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剧情:大结局
第16集

  吉祥拿着字条,不知春寅写甚么,问百顺,百顺亦看不出,吉祥辗转反侧,以为春寅取笑自己不懂文墨,配不上春寅,终于在在拜堂前夕,吉祥竟然连夜逃走了。

  春寅发现新娘不见了,大为惊讶,听了百顺说出吉祥担心的事,且未知字条内容,才知吉祥以为自己非真心娶妻,所以逃走了,春寅担心不已,四出寻找吉祥,吉祥见春寅找来,顾意避见,二人交错在树林中,春寅急慌了,尽诉心中情,但吉祥已走远,始终未能听到春寅心底情话……

  春寅发现新娘不见了,四下寻找吉祥,但始终不见,直到晨光初现,渡头上上京的船将要起航,春寅在太娇安抚下,一切待考取状元回来,再向吉祥解释清楚,催促春寅先行上京,春寅逼于无奈,只好起程北上。

  另一边厢的吉祥,也知道春寅早晨过后便要乘船北上,虽然心中喜欢春寅,但不想接受一段无真感情的姻缘,认定春寅始终是如意的,高中后或会打动芳心,自己拿着字条暗自神伤,怎料遇上过路秀才,秀才见吉祥手上字条以『反』字写上情心说话,对穿著喜服的吉祥恭喜一番,吉祥这才明白一切。

  吉祥急急赶回,知道春寅已出渡头,急忙追去,但祇能目送春寅远去,吉祥在渡头边叫嚷,告知春寅已知道字条上写甚么,二人虽然错过了一刻春宵,相去渐远,但两心却相连起来。

第17集

  北京城内的如意,在司徒亮的追求中,虽然感觉欢欣甜蜜,但总觉司徒亮心思过深,似收藏着甚么不为人知的事,始终无法进入其内心世界,二人往来关系胶着。春寅初到北京城,再遇如意,如意虽有相助之心,但仍不免带悻灾乐祸语气,春寅虽盘川有限,仍不肯接受施舍,日则在街头写字卖画,夜则在破庙寄居苦读,坚毅踏实令如意刮目相看。

  司徒亮知春寅竟应考科举,不禁愕然,表面勉励相助,实则时刻算计春寅,春寅还以司徒亮为知己。春寅于应考前,巧遇了乔装平民的康熙(化名小宝),二人初见面寥寥几句,春寅便看出小宝甚有才华,留下印象,并且认定康熙为是次应考中的劲敌。

第18集

  原来,康熙虽然贵为皇帝,因为年几尚幼,处处受制于一众老臣子,其中更以熬拜为甚,熬拜气焰嚣张,对康熙表现有点目中无人,幸有索尼父子相助,与熬拜抗衡。

  康熙在熬拜出言不顺下,为了证明实力,易服为平民应试,结识春寅后,与春寅惺惺相惜,春寅豁达性格,对是非毫不含糊,且对熬拜招摇过帝,目中无主更看不过眼,甚至得当众得罪熬拜也在所不计,康熙欣赏春寅胆色,春寅指一切因为家中过去有个恶奴婢,以吉祥为心中精神支柱,一心考取功名回去见吉祥。

  春寅的正义凛然,出众才华,更让如意深深被春寅风采慑住,对于春寅能在易境中重新振作,做出成就,更为春寅感中异常振奋。

  熬拜视春寅为眼中盯,以为一言半语便可除去春寅仕途希望,怎料皇宫传来康熙、索额图亲要监试,熬拜郁不得其正,春寅终于可以顺利应考,考官也祇得秉公无私,公开考试。

  放榜之时,春寅、小宝入围,同赴殿试。殿试一改惯例,由国子监主管负责。春寅与小宝雄辩滔滔,针锋相对,春寅被小宝驳斥得哑口无言。春寅自以为状元之位无望,谁料放榜之日,居然高中状元!

第19集

  春寅与新科探花榜眼上殿面试,春寅一看,却不见小宝,正奇怪以小宝才华何以三甲不入,谁料皇上驾到,却见龙座上的康熙,正是当日同考的小宝!

  原来康熙意在考验自己实力,乔装平民应考,亦庆幸自己靠实力能考入三甲,春寅笑言以皇上才华,应是状元之才。康熙问及春寅身世,知其本为戴家窑传人,遂赐官监窑官,专责监察宫中瓷器用具。

  泰北宴请春寅,贺其高中;如意亦替其高兴,但为免趋炎附势之嫌,平淡待之,反而泰北却再提婚事,如意制止不及,春寅只好婉转回绝,并指家中已有娇妻,就是一直患难扶持的吉祥,娓娓道出在绝境中成长的故事,如意甚为感动,祝福春寅和吉祥,反问春寅会否为当日被自己奚落而生气,春寅笑言如意骂得对,二人坦诚相谈,化敌意为友情。

  如意向司徒亮道出春寅的经历,言词间竟流露称许之意,令司徒亮不是味儿。鳌拜一直以顾命大臣身份欺压康熙,近日见康熙似有反抗之心,遂谋杀之,以借口请康熙南下某地视察;康熙虽知有诈,但无法推却,只好命索额图护送之。

  南方的吉祥收到春寅高中消息,举家称庆,更收拾包袱,与太娇、百顺北上与春寅团聚。

第20集

  途中,遇康熙和索额图视察完毕,亦正要返回北方。萍水相逢,年青的索额图被好打不平的吉祥吸引。

  航程之上,忽遇刺客出现,索额图力保康熙,吉祥出手相助,救得了康熙,打退刺客,吉祥却受伤跌入水中。春寅迎接妻母,只见太娇和百顺,得悉爱妻溺水失踪,春寅顿觉晴天霹雳,伤心欲绝。

  康熙派人多番打捞寻找,只找到吉祥包袱,众人指吉祥凶多吉少,百顺哭诉吉祥果然福薄,受不起状元夫人福份。各人替吉祥设灵拜祭,春寅捣毁灵堂,誓不接受妻死事实;如意见之,深感其情深意切,时加慰问,移情于春寅而不自觉。

第21集

  春寅凭吊遗物,当日“我爱你”三字的留书,早已成作一团烂纸,只有对着那只歪斜的杯,赌物思人。

  司徒亮向如意提出婚事,如意婉拒之,道出和司徒亮关系无法寸进,司徒亮直斥如意爱上春寅,如意不承认,但坦然比较司徒亮和春寅,春寅可谓大情大性,感情率真,但司徒亮内心却无法接近,司徒亮指一切都是如意变心的借口,失望而去。司徒亮的质问,令如意反省对春寅是否确有好感,但如意自己也未清晰。

  纪柔被外公迫婚,嫁予京官某子,纪柔途中出走,投靠春寅。两兄妹经历患难,均有成长。一次落毒事件,康熙几乎喝下有毒汤水,此次意外虽找不出元凶,但康熙心知是鳌拜所为;连同上次船上行刺,鳌拜的多次加害令康熙如履薄冰,不禁向春寅诉苦,亦抱歉连累吉祥横死。

第22集

  春寅失去爱妻,唯有寄情工作,希望替康熙想出避免中毒之法。如意得悉,连日不眠不休跟春寅专研试验。太娇看在眼中,忽存希望。

  如意专心钻研,卒和春寅得出成果,在瓷器中加一银线,有毒液体遇银线便无所遁形。康熙颁令以后宫中瓷器内侧要加一银线,更赐春寅功勋。如意内心比春寅更高兴,开始意识到已经喜欢上了春寅。

  春寅答谢如意相助,太娇提醒春寅,如意大方得体,且情深一往,不如娶之为妻,春寅惊愕,这才觉察如意对自己的心意,遂借祝酒之际,道出仍然深信吉祥未死,暗示如意勿存幻想,如意心中失落,第一次尝到被拒绝的滋味。

  春寅贴公告继续寻找吉祥,索额图感其爱妻心意,亦指未曾放弃搜寻吉祥。司徒亮知如意失意于春寅,欲乘虚而入,却被如意所拒,司徒亮心中更恨,遇上仰慕自己的纪柔,不禁借纪柔为情感的渲泄处……

  如意决定积极面对春寅,春寅不为所动,只视如意为好朋友。一次,如意无意间打破了吉祥留下那只歪斜的杯,害怕春寅伤心,暂时以粘土缝补裂痕,以图瞒天过海。同时请教纪柔如何烧瓷,以图造出相同杯子出来,纪柔感动,遂联同太娇教之。

  未几,春寅发现杯子有裂痕,大发雷霆,太娇带春寅到城外一简陋窑洞,见如意下死功夫,烧了一只又一只的杯子,意图造出一样的歪斜的杯,补偿给春寅,把指头烧得红肿粗糙,春寅感动,太娇点醒春寅,一只杯子打破了,永远找不到另一只相同的,太执着,便会错过其它更好的杯。春寅领悟,决定迎娶如意。

第23集

  某沿海城镇,忽见一个女人搁浅在岸上,赫然就是吉祥!

  索额图忽收到飞鸽传书,知道吉祥未死,惊喜莫名,赶赴戴家相告,谁料春寅先告知决定迎娶如意,索额图只好隐瞒消息。

  索额图先往迎接吉祥,吉祥死里逃生,对春寅非常牵挂,索额图替吉祥不值,却不忍告之春寅婚讯,十分矛盾。索额图默默爱慕吉祥,本可阻延回程时间,让春寅如意婚事生米煮成熟饭。然而,索额图战胜私心,最后快马护送吉祥回北京,让吉祥有机会把春寅夺回。

第24集

  吉祥赶抵戴府,正值春寅迎娶如意之时。吉祥直闯堂前,刚好制止春寅和如意交拜。

  各人乍见吉祥,均是一愕,婚事中止,如意又羞又恼,春寅又惊又喜,一时乱作一团。

  吉祥恨春寅竟然食言再娶,如意恨春寅竟中止拜堂,春寅则恨造物弄人,太娇居中调停,劝吉祥与如意无分大小,二女同侍一夫,不单如意、吉祥反对,春寅亦谓自己只取一人的心意,但问到究竟选择谁人,春寅却哑住,因对二女皆有真情,一时无法抉择。

  春寅苦恼不已,吉祥、如意互相斗法,春寅夹在其中,左右做人难;吉祥、如意更把事情闹大,要康熙圣裁,清官难审家庭事,连康熙也无法裁定,但御旨勒令,搁置婚事一年,让三人相处一年,以便春寅最后作出决定。

第25集

  春寅只取一人的事情被京城传为美谈,又成为康熙身边红人,令司徒亮妒忌不已,决计铲除春寅。

  司徒亮借助一宗官司,在京城打响名堂,春寅甚为佩服,决定将司徒亮引见康熙,谁料面圣之日,司徒亮竟称染病不朝,此事震动京城,大收“天子呼来不上船”的宣传效果,引起鳌拜注意。鳌拜拜访司徒亮,司徒亮以汉人孙子兵法导化鳌拜,鳌拜大为佩服,决聘司徒亮为幕僚。

  春寅见司徒亮竟弃暗投明,十分惊讶,如意忠告春寅,谓此人心术不正,少往还为妙。纪柔欲劝司徒亮别投向鳌拜,司徒亮反迫纪柔抉择,一是选择留在其身边,一是留在戴家,但永不要再找他!纪柔痛苦不已。

第26集

  眼看鳌拜在朝中越来越横行无忌,康熙找索额图和春寅商量如何应付,春寅指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欲挫其锐气,不如先挫其手下大将郎格的气焰。

  索额图借机于一次宴会上向郎格挑战骑术,谁料郎格反挑中春寅作比试对象,春寅碍于形势,无法推却。

  吉祥迫春寅进行地狱式训练,以期在骑术比赛中胜出,但春寅始终体质羸弱,无法胜任,如意着急,与吉祥暂时放下敌意,共同想法助春寅应付此次难关。终于,三人想出千金买马骨之法,在京城大事肆扬春寅购千里神驱,为比赛造势……

  司徒亮任由春寅一干人如何造势,心中只是冷笑,原因司徒亮乃行使计中计,比试骑术为名,杀害春寅为实。纪柔得悉其奸计,暗中告诉春寅。

  吉祥、如意得悉春寅危机,为爱郎安全起见,劝谏春寅别出赛,甚至用苦肉计弄伤春寅,以图阻其出赛,但春寅指食君之禄,担君之忧,不能有负皇上所托,令吉祥、如意苦恼不已。

第27集

  南方长乐镇传来戴家窑财政出现危机,仁广经营不善,竟想将瓷窑贱价出售,春寅欲保家业,但却分身不暇,太娇献计,不如以此事考验吉祥、如意,看谁人可以把戴家窑成功夺回手中,就许谁人为妻,春寅大乐,谓妙计!

  吉祥、如意接受此一考验,磨拳擦掌,把战场移回南方常乐镇上!吉祥、如意连同太娇回到常乐镇,但见景物依旧,人面全非,各人唏嘘不已。

  仁广见上门洽购者,并非春寅,心感意外。原来此乃司徒亮计策,以为春寅一定亲身南下救家业,谁知竟是几个婆娘到来。但司徒亮一计不成二计生,命仁广继续与婆娘们周旋。

  吉祥、如意分别约见仁广,努力拉拢仁广,仁广虚应之,言词空虚,根本无意出售戴家产业,令吉祥、如意心感奇怪。太娇重遇一色及先前各奔前程的姨娘家丁,仿如隔世。

第28集

  吉祥、如意洽购瓷窑失败,败兴回家,与各失散姨娘重逢,忽然有官差至,扣押吉祥、如意。原来二人到访仁广之后,仁广被人毒杀身亡,吉祥、如意被指有杀人嫌疑,同被扣押。

  春寅闻二女下狱,大为震怒,再顾不得公事在身,兼程南下救妻。二女同被扣狱中,时而扶持,时而怨骂,相濡以沫。

  二女升堂,司徒亮代仁广之妻作状师,知县大人为主审官员,告二女为夺回戴家产业,毒杀仁广。如意要求验尸被拒,已有仵官验过仁广死尸,确实死于中毒,并陈列如意与吉祥到常乐镇后,与仁广相见时的种种争议,杀人过程中,一切证据对二女甚么不妙,在听得所有证据后如意、吉祥甚至怀疑对方是否真的杀了仁广。

  如意、吉祥几经转折后,相信对方并无杀人,二女喊冤,被司徒亮锐利词锋所迫,处于下风,公堂外忽然传来春寅声音,击鼓鸣冤!

  春寅暗中替仁广验尸,发现尸体口腔中有毒,其余地方则无中毒迹象,断定死者乃死后被灌毒,实际死因乃被人勒死在前,更以其颈项上的掌印大小,断定非吉祥和如意出手。

第29集

  如意、吉祥放下嫌隙,在戴寅引导下团结合作,揭出一切幕后主谋及行事布局之司徒亮。司徒亮早已看穿戴寅为不可多得之用计人才,可惜春寅为戴家子孙,注定一世做不同朋友,且看着春寅发挥运筹智能,高中三甲,并夺去心中所爱的如意,更不肯放过春寅。

  如意得悉一切,痛斥司徒亮,但得于事无补,春寅面临生死之危,但被困狱中,更是无计可施。祇得着令吉祥马上回京向康熙、索额图求救,无奈远水难求近火。

  纪柔眼见春寅生死岌岌可危,众人亦无计可施,祇有亲自求助于司徒亮,司徒亮不用纪柔开口,已明来意,但不解纪柔为何并未相求便要离去,纪柔这才坦白,讲出感受到司徒亮冷酷无情,说甚么也无用,但为自己仍对司徒亮情深不变而伤痛,司徒亮一时为纪柔真情所动,透露了戴寅可以自救之法,就看纪柔自己要不要相信。

  纪柔讲出司徒亮献计,众人对司徒亮已存戒心,绝不相信纪柔所说方法,但纪柔却深信不异,因为纪柔了解司徒亮的自负,如果对自己再撒谎,对司徒亮将是一种侮辱。

  戴寅亦相信纪柔所言,依计而行,终暂保性命回京。

第30集

  索额图代康熙亲自审理戴寅一案,虽然有心偏帮,但为鳌拜也亲自监堂,一切证据皆对戴寅不利。

  谁知戴寅突然认罪,眼看就要被判斩刑,司徒亮以为已经稳操胜券,暗自得意之际,戴寅指出幕后主脑其实是司徒亮,满堂哗然,司徒亮当然极力否认,指戴寅目的乃要报复。

  鳌拜也要求实时处斩戴寅,但戴寅编出整个故事,把杀仁广前文后理说得绘影绘声,司徒亮俨然就是幕后主脑人,索额图以未清楚司徒亮与杀人有否关为由,暂缓行刑。

  另一方面,戴寅挑战司徒亮,指康熙乃自己后台,死不得,把司徒亮激怒,司徒亮一气之下,亦为免夜长梦多,叫鳌拜先斩后奏,在监狱内刺杀戴寅。

  鳌拜果然派刺客往行刺戴寅,但被当场捕捉,原来一切乃在戴寅计算之内,索额图以刺客要胁司徒亮,不放过戴寅,便会以图杀人灭口为由,判司徒亮有罪,司徒亮无奈下只有放过戴寅。

第31集

  戴家上下千方百计,寻廿年前戴家帐房汪阿松,太娇同时找上门,劝司徒亮放过春寅,并指出当年老太爷害其母子一说,可能只是一场误会,司徒亮不肯相信。

  众人茫无头绪,绝望之际,吉祥回想起,原来阿松正是当日拐带吉祥的绑匪,百顺也因此,才和吉祥结缘,百顺尝试联络当日帮众朋友,誓要找出阿松,化解恩怨,但始终不得要领,众人一筹莫展,索额图以西洋催眠之法,诱导吉祥回忆陈年往事,吉祥回忆被松掳走,被毒打、恐吓的可怖画面,春寅不忍吉祥再受折磨,吉祥为救春寅,要索额图暗下相助,终于忆起幼小被浸水中,几乎窒息,面对死亡威胁,回复记忆。

  鳌拜表示为免夜长梦多,不能再等,在三月期满之前,就要迫春寅不再扮傻,露出正常的真面目,要春寅立时受审。

  司徒亮再次利用纪柔对自己的关爱,摆出放浪形骸姿态,装作惭愧买醉,引纪柔关心自己,指自己被心魔折磨,虽然作恶但良知未泯,故此矛盾痛苦的心态,纪柔恻隐顿,中司徒亮奸计,被跌入司徒亮圈套。

第32集

  阿松与司徒亮相认,并告知司徒亮报错仇,司徒亮一时难以接受,在阿松挑动下,更激动失控,承认杀害戴仁广的正是自己,阿松闻言大笑,谓已经任务完成,司徒亮惊释阿松出卖自己,让自己承认杀人之罪,索额图、吉祥与刑部大人现身擒拿司徒亮,司徒亮晃然中计,怒瞪松,在众人缉捕下,司徒亮发难逃走。

  另一方面,春寅担心司徒亮心高气傲,难以接受如此不堪的身世,且被自己亲父出卖,会走向偏激歪途,果然,不出三日,传来了阿松被杀消息,阿松被人杀害,鞭尸。

  众人同情司徒亮被命运播弄,半生被仇恨愚弄,但一切已成定局,对司徒亮亦爱莫能助。

  另一方面,鳌拜借助司徒亮铲除春寅不成,暗中集结兵力,借意撤换守边将领,换上其心腹,加强部署,正与康熙来一场君臣生死角力。索额图看出鳌拜把持朝政,若再不除鳌拜,天下岌岌可危,春寅苦思,指一个人越自恃的地方,往往就疏于防范,反而成为弱点,欲借鳌拜最为自豪的摔跤对付鳌拜,但鳌拜是举国闻名的摔跤手,一向无人能敌,要击倒他简直是以卵击石。

第33集

  春寅终于训练几名摔跤少年,连麦宝也被拉夫上阵,除麦宝外全皆瘦弱不堪,原来春寅在沙池地做了功夫,在沙池中不同区域浸了油,找最不堪一击的少年和康熙练习,让鳌拜掉以轻心;鳌拜果然中计,不知少年在沙池上练习,认清渗油区域,出其不意对鳌拜进击,鳌拜失足滑倒,众人一涌而上,紧扣鳌拜手足四肢,终擒鳌拜。

  康熙擒下鳌拜,除去心腹大患,放下心头大石,设宴款待春寅一家,欢欣庆祝,没想到另一边厢,鳌拜已被司徒亮救出,并且要胁康熙,司徒亮不贪荣华富贵,也对天下政治无兴趣,要的只是春寅的命,令康熙三日后,拿春寅来交换鳌拜,否则,把鳌拜放走,让鳌拜号召八旗兵围剿康熙,康熙江山不保。

  康熙、索额图连夜查看,发现五花大绑于墙上的,是已经死了的郎格,索额图震惊,怒责侍卫,但着令侍卫把消息封锁。

第34集

  吉祥、如意以为春寅选择了对方,黯然离开,没想到春寅其实抱了赴死之心。索额图眼见不忍,有心放春寅远走高飞,但春寅为了康熙江山,天下太平,要索额图将自己交给司徒亮。

  索额图眼见没计可施,最后,还是把真相告知吉祥、如意,二人得悉一切,截返,与春寅共存亡。如意、吉祥与春寅共生死,康熙为众人感动,其实,亦不想春寅枉死,已想出一法,希望助春寅死里逃生,派索额图押春寅跟司徒亮交易,待双方交换人质,司徒亮必定动刀杀春寅,到时,索额图便抢先一刀刺春寅心脏,让春寅在司徒亮面前流血而死。

  索额图练习拿捏准绳,但越是担心春寅安危,越是出错,众人极为担心,尊索额图施压越大,幸吉祥从中开解,化去索额图心结,终于成功练习。

第35集

  索额图最级春寅见司徒亮,司徒亮拔剑,刺春寅非要害之处,边刺边数落春寅,把春寅侮辱、折磨,却不让春寅立即死去;旁边的索额图木然无反应。如意、吉祥离远望着,于心不忍,更指索额图仍未出手制止,指索额图是临阵自私,吉祥按捺不住,要跑过索额图那边,出手制止。司徒亮向春寅吐出多年的苦水、心结,侮辱殆尽,也把春寅刺得遍体鳞伤。索额图终于出刀,刺春寅心脏,狠劲十足,春寅中刀,愕然瞪着索额图,似乎真的被刺死。索额图指皇上叮嘱过,要让春寅死得有尊严,司徒亮见春寅倒卧血泊中,哈哈大笑,指康熙果然是仁君。

  司徒亮欲杀鳌拜,索额图寻至,制止司徒亮,并擒拿司徒亮,司徒亮宁死不就犯,鳌拜松绑后,亦想置司徒亮于死地,幸春寅及时至,替司徒亮说尽好话,开导司徒亮面对及承担一切过错,司徒亮终为春寅打动,回头是岸。

  一切解决,春寅再次面对如意、吉祥间的感情决择,其实,过程中,春寅已有所误,选择吉祥,如意祝福二人之余,同时活出自己的一片天空。

分集:1-15 16-35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