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卫斯理,一个一生里充满传奇的名字。他经历过许多不可以用科学去解释之古怪事,他相信有鬼神,也相信有外星人存在,因他觉得若宇宙间只有地球人,岂不是太寂寞吗?在寻找真相之寂寞旅途上,上天终安排了一个伴侣给卫斯理,她就是与卫斯理性格刚好相反,凡事以科学角度去分析、讲求证据真相、为人理性之白素。

  卫斯理由外国完成学业回祖国,没有打理家族之当铺生意,却开了一所三十年代在上海第一间之私家侦探社,目的是方便自己去查探奇闻怪事。卫斯理在“纸猴”事件中第一次遇上白素。卫斯理第一次遇上白素的时候,对方是在医院当女医生,卫斯理对她惊鸿一瞥,留下深刻印象,第二次是为因查案而受重伤之小郭追寻至夜总会,竟见白素摇身一变成为冷艳女歌星,一曲绕梁三日,令卫斯理梦魂颠倒,但失望的是原来她是上海青帮头子白老大之情妇。当第三次再遇上白素时,对方竟又是杀手一名,虽然多番向卫斯理开枪,也打不中卫斯理,后来卫斯理发现其实白素对他手下留情,所以认定对方同样对自己有好感,而且原来是自己一直误会白素是白老大之情妇,其实是父女关系,卫斯理开心起来便落力追求白素,很快亦夺得白素芳心,正是才子配佳人。

  可惜天意有心弄人,小郭之重伤揭发了原来是白老大之青帮为夺宝藏而内讧所引起之轩然大波,经卫斯理追查之下,原来罪魁祸首乃白素大哥白奇伟,最后卫斯理为阻止白奇伟夺宝,意外令对方失足万丈山崖,死无全尸,此事震撼了青帮,白老大虽然明白其子之死与卫斯理无关,但丧子之痛掩饰不了内心的怨恨,所以令卫斯理与白素感情不能前进,二人之间出现了一道无形的鸿沟,白素最后决定离开上海。

  其后三年里,卫斯理一直继续其探险精神去找寻各式各样古怪事情真相,每天也拿着那颗子弹来思念白素,直至一次“尸变”事件里,卫斯理帮助富商郑保云研究其不腐化之父亲尸首,卫斯理把尸首送往解剖室研究,怎料验尸官竟然又是白素,卫斯理摸不着头脑之际,白素竟以防腐剂甲醛把尸首化为白骨,卫斯理又一度误解白素有心破坏,二人心结未解又再斗气起来;而在“木炭”事件里,卫斯理感到白老大对自己不甚客气态度,便明白自己与白素之间除了一道无形的鸿沟外,原来还存在着另一道无形之墙。

  卫斯理跟白素有一共同朋友,在“寻梦”事件里,其朋友本想把二人恩怨化解,可惜到头来自己却逃不过前世今生之命运重复安排。最后卫斯理与白素无奈相信二人是否可再续未了缘,应由上天去决定。但天意弄人,在“虫惑”事件中,意外地发现白奇伟原来还未死,只是失足受伤后失去了记忆,三年来一直由苗族少女照顾,白老大于是破涕为笑,对卫斯理放开了怀抱,众人还以为卫斯理与白素必定会爱火重燃,但刚刚相反,二人因不肯放下无谓之自尊而继续斗气。但是上天似是继续要考验他们,竟安排二人在“神仙”及“鬼混”事件里一直碰面斗气,令身边人啼笑皆非无法援助。 

  在最后的“盗墓”事件中,卫斯理终发现了自己是真心爱白素,一次有人来找卫斯理往盗墓,卫斯理初时拒绝,但后来得知白奇伟因接受此任务而失踪,而白素亦因追查大哥而身困险境,在追查怪事的最终时,原来一切竟跟中国特工、外国太空总署及外星人有极大关系,最后卫斯理协助外星人逃离古墓,但白素却危在旦夕,生死关头之时,卫斯理再掩饰不了对白素之爱,后悔当初没亲口向白素表白爱意,此时此刻,人类感情亦感动了外星人,为了报答卫斯理,外星人利用他们的高等智慧能力,把卫斯理送回从前时空,好让卫斯理跟白素再次剖白示爱……

分集剧情:
第1集 不明飞行物体出现

  在广西一处山区,两个不同部落的人正在决斗,时天空突然出现不明飞行物体,它发出强光,令众人死亡。此事引起斯理的好奇,与小郭一同到当地调查,巧遇军队,二人仓皇逃走。

  斯理回忆三年前的往事,话说帮会司库于亭文请他寻宝,斯理拒绝,小郭在跟踪亭文时与人发生冲突受伤昏迷送院,斯理在医院邂逅白素,惊为天人。斯理的旧同学铁蛋负责调查此案,把斯理当是疑犯,令他气结。斯理的表妹红红到访,把卫宅翻天覆地。

  斯理找到一只纸猴,按纸猴上的记号往大上海舞厅,再遇白素,她竟是帮会首领白老大的情妇,不禁大失所望。斯理在亭文尸体的山溪调查,发现山顶有一小屋,往屋内找一袖口钮,时奇伟出现,二人大打出手,白素赶到带走斯理。白素逼斯理交出袖口钮,否则杀他,斯理拒绝,白素竟然开枪。

第2集 纸猴的秘密

  白素与斯理大打出手,她不忍伤害他,留下子弹,斯理珍而重之。白素质问奇伟为何杀害亭文,奇伟表示纯粹意外,抢夺宝藏目的是想有更多资金振兴帮会。

  小郭醒来,同斯理一同推敲案情,认为纸猴是重要线索。长青无意中认识帮会长老秦正器,发现他亦有一只纸猴,遂请他回家。正器告诉众人,纸猴是青帮的标记,帮会首领白老大召集众人到上海开会讨论帮会宝藏的下落,在多年前,众帮把财宝收起,由亭文负责收藏,他把藏宝图分别画在数块铁板上,由七人分别持有,亭文为保密,不惜自毁双目。如今亭文死去,宝藏下落不明,今次集会是把铁板组合找出宝藏。

  斯理求正器带他出席集会,正器表示集会不准外人参与,斯理为掩人耳目,不惜易容。在集会上,斯理重遇白素,不禁心如鹿撞,此时斯理的身份被奇伟认出,场面一时混乱起来。

第3集 斯理与白素同赴广西

  老大认出斯理,质问他的目的,其它长老大为不满,剑拔弩张之际,幪面人出现,带走斯理。幪面人正是白素,她担心斯理安危,不惜冒险救他,叫他离开白府,老大追至,把白素打伤。老大等重回集会大厅,发现正器的铁板消失,大为震惊,时斯理重返现场,表明自己并没偷走铁板,只想查明真相,他更揭穿桌面的机关,证明偷走铁板正是趁乱离开的奇伟。斯理求老大让他见白素,斯理感激白素救命之恩,更轻吻她,二人感情大进。

  斯理带正器找戈壁和沙漠,戈壁和沙漠以催眠方法唤起他对铁板的记忆,郄不成功,红红表示她曾看过铁板,二人转为红红催眠,红红果然记起地图的细节,并画出来,藏宝地正是广西一山区。白素求老大暂时不要把宝藏的所在地告知其它长老,她希望先找到奇伟,阻止他抢夺宝藏。老大不放心白素独自前往,请斯理陪同,斯理大喜。

  美茜代斯理认罪,小郭叫斯理报答她,斯理送她马戏表演门票,但阴差阳错,竟换错火车票。斯理满心欢喜陪白素往广西,更得意洋洋地向铁蛋介绍白素是他的女朋友,然美茜一身性感打扮在火车厢中出现,令斯理和白素尴尬不已。斯理与白素到达广西,同住一酒店,斯理不禁想入非非,令白素气结。早到一步的奇伟四出调查,更与当地的鬼斧帮合作,找出当年铸造铁板的工厂和埋宝藏的挑夫,喜出望外。

第4集 奇伟与斯理寻宝

  鬼斧帮派杀手袭击斯理,郄误中副车打伤白素,幸斯理及时救出她。二人慌忙逃走至小村落,误打误撞换上苗人的夫妇服,更上婚礼队伍,被村民误会是新婚夫妇,斯理大乐。红红跟随至广西,郄被奇伟捉住,以要胁斯理。白素亦找来当年的挑夫,带他们上山搜索。奇伟与鬼斧帮众人上山寻宝,鬼斧帮老大简老二背叛奇伟,炸断吊桥意图杀他,独吞宝藏,幸白素与斯理赶到救回他,奇伟脱险后竟向斯理挑战,比赛谁能先找到宝藏,时老大赶到,奇伟求他比机会他证明自己,老大答应。二人上山,红红有预感此行有危险,斯理半信半疑,但把子弹炼交给白素。

  奇伟和斯理在山顶找到藏宝地,时白素到来,劝二人应合力寻宝,三人一同打开宝箱,内里只是一些沙土,三人细心思量,认为四周的石柱排列有玄机,最终找到宝藏。奇伟拿走宝藏时,突然地震,斯理劝奇伟逃走,奇伟坚持要取宝藏,最后坠崖而死。

  老大和白素因奇伟之死伤心欲绝,二人决定离开上海这个伤心地,老大移居法国继续酿红酒,而白素往德国深造法医。斯理寄情工作,希望忘记白素。白素离开前找长青,把子弹炼抵押给他,为期三年。长青告知斯理此事,叫斯理追回她,斯理认为白素是想留下三年之约,二人能否相聚,要看这三年能否淡忘奇伟之死,一切看缘份。

第5集 上海富商故居闹鬼

  三年之期将至,白素音讯全无,斯理挂心不已。上海富商郑天禄故居被劫,小偷谓在屋内见到死去的天禄,此事引起斯理的好奇,时天禄遗孀委托斯理调查天禄生死之迷。郑太见到天禄死后复活,但其子保云反指她思念过度,奇怪的是保云在天禄的葬礼上取消瞻仰遗容一节,故郑太认为天禄未死。

  斯理和小郭分头追查此事,小郭到报社找报导此事的记者,发现该记者已被解雇,而打劫郑宅的小偷又突然移居香港,可能有人想淡化此事。而斯理翻阅天禄的生平,发觉他的一生相当神秘,在图书馆斯理遇上一个古怪小子,更被他戏弄,惹一肚子气。回到家中,众人交换所得,深信事件有可疑,红红意见多多,斯理等笑她游手好闲,红红跟他们打赌,她找工作会先于他们查出真相。

  斯理找铁蛋查询天禄一案,斯理与铁蛋以射龙门打赌,铁蛋输了,把案情详细告知斯理。话说当日铁蛋带队搜查郑宅,发现小偷所讲见鬼的房间并没任何痕迹,在无发现的情况下,铁蛋上司伟大决定结案,铁蛋请斯理代为查出真相。

  斯理夜探郑宅,刮下墙壁的灰,离开时再碰到那古怪小子,被他讽刺一轮,斯理大感没趣。戈壁和沙漠化验墙壁的灰,证明这些灰是新近涂上的,看来是有人想隐瞒天禄的下落。斯理、小郭和长青决定掘开天禄的坟墓,墓穴中所见竟然是那古怪小子。

第6集 斯理重遇白素

  那古怪小子竟自称是卫斯理,斯理哭笑不得,细问下知他是被解雇的记者温宝裕,他不忿报导事实而被解雇,决定查明真相。众人遂合作调查,时红红回来,谓已找到工作。宝裕和小郭以记者身份调查天禄的医生费格,费格闪烁其词,二人怀疑,斯理更查出费格欠下赌债,说不定会为钱谋害天禄。

  宝裕偷入保云的公司调查,巧遇在这里上班的红红,红红大叫,惊动警方,宝裕被拉上巡捕房。温妈妈大闹卫宅,斥责斯理带坏她的儿子,斯理怯于她的野蛮,幸红红略施小计,令温妈妈离开。红红告知斯理保云将在大上海舞厅举行舞会,叫他趁机调查。舞会上,保云的舞伴竟是白素,斯理醋意大作,故意挑衅。白素认出斯理,斯理出言不逊,二人不欢而散,白素气恼斯理小气,斯理介意白素另结新欢,但二人实在暗暗思念对方。

  翌日斯理到大学旁听白素的课,借询问死亡的定义来讽刺白素移情别恋,白素反讽他心胸狭窄。斯理谓保云不是好人,不应与他交往,白素半信半疑,斯理答应给她看证据。宝裕等人在保云的公司播放鬼声,红红大叫见到天禄的鬼魂,令公司大乱,正与白素约会的保云赶回郑宅。时斯理把白素带到郑宅,见到保云与天禄一起,二人力斥保云不孝,更不理保云反对,解开天禄的锁,天禄突然发难,袭击斯理和白素。

第7集 天禄非地球人

  天禄醒来狂性大发,袭击白素和斯理,斯理反抗剌伤天禄,天禄流出来的血竟是绿色,令众人震惊。保云回忆天禄死后,曾问费格关于天禄之死因,但他语焉不详只道他死了。白素对天禄的尸体多年不腐化,大感奇怪,得保云同意,解剖天禄尸体,发现尸体已萎缩只剩下骨架,而骨架与人体的不同,斯理怀疑保云父子非人类。

  斯理向郑太询问天禄的生平,天禄来自东南亚,并没亲人,他曾发烧和腹泻,经费格治疗后康复,此外并没特别事。郑太将天禄遗下的锁匙交给保云,保云在花园中找到一宝箱,内里有天禄的日记,证实天禄和保云非纯粹地球人。保云为保密,劝郑太停止对斯理的委托,更找费格拿回天禄的病历,但费格威胁他,敲诈更多金钱,保云在争执中错手杀死他。费格之死,引起斯理的怀疑,而白素验尸后,发现他是死于谋杀,斯理茅头直指保云,白素半信半疑,叫斯理有证据才可指证他。

  保云约会白素,向她示爱,白素拒绝谓二人只是普通朋友。保云认为白素是因为他是外星和地球人混血儿才拒绝他,心生愤恨。后保云发现红红暗中调查自己,更把自己的行踪告知斯理,不禁大怒,决意报复。天禄往医院找白素,再向她示爱,白素多番解释,仍未能令保云放弃,保云突然发难,胁持白素。

第8集 神秘木炭出售

  斯理和红红被神秘人袭击,生死一线之际,红红以念力助斯理走出鬼门关。斯理赶到医院,见白素办公室乱成一团,知白素出事,立即到保云家中救人。保云击伤斯理,企图同斯理换血,将自己变成地球人,白素奋力相救,在混乱中,斯理为白素挡了一刀,时铁蛋赶到,救回二人和拘捕保云。

  保云被送到精神病院长期拘留,他的身世永远成迷。斯理受伤入院,白素探望,斯理求她翌日来接他出院,白素不置可否。翌日斯理满心欢喜等白素,白素亦一样,当她准备出门时,老大突然归来。斯理久等不见白素,非常失望,后知她是因老大归来而失约,自知同白素复合无望。

  宝裕在报馆遇上只剩半边面的边五,大吃一惊,原来边五是来登广告的,广告谓有一木炭出售,售价是与木炭同体积的黄金,此事引起宝裕的好奇心。宝裕到侦探社找斯理讨论木炭一事,岂料斯理为情所困,无心工作,侦探社由红红主管,宝裕与众人讨论木炭,决定去找卖家,查过究竟。宝裕等买木炭,一心以为木炭是代号或另有蹊跷,但卖家计四和边五拿出的真是一块木炭,众人大失所望。宝裕和小郭偷龙转凤换走木炭,以便调查。子弹炼够期断当,斯理往大押赎回,但子弹炼已卖出,斯理大惊,四出寻找不果,时巧遇白素,白素见子弹炼已失,证明二人缘份已尽。

第9集 木炭暗藏玄机

  白素谓因奇伟之死,令老大非常难过,故决定同斯理分手。红红和宝裕等人找戈壁沙漠研究木炭,几经检查证明真是木炭,众人大为不解,后红红在木炭的X光片看到人影,斯理郄认为是错觉。

  计四与边五发现失去木炭,胁持长青要求斯理交还。斯理得悉立即交还木炭,但计四指木炭是假的,斯理莫名其妙。老大找斯理,叫他交出木炭,斯理灵机一动,想到是戈壁沙漠拿走木炭。二人表示因发现木炭发出声音,或许它是有生命的。木炭内有古怪,斯理找计四查问,计四回忆当年炭帮举行开窑炼炭的一刻,一个叫林子渊的人到来,要求开其中的秋字窑,计四为免误吉时拒绝,子渊跳下炭窑,计四下令生火的同时命边五救人,岂料救人不成,反令边五受伤。

  子渊之死,令计四不安,他特别到子渊的家乡调查他怪异行为的动机。林妻拿出林家先祖林玉声的日记,玉声是太平军将领,负责埋藏宝物,后被灭口,死前灵魂附在树上,计四相信子渊是想查明玉声所言而到来。计四心想子渊死在秋字窑,也计他的灵魂会附在窑内某些对象中,遂与林妻约定日后以黄金换回。计四回炭帮,果真发现该木炭,希望把木炭交回林家后人,但林妻不知所踪,计四寻人多年不果,遂刊登广告,岂料惹来宝裕等人的好奇心。前事弄清楚之际,子渊之子伯骏到来,控告计四杀人罪。

第10集 子渊灵魂上伯骏身

  伯骏指责计四杀害子渊,斯理等向他解释前事,伯骏力斥荒谬,更谓除非见到子渊的灵魂,否则不相信计四所言,斯理求伯骏给时间他们去找证据,伯骏同意给予三天。

  戈壁、沙漠二人再细心研究木炭,发现木炭发出同一频率的音波,认为它在讲话。众人推敲,对比不同的句语,发现木炭发出的话是「放我出来」,众人大感兴奋,千方百计同木炭沟通。他们找来问米婆和相士,都问不出答案,不禁大失所望。时限快到,众人心急,时红红谓在梦中见到子渊,子渊谓他的灵魂附在木炭上,他的死和计四无关,红红求他出来向伯骏道明一切,当子渊讲出现身之法时,红红郄被叫醒。

  众人迫红红再入睡以便同子渊沟通,红红睡不着,众人郄纷纷欲睡。时间紧迫,斯理心生一计,请来白素替红红催眠仍不果。红红决定烧木炭,企图把子渊放出来,但木炭几乎烧完,子渊仍未见踪影。时伯骏到来,问斯理证据何在,突然子渊的灵魂出现,更上伯骏身,并感谢众人释放他,让他重获自由。伯骏亲历其境,不由得相信斯理所讲的一切,计四证实是清白,事件终告一段落。宝裕发现红红有超能力,找戈壁、沙漠研究她,但没结果,郄把她的头发弄糟,红红大怒。斯理再见白素,要求重修旧好,白素犹豫不决,时老大出现,二人打住。

第11集 丽玲、立群同受恶梦困扰

  丽玲是著名歌手,但她内心有一重大秘密,就是经常发同一个恶梦,梦中她见自己化身成另一个女人翠莲去杀人。丽玲到上海登台,成为城中大事,一众记者等候采访她,宝裕亦是其中之一,在火车站等候时,温妈妈杀到,在混乱中郄令宝裕有机会独家访问丽玲,宝裕得意洋洋。

  老大见白素闷闷不乐,经常听同一首歌,心知她放不下斯理,后又碰到斯理,见他也听同一首歌,明白二人深爱对方,但又怕伤害自己,所以压抑感情。众人替庆祝老大生日,白素问老大要什幺礼物,老大要她请斯理出席寿宴。斯理收到请柬,大为惊奇,宝裕负责张罗贺礼,长青把子弹炼交回斯理,叫斯理送给白素,给她惊喜,斯理感动。

  丽玲召开记者会,宝裕到场采访,宝裕无意中发现丽玲被一个流氓骚扰,认为她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老大寿宴场面盛大,更请来丽玲演唱助庆,斯理到场,众人把他当是白素男友,斯理大乐,白素默认。老大一反常态,饮得酩酊大醉,白素心知他是想起死去的奇伟,暗暗起誓不再令老大难过。宴会后,丽玲向斯理搭讪,她原来是斯理童年的旧相识。白素的医院重建,由著名建筑师杨立群负责,立群求见白素,因他经常重复发同一个恶梦,梦中他化身成一个叫小展,惨被一个叫翠莲所杀,此恶梦令他困扰不堪。

第12集 立群回复前生记忆

  立群向白素和奇龙透露他的恶梦,白素对此百思不得其解。胡说对白素一见钟情,大力追求,但白素视若无睹。斯理约会白素,白素因父兄的心结向他提出分手,但斯理并没听到。

  长青知丽玲即是他少年时的梦中情人,忐忑不安,故意到大上海舞厅找她,但又不敢相认,丽玲郄一眼认出他,更和他聚旧。丽玲得知斯理是侦探,请求他协助寻找她的梦中人,斯理见她欲语还休肯定有苦衷,便以资料不足表示难以追查,丽玲失望。立群告诉白素恶梦次数增加,且在梦中中刀的地方恰好有一如刀伤的胎记,白素奇怪。斯理按丽玲所述的查出百多间同德酒坊,长青决定逐一调查。长青邀丽玲到斯理家聚会,长青兴致勃勃拉起二胡来,时温妈妈到来,似熟卖熟要求丽玲替她的药材铺剪彩,丽玲答应。

  立群因恶梦心情恶劣,玉贞怀疑他有外遇跟他争吵,立群一怒之下搬往酒店,碰巧丽玲也住同酒店。二人不约而同发同一恶梦,彻夜难眠,翌日二人在买头痛药时相遇,彼此大有好感。立群精神欠佳开车时撞倒一个老伯,老伯倒地时,立群认出对方是其弟弟。老伯在医院抢救时,立群忆起自己的前生是展义,老伯是他的二弟展勇,展勇醒来亦认出立群,更告知当年展义是被翠莲害死,在他临死前能见到展义,心满意足,立群不知如何是好。

第13集 丽玲与协成夫妻关系被揭露

  立群告诉白素关于前生的事,白素半信半疑,刚好斯理找她,白素决定找他帮手。斯理听罢立群的梦,心想他的梦同丽玲的一样,心感不妙。老大劝白素不要执着,应为自己幸福着想接受斯理。丽玲为温家药材铺剪彩,协成到来勒索,被宝裕发现,宝裕跟随协成采访他,更买下协成和丽玲的合照。斯理和铁蛋找铁蛋的爷爷查问当年展义谋杀案,得知翠莲杀害展义后,拿着巨款逍遥法外,但未几就病死了。

  时阮玲玉因传媒追迫自杀身亡,全城轰动。宝裕告知长青关于丽玲的往事,长青谓会小心处理。长青陪丽玲拜祭翠莲,发现翠莲的死忌正是丽玲的生日,大吃一惊。白素用催眠法,让立群回想前生记忆,立群回想前生被杀时,突然醒来发狂,幸斯理打晕他。

  协成到报馆找宝裕,宝裕外出,协成竟向报馆揭露与丽玲的关系,报馆中人如获至宝,大肆报导,丽玲大为尴尬,众人误会是宝裕揭丽玲私隐,对他加以斥责,唯有红红信他是无辜。长青安慰丽玲,丽玲谓当年因家贫而嫁给协成,几经苦楚才能离开他,但他仍缠扰她,令她不胜其烦,近日更为恶梦所烦,心感压力。斯理担心丽玲会被立群发现她是翠莲,因而惹来杀身之祸,乘机叫她离开上海到香港暂避负面新闻,丽玲答允。丽玲离开之时,在火车上竟重遇立群。

第14集 立群与丽玲堕入爱河

  立群知道丽玲的事,对她加以安慰,劝她不应把负面新闻放在心上,丽玲释然,时火车延误,二人觉得是上天不想他俩离开上海,决定下车回去。立群送丽玲回酒店,发现二人同住一酒店,大感彼此有缘。

  红红知宝裕因丽玲一事而辞去记者一职,对他深表同情,二人感情大进。长青知丽玲到香港,要求到港陪她,众人支持。斯理告知白素已送走丽玲,白素郄告诉他,立群与丽玲相遇一事,斯理感到大事不妙。立群向玉贞提出离婚,玉贞大为激动。立群到舞厅捧丽玲场,丽玲芳心暗喜,二人一同回酒店,途中遇上协成,协成大吵大闹,立群为保护丽玲,与他大打出手,时大批记者冲出拍照,立群与丽玲慌忙离开。立群安慰丽玲,谓会保护她,丽玲安心。

  立群与协成打架一事见报,长青知丽玲没有离开上海,大为担心,时宝裕找他,把丽玲与协成的合照交给他,由他决定应如何处理。斯理预感丽玲会因前生的纠缠而惹来杀身之祸,白素认为他神经过敏。长青把相片交给丽玲,碰到立群和丽玲一起,深知自己无望,时玉贞赶到,怒骂丽玲,长青劝玉贞放手,更请求立群要好好对丽玲,立群答允。丽玲与立群在夜间发同一个梦,又一同惊醒,但二人不知对方也做同一个梦。协成找丽玲勒索,立群为保护她,与他纠缠起来,立群错手杀死他。

第15集 立群杀死玉贞和协成

  立群错手杀死协成,在协成断气前,立群眼前所见的是前生的王成,而协成也认出立群是展义。案发后,铁蛋负责审问立群,立群指是因自卫杀人,铁蛋坚持案件有可疑,玉贞请来律师替立群辩护,但立群认为自己是无辜故拒绝她,玉贞不满。铁蛋认为立群是因丽玲而杀协成,找宝裕拿丽玲与协成的关系的证据,宝裕多加推托。

  立群对前生记忆大感疑惑,斯理和白素加以安慰。斯理对丽玲和立群身边的人物关系细加推理,认为同他俩前生有关系的人必在附近,但又想不出谁是谁,不禁大为烦恼。红红凭预感助斯理推敲,发现长青或许是其一,非常担心,斯理决定派长青到香港公干,长青也想离开伤心地,准备出发。长青找丽玲,把相片交给她,并叫丽玲珍惜眼前人,要生活幸福,丽玲感激。

  立群到地盘工作,但地盘工人谓工地邪气大拒绝开工,立群直斥为迷信,勒令复工,工人无奈,但随即发生意外,一工人死亡,立群又惊又内疚。玉贞心情烦躁找白素饮酒解闷,在酒吧中碰到斯理,斯理有不祥预感。玉贞离开时,见到丽玲冲出马路被车撞倒,而司机竟是立群,玉贞死前竟叫立群做展义。白素证明一切是意外,但立群心知自己是刻意撞死玉贞,在撞倒她时,立群见到玉贞的前世,为报仇而撞死她。立群记起前世的事,竟想杀丽玲。

分集:1-15 16-30 返回页面顶部