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芳(蓝洁瑛)无辜被卷入一宗谋杀案中,终含冤被吊而死,遗下两子健(黄日华)和康(温兆伦)。云(苏杏璇)同情健和康,遂含辛茹苦抚养他俩成人。 二十年后,健和康均已长大...

分集剧情:
第1集

  六十年代初,丁永祥虽要肩负养妻儿的责任,但不肯脚踏实地,始终没有一份做的长的工作,还常抱一朝发达之想故嗜赌如命,将生活费输光。

  年初一,永祥仍未找到利是钱,答应其妻想亲戚借,却死性不改,整日流连镀档迟迟未归。

  芬芳不忍其子子建挨饿,迫於重操旧业,在街上作扒手,因而被涉嫌一宗谋杀案,被捉回警局质问。

  芬芳连夜遭受残忍逼供,加上她身怀六甲,更为凄惨。

  法庭虽安排一经验丰富大状朱小山为芬芳答辩,但因证人作假口供,对芬芳甚为不利,加上检查官冯世邦坚信芬芳为凶手,全力指证她。芬芳终因罪名成立,被判死刑。有待她分娩後再定刑期。

第2集

  芬芳绝望之馀,惟悉心养胎,将毕生希望托在腹中骨肉身上。其後诞下儿子有康,迫於立刻送出监交与永祥,令她大为伤心。

  小山坚信芬芳无辜,施计引证人更改供词,为芬芳翻案,怎料世邦以他以不正当手段妨碍司法公正,拒绝给机会他推翻原判。

  永祥带有健与有康探芬芳时,向她忏悔以往过失。芬芳声言嘱他以后尽心抚养二子成人。

  小山在芬芳行刑之日,突然获悉真凶垂危消息,立带一太平绅士录取其证词,然後通知律政司终止行刑。

  芬芳绝处逢生,以为可以翻案洗脱罪名。怎料世邦以为证人作假口供,故捏造种种证据对芬芳不利。

第3集

  小山因改做证人,遂另聘一名御用大律师邱国忠替芬芳答辩。谁料国忠因家庭问题烦尤心间,未能集中精神处理案件,令小山对其信心大打折扣。

  在法庭内,国忠表现无精打采,全部供词均被世邦驳回,终告败诉,令芬芳维持原判。永祥与小山大为失望。

  永祥带二子见芬芳最後一面,发现其精神已被折磨残透,且精神痴呆,全然认不出家人,令永祥大表伤心。

  永祥自芬芳被吊死後,未能面对打击,致神经失常,欲带有健跳楼自尽,幸被警员制服,永祥被送到精神病院治疗。

  股商李浩全得知有健和有康的身世,甚为同情,收养在其家中。

  原来浩全与秀云结婚多年未有所出,但甚喜爱小孩,因此除收养有健与有康外,同时亦收养了当时著名女星方红的似生女陈少玲,和因家境贫困而无力抚养的周志文,一家甚为幸福。

  可惜好景不常,浩全因脑充血突告病逝,家中顿失支柱,即遇上经济困难。秀云欲将健,康送往一“儿童之家”,但不忍心抛弃二人,终带回家再做打算。

第4集

  秀云带子女赴澳门投奔全弟李立,却遭到冷言拒绝。秀云虽知以後生活艰苦,仍咬紧牙关,决心独自抚养四子女成人。

  二十年後,秀云一直在一医院当护工,甚或虽然辛苦,但见子女们均长大,亦感安慰。 有健因年纪最大,泊於中途辍学帮补家计,但仍全无怨言,只希望弟妹有所成就。

  少玲预科毕业考不到大学,自觉能力有限,决不再重考,到银行工作,助有健分担家庭责任。

  有健看到弟妹们均长大,且家庭经济能力转好,临时决定购买居屋,令弟妹雀跃不已。

  秀云事後始知有健买楼,以为他不尊重自己意见而下决定,内心暗怒。其後知道一切後,并发觉子女们暗中安排替她庆祝生日,遂转怒为喜。

  有康终不负家人希望,考入大学法律系,秀云虽为他开心,但感到家庭开支比以前更多,使有健百上加斤,暗为他担心。

  少玲等夹钱为新居添置一部冷气机,以为可讨秀云欢心,反被她指责奢侈。其后经有健劝解下,明白子女心意,顿感开怀安慰。

第5集

  李立因早已生意失败,无力照顾来港攻读大学的女儿李华,遂求助秀云。秀云不计前嫌,终答应收留李华。

  李华本来已生性柔顺害羞,加上她得知其父当年对秀云一家态度恶劣,更感不安,形成经常冒冒失失,令有健等啼笑皆非。

  李华初见有康,已认定他为心中的白马王子,常不自觉找机会亲近他。有康则对她全无爱意,只知可乘此差遣她为他处理琐事。

  有康入读大学後,以自己的家庭背景而自卑,常在人面前故意表现出自己的优点,却被同学取笑。

  有康在大学中结识世邦之子耀明,顿回忆起当年世邦证死其母之事,连带对耀明也大为反感。

  耀明欲利用有康作为自己的跑腿,及後无意间让有康结识世邦,世邦反对有康大为赏识。

第6集

  李华被劫匪抢劫,眼睛破裂,加上其父迟迟未把生活费寄来,令她身无分文,泊於午餐挨饿,终体力不支晕倒,幸被有健见到,送她晚年往诊所求医。

  有健交钱予有康,著他带李华配眼镜。李华见有康对自己关怀体贴,芳心安喜。

  有康听到耀明从世邦处得到的内幕消息,用助学金投资在一股票上,终获厚利,顿对世邦改观。

  有健青梅竹马的老友何日富一直对少玲有好感,虽然时常戏弄她,顾及於自己一无是处,未感表白。

  日富加入电视台工作,找到有健拍一个关於三个相同八字的人的命运,有件欣然答应。

  有健在特辑中结识富家女倪楚君与一有名时装设计家,发现彼此虽同一八字,但彼此际遇不同,顿感自卑。

  志文不值李华入住其家後,抢去秀云的宠爱,时常刻薄戏弄他,李华终忍受不住离去。其後经有健等劝解,终跟有健回家。

  有健与有康参加世邦的演讲。世邦演词中,提出一直以来以能证死芬芳的案件引以为荣,遂触起有健愤怒,当众侮辱世邦一顿。其後有健被有康制止,令演讲不欢而散。

第7集

  有康恐得罪世邦,立追响他道歉。有健见其弟为著名利,竟甘心与证死亲母的世邦攀上关系,大感不满。兄弟间起争执。

  耀明对有健含恨於心,竟以财势压在大学食堂老板上,桌他辞去有健。有健大表失望,只好日以继夜当的士司机维持生计。

  有健因继续拍摄电视特辑,而与楚君接触很多,发觉她虽是富家千金,但生性随和豪爽,没有架子,於是话甚投机,渐成好友。

  楚君幼年丧母,得其父倪坤视为掌上明珠,悉心栽培她成为上流社会中出类拔萃的人,可惜倪坤性格过于专横,而不理别人感受,由此引起楚君对他反抗之心。

  楚君表面看来似游戏人间性格,但内心空虚非常。当她遇上有健时,发觉他风趣幽默,常主动缠著他,令他啼笑皆非。

  世邦脱离司法界後,跟随表兄倪坤学习营商,却处处受倪坤阻碍,心中对倪坤不服。

  有康看到有健所拍的特辑,指责他在众人面前表露自己成就不如人,有健老羞成怒,双方再起冲突。

第8集

  有康自觉不受家人谅解,决离家出走,暂寄住同学宿舍中。秀云大表伤心,归咎自己教子无方。

  李华在旅行社兼职导游赚外快,刚好遇有健新任旅游车司机,二人从此有更多机会接触。

  有康将全部助学金投资在美金上,以为有利可图,怎料港府突订出港币与美金联系汇率制度,令他损失惨重。

  有康因放太多时间在投资上,以至疏忽了学业,置测验不及格。其後他向教授求情,终答应他以一篇论文取代重考。有康利用李华代他收集资料。

  有康因不能继续在同学宿舍内居住,迫於低声下气向有健求谅,要求搬回家住。秀云等不计前嫌,一家和睦如初。

  有健与李华相处日久後,对她渐有好感。欲向她展开追求,怎料其後他发现李华独钟於有康,大表失望。

  楚君与邮件逛街时,偶遇旧男友扶妻携子,甚为伤心。原来当年倪坤嫌其男友贫穷,竟以巨款引其男友离开楚君,令她万分伤心。

第9集

  世邦在倪氏集团周年纪念酒会上,当场宣布其子耀国跳巢往佳美公司,并声言将计划收购倪氏集团,令倪坤大为震怒。

  楚君得其父安排下,结识世交之子黄国基,受到国基殷情追求,令她受宠若惊。

  世邦以高薪挖取倪氏集团大部分员工。倪坤物理应付危机,急召与填房淑芳所生的儿子俊杰中途停学回香港,力挽狂澜。

  有健发觉有康只将李华当作女佣看待,看不过眼,再与他发生争执,因而疏忽驾驶,混乱中撞车,连人带车划下山坡,二人同告受伤。

  有健与有康在山坡下,呼救无援,幸遇上骨科医生刘伟刚与其医科学生女友赵加敏,替二人急救後送医院。

第10集

  有康伤势未愈,却参加系际游泳比赛,发现痛楚非常,其后经伟刚诊断下,表示他从此行动大不如前方便,令他大受打击。

  有健获悉有康伤势后,深感歉疚。有康不时对他大发脾气,对其尊重大不如前。

  楚君在国基热烈追求下,虽对他无爱意,却被真情所动,终糊里糊涂答应与他订婚。怎料到婚礼前,楚君三思後悔婚,因而与倪坤大吵一顿。

  有康在留院期间,被加敏的美貌所吸引,对她热烈追求。其实加敏与伟刚由青梅竹马至发展成恋人,感情要好,故对有康不加理会。

  有健为讨好有康,安排他与李华看演唱会。有康刚巧遇上加敏与伟刚亲热状,当场大表失望,李华冷眼旁观,心里不是味儿。

第11集

  有健体谅楚君对国基无爱意,仍劝她向国基道歉,但国基当场侮辱楚君一顿。

  倪坤对楚君悔婚之事大感丢脸,严厉指责楚君。楚君自觉受委屈,一怒之下离家出走。

  有康常找机会接近加敏,但往往有伟刚在场,加上危刚因深爱加敏而过分紧张,令有康不便向她展开追求。

  楚君欲过独立生活,却舍不得昔日豪华生活,对新环境未能接受,大表激动。其後得有健支持与鼓励下,精神稍觉平静。

  有康脚伤修养多月,至功课赶不上,终不能升级,大表失望,将满腔怒忿发泄在有健身上。

  有康乘学校假期,不趁空闲温习功课,竟到佳美集团充当兼职,令有健大为反感。

第12集

  有康失意之际,遇上加敏,有机会向他诉说内心抑怨,加敏好意劝解,令彼此间感情大增。

  有康在同学们组织的露营中,向加敏大献殷情,令伟刚醋意大生,向有康暗示警告,有康不加理会。

  有健见李华仍对有康情有独钟,但有康却毫不珍惜她的感情,替他不值并劝解她,令场面尴尬不已。

  楚君受有健启发後,逐渐认清人生目标,决定与友人合资开时装店,让生活有所寄托。

  有康为参加佳美集团周年餐舞会,临时啦李华来充当其舞伴,并著她恶补舞步。李华满怀高兴之馀,因操劳过度而扭伤脚,不能参加舞会。有康乘机著她代邀请加敏为其舞伴,令李华不是味儿。

第13集

  有康自单独与加敏相处以後,彼此话甚投机,借伟刚出外公干时,常争取机会约会她。

  李华购了戏票,欲约有康看时,有康借词推搪,却砖头拿了戏票与机敏看,令李华更表心酸。

  楚君不值有健空等待追求李华的机会,乘机代他向李华示爱,令李华尴尬不堪。另一方面,有健发觉楚君私自代他传达心意,大表不满。

  倪坤虽挂念楚君近况,但疑於自尊心强,不肯主动找她回家。俊杰看出其父心意,代要求楚君回心转意,但楚君借词事业未成,未肯就此回家。

  有康费劲心机替公司搜集发展资料,却未被上司重用,心有不甘,趁机向世邦表达意见,果被接纳,令他受宠若惊。

  楚君在生活上遭人欺骗,经济限于困境,迫於向倪坤求助,却遭倪坤刻薄指责一顿,令她目尊大损,含泪离去。

第14集

  楚君得有健鼓励下,终挺起胸膛面对困难,一改以往嬉戏度日的态度,到处寻找工作,令有健大感安慰。

  伟刚公干回家後,发现加敏与有康关系比以前密切,暗生疑心,欲试探加敏,引起她不满。

  楚君在杂志社找到工作,一时未能改变千金小姐的脾气,为同事们引为笑柄。其後得有健督促鼓励下,改去不少陋习,表现得积极认真。

  李华终醒觉对有康之爱难有结果,伤心失望之馀,决黯然搬离秀云家,令有健亦感不安。

  伟刚怀疑加敏暗中与有康发生感情,欲干涉其自由,阻止二人发展下去,反令加敏反感,刻意逃离与他见面。

第15集

  少玲一直热爱表演行业,却被秀云反对。其後她终忍不住诱惑,暗中要日富安排试镜,果被录取入艺员训练班,迫於向秀云求情。秀云见她意志坚定,终答允让她一试。

  有康自觉工作上的发展比学业为大,决放弃学业,专心在佳美集团工作。

  李华临搬出秀云家时,突告抱恙,得有健悉心照料,令她察觉到有健的真诚,大感矛盾。

  日富在电视台工作的不愉快,有意投考惩教署工作,而有健渐见有康开始为家庭经济支柱後,自己似不再受家人尊重,决跟日富投靠,以图干一番事业。

  楚君与有健相处一段时间後,对他渐生爱意,奈何他已对李华心有所属,惟将感情埋於心底。

第16集

  华搬离秀云家後,虽不舍对有康之情,但仍能收拾心情,寄情於学业上。

  伟刚再不能忍受加敏若即若离的态度,强迫她答应与他结婚。加敏顿觉伟刚蛮横无理,拒绝婚事,令二人间感情破裂。

  伟刚大受打击,在一次施手术时,更精神崩溃误事,终被医院革除职务,与家人离开香港。 楚君在有健鼓励下,在事业上奋发图强,甚获上司赞赏,令她自信心增强。 加敏对伟刚之事大表内疚,有康从旁悉心慰解,令加敏重新振作。

  有健与日富考入惩教署後,饱受教官严格训练,令二人透不过气来,但仍下定决心挨下去。

第17集

  康乘加敏空虚寂寞之时,向她展开痴缠追求,令她芳心大动,终接纳有康的感情。

  有健因年龄比一般学员为大,体力不够,恐会被学堂中途淘汰,故加倍刻苦操练,令日富等大表佩服。

  有健放假三日,月推掉楚君的约会,在学堂内操练,令楚君大失所望。 众学员参加体能测试时,有健差点不及格,幸同学们替他打气,鬃能激发士气,成功通过中期测验。

  楚君欲安排和有健一起庆祝生日,借词表露爱意,怎料他临时与同学去澳门。其後她跟随去澳门,以图给他一个以外惊喜。

  有健在澳门偶遇李华,一起痛快游玩一日。李华见有健对自己痴心一片,终不顾学业高低的问题,决与他发展感情,并鼓励他发奋,令有健大表雀跃。

  楚君在酒店苦侯有健一日,终发现他与李华一起,状甚亲密,令她黯然神伤。

第18集

  耀国惹上一桃色事件,被一女友找上公司,刚巧世邦在场。有康助耀国解围,耀国对有康投下甚佳印象。

  秀云眼见有健终能提起勇气追李华,且夺得其芳心,亦替他安慰,劝二人珍惜此段爱情。 有健带李华到楚君家。楚君面对二人情神款款状,份觉心酸,但仍要强颜欢笑。

  有健继续接受训练,却遇著一位极之严厉的教官,受到艰辛的操练,再加上教官不留情面当众批评他,令他自尊受损,决咬紧牙关完成此训练课程。

  楚君从一经纪口中得知世邦正密谋发动另一次收购倪氏股票,担心不已,立即知会倪坤,反被他出言讽刺,令她激愤莫名。

  世邦乘倪坤召开股东大会时,故意闯上倪氏,声言再接再厉展开收购战,并在各股东面前直指倪坤管理企业方式过时,令倪坤大为震怒。

第19集

  倪坤获悉世邦在市场上一高价抢入倪氏股票,鬃能夺得控股权,令他大受刺激,旧病复发。楚君立回家开解老父,父女俩始前嫌冰释。

  俊杰主张出售倪氏其下部分产业,借此套现保持实力,但倪坤声言出售祖业后会影响倪氏声望,坚决反对。俊杰必须再谋对策。

  有健与日富在监狱实习时,遇上两帮囚犯打斗。二人阻止时受伤,被送入医院救治。 楚君饱受失恋之苦,借酒消愁,向俊杰大吐苦水。其後得俊杰鼓励下,终能替起劲为挽救倪氏而努力。

  俊杰查出耀国在一宗商业交易中,曾使非法手段,遂掌握证据威胁世邦停止收购倪氏。

  耀国恐被起诉,央求世邦取消收购行动,但世邦坚持原则。耀国於是暗中出让倪氏股票,破坏其父计划,令世邦大为愤怒。

  倪坤喜获重得倪氏控股权消息,大表雀跃,决赠一新车予俊杰。 有健结业时,考获优异成绩,李华,楚君等参加其毕业典礼。

第20集

  耀国约俊杰至一停车场,问他索回犯罪证据,一怒之下痛欧俊杰一顿。其后有康强拉耀国走时,不慎以车撞倒俊杰,不顾而去。

  当俊杰被发现送往医院时,已证实不治。倪坤等惊闻噩耗,悲痛欲绝之馀,决心找出凶手为俊杰报仇。

  有康与耀国闯下弥天大祸,著他毁车灭迹。其后有康发现遗下一打火机,恐会被拿为追查线索,向耀国求助。怎料耀国置身事外,欲以巨款引诱有康顶罪,令他大感矛盾。

  有康畏罪潜逃,临行前施计骗有健代为顶罪。有健乃念手足之情,切以为普通交通意外伤人案,答应代他认罪。

  楚君得知有健撞死俊杰,倍感悲痛,虽不相信有健有心谋杀俊杰,但仍不禁与有健反面,二人关系大不如前。

  有健被警方盘问後,发现此案以外涉及恩怨成仇,被列为谋杀案处理。有健始知一直被有康欺骗,大感气愤。

第21集

  世邦与耀国到灵堂拜祭俊杰。楚君见耀国表现不安情绪,暗觉疑惑,连忙向有健追问内情,始揭发有健代有康顶罪之事,劝有健挺身指证有康。

  有健向家人透露有康所为,并声言不再为他顶罪。有康以家人经济威逼,有健不为所动。有康走投无路之下,竟狠心离开香港。

  有健不忍有康前途尽毁,在法庭上承认控罪,终於罪名成立,被判入狱两年,家人均替他不值。

  楚君明白有健苦心,代他向倪坤求谅,但倪坤误会楚君因钟情於有健,偏帮外人,父女再起冲突。

  有康回港後,因家人皆不值所为,合理排斥他,令他甚为难受。 有健入狱後,因不值恶棍杜金水欺压彭济,刘中正及华龙等,与金水发生冲突。

  金水对他怀恨於心,施计陷害有健,累他被收押水饭房,刚巧遇上日富被调守该狱,二人相遇别有一番滋味。

第22集

  有康在世邦的公司连番升职,但距离自己的目标尚远,遂苦思计策以求飞黄腾达。 一日,金水在作苦工时,不慎跌落一泥坑,被松泥埋住。有健奋不顾身相救,令金水大为感动,二人终破除误会,从此建立深厚友谊。

  倪坤饱受亡子之痛,度感绝望,借酒消愁,致旧病复法,被送入医院。 倪坤对有健怀恨於心,收买监狱中黑帮围殴他一顿,幸金水经过制止,有健免受重伤。

  楚君不值其父所为,吐出真相,令倪坤再受刺激,著楚君搜集世邦父子的罪证,为俊杰报仇。

  有健结识了彭济等一班因商业犯罪入狱的事业人士,彼此吐露入狱因由,顿成好友。 少玲艺训班毕业後,获得在即将开拍的长剧中试镜,令他战战兢兢。

第23集

  倪坤因多年前曾贿赂承建商,被廉署控告,忠告罪名成立,被判入狱两年。

  少玲因忙碌电视台工作,常至很晚仍未返家。秀云以为他受不住物质引诱而学坏,向她表露不满神色,令少玲大表难受。

  日富同情少玲代向秀云解释。秀云自觉多疑,临时参加少玲的艺训班结业礼,令少玲喜出望外。

  秀云见少玲可能受其母方红遗传影响,醉心於娱乐表演,但恐她再步其母後尘,遂将其身世全盘托出,以为警戒。

  原来方红为五十年代红星,窜红之时,发现有身孕,暗中生下少玲湖,交托秀云抚养。其後下家南洋富商後,息影移民外地,一直未与秀云联络。

  恰时方红因丈夫死去,且不善理财,生活出现问题,迫於回港复出,与少玲在剧集中分饰母女。少玲一时冲动下,向方红表明身份,令方红大为震惊。

  倪坤入狱後,因不忿受苦,向狱警大发脾气,反遭人取笑。

  淑芳暂代倪坤之职打理倪氏生意,心感无力,要求楚君辞去杂志社职务,合力打理业务,可惜倪坤仍不信任楚君,坚拒让她假如倪氏,令楚君对家庭完全失去归属感。

第24集

  李华因李立与家人发生争执,迫於接他来港居住,因而增加她的生活负担。

  少玲初时并未能接受方红自私的性格,逃避与她亲近。其後终体谅其悲惨遭遇,答应在不公开的环境下维持母女关系。

  金水等因不满倪坤心高气傲,合计攻击他。有健看不过眼,阻止金水等继续欺负倪坤。

  倪坤虽得知有健并非杀俊杰真凶,但仍对他无多大好感。其後得有健爱狱中处处照顾,大为感动,与他展开友谊。

  方红有意补偿当年对少玲不负责任的所为,处处为她设想。另一方面,少玲亦深受其母影响,更懂得追求名利之道。

  有康为求进一步牵固在佳美的地位,且知道耀国对少玲有非份之想,借此拉拢二人结识。少玲亦乐得借此宣传自己。

第25集

  方红欠下贵利赔偿。少玲助方红还债,迫於向有康求助。有康借此游说少玲为耀国的情妇,少玲无奈答应。

  秀云无意中发觉少玲为钱甘做耀国的情妇,大为震怒,声言与少玲断绝关系。气候方红亲向秀云求情,仍未改变其原则。

  有康为平息秀云的怒意,以为给她一笔巨款作赔偿,但秀云拒绝接受。彭济因女儿预科毕业後,开始踏足社会工作,但因资质能力所限,无甚所为。有康欲提携他在佳美工作,却被秀云强烈反对。

  志文的亲生父母当年到日本工作,因秀云曾搬家多次,故彼此失去联络。多年後,文父回港,欲登报寻回志文,果被志文看到,主动联络父母。

  志文与家人团聚後,与兄妹格格不入,反被认为另有企图,施以白眼。志文大受打击,决离开父母,找出人头地之法。

  志文终经不起有康拉拢,决入佳美跟随耀国,令秀云大受刺激。

分集:1-25 26-50 返回页面顶部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