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21 世纪的未来世界,有关当局多年来一直进行秘密研究,终于制成全世界第一部时空穿梭机。特种部队精英项少龙 ( 古天乐饰 ) ,机智过人,身手不凡,千挑万选之下,他被选中成为首位穿梭时空的实验者。

  项少龙准备展开他的划时代的旅程,回到 2000 多年前战国时代的中国,秦王嬴政登基那年的咸阳城。谁知时空穿梭机在运行当中突然发生故障,项少龙被送到秦王嬴政登基前一

年的赵国。项少龙孤身流落赵国,为了可以回到未来,他决定不顾一切找到嬴政,助其建立一番伟大功业。当时,嬴政 ( 林峰饰 ) 尚未继位,仍在赵国被软禁,过着人质一样的生活。

  项少龙千辛万苦,前往赵都邯郸寻找嬴政,途中相助赵国 “ 畜牧大王 ” 乌氏家将陶方,击退马贼,得到乌氏赏识,更获其女乌廷芳 ( 宣萱饰 ) 之青睐,谁料惹来正极力追求乌廷芳的剑客连晋 ( 江华饰 ) 妒忌。

  魏国信陵君得到了鲁国巧匠公输般制造武器的精密图谙《鲁公秘录》,赵王得知后,为了防止魏国制成厉害武器侵犯赵国 . 表面上派项少龙护送三公主赵倩 ( 雪儿饰 ) 嫁到魏国作储妃,以示赵、魏两国友好,实则命项少龙伺机盗取《鲁公秘录》。项少龙成功盗取《鲁公秘录》后逃离魏国返回邯郸。因立大功,项少龙备受赵王重用,赵穆为此恨之入骨。赵穆想方设法,多次想要加害项少龙,没有得逞,反让少龙发现自己一心要找的嬴政,就被赵穆囚禁于其府中,而其母后朱姬更已成为赵穆之禁脔。

  项少龙借着乌氏的关系,与秦国吕不韦取得连系,吕不韦为了巩固其势力,命令项少龙设法把朱姬、嬴政母子救回秦国。项少龙千辛万苦,救出朱姬,却从朱姬口中,得悉一直被赵穆所软禁之人根本只是替身,真正的嬴政早已秘密送往一穷人家寄养。

  经过项少龙再三查探,却发现真嬴政竟也死于战乱。项少龙面临困境,为了求存,忽发奇想,决以赵倩表弟赵盘冒充嬴政。项少龙在乌氏的协助之下,成功避过赵穆耳目,举家与朱姬、嬴政 ( 赵盘 ) 母子逃出赵国,直奔咸阳。

   庄襄王死,由赵盘盲充的嬴政继位,嬴政 ( 赵盘 ) 因未成年 ( 未满 21 岁 ) ,仍未能正式加冕,使吕不韦得以摄政之名,大权在握,同时开始密谋对付项少龙。少龙眼见嬴政 ( 赵盘 ) 做事越来越处心积虑,行为更是心狠手辣,已非当日的赵盘,心感无奈。他深知兔死狗烹,决定帮助嬴政 ( 赵盘 ) 除去吕不韦和毒后,举家退隐塞外。嬴政 ( 越盘 ) 为保身世之谜,对顶少龙心生杀机,一时间三方人马勾心斗角,各怀鬼胎,加冕大典形势更为险恶。。。

分集剧情:
第1集

  项少龙等 G4特警负责秦俑展览会的保安,同僚鹰仔强发现其中一个秦俑的样貌跟少龙相似。少龙与同僚打赌能成功与当公开女友秦青言和及约会,但秦青对少龙不啾不睬。富商李小超为展览会剪彩,有狂徒麦伟健扮记者混入,以满身的炸药挟持小超及秦青,幸少龙凭机智制服狂徒。秦青与少龙相约海洋公园见面,责他七年来一直逃避不结婚,向他发出最后通牒,否则一个月后嫁给PeterWong,少龙感苦恼。小超欣赏少龙的机智及敏捷身手,与乌有博士游说他参与穿梭时空实验,少龙拒绝。少龙欲向秦青求婚,但秦青己去了布拉格结婚,为了让时光倒流以挽回赛青的心,答应跟小超合作,坐时空穿梭机向秦朝出发,清醒时发现大批赵国军马在眼前出现,愕然。

第2集

  杀手善柔与敌人生死搏斗时,少龙从天而降救了她一命。少龙知道身处战国时代的赵国,请善柔带他到秦都咸阳,以便籍通讯器返回未来,善柔要他给酬金,或给她一道彩虹,少龙略施小计便给她彩虹。善柔带少龙到赵都邯郸的武士行馆投宿,是夜少龙在别苑听到严平一众密谋毒杀元宗,二人被发现,善柔为救少龙受伤。善柔清洗伤口时,被少龙发现是女儿身。善柔为了赏金欲再次刺杀严平,少龙阻止,此时他见到一名老人遭流浪剑客欺负,仗义出手,但善柔察觉老人其实身手不凡,推断他是他。严平宴请元宗,欲以毒酒毒杀元宗,幸少龙二人及时破坏。原来元宗是“墨者行会”的传人,严平欲夺其号令会众。善柔建议少龙请元宗教他墨子剑法,元宗答应。元宗教少龙剑法时,严平率思突然寻至……

第3集

  元宗为救少龙力拚严平,重伤垂危,严平也受伤,善柔乘机杀他取其头胪领赏金。元宗临终前送木剑及钜子令给少龙,托他寻找合适传人。少龙猜出善柔的阴谋,怒责她见利忘义害死元宗,说从此各走各路。少龙身上只有数个钱币,又没有技能,为了尽快到邯郸,只好去打铁赚钱,可惜工资少得可怜,惆怅之际竟有人为他付了饭钱及宿费,又赠马赠路费,少龙心知是善柔所为。少龙在河边遇到灰胡一众,灰胡还替他追回失马。少龙在陕道见灰胡等与人大打出手,仗义救了他一命,还助他擒得乌家堡总管陶方及大小姐乌廷芳。当少龙得知灰胡一众是马贼,并受雇夺乌家手上的和氏璧,暗骂自己好心做坏事,惟有使计助陶方及昏迷的廷芳逃出山寨。少龙从陶方口中得知和氏璧用来交换秦质子嬴政,答应替他回寨取回和氏璧。廷芳醒来不信少龙是好人,大骂他是淫贼,陶方无奈叫她回乌家请救兵。少龙偷偷回寨,惊见灰胡的雇主取得和氏璧后杀人灭口。陶方推测此人是赵国权臣巨鹿侯赵穆的手下连晋,二人追踪连晋到玉器店,见他伪造假和氏璧及杀老工匠灭口,呆立当场。

第4集

  少龙与陶方恍然连晋以偷龙转凤方式私吞和氏璧,少龙使计将真假和氏璧调包。陶方带少龙回乌家堡,一直对连晋有好感的廷芳责少龙诋连晋,少龙指夺和氏璧是赵穆指使,说调换真假和氏璧是放长线钓大鱼,亦可免除赵王降罪乌家,堡主乌应元将信就疑。连晋将假和氏璧交给赵穆,赵穆为能铲除乌家及引发秦赵交战而沾沾自喜,原来赵穆是楚国春申君派来的奸细。少龙在赵王面前略施小计,即令乌家脱罪,赵穆暗气赔了夫人又折兵。应元称赞少龙的妙计既保乌家又对质子政无损,廷芳不忿。廷芳质问连晋夺和氏璧一事,连晋花言巧语为己脱罪。少龙在饭馆看见王妹赵雅之子公子赵盘调戏少女,仗义教训赵盘,廷芳表欣赏。少龙随应元入宫饮宴,在御花园巧遇一清丽宫女,留下深刻印象。原来这宫女是公主赵倩,与廷芳是好朋友,赵倩一见廷芳即追问她秦国之行所见所闻。席间,赵穆与应元双方为应否放朱姬、嬴政母子返秦而争拗,赵穆并怂恿赵王让少龙与连晋在御前比剑,少龙提议玩比胆量却不流一滴血的刺激玩意,连晋应战挥剑劈向少龙的脑门。

第5集

  少龙凭胆量险胜连晋,赵穆为连晋辩护,应元提议蹴鞠比赛日再决雌雄。赵穆责连晋没有趁机杀少龙,只好待蹴鞠比赛后再杀他。应元见少龙踢蹴鞠的球技了得,请他训练家将,一洗三年颓气,又视他如上宾,廷芳及其兄廷威均不满。廷芳叫连晋买药教训少龙,连晋却买下毒药,廷芳不知就,幸先用廷威买来的“腾云驾雾散”对付少龙。少龙以为命不久矣,决定尽快救出朱姬母子,遂夜探质子府,竟遇见也来救赢政的陶方。少龙讹称是秦相吕不韦派来的密探,应元半信半疑。少龙挑选家将精英以训练踢蹴鞠为名,实则训练拯救嬴政的死士。廷芳欲再向少龙的肉汤下药,意外打翻被小狈舐吃,小狈毒发身亡,廷芳惊惶失措。廷芳质问连晋,连晋巧言脱罪。少龙要筛选精英中的精英,廷芳与威硬要加入训练队伍,少龙便与廷芳打赌。赵穆欲招揽少龙为己用,连晋心中不满。廷芳入宫探望赵倩,更向赵倩大数少龙的不是。廷芳为赢出,积极受训,连跟连晋练剑也没兴趣,连晋感不是味儿。廷芳经过一番苦练,充满自信地接受少龙的考核。

第6集

  廷芳终成功过关,要少龙依诺跳崖,少龙真的纵身跃下,廷芳大惊失色。赵倩听见廷芳将“淫贼”改为“衰人”,取笑她喜欢那个“衰人”。连晋教廷芳练剑时见她记挂少龙,感不是味儿。少龙以现代踢足球的方法教众人,廷芳与廷威表怀疑。晚上,少龙则向家将讲解如何攻陷质子府。蹴鞠大赛日,赵盘做庄家赌谁家胜出,少原君赵德煽风点火,令王子赵嘉及赵盘各自买赵穆及乌家胜出。赵雅突然出现令众生倾倒,赵德乘机嘲笑赵盘有个风骚娘亲。比赛初段少龙等节节领先,连晋怕赵穆降罪,暗中踢向少龙小腿。少龙受伤退出,旋即与陶方带著家将去质子府救人,可惜遭埋伏,并赫见假扮朱姬的竟是善柔。善柔暗中助少龙及陶方逃走,众家将亦因掩护二人撤退而牺牲。乌队惨败,赵盘输了银也输了面子。赵穆得知质子府被袭,推测是乌家所为,借问候少龙伤势乘机查探,幸少龙早有对策,赵穆无功而返。陶方和少龙为家将之死及功败垂成而内疚,应元安慰,廷芳在门外偷听后始知自己是秦人及救赢政的秘密,应元嘱她不要再跟连晋交往。善柔为任务失败向主公请罪,主公派她执行别的任务。

第7集

  少龙到雅府途中遭流氓围攻,原来是赵盘指使,少龙擒住赵盘并逼他食屎。赵穆以大屋、美人及黄金拉拢少龙,少龙说自由无价,赵穆震怒。赵雅心感佩服,请少龙收赵盘为徒。吕相送来白玉戒指作为与朱姬母子相认信物,应元及陶方叫少龙从赵雅入手调查。廷芳的白兔打破赵雅送给少龙的兰花,少龙责她有心打破,廷芳气结。廷芳入宫请赵倩送她兰花,赵倩说可能要远嫁韩或魏国,慨叹身不由己。连晋向廷威打探少龙的来历,又说有办法令少龙离开乌家。赵盘被赵德欺负后回家,赵雅要他拜少龙为师,赵盘不屑,少龙打赌说空手也能打败他,输了就自动消失。少龙大耍李小龙功夫及柔道,将赵盘打致筋疲力竭,甘心拜少龙为师。少龙取回修补好的玉簪回家,见房内有盆新兰花,陶方指廷芳送来赔罪,并暗示廷芳喜欢她,少龙苦恼。牧场内十多匹战马被毒死,此时赵穆率众前来直指有外国奸细潜伏,矛头直指少龙,又找出内有玉簪的锦盒指内藏通敌密函,打开一看竟是……赵盘用墨子剑法打得赵德跪地求饶,引得神秘人注视。少龙在赵雅府重遇赵倩,误以为她是小爆女,赵倩将错就错。少龙被神秘人跟踪,二人在林中大打出手,少龙不敌。

第8集

   神秘人是齐墨钜子剑圣曹秋道,秋道追问钜子令下落,少龙诈傻扮懵。善柔接到主公命令,要从少龙手中偷取钜子令,心感不安。赵穆收买少龙不成功,感苦恼,赵雅提议动之以情,引起赵穆对她起疑。少龙教赵盘武功之余,不忘替赵雅讲好话,指赵雅非常疼爱他。少龙替赵倩改名小兔,自称大牛,赵倩对他出位言论及爽朗个性生好感。少龙与赵雅乘竹筏游湖,赵雅坦言不知朱姬母子下落,劝少龙离开邯郸,少龙反劝她离开赵穆。少龙夜探赵穆府,得一位夫人相救才免被赵穆发现,却不知她就是朱姬。廷芳跟踪连晋,反被他发现,硬著头皮跟他去市集看夜郎杂耍,连晋又乘机半透口风,惹得廷芳牙痒痒。赵德与王子嘉等找赵盘晦气,王子嘉叫赵盘骂赵雅人尽可夫,赵盘拒绝被毒打。赵盘重伤昏迷,赵雅衣不解带地照顾他,又在他床前细诉苦衷,半醒的赵盘听罢,大为感动。少龙得知赵倩翌日回宫,偷偷带她去市集,赵倩大开眼界。少龙见赵倩仍郁郁寡欢,提议为她赎身,赵倩为之动容;少龙又讲述灰姑娘故事及送她一双绣花鞋,赵倩心中泛起涟漪。赵雅提醒赵倩即将出嫁,不应与大牛泥足深陷,赵倩感沮丧。

第9集

  连晋见廷芳照顾少龙无微不至,又不肯跟自己练剑,醋意顿生。赵穆从连晋口中得知少龙好女色,心生一计。少龙行经衣饰店买玉簪时,无竟中为赵雅制服癫马,心想事情绝非巧合。少龙为谢廷芳多日来煲汤及照顾他,送她玉簪,廷芳口中挑剔,心中暗喜。赵雅约会少龙,廷芳见他盛装赴会,愤而掷簪,少龙拾回断簪拂袖而去。赵雅百般挑逗少龙时,赵盘闯入骂二人是荡妇淫贼,赵雅怒掴他。赵雅借酒浇愁,骂世间男子皆好色,只爱她的身体,少龙说愿与她交个朋友,赵雅怀疑。廷芳叫侍婢去向少龙借剑,实质查看少龙是否回来。赵雅醒来,对少龙没有在她醉倒时轻薄,又煲姜汤给她解酒,深表欣赏。廷芳见少龙翌晨才回来,以为他与赵雅一夕风流,妒火中烧。廷芳乘少龙沐浴时以水蛇吓他,反被少龙作弄。少龙拿著玉簪到衣饰店修补,发现有人跟踪,摆脱他们时遇善柔,责她见利忘义,善柔怒斥他以怨报德。赵穆得知连晋派人杀少龙,责他针对少龙全为了廷芳,命令他勿轻举妄动。赵穆软硬兼施,逼赵雅再施美人计收卖少龙。少龙应赵雅之约去赏花,廷芳叫他小心成为花下亡魂。

第10集

  廷芳看见少龙与赵雅双双出现市集,借酒消愁,连晋见她醉了仍不停叫著少龙,妒火中烧。少龙得悉连晋带廷芳投栈,破门而入,怒见连晋轻薄廷芳。廷芳又羞又愤下失足跌入河里,少龙用人工呼吸救她,廷芳醒来怒掴他。连晋向应元提亲,并愿离开赵穆。应元询问廷芳意愿,廷芳以为是少龙提亲,欲拒还迎。连晋提亲被拒,仍坚持良禽择木而栖,又说会以行动证明诚意,应元半信半疑。应元看见朱姬的白玉戒指上的花纹图案,感兴奋,连晋要应元给朱姬亲笔密函。赵王看罢密函大为震怒,质问应元,应元与少龙一唱一和下脱罪,气煞赵穆。廷芳发赵倩有心上人,又无意中听到赵王与赵穆为求盗取巧匠鲁班的“鲁公秘录”,不惜牺牲赵倩的幸福,遂劝赵倩为自己争取幸福,又请缨替她问心上人的心意。廷芳拿著绣花鞋去找“大牛”,始知“大牛”就是少龙,顿感晴天霹雳。赵倩知道要嫁给荒淫无度的魏国太子,欲悬梁自尽,廷芳决定成全她和少龙。廷芳告知少龙“小兔”将嫁给又老又丑的猪肉佬,少龙表示要救她出宫。二人借入宫运送马粪,将赵倩暗藏木桶内,待要运出宫之际连晋突然出现,二人大吃一惊。

第11集

  廷芳以大数连晋的不是,不让他有机会细问,成功逃离王宫,并将赵倩安置在一农家暂住。廷芳见少龙与赵倩不时眉目传情,黯然神伤。赵倩则想到日后能与少龙一起生活,满心喜悦。赵王发现赵倩不见了,连晋请缨寻回赵倩。连晋跟踪廷芳找到赵倩,赵倩怕连累无辜自动回宫。连晋指是少龙通风报讯,廷芳怒气冲冲去质问少龙,少龙始知赵倩是公主,又澄清没有告密,且对赵倩只有兄妹之情,并透露已有心上人,廷芳心中一片混乱。赵倩回宫后茶饭不思,赵雅自责让她认识少龙住,赵倩却为曾有短暂的快乐而满足。赵倩知道廷芳心仪的“淫贼”就是少龙,反过来劝她好好争取幸福,廷芳闻言感动。赵王欲奖赏连晋,连晋乘机请他赐婚娶廷芳。应元惊闻赵王赐婚,讹称已将廷芳许配给少龙,赵穆即以赵王金口既开为由,提议少龙与连晋在御前比剑,胜方娶得廷芳。少龙得知比剑一事,认为连晋定会借机杀自己而婉拒,最后为了尽快救出质子及廷芳终身幸福,硬著头皮接受比剑。廷芳知道少龙为自己跟连晋决斗,甜在心头。善柔偷袭连晋后,将连晋的剑法耍给少龙看,少龙感激,却仍担心不是连晋的对手。另边厢,连晋满有信心可打败少龙。

第12集

  善柔与少龙练剑,少龙自知不敌感泄气,善柔认为钜子令内可能藏有秘密,果然发现有三招“墨氏剑法补遗”。赵穆逼赵雅向少龙下药,赵雅大惊。赵雅宴请少龙,少龙打趣说死也要做只饱鬼,赵雅心感刺痛,眼看少龙将酒送至唇边,欲言又止。少龙回乌家后发现中毒,众感担忧,廷芳宁愿嫁给连晋也不要他战死。比剑日,北伐匈奴的李收将军也来观战。连晋见少龙气定神闲,不像中毒,奇怪。少龙将连晋的剑打落地,连晋不甘心从后偷袭,李牧给少龙“飞虹剑”退敌,最后连晋的手筋断了。廷芳焦急等候消息,得知少龙获胜即欣喜万分。少龙虽胜出却拒婚,应元无奈去向廷芳解释,但见廷芳含羞带喜地取出嫁衣,不忍心讲出真相。连晋手筋断后被逐出赵穆府,更如丧家狗般被众人耻笑。廷芳跟踪少龙到树林,少龙坦言不会跟她成亲,又叫善柔现身,讹称她是自己的心上人,廷芳闻言晴天霹雳。少龙回乌家始知廷芳失踪,慌忙去找,遇善柔被她偷去钜子令,气煞。赵王封少龙为送嫁大将军,护送赵倩远嫁魏国,目的是在信陵君手中偷取“鲁公秘录”。应元怂恿少龙去取秘录,好作交换质子的条件。赵穆逼赵雅陪嫁及协助少龙盗取秘录,否则替赵盘收尸,赵雅脸色惨白。

第13集

  赵雅请来李牧照顾赵盘,赵穆悻悻然离去。赵倩出嫁日犹如行尸走肉般,赵雅难过。送行时赵穆叫赵雅记紧取得秘录,因为李牧已出发边关,赵盘也被接回穆府,赵雅闻言脸如死灰。驿馆内,赵倩无胃口进食,赵雅担心不已,但仍劝少龙不要跟赵倩见面,免再扰乱她的心绪。此时同行回魏省亲的赵德酒醉回来,嘲笑二人在幽会,少龙气极指他擅自出外,要军法治罪,赵德母平原夫人为他求情,少龙认为她不简单。离家出走的廷芳遇见落泊潦倒的连晋,心感内疚,勉励他做个残而不废的人。连晋重新振作,提议结伴而行。少龙发现赵德在肉汤内下蒙汗药,将计就计。晚上赵德潜入赵倩房,被少龙擒拿殴打,还要处斩他,平原夫人无奈说出与兄信陵君合谋,在赵倩失节后少龙将因失职难返赵国,信陵君会藉机拉拢少龙协助杀魏王。少龙决定软禁原母子在赵境,送嫁队伍继续上路。赵倩的马车卡在石隙中,让赵倩发现少龙是送嫁将军,凄然指责少龙当日誓言救她出生天,今日竟然送她入虎口,少龙闻言激动地说会带她离开魏国,赵倩重燃希望。廷芳欲去秦国,跟连晋分手时遇著大雨,二人避入破屋,巧遇嫪毐被人追杀,嫪毐以左手剑绝技杀敌后,更要杀二人灭口。

第14集

  杀二人的原因竟是看过真残废右手,廷芳责他杀尽天下人也除不了自己的心魔。嫪毐讥笑连晋不能自保,还要靠女人求饶,生不如死。连晋思前想后,决定拜嫪毐为师。少龙等到达魏国大梁,信陵君与总管嚣魏牟来接,并命人封城门等候赵倩进城,百姓鼓噪,龙阳君刚巧要出城接师傅邹衍及师妹琴清,勒令开城。信陵君等入城时与龙阳君发生争拗,少龙解围令龙阳君生好感。少龙瞥见马车中女子貌似秦青,以为自己眼花。信陵君质问少龙平原夫人母子的下落,少龙坦言知其阴谋,又说自己在赵国得罪了赵穆,正想投靠他,信陵君半信半疑。连晋找到嫪毐拜师,嫪毐叫他叩一百个响头表诚意,其后又不肯收他为徒,廷芳忍不住现身斥责,连晋请嫪毐杀他,嫪毐讽刺他连死也要假手他人。连晋欲自斩左手,廷芳慌忙阻止。少龙为得知秘录藏处,决定来一招打草惊蛇。魏太子强闯入赵倩房轻薄她,幸少龙及时出现。少龙勘查水道后再遇貌似秦青的女子,震撼不已。龙阳君安置邹衍及琴清在水榭暂住,邹衍说发现有颗璀璨新星在魏境上空出现,认为是平息七国战乱的新圣人诞生。信陵君约会赵雅时得报书房失火,急去查看秘录是否安全。少龙偷取秘录之际,信陵君突然折返。

第15集

  少龙经水道逃至水榭,躲进一房,赫然见到跟秦青一模一样的琴清,惊愕。魏牟指少龙嫌疑最大,赵雅连声附和,反惹信陵君怀疑少龙,率众到别苑搜查。信陵君在赵倩房赫见少龙衣衫不整与赵倩在床上。少龙为与公主有奸情一事向信陵君求情,并愿刺杀魏王,信陵君深信少龙非窃贼。廷芳及连晋跟著嫪毐上路,为讨他欢心,沿途供食供住,嫪毐乐得照单全收。廷芳忍不住骂嫪毐只管折磨二人,无心收徒,嫪毐说做他徒弟要过三关。第一关是从悬崖顶跳下,练胆色;第二关是浸在粪池中一日一夜,跟蛆虫共处,练习忍辱的能耐,连晋一脸坚决接受。少龙到水榭取回秘录,听到婢女叫琴清做夫人,并推测她是龙阳君的夫人,顿感失落。龙阳君邀少龙把酒论剑,并对他情深款款,吓坏少龙。连晋通过第二关,廷芳扶连晋到瀑布下冲洗屎便,嫪毐看到换回女装的廷芳,心中一动。嫪毐讲出第三关,竟是要连晋让出廷芳给他享用一晚,连晋断言拒绝。

  连晋说要与廷芳一起隐居乡间,廷芳澄清帮他是出于朋友之义而非男女之情,连晋大受刺激,心有决定。连晋邀廷芳吃饯别晚餐,廷芳饮过茶后全身乏力,连晋抱她入房,接著嫪毐进来赞他孺子可教,并一步步逼床边,廷芳失声大叫。

第16集

  连晋听到廷芳的惨叫声,心中痛楚,翌晨再见嫪毐满足模样,眼中掠过一丝寒光,继而忍辱拜师。廷芳被奸后走向崖边,悲愤地指责连晋比嫪毐更下残无耻,接著转身跳崖。魏王将太子与赵倩的婚期提早,少龙惟有尽快取回秘录。龙阳君邀请少龙与赵雅出席由琴清主持的才士论政,少龙从赵雅口中得知琴清跟龙阳君并非夫妇,精神一振。少龙在论政会中遇见历史名人韩非及李斯,兴奋不已,又劝李斯到秦国才能大展鸿图,李斯一头雾水。少龙一番法治精神及大王与庶民同罪的言论,令众人诧异非常,接著少龙再展示以年轮来证明树龄的理论,更令琴清另眼相看。期间少龙借拨泻酒去换衣服,偷入琴清房取回秘录,再交由赵雅借醉带走。

  少龙与赵雅在城外等候赵倩与家将,惊悉赵倩被接入皇宫,少龙吩咐赵雅等带秘录先行离开,自己则入宫救赵倩。魏太子欲对赵倩施暴,少龙破门而入并胁持太子脱身。魏牟领侍卫追捕,赵倩为少龙挡了一箭。龙阳君与信陵君分头追捕少龙二人,龙阳君见二人情深义厚,冒险带二人返水榭暂避。少龙替赵倩拔箭后担心伤口发炎,此时信陵君率众来搜查,幸琴清情急生智,避过一劫,但琴清对少龙却生异样感觉。

第17集

  龙阳君见信陵君找不到少龙,随即发难。赵倩的伤口发炎引起发烧,众人束手无策。赵雅见少龙迟迟未出现,既担心又怕迟了回国救不了儿子。少龙突然记起通讯器内藏有抗生素,大喜。琴清知道少龙喜欢自己,但有感他与赵倩之间情深义重,心情矛盾,只好叫他珍惜眼前人,少龙闻言心中感叹。龙阳君等为如何将少龙二人送出魏境而苦恼,刚巧李斯借粮成功来辞行,李斯答应施以援手。李斯将二人藏在运粮马车的夹层内,魏牟搜查时以长矛插入货物之际,龙阳君突然出现引开魏牟。少龙为免连累李斯,带赵倩骑马离开,此时魏牟折返追截,少龙中箭后抱著赵倩跳下悬崖。少龙因箭伤昏迷,赵倩几经辛苦做了个拖架,又拉著他上路,晚上又扭著发冷的他,少龙醒来感激地轻吻她。少龙二人来到石头村,受到滕、荆两家招待,可惜让他们招致杀身之祸。滕翼与荆俊回家见家人横死,悲痛欲绝,少龙答应助他们报仇。

  少龙引魏牟回来,滕翼二人更亲手杀他为家人报仇。少龙、滕翼与荆俊结拜,一起回赵国邯郸闯一番事业。赵雅偷偷返家,惊见赵穆在等候自己。赵穆追问她秘录所在,再以赵盘的性命要胁,赵雅心绪紊乱。翌日赵雅拿著秘录跟赵穆交换儿子,并慌忙带他离开。

第18集

  赵穆翻开卷帛才知被骗,折返追截赵雅母子。赵雅将秘录交给赵盘,吩咐他务必交回给少龙,又斩断吊桥阻止赵穆追捕。赵穆虐打赵雅一番后,将她献给家将。赵雅惨遭轮奸后,绝望地仰药自杀。赵盘偷偷潜回家,发现遭蹂躏及奄奄一息的赵雅,悲愤交集。少龙等返乌家见到赵盘,惊悉赵雅被凌辱致死,痛心疾首。赵盘不听少龙劝告,独自去找赵穆报仇,反被赵穆所擒。少龙以秘录换取赵盘后吩咐他先行离开,接著以冰凿胁持赵穆带他找朱姬母子。赵穆带少龙走入秘道密室,少龙向朱姬出示吕相的信物白玉戒指,朱姬心情激动。少龙见到嬴政神情萎靡及怯懦无能,对他大感失望。此时赵穆乘乱反抗,误将冰凿插向嬴政后逃出,少龙见嬴政重伤,大惊失色。朱姬处变不惊地显示挖了一半的洞,少龙听到洞外的水声,又发现有浓烟冒入,只好继续挖掘。少龙发现嬴政已断气,激动万分,朱姬却无动于衷,少龙斥责她冷血,朱姬淡然说出他不是真正的嬴政,少龙错愕。

  赵穆知道少龙等由地下水道逃脱,震怒,带著大批人马直闯乌家,骇然发现整个牧场尽是死马。原来乌家一众循地洞撤走,朱姬看过吕相亲笔书函后,诉说将真嬴政寄居牛家村农家的往事。

第19集

  少龙带著滕翼与赵盘到牛家,骇见嬴政已战死沙场。少龙发狂挖坟,当看见嬴政手上戴著白玉戒指,脑中一片空白。滕翼关心细问,少龙说自己来自未来,滕翼愈听愈胡涂。朱姬看到手持白玉戒指的赵盘,即冲上前把他拥抱入怀,少龙见状决定将错就错,众错愕。少龙分别对应元及赵盘痛陈利害,二人权衡利害,无奈赞同顶替之计。善柔被派往调查墨者周平研制厉害武器一事,救出神情呆滞的试药女子,赫见她竟是廷芳。善柔再受命调查钜子令内的秘密,回茅舍惊见廷芳正欲悬梁自尽。善柔透露少龙当日悔婚是有难言之隐,挑动廷芳对少龙的思念。善柔与廷芳一起去秦国,善柔奇轻廷芳沉默寡言,跟以前的活泼豪爽大相迳庭。二人到达秦国边城,巧遇少龙等护送朱姬母子回秦,廷芳在人群中看见骑在马上的少龙,心头激动,接著黯然离去。善柔质问廷芳为何不相认,廷芳忆起被奸污往事默然不语。

  善柔夜闯少龙房,说带他去见一个人,却发现廷芳不知所终,惟有改变话题要少龙给她钜子令秘笈,好作交差,少龙献计让她完成任务。不韦亲自出城迎接朱姬母子,朱姬一见不韦即神情激动。人群中连晋看见嬴政竟是赵盘,大吃一惊,决定静观其变。

第20集

  朱姬一见不韦入房,即情深地扑进他怀里,连声说不要入宫,不韦以珍惜嬴政的前途劝她,朱姬大受打击。秦王与朱姬及嬴政重逢,兴奋不已,封朱姬为华贵夫人;赐应元草原十顷、良驹百匹,让他回乡安享晚年;任命少龙为太傅,教授嬴政武功。二王子成娇及杨泉君见朱姬母子刚回国,便鸡犬皆升仙,顿感大受威胁。赵倩知道应元要回乡,也希望能与少龙隐居山林,更愿跟他到天涯海角,少龙感动。不韦宴请少龙与嬴政,二人骇见自称左手神剑嫪毐的连晋,且成为不韦新收的剑客,心惊胆颤。少龙约见嫪毐,嫪毐告知杀真嫪毐经过,愿与少龙合作扶助嬴政登基,少龙半信半疑。赵国派使者赵德贺嬴政回国,大殿上赵德指嬴政是假冒,但秦王早知朱姬当年调包嬴政一事,怒斥赵德妖言惑众,赶他出秦宫。赵德怒气冲冲走到秦宫,遇见正要到朱姬寝宫的嬴政,心生一计。少龙得悉赵德去了吕府,心知不妙。

  赵德说要跟不韦洽谈买卖,不韦错摸以为他知道嬴政是其私生子,顿起杀机。此时少龙求见,少龙一见不韦即恳求赐死,不韦呆立当场。少龙先指曾与赵德因争赵倩结怨,连累嬴政被中伤,继而明捧嬴政血统优良实暗赞不韦,令不韦释疑,并毒杀赵德。

分集:1-20 21-40 返回页面顶部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