后亦答应了迎取,吉祥以为春寅为责任而娶之,本不欲答允,却被百顺制止,替吉祥订下婚事。

  各人速办喜事,以便在春寅北上考科举前完婚,吉祥一直心有阴影,以为春寅非真心真意。一日,发现春寅竟以高价购得另一只相思,谓可跟原先的相思配成一对,最后更将一对相思放走,谓人生难得佳偶,故此放生其逍遥天地间。

分集:1-15 16-35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