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唐伯虎(张家辉饰)、祝枝山(欧阳振华饰)、文征明(林家栋饰)三个青梅竹马,一同受学于六艺书院,闻名于江南一带。然而树大招风,得罪宁王义子朱子健,朱子健为了对付三人,招揽来自波斯奇才周文宾(魏俊杰饰),周文宾一为私仇,二为扬名,就不择手段击倒三人。唐伯虎等三人揭穿了周文宾的劣行,致使朱子健弃之如敝履,幸得唐伯虎等人不记前嫌,施以援手,最后四人成为八拜之交。

  宁王(高雄饰)赏识四人才情,引为幕僚,并安排四人研究一块刻有古怪文字的瓦片。原来瓦片乃涉及一个宝藏,而藏宝处极有可能为华太师府,唐伯虎为了宝藏和秋香,遂到太师府充当书僮,易名华安。

  唐伯虎终于发觉宁王欲夺宝藏以作谋反之资,唐伯虎不欲同谋,遂佯狂玩世,在长乐坊寄情诗画。期间竟遇上微服私访江南的正德皇(蔡子健饰),唐伯虎理助皇上成就一段龙凤缘。此时,宁王趁皇上身在宫外,以图谋反……

分集剧情:
第1集

  苏州三宝文征明、祝枝山及唐伯虎代表江南六艺会馆于南北才艺夺锦大赛中,迎战江北七星会馆。枝山为人贪财,见征明替六艺赢了首轮比试后,令六艺胜出赔率更低,惟有富贵险中求,刻意令自己败阵,希望伯虎胜出比赛替六艺赢得三连霸及让自己赢大钱,果然,伯虎不负所望,枝山高兴不已。建宁王义子朱子健见三宝俱为人才,欲招揽为己用,枝山认为机不可失,顺口答允,征明及伯虎则婉拒子健,子健不快。 子健将欲逃离镇的枝山捉回,斥他言而无信,且赐毒酒逼他喝,征明及伯虎赶至救人。子健出题欲难倒三宝,不果,更被他们赢去数百黄金,遂怀恨在心。周文宾随波斯商人至,自称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又擅作西洋画,为要扬名立万,向子健毛遂自荐。子健测试文宾后,决利用他向三宝报仇。枝山的「三才书斋」开幕,征明与伯虎到贺,三人合力为书斋写招牌,伯虎刻意将书斋改名为「清风书斋」,二人不明所以。六艺馆百年庆典日,子健带文宾至,并声言要挑战已准备用梯在屋梁作画的三宝。

第2集

  文宾施展失传已久的天外飞仙神功,技惊四座,并向伯虎提出挑战,但伯虎因已答应父广德不再与人比试,无奈拒绝。文宾向子健保证不出七日,伯虎必应战。广德逼伯虎封笔及金盘洗手,伯虎无奈。三宝知道六艺经济拮据,决定卖画救馆,伯虎更在押店中替人写当票招徕,广德不满。伯虎与妻陆昭容徒具夫妻之名,实以姐弟相待,昭容劝伯虎纳妾为唐家继后。枝山之妹晓莲对伯虎有意,知道他将纳妾后心神恍惚,先在渡头与文宾发生争执,其后更失足堕海,文宾见晓莲堕海倩影,不惜下海救人。 文宾到六艺教西洋画,弄至污烟瘴气,馆主周臣愤怒。文宾对晓莲念念不忘,当知道她乃枝山之妹时,心生一计。晓莲发现自己堕海之画像被广传于苏州,羞愤离去。枝山接恐吓信以为晓莲遭绑架,并要以长乐坊之雪饮狂刀作为救晓莲的条件,枝山惟有报官求助,不果。征明与伯虎欲与枝山前往号称人间炼狱的长乐坊取刀救人,却遭其家人反对及阻挠。枝山在渡头见不到二人,正打算独自上路时,却听到二人呼喊之声。

第3集

  伯虎携母王小蝶所赠的锦囊,与征明及枝山同闯长乐坊,三人到达后,发现长乐坊果真是人间炼狱,心生怯意。「刀人」王巨力要三人先闯「酒」「色」「财」三关,三人几经辛苦勉强通过「酒」关。广德发现伯虎失踪,报官求助却不受理,文宾出现愿率领村民到长乐坊救三宝。 巨力见三人能过「酒」关,不惜将「色」及「财」关合并,务求打发三人离去。温柔乡花魁秋月本来大杀三方,但三宝使计力挽狂澜,将近大获全胜时,秋月却使出迷烟令三人神智不清,更与妓女鬼混,被文宾及所率领前来的村民看见。 三人清醒后,遭村民唾弃,此时晓莲若无其事出现,众人更深信三人以救晓莲为借口,入长乐坊作乐。文宾见三人名誉扫地,得意一笑。自三宝声名狼藉后,伯虎的相睇对象纷纷打退堂鼓,广德无奈。广德及小蝶祭祖时,发现祖坟被捣乱,而附近周氏之墓却似有人打扫过,顿感狐疑。三宝怀疑文宾搞鬼,决跟踪他。文宾识穿被伯虎跟踪,伯虎现身指文宾所做一切是冲着自己而来,文宾不讳言要对付他一家人。

第4集

  伯虎回家向广德问周、唐两家有何血海深仇,广德惟有道出两家六十年前的恩怨,以及不准伯虎考取功名的原因。自从三宝从长乐坊回来后,其墨宝实时跌价,以致卖画救馆计划受阻,学生们亦纷纷退学,六艺馆境况堪虞。小蝶向伯虎打听有关长乐坊中人事,伯虎感奇怪,小蝶恐被悉破,推说自己只是好奇。 东厂密探卓冰以刺青师傅的身分掩饰,卓冰得一藏宝图,欲据为己有,打算将之分别刺于四人身上,然后逃亡,但一客人临时甩底,匆忙间见醉酒的周臣,心生一计。 秋月原是东厂密探,卓冰欲以假地图瞒天过海,失败,惟有说出真相,秋月凭卓冰刺青店内的蛛丝马迹,猜测藏宝图与六艺馆及四大美人刺青有关。征明替六艺馆追债,不果,周臣为免六艺馆被封,无奈让子健入主。周臣欲吊颈自尽,幸被广德发觉阻止。 三宝认为救六艺馆唯一方法就是重振声威,广德为顾存大局,亲自为伯虎再开笔,众人大喜。三宝昂然向文宾下战书,文宾得意一笑。

第5集

  三宝挑战文宾,双方以抽签形式决定比试项目及出赛次序,更定于七日比赛,且签下生死状,以示决心。三宝所抽到的比试项目,均是自己最弱的一环,信心大失。晓莲跟踪文宾,却被子健两手下发现,上前调戏,晓莲慌忙间失足晕倒,幸文宾及时斥退二人而得保贞节,晓莲醒来,以为文宾不轨,怒掴他。秋月为找四大美人刺青大伤脑筋,温柔乡老板娘风骚骚却以为她只顾赚钱,提醒她不如找个好男人。 巨力从市集中所见玉佩推测伯虎可能是其外甥,遂往唐府找姐姐小蝶,却被广德所阻,巨力伤心不已。巨力遭伯虎等戏弄,闹至公堂,巨力在狱中出示玉佩证明自己乃小蝶亲弟,伯虎犹豫。小蝶到狱中与巨力相认,更请他带三宝往长乐坊受训。 三宝随巨力再到长乐坊,才发现昔日误解长乐坊中人。巨力因长乐坊生意大跌而备受困扰,枝山提出从微中取利抢回生意,众人大喜。巨力针对各人的弱项进行地狱式训练,而伯虎因为不懂用情,故特派秋月令他明白情为何物。

第6集

  秋月尽义务带伯虎入树林,准备与他谈情,伯虎却不解温柔,秋月冷然离去。宁王女儿朱娉婷与父吵架,女扮男装带同侍婢安安离家,娉婷知长乐坊有抢旗大会,决意一闯。娉婷遇劫,征明及枝山使用在长乐坊所学成功捉贼,开心不已。枝山向征明道出成功的关键,众人听枝山讲出往事及拉奏二胡抒情无不动容,唯独伯虎仍无动于衷。娉婷发现失去印鉴,以为被征明偷去。伯虎见秋月独自一人饮酒,上前攀谈,竟对她产生微妙感觉。 长乐坊抢旗大会中,加入秋月建议的刺青配对项目,增添气氛。伯虎为与秋月配成一对,叫征明在其背上画美人图。娉婷找征明晦气,逼他说出印鉴所在,征明有理说不清,被她夺去财物及虐待。秋月安排东厂密探在抢旗大会上割去所有背部有美人刺青者之皮,杀人无数。娉婷拿征明的玉佩去典当时被捉,且口出狂言,令众人以为她是杀人凶手,征明盘问她时竟发现她原来是女儿身。征明与枝山从死者特征推测伯虎有难,赶往相告,伯虎却专心抢旗,不知身陷险境。

第7集

  秋月发现伯虎背后有刺青,救他逃出抢旗大会,正欲杀他时,却不慎与他同堕下山坡。抢旗大会中多人身亡,巨力誓要找出凶手,征明与枝山以为乃文宾所为,却苦无证据,遂将被受嫌疑的娉婷拉往衙门。秋月醒来发觉伯虎背上的刺青原来是假的,大失所望。 秋月被毒蛇咬伤,伯虎急忙中想到解救办法,秋月却冷然表示有解药,气煞伯虎。伯虎不忍心拋下受了伤的秋月,虽然要赶往比试大会,仍背她往安全地方,令秋月对他改观。 比试大会中,文宾以阴险手段胜过枝山及征明,且令征明身受重伤。征明命不久矣,嘱咐伯虎要替三宝挽回声誉,伯虎自觉因自己祖先之恩怨而连累了征明,大感难过。 伯虎与文宾比试时,伯虎因受到征明的死讯刺激,终以神妙之笔胜出。文宾本欲利用所设之陷阱来推翻赛果,却反被伯虎指他精神亢奋,经大夫诊断下,证实文宾曾服用禁药。子健见文宾大势已去,即宣布与文宾划清界线,更要求文宾履行生死约之罚则,文宾痛失一臂。

第8集

  伯伯虎发现原来征明并没有死,只是他与枝山合谋的技俩,以激发自己的「情」,大声叫好。伯虎向众人道出,得秋月相助才没有中文宾之陷阱及令他服用禁药。伯虎对秋月的身手大感好奇,欲问她出身却不得要领,伯虎为表谢意,答允秋月如他日有何所求亦必相助。 六艺重拾声誉,三宝之字画再次受欢迎,解决了六艺的财政难关。伯虎本欲与被罚断一臂的文宾言和,却不被接受,文宾并声言要他双倍奉还,伯虎无奈。 娉婷因长乐坊杀人事件受审,但她在庭上雄辩滔滔,最终被判无罪。子健要带娉婷回皇府,娉婷要求多留七日。秋月要求伯虎相助,入六艺求学,实则追查第四幅人皮所在,却遭周臣留难,伯虎终解决周臣所出的难题,让秋月入六艺。征明因临时更换了主考官而大受冲击,伯虎遂将其研究各主考官之试题心得送给他,二宝始知伯虎其实亦醉心考取功名,无奈父命难违,伯虎心愿难偿。征明上京赴考,途中却遭娉婷戏弄,令他赶不及上京。

第9集

  征明赶不及上京,绝望沮丧,娉婷感内疚。枝山与伯虎知征明赶不及考试,欲安慰他,不果。娉婷为向征明赎罪,送他银礼品,征明有感自己崇高的理想被辱,怒赶她走,娉婷反觉他为人清高。 娉婷买下征明所有作品,又跟踪他,见他侍母至孝,被他的风骨及个性吸引,顿生爱慕之情。三宝被嘲讽没本事考取功名,伯虎不忿。广德体谅伯虎赴考之心,终答允若伯虎纳妾为唐家继后,便可上京赴考。 伯虎为娶妾一事费煞思量,找秋月倾诉。伯虎终想出以画求亲的方法,众表赞成。伯虎问晓莲关于纳妾的意见,晓莲以为伯虎暗示看中自己,竭力协助伯虎找寻作画所需颜料,当知道文宾有伯虎所需颜料时,求他让出,不果。晓莲见文宾被客羞辱,代为出头,文宾终以颜料相赠,晓莲开心不已。 晓莲发现伯虎从未考虑纳自己为妾时,决破坏伯虎纳妾计划。伯虎突遭全城女子唾骂,大感莫名其妙,而纳妾大计亦被搞箍了。

第10集

  晓莲见三宝咒诅陷害伯虎的人,吓得不敢作声。征明见娉婷竟派人将其纪念亡父的却金亭粉饰得金碧辉煌,大感震怒,不禁责备她好心做坏事。娉婷为表歉意替他找回却金亭牌匾时,不慎被毒蛇咬伤,由于取解药需时,为延迟毒发,要将娉婷送至寒冰洞。征明为表歉意,虽知道有机会受感染仍自告奋勇到寒冰洞照顾娉婷,娉婷醒转见自己面容变得丑陋,欲轻生,征明好言安慰。娉婷见征明君子般照顾自己,芳心暗许。 娉婷痊愈后,欲在离去前约见征明,却被子健从中作梗。娉婷以为征明爽约,无奈随子健回京。征明则以为再遭娉婷作弄,失落回家。 宁王属下将赈灾物资中饱私囊,导致民众叛乱。宁王虽将贪官正法,仍难逃被华太师严斥,华太师更向皇上建议,由宁王负责加设恩科试提拔人才,将功补过。新设恩科试举行在即,伯虎娶妾不成,大急。秋月在六艺得周臣悉心教导及厚待,大为感动。秋月无意中发现第四幅刺青竟在周臣背上,心中忐忑欲杀他之际,伯虎突至向她求婚,一愕。

第11集

  伯虎视秋月为知己,以家传之紫玉钗向她求婚,秋月心如鹿撞。伯虎与秋月参加迎月彩灯晚会,伯虎决赢取大奖博秋月一笑。伯虎赢得大奖,秋月却喜欢二奖礼物彩球,伯虎见状,竟愿意低声下气求人交换奖品。秋月见伯虎为拾回自己喜欢的彩球而被众妓女戏弄,大为感动,心有决定。秋月决心离开东厂,东厂主持刘公公刘瑾要她受他三掌,秋月宁死也要离开。刘瑾最后不忍心杀她,要她完成寻找人皮任务代替接最后一掌,秋月大喜。 昭容见晓莲因伯虎纳妾一事被勒索,明白她的心意,决以紫玉钗相赠,并答允为她安排与伯虎的婚事。当伯虎带秋月回家吃饭时,众人一愕。晓莲听到伯虎从未有意娶自己时,歇斯底里地责骂伯虎。秋月虽恐幸福的憧憬会失去,仍冷然以对。小蝶与广德为伯虎纳谁为妾一事起争拗,各不相让。枝山雨中再遇已作人妇的旧情人素菊,回想往事心痛地茫然回家,见晓莲竟狂饮烈酒,中酒精毒晕倒。枝山为救妹往找伯虎,跪地求他娶晓莲。

第12集

  伯虎随枝山探望晓莲,误以为晓莲寻死,惟有答应婚事。众人为伯虎应娶晓莲还是娶秋月而分成两派,互相争拗,伯虎最后决定同时娶二人。枝山见素菊被追债,当知道她的情况后,竟答允代其夫婿清还巨款。 枝山为筹钱而烦恼,竟在倾谈晓莲婚事时,索价五千作为礼金,众人却只当他说笑,不加理会。文宾请周臣保荐他上京考恩科,但周臣认为他心中只有仇恨,拒绝为他写荐书,文宾却指他存心埋没人材,不会就此罢休。 枝山为替素菊还债,不惜贱卖书斋,又偷晓莲的嫁妆,众人见他痴心一片,鼓励他再续前缘。枝山鼓起勇气找素菊,但无功而回。秋月欲在出嫁当天为东厂完成最后任务,但最终不忍下手,欧阳东突至,将周臣杀死并成功取得人皮,更火烧六艺会馆,毁尸灭。文宾在六艺大火时出现,众人遂以为他是凶手。 秋月与晓莲嫁入唐家,广德要求二人各饮三碗酒,以示无分大细,但原来秋月每喝一碗酒,便等如进一步走入鬼门关。

第13集

  六艺大火的消息,令秋月未有喝下第三碗酒而得保性命。东告知秋月已中了蛊毒,秋月决定返回东厂。种种不利证据显示文宾最有嫌疑谋财害命,文宾虽极力否认,但因找不到文宾所说的证人樵夫,最后被判斩刑。伯虎看到秋月以不能与人共侍一夫为由,伤心不已,留书出走。伯虎决定与枝山、征明为周臣守丧三年,晓莲迁怒文宾连累自己。 文宾在狱中受尽歧视,五台山无为大师前来渡化他,却反被他拳打脚踢泄愤。后来三宝从周臣的遗作中,推断文宾的确没有说谎,遂要求翻案。刑部官员知道文宾是子健旧臣,请示宁王意见,华太师得悉后,在皇上面前指责宁王越权偏袒旧臣。 宁王被削权,更坚定心意夺取皇位,而东厂所寻的宝藏正是夺位的第一步,可惜寻宝路费高昂,而妻子、女儿又挥霍无度,令他计划受阻。子健答允娉婷要他考取状元的要求,誓夺美人归。文宾的上诉被驳回,三宝惟有全力寻找文宾所说的樵夫,替他翻案。

第14集

  京城下旨三日后处斩文宾,但当三宝找到文宾的证人时,却发现他原来是聋哑人士,不能为他做证。文宾从无为大师口中知道当年先祖结怨的前因后果,终发现自己枉费心机报错仇,由绝望变成崩溃。 伯虎终找到为文宾翻案的新证据,但行刑在即,仍未找到区知府押后处斩,征明与枝山等遂往刑场拖延时间,文宾却早已准备一死,幸伯虎及时带同区大人赶至,文宾得保性命。原来令文宾洗脱罪名的,正是他已被废的右手。 三宝到周臣坟前述志,庆幸没有冤枉好人,辜负周臣生前愿望。苏州三大富商愿出重赏给高中恩科状元者,枝山讨价还价,以「苏州恩科三连环」作为噱头,如苏州三宝取得三甲,可共得一万赏金。三宝欲接文宾出狱,怎料找不着他。文宾决定重新做人,与伯虎等化敌为友,广德更收他为义子,并建议他与三宝同考恩科,但文宾因废手而失去斗志,众人遂求回春堂的大夫华丙寅替他治手患。晓莲恐伯虎上京拈花惹草,昭容知道后,鼓励她跟随伯虎上京,晓莲开心不已。

第15集

  伯虎欲拒晓莲随同上京,晓莲以文宾手患之疗程不可中断为由,而她亦是唯一可随文宾上京治他手患之人,伯虎无奈答应。苏州民众欢送四大才子上京,四子斗志高昂向京城进发。伯虎等一行五人几经艰苦抵达京城,怎料苦候不见京城六艺会馆派人前来接待,决自行到会馆。原来京城六艺会馆一穷二白,众人为口奔驰,无暇接待四子。馆主沈周更以馆内四才子虽考取数十年功名无功而回来警惕四人。 枝山取出盘川用来籴米,当听到宁王派米,决与征明前往轮米,怎料竟发现娉婷正在派米,娉婷重遇征明,高兴不已。文宾被指没资格考恩科,三宝忿忿不平,认为子健从中作梗。娉婷派人送上米粮等到会馆,更送帖约征明相见,众人取笑征明。 众人为文宾不能考恩科感落寞,沈周指出若有朝中重臣肯为文宾办「录遗」,即取录苍海遗珠有潜质之考生,即文宾有望考恩科。征明惟有带同会馆一干人等找娉婷,求她请宁王协助办「录遗」。宁王知娉婷钟情征明,敷衍她。

第16集

  宁王向皇上讲解贡院修葺工程,并会供奉恩怨二鬼来防止贡院发生瘟疫,华太师责宁王妖言惑众,要烧毁二鬼破除迷信,宁王怀恨在心。华太师与妻蓝红玉有一儿子文武,在文在武皆强差人意,气煞二人。 华家侍婢到庙宇还神后,发现会银被盗,秋香凭机智查出原来是夏香所为。众侍婢见枝山与夏香所描述的薄情郎一模一样,以为他骗取其会银,将他毒打一顿。因秋香貌似秋月,枝山回会馆诉说被「秋月」抢去籴米钱,众人不信,反指他中饱私囊。 晓莲跟枝山再去籴米,见到秋香,枝山为要证明自己清白,以金钱引诱秋香及石榴留下作比试,怎料枝山不敌,伯虎赶至时,秋香已离去,晓莲为怕伯虎与秋月重聚,矢口否认见过她。伯虎在市集见到秋香,以为是秋月,欲上前相认却转眼间失去她的踪影。 晓莲为伯虎因秋月而失魂落魄,大发脾气,文宾为鼓励她,遂赠水晶宝石给她生火。红玉带同婢仆往观音庙还神,伯虎乍见秋香出现。

第17集

  伯虎追至观音庙,秋香却误会他是登徒浪子,华府家丁教训伯虎,秋香见伯虎狼狈模样,回眸一笑,使伯虎以为她仍生他气才不肯相认,一于租船直追。娉婷无意中听到子健使计令征明等不能高中科举,向宁王投诉。宁王为了娉婷,扮农夫考验征明,发现他不贪财色且才高八斗,只可惜食古不化、不识时务,不适合作自己女婿,故拒绝助他为文宾办「录遗」。娉婷向征明致歉,更借机相赠亲手绣的荷包表爱意。 枝山等欲向华太师拦途跪轿求赐「录遗」,不果。石榴号称天下第一铲,发现华府海味失窃,秋香叫护院关仁贵大肆搜查,揭发原来是夏香偷了来讨好众家丁,更因此发现当日枝山只是代罪羔羊。秋香与石榴倾诉心事,原来石榴曾遇人不淑,大受刺激下失去味觉,幸有秋香替她试味,才能瞒天过海。石榴认为天下男儿皆薄幸,欲与华府众婢女结义终身不嫁,吓得众人鸡飞狗走。娉婷欲试探征明对自己的心意,岂料中途碰见继母柳如花配戴亡母珠钗,不禁怒掴她,征明不明原委还责她不孝,娉婷气愤。

第18集

  征明听娉婷诉说往事始知错怪了她,为了令娉婷转怒为喜,竟答允为她摘取天上的月光,娉婷高兴不已。宁王欲向鞑靼王借钱作为寻找宝藏经费,热情款待小王子麻儿德鲁,见他对娉婷有意,欲招他为女婿。枝山等决定向太师夫人红玉埋手,众人扮鬼扮马欲打动她为文宾办「录遗」,终被她揭穿,但见一众苦心,红玉承诺若他们能在七日内取得自己头上珍珠,便替他们求太师办「录遗」。 太师六十大寿将至,皇上有感宫中生活苦闷,硬说要去寿宴及看文武表演,太师担心。文武醉心设计小玩儿,不爱读书习武,太师恐他会在御前出丑,怒责他并将小玩儿扔掉,幸秋香替文武解围。石榴亦为炮制美食款待皇上而苦恼,在市集中与枝山狭路相逢,见枝山对饮食甚有心得,遂请求他教路。枝山得知华府请家丁,遂建议伯虎前往应征,一于里应外合伺机偷珍珠。晓莲知伯虎有机会到华府见秋月,大表不满。娉婷得知要远嫁鞑靼,欲离家出走却被子健捉回,惟有写信叫征明尽快来提亲。

第19集

  秋香主持甄选招聘家丁,要众人通过面试、笔试及路试,伯虎前来应征,秋香则以为他来追求自己而诸多留难。华府突遭山贼入屋行劫,还挟持文武。伯虎以为秋月有危险,遂奋力率众拯救文武,未几发现事有蹊跷,终识破秋月诡计。原来山贼入屋之计乃为测试应征者的忠心,伯虎因被指漠视文武安全而遭淘汰,伯虎不忿。 此时,夏香突然吞耳环自尽,伯虎凭机智让她吐出,更指夏香忠心耿耿而责华府上下不近人情,结果获红玉赏识。 最后伯虎及六艺馆的陈忠、张慈均被取录,并获赐名华平、华安及华福,三人更在卖身契上打下指模。伯虎从夏香口中得知秋香三岁入华府做侍婢,大感困惑。文宾见征明行为古怪,担心不已,枝山便以过来人身分,指征明正受相思之苦。 娉婷对德鲁不假辞色,德鲁却以为她正考验自己,不以为意。娉婷送出多封信给征明却全无回音,伤心不已,无计可施下求如花帮忙,让她与征明见面,如花答应。

第20集

  娉婷知征明来到宁王府,赶忙梳妆。宁王见征明,指他即使娶了娉婷亦养不起她,还说他只想攀龙附凤。征明毅然留书给娉婷,好让她对自己死心,娉婷看罢留书伤心欲绝。枝山以教石榴南方美食秘诀,欲她带自己入华府,不果,二人不欢而散。素菊的食店「醉刘伶」开张之日,石榴入内一试后将菜弹得一文不值,令客人一哄而散,枝山知道后以炸油条秘诀,换取石榴重新试食,客人见石榴加以赞赏,对醉刘伶重拾信心。原来石榴乃欣赏枝山对素菊深情,才肯美言,并答允带他入华府,枝山欣喜。 枝山入华府后惊见伯虎被打至口青面肿,安慰他要忍辱负重。枝山替石榴为道地小食改名,令这些小食可登大雅之堂,石榴半信半疑,对枝山印象改观。陈忠、张慈到华府后感生活无忧,乐于为仆,伯虎大骂二人没有大志。伯虎发现秋香全无功夫底子,才相信她并非秋月。征明心情落寞,苦撑专心考试,不理儿女私情,众人担心。娉婷见去信多封,仍得不到征明的解释,心碎地烧毁所有征明的诗集和字画。

第21集

  娉婷痴心尽碎,叫安安买香粉,名为赶虫实想自杀。安安遇见枝山,误会征明是薄情郎,迁怒于他。征明随沈周到西郊模拟考科举,枝山赶至怒责他,征明无奈说出娉婷嫁他只会捱苦,枝山愤然说出他让爱只会害死娉婷。征明知娉婷打算自尽,大惊,拔足狂追花轿。 德鲁不愿让爱,枝山提议二人服食毒药以示真心,征明不假思索吃下。德鲁终向宁王提出解除婚约,还答应依期借款。宁王无奈要征明高中状元才能迎娶娉婷。 太师在朝上以抢花轿一事揶揄宁王拆散鸳鸯,宁王怀恨在心。太师见文武在文在武毫无改进,责打他欲激发他还手,不果,大怒。伯虎同情文武,遂献出「瞒天过海」及「移形换影」两计,使他能在御前献艺,秋香与文武等均大喜,赞赏伯虎。 枝山打算在太师摆设寿宴时,夺取珍珠,向众人讲解夺珠大计。宁王为报太师之仇,打算在太师寿宴当日出题「大明疆土有几、有几大」来考文武,欲令太师全家抄斩。

第22集

  枝山借口协助石榴煮之机,接应伯虎。伯虎成功使用馊水计偷得红玉头上珍珠后交给他,怎料石榴以为枝山手中的是假珍珠,欢天喜地硬取过来用以装饰菜。 伯虎无意中听到宁王一党的诡计,接着被拉去传菜未及报信,并发现碟上濑尿虾不翼而飞,大吃一惊。文武使用伯虎所献之计在御前表演武艺备受赞赏,圣贤书亦背得琅琅上口,而对对亦工整恰当,太师老怀安慰。 宁王实时考他「大明江山有几大?」正当文武欲回答时伯虎赶至,情急智生下解决了考题及走虾事件两大危机。 太师赏识伯虎才华,从秋香得知他准备赎身离开,于是在卖身契上做手脚,令他不能离开华府。伯虎欲偷走却遭秋香搞砸,气忿。秋香知伯虎要考恩科及误会他是秋月才混入华府,心生歉疚,且对他的痴情感动。 枝山及文宾带着珍珠到华府,要求红玉履行诺言帮文宾办「录遗」,红玉答应。石榴见到枝山,自知引狼入室,怒气难消。

第23集

  伯虎在华府见枝山,告诉他要留在华府。石榴追打枝山后,带他到伯伦楼,因有感他对朋友够义气,硬要跟他结义成「兄弟」。文宾被众人指责不理兄弟死活,幸枝山回来后真相大白。晓莲向文宾道歉,又鼓励他考取功名,以报答三宝相助。伯虎决要令华府鸡犬不宁,先教文武写封条严封华府,又将红玉之盔甲兵器乱放,更教他画龟来讽喻太师,太师虽大为震怒却不中计,以「连坐法」棒打众家丁。伯虎因连累众家丁受罚,被众人排挤。 宁王见子健寻得宝藏,密谋巩固实力,以棉衣相赠仕子笼络人心,却遭太师阻挠。太师指仕子寒窗苦读不应惧寒风,且棉衣易于作弊,要抵寒风可用炭炉取暖,朝中大臣顿分两派支持二人。皇上决定让二人在山野苦寒之巅比较棉衣与炭炉取暖效果,宁王不堪风寒险被冻僵,而太师则陷入昏迷。太师听故人之话,恐文武不成才,勒令他做家丁,由低做起。秋香等参加群芳会才艺竞技,伯虎被逼做拉拉队。枝山见伯虎被众侍婢团团围住,还以为他艳福无边。

第24集

  秋香在竞技赛中扭伤脚但仍坚持继续比赛,伯虎初不明所以,及后知到她是为自己争夺大奖黄绢祈福,不禁动容。秋香与醉刘伶的小娟得进入最后决胜负会合,秋香因脚伤令茶倒进痰盂。 小娟落败失声痛哭,枝山追问始知素菊急需奖金还债。秋香拉伯虎去许树下拋宝牒祈福,伯虎见她虔诚美态,怦然心动。 枝山回会馆问晓莲借钱,但晓莲只顾伯虎安危,枝山不满,与她发生龃龉。晓莲拉文宾到赌档赌钱发泄,却一下子输掉三十,文宾承诺替她赢回,并与微服出巡的皇上对赌,最后以「一柱擎天」摇骰技术赢得三十。晓莲请文宾吃饭答谢,并赞赏文宾。文宾辗转反侧未能入眠,突然听到晓莲大叫,即冲入她房却惊见她正在洗澡。文宾与晓莲一离开房间即见沈周,二人有理说不清,惟有恐吓他不准他说三道四。 华府又出现写血字和稻草人,众家丁以为是伯虎所为,毒打他。伯虎怀疑自己有夜游病,叫秋香看守自己。素菊向枝山诉说丈夫没钱还债欲会将她卖入青楼,枝山将债务一力承担。

第25集

  枝山为素菊欲再向会馆众人借钱,不果。祸不单行,枝山被人偷去钱袋,还被人当作骗子,幸石榴及时出现解围,并愿意借钱给他。秋香与伯虎发现原来患夜游病的是文武,相信是因他长期受太师压逼所致。太师见皇上不上早朝,担心地到御书房查看,竟见他与众太监在摇「一柱擎天」,还以为当中大有玄机。 太师与红玉听伯虎与秋香报告文武有夜游病,不肯相信。太师说若果伯虎能摇到「一柱擎天」就相信他并随他所愿,不再逼文武习文练武,以及替他赎卖身契。众婢女和家丁苦练「一柱擎天」,玉书乘机藉教秋香摇骰「揩油」,伯虎看不过眼,出言指责,但秋香竟不信还责他不专心练习,伯虎气极。伯虎偷听玉书与仁贵之言,忍不住出手打玉书,最后被罚执书房。 石榴以十高息标得会银借给枝山,枝山感激。春香、夏香和冬香均指经常被玉书「揩油」,秋香始知错怪伯虎,再去许愿树为他祈福,却惊见与自己一模一样的秋月,欲追上前,却一时滑倒追不到。

分集:1-25 26-51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